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雪村

2436浏览    38参与
阳天yt

远方那人类的世界里没有诗,但有我深爱着的你。


远方那人类的世界里没有诗,但有我深爱着的你。


萌萌队长
我的世界联机11:占村民的房,睡了村民的床,雪村是我的了
我的世界联机11:占村民的房,睡了村民的床,雪村是我的了
雪夕

【修雪】甜

*瞎写的,不会取名,是小甜饼


“阿修罗,那种东西不是那么削的……”

雪村看着厨房里用尖利的牙齿撕扯着一个土豆的人鱼,感觉又好笑又无奈。一向以威武霸气称道的人鱼族,此时却被人类的食物搞得焦头烂额。阿修罗松开嘴,看了看被自己的尖牙咬得坑坑洼洼的土豆,然而皮还没有完全剥下来,他甩了甩紫色的长尾,像是人类小孩跺脚一样捶了捶地,然后灵活地卷起在旁观望的雪村的腰,把他带到案板前,寓意很明显了。

“Session,帮帮我。”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还顺带舔了两下敏感的耳廓。雪村本来就脸皮薄,“唔唔”应了两声就拿起削皮器开始工作了。

阿修罗静静地看着那双细白好看的双手屈起又展开,心里为人类灵巧的手部...

*瞎写的,不会取名,是小甜饼


“阿修罗,那种东西不是那么削的……”

雪村看着厨房里用尖利的牙齿撕扯着一个土豆的人鱼,感觉又好笑又无奈。一向以威武霸气称道的人鱼族,此时却被人类的食物搞得焦头烂额。阿修罗松开嘴,看了看被自己的尖牙咬得坑坑洼洼的土豆,然而皮还没有完全剥下来,他甩了甩紫色的长尾,像是人类小孩跺脚一样捶了捶地,然后灵活地卷起在旁观望的雪村的腰,把他带到案板前,寓意很明显了。

“Session,帮帮我。”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还顺带舔了两下敏感的耳廓。雪村本来就脸皮薄,“唔唔”应了两声就拿起削皮器开始工作了。

阿修罗静静地看着那双细白好看的双手屈起又展开,心里为人类灵巧的手部动作感到惊叹,同时他又想起昨天晚上雪村的手握着的,忍不住心池神漾起来。

“嗯……?”雪村已经削好了皮,正在切丝,忽然被滑腻的鱼尾缠上了腰胯,差点拿不住刀。

雪村的脸“砰”地红了,放下菜刀,胳膊用力推搡着这个色鱼。

“Session,我想……”

“不,你不想。”雪村羞恼地瞪着他,昨天晚上的事他可还记得呢,人鱼都是没完没了禽兽不如的东西!

(此时远方的阿伽雷斯打了个喷嚏)

(德萨罗:嘿,首领大人也会感冒哦?)

阿修罗见雪村不同意,就真的没继续进攻,但也没离开,高大的身躯压在雪村背上,将他笼在怀里,脑袋在他肩上小幅度蹭着。

活像个撒娇的大狗。

雪村最是吃软不吃硬,好几次都是好不容易狠下心来拒绝了,又被磨得缴了械。

不行,人不应该,至少不能,在这种事上浪费体力。

雪村虽然已与父亲断绝关系与来往,但从小濡染的和风文化让他每次做那种事都感觉到莫大的羞耻。

好在阿修罗总是能顾及他的尊严,让雪村逐渐感受到与恋人相爱的快乐与满足。

“我们今天出去一下吧?”他们在这座小别墅住下时,雪村就与阿修罗约定好每个月出去一次,去回归大海,见见同胞。

“好的。”阿修罗沉沉地望着他,点点头。雪村很喜欢他的眼睛,那双紫眸总是能盛满深情,展现他与外表不符的温柔。

他们吃完饭后雪村回到屋里换衣服,他身子弱,需要合适的衣物保护。

当然,自从阿修罗第三次得到他之后,他就再也没遇到过什么危险。

没有人(或者说没有鱼?)会在爱人死去两次之后还不视若珍宝。

他们每次出海,阿修罗都不太高兴的样子。按理说见到家人应该是开心的,雪村将这一不合理理解为人鱼DNA里带的亲情淡薄。

但是今天早上的那件事让他不得不从另一方面思考。也许是因为每次出海他都得穿好厚好厚的衣服,一眼看不到头,阿修罗摸他就跟摸一团棉花做的圆柱一样没有手感?

