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雪碧

17951浏览    38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7 10:55
SijaHong六厘

大概三个月前给雪碧画的夏季限定酷爽罐的包装插画~因为只在国内发售,可惜我不能自己去买到。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过能够买到的时间呢?或者你们有谁看到过这个包装吗?

大概三个月前给雪碧画的夏季限定酷爽罐的包装插画~因为只在国内发售,可惜我不能自己去买到。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过能够买到的时间呢?或者你们有谁看到过这个包装吗?

此用户时不时存在

【金光布袋戏】一发三杰车。苗疆三杰,混乱邪恶

ooc属于我,场面极其混乱邪恶,慎重。
包含藏温狼温,雪碧任藏。

难得清闲下来,苗疆三杰依照例会般的传统小聚,在一贯能坐着不肯站着,能躺着不肯坐着的温皇提议之下,干脆就在还珠楼改造的温皇饭店确确实实的洗了个不知哪弄来的温泉。
温度适中,天气宜人,有益放松身心。原本一切如此美好,然而事实终究非是如各人所料。

千雪孤鸣泡得浑身发胀,头上还顶着块湿漉漉的毛巾,正蹚着水去池子边准备换条新的。刚拿在手里才一回头,就看见他的好友藏镜人,把另一位好友神蛊温皇压在温泉的石台上,吻得纠缠不休难舍难分。温皇的手还好死不死的勾在藏镜人后腰,把那块本就摇摇欲坠的浴巾往下拽了点,让罗碧大半个屁股和前面抬了头的东西明晃晃的从水下...

ooc属于我,场面极其混乱邪恶,慎重。
包含藏温狼温,雪碧任藏。


难得清闲下来,苗疆三杰依照例会般的传统小聚,在一贯能坐着不肯站着,能躺着不肯坐着的温皇提议之下,干脆就在还珠楼改造的温皇饭店确确实实的洗了个不知哪弄来的温泉。
温度适中,天气宜人,有益放松身心。原本一切如此美好,然而事实终究非是如各人所料。

千雪孤鸣泡得浑身发胀,头上还顶着块湿漉漉的毛巾,正蹚着水去池子边准备换条新的。刚拿在手里才一回头,就看见他的好友藏镜人,把另一位好友神蛊温皇压在温泉的石台上,吻得纠缠不休难舍难分。温皇的手还好死不死的勾在藏镜人后腰,把那块本就摇摇欲坠的浴巾往下拽了点,让罗碧大半个屁股和前面抬了头的东西明晃晃的从水下露出来。

千雪孤鸣:……

其实这事发生过不止一次,千雪手里还拿着条原本要搓澡的毛巾,站在两个亲出水声的损友面前颇有点悲愤意思,深沉的回想着。虽然他此刻只想仰头望天,让有点湿润的蓝眼睛里不那么丢人的显出过浓烈的悲伤。
他想起了某次同样是三人稍有空闲,他与罗碧两人几乎是连拖带拽把温皇拖出家门,三人兴致勃勃(或被迫兴致勃勃)的背着行李进了深山老林,原本在抱怨藏镜人煮饭手艺太差的温皇差点被前者以飞瀑怒潮伺候,然而,当为了避免参与藏镜人手刃好友现场而去拾柴的千雪回到营地时,只见原本属于三人的帐篷内传来一阵阵极富频率性的抖动,并伴随温皇哑着的一把嗓子递出来的哭腔。千雪孤鸣只后悔自己出门没带包烟,孤独的坐在帐篷外面听着藏镜人和温皇折腾一宿硬到天亮。
他又想起了某某次三人在瀑下饮酒,彼时秋高气爽酒香四溢,他三人席地而坐畅快对饮,千雪酒量一般喝得晕头转向,还没等去水下洗一把脸,那边温皇已把手探进藏镜人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战神铠甲,而藏镜人一把捉了他的腕子就势压在地上。眼见一场新的摩擦将起,千雪心中悲叹两声翻了个身假装自己已经睡着,硬是保持着极其真实的呼噜声,在一片嗯嗯啊啊中把两人全家问候个遍。

