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雪豹

21073浏览    506参与
Celine

2020.03.28-张若昀

今天是双倍的团花周卫国

2020.03.28-张若昀

今天是双倍的团花周卫国

error1980

打瞌睡的大猫猫


(貌似发不了动图,残念◡ ヽ(`Д´)ノ ┻━┻

打瞌睡的大猫猫


(貌似发不了动图,残念◡ ヽ(`Д´)ノ ┻━┻

zroy

回忆一下我小时候看剧时的白月光(不全,后续想起来再补)

1️⃣大汉天子——刘彻(黄晓明)。(里面陈道明演的东方朔我也特别喜欢)

      不管教主现在如何油腻,我都没有办法否认他是我遇见的第一个心动的男主(小学时候能接触到明星的只有电视),因为这个角色在他和ab结婚以前他在我心里一直有一席之地,哪怕到了去年全网明学的时候,我仍然对其心存一丝希望。

2️⃣雪豹——刘志辉(张若昀)。

       我初中时为了看刘志辉,我一个从来不看抗战片的人把雪豹来回看了好几遍,军装真的超帅。一直挺喜欢张若昀的。

3️⃣明珠游龙...

1️⃣大汉天子——刘彻(黄晓明)。(里面陈道明演的东方朔我也特别喜欢)

      不管教主现在如何油腻,我都没有办法否认他是我遇见的第一个心动的男主(小学时候能接触到明星的只有电视),因为这个角色在他和ab结婚以前他在我心里一直有一席之地,哪怕到了去年全网明学的时候,我仍然对其心存一丝希望。

2️⃣雪豹——刘志辉(张若昀)。

       我初中时为了看刘志辉,我一个从来不看抗战片的人把雪豹来回看了好几遍,军装真的超帅。一直挺喜欢张若昀的。

3️⃣明珠游龙——朱由校(宋洋)。

       这个剧真的从头甜到尾,结局猝不及防插一刀,导致我一直认为自己忘不了朱由校是因为他结局死了,意难平。虽然剧拍的有点玛丽苏,但甜是真的甜,而且据说人物情节方面特别考究。宋洋是真的糊,我对他有印象的角色只有朱由校和仙剑三里的溪风,恰好这两个角色我都特别喜欢

4️⃣仙剑三——龙阳(胡歌)。

      作为粉丝其实胡歌的角色我大多数都意难平,但是我对这个剧里只出现一集内容的龙阳真的太喜欢了,以至于后面龙葵跟着景天的时候我有点不舒服,总觉得景天不是那个宠着她的龙阳,龙葵千年执念最终还是又一次跳了剑池,就很替龙阳难过。


北明镜
初雪ヾ(❀╹◡╹)ノ~ 春天到...

初雪ヾ(❀╹◡╹)ノ~

春天到啦,画个小猫~

初雪ヾ(❀╹◡╹)ノ~

春天到啦,画个小猫~

崎玉(高三暂退)

【人外】你与大猫猫交往的小事(二)

  原创人外乙女

  是毛茸茸的雪豹!

  一位小可爱激起了我更新的欲望

  撞梗致歉

  避雷注意

  不喜勿入

  前篇请翻合集


4.喝药

 “张嘴。”

 “不要!”

 “乖一点,很快就好。”

 “昨天你也是怎么说的,我差点死了!!”

 “唉。”Ellison一手端着药碗,无奈扶额,“喝个药有这么难吗?”

 “难,很难,特别难。”你又往被子里缩了缩,闷闷地...

  原创人外乙女

  是毛茸茸的雪豹!

  一位小可爱激起了我更新的欲望

  撞梗致歉

  避雷注意

  不喜勿入

  前篇请翻合集




4.喝药

 “张嘴。”

 “不要!”

 “乖一点,很快就好。”

 “昨天你也是怎么说的,我差点死了!!”

 “唉。”Ellison一手端着药碗,无奈扶额,“喝个药有这么难吗?”

