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雪宝

3117浏览    132参与
黑珍珠号船长John Constantine

这才是迪士尼最早的olaf(^_^),不扮演雪人都觉得可惜

这才是迪士尼最早的olaf(^_^),不扮演雪人都觉得可惜

eva1997

【All宝/abo】宠儿38(曹贵修x姜登宝,分别)

这年北平城的冬日与往常不同,厚棉衣穿了没几日气候就转暖了,不到二月中城里的桃花灼灼迎春,有见识的老人们都说这是妖精作怪,丁丑年要变天了。坊间的流言蜚语到了姜登宝耳朵里,隐隐也有些忧虑,“不会真发生什么坏事儿吧?”

陈纫香笑了笑安慰他道,“就是天真的塌下来,不还有人替你顶着嘛。你就咸吃萝卜淡操心…”

刘汉云也在这年的正月里到了北平,在曹家父子俩面前演了一出杯酒释兵权的好戏,把老子的兵交到了儿子曹贵修手里。但此外,刘汉云以东三省沦陷危及北平为由,迫使曹贵修一开春便调兵前往东北抗击日军。


“师长,您还不跟夫人说实话,等明天部队就开拔了…”孙副官颇有些担心他的这位顶头上司曹师...


这年北平城的冬日与往常不同,厚棉衣穿了没几日气候就转暖了,不到二月中城里的桃花灼灼迎春,有见识的老人们都说这是妖精作怪,丁丑年要变天了。坊间的流言蜚语到了姜登宝耳朵里,隐隐也有些忧虑,“不会真发生什么坏事儿吧?”

陈纫香笑了笑安慰他道,“就是天真的塌下来,不还有人替你顶着嘛。你就咸吃萝卜淡操心…”

刘汉云也在这年的正月里到了北平,在曹家父子俩面前演了一出杯酒释兵权的好戏,把老子的兵交到了儿子曹贵修手里。但此外,刘汉云以东三省沦陷危及北平为由,迫使曹贵修一开春便调兵前往东北抗击日军。

 

“师长,您还不跟夫人说实话,等明天部队就开拔了…”孙副官颇有些担心他的这位顶头上司曹师长,从那日与刘汉云密会回来之后脸上就有些阴晴不定。

曹贵修沉默着,并非不想将这件事告诉姜登宝,只是每每撞上那人兴高采烈的神情,便不想扫了他的兴致再缓缓,一来二去竟拖了大半个月,都没找到时机将事情和盘托出。

“曹——贵——修 !你个王八蛋!”姜登宝手里握着折扇,骂骂咧咧地冲进来,曹贵修虽然站在桌子后,但还是下意识地退了两步,每回姜登宝连名带姓地叫他,准没好事,“宝儿,你干嘛呢?”

“曹贵修!你什么事情瞒着我了?”姜登宝把扇面往桌上一摔,双手叉着腰气鼓鼓的直瞪他。

“宝儿你注意点,这还有外人,你给我留点面子。”曹贵修大约猜到了姜登宝是为了什么事动火的,却也不想在自己的副官面前丢脸,便出言求和。一旁的孙副官却被曹贵修窝里怂的样子给逗乐了,噗嗤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笑!”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丢了一记眼刀给孙副官,后者点头哈腰着退了出去,将房门一关,留下曹贵修和姜登宝二人自己掰扯。

“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啊?要是今天没去找商细蕊,我都不知道你明儿一大早就离开北平城!”姜登宝一双眼睛憋得通红,恨恨地瞪着曹贵修,话里带着哭腔,“您瞒我干嘛啊?”

“宝儿,”曹贵修看他掉了眼泪,连忙好言宽慰着替他揩了眼泪,“这事是我的错,也不是有意瞒你,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您不去行吗,咱们俩太太平平过安生日子,别打打杀杀的了…我害怕。”姜登宝拉住他的袖口,绷着脸不让眼泪再落下来,一声一声地哀求他。

曹贵修不忍,却只能硬着心肠偏过头,“宝儿,如果我曹贵修只是一个平头百姓,我可以不去。但是我是军人,保家卫国是军人的天职。”

“那,那您带上我,我给您做副官。我会洗衣服,会煮粥,会写字儿,不会的您教我我可以学。”姜登宝一张嘴机关枪似的,急切地想要说服曹贵修,生怕眼前人就要这么离他而去。

曹贵修却被姜登宝的突发奇想逗笑了,在姜登宝的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你这个身子养尊处优可以,行兵打仗不行。在山沟沟里走几百里地,灰头土脸的多苦啊——再说了,你也不会打枪,带着你我不是更担心吗?”