往事历历在目让千雪孤鸣恨不能回到最初认识这两人的时候,一人给一个破空千狼影。
罢了罢了,狼主摇了摇头在内心喟叹一声,认命的拽拽腰间围的浴巾准备抓紧时间闪出战区。然而在他正把湿淋淋的毛腿往池子外面挪时,忽然被人捉住了手腕。
千雪孤鸣回头,是藏镜人。
即使此情此景,他却忍不住很想不合时宜的热泪盈眶,再大喊声藏仔好兄弟啊总算想起来我还在这快进屋搞吧水里面凉。
然而这句话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温泉池内水汽缭绕,模糊不清。隐隐的雾气中,藏镜人与温皇都带着些被蒸腾出的水色,唇上还粘了点不知是谁的、又或者二人交混的津液,一人眯起眼尾挑着抹笑,一人蹙紧眉心依旧副不满模样,他们的皮肤都有点泛出红色,眼底带着撩人心神的欲望而透出点亮,一起望向千雪孤鸣。
而温皇在这时无声的开口,透过层层叠叠湿润的空气,带着一种黏软的气音。
他说,好友,来。

千雪孤鸣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有根名为直男的弦,啪的一声崩断了。

(车走评论。)

梦小夜_迎风撒尿

【雪碧】刮骨香

这大概是辆相声车,并不好坐,车轱辘都要跑掉了……


但破车也是车,LFT一定会给我和谐的,所以点这里。

这大概是辆相声车,并不好坐,车轱辘都要跑掉了……


但破车也是车,LFT一定会给我和谐的,所以点这里。

明月松间照

《父债子偿》22(B站左勾拳大大同名MV授权文,终于扣题!)

“如今有进入天宗的办法吗?”

连城璧托无霜照顾和瞒骗傅红雪,自己逐一去问爹爹的老部下,但十个人里有九个给不出答案,而且一个比一个善于规劝,生怕他去寻仇送死。他再去找无所不能的萧老板时,彼处已人去楼空,门板上却留了四个字“物归原主”。


连城璧对着这四个字想了又想,倒真给他想出一个办法:

他无垢山庄里不正有件天宗的东西吗?


就是那现任盟主沈飞云惦记了许久的割鹿刀。


想当初爹爹力战逍遥侯死后,割鹿刀就被娘密藏起来,连城璧也不知确切所在。沈飞云明抢不能,暗夺的手段不知使了几回,好在连泽天旧友故部甚多,江湖威望犹在,她也不好做的太过。


连城璧用了一夜的时间,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

“如今有进入天宗的办法吗?”

连城璧托无霜照顾和瞒骗傅红雪,自己逐一去问爹爹的老部下,但十个人里有九个给不出答案,而且一个比一个善于规劝,生怕他去寻仇送死。他再去找无所不能的萧老板时,彼处已人去楼空,门板上却留了四个字“物归原主”。


连城璧对着这四个字想了又想,倒真给他想出一个办法:

他无垢山庄里不正有件天宗的东西吗?


就是那现任盟主沈飞云惦记了许久的割鹿刀。


想当初爹爹力战逍遥侯死后,割鹿刀就被娘密藏起来,连城璧也不知确切所在。沈飞云明抢不能,暗夺的手段不知使了几回,好在连泽天旧友故部甚多,江湖威望犹在,她也不好做的太过。


连城璧用了一夜的时间,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自己的母亲,取了割鹿刀,只身一人往天宗而去。


宝刀被他用粗麻布裹得像根棒槌背着,他自己也去了锦衣华服,斗笠遮面粗布为衣,扮作个普普通通的江湖客,一个月夜行昼宿避人耳目,还真给他平安到了天宗山门脚下。


***


逍遥侯掌管天宗几十年,行事乖张喜怒无常,人人畏而远之,当他听闻有个未及弱冠的少年剑客携天宗失落了几十年的宝刀孤身来求见的时候,竟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年割鹿刀被夺,逍遥侯固然恼火,对傅红雪的功夫和胆量,倒是由衷的佩服,同时,对能收服傅红雪的连泽天,更是充满了好奇,而且,割鹿刀的真正实力,全在一把密钥——