 “难,很难,特别难。”你又往被子里缩了缩,闷闷地说。

 “不喝药病怎么好,必须喝。”Ellison一只手把你从被子里拽出来,话语中带了些强硬,却在看到你眼中的水光时愣了愣。

  他败下阵来,放下药碗把你拥入怀里,肉垫缓慢轻柔地拍着你的背,“怎么又要哭了,人类的泪腺都像你这么发达的吗。”

 “我不想喝药,好苦....”你把脸埋在Ellison怀里,声音有些哽咽。

 “给你摸尾巴,乖乖喝药好不好?”Ellison把尾巴塞进你手里,又暗暗叹了口气,觉着你比自己三岁的小侄儿还难哄,真是娇气,他心想。

  你捏了捏手里毛茸茸的尾巴,随后接过Ellison手里的药碗,一脸凛然地仰头喝下,那模样仿佛你是要去赴死。

  Ellison失笑,连忙给被苦得不行的你喂了一颗糖,又揉了揉你的头,说:“小姑娘很棒。”

  你不满他把你当成小孩子,报复性抓住他的尾巴用力撸了一把。

  Ellison僵了僵,声音有些喑哑,“别闹。”

  你哼哼唧唧地缩回被子里,背过身不理他。

  Ellison有些无奈地给你捻好被角,俯下身轻轻吻了吻你的脸颊,温柔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好好休息吧,小姑娘。”

  你嘟囔了一下算是回答。

  Ellison退出房内,关门的瞬间见床上入睡的你,心像是被羽毛轻轻刮了一下,痒痒的。

  算了,娇气也认了,自己的小姑娘,应当是要好好宠着的。



5.被绑架

  你被绑架了。

  废弃的工厂里,你被反绑着手扔在一边,一旁的劫匪似乎在交谈。

 “Ellison真的会来?”

 “放心吧,我暗中盯了好久了,他把这女的看得比他的眼珠子还重。”

 “好了,别废话了,快点打电话给他。”

  你装作昏迷静静听着他们的对话,大脑快速运作,听他们的话似乎对Ellison很熟?

 “话说,这女的怎么还不醒?”

  听到这话,你也无法再装下去了,只得缓缓睁开眼,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们,“你们是谁?这是哪?”

 “醒了啊。”脸上有着伤疤的黑熊低头看着你,不怀好意地咧嘴一笑。

  你挣了挣绑着你的粗绳,佯装慌张地环顾四周,实则是在暗中观察,刚才听声音有三个人,现在这里只有两个,想必另一个应该去打电话了。

 “你...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别伤害我...”

 “钱?”两个劫匪对视了一眼,话语中有些不屑,“Ellison的女友就这样?”

  你“害怕”地低下头不说话,在心里骂了他们八百遍,Ellison的女友就这样怎么了?怎么了?难不成像你这样?

  你平复了一下情绪,看来他们不是为了钱,那就麻烦了啊....Ellison虽然有时候挺讨厌的,但也不是会惹到仇家的性格,难道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

  ... ...

  说实在的,现在的情况让你有些懵逼。

  赶来的Ellison正帮你解着绳子,而一旁已经被警察制服住的劫匪拼命想往这边冲,嘴里喊着,“Ellison!!老大!给我们签个名吧!我们一直都很崇拜你!”

  Ellison黑着脸朝警察示意带他们走,显然警察也没见过这场面,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把他们带走。

  你犹豫了一下,对不悦的大猫猫问道:“咳,Ellison,你什么时候做的超级偶像,我怎么不知道?”

  Ellison有些无语地揉了揉你被绳子勒红的手腕,心想刚才应该下手再狠一点。

 “好了。”Ellison把你抱在怀里,轻轻拍着你的背,“别怕。”

  虽说是让你别怕,不过,你很清楚地感觉到了Ellison轻微的颤抖,你回抱住他,蹭了蹭他的脖颈。

 “我不怕。”



—— —— —— ——  —— —— —— —— —

  没了没了

  哈哈,不知道你们猜到了Ellison的身份没有,没错!就是曾经的黑道大佬,现在已经洗白转做商人了哦,不过影响力还是有的,尤其是有很多迷弟(奇怪的情敌增加了?)

