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雪国娘

709浏览    54参与
谲灯
东方之雪这个诗意好听的组名即将...

东方之雪这个诗意好听的组名即将因为我而失去浪漫感

东方之雪这个诗意好听的组名即将因为我而失去浪漫感

日啖荔枝三千颗

捏了两个小人


游戏是粉彩女孩/缤纷好友

捏了两个小人



游戏是粉彩女孩/缤纷好友

日啖荔枝三千颗
测试2.0 之前那个秒禁哈哈哈...

测试2.0


之前那个秒禁哈哈哈哈这次拼了长图再试试

测试2.0




之前那个秒禁哈哈哈哈这次拼了长图再试试

日啖荔枝三千颗

黑白无常设


画的时候感觉有点像没头脑和不高兴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白无常设





画的时候感觉有点像没头脑和不高兴哈哈哈哈哈哈哈(?)

日啖荔枝三千颗
关于白湾末世后面剧情的一点点脑...

关于白湾末世后面剧情的一点点脑洞+剧透


脑洞一时爽,写文火葬场

关于白湾末世后面剧情的一点点脑洞+剧透



脑洞一时爽,写文火葬场

日啖荔枝三千颗

[白湾]《大可不必》

  某天林晓梅醒来,感觉自己胸前好像变沉了。

   她迷迷糊糊的用手托了一下,确定了不是自己熟悉的b罩杯后瞬间清醒——

   妈呀我的胸一夜之间变大了——咦?

   她看到了垂下来的浅金色头发,和她卷烫过的波浪卷不同,它是直的,摸起来像绸缎。

   于是林晓梅又摸了下脸,看了下周围,确认了自己好像穿越到了娜塔莎的身体里或者和娜塔莎互换身体了。

   如果和喜欢的人互换了身体后该怎么办?...


  某天林晓梅醒来,感觉自己胸前好像变沉了。

   她迷迷糊糊的用手托了一下,确定了不是自己熟悉的b罩杯后瞬间清醒——

   妈呀我的胸一夜之间变大了——咦?

   她看到了垂下来的浅金色头发,和她卷烫过的波浪卷不同,它是直的,摸起来像绸缎。

   于是林晓梅又摸了下脸,看了下周围,确认了自己好像穿越到了娜塔莎的身体里或者和娜塔莎互换身体了。

   如果和喜欢的人互换了身体后该怎么办?

   当然是乘机深♀入了解啦!

   林晓梅还没来得及脱掉娜塔莎白色的睡衣,她就被“自己”拖下了床,她看到自己拧着眉毛问“你刚才在干什么?”

    “换,换衣服!”被扯着衣领的林晓感觉到一阵杀气,赶紧说了自己一开始就想好的理由“我,娜塔莎我错了呜呜呜——”

    “你别用我的身体说这么恶心的话!”

   林晓梅“……”

   我也不想让你用我的脸说这么凶的话鸭。

   娜塔莎看着林晓梅用自己的脸哀嚎的样子,到底还是受不住的放开了人,看了自己的身体一眼,还是受不了林晓梅“换衣服”的说法,只好说“你闭上眼睛,我自己换。”

   林晓梅本来还觉得好不容易能拿到的福利没了有点难过,但转念一想娜塔的说法实际操作起来也是林晓梅给娜塔莎换衣服,这么四舍五入的算下来——

    她也不亏。

   因为今天没课,另外两个舍友都还在睡觉,娜塔莎就直接拿了衣服就拉着林晓梅坐回床上打算换衣服。

    “……”林晓梅总觉得这样搞得像是偷情,赶紧把床帘拉紧了些,保证别人看不到里面后,她闭上眼睛,一脸坚毅的说“你换吧,我,我不看。”

   娜塔莎自然是不信她的,拿着一个眼罩套在“自己”脸上,等确定了林晓梅偷看不了后,她才开始给“自己”换衣服。

   耳边传来衣服脱落的声音,林晓梅能感觉到娜塔莎正在给她换衣服,因为蒙着眼睛所以其他的感官更加明显——她甚至能感觉到娜塔莎给她穿内衣时喷洒在脖颈的呼吸。

   有,有点涩。

   娜塔莎终于给“自己”换好了裙子后,正想帮着摘掉眼罩时,她愣住了。

   “林晓梅,”娜塔莎抽出了两张纸巾堵着“自己”的鼻子,咬牙问“你脑子里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东西?”