密钥不失,宝刀无魂,也就比凡铁锋利一些,得之也无甚大用。


但眼前这个敢一见面就用割鹿刀指着它原来主人的年轻后生,倒真的引起了逍遥侯极大的兴趣。


“你就是连泽天之子连城璧?”逍遥侯把这后生上下看了两眼,就看出他的武功不算高深,不由有点诧异。

当年连泽天的功夫他是亲自领教过的,一招一式俱是童子根基名门风范,若不是自己占着天时地利,连泽天那边又失于人和,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连泽天最后离开时,心脉已被震断,逍遥侯自己也五内重创。他看着连泽天始终挺直的背影,袖内三根金针到底没有出手。两个月后他在养伤的寒玉床上听到连泽天伤重不治英年早逝的消息,心里第一个念头竟然是遗憾和惋惜。


“你手下功夫尚浅,就这么孤身一人来闯我天宗,是不想回去了?”逍遥侯在宝座上微笑,“江湖传言我吸人血吃人肉,你这么年轻血鲜肉嫩,就不怕我把你生吞活剥了?”


“你不会。”连城璧衣衫虽单胆却不薄,“我爹临死前说,你虽魔声在外,却是个值得正视的对手。”


“他说传言不可信,我相信他看人的眼光。”连城璧说着说着,到底有些沉不住气,“我来是想问你,傅红雪的情蛊怎么解?”


“怎么?当年中蛊的,居然是傅红雪?有意思!简直太有意思了……那么他今天才毒发,是又爱上谁了,你吗?”逍遥侯再把连城璧从头到脚打量一遍,目光里多了一丝玩味,“莫非是你想……父债子偿?”


“连城璧,你父亲比你有城府多了……”逍遥侯看着连城璧瞬间通红的脸颊发笑,起身一步步走下高台,“当年连泽天遇神杀神遇鬼杀鬼,坦然而行……却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爱一个男人……你的胆量有多大,我真的十分好奇啊!”


“告诉我,怎么救他!”连城璧把割鹿刀丢在地上,像丢弃一块废铁,“能做的我都要试试,不论结果,生死相随。”


“年轻人,话说的倒好听……只有你的血才能救他。”逍遥侯心里微动,面上却满是戏谑。


“只有加入心头血作为药引,才可以解除蛊人之毒。”逍遥侯的爱徒小公子会意,嬉笑着又解释了一番:两个男人谈情说爱,这么好玩的事情,所谓正派武林里可不常见,可不能让他们死得太快……


“你得用一把带凹槽的刀插进你的心脏,把血引出来,放满一碗。”逍遥侯本来没想要连城璧的命,这会儿观察这年轻人表情的细微变化,又觉得有趣之极,“会疼会死哟——你做得到吗?而傅红雪他现在,也快死了!你救,还是不救?”


他笑得渐渐癫狂:“真没想到啊,当年给连泽天设的陷阱,跳进来的竟然是他儿子……”

其实逍遥侯都差不多忘了这个早年随意设下的圈套,见过连泽天之后,他才发现,有时候,枭雄可以没有朋友,却不能没有个,旗鼓相当、值得尊重的对手。


可惜,这样的对手,除了连泽天,再也没有第二个了。


***


连城璧正因这师徒二人的话心神巨震,冷不丁这天宗大殿一角,传来轰隆连声,断龙石吱嘎嘎作响抬起,尘土飞扬后,显露出傅红雪坚毅严肃的脸庞。

他横刀在手,默默抽刀出鞘——


连城璧明明没做什么坏事,却立刻开始心虚。


小公子出招很快,却依旧不是傅红雪的对手,几个回合间,手中剑就被黑刀磕飞。她旋身躲避,抽出腰间短笛吹响,大殿四处石门洞开,源源教众闻声涌来,纷纷抽刀向傅红雪砍去。

刀光交映,人头攒动,却无人能伤傅红雪一分,几人兜头劈砍下去,也只是一时阻住他的来势,把他逼退至大殿一角。


傅红雪以双臂之力架住数把乌刀,噔噔噔连退十几步,单腿后蹬抵住石墙,才稳住身形。

“你赶紧走,不要听他的胡话!他都是在骗你的!”傅红雪见到连城璧安然无恙,心里才终于松了口气,天知道他多想立刻,把这个莽撞又自作聪明的小子按住狠狠教训一顿:魔教天宗,是你可以瞒着我随便乱闯的吗?!