阿修罗在他身边缓缓行走着,他确实看上去不太开心。尾巴有意无意地扫过雪村的小腿,仿佛已经形成了习惯。但是扫过之后触感不是具有弹性的皮肤,而是软绵绵的厚裤子,这紫色的鱼尾就不满地弹开,好像在说“我再也不会碰你了”,但是过了一小会儿又忍不住扫过来。

雪村觉得好笑,但是也没有办法,他要是不穿这么厚的衣服,阿修罗恐怕更生气,他比自己更希望保护好自己。

为了安抚这个有点可怜的人鱼,雪村摘下手套,手掌抚在阿修罗精壮的脊背上,缓缓抚摸着。

阿修罗瞪了一眼他的手,意思是让他把手套戴上,雪村笑了笑,说,“没关系,暂时取下来不会有什么事。”

“再说了,有你在我身边,有什么毒草毒虫子你不会帮我驱逐吗?”

他微微笑着,漂亮的脸庞不似人间的烟火生命,倒像是一个天使,在天上看这他许久,终于下来陪他过这一辈子。

阿修罗的思维跳到无边无际的浪漫遐想中去,收也收不回来。

雪村就是他的天使……

程老师育儿小课堂
马丽为模仿雪村老师,全身涂黑用胶带裹胸,回想起来依然心酸
马丽为模仿雪村老师,全身涂黑用胶带裹胸,回想起来依然心酸
桑忌

【德萨罗人鱼阅读体】生鱼片3

设定: 

1.人物是深海先生的,ooc我的 

2.时间线: 

一为原文结束后的德萨罗等所有人加族民们。 

  (  达文希等几个老同学的时间线是达            文希第一次受到侵犯前的那段时间。) 


二为原文开头时的德萨罗客串(会在字体中间加线)(走时记忆消除) 


3.原文有R的地方会适当省略一下,但会有『弹幕』 的...

设定: 

1.人物是深海先生的,ooc我的 

2.时间线: 

一为原文结束后的德萨罗等所有人加族民们。 

  (  达文希等几个老同学的时间线是达            文希第一次受到侵犯前的那段时间。) 

 

二为原文开头时的德萨罗客串(会在字体中间加线)(走时记忆消除) 

 

3.原文有R的地方会适当省略一下,但会有『弹幕』 的sp发言。

 

4.开始的人物德萨罗的出场会用一两句第三人称,然后就全都是德萨罗的第一人称。本文尝试用的是欧美的语气文风,如果不好,请多多包涵。 

 

—————————————————— 

 

—————————————————— 


三 




【吊架升上来的时候,他长长的尾巴从渔网中漏出来,以一种优美的弧度垂坠着。 



人类史上曾发现的唯一一种人鱼是印度洋红尾人鱼,而这一只不同,他尾巴是黑的,却不尽然是纯黑。 

 

 

不知是否因为水面的反射,呈现出一缕如同焰火中心的冷蓝,末梢却缀上一点点红,红得触目惊心,宛如一柄利刃上沾的血。 

 


那是一种被称作“夜煞人鱼”的生物。尾巴是蓝黑色的,带一抹红,就像我眼前所见一样。】



『鱼大壮的尾巴我又可以了!』 

 

『啊!尾巴好美好美!词穷嘤!』 

 

『颜色我好爱!“夜煞”什么的太形象了。』 

 

『如同深海里破开海水的利刃……我呆了……』 

『ls说的好有画面感!』 

 

 


     尽管阿伽雷斯的尾巴我见过、摸过的次数比他尾巴上的鳞片数量还要数不尽,但是从不会觉得腻。就像此刻,冰冷的屏幕上,同样冰冷瑰丽的鱼尾在银月下勾勒的纹、线,也令我如第一眼一样,心里感叹着,还是很惊艳。 

 


     这就像奇妙的魔法,突然令我的手有些痒痒。 

 


     旁边巨大的生鱼片侧头看向我的神情,向宽大的情侣坐席的一旁微微一侧一靠,宽大的蹼爪揽住我的肩,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霸道力度,让我往他那边靠近。 

 


     接着阿伽雷斯精壮腰臀紧贴在座上的部分一个用力,诡魅冷调的长鱼尾搭在我的大腿上,尾部开散的鱼鳍以上那段收尾的劲细搭到了另一端沙发扶手上,尾鳍则因为沙发高而搭垂。 

 


    黑色沉寂的深夜海洋里,折射一片深蓝与一片静谧,只有海水深处静浮着一小枝暗红的玫瑰。 



     我想这应该是在看见阿伽雷斯唯美的尾巴后脑海里的唯一画面。 

 


     尾巴动动,阿伽雷斯疼惜的看着我,没让我承受太多尾巴的重量。他银色的眸深沉的看向我,满脸可以看出的愉快,说:“德萨罗,我想……它在向你发出盛情的邀请。” 

 


     我的脸如同海边落日的余晖,增添了无数红晕。我怎么会不知道鱼尾的敏感度以及摸鱼尾的意义呢? 