   “……”林晓梅听娜塔莎这样说又觉得委屈了,吸了吸鼻子结果满鼻子都是血腥味,她虽然自认理亏,但承认是绝对不会口头承认的。

   于是她妄图狡辩着说“这,这是娜塔自己身体上火流鼻血,我也控制不了……哎哎哎别打别打看着自己的身体打我喜欢的人多…多别扭啊。”

   娜塔莎长叹了一口气,摸了摸额头褐色的刘海,问林晓梅“你要穿什么衣服,我等一下去换。” 

   “唉——我帮你吧”林晓梅赶紧拉住要下床的娜塔莎,“我觉得不能搞特殊化,要换就互相换。”

    主要还是四舍五入想给娜塔亲密接触,嘻嘻。

    “…我要给‘自己’换是担心你占我便宜,”娜塔莎翻着林晓梅的衣柜解释到“而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会对你的身体怎么样。”

    “至于原因——”

     她抱着裙子看着懵逼的“自己”,淡然道“你喜欢我,但我对你并不感兴趣。”

    “所以你不用担心或者想太多有的没的。”

    林晓梅坐在床上难过了一会,看着娜塔莎换好衣服后竟然开始给她写起了英语作业,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

    看了一会“自己”写作业的样子后,她拿出娜塔莎的手机,解开指纹锁后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朋友圈。

     娜塔莎:嘤。

     配图还是一个正在哭泣的猫猫表情包。

     

    发完了一条ooc的朋友圈后,林晓梅开始翻看娜塔莎的微信聊天记录。

   最上面两个联系人一个是娜塔莎的哥哥伊万,一个是林晓梅。

   不同的是,伊万在上面是娜塔莎特意给哥哥设置的聊天置顶,而林晓梅是她自己每天坚持不懈的给娜塔发消息顶上最前的,之前娜塔莎应该会删除对话,但因为今天互换了身体,昨天晚上林晓梅发的消息还没被删,点开就是她昨天睡前发给娜塔的“晚安。”

   林晓梅往上翻了一下,基本上聊天记录都是娜塔莎和她聊一些公事,比如宿舍水电费清扫地面啥的,而她基本上是自说自话了一大段后开始每天发早安和晚安。

   她自己发的时候自然觉得没什么,现在用娜塔莎的手机和身体一看,林晓梅又有点难受了。

   林晓梅你真能舔,泪目。

   自我感动了一会后林晓梅暗搓搓的把自己设置成了置顶,还自己回复了自己一句早上好,这才开心的玩起了娜塔莎的手机。




*娜塔感情不会这么快,毕竟这个设定里她还是喜欢伊万的,后面大概会有追妻火葬场

*湾湾其实是有点点渣的,她就是图新鲜,后续会慢慢的把白鹅搞鬼畜然后自己自食其果(?)

*主要还是日常➕脑洞这样,换身体这个梗一直想写啦不用再开一篇新的想鸽就鸽自由度好大,嘻嘻


日啖荔枝三千颗
《大可不必》世界观的摸鱼 脑洞...

《大可不必》世界观的摸鱼


脑洞吧


大概就是两个人出去玩,期间娜塔买了杯芝士茉莉喝。


“娜塔你也喜欢喝这个啊,我超喜欢这个的哈哈哈”

“随便买的,你不要想太多”

“唉?”


《大可不必》世界观的摸鱼



脑洞吧


大概就是两个人出去玩,期间娜塔买了杯芝士茉莉喝。



“娜塔你也喜欢喝这个啊,我超喜欢这个的哈哈哈”

“随便买的,你不要想太多”

“唉?”



日啖荔枝三千颗
肝了一个动图 问就是在画了在写...

肝了一个动图


问就是在画了在写了_(:τ」∠)_


肝了一个动图



问就是在画了在写了_(:τ」∠)_


日啖荔枝三千颗
摸的一个动图 就想画罗密欧与朱...

