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雪夜

92165浏览    1441参与
Shinko¿¿¿

[野良神/兆夜] 野良

是雪音x夜斗、兆麻x毘娜背景下的兆麻x夜斗车!雷得一匹,能接受再看。
* 鬼知道我脑子里都是什么?!之前在小号口嗨的还是夜雪娜兆背景下的夜兆,这两天思来想去发现我磕的cp不够味儿然后攻受一换,全对了!!求求大家看看我这个邪教!它好美味!


舍弃一切甚至成为野良的祝器目光灼灼地看着夜斗,夜斗有理由相信自己在这个时候退缩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去找其他武神求助。


是雪音x夜斗、兆麻x毘娜背景下的兆麻x夜斗车!雷得一匹,能接受再看。
* 鬼知道我脑子里都是什么?!之前在小号口嗨的还是夜雪娜兆背景下的夜兆,这两天思来想去发现我磕的cp不够味儿然后攻受一换,全对了!!求求大家看看我这个邪教!它好美味!


舍弃一切甚至成为野良的祝器目光灼灼地看着夜斗,夜斗有理由相信自己在这个时候退缩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去找其他武神求助。


藏拙

【雪面】 我才不是你的刀

  2.14情人节联文活动

#春风拂面  我写的太慢了哈哈哈,小5000字,祝愉!


  黑夜凛凛,苍白带着圆晕的毛月亮在散乱枝桠后悬在天上,远处是无尽莽野,在夜色中黑黢黢的显得阴森可怖。这个地界,莫说是三更半夜,就是大白天,除几个了胆大的猎户樵夫,也不见得有人来。可恰恰相反,远处一个小黑点渐渐明晰,只见他孤身一人抱着把古朴黑刀,面容苍白俊秀,步履坚毅,严肃的不像是赶路,倒像是朝圣。


  他推开破庙的门,敏锐探查一遍庙内气息,这才身体靠后将门合上。月色不足以照亮这四处漏着小风的屋子,但借此可以看到庙内...

  2.14情人节联文活动

#春风拂面  我写的太慢了哈哈哈,小5000字,祝愉!


  黑夜凛凛,苍白带着圆晕的毛月亮在散乱枝桠后悬在天上,远处是无尽莽野,在夜色中黑黢黢的显得阴森可怖。这个地界,莫说是三更半夜,就是大白天,除几个了胆大的猎户樵夫,也不见得有人来。可恰恰相反,远处一个小黑点渐渐明晰,只见他孤身一人抱着把古朴黑刀,面容苍白俊秀,步履坚毅,严肃的不像是赶路,倒像是朝圣。

 

  他推开破庙的门,敏锐探查一遍庙内气息,这才身体靠后将门合上。月色不足以照亮这四处漏着小风的屋子,但借此可以看到庙内虽然破败,倒还不算杂乱,想来该是他暂时的落脚之处。他抱着他的刀挪到一堆干草垛边,侧身躺上去合上眸子,不再管其他,仿佛天地间只有他怀里的刀是实实在在的,一切外物都与他无关。

 

  而与此同时,破庙屋顶的白袍男子微抬下颌瞟了一眼天上圆白月亮,轻轻晃首沉溺于对于常人来说算是刺骨的夜风中,以脚跟为支撑,足尖一下一下与屋脊接触,自信绝不会发出声响。这般直等到月悬中天,才戴上一直拈在手里的鎏金面具,咧开唇角微笑,足够的耐心才能等到恰当的时机,但愿这回,没有找错......

 

  瞬移进堪堪遮风避雨的破庙,夜尊习惯享受动手之前的片刻静默。瞧着干草堆上的人在睡梦中都抱着他的刀,竟生出几分荒谬的兴趣,这人是有多执着,睡觉还要抱着刀。双眸凝视人怀中古朴黑刀,手心聚起荧黑色能量,抬手正对刀身,手腕翻转同时闭眸深吸一口气,片刻之后手掌收回虚拢面上,嘴角轻弯,少侠,运气不太好呢。数回的一无所得本该消耗掉他所有的耐心了,但是为了寻找回到地星的方法,夜尊还是忍下脾气探查钥匙所在,不然所做准备前功尽弃可就更不值当了。