凡人。
發現這表格很適合他們兩個就嘗試...

發現這表格很適合他們兩個就嘗試全塞進去了!

雖然他們應該,如果我沒記錯,是長大後才認識的啦。

好喜歡千雪和藏ㄟ啊,總覺得對他們來說對方都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那一部份,就算過著不同生活、和不一樣的人相處,對方的重要性都無法被取代。

而且他們好甜!就算曾經虐過也終究走到滿地糖!不管是友情、愛情或是親情,只要他們兩人在一起就很美好。

發現這表格很適合他們兩個就嘗試全塞進去了!

雖然他們應該,如果我沒記錯,是長大後才認識的啦。

好喜歡千雪和藏ㄟ啊,總覺得對他們來說對方都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那一部份,就算過著不同生活、和不一樣的人相處,對方的重要性都無法被取代。

而且他們好甜!就算曾經虐過也終究走到滿地糖!不管是友情、愛情或是親情,只要他們兩人在一起就很美好。

次瓦

[千藏] 试试就试试

*双性藏 年下雪  短途车  雷的别看


千雪有两个弟兄,岁数都比他大。弟兄和兄弟不太一样,弟兄就是哥儿们,没什么血缘关系,兄弟就是同一个姓同一个妈肚子里生出来的。他上高中的时候,其中一个弟兄上大学,另一个脾气不太好的没读书,跟着养父做事。

千雪其实亲戚挺多的,后来死的死散的散,上一辈儿的爱恨情仇精彩到可以写进话本里,但好像千雪他妈生他的时候把孤鸣家一部分东西落在了肚子里,这些腥风血雨都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只关心几个还在自己身边的。现在上辈儿一有个比他大不了多少但身体不太好的小叔,下面一个还在上小学的侄子。千雪夹在中间一边叫着别人叔一边被别...

*双性藏 年下雪  短途车  雷的别看


千雪有两个弟兄,岁数都比他大。弟兄和兄弟不太一样,弟兄就是哥儿们,没什么血缘关系,兄弟就是同一个姓同一个妈肚子里生出来的。他上高中的时候,其中一个弟兄上大学,另一个脾气不太好的没读书,跟着养父做事。

千雪其实亲戚挺多的,后来死的死散的散,上一辈儿的爱恨情仇精彩到可以写进话本里,但好像千雪他妈生他的时候把孤鸣家一部分东西落在了肚子里,这些腥风血雨都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只关心几个还在自己身边的。现在上辈儿一有个比他大不了多少但身体不太好的小叔,下面一个还在上小学的侄子。千雪夹在中间一边叫着别人叔一边被别人叫叔,他总觉得毛毛的,放假的时候更喜欢往罗碧和温皇那边跑。不过还是比较喜欢去罗碧那儿,更自在更舒坦,如果去找心机温a还得给他烧晚饭。

罗碧很忙,千雪并不太清楚他在忙些什么,十次来他的房子有九次都不在,罗碧索性给了他一把钥匙。钥匙在书包夹层里,千雪翘了晚自习直接过来,书包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带。罗碧的屋子不大,单身公寓,有点乱但又不是太乱,像一场长租的酒店套房,厨房就是摆设。千雪从冰箱里掏了罐啤酒,又给自己叫了外卖。他会做饭,但是自己一个人没有兴致起灶。茶几上还摆着罗碧的汗衫,拿起来闻一闻,微弱的汗水和香烟味,还有一种他说不清楚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却很好闻。千雪这么想着又一边闻了几下才把它放到洗衣机里。

罗碧进门的时候,千雪正拿着遥控器打有线电视自带的俄罗斯方块。后边是晚间新闻,小布什的脸在后边隐隐约约露出个发顶。

“藏a,”千雪像小时候那么叫他,罗碧比他大好几岁,又早早进入社会和一些无法明说的场子,已经显出一幅社会人士的派头,黑口罩顶上的眉眼倒还年轻。即使如此,他依然应了一声,从千雪手里拿过还剩三分之一的啤酒一口气喝个干净。

“今天我睡你这儿。”千雪胳膊肘戳了下罗碧的腰,被他不耐烦地回踹了一脚。

罗碧说:“你哪次过来不过夜?枕巾上全是你的味儿。”

千雪笑嘻嘻:“怕你晚上带姑娘过来咯。”

罗碧甩出一个滚字,看到茶几上还剩下一大半的炒饭,问千雪还吃不吃。千雪说来之前在食堂吃过一顿,到之后又饿了结果没吃完。罗碧骂他傻逼,俯身把那份炒饭拿到手上。

“唉,你要吃我再给你叫一份啊,这都凉了。”

“哪那么费事儿,送过来不要时间吗?”