“那您是铁了心要丢下我去东北了?”姜登宝撅着嘴巴,一屁股坐在地上,颇有些撒泼打滚的意思。

曹贵修也蹲下身来,有些无奈地揉了揉他脸上的软肉,推心置腹地跟人解释道,“姜登宝你留在北平,前方再苦再累,至少我的心是安的。”

姜登宝一头扎进他怀里,狠命嗅着他的信香味道不肯松手,“那贵修少爷,您这一去得多久回来?”

“或许半年,或许一两年…”曹贵修没有再说下去,行兵打仗是把脑袋挂在裤腰上的营生,从来没有人能保证万无一失的,曹贵修却不肯把这些话告诉姜登宝,怕他多生愁绪,“不过,一想到你在家里等我,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回来。”

姜登宝从他怀里把头抬起来,抹了一把眼泪,“您说的我都明白,戏文里唱的忠孝节义,您是英雄,我不能拖您后腿。今晚隆春班开戏,就唱《煤山恨》给您践行了!”



姜登宝本是挂戏三年不唱,隆春班的水牌也收了有些时候了,今日听说姜登宝要登台唱杜七写的新戏,图新鲜来看的人是里里外外挤满了会宾楼。开场前一个钟头,场子里就连一个落脚地都找不着了。

曹贵修坐在后台的凳子上,看他仔细地扮上,描摹着脸上的油彩,恨不能眼睛是台相机将此刻一并照下来,存在心里。从镜子看见姜登宝不时地拿余光瞟向自己,曹贵修笑道,“我看出来了,今天你是卯足了力气要给我唱一出好戏的。”

姜登宝一下把住了他的手,眼里含着泪不敢落下生怕花了妆,刻意抿出一个好看的笑来,“贵修少爷,您回来了咱俩就成亲吧。我不想等了。”

“好,等我回来成亲。”曹贵修握着他那手不松开。直到锣鼓敲了三回,下头的小戏子催着姜登宝要上台了,他才把手从曹贵修那里抽了出来,对着镜子摆弄出一副入戏神情,“您瞧好,这出戏我只为您一个人唱。”

台上唱生的姜登宝身高八尺,在一群宫女打扮的小旦簇拥下颇为打眼。唱的是崇祯帝,先是有着帝王家玉树临风的贵气,又生出了些因大兵压境的潦倒。身后四面彩绣龙纹的三角靠旗威风八面,只是要杀敌不得,却反提起剑来向着心爱的一双妻女。宝剑哐当落地,二人扶着小腹歪身倒下,崇祯猝然大悲仰天长啸,“来世切莫托生帝王家!——到如今孤有泪皇天明鉴,哭也枉然,箭刺心穿。”

曹贵修坐在包厢里,煤山恨的故事他早听姜登宝说过许多次,姜登宝也在他面前三不五时地哼上几句,只是平日里多是不甚在意,而今他方才领略出这出戏的悲壮。崇祯生于大厦将倾的晚明,空有一腔热血却是独木难支,到底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是不得不死,是别无旁路。

曹贵修继而想到了偌大的中国被日寇欺侮,走到此时也是穷途末路,哪怕他曹贵修再志高意满,只是唯恐做了时代的刍狗。姜登宝的唱腔悲凉沉郁不免为这次北伐染上了些凄哀的色彩。

从前留洋归来的曹贵修自恃甚高,闲时也看些西洋戏剧,对希腊悲剧里的英雄啧啧称奇,总是看轻这些老祖宗的玩意儿。今晚他才明白原来这世上的悲剧都是一出,唱的不是生离便是死别,总脱不开命不由人。

 

最后一折子是姜登宝的独幕,陈纫香早早地退下来在一旁等着,孙副官差人来请他去包厢坐下,包厢里的人正是曹贵修。

“我一直不懂戏,但这一出我却觉得最好。”曹贵修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征询陈纫香的意见。

“因为这出戏,是他专程为你唱的。”陈纫香屏住呼吸,听着那京胡的曲调哀婉凄凉,姜登宝眼里盛着泪花,终于落下一滴堪堪顺着脸颊滚落,那全部的国仇家恨就融在这一滴水到渠成的泪里。

在场闻者无不惊叹。同在二楼的雪之诚听得泫然泪下,由衷道:“今晚听姜先生的戏和那日很不一样,唱得真好,声音里悲郁离恨都有了。”

杜七眯着眼睛望了望台上的姜登宝,这个从前他不放在眼里的人此刻却是光彩熠熠,不由得站起身来,拊掌称好,“他这是呕心沥血,不是崇祯帝的魂儿还在了姜登宝身上,而是姜登宝的魂儿借着崇祯帝说话呢。”

 

“陈老板,你之前与我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陈纫香眼眸轻抬,有些疑惑,便听从曹贵修的嘴里说出那句熟悉的话,“没有力量也要保护的人,如今还是他么?”