 

 “这次如若不行,沈巍......你就等着我......”话还没说完,夜尊看到那个一直沉睡的男子坐了起来,眸子清冷地盯着自己。傅红雪本来是极为警觉之人,可今日他受了伤,加上多日赶路疲惫不堪,这才未及时醒来,双眸甫一睁开就看见一白发男子自顾自絮絮叨叨,双手还泛出荧蓝色的光,如此诡异画面只让他微愣片刻,双手四处摸索自己的刀不得,随即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凭空出现的人。

 

  夜尊没料到这人醒的如此之快,一时干站在远处不知如何,他并不想再多出变故。岂料那人竟先他张口,声音清冽又毫无起伏,“叶开没骗我。” “???”什么叶开?叶开是谁?夜尊一头雾水,但也不欲追究,他急着离开去巩固自己的势力。

 

 “你是我的刀。”傅红雪一脸认真,起身看着夜尊呆若木鸡的表情,慢慢移步近前。“省省吧,我不是你的刀。”夜尊没好气儿边回答他的问题,一边凝出黑能量探查时间入口...然,无果,他可以确定那把刀就是钥匙,可怎么还是不行?于是乎他俊眼微眯,将视线凝聚到面前这个黑色衣服的人,嘴角弯弯,“你的刀?从何而来?”

 

  傅红雪像是没听到他的话,眉头微蹙,嘴角微抿,他似乎一直是这样。夜尊绕着从身后靠近他,手指缠上用来绑头发的红色发带,故意压低声音呵出气息,“美人儿,我可不是你的刀,若不想惹麻烦,还是乖乖告诉我这把刀的来龙去脉让我趁早离开,不然的话...我就只能缠着你了,嗯?”尾音上挑,勾魂摄魄,配上流转的邪魅眼波,在这荒郊野岭十足是个妖精般的存在。夜尊在这个世界待了不少日子了,他清楚这里的人惧怕什么。

 

  “我没有刀了。”依旧是冷冷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夜尊的心脏猛然一抖,他记得自己很久以前也曾以这样的神态说过一句话:“我没有哥哥了。”不知是处于同情还是共鸣什么的,夜尊没忍心直接瞬移离开,他松开那人的发带,尽量耐住性子,“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我说了,我不是你的刀。”傅红雪转过身子直视他,目光如冰,但是很清澈,“你是,叶开说手中器物会幻化成灵物陪伴主人。”

 

   夜尊心里白眼一翻,这骗小孩儿的话这个男人也信?“若真是如此,先前你的刀怎么没变成人?”本只是无意的反驳,那人却认认真真一字一字回答,“需要机缘巧合。”夜尊好奇,“什么机缘巧合?”他却抿唇不说话了,眸子微微失神。噢...夜尊眉梢一扬,莫不是在主人陷入绝境的时候才会现身?噗嗤,真好骗啊,既然眼下回不去,夜尊倒起了几分逗弄正经人的兴致。“我确实不是你的刀,至于你的刀,它被我吞了。”

 

   傅红雪抬眸盯着夜尊的脸,“它既不名贵,亦不能吃,你如何能吞。”夜尊撇撇嘴,“吞,吞噬...跟你说不明白。”傅红雪仍是不信,“若你不是,你为何会在此处?” “我......”夜尊无话可说,只怕越描越黑,倒是个麻烦。傅红雪只道是自己的刀也如旁人一般不喜自己,极力找借口离开他,薄唇抿成一道线,“你走吧。”

 

   夜尊倒没打算真走,毕竟钥匙的线索还在他身上,只是准备悄悄跟着他看能寻到什么。可下一息,他就打消了念头,他分明感觉到这个看上去身板挺直的铮铮男子一瞬间的无助与孤单,他说,他没有刀了......好像是唯一的东西,没有了,不再有了。

 

   夜尊最终还是没有离开,他说服自己是为了钥匙,等找到回去的办法,他就离开傅红雪。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对那个萍水相逢的男人起了同病相怜的心思。好吧,当傅红雪听到他暂时留下之后的愣怔与无措着实刺痛了他。