 


     后面乌泱泱的一群人鱼,只要我这么抚摸他们的人鱼首领,我敢肯定总会有人鱼也执衷于这么做。到时候场面一片混乱。对于伙伴们来说,他们是没有见过这样的难忘场面,免不了会受到什么刺激。 

 


     就在我微微犹豫,修长的手指轻搭在阿伽雷斯的鱼尾上时,小德萨罗悄无声息的跑到我的背后,也将自己白嫩修长的手一伸,并排放在我的手边,摸摸鱼尾,很细致的摸了一遍。摸完还有些留恋不舍。 

 


     然后他有些恨铁不成钢又夹杂着抱歉地看向我说:“什么时候未来的〔我〕这么犹豫不定?而且就算是为了科学研究,我才没有忍住摸了摸。” 


 

     其实我已经注意到一旁阿伽雷斯的神情了。眯着眼看着我俩,脸上有餍足的愉快得意,尾巴轻轻以微妙的角度拍打我的膝盖小腿。 

 


     我怜惜的将人鱼尾巴的秘密告诉小德萨罗。可能是被阿伽雷斯的腹黑侵染,我现在总忍不住逗逗小德萨罗。 

 


     就见他发白的嘴唇动两下,脸红的跑回座位了。只能看见他的微红的耳朵。 

 


     我用手指轻轻戳戳首领大人的小臂,好奇到:“我发现初次遇见你时,我好像总是很执着于摸你的尾巴。” 

 


     偌大的鱼尾被他收回原处,恢复了厮磨我的小腿,他压制住起来的邪火,在我耳边低沉的声音嘶哑道:“我亲爱的德萨罗,能让我的鱼尾得到我伴侣的喜爱,是我的荣幸。就像是我独爱你的银尾,每次看见它,我就觉得你是属于我的,那数年的等待中的不确定才得到安定。” 

 


     我面红了半瞬,看向阿伽雷斯,郑重道:“其实阿伽雷斯,我一直都有一种和你一样的感觉,我想这也许也是我总被你的鱼尾所吸引的愿意。” 

 


『德萨罗的黑发对应阿伽雷斯的黑尾,阿伽雷斯的银发对应德萨罗的银尾!awsl!!』 

 


『真的好甜!太细节了ː̗̀(ꙨꙨ)ː̖́』 

 


     阿修罗看着雪村,“嘶嘶”三声,雪村看向自 己的伴侣,温柔的笑着,摆动着自己海蓝的鱼尾,与阿修罗的尾鳍缠绕着。 

 


『雪村好温柔啊啊啊!』 


 

『阿修罗不甘示弱,雪村好可爱!』 

 


     达文西他们表示狗粮(鱼粮)好撑,还有大海的味道。。。 






他与我讲述时脸上带着谨慎的恐慌,只说这是一种比虎鲨更可怕的生物。这种可怕不在于他的攻击力,而在于它所携带的诡异力量。 


  他警告我,如果遇到这种人鱼,一定别带上岸来,像研究红尾人鱼一样对待它,否则不堪设想的噩运便会降临在你的头上。 


  “地狱里来的恶煞”。他那样形容道。 

 

 可我并非日本人,也并不了解日本文化,对这个词的含义一知半解,只猜测大概同于中国的恶鬼和西方的恶魔。


                                                      】




『严重怀疑真一先生开了一眼上帝视角……』 

 


『他这起码两对cp都阻拦过呀!』 

 


『心疼雪村和阿修罗』 

 


『起码他一半助攻一半阻拦』 

 


『哎,德萨罗终于知道了他伴侣的存在』 

 

 


     雪村看着屏幕的神情,有些许复杂。像是想起父亲阻拦所为的痛苦愧疚以及如今追随爱人、心愿实现的幸福放松。 

 


     我有些担忧的望向雪村。早在来之前,雪村就主动找我说过他父亲这些事,表示自己的歉意。我接受了,并让他不用再担心与道歉内疚,新生活才更重要。阿伽雷斯同我一样。看见雪村他没有再提,我又不那么担忧了,毕竟日本那边观念重些。 