“此生此世,不会改易。”

曹贵修点了点头,有些放下心来,将酒杯推到陈纫香面前,“那这段时日宝儿就请你多照拂了。”

陈纫香干脆地饮下烈酒,喉咙发烫,落下杯盏与曹贵修相视一笑。

 

姜登宝下了戏退到后台迎面遇上了雪之诚和杜七,姜登宝对着二人拱了拱手道,“多谢七爷的戏本子。”

“这本子是上天为你做的,我杜七不过是支笔。”杜洛城敛去了笑意,正色道,“我们其实是来向你道别的,我和雪之诚就要离开北平了。”

“什么?曹贵修要走,你们也要走?”姜登宝闻言大吃一惊,想起与二人一同在院子里吊嗓排戏的时日,虽偶有争执却总是愉快多些,不由得沮丧耷拉下脸来,“大家总在一起多好,怎么现在一个个都要走了呢?”

“举家迁往香港,也是父命不得不从。至于雪之诚他是要回日本的本家。”杜洛城替他解释道,一旁的雪之诚也毕恭毕敬地向姜登宝弯腰行礼,递过去一只手。

“日本?”姜登宝不由得想起曹贵修说过的话,‘雪之诚本名九条和马,若中日开战他是必然要回去的’,姜登宝心有些沉,伸出的手又往回缩了缩。

雪之诚见状,也明白姜登宝的意思有些歉意地将头低了低,从身后拿出一个精美的木制匣子,双手奉上。匣子里头是一朵粉白色的花,“姜先生,日本的樱花纯粹灿烂,正如你我心中的那片世外桃源。蝴蝶我送给了商老板,这朵樱花我想请你收下。”

姜登宝迟疑了一会儿,想到须臾的离分终究是接过了那个盒子。雪之诚自知姜登宝的思绪被曹贵修牵动,只是又鞠了一躬和杜洛城一道转身离开。

“雪之诚——”姜登宝忽然从后叫住了他,心里有些不安的恻隐,垂下眼睫,“倘若日后再遇,我希望你我不会是敌人。”

“姜先生放心,我是不会参与战争的,我可以向你保证。”雪之诚指了指自己的胸膛,亦是温柔地回望着姜登宝,仿佛二人初次相见时候那个举止有些笨拙的青年,努力地用国语告诉姜登宝,‘我叫雪之诚,白雪的雪,赤诚的诚。’

 

曹贵修自从姜登宝下了戏就早早就候在一边,等到杜七和雪之诚走后才踱着步子到姜登宝身旁,“他送了什么?”

“是朵花。想不到爹走了,您要走,连七爷和雪之诚也要走了。这北平就剩我一个孤孤单单的。”姜登宝摩挲着那木盒的纹理缝隙,觉得悲从中来,不免捧着曹贵修的脸细细端详,拿着手指在他的额头,眼睛,鼻梁上柔柔地抚过,又有些后知后觉地想到方才那出戏落得身死国灭的结局,责备自己道,“我不该唱煤山恨的,忒不吉利了。”

“我曹贵修不信这个…为了你,我得回来。”曹贵修捏着他的下巴,吻上他油彩还未卸净的嘴唇,啃咬着那两片艳丽的唇瓣,直想把人拆吃入腹一辈子不分开。姜登宝亦是热烈地回应他,二人的信香交缠于一处相融得严丝合缝。

长久的一吻终了,姜登宝向他伸出了小拇指,有些孩子的意气,“贵修少爷,您跟我拉钩,你若敢抛下我不回来成亲,便是王八蛋!我要是给您惹是生非又去找商细蕊打架,那我是王八蛋!”

“好!”曹贵修微微一笑,勾着他的手指,顺势将人打横抱起,“夫人,咱们回府咯!”