 

   傅红雪手掌微拢贴紧下裳,眉睫不时颤动,像是下了极大决心,“你...没化形之前的记忆,可还记得?”夜尊随口一答,“怎么可能记得。”却见傅红雪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猛然反应过来,这人该不是抱着自己的刀说什么难以启齿的话吧?舔舔嘴唇,竟觉得双颊燥热。

 

   凭借夜尊的本事改变傅红雪的现状完全是没有问题的,本着亏待谁也不能亏待自己的原则,夜尊吃的住的挑的都是上好的东西,连带着傅红雪也过了几天安逸生活。但有些事并不会因此改变它的轨迹,傅红雪身上背负的仇恨,让他不能停下去过这样好的日子。

 

    夜尊睁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傅红雪坐在桌边,一动不动。夜尊舒展腰身,满足的发出哼唧声。“醒了?”简洁寡淡如水的问候,夜尊打了个哈欠,“唔嗯——天又黑了?”“嗯,到了你活跃的时间了。”难得的,傅红雪的眉眼柔和了一忽,看着床上懒散乱动的人,伸手点亮桌上的灯盏。“啊...我要吃饱了再活跃,”夜尊侧身瞄人,“所以啊,快喂饱我。”

 

   傅红雪耳垂泛上鲜红,低头掩饰失色,“你要吃什么?”夜尊枕着自己的臂膀,眼睛不眨地看着那个不知为何又害羞的人,“甜的。”不大的房间即使放低声音也能听个大概,傅红雪抬起头,嘴角弯弯,“原来我的刀竟喜欢吃甜的,记下了。”夜尊歪头不解,这个人,笑起来眼睛里好像一瞬间有万千花朵绽放,又好像盛满了天上星子,总之,就是好看极了。

 

   用过饭,傅红雪站在窗口向外望,入眼万家灯火。夜尊好奇凑近,“你在看什么?”傅红雪转过身正对他,眉头微蹙,“我们该走了。”“走?去哪儿?” “去复仇,这是我的使命。”相处的几天,夜尊也大概知道了傅红雪是一个怎样的人,又背负着怎样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莞尔一笑,舌尖舔了舔唇角,“傅红雪,有时我真的搞不懂你怎么想的,为什么一定要折腾自己。”傅红雪抿唇不语,复仇,是他自有意识起就一直被灌输的东西,仿佛他的出生、他的存在都只是为了复仇。

 

   每次傅红雪沉默不语,都会把夜尊急的咬牙切齿,怎么问都问不出话的感觉真是让人发狂,比沈巍那些冷漠的话更让人生气。见阻止不了傅红雪的计划,夜尊索性作罢,反正这个世界的人,有一说一,真挑不出能与他一战的人。但他还是气傅红雪不告诉他,面色阴沉的让傅红雪惊讶得眼睛不自主眨了几下,颇显无辜,夜尊被气笑,这样的傅红雪,他还真是招架不住,毕竟爱美人儿之心,人皆有之么。

 

  有了夜尊的帮助,傅红雪即使没刀,也再没有受过重伤与陷害,复仇不可谓不顺利,夜尊也是有尺寸的,他并不是直接帮傅红雪解决掉仇人,只是在一旁看着,让他们正大光明的比试,不受下三滥招数的暗算。他的这些做法傅红雪是看在眼里的,傅红雪彻底深信不疑,这就是他的刀,他傅红雪的刀,最懂他的刀,他唯一能够信赖的...人。

 

   后来知道了他背负二十年的血海深仇只是一场利用他的骗局,甚至他的存在只是一个笑话,他也只是淡淡一句“到此为止”,头也不回的携了夜尊消失在江湖。可是却让夜尊愁的不行,他虽然也恨着沈巍,但这是实打实的自己的恨意,是他与沈巍的恩怨,但傅红雪...他的命运是完全被别人改写了,该死...所有肮脏的都该死......久违的戾气充斥了他的双眸,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他...以及他在意的人。

 

  “我的小红雪在吗?”白袍银发,邪魅狂狷,傅红雪刹那失神,随即抿唇垂首,“你乱叫什么,好好说话。” “呵呵呵......”夜尊轻笑一声,“放心吧小红雪,所有给你带来痛苦的,我都会...替你除掉。”傅红雪不明所以却还是点点头,“我知道你有本领。”夜尊点头在傅红雪对面坐下,支着头,“傅红雪,其实我真的不是你的刀。”错愕与黯然相继在傅红雪脸上出现,良久他才试探开口,“你还是要走?”“嗯???”这都什么跟什么,“我何时说过我要走?”我不仅走不了,我还不想......