     我对我的生父也很失望,当我知道了事实一切后,他身上作为我爷爷时期的慈爱所笼罩的光,早已如深海的泡沫,一瞬的存在与消失后的难活。 


 

     这很复杂,我知道雪村不比我好过多少。 

 


     阿伽雷斯看出我的想法,便轻轻用蹼爪按揉我的后脑勺,无声的安慰此刻最让我好受。 

 


     阿修罗也没有经历过这些,他担忧的对着雪村嘶鸣。但雪村毕竟是活了很久的人,没难过多久,便好了起来。 


 

     我突然想起,在我还小的时候,阿伽雷斯曾陪伴过我,听他说,那时的他以父亲的身份陪我在海边玩耍…… 

 


    我突然欣慰了好多。 

 

 

 

 









——————————————

作者的话:太久没更了,很对不起大家。

这张不算短,希望大家可以满意(⃔ *`꒳´ * )⃕↝




怡衫衫
“雪村....” “阿修罗?”...

“雪村....”

“阿修罗?”


还有一张库存哈哈哈哈发出来

“雪村....”

“阿修罗?”



还有一张库存哈哈哈哈发出来

怡衫衫

烦恼(3)

阿修罗和雪村太香辣

大ooc

烦恼(3)

阿修罗和雪村太香辣

大ooc

_临渊而羡

摸一下雪村,虽然原著的剧情不多但还是被这个少年吸引了

实在不会画手就先略过以后补画了,衣服是随便套的,不然露出来的话阿修罗可能会搞死我😥

(p2私心加了长发,感觉更美了呜呜。阿修罗你的老婆我喜欢,你的房门记得关。)

摸一下雪村,虽然原著的剧情不多但还是被这个少年吸引了

实在不会画手就先略过以后补画了,衣服是随便套的,不然露出来的话阿修罗可能会搞死我😥

(p2私心加了长发,感觉更美了呜呜。阿修罗你的老婆我喜欢,你的房门记得关。)

大夜加特

在我的回忆里,成为永恒。

在我的回忆里,成为永恒。

莲子霞樱
呜呜呜发现画雪村的好少,只好自...

呜呜呜发现画雪村的好少,只好自割腿肉了。

呜呜呜发现画雪村的好少,只好自割腿肉了。

桑忌

【德萨罗人鱼阅读体】生鱼片1

设定:

1.人物是深海先生的,ooc我的

2.时间线:

一为原文结束后的德萨罗等所有人加族民们。(阅读体)

( 达文希等几个老同学的时间线是达 文希第一次受到侵犯前的那段时间。)(未来体)

 二为原文开头时的德萨罗客串(会在字体中间加线或小德萨罗)(走时记忆消除)(半未来体)

 3.原文有R的地方会适当省略一下,需要时不会打出但会在所有人的脑海里投射一下(ᵒ̴̶̷̤́◞౪◟ ᵒ̴̶̷̤̀ )  【原文】『弹幕』

4.开始的人物德萨罗的出场会用一两句第三人称,然后就全都是德萨罗的第一人称。本文尝试用的是......

设定:

1.人物是深海先生的,ooc我的

2.时间线:

一为原文结束后的德萨罗等所有人加族民们。(阅读体)

( 达文希等几个老同学的时间线是达 文希第一次受到侵犯前的那段时间。)(未来体)

 二为原文开头时的德萨罗客串(会在字体中间加线或小德萨罗)(走时记忆消除)(半未来体)

 3.原文有R的地方会适当省略一下,需要时不会打出但会在所有人的脑海里投射一下(ᵒ̴̶̷̤́◞౪◟ ᵒ̴̶̷̤̀ )  【原文】『弹幕』

4.开始的人物德萨罗的出场会用一两句第三人称,然后就全都是德萨罗的第一人称。本文尝试用的是欧美的语气文风,如果不好,请多多包涵。 


——————————————————

——————————————————

一.


还在亚特兰蒂斯如梦幻般的人鱼海洋里翱翔的首领大人和他的夫人成功的游进了这片空间。阿伽雷斯面露凶色,将德萨罗卷在自己怀里,警惕的挥挥自己的背翼,罩住了探头探脑、十分不安分的调皮的小家伙儿。 

 

(变回第一人称) 

 

 

过了一小会儿,我和阿伽雷斯看见自己好友/兄弟雪村和阿修罗面色焦急的进来了,还有所有参加“婚礼”的族鱼们。 

 

阿修罗向我们嘶了几声,有些焦急。身后也护着雪村。 

雪村看见我们了,松了口气,向我和阿伽雷斯问道:“你们有没有看见哪里奇怪的地方?” 