 

一夜缠绵悱恻,烛火幽微,及至姜登宝睡醒是日上三竿了,身旁早已空空如也。他听见窗户外传来卖报童的吆喝声,“北平曹家军开拔东三省,收复河山指日可待!”姜登宝摸了一把自己的脸颊,还留着湿漉漉的泪渍。




没有人关注一下雪之诚小可怜吗?


点个赞再走吧!



刷电影老太太

被暖到了~冰雪奇缘出了新的番外小短片,雪宝献唱"I Am With You",这是雪宝写给大家的一封信,“不管你在哪里,我和你在一起”。

中间穿插了很多迪士尼经典动画中的陪伴片段,《疯狂动物城》《无敌破坏王》《超能陆战队》《狮子王》《小飞象》等等等等。

歌词也好温柔,“I am with you with this music, I am with you with this rhyme,  I am with you if you need me, Any moment, any time...”

啊,听完真的好治愈❤

迪士尼的大神们隔离在家不仅做了动画...

被暖到了~冰雪奇缘出了新的番外小短片,雪宝献唱"I Am With You",这是雪宝写给大家的一封信,“不管你在哪里,我和你在一起”。

中间穿插了很多迪士尼经典动画中的陪伴片段,《疯狂动物城》《无敌破坏王》《超能陆战队》《狮子王》《小飞象》等等等等。

歌词也好温柔,“I am with you with this music, I am with you with this rhyme,  I am with you if you need me, Any moment, any time...”

啊,听完真的好治愈❤

迪士尼的大神们隔离在家不仅做了动画还写了新歌……属实厉害……

冬夜深渊

漂浮的雪宝来找爱丽儿玩啦😊

图源p2

漂浮的雪宝来找爱丽儿玩啦😊

图源p2

刷电影老太太

《冰雪奇缘》番外小短片又双叒叕更新了,可可爱爱没有脑袋的雪宝又一个宝经历了好多事情,去冒险,去交新朋友,傻fufu的太治愈了!

(话说雪宝这剧本,换个主角的话分分钟变恐怖片啊hhhhh)

依然是由主创们在家制作。

《冰雪奇缘》番外小短片又双叒叕更新了,可可爱爱没有脑袋的雪宝又一个宝经历了好多事情,去冒险,去交新朋友,傻fufu的太治愈了!

(话说雪宝这剧本,换个主角的话分分钟变恐怖片啊hhhhh)

依然是由主创们在家制作。

冬夜深渊

迪士尼公主穿泰国服饰第二弹!

第一弹请戳 

图源ins@schaya_artist

最后一张有惊喜!!!绝对惊喜!!!

(提示:是一位冰做的小可爱😄)

迪士尼公主穿泰国服饰第二弹!

第一弹请戳 

图源ins@schaya_artist

最后一张有惊喜!!!绝对惊喜!!!

(提示:是一位冰做的小可爱😄)

人间理想54훈💕

Hi~

I'm Olaf.

I like warm hugs.

☃️❄️

Hi~

I'm Olaf.

I like warm hugs.

☃️❄️

刷电影老太太

哈哈哈哈可爱雪宝又来了!《冰雪奇缘》番外小短片更新,雪宝独特的吃糖绝技、健身、看日出、荡秋千、一个宝开音乐会。孩子太会自娱自乐了,笑声略魔性,we……嘎嘎嘎嘎!

依然是由主创们在家制作。

哈哈哈哈可爱雪宝又来了!《冰雪奇缘》番外小短片更新,雪宝独特的吃糖绝技、健身、看日出、荡秋千、一个宝开音乐会。孩子太会自娱自乐了,笑声略魔性,we……嘎嘎嘎嘎!

依然是由主创们在家制作。

有恒君

#雪宝躲猫猫#《冰雪奇缘》衍生短剧《与雪宝在家》

第九集“Hide and Seek”,雪宝和小雪宝们一起躲猫猫,看看他们是怎么藏起来的······


#雪宝躲猫猫#《冰雪奇缘》衍生短剧《与雪宝在家》

第九集“Hide and Seek”,雪宝和小雪宝们一起躲猫猫,看看他们是怎么藏起来的······


冬夜深渊

尤金&卡桑&雪宝&艾莎&安娜:“我们都死过一次!”

乐佩:“这...有点令人担忧啊。”

克里斯托弗(慌):“只是有点??!”

图源见水印,侵删致歉

尤金&卡桑&雪宝&艾莎&安娜:“我们都死过一次!”

乐佩:“这...有点令人担忧啊。”

克里斯托弗(慌):“只是有点??!”

图源见水印,侵删致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