摸的一个动图


就想画罗密欧与朱丽叶里面那个经典的对视还是啥的……_(:τ」∠)_


全程崩坏,指绘画到手指疼还是这个效果,大概就是眨眼睛➕吹头发这样


摸的一个动图



就想画罗密欧与朱丽叶里面那个经典的对视还是啥的……_(:τ」∠)_


全程崩坏,指绘画到手指疼还是这个效果,大概就是眨眼睛➕吹头发这样






日啖荔枝三千颗
补一个图 越来越鬼畜的白鹅😂...

补一个图


越来越鬼畜的白鹅😂😂😂


补一个图




越来越鬼畜的白鹅😂😂😂



落北(屑中之屑胡二北)

【APH/白湾白】落梅意

注意!!!非常的ooc!!!私设众多!!!BE!!!角色死亡(高亮)!!!狗血!!!逻辑和文笔不存在!!!啊啊啊我到底在写什么辣鸡文章……啊对了本文有少主客串哈,还有晓梅领盒饭真的是剧情需要,别打我QAQ(顶锅逃走)


我葬于深海,

从此一望无际的大洋是我;

林中奔腾的小溪是我;

崖前飞漱的瀑布是我;

山间汩汩的清泉是我;

绵延不息的河川是我。

我踏风而起,

从此雨是我,雪是我;

云是我,雾是我。

我从天穹坠落,

我浸入大地,

从此世间无一是我,

无一不是我

——题记...


注意!!!非常的ooc!!!私设众多!!!BE!!!角色死亡(高亮)!!!狗血!!!逻辑和文笔不存在!!!啊啊啊我到底在写什么辣鸡文章……啊对了本文有少主客串哈,还有晓梅领盒饭真的是剧情需要,别打我QAQ(顶锅逃走)


我葬于深海,

从此一望无际的大洋是我;

林中奔腾的小溪是我;

崖前飞漱的瀑布是我;

山间汩汩的清泉是我;

绵延不息的河川是我。

我踏风而起,

从此雨是我,雪是我;

云是我,雾是我。

我从天穹坠落,

我浸入大地,

从此世间无一是我,

无一不是我

——题记

        林晓梅种在院子里的梅花又开了。

        娜塔莉亚一醒过来便看到在雪中伸展的虬枝染了一片红。她没心情吃早饭,便洗漱过后站在窗前,看着空中撒盐般飘飞的白雪压上梅花枝头。

        珠母色的天幕下,红梅被白雪衬得甚是娇艳,北风卷着雪花而来,竟吹落了几片梅花瓣。娜塔莉亚一惊,又想起林晓梅来。她是去年梅花落下的年月里走的,这样算来,竟也有快一年之久了。

       这所房子是娜塔莉亚和林晓梅合租下来的。三年前,娜塔莉亚只身一人来到中国留学,碰上同是来异乡求学的林晓梅。林晓梅学过一点俄语,两人又是校友,就这样她们租下了这所便宜的老房子。

       房东是个和蔼的老人,平日里喜爱侍弄些花草。最初种那棵梅花的土里栽着一片雏菊,可惜邻家的猫跑进来把花刨坏了。为了弥补那缺失的一片纯白,林晓梅买回来了一株梅花。娜塔莉亚本没指望这树能开出花来——它只是为了补上雏菊的空而种的,要是空着那片地总感觉少些什么。但她拗不过林晓梅,林晓梅对那棵树尤其上心,浇水施肥修剪都认真的很,好似她照顾的不是一棵树,而是一个人。日复一日,林晓梅把它照料得极其到位。雪花飘舞的冬天到了,也许是在闪烁着深蓝繁星的寒夜里,也许是在冰霜冻不冷的阳光微熹时,它竟爆出一树艳红来。

        林晓梅看到时很是高兴,拉起娜塔莉亚就跑出去,当时她们身上还穿着睡衣,根本挡不住十二月里凛冽的寒风,结果自然是两人都感冒了。娜塔莉亚还记得,那天她们拍了好多照片,但只有一张是她们的合照,后来林晓梅把那张照片洗出来摆在了窗前。但林晓梅走后,娜塔莉亚就把它放进了床边的红松木抽屉里,睹物思人,倒不如尘封进回忆。

        “嘶……怎么又过了这么长时间……”娜塔莉亚皱紧了眉头,抚上自己东斯拉夫人独有的白金色长发。她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木钟,原来已经快11点了。自打林晓梅走后她便经常如此,一想起林晓梅短则十几分钟,长了就是一两个钟头。两年里所有关于林晓梅的片段,在她脑海里不停地重现着,已经轮回了无数遍。