 

我看看阿伽雷斯,他皱着眉头,扫视了一圈摇摇头,又发出低沉高鸣,人鱼们安静下来,看见用人鱼可以懂的语言按号入位,他们在第二块,离前方的大屏幕稍远。我和阿伽雷斯的位置在第一块中间,采用了现代化电影院情侣座,如果灯光关闭,那么无论阿伽雷斯相对我做什么又或许我相对他做什么,别人都是看不见的。。。 

 

想到此我感觉双颊如火烧起一般,“你在想什么?”感受到了阿伽雷斯看过来戏谑的笑容,羞耻心让我恼羞成怒,泄愤般在他的尾鳍上碾了一脚,在他坚硬韧劲的黑色尾鳍上,就跟挠痒痒似的。“见鬼!”我带着沉重的生鱼片往座位上走。 

 

突然,前方撑开一个撕裂,我看见达文希拉法尔和伊娃走进来,他们穿着当时在沼泽里的打扮,一见到我就赶紧奔来,法拉尔瞪大了双眼,道:“我们发现你突然不见了,就找,然后就进来了……” 

 

我解释了一下子,他们三人便知道了时间差异,这时的达文希没有经历那个不好的事情,我忙松一口气,多亏了阿伽雷斯宽阔的胸膛为我支撑。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心里总有股对达文希的愧疚,在此,都风吹云散了。三人反应过来,都大张着嘴看向阿伽雷斯揽在我身前的手臂,勾卷在我小腿上的尾巴……他们眼里满是疑惑。我坏想法一动,主动介绍道:“人鱼首领,我夫人。”话音没刚落,屁股就被身后那条鱼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里作为惩罚狠狠的揉了几下,我像挑弄长辈被当场逮住的小辈(错觉)一样,颤颤的不敢看向首领大人,轻抬眼皮一瞅,只见他挑起眉毛,狭长的眼睛里满是宠溺与调笑。在三人打趣里我感觉鸡皮疙瘩都蹿起来了…… 

 

 

“啪啪”两声是暴雨打在船体甲板上的声音。德萨罗连骂了三声“shit ”走进空间,他正打算半夜趁人都睡着了尤其是莱茵,便去给那只人鱼疗伤,突然就被拽到了这不人不鬼的地方。 


我感受到生鱼片僵了一下,抬眼一看,


嗯??? 

 

这个俄罗斯白白嫩嫩的男孩身披一件白色外衣,口袋里有酒精绷带等东西,我明晰了,这不就是当时在莱茵手下做研究,与阿伽雷斯初遇的“我”吗?他看见我与他想要去治疗的人鱼搂在一起,很是亲密无间的夫夫模样,瞪大了眼。 

 

德萨罗冲过来,不可置信的问我:“你们是什么关系?该死的,我可是纯正的俄罗斯爷们!怎么会……” 

 

我知道他暂时接受不了,拍拍他肩,死命的踮起脚尖,主动嘟嘟嘴,冲我的首领大人献上一个吻,对小德萨罗说:“我是他的。看,阿伽雷斯不凶,很温柔的!像个行走的生鱼片!”我对着阿伽雷斯挑衅一笑,就被鱼尾一个打卷,卷到了座位上。 

 

看着小德萨罗石化的背影,我笑笑。阿伽雷斯似乎对于我主动向朋友们介绍他的事情很是享受。我们坐在座位上,阿伽雷斯低着头,鼻尖对鼻尖,我的面颊上感受到了震动,耳边传来首领大人低沉磁性的笑音,像一把大提琴在我耳边划拉几声:“如果你以后都可以这么主动……德萨罗,我很爱你宣誓主权的样子……” 

他惩罚性的舔舔我的下巴。 

 

我面对突如其来的痒痒感,反击性的咬咬阿伽雷斯的耳朵,快速舔一口,生鱼片的味道还是该死的美味!嘴里含糊道:“我也爱你,我的首领大人……” 

 

突然灯光一暗,四周的屏幕都开始了,有种面前弧状屏面270度,很立体。加上屏幕中暴风雨扑打着船体甲板与窗玻璃,这种立体投放,啧啧啧,我竟有种熟悉的感觉(关于这背景) 

 

来了一个女音介绍:“大家好, 我是桑忌。因为是老巫婆,所以我的话你们人鱼人类都可以听懂。” 

 

“深海先生是创造加记录了你们这个世界……”(一大段套路套路,另外向深海先生致以忠诚的问候,先生太厉害了) 

 