 

  “一开始,你并没有想留下来。”傅红雪陷入沉思,肉眼可见的落寞。夜尊简直要气死,他知道傅红雪内敛深沉,可没想到所有的心思都死死藏在心底一点点记着,自己硬抗着也不愿跟他透漏一丝一毫。深吸一口气,夜尊站起来靠近傅红雪,“傅红雪,我是说真的,如果我不是你的刀...你还会让我...让我跟着你吗?” 一句话被他说的磕磕巴巴的,扪心而论,以前的他是不屑于这样问的,这般伏低的姿态,不是他该有的。

 

  傅红雪沉默良久,才艰难开口,“一开始...我把你当作刀,可是后来就不能了,我把你当作新结识的...朋友,不,亲人......”夜尊“噗嗤”笑出声,“那我还真是荣幸呢,能得傅公子青睐。”傅红雪无奈看他,“好好说话。” “好吧,说不定阴差阳错的我还真成了你的刀灵......”夜尊直起身,神神秘秘地从怀中掏出一本书,“那我就要做刀灵应该做的事。”

 

  傅红雪眉梢一动,心里隐隐有几分期待,“何事?”“第一,扑上去。”夜尊挽袖作势就扑了过去,傅红雪猛被他惊的浑身一颤,却还是下意识紧紧抱住人,“你做什么?”夜尊下颌一扬,“我学别的刀啊!”傅红雪失笑,“万一我没接住你,你直接扑地上了,那多不好看?”“?怎么可能——”夜尊一脸惊恐地看着人,“那你是多不会怜香惜玉?”傅红雪闷笑一声,颤的夜尊面容窘迫耳尖发红,“无缘无故扑过来,换个人我就踹出去了。”

 

 “?!!我可是你的刀!”夜尊又惊又气,傅红雪嘴角微抿,眉眼俱笑,“好好好,接住你,接住你,不过你这都是跟...什么刀学的?”夜尊毫不避讳地坐在傅红雪腿上,理直气壮地扬了扬手中的书,“这本《刀灵密谱》有说。”傅红雪抬眼一扫封皮上龙飞凤舞的“杏花无人开”就知道是哪位的杰作了,揽住怀中人的臂膀向上移动贴着也他蝴蝶骨,声音仍是淡淡,“这是我一位友人所写,他惯会胡闹。” “那我不管,反正我就按这上面的做。”

  傅红雪微勾唇角,“他的刀灵会哭,你会吗?” “啊?那我可不会,我可以学。”夜尊嬉笑着挣动要下地,傅红雪却不放他,“那你知...刀灵的主是如何做的?” “嗯?这上面没写......”夜尊疑惑看着傅红雪,这位傅大侠也不像是会看话本的人啊,傅红雪见他发着愣,目光渐渐幽深,缓缓凑近噙住怀中人双唇,细细摩挲碾弄.......

 

   “我心悦你。”良久沉默,“啊...哈哈哈,你喜欢我什么?” “因为你好,怎样都喜欢,喜你耍赖,喜你俏皮,喜你凶人,喜你体贴......”“喔...原来我怎么多优点?”傅红雪微赧点头,夜尊揽上他脖子,“我也喜欢你,傅红雪,我要让你知道是因为你,我才会留在这个地方......”傅红雪摸上夜尊绑发的红色发带,“那你,喜欢我什么?”夜尊咧嘴一笑,“当然是因为你长得美。”“不美就不喜欢了?雪是男子”傅红雪皱起眉,夜尊吻了吻他额头,“喜欢你的性子,迷人的、坚毅的......”直说的傅红雪局促不安,“我...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我说好,就是好!不许反驳!” “嗯......”