罗碧是真的饿了,那一份凉了的牛肉炒饭就着新闻上伊拉克的炮弹声三两口就吃了干净。千雪看着他,有点想问罗碧干什么去了累成这样,想一想还是没问,起身又去拿了两罐啤酒。罗碧吃完就躺了下来,胳膊肘挡在眼睛上,千雪知道他没睡着,往他手里塞了啤酒,在他脚边挤了个小位置。

这沙发统共没多大,千雪坐下去屁股就被硌了一下,痛倒是不痛,倒是那玩意儿的触感有点特殊。他伸出手往屁股底下伸,摸出个六七公分的棉条来,底下还挂着个棉尾巴。

这玩意儿他不怎么熟悉,但也并不是不认识。

千雪孤鸣把棉条举到眼前细细端详,末了碰了碰罗碧的腿:“藏a,中间这条是不是会一直在外面?”

罗碧拿着啤酒罐昏昏欲睡,被他一戳惊醒后想发火,还没发出来就瞧见千雪手中的卫生棉条。他一把拿过来扔垃圾桶里:“关你屁事,你想用自己塞。”

“我又没地儿塞……”千雪咕哝一句,完了又问,“那你是不是不能喝冰啤酒?”

罗碧转头看他,眼睛眯了起来像头蓄势待发的黑豹,他指了指对面刚成年的发小:“你再说一句试试看?”

千雪道不说就不说,不算宽敞的沙发上安静了没几秒,又听他道:“你说改明儿我拿个打火机点一下,你是不是就蹿天了?”

罗碧把啤酒罐往茶几上一扔,淡黄色的液体洒了一桌,很快淋淋漓漓地滴落到地板上,积起的水渍被飞落的坐垫尽数吸收进去。

打也不会是真打,罗碧没有下死劲,千雪的身手也并不差。互相掣肘了几个来回,千雪以一个十分不要脸的进攻姿势把罗碧狠狠压在了沙发上。

“你丫跟谁学的。”罗碧喘了几口气,没好气地踹他一脚。

“跟我小叔。”千雪把脸埋在他颈项,发出的声音有点闷,口中热气全喷在皮肤上。

罗碧说你放屁,你小叔动一下就大喘气。千雪把脸转过来对着罗碧的脸道他口述,还想教苍狼来着被我哥拦住了。罗碧翻了个白眼骂竞日孤鸣个老狐狸。

“藏a……”千雪伸出手探进罗碧的裤/裆,“你血还流吗?”

他说着摸了几把,空的,没摸到刚才看见的棉尾巴。

罗碧抻了抻腿,没有排斥他的动作但也没迎合,只说:“别手贱,拿出来。”

千雪摸了摸他腿间,犹豫了下还是没把手拿出来,反而刮了刮罗碧腿间特殊又敏感的地方。被摸的人一个激灵直接把他掀了下来。千雪手都没拿出来,直接带着罗碧的两条裤子摔到地上。罗碧裸着下半身站起来,鸟完完全全露在半空,他也没感到臊,踹了千雪一脚往浴室走。千雪仰躺在地上,看对方那不小的男性///器官在半空晃,以及睾///丸底下若隐若现的一条暗红色的缝。

罗碧身体有个秘密,其实也算不上秘密,因为他本人并没有遮遮掩掩如临大敌,只不过也没大张旗鼓地宣扬。千雪和温皇一开始也并不知情,后来发生了一场意外剥光了尚在昏迷中的罗碧的衣服才发现。

他记得当时温皇咦了一声,稀奇地表现出意外的神情。后来倒也没有再提,不过千雪知道对方肯定很想把藏a脱了放在手术台上研究。

那个时候的千雪有点吃惊,不过也只是有点,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想的是:我靠!牛逼!真不愧是藏a!