 女主的话,是越危险就越冷静的性格,而且只在Ellison面前沙雕娇气(?)

  没想到我居然有一个坑会更新?快夸我!!

  求评论QAQ


方舟动物园

崖银初雪

雪豹一家


牙龈出血


崖银初雪

雪豹一家









牙龈出血



米库斯
当你找到雪豹时,雪豹已经盯着你...

当你找到雪豹时,雪豹已经盯着你很久了

当你找到雪豹时,雪豹已经盯着你很久了

热心市民许先生

【竹卫】剧末演说

        人总归是念旧的。

  虽然他口头上说着我们不是朋友。

  但直到竹下俊离开的很多年后,周卫国还是会想起从前在柏林的那段日子。

  他们经常去的小酒馆,练习剑道的沙地,还有第一次见面,学校的图书馆。

  竹下曾逐字逐句的教他日语,曾手把手的教他剑道。

  这些竹下教他的东西,都最后变成了指向他的刀。

  夜深人静的时候周卫国也会感到懊悔,刀刺入竹下身体里的感觉好似还残留在手上,竹下温热的气息就这样停止在了他的肩上。

  竹下曾经听过他说苏州话,吴侬软语,他说很好听。

  竹下,我想让你...

        人总归是念旧的。

  虽然他口头上说着我们不是朋友。

  但直到竹下俊离开的很多年后,周卫国还是会想起从前在柏林的那段日子。

  他们经常去的小酒馆,练习剑道的沙地,还有第一次见面,学校的图书馆。

  竹下曾逐字逐句的教他日语,曾手把手的教他剑道。

  这些竹下教他的东西,都最后变成了指向他的刀。

  夜深人静的时候周卫国也会感到懊悔,刀刺入竹下身体里的感觉好似还残留在手上,竹下温热的气息就这样停止在了他的肩上。

  竹下曾经听过他说苏州话,吴侬软语,他说很好听。

  竹下,我想让你再听一次苏州话,我还有机会吗?

  与你的一切好像都在昨日,但昨日不可重现。

  我们都是被时代遗忘的人。

  和平,那是我们去不到的未来。

  私はあなたを思う

  竹下さん

———————————————————

小学生文笔,2020年了我还在磕竹卫

幽冥猫#ghost cat
真的喜欢毛绒绒大爪爪~(顺带参...

真的喜欢毛绒绒大爪爪~(顺带参考了下我家猫的爪爪)

真的喜欢毛绒绒大爪爪~(顺带参考了下我家猫的爪爪)

一丝红线牵着
摸了摸银老板 本来准备把银老板...

摸了摸银老板

本来准备把银老板的鸟也画上去的 但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会画鸟(不愧是我 丢人

我好菜 感觉越画越丑了……

不想画画

我要努力

摸了摸银老板

本来准备把银老板的鸟也画上去的 但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会画鸟(不愧是我 丢人

我好菜 感觉越画越丑了……

不想画画

我要努力

守得云开

【竹卫】久别重逢(下)

【竹卫】久别重逢(下)

论打架,周卫国是第一次没把对面打趴下。

三打一,况且周卫国本就未恢复气力,这样一来似乎失去了反击的机会。他不知道疼痛究竟从身体的哪个部位传来,只是耳边充斥着难以入耳的言语刺在他的心脏上如同刀割。


突然间,不远处传来枪声。

“想活命就赶紧滚!”

连续四声枪响,却没有打伤任何一个人。但三个喝了酒的德国人被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得不轻,回头望了望就赶紧起身向相反方向逃窜。


周卫国听出这是竹下俊的声音。他躺在地上疲惫地喘息,眼前出现了竹下俊的脸。

再然后的记忆似乎有些模糊,竹下俊把他搂在怀里说了些什么,他又下意识地回应。他好像一直靠在竹下俊的肩头,被搀扶着蹒跚走...