        娜塔莉亚走进厨房,她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自己做饭是什么时候了,但她记得她曾经给林晓梅做过几道菜。娜塔莉亚和林晓梅合租后,一般都是林晓梅做饭——她跟哥哥王耀一起长大,王耀厨艺很好,她也在耳濡目染中学会了些。再或者,她们就叫外卖。娜塔莉亚跟家人住在一起的时候是哥哥和姐姐轮流着做饭,她也会烧几道菜,但不多,她下厨的情况实在很少,也就手指数得过来的寥寥几次。所以林晓梅便包下了做饭的任务。

        她打开冰箱,里面只剩下两个土豆,一个洋葱,还有半罐沙拉酱。“省着点用还能做两次土豆饼。”娜塔莉亚取出为数不多的蔬菜和那半瓶沙拉酱,又翻出料理机来。她先把土豆洋葱洗净去皮,又把洋葱对半切开,放回冰箱一半,剩下的菜全部切块放进料理机里打成泥后撒上盐。刷锅,点火,倒油,摊饼,娜塔莉亚面无表情地进行着一系列动作,最后她把土豆饼翻了个面。“再煎几分钟应该就熟了吧。”她把锅铲放在一边。

        好像她以前也给林晓梅做过土豆饼来着,什么时候……?忘了……她只记得那天是个周六,那天林晓梅夸了她,那天林晓梅问了她……啊,好像是这样的——

        晴日里的客厅总格外敞亮,林晓梅和娜塔莉亚窝在沙发里看恐怖片。林晓梅被吓得一惊一乍的,娜塔莉亚倒是镇定的很。眼看快中午了,林晓梅订了小笼包作午饭,外卖送过来才她才发现自己只订了一笼。

       “这个和以前我在家里吃的油煎包子比,有点小。”娜塔莉亚面无表情地说。

        “啊……娜塔莎,抱歉。我去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菜吧。”

        林晓梅只从冰箱里翻出了几个洋葱土豆,还有一点肉馅。她有点尴尬地低下头,带着几分歉意说:“娜塔莎,好像只剩这些了呢,前几天我忘记买菜了。”娜塔莉亚看着这些菜,想起了以前冬妮娅姐姐教她做的土豆饼。

        “没事,以前我姐姐教过我一道菜,我来做吧。”

        “哎?娜塔莎做饭吗?”林晓梅抬起头惊奇地看着娜塔莉亚,思索片刻道,“也可以呀,那我就在旁边帮你可以吗?”

        娜塔莉亚点点头,穿上围裙和林晓梅一起准备。和林晓梅一起度过的时间似乎总是很快,土豆饼一会儿就出锅了,二人也洗手上桌准备吃饭。

         一份土豆饼摆在了林晓梅面前,娜塔莉亚端起另一份走到林晓梅对面入座。白色的雾气在林晓梅的眼前飘过,让她的视线有些模糊。林晓梅执起筷子切下一块土豆饼吹散了热气后放入嘴中细细咀嚼,娜塔莉亚的紫色眼睛始终紧紧盯着她的动作,等到林晓梅咽下去时,她的视线才上移,刚好对上林晓梅的黑棕色眼睛。

        “怎么样?”娜塔莉亚把手搭上桌面,有些心悸地问。她做饭一向把控不好盐的份量,以前都是冬妮娅帮她看着,若是只有她一个人做饭,那她宁愿没味道也不敢多放。

       林晓梅的脸上还是平常的笑脸,她看不出任何感情波动。林晓梅又突然低头放下筷子,娜塔莉亚的心一下子怦怦直跳,霎时间紧张感将她包围,尽管她表面上还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她抄起筷子,并不熟练的切下一块饼夹起来放到嘴里,这时对面的林晓梅却突然以手掩面笑起来。

       “你的手艺不错呀,真的很好吃呢,娜塔莎。”林晓梅抬起头,对上娜塔莉亚的紫眸。

       “哎?”