再后来,他与那个地方亲密接触了一次,没成功,两个人都喝多了酒,千雪硬着在罗碧腿中间磨了许久,门没找到就泄了出来。

十八周岁的千雪孤鸣躺在冰凉的瓷砖上,想了片刻站起来去敲浴室的门。




糖水
忘记存了 吸一口粮,真的好饿,...

忘记存了

吸一口粮,真的好饿,我好像还是第一次画这一对……

忘记存了

吸一口粮,真的好饿,我好像还是第一次画这一对……

朝山暮色

竹马竹马的设定,按推算千雪比罗碧大概要小个8岁,年幼时你照顾我长大后我保护你的反差是我最萌的地方。从撸条漫的数量也可以看出我对千藏实在是爱得深沉……

PS:四个条漫并没有联系,不同时间的不同脑洞而已

竹马竹马的设定,按推算千雪比罗碧大概要小个8岁,年幼时你照顾我长大后我保护你的反差是我最萌的地方。从撸条漫的数量也可以看出我对千藏实在是爱得深沉……

PS:四个条漫并没有联系,不同时间的不同脑洞而已

花上露犹泫。

目录戳这里:目录

520快乐(4)
 @Madeline Usher 激情投喂我玛德琳
超级可爱的千雪和藏爹
以及spa的哥哥不准!!!
预感到正气山庄新的战斗即将打响hhhhh

目录戳这里:目录

520快乐(4)
 @Madeline Usher 激情投喂我玛德琳
超级可爱的千雪和藏爹
以及spa的哥哥不准!!!
预感到正气山庄新的战斗即将打响hhhhh

_素直_

【史家】 这个娱乐圈过于乱了 · 下

#史家 苗疆
#娱乐圈AU
#cp:雪碧,恨心,俏雁
#走点剧情,明天争取搞两个番外

  人世间的缠绵纠葛无非爱恨情仇。

  旁人都不知道,史艳文还有个弟弟,叫罗碧。一到年龄就去参了军。他不喜欢觥筹交错的生意场,往来皆是假凤虚凰。

  史丰洲也随他去,谁能想到这一去就是十几年不回来。结婚,生子,离婚,都快得像一阵风。史艳文打电话问起,马马虎虎糊弄过去,拖了快一年才真相大白。

  罗碧退伍前是特种兵,枪法极好。一次出任务时受伤,在部队医院里躺了三个月,惊动了史艳文。好说歹说,软磨硬泡,才把罗碧从军队拉回来。

  即便这样他也不肯回去,猫...

#史家 苗疆
#娱乐圈AU
#cp:雪碧,恨心,俏雁
#走点剧情,明天争取搞两个番外


  人世间的缠绵纠葛无非爱恨情仇。

  旁人都不知道,史艳文还有个弟弟,叫罗碧。一到年龄就去参了军。他不喜欢觥筹交错的生意场,往来皆是假凤虚凰。

  史丰洲也随他去,谁能想到这一去就是十几年不回来。结婚,生子,离婚,都快得像一阵风。史艳文打电话问起,马马虎虎糊弄过去,拖了快一年才真相大白。

  罗碧退伍前是特种兵,枪法极好。一次出任务时受伤,在部队医院里躺了三个月,惊动了史艳文。好说歹说,软磨硬泡,才把罗碧从军队拉回来。

  即便这样他也不肯回去,猫在挚友千雪孤鸣的家里。两个大男人凑在一起,外面总有闲话,他们也都不在意。

  千雪是苗疆老总颢穹孤鸣的亲弟弟,不愁吃喝,却是和罗碧在部队认识的。罗碧替他挡过枪子儿,是过命的交情。

  彼时罗碧想把女儿忆无心接来自己身边。他听说前妻姚明月不怎么照顾女儿,经常把无心一个人扔在家里不管。自己浓妆艳抹地四处猎艳,几天不见人影,有时甚至还把男人带回家里去。