【竹卫】久别重逢(下)

论打架,周卫国是第一次没把对面打趴下。

三打一,况且周卫国本就未恢复气力,这样一来似乎失去了反击的机会。他不知道疼痛究竟从身体的哪个部位传来,只是耳边充斥着难以入耳的言语刺在他的心脏上如同刀割。


突然间,不远处传来枪声。

“想活命就赶紧滚!”

连续四声枪响,却没有打伤任何一个人。但三个喝了酒的德国人被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得不轻,回头望了望就赶紧起身向相反方向逃窜。


周卫国听出这是竹下俊的声音。他躺在地上疲惫地喘息,眼前出现了竹下俊的脸。

再然后的记忆似乎有些模糊,竹下俊把他搂在怀里说了些什么,他又下意识地回应。他好像一直靠在竹下俊的肩头,被搀扶着蹒跚走回住处。

再清醒过来时,周卫国半靠在沙发上,痛觉似乎重新出现,眼前的光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竹下俊往他的伤口上擦酒精时,他向后躲了躲。

“对不起啊。”

竹下俊平静地思考了一会:“这是哪次的对不起?”

周卫国没有说话。

酒精涂在脸上的感觉凉凉的,带走了一些燥热。

他知道在战争刚结束的时候一个日本人出现在街头开枪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可竹下俊还是为他去做了。


竹下俊细致地擦掉周卫国打架时脸上沾的灰。他的皮肤其实很白,棱角是那种江南公子的英俊。尽管在枪林弹雨中磨砺了这么多年,竹下俊依然能够从中看出两人初识时他脸上的稚气。

竹下俊无意识地,将头靠近了他一些,直到他感觉到周卫国的呼吸。

周卫国的鼻尖萦绕着湿热的气息,慢慢爬上了他的耳朵,变得通红滚烫。

他突地发觉两片柔软的物体轻轻在他的嘴唇上贴了一下。他没有来得及躲避。

“竹下。”周卫国向后缩了缩,用手指着嘴角的一小块青紫。

竹下俊知趣地站了起来,把东西收进药箱放在一旁。

“谢谢。”周卫国试探着摸了摸脸上的伤,又活动了一下因打在别人脸上而关节红肿的右手,抬头看竹下俊时,却突然发现那人在他面前站的笔直,装模做样拉了几下衬衫袖子。

“今天是平安夜。周卫国,我可以约你吃晚饭吗?”

周卫国皱起眉盯着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点了下头。


于是白天竹下俊出门买了一些东西,他叮嘱周卫国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等他回来。

周卫国这次听了他的话,他自己也很奇怪,好像这就是他本来应该做的事情。

他帮竹下俊打理了院子,简单收拾了下房间——他不知道是竹下俊并不擅长整理屋子,还是自己出现之后,他的心思全都放在了自己身上。


他看见竹下俊的书房里一排一排的书,有很多很多都是自己也曾经翻过好几遍爱不释手的。书架上摆着他和周卫国在一起照的照片,久远到周卫国自己都不记得这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午后的阳光洒在书房的桌子上,很暖和。周卫国翻开一本书,等着竹下俊回来。



天黑了,过平安夜的日本侨民很少,窗外的街区邻居的院子里没有圣诞树,没有亮着的彩灯,只有门口挂着纸糊的灯笼和屋子里安静的灯光。


竹下俊在厨房忙活着,不让周卫国伸手。周卫国发誓这是他十几年来过得最闲的一个下午,以至于感觉到了阳光的舒适,空气的柔软和时间的漫长。

他帮竹下俊把盘子摆放在桌子上,着实有些惊讶。

“没想到你还会做这些。”

“一个人待久了就什么都会了。”竹下俊摘下围裙,坐在餐厅的椅子上,“我买不到中国的食材,只能做这些菜了。”

桌上的菜,谈不上有多丰盛,但叫人看着闻着都很舒服,早就超过了两个人一顿的饭量。

对面传来刀叉碰撞的声音,周卫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盘子,才发现牛排已经被切成了刚好可以入口的小块。


“我已经很久没和别人一起吃过晚饭了。”

周卫国抬眼看着他,发现竹下俊低头看着盘子咀嚼食物,神色平静。

他见状倒了一些红酒在各自的杯子里。

“亲人和朋友都不在德国吗?小千叶道场呢?”