“这是一本书,主要记载了德萨罗和阿伽雷斯的故事,下面以画面加声音加文字(字幕)的形式展示出来,会有深海先生那个世界的人们与你们一起观看,他们的言论你们可以看见,在屏幕画面空余的地方。” 

 

先是弹幕一下子弹出来了。 

 

『啊啊啊!德萨罗看妈妈!』 

 

『德萨罗我爱你❤!』 

 

『Is 组团偷德萨罗!』 

 

『加一』X n 

 

阿伽雷斯看到了,搂紧了放在我腰上的手,我差点被勒死了。我赶紧给了他一个吻,才安抚下来。。。 

 

『首领大人!呀~~太帅了』 

 

『行走的生鱼片!』 

 

我没注意下面的,看见这头两条就没忍住靠紧在我.的.(重读)生鱼片,离一直守卫着自己鱼食的猫咪差不多了。 

 

 

『雪村雪村!』 

 

『雪村跟我在一起吧!』 

 

阿修罗刚才还在看他哥他嫂被调侃,如果也轮到他了,很淡定的嘶鸣一下,把雪村一卷雪村本来有人夸脸就红,这样脸更红了,看见我打趣的目光,雪村对紧张的阿修罗轻声安慰:“没事的阿修罗,我保证只跟你在一起。” 

 

 

终于开始了。 

 

【…… 

外面黑沉幽暗,我只能在窗子的玻璃上看见台灯暖色的反光,和倒影里我瘦削的轮廓。黑的头发,黑的眼睛,脸愈发被衬得极度苍白,活脱脱是个吸毒过量的瘾君子。 

  我笑了一下。莱茵说我有时偏执得像疯子,或许还真是。 

  我写下这一句,钢笔笔尖突然的,因一阵突如其来的心绪不宁而深深的划破了纸面,正在此刻,外面传来了一阵惊呼—— 

  “德萨罗,我的小华莱士!你快出来,水下有东西!” 

  我的手猛地颤抖了一下,身体比头脑更迅速的作出了反应,一个箭步冲向了船长室,正巧和走出来的莱茵撞在一起,他张开双臂把我猛的搂了一下,指着深海摄像监控仪屏幕激动道:“华莱士,你看,我就说这儿有人鱼,你早该相信我!” 

  我睁大眼睛,目光聚焦在屏幕上那个移动的影子时,一瞬间失却了呼吸。那是一个清晰无比的流线形轮廓,明显区别于鲨鱼和海豚的是,他的上半身两侧没有鱼鳍,而是一对张开的,如同人类一般的两肢。 

  那的的确确,是一条人鱼。 

……】 

 

 

 

看到这里 ,我兴奋的摇晃着阿伽雷斯的手臂“这是我们正式的开始记忆的初遇!出去之前……”又想起来这是这只老色鬼 

的引诱,顿时哼哼唧唧起来,被阿伽雷斯轻柔了一下脑袋 ,又神奇的好了。到现在回忆当时的场景,内心还是甜甜同时的酸酸涩涩。又回想起莱茵丑恶的嘴脸,差点没忍住挥拳打上去。 

 

我的首领大人看着画面中的我被诱惑到的小模样,邪魅的勾起嘴角。又对与莱茵那句“我的小华莱士”而阴沉下来,有些占有欲作祟和戏弄般用他的蹼爪捏捏我的后脖颈,我忍不了痒,在笑声下只有求饶。 

 

雪村和阿修罗也很好奇我与阿伽雷斯相遇,两人看的十分认真。 

 

达文希和拉法尔借着光冲我们目瞪口呆。 

毕竟研究对象自己跳上来等人类的逮捕这事实在是前所未闻! 

 

 

弹幕滚的飞快 

 

『啊啊!所谓初逢!』 

 

『磕到了,太甜了!』 

 

『妈妈,孩子我出息了!』 

 

『cp粉表示很满足!』 

 

伊娃冲我比划比划,显然是所谓的cp粉(我觉得应该没错这个词)被带偏了,竟祝起我和阿伽雷斯百年好合。。。 

 

 

『哈哈哈, lsp在线等抓捕!』 

 

『论人鱼智商有多高?』 

 

『哈哈,鱼大壮这是等不及了?』 

 

『鱼大壮?噗,笑到我了姐妹……』 

 

『Iss优秀优秀』 

 

我看着“鱼大壮”三个字,看着阿伽雷斯,叫了他这三个字。他眯起双眼,很无奈也很宠溺,除了尾巴对着我腿惩罚性拍一下。 

 

“你这个坏小子,德萨罗。”他看着我,低沉灯的嗓音如醇厚的美酒令人沉醉,外加他身上只有我可以闻到的那股异香,我感觉如了迷般痴醉,怎么办?更爱这一块生鱼片了! 