 

   很久的以后夜尊才知道那把刀确实是钥匙,但是是用来打开的,不是用来吞的,然而他吞了,早就消化成能量了,与傅红雪结成牵绊,共享生命。不过他才不在乎还能不能回去,天知道为什么第一回他跟傅红雪提起这事后傅红雪就像魔怔了一样,寸步不离地跟着他,还一直十指相扣握住手,就连夜里都像是最后一次抵死缠绵一样,折腾的让他这个有异能的人都受不住......不过还好,在他细细解释了数遍后,傅红雪总算没有那么担心了,照顾他细致体贴自不必提。任谁看了能相信这是当年冰冷无情的傅红雪,怕不是被掉包了,夜尊表示他家傅大侠很温和,笑起来真的好看极了,一逗就温柔发笑。叶开白眼翻上天,不知是谁不识逗提刀追杀自己呢。

 

 “夫人,跟雪回边城一趟吧。”“好啊,记得带好你的刀啊,傅公子。”

 

 

 

 

 

 

 

 

 

 

 

 

 

 

 


青紫色的叶子

【雪夜】好久没摸摸雪夜了,可是完全摸不出小甜饼了(ノへ ̄、)

【雪夜】好久没摸摸雪夜了,可是完全摸不出小甜饼了(ノへ ̄、)

DOT

听说老福特要查驾照了,各位太太们暂时停一下车吧,为我们产粮辛苦啦就当是放假休息休息吧

(暂时在自己喜欢的cptag里都发了,如果占tag的话很抱歉)

听说老福特要查驾照了,各位太太们暂时停一下车吧,为我们产粮辛苦啦就当是放假休息休息吧

(暂时在自己喜欢的cptag里都发了,如果占tag的话很抱歉)

不可回收🐑
画了张看起来比较简单,但遇到了...

画了张看起来比较简单,但遇到了极多难题的插图,用了245个图层(图层狂魔),算是一次不错的挑战

画了张看起来比较简单,但遇到了极多难题的插图,用了245个图层(图层狂魔),算是一次不错的挑战

vivid

【野良神】别出心裁如出一辙

老福特吃人只好发贴吧

雪音x夜斗,原作向,捉虫就拜托了。
精神污染文风,出戏毁天灭地()

https://tieba.baidu.com/p/6444719222

太久没上网现在大家都是怎么处理被屏蔽地问题啊T T

老福特吃人只好发贴吧

雪音x夜斗,原作向,捉虫就拜托了。
精神污染文风,出戏毁天灭地()