  罗碧没有工作,法院认为他没有扶养能力,不给判。千雪就把他弄到自己大哥的公司去,给颢穹的儿子苍狼当了保镖,外带教他怎么打架。

  第一笔薪金发下来时,罗碧也赢了官司,把女儿接到了公司分派的公寓安顿。等到无心睡熟,他和千雪两个人,随便找了个馆子坐下,都喝了不少,互相搀扶着回了罗碧的公寓。

  那是擦枪走火的第一次。千雪本来就是爱玩会玩的公子哥,食髓知味。一来二去,两个人就稀里糊涂地定下了关系。

  后来任飘渺息影,来内地做生意,先找上的苗疆。颢穹让千雪去接机,罗碧也跟着。三个男人之间深厚的情谊,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无心渐渐长大,庸中皦皦,考上了香港的大学。罗碧也升了职,越来越忙。于是任飘渺就把无心接去了香港,照顾她起居,也让她跟着凤蝶学做生意。

  千雪闲得发慌,也收养了一个女孩照顾,名字叫七巧。活泼可爱,很讨人喜欢。

  有时候世界实在太小,有缘的人始终会和你迎头撞上,躲都来不及。

  任飘渺管不住凤蝶,自然也管不住忆无心。罗碧后来听说了,气得直接捏爆公司座机,还被颢穹孤鸣看见,罚没了一个月奖金。

  忆无心的男友很有特色。半黑半白,身材倒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喜欢打架惹事。整日里又好像没什么烦恼似的,走哪儿笑到哪儿。

  颢穹感觉这几年身体不太好,想把公司给儿子苍越孤鸣管。千雪说好,正巧苍狼的祖叔叔从国外养病回来,准备复出,也能给公司撑撑场面。

  这位祖叔叔就是竞日孤鸣,受封了十几年的影帝,获奖无数,圈里一直有“北竞日南飘渺”的说法。

  颢穹年轻时忙着打拼,和大哥争公司股份,千雪和苍狼都是他一手带大的。他辈分高,年纪却轻,只比千雪大了几岁。

  有时候这世界不仅小,事情凑在一起,也有意料之外的巧合。

  正气选中了一个剧本,准备投资拍电影。俏如来和史艳文商量着想请一些圈里的演技派。谁知道正赶上两位影帝一齐回归,索性直接去了信,邀请二位见面详谈。

  俏如来也有自己的打算。上官鸿信虽说热度一直没低过,真正拿得出手的作品却只有以前金牌编剧凰后为他量身定制的一部电影。

  正气财大气粗。电影是下足了功夫做的,自然也砸了不少钱进去。虽说收获颇丰,粉丝愿意买单,但史公子还是为此背上了一个千金买笑的“罪名”。

  上官鸿信能一直火下去,俏如来高兴,史艳文也满意。他是正气在娱乐圈的摇钱树,也算是半块招牌。所以这次筹拍电影,俏如来也想给上官鸿信找个角色演演。

  

无敌呼仔

【雪碧】嫁入王室的阿尔法(ABO设定)

CP:主雪碧,稍稍有点温藏。双A的婚姻。

-----------------

护士凤蝶敲了敲门,得到里面温皇医生的允许,推门进去。

身后跟着一个戴黑色口罩、黑色宽檐帽,捂得严严实实的高大男人。

凤蝶将手中的表格递给温皇,“这是今天预约的客人藏先生。”

温皇微笑示意藏先生请坐,凤蝶转身出去关好门。


温皇医生开了一家私人诊所,专长是指导和协调夫妻性生活,颇有名气。

温皇翻开文件夹,里面是客人填写的表格。

姓名:藏镜人。

嗯,一看就是假名字。可以理解,毕竟很多人认为看这种医生还是很丢脸的。

性别:阿尔法。

婚姻时间:一年。

亟需解决的问题:空白。

噢,看来问...