       娜塔莉亚的紧张感瞬间烟消云散,她口中的土豆饼这时刚好化开,煎得焦黄的饼皮外层是脆的,里层又不失嚼劲。土豆的绵密和肉沫的油脂香味紧密交缠,洋葱原本的辛辣煎熟后只剩下了清甜,咸淡也适中,顺滑的口感让娜塔莉亚安心了不少。

         午餐继续进行着。

        “娜塔莎?”林晓梅突然唤她的名字。

        “啊?怎么了?”娜塔莉亚抬头。

        “可能这个问题有些冒犯……呃……就是……”林晓梅的脸颊不知怎的浮起一片绯云。

        “什么?”

        “呃……你有喜欢的人吗?”

        娜塔莉亚的筷子差点没拿住,她想过这个问题,林晓梅与她以前见过的人不同,她可以肯定这一点。但是如果说她喜欢林晓梅,那她对哥哥的感情呢?而且她们同为女子……她相信她对哥哥的爱是至死不渝的,所以她把生活中除了伊万以外她对所有人的爱都划进了友情和亲情,或许,林晓梅是有那么一点不同吧?一点而已……

       “有,是我的哥哥伊万·布拉金斯基。”

       “不是啦,是那种……想和他共度余生的喜欢呢。”

      “就是那种,我喜欢我的哥哥,我想和哥哥结婚。”娜塔莉亚顺着自己的大脑回答,其它的事她一概不去思索。

        对面的林晓梅瞳孔闪过一丝惊讶,而后又平静下来,像一潭被微风拂过的湖水泛起了盈盈水波,眨眼间又回归平静。娜塔莉亚也感到了四周空气里的沉闷。难道,林晓梅喜欢她么?不,不会的,只是女生间的八卦吧。

       “……晓梅?”她试探着喊了一声。

        林晓梅又是微笑起来,言语间夹杂着几分歉意说:“抱歉。我没事啦,就是八卦嘛。女生之间不都是这样嘛哈哈……我也没想到你真的会说出来呀……抱歉抱歉……”

        是这样么?最好是吧。

        林晓梅又夹起一个小笼包放到了娜塔莉亚的盘子里,说道:“娜塔莎尝尝这个,很好吃唷,我超喜欢小笼包的!”

        这件事就好像没发生过似的,午餐后林晓梅还是照例端过来两杯花茶,每天的茶都不同,今天是薰衣草花茶。

        丢进湖里的鹅卵石激起的水花终是会和鹅卵石一起淹没,但湖底也随之留下一块原本不属于这不见天日处的石头,证明着这湖里曾扬起过银白色的水花,这湖面曾有一瞬的波光粼粼。

        林晓梅这几天有点咳嗽,她以为是感冒,喝了点板蓝根,娜塔莉亚给她买了枇杷,她们也都没在意。    

        回忆戛然而止。

        娜塔莉亚是被身前的糊味唤醒的,锅里的土豆饼早已煎得焦黑,她手忙脚乱地关上火,拿起锅铲把饼移到盘子里。“应该还能吃吧……”

        她把锅底已经烧黑的锅和锅铲一一刷干净放回橱柜里,端起盘子和沙拉酱坐到桌前。似乎……那天她也是坐在这里……?

        娜塔莉亚摇了摇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想起林晓梅而误事了。她不能再这样了,林晓梅虽然走了,但她的生活还是要继续。

         只是有关林晓梅的一切,还是总浮现在她眼前。

         有时是粗略的,粗略到她只能想起事情的因果。有时是细致的,细致到林晓梅与她交谈时柳眉杏目间深藏的殷殷笑意和上扬的嘴角。细致到林晓梅梳妆时轻抬起芊芊玉臂,五指轻拢捻起檀木梳。梳齿穿过她如瀑的深棕色发丝后一梳到尾,而后又用修长白净的食指和中指夹起绢布梅花发卡,再出拇指压上发卡底部,稍稍用力按开鸭嘴夹。左手扶上发丝以便梅花戴好后在正面能完完整整的看到,另一只捏起梅花的手抬到左手上,顺着发丝向后轻轻一推,她的发间便好似盛开了一朵冬日里的花。细致到她立于窗前拨弄长发时莲藕般白净的手腕曲起的弧度和拨开云层与枝叶吻上她的点点光影。细致到……长眠前她眼角垂落的泪滴和用尽气力振动声带所言——