https://tieba.baidu.com/p/6444719222

太久没上网现在大家都是怎么处理被屏蔽地问题啊T T

vivid

又疯一个2

雪音x夜斗杂谈,一百想吃,想吃一百,能投喂人家的太太はやく出现(),发言有点精神污染,雪夜太好吃了,下行谨慎。
——
看了动画明白了雪音在最近的漫画更新里为什么又会刺伤夜斗,看了动画了雪音刺伤夜斗的片段,之前一直不能理解雪音为什么第二次刺伤了夜斗,并且连抵抗也没有的就妖化了。原来第一次阻止雪音妖化的原因就是第二次促使雪音妖化的原因啊,第一次的时候雪音认为自己什么都没有,已经无法拥有生者的一切了,但日和点出了雪音拥有着父亲一般的夜斗,夜斗也对雪音说:“活下去!”,但是活下去的前提是夜斗会陪伴着雪音。第二次夜斗为了杀死父亲,为了让更多的人不遭父亲的毒手,为了不让父亲继续用“不和”破坏人类的命运...
雪音x夜斗杂谈,一百想吃,想吃一百,能投喂人家的太太はやく出现(),发言有点精神污染,雪夜太好吃了,下行谨慎。
——
看了动画明白了雪音在最近的漫画更新里为什么又会刺伤夜斗,看了动画了雪音刺伤夜斗的片段,之前一直不能理解雪音为什么第二次刺伤了夜斗,并且连抵抗也没有的就妖化了。原来第一次阻止雪音妖化的原因就是第二次促使雪音妖化的原因啊,第一次的时候雪音认为自己什么都没有,已经无法拥有生者的一切了,但日和点出了雪音拥有着父亲一般的夜斗,夜斗也对雪音说:“活下去!”,但是活下去的前提是夜斗会陪伴着雪音。第二次夜斗为了杀死父亲,为了让更多的人不遭父亲的毒手,为了不让父亲继续用“不和”破坏人类的命运,可以说是在雪音和全人类之间做了衡量,然后选择了全人类。事实上,这样做也是有着私心的,杀掉父亲大人的话夜斗就会死,等于说是夜斗选择了雪音以外的人,比起不希望夜斗死掉的雪音,夜斗更在意自己希望能得到幸福的人(作为福神会希望全人类的到幸福、世界太平,作为夜斗自己大概也希望日和能过上安定的幸福,不要再受父亲大人的迫害了吧),雪音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确认了自己是被抛弃的,于是绝望地坠落了。
稍微点题的是,虽然不知道日语里有没有这种区别,雪音第一次妖化的时候,夜斗说的是“活下去”,“活下去”在中文的语境里稍微有点“坚强地活下去,即使只有你一个人也要活下去,你要自己想活下去地活下去,为了自己活下去。”的感觉,而不是“和我一起活下来,和我一起活着吧”的感觉。记忆里好像没有……
明明想要夜斗活下去,想被夜斗在意,想被夜斗关爱,就是因为想要否定“夜斗决定杀掉父亲大人=抛弃雪音”这件事,雪音才产生了足以令自己妖化程度的负面情绪,去了父亲大人那边,变成父亲大人手下的“面鬼”,却再也不是为了实现作为神器的时候心愿,变成了祝器的时候的那种心情,拼上性命保护夜斗的心情,而是抛弃了夜斗,夜斗怎样都无所谓,去向父亲大人寻求关爱了。
现在的雪音拼上性命保护的是父亲大人(会给自己关爱的人),而不是(曾经爱过的)夜斗了。
可恶好好食,安达渡嘉画的是什么神剧情,这还救得回来吗……。
——
既然如此雪音要怎么回到夜斗那里呢,都这么地钻牛角尖过了,就算日后要说成调侃也难度升级了。要让雪音回心转意,夜斗也要表现出相应的新的觉悟,寻找新的道路,向雪音展示和证明新的方式才行。夜斗选择了人类这一点,毫无疑问伤到了雪音,夜斗要认识到这一点才行。但是,这并不代表着选择人类是不对的,选择人类这个行为所展现正是人类的善、天道、正确,而由于自身的局限、与夜斗的经历,对夜斗的依赖、对夜斗的感情过于深刻,结果无法认同天道的雪音是恶的、错误的、偏离的,雪音也得认识到这一点。雪音会违背天道也是因为和夜斗经历的那些事情中,天道也受到了夜斗等人的怀疑。夜斗一行人之所以会怀疑天道,不仅有他们自身的缘故,也有夜斗是从父亲大人的愿望中诞生的缘故,因为父亲大人就是违背了天道,死而复生的人,所以夜斗的存在其实也像传染病一样,只要与夜斗有所接触,便会触及、思考天的核心…所谓的正确到底是什么(真的,现在的“天”所做的事情没有偏离人类的善吗?)