……………………


作者的话:新开的坑,《德萨罗人鱼》简直太香了!大爱深海先生!更新时间不定,是阅读体,对于小德萨罗来说可能是未来体。

中楚汉秀文轩
鈴木 ミル

[阿修罗×雪村] カサブランカ 01

如标题是阿修罗和雪村的cp文,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他们的cp简称是什么就打了名字。(这对cp明明很香的为什么没太太产粮呜呜呜)


外国教师阿修罗×学生雪村

⚠阿修罗人形态、私设注意

⚠双方年龄差注意

⚠雪村有私设注意

⚠德萨罗和阿伽雷斯出现要素

⚠文笔不好,可能会出现人物ooc,请见谅


      一


宫田雪村出生在一个父管制家庭中。其实这种家庭环境很常见,因为在很多日本家庭中,基本都是男方主导家庭管理权。毫不意外雪村...

如标题是阿修罗和雪村的cp文,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他们的cp简称是什么就打了名字。(这对cp明明很香的为什么没太太产粮呜呜呜)


外国教师阿修罗×学生雪村

⚠阿修罗人形态、私设注意

⚠双方年龄差注意

⚠雪村有私设注意

⚠德萨罗和阿伽雷斯出现要素

⚠文笔不好,可能会出现人物ooc,请见谅

 

 

 

 




      一

 

宫田雪村出生在一个父管制家庭中。其实这种家庭环境很常见,因为在很多日本家庭中,基本都是男方主导家庭管理权。毫不意外雪村的父亲宫田真一也是如此,不过他拥有大多数男人梦寐以求的一切――上几十亿的资产、一座国际大财阀、尊贵显赫的身份。

 


真一表面上颇有风度,一副成功人士的尊雅感,然而他是个冷血又扭曲的恶魔,控制欲极强,不能忍受身边的人对他有反抗之心,且一旦触及自己的利益,他可以做出任何事,哪怕是背叛自己至亲至爱之人。雪村的母亲深知其点,想尽办法想跟他离婚,但因为家族联姻不允许,外加后来怀上了雪村,她将一辈子逃不开这个男人。雪村从诞生那一刻起,便成为了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父亲的冷酷扭曲,母亲的脆弱无助,从雪村有记忆起就伴随着他,度过一个又一个痛苦的日夜。他小时候最害怕的,就是母亲把他反锁进房间,因为这代表母亲会被父亲虐待。他知道母亲是为了自己才活着,如果没有自己,她早已自杀。

 


真一控制着雪村。他给雪村安排了从小到大指定的学校,他必须去,没有选择。高中毕业后雪村进入了早稻田大学,憧憬文学部的他却因为真一的意愿不得不选择商学部。同学们都很好,他也结交了很多外国朋友,但是终日活在父亲的阴影之下,他永远觉得自己被压迫着,喘不过气。

 


“雪村,你在看什么?”发音比较生涩的一句日语将盯着窗外发呆的雪村唤回了神,他看向面前的人。这是一个长相十分精致英俊的男孩,五官轮廓凸出,线条流畅,很明显是一个纯正的外国人。他的皮肤白皙,头发和眼睛却像黑曜石般,形成明显的对比,更加引人注目。

 


此人正是雪村最要好的外国友人,来自俄罗斯的生物系高材生德萨罗.华莱士。两人虽然来自不同国家,但性格很合得来,也很喜欢和对方相处谈心。雪村对德萨罗道歉表示刚才的走心,随即说道:“我看见外面的樱花开了,不知怎么的,学校的花总是比外面的好看呢。”

 


德萨罗听了他的话语,也抬头望去。粉色的花朵盛开着,即使远看也能感觉到它的娇艳欲滴,似乎一个正值青春的少女,没有被任何人性摧残侵蚀,如此美好。

 


突然,一阵风吹来,树枝上的花经不起这样的对待,纷纷化为片片瓣状,飘飘洒洒地落在地上。此场此景看起来很唯美,雪村却是感到了一阵伤感。再纯净美丽的事物,最终都不可能完好无损的永存于世。

 


下午没有课,雪村陪同德萨罗去图书馆。这位认真负责的小天才又和自己的想法产生了矛盾,他决定要解开这些谜题,当下抱了一大堆书就去找位置坐着了。雪村并不慌张,他先是出去闲逛了一会儿,觉得无趣,便又回来,在书架里转着,没看方向,一路转到了文学区。