“我的生死在北辰一刀流是多数人都不知道的事。不过德国的道场还开着,我有时会去。”


周卫国点点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还记得竹下俊在半山亭拿起刀与他操练时得心应手的样子,可竹下俊最后还是输了,就因为几颗子弹,几声枪响。

他知道,竹下俊也不喜欢战争。

他无法用单纯的恨和爱来形容对竹下俊的感受,他们的相似之处很多,带给对方的伤害也同样多。



竹下俊的手艺很不错。周卫国不知道这是不是正宗的德国味道,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他们都喝了酒,但没有酩酊大醉,有些飘飘然地踱回卧室,肩并肩躺在床上,抬头看着月光在天花板上映下的树影。


“竹下,你说的没错,我没有杀你的机会。”

竹下俊半闭着眼睛笑起来,灯光下脸颊上显现出酒后的红晕。

“你的伤还疼吗?”

“想做就直说,又不是第一次了。”

竹下俊轻哼了一声,勾起嘴角。

“我不会的。”他笃定地说道,“我知道,战争结束,你快要结婚了。”


周卫国不再说话,空气里只剩下两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竹下俊这话说得他心里堵得慌。

周卫国心里清楚,他这辈子都忘不掉和竹下俊在一起的那几年。他可以在和竹下俊吃饭、练剑的时候暂时忘却脑子里劳人心神的琐碎,例如有一场遥远没有边界的战争等着他,例如,他爱过的人违背了诺言,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何尝没有想过,忘记身份和名字,就留在德国。


周卫国偷偷朝竹下俊那边瞟了一眼。竹下俊把身子侧过去背对着他,他知道竹下俊还醒着。


他们躺在同一张床上,盖着同一条被子,却连手都没有碰。



天空泛白,阳光没有照进来,雪下了一整夜。

周卫国把衣服叠起来一件件装进行李箱,他抬头看了看玻璃窗上的影子,竹下俊正站在他身后。

“早上就走?”

“家人还在等我。”

竹下俊把手里的咖啡递给他一杯,两人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的积雪,温热的水汽爬上玻璃窗。他们不约而同地喝下了一口。


“如果没有订婚,你会留下来吗?”


“可能吧。”周卫国嘴上含糊不清,但心里的那个答案,他没有办法否认,“等局势缓和下来,你可以来上海找我。”

竹下俊点了点头。

“我送你。”



竹下俊陪着周卫国一直走到火车站的月台。巨大的铁皮火车随着轨道延伸了很远,中转站的乘客上上下下,有独身的旅人,也有离别的恋人或送行的兄弟姐妹。

周卫国踏上火车的前一秒,转过头去看着竹下俊。

竹下俊站在原地没有动。

“保重。”

“你也是。”

竹下俊看着周卫国的背影消失在车厢的人群中,他觉得两人重逢的短暂就像一场梦。他曾感觉到浮在云端的那种轻快,但当周卫国的身影从他的视野里消失,心里总还是突地空了一块。

但是,竹下俊并没有十分难过。他还记得周卫国说过他可以去看他的话。

竹下俊望着缓缓开动的火车,不由想到了多年以后,他会在中国遇见成为普通人的周卫国。


也许是在浓烈的夕阳下,他站在复旦大学门口的报刊摊,看着周卫国身着中山装,抱着一沓书走出校门,晚霞洒在他身上是耀眼的金色。

竹下俊会迎面走上前。



“周卫国,别来无恙。”


















守得云开

【竹卫】久别重逢(上)

太久没写东西文笔退步了不少...算是复健吧...