……这样的话夜斗会带来思想上的大变革呢,假如夜斗成为了有影响力的神明的话…就像基督教从因行称义到因信称义一样,那种程度的大变革。
夜斗的信念是成为福神,雪音对夜斗称为福神的信念却没有那么深,尽管他是夜斗的道标,却很不成熟…这也是在看漫画的时候感到违和的地方,现在能够解释了……因为雪音最深的愿望就是紧紧地抓住夜斗(cp滤镜あり),所以才在让夜斗成为福神这一点上总感觉做得不入门(另一方面夜斗也因为父亲大人的事情而分心,对雪音的力不从心也没能察觉,某种程度上来说夜斗也没有真心认为自己能成为福神,就像即便和日和相处了很久,都喜欢上日和了,也还是不能彻底相信日和能维持自己的存在,直到决定牺牲自己之前都在由于坚定地认为只有父亲大人才能维持自己的存在,夜·超没安全感·斗。)
兆麻是能不顾自己的性命的人,虽然他不顾性命再深入追究的话同样是因为对毗沙门天的私心…所以被夜斗选用了,兆麻和夜斗合作的原因是共同的愿望(杀死父亲)或者说目的。
雪音要回到夜斗身边的话也得,心意相通吗…可是夜斗的愿望是什么……归根结底好像也可以说成想拯救大家只是不希望自己由于带给了别人痛苦而痛苦,不想让自己承受无法拯救的愧疚。
逃避痛苦听起来好胆小鬼……和我一样没出息…这就是什么样的人只能看见什么样的事物吗。
假如说雪音之前的愿望是夜斗活下来(根源是从夜斗那里得到爱和关注),可是漫画最新话里雪音的愿望已经不是这个了,或者说曾经是这个了……也不知道曾经的愿望是会被回想起来还是会就这样永远地消失了…。夜斗现在也仍然是牺牲自己的态度,但就算他现在才来“想活下来”,也不会和雪音心意相通了。
超越目前为止出现了的所有的愿望的愿望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是什么呢……
果然还是那种说不清的……任性又自我主张的爱吗…?不管你是否期望过这份爱的存在,我喜欢你哦。那种就像连降生也不曾受到父母的祝福与期待的孩子一样的爱……爱的孤儿()。我希望你。我想要你。尽是,我这边的想法。太过在意自己,无暇顾及你的想法了。喜欢到就算会你恶心得吐了出来也停不下来(怎么越说越变态了。
然后,就算雪音的眼中已经没有夜斗了,夜斗还是对雪音呐喊着,呼唤着“来吧!雪器!”……之类的(干嘛就弱下去了。
然后,大概应该可能也许会传达到吧。好想吃。
就算被你反感,我也爱你。希望你幸福,把这份爱意强加于你…………白色的剑光一样锐利而沉重的束缚的爱,砍下去……砍进去,砍近骨头里,一定很痛啊。
但是要做什么才能产生这种程度的执着……感觉一念之间…50%…
心意相通的幸福,按照我所定义的幸福来幸福…?(?)到底是什么……??
就只是这种的话,心意相通也不等于善/天道/正确,感觉还不够资格出现在少年漫里……
符合天道/人类善的心意相通能做到吗…还能出现吗……人类善是什么……
是夜斗果然还是想活下去成为福神而雪音也意识到并放弃了私心、成熟地全心全意地为夜斗着想地帮助夜斗成为福神吗…?……这种从雪音那边主动来理解夜斗的愿望的感觉。
而前面那种夜斗感化雪音是从夜斗去理解雪音……
然后以“连为自己成为了祝器的神器都无法拯救的话怎么可能成为造福众生的福神呢!”为桥梁,夜斗还是要把雪音拉回身边。
不过实际上,根据目前已经出现过的情报来看,妖化以后就变不回神器了,会因为是主角所以有例外吗…还是正因为是主角所以奇迹什么的已经用完了呢…
Borderline
雪落下的声音盖过了一切嘈杂