        “娜塔莎……哥哥……咳咳咳……不要哭……我啊……我想……最后看到的你们……都是……笑着的……”

        她说这句话时的声音已经不能用嘶哑形容,那声音给人的感觉像是腐木一般,根本听不出她原本清脆又温柔的音色了。她用力支撑起眼皮,又不敢过于用力,她怕把仅有的一丝气力用完,她还有话想和娜塔莉亚说,想和王耀说。只可惜她说不完了。

        “哥哥,过来一下……”林晓梅微微挪动白色被子上的手,示意王耀过来。王耀用手背拭了眼眶边的泪花,走上前去蹲下来握住林晓梅的手。林晓梅又转过头来:“娜塔莎,来……”娜塔莉亚也赶紧靠近握上她的另一只手。

        林晓梅闭上眼睛,她的气息更弱了。“晓梅!”王耀刚要去按床头的呼叫器就被林晓梅拦住了。“不……哥哥……我没事……听我说就好……”她现在看起来连呼吸都是费力的,“哥哥……不要哭……我记忆里的哥哥……从没有哭过呢……”王耀使劲眨了眨眼,好让视线更清晰一些,又点点头让她继续说下去。“哥哥……以后……也不要哭……不开心的事……很快……就会过去了唷……”林晓梅尽力提起嘴角让它上扬,然而她试了几次也没成功。“不用,晓梅,累就不用硬摆出来笑了……”王耀说这话时倒也是在尽力笑着,他的双颊绷得紧紧的,生怕一放松他的笑就会变成哭。“哥哥……要笑着啊……”林晓梅又转头向娜塔莉亚的方向道:“娜塔莎……”娜塔莉亚也摆出一个笑脸来,与她对视,尽管林晓梅已经没有力气睁眼了。

        “娜塔莎……可以……抱我吗……?”“好……”娜塔莉亚颤抖着轻轻抱住了林晓梅,现在的林晓梅就像一块碎掉后又被拼起来的玉一样,握得太松会散开,握得太紧则会因为不堪重负而四分五裂。林晓梅的头抵在娜塔莉亚的左肩上,她凑到娜塔莉亚耳边轻声地说道:“娜塔莎……我们……是朋友吗……”

        “是,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娜塔莉亚的声音和她的身体一同在抖,她总是不去直面这个问题,她对林晓梅到底抱有怎样的情感,她自己也说不清。是爱吗?可是,她爱着的不是她的哥哥伊万·布拉金斯基吗……?只是普通的朋友吗?……不,绝对不是……这个问题困扰着她,她恐惧这个问题,她怕自己不再爱着哥哥了,但是林晓梅对她来说又似乎是星星一般,在她的灵魂深处点燃了叛逆之火。

         娜塔莉亚的耳畔传来林晓梅的气息,是肩上的人轻笑了一声,然后道:“那……我便以朋友的身份……愿你和你的哥哥……永远幸福……”她睁大了噙着泪花的双眼,“什么……?”她没想到林晓梅会这样说,她别过头去,看到白金色的长发和深棕色的长发交织在一起。肩上的声音再次响起,但这次却已是极其微弱了。林晓梅现在连呼吸都困难,“娜塔莎……你和你的哥哥……都很漂亮……尤其是……你们……紫罗兰色的眼睛……我看到了……以前……我很高兴……真的……”娜塔莉亚感到左肩上有轻微的颤动感,林晓梅她……哭了吗……?“啊啊……我在……说什么啊……娜塔莎……不要……忘记我……好吗……”林晓梅的头垂了下去。

         ……

         病房里一阵寂静,娜塔莉亚的肩上再也没有声息了,她恍恍惚惚间看到林晓梅站在病床一侧,可是肩膀上的重量和王耀强忍着泪水而发出的呜咽声又提醒她,林晓梅不在了。她眼里的泪滑过脸颊,她的喉咙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她只是流泪。

          她不记得医生护士们是怎么把她肩上的林晓梅扶下来盖上白布的,也不记得王耀是怎么拎起林晓梅的死亡通知书走出医院的,更不记得她是怎么回去的。她按照身体的记忆走着,孟春时节的阳光打在她紫色的裙子上,她也没感觉出丝毫温暖。