故事背景呢大概就是竹下假死然后在德国和周卫国撞上了

没有啥情节应该不虐也不甜

然后...OOC依旧见谅


——————————————————


竹下俊从酒吧里把周卫国捡回来的时候,他已经醉成了一摊泥。

在塞克特先生的墓地相遇时,周卫国走得很决绝,就好像他是恨透了竹下俊在这个不合时宜的场合的出现。又或者,竹下俊不敢想,周卫国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用死亡欺骗他而失望气愤。

周卫国到底爱不爱他,竹下俊现在真的没法说。


周卫国靠在他怀里,在他耳边呼出潮湿的空气,掺杂着酒味。

但竹下俊这次没有脸红。他感受到周卫国呼吸中的沉重...

太久没写东西文笔退步了不少...算是复健吧...



故事背景呢大概就是竹下假死然后在德国和周卫国撞上了

没有啥情节应该不虐也不甜

然后...OOC依旧见谅


——————————————————


竹下俊从酒吧里把周卫国捡回来的时候,他已经醉成了一摊泥。

在塞克特先生的墓地相遇时,周卫国走得很决绝,就好像他是恨透了竹下俊在这个不合时宜的场合的出现。又或者,竹下俊不敢想,周卫国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用死亡欺骗他而失望气愤。

周卫国到底爱不爱他,竹下俊现在真的没法说。


周卫国靠在他怀里,在他耳边呼出潮湿的空气,掺杂着酒味。

但竹下俊这次没有脸红。他感受到周卫国呼吸中的沉重,而不是悄悄地说着喜欢他的话。

竹下俊打开了车窗,窗外是西欧夜晚的街道。路灯依然亮着,外面几乎没有什么人。竹下俊总是忍不住回想起曾经和周卫国在德国的日子,在战争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足够好。


周卫国还是没抑制住胃里的一阵翻腾,但仍然忍到下车的时候,一股脑吐在了地上。他昏沉中听到竹下俊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拍打了几下他的后背,剩下的就只有胃里的灼热和口腔里胃酸的难耐。


竹下俊将他背到沙发上,脱下周卫国的外衣,解开了带有污渍的衬衫的纽扣。

他看见周卫国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这是他用生命捍卫国家的证据,也是军国主义侵略的罪证,无疑包括竹下俊在内。

竹下俊很小心地避开所有伤疤,帮他换上了一套自己的衣服。他只是隐隐觉得心脏有些疼痛。


壁炉里燃烧的火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那样的声音很像一场战役结束后残余的火焰静静灼烧战场上的一切。

周卫国的梦里无数次出现那个场景。他走向战场的中央,低下头,看见了写着竹下俊名字的军装,沾满了血迹,已经被烧得辨认不出样子。

周卫国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脸上已经湿了一片。


他听见厨房的响声,空气里传来黄油的香味。

周卫国摸了摸身上崭新的衣物,坐起身,感觉头有一些晕。


坐在餐桌前的竹下俊仍然还是十年前的样貌,他微笑着招呼周卫国坐下来,把放了三明治的盘子推到他面前。

面包已经切好了边,中间是淡黄色的花生酱。可是他没有心情吃。


“你知道吗,看见你尸体的那天,我真的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后来,火化的时候,我坐在火堆旁边,坐了一个晚上。”周卫国苦笑着摇摇头,用手指摩擦着盘子的边缘。


“卫国,我不得不这么做。他们暗杀了千叶老师。”竹下俊说话时脸上冷静得没有一丝波澜,“但是我没有做任何背叛国家的事。”

周卫国开始抬眼盯着他,紧皱着眉头。


竹下俊又把温热的牛奶朝周卫国推了推:“快喝吧,等一下凉了。”

“所以你就这么理所当然的销声匿迹了。”


“你的脸色比我昨天见你的时候好很多。”竹下俊将手放在周卫国的手上,却被人一下子躲开。

“竹下俊!”周卫国咬紧了牙齿,“你杀了那么多中国人,我们的帐还没算清呢。”

“你说过,等下次在战场上相遇,你会毫不留情的杀了我。但是你没有机会了。”竹下俊抬眼凝视着他,“卫国,你不得不承认,我的死让你很难过。”

“我难过是因为我没能亲手杀了你。”

周卫国立刻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卫国!”

“别跟着我!”

“别出侨民区!那些德国人都是......”