CP:主雪碧,稍稍有点温藏。双A的婚姻。

-----------------

护士凤蝶敲了敲门,得到里面温皇医生的允许,推门进去。

身后跟着一个戴黑色口罩、黑色宽檐帽,捂得严严实实的高大男人。

凤蝶将手中的表格递给温皇,“这是今天预约的客人藏先生。”

温皇微笑示意藏先生请坐,凤蝶转身出去关好门。

 

温皇医生开了一家私人诊所,专长是指导和协调夫妻性生活,颇有名气。

温皇翻开文件夹,里面是客人填写的表格。

姓名:藏镜人。

嗯,一看就是假名字。可以理解,毕竟很多人认为看这种医生还是很丢脸的。

性别:阿尔法。

婚姻时间:一年。

亟需解决的问题:空白。

噢,看来问题还挺复杂,一时间无法填写。

 

温皇大致了解了病人的情况,合上文件夹,抬眼打量对面的客人。

他肌肉紧绷,脸上唯一露出的蓝眼睛和浓眉毛,透出一种锋利的警惕。

温皇微笑着起身给他倒了一杯热茶。

藏镜人接过来捧在手里,并没有喝。

温皇舒服地靠在座椅上,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说:“藏先生,病人只有对医生充满信任,治疗才能进行下去哦!你放心,医生守则,病人的一切隐私都是受到保护的,绝不会泄露出去。请先喝口茶吧!”

藏镜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摘掉了口罩,轻轻啜了一口茶。

他的脸十分漂亮!在取下口罩的瞬间,竟然惊艳了阅人无数的温皇。

温皇惊讶的小表情,无疑落入了藏镜人的眼中,他有些好笑,似乎是嘲笑温皇没有见过世面,又有些小小的得意,同时他也放松下来,因为医生对他的身份明显不熟悉。

温皇攥拳抵住下唇轻轻咳嗽一声,“藏先生,你现在愿意告诉我,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的吗?”

 

藏镜人放下手中的茶杯,有些苦恼,沉默了半晌,似乎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我和我老公在那方面没办法进行……”

温皇留意到他说的是他和他老公,而他是个阿尔法,那么……

“你的先生是什么性别?”

“……也是阿尔法。”

噢,原来是双阿尔法的婚姻啊!

“所以问题出在哪里呢?”

“……我不太能接受被……插入。”

“那么对方愿意换个位置吗?”

“……不,他不愿意,而且他的家庭和地位注定了他不可能做受。”

“这样啊,我理解。现在很多双阿尔法的婚姻都有这个问题,需要慢慢磨合,看起来也不是很严重的事情。”

“不,很严重,他们家现在一直在催促我生孩子,我压力很大。”

“听起来他们家很……”温皇笑了一下,本想说封建,临到嘴边改了口,“很传统。总不会是有王位要继承吧?”温皇开了个自以为幽默的玩笑。

结果藏镜人睁大了眼睛,不知如何接茬。

温皇脑中灵光一闪,我滴天啊!他该不会就是去年王室刚刚迎娶的那位大明星王妃罗碧吧?

他很少看娱乐新闻,隐约知道有个明星嫁入了王室,好像是嫁给了王的弟弟千雪王爷,人家是王位第二顺位继承人呢!

温皇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道,“……果然有王位需要继承啊!”

 

藏镜人叹了口气,“早知道嫁入王室会有这么多问题,真不应该答应他……”

温皇正色道,“不,我看得出,你还是很爱他的,否则也不会来咨询我了。你放心,我一定帮助你!”

“可是……该怎么办呢?我真的不喜欢被插入。我是个阿尔法啊!”

温皇十指相对抵在下巴上,“那么你们之前做到什么地步?”

“我们接吻,抚摸,口交……都没有问题,我也很享受,但是只要他想插入我,我就紧张难受的要命!”他露出苦恼的神情。

温皇脑海中浮现出罗碧在床上把千雪踢下去的场面,差点笑出声,赶紧忍住。

“嗯,我想,我大概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你潜意识里觉得被插入这个行为会很痛苦,所以你不接受。那不如让我们来试试看,多一个选择不好吗?”


然后点我


看了一篇rou漫,叫做《太太是A》,特别好吃,强烈推荐。

于是产生了这篇,食用愉快!

Bac.obskew
  1. 共撐一盾,抵擋哈味之雪
  2. 北冥縝問號
  3. 雪碧/現代

P1、P2
魆妖紀18.19集,黑白郎君亂入海境,狼主與北冥縝使勁兒抗之。
危急之間,天地不容客英雄救美!!!!


P3
Johnny Depp簽名被架走梗

P1、P2
魆妖紀18.19集,黑白郎君亂入海境,狼主與北冥縝使勁兒抗之。
危急之間,天地不容客英雄救美!!!!


P3
Johnny Depp簽名被架走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