        再回过神来,她躺在自己的床上,而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娜塔莉亚刚想去叫林晓梅起床,却又想起,昨天下午她已经离开了,也永远不会回来了。她能真切地感受到她的胸口在痛,像心脏被抽离了一样。

        她拿起枕边的手机充上电,除了王耀的两个未接来电以外再没有任何信息了——昨天她跟王耀互留了手机号。

        她又拨回去,是关于林晓梅后事的,王耀说先让娜塔莉亚看看林晓梅有没有留给她的遗物,他把林晓梅的东西搬回老家,最后说定明天上午来搬走林晓梅的东西。

        娜塔莉亚走进林晓梅的房间,除了桌子椅子等房子里本来就有的家具,其余的多数是粉色,和她平常穿的那件倒大袖旗袍是一个颜色。她在房里转了一圈,没敢翻林晓梅的东西,林晓梅在的时候不喜欢让人乱翻她的东西,娜塔莉亚一直记得。

        客厅里林晓梅的东西不多,只有茶几上的初音未来马克杯和窗台上的照片——是她们在梅花前的那张合照。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收起这张照片留个念想。

        寒假还剩一半,她现在要去哪呢?她从未如此期盼过开学。“也许让自己忙起来就没空失落了。”但她又有什么事可干呢?她细数自己以前做的每件事,其实每件都是枯燥乏味的,只是由于林晓梅才生了几分趣味。

        她订了一周后飞往祖国的机票。俄历的圣诞节和新年都过了,她今年本是不打算回家了,但她现在想回去看看,看看她的哥哥姐姐。

        林晓梅的身后事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她的生活用品都搬走了,除了那张照片,再也找不到任何她生活过的痕迹。追悼仪式上的林晓梅就在那静静地躺着,粉面丹唇,头上还带着那朵绢布梅花。

        她这次可是没能说的上话。

        王耀为林晓梅选了海葬。娜塔莉亚听林晓梅说过,她生在一个四面环海的地方,她的故乡和出生地隔海相望,可能她现在正睡在那一湾海峡间。

        小院里落了一地残红,娜塔莉亚也要回家了,回到她北地的故乡去。那个与这里有五小时时差的国家十月就进入了冬季,昼长夜短,茫茫的原野上是满目的冰雪和阴云,夏天的森林也一样的凉,就好像走到走好的结局。

        后来她又回来了,她的课还有两年才结束。后来梅花又开了。

        梅花开了。

        娜塔莉亚倒吸一口气,她抬头看了看表,十二点十分,下午她还有课。她夹起一口已经不再有热雾的土豆饼放进嘴里。

       “……”

       “不咸……”

       “蘸上沙拉酱应该能变咸点吧。”

       雪压了满枝,梅花苞绽成了新的花,暗香浮了满园。而先前落在雪里的那梅花瓣,早已是让新降下来的雪盖上了。

日啖荔枝三千颗

【白湾】《大可不必》

 林晓梅有时候会想要是娜塔莎是只猫就好了。

 这样就可以剪了指甲抱怀里撸个爽,还可以讨两口亲亲。

 可惜是个人。

 还是一个性格超差的人。


 娜塔莎也会写日记。

 在某天晚上她在日记本写下“林晓梅是傻逼。”几个字时,她突然回想起了什么,放下笔翻了日记前几页,里面基本上每一篇都有林晓梅。

  林晓梅好吵

  林晓梅好烦

  林晓梅是傻子

  ……

 全部都是林晓梅,一天天的叠在一起,像是要把她的日记本给霸占了。...


 林晓梅有时候会想要是娜塔莎是只猫就好了。

 这样就可以剪了指甲抱怀里撸个爽,还可以讨两口亲亲。

 可惜是个人。

 还是一个性格超差的人。


 娜塔莎也会写日记。

 在某天晚上她在日记本写下“林晓梅是傻逼。”几个字时,她突然回想起了什么,放下笔翻了日记前几页,里面基本上每一篇都有林晓梅。

  林晓梅好吵

  林晓梅好烦

  林晓梅是傻子

  ……

 全部都是林晓梅,一天天的叠在一起,像是要把她的日记本给霸占了。

 不,准确来说,已经霸占了。

 娜塔莎抿唇,翻到刚才写的那页,把林晓梅三个字划掉了。

 以后再在日记里写林晓梅就是傻逼,她这样想到。


“娜塔———咦?”