 


看着上面摆放着的书,雪村愣了愣。因为热爱文学,他看过不少文豪的作品,毫不夸张的说,图书馆书架上有一半的书,他都看过,甚至还可以念出作者名字国籍之类的细节。如今长大,被命运强迫的他已经失去了奋斗的目标, 曾经那一腔热血已流失的干干净净。

 


要不然还是转到商学部需要的书籍区吧,或者去看看德萨罗看得怎么样了。雪村想着,眼睛在书架上扫了一圈,略带不舍的转身。

 


他情绪低落,一路上都微低着头,根本没看前方。走着走着,他突然被什么东西撞到了,没缓冲过来,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随即是几本书砸在了自己身上,书锋利的边角刮破了雪村的脸。

 


他忍着痛打算站起来,却发现手边压着一本书,这是自己最喜欢的一本文学作品,突然遇到了个和自己兴趣相投的人,他震惊中感到几分惊喜,抬头想看看,对方究竟是怎样的。

 


那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非常俊美的男人。他有着长长的黑发,一双好看到夺魂摄魄的眼睛,薄薄的嘴唇充满歉意地微抿着,这让原本看起来很冷漠的他染上了几丝名为可爱的色彩。也许是他长的太漂亮了,雪村一时竟想不出什么华丽的词汇形容他,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好快。



快到他几乎怀疑会被对方听见。



“非常抱歉撞到你了,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一只纤长指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男人打算扶他起身。雪村却早已看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阿修罗看着面前呆呆望着自己的男孩,俊眉疑惑性地皱起,用那一口比日本人自己还标准的发音道:“这位同学,你是不是哪里伤到了?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雪村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别人,顿觉十分害躁,摆摆手表示没事,站了起来,礼节使他习惯性地鞠躬。“原本是我莽撞,本该我道歉才是。”他看了一眼地下的书,蹲下身想去帮人家捡,却听阿修罗喊道:“不用劳烦你,我自己来吧。”

 


雪村没听阿修罗的话,还是固执地帮他收拾了。阿修罗看着那抹认真的模样,不知怎么,心里突然涌过一阵暖流。

 


他对雪村道了谢,雪村微微一笑,那好看的眼尾立刻变得弯弯的,显得他苍白到有些黯淡的脸庞看起来变得十分闪亮,漂亮得璀璨夺目。阿修罗看呆了,一向不爱跟人过多交流的他竟生出了想要和这个人认识的冲动。

 


他的视线移动着,很快发觉到雪村的脸有一道血痕,赶紧翻出随身携带的创可贴给他贴上了。靠近的一瞬间雪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并不是什么很有名很昂贵的品牌,若即若离的淡香醉了雪村的心,让他有些沉迷。

 


“我叫阿修罗,来自法国,今年二十八岁,是学校特别聘请的外国教师,在文学部任教,您好。”阿修罗其实不想这么公式化的介绍自己的,他甚至想换一种更轻快一点的说法的,但是他想让雪村知晓自己片面的所有信息。

 


雪村和他回握了手,开口回答:“我姓宫田,名雪村,商学部的学生,十分有幸能认识您。”

 


“雪村,是很好听的名字。”阿修罗赞美道。他觉得雪村从头到脚都找不到一处不好的地方,哪怕是宫田这种寻常的姓氏,冠上他的名字后也变得悦耳了许多。

 


“雪村,我可以这么叫你吧?有没有人说过,你特别的独一无二?就像那白菊花一般,纯洁又美丽。”

 

 

 

 

 




(碎碎念:

在日本白菊花是象征诚实、纯洁的,同时也是皇室国花,价值非同一般

雪村在原著中并未说明姓氏,是我想的

孩子真的是一脚踏入了冷圈ಥ_ಥ

看德萨罗人鱼的时候除了感叹和为德萨罗和阿伽雷斯的神仙爱情爆哭外,也对雪村和阿修罗这对感到悲哀和庆幸。悲哀他们两个的命运太残酷,庆幸他们能够在另一个时空终成眷属。意难平啊这是)

回忆过去.记录现实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 雪村

还是老歌好听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还是老歌好听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唐河西
养犬指南 - 雪村

这首歌也太棒了吧!

这首歌也太棒了吧!

回忆过去.记录现实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 雪村

还是老歌好听

还是老歌好听

大熊得我是那瓶养乐多嘿
养犬指南 - 雪村

听完前半段我真的一度以为自己不是中国人🤘🏾

听完前半段我真的一度以为自己不是中国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