周卫国重重地关上了房门,留下了一屋子冰冷的空气。

“畜生。”竹下俊喃喃念出最后两个字。

他愣了一会,找出手枪披上大衣立刻离开了家。



周卫国没有在乎竹下俊的话,走出了侨民区。可当他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才发现竹下俊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他确实开始感到有一些疲惫。除了精神上的压力之外,初到德国时差还未调整,昨天喝了一肚子酒,今天却连早饭都没吃。

路对面有早餐摊位,只是时间尚早,街上的人还不多。


周卫国刚要往马路对面走,巷口突然迎面走过来三个拿着啤酒瓶子的日耳曼人。仅仅距他几步之遥,周卫国便闻到了他们身上的酒味。

“hey!支那狗吗!”

“说不定是日本矮子,哈哈哈!”

周卫国心底窜起一阵怒火,但理智让他克制住愤怒,缓缓转过身,准备离开。

然而身后的人却依然不依不饶。

“站住,亚洲人!”他们说笑着,言语里带着散发出恶臭的嘲讽,“你们这些劣等民族就应该被装在货船上扔进大西洋你知道吗?快滚出德国!”

周卫国握紧拳头,又转回身去正对着那几个德国人,瞳孔中露出凶狠的目光。

他大步走上前,猛地夺过其中一人手中的啤酒瓶,朝那人的脑袋用力砸了过去。

血从那人耳朵边上流了下来,几个小伙子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这个亚洲人下手如此之狠。

“狗娘养的!”

说着几人将周卫国前后围住,但还没来得及打,周卫国就先发制人,一拳打在了其中一人的脸上。

几个德国人被激怒了。

一人将周卫国的脖子向后勒紧,企图把他的身体向后拖,周卫国用手肘向后击了几下,但那个人没有松手。

他刚要抬脚踢前面一人的侧腹,却被一股力量拉向地面,重重摔了下去。

拳头开始砸在周卫国脸上,眉梢的皮肤传来剧烈的疼痛,有液体滑进了眼角。

AQ00
《噩梦》 短篇,从剧情入手,加...

《噩梦》

短篇,从剧情入手,加入了我自以为两人的一些心理。是很久之前写的,偶然发现就发上来了。

《噩梦》

短篇,从剧情入手,加入了我自以为两人的一些心理。是很久之前写的,偶然发现就发上来了。

你兜里有糖吗
“你好,我叫竹下俊,是日本京都...

“你好,我叫竹下俊,是日本京都人。”

“我拒绝跟日本人交谈。”

“你要是累了,就靠在我身上吧。”

“卫国,其实我很高兴在德国遇见你,希望我们能做一辈子的朋友。”

“我也很希望能和你做朋友。”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朋友。”

“只要你拿着武器进入中国,你就是我的敌人,我绝不手软。”

“在我们中国古人有割袍断义之说,今日你我,划地绝交。”

“当初失去你这个朋友比我今日断臂还痛。”

“改日战场相遇,我定取你性命。”

“这算不算是约定?”

“就算是吧。”

“可我真想和你做朋友。”

“我们彼此都已经完成了军人的使命,这样我们就能成为朋友了吧。”

“让我们来世再做朋友吧。”...

“你好,我叫竹下俊,是日本京都人。”

“我拒绝跟日本人交谈。”

“你要是累了,就靠在我身上吧。”

“卫国,其实我很高兴在德国遇见你,希望我们能做一辈子的朋友。”

“我也很希望能和你做朋友。”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朋友。”

“只要你拿着武器进入中国,你就是我的敌人,我绝不手软。”

“在我们中国古人有割袍断义之说,今日你我,划地绝交。”

“当初失去你这个朋友比我今日断臂还痛。”

“改日战场相遇,我定取你性命。”

“这算不算是约定?”

“就算是吧。”

“可我真想和你做朋友。”

“我们彼此都已经完成了军人的使命,这样我们就能成为朋友了吧。”

“让我们来世再做朋友吧。”


2020了,我竟然为竹下俊和周卫国流lui!!相逢于乱世,有太多的无奈了。

下辈子,竹下俊和周卫国一定是好朋友!!