林晓梅推开门,捕获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趴桌子上睡觉的娜塔同学。

噢噢熟睡的娜塔!第一次见!晚上的时候都断电了根本看不到!

林晓梅轻手轻脚的放好了东西,然后看着趴着的娜塔陷入了苦恼,她本来想趁机亲一下娜塔的侧脸——鼻尖也行,但娜塔莎趴着的姿势是整个脸都埋手臂里那种……

 这样都可以睡着啊!

  

 娜塔莎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把她的头抬了起来,然后换了个方向垫着手臂。

  她皱了皱眉,眼睛还没睁开,就感觉到自己的额头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软软的,还带着一丝颤抖,夹杂着不太平稳的呼吸……

  ……?

  ……!

 然后她听到了某人的碎碎念“呜呜呜好想再亲一下但要是娜塔醒了就惹她生气了,你不能因为一时的痛快就放弃了以后和娜塔在一起的未来啊林晓梅!”

 还没来得及在脑海里吐槽一句,娜塔莎就又听到林晓梅嘟嘟囔囔的说“啊啊啊算了反正她也没醒不亲太亏了我就要亲!”

 娜塔莎终于忍不住,一手挡住了林晓梅凑过来的脸。

  淦,她想换宿舍。

  娜塔莎看着林晓梅乖巧眨眼的表情,又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娜塔莎最后还是没能换成宿舍。 

  她对着辅导员,怎么也说不出自己舍友老是性骚扰她。

  第一,她觉得没啥直接证据,第二,她觉得这种说法还怪便宜林晓梅这个傻逼的 。

  再加上女生亲亲抱抱好像蛮正常?

  娜塔莎摇摇头,感觉自己与其这么在意这个还不如去复习高数。

  就当自己身边又多了一个傻逼……

  这傻逼还长怪好看……除了有点烦其他的还行……

   娜塔莎一想到这层,又觉得林晓梅好像没那么讨厌了。

  淦,话说回来她为什么要帮这个傻逼开脱啊。



#娜塔的隐藏属性——颜狗

日啖荔枝三千颗
我的目光中雪色是偏白的,梅花是...

我的目光中雪色是偏白的,梅花是偏粉的,连带着呼吸间都泛着冷意,但这一切都在看到你后戛然而止——

眼里是你,心里是你,所触及到的,全部是你。


[staff]

策划@柏森。 @日啖荔枝三千颗 

文案@今晚有月亮吗. 

题字@夜雨声烦到底烦不烦? 

美工@柏森。 


[宣传语]

南风是拂过日月潭的波澜夜市的喧嚷龙山寺的香火的风,北雪是积过维多利亚广场的庄严涅斯维兹城堡的华丽圣灵主教大教堂的圣洁的雪。世界彼端,春来冬往。

——却又未相逢已相爱,风雪相融,吻都落在同一朵花上。

[tag]

东方之雪七夕24h


[time...

我的目光中雪色是偏白的,梅花是偏粉的,连带着呼吸间都泛着冷意,但这一切都在看到你后戛然而止——

眼里是你,心里是你,所触及到的,全部是你。


[staff]

策划@柏森。 @日啖荔枝三千颗 

文案@今晚有月亮吗. 

题字@夜雨声烦到底烦不烦? 

美工@柏森。 



[宣传语]

南风是拂过日月潭的波澜夜市的喧嚷龙山寺的香火的风,北雪是积过维多利亚广场的庄严涅斯维兹城堡的华丽圣灵主教大教堂的圣洁的雪。世界彼端,春来冬往。

——却又未相逢已相爱,风雪相融,吻都落在同一朵花上。

[tag]

东方之雪七夕24h


[time]

2020.8.25


东方之雪七夕24h初宣


敬请期待


ps:目前还缺人,欢迎大家踊跃参与


日啖荔枝三千颗
终于涂完啦 鸽了好久的白湾——...

终于涂完啦


鸽了好久的白湾——看胸识人(?)


终于涂完啦



鸽了好久的白湾——看胸识人(?)



日啖荔枝三千颗
是雪国娘的白色情人节 动作有借...

是雪国娘的白色情人节


动作有借鉴


我来营业啦!

是雪国娘的白色情人节


动作有借鉴


我来营业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