雪落下的声音
盖过了一切嘈杂

雪落下的声音
盖过了一切嘈杂

vivid

又疯一个

我好想吃雪夜,原作向雪夜,give me give me原作雪夜,原作这么好为什么要au(过激

其实正确的cp名是什么啊...(?


[图片]

[图片]


我好想吃雪夜,原作向雪夜,give me give me原作雪夜,原作这么好为什么要au(过激

其实正确的cp名是什么啊...(?





迂回ELEVEN

巍澜+衍生『跨年』

  “喂?”

  “龙哥你啥时候上台啊?我这一群人等着呢!”

  “等着,我在后面。”

  白宇坐在客厅里,腻腻歪歪的跟朱一龙打电话。赵云澜不解风情的问:“你和你们家龙哥腻歪呗,把我和小巍叫来干哈?”“我这不是网不好,让你们几个了来应援一下吗,这么多事呢。人家修贤说啥了。”“是,他和罗浮生喝的都找不着北了。”

  沈巍刚烧完菜出来,没找到赵云澜。丑给他指了个方向,就看见两人拌嘴拌的正happy:“云澜,开饭了。”

  赵云澜不愧是专业变脸的万年老字号:“来了宝贝儿!...

  “喂?”

  “龙哥你啥时候上台啊?我这一群人等着呢!”

  “等着,我在后面。”

  白宇坐在客厅里,腻腻歪歪的跟朱一龙打电话。赵云澜不解风情的问:“你和你们家龙哥腻歪呗,把我和小巍叫来干哈?”“我这不是网不好,让你们几个了来应援一下吗,这么多事呢。人家修贤说啥了。”“是,他和罗浮生喝的都找不着北了。”

  沈巍刚烧完菜出来,没找到赵云澜。丑给他指了个方向,就看见两人拌嘴拌的正happy:“云澜,开饭了。”

  赵云澜不愧是专业变脸的万年老字号:“来了宝贝儿!”边拍手边进了屋,“各位吃饭了啊!那啥,丑你把妆卸了,沈面你别玩小雪的刀……还有你,杨修贤别喝了……”

  刚开始动筷子,傅红雪淡淡的问:“曹光呢?”沈面夹起一块鱼放到他盘子里:“管他干嘛。”

  而此时一片安静,里面的屋子发出嘈杂的声音:“大神你上线啊!你这什么垃圾……我**卡了,哎呦我去!”罗非进屋一看,果然曹光已经钻到电脑里去了。他摘下他的耳机“哎我去谁啊?你摘我耳机干哈!”“开饭了你不吃啊。”“你们一个个成双成对的我出去都不用吃了。”“冯豆子一会儿就来了,再说了,谁说我们都成双成对的,我和小白可都孤零零的。”“切……我和他早分了。”然后边离开他暖和的座椅变嘟囔着……“你家宫铁心不知道啥时候就窜出来了呢……”

  总算是都坐到了桌上,“咱先开吃好吗?”总是有那么一个善良的小丑。“确实,要不再等等吧。”夫唱夫随,二花接到。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阵的警笛声,响了五分钟还没走,嘴欠的赵云澜闲不住了:“谁啊,这天犯案。还让不让警察同志休息了!”

  “我!”

  “原来是韩大警官啊!”

  韩沉走到窗边把车上了锁:“开心呢?”“等你等睡着了。”“我进去叫他。”

  零点刚到,热闹起来了。

  “来吧,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一阵绿色的风吹进来:“新年快乐!”冯豆子喘了口气“终于赶上了。”

  “诶,你家龙哥开始了。”罗浮生把手机递了过去,“我去!开电视各位!”白宇冲过去,打开的一瞬间朱一龙上台了。

  沙发上一阵其乐融融,白宇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沈巍在收拾桌子,赵云澜在后面屁颠屁颠的喊着宝贝儿。何开心刚醒,靠在韩沉身上看电视。沈面蜷在傅红雪怀里玩他头发,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都一笑;曹光暂时原谅了冯豆子,两个人不知道说些什么。花无谢和丑坐在沙发上剪窗花、杨修贤和罗浮生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来了吻。宫铁心悄悄的来了,罗非给他捂了捂手,来了个久别重逢的吻。

  节目刚结束,白宇就接到了电话:“小白,新年快乐。我现在往家飞,你不用等我了。”

  白宇胡乱的答应了,还是没舍得睡,冲了杯咖啡,准备熬夜。

  不知谁放的鞭炮和烟花,显出八个大字: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

晚风逝

江城子

隆冬狭径夜披裳,夜月高,晚风凉,初雪残影,惨月映人庞。自折梅枝应兔神,独矗庭,待人谁?

愁聚眉峰月销魂,为君意,自思殇,思卿不得,自酌酒入肠。梅花入酒倾人醉,何日归?待人回。

隆冬狭径夜披裳,夜月高,晚风凉,初雪残影,惨月映人庞。自折梅枝应兔神,独矗庭,待人谁?

愁聚眉峰月销魂,为君意,自思殇,思卿不得,自酌酒入肠。梅花入酒倾人醉,何日归?待人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