老鸠

[竹卫]京都の桜

*纯属yy,不喜勿喷


*北极圈cp,自己造粮


*爱情是他们的,竹卫szd


周卫国一把火把竹下俊火化了,留下来的只有那些回忆和一捧骨灰。那捧骨灰应该让竹下俊的部下带回日本才对,但是周卫国怎么也给不出去。


在德国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主动提出教自己日语、教他剑道。


周卫国还记得他说过,他想京都的樱花了


可他却死在了中国,没有回到故乡的樱花树下。应该是咎由自取吧,但也不不算,毕竟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竹下俊是个军人。


当竹下俊斩下自己的一条胳膊,周卫国有一种悲伤的感觉蔓延到全身,但下一刻全都转化成愤怒,是在可怜他少了一条胳膊吗,为什么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纯属yy,不喜勿喷


*北极圈cp,自己造粮


*爱情是他们的,竹卫szd


周卫国一把火把竹下俊火化了,留下来的只有那些回忆和一捧骨灰。那捧骨灰应该让竹下俊的部下带回日本才对,但是周卫国怎么也给不出去。


在德国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主动提出教自己日语、教他剑道。


周卫国还记得他说过,他想京都的樱花了


可他却死在了中国,没有回到故乡的樱花树下。应该是咎由自取吧,但也不不算,毕竟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竹下俊是个军人。


当竹下俊斩下自己的一条胳膊,周卫国有一种悲伤的感觉蔓延到全身,但下一刻全都转化成愤怒,是在可怜他少了一条胳膊吗,为什么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竹下俊靠在周卫国怀里,下巴靠在他肩膀上的时候,断断续续的说着好痛,真的好痛,周卫国觉得耳朵什么都听不清了,只能听见怀里人的诉说。


他感觉到竹下俊吻了他,虽然只是脸颊,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可惜一切都没有回头路了,周卫国已经给李勇报了仇。


陈怡是竹下俊的师妹送回来的,小林惠子说是竹下俊安排的。听到近文卫说竹下俊早在死前就拒绝少将的加封。原来他什么都安排好了,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见自己的。


周卫国把竹下俊的骨灰盒交给小林惠子,希望吧他带回他的故乡。周卫国还是舍不得,他把一小点骨灰装进一个香囊里,贴身带着。这样就好像竹下俊还陪着他一样。


在安排好一切以后,周卫国选择退役。他要先回苏州把他的父亲和母亲合葬,然后带着那个装有竹下俊骨灰的香囊去日本,看竹下俊心心念念京都的樱花。


周卫国没有和陈怡在一起,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还是放不下竹下俊。到了苏州,正是桂花盛开的季节,空气里都是桂花淡淡的香味。


周卫国站在一颗桂花树下,摸着那个香囊,自言自语着:“竹下俊,你看见了吗,这是我的故乡的花。现在该我去看你故乡的花了。”


竹下俊说的不错,樱花真的很好看。到了樱花盛开的时候,小路两旁全是樱花。连道馆院子里也有一棵樱花树,周卫国经常坐在那棵树下,回忆和竹下俊的点点滴滴。


徐虎和赵杰在周卫国退役两年后也退役了,他俩本想跟着周卫国,但是周卫国却把虎头山独立团交给了他俩。


赵杰听说,周卫国在日本京都。他们赶到了京都,也看到了周卫国。


周卫国过的很好,面上带着微笑,喝酒的时候也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总是是不是转头看一看院里的樱花树。


第二天早上,徐虎和赵杰看见了站在樱花树下的周卫国,风吹过的时候带下几瓣花瓣,也吹起了他空荡荡的袖子,吹落披在肩上的外套,露出一个香囊。


[竹下俊,下辈子还和我做朋友吧,这次没有战争只有和平。]

寄舟
不知道为啥突然想画这个,反正不...

不知道为啥突然想画这个,反正不用动脑子一个半小时完成。参考照片来自百度。

不知道为啥突然想画这个,反正不用动脑子一个半小时完成。参考照片来自百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