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雪雅锡京

80浏览    2参与
白日梦想家

【京雪】Redemption③

闵雪雅在青雅的日子,过得还挺热闹。时不时有人来找她的麻烦,就连老师也经常为难她。但是好在他们没有什么大动作,她也能一一应付过去。

这天是体育课,她换好衣服,正准备出教室,就被几个人拦住,为首的是夏恩星。

“和我谈谈吧,老师”

“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雪雅甩开她的手,走出教室,却被他们一路拖到洗手间。

她们反锁了厕所的门,按住雪雅的双手,其中一人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桶水,直接泼在了雪雅脸上。

“老师,我那么相信你,你居然骗了我,你偷了我的第一”夏恩星狠狠得捏住了她的脸,近乎发狂得说道

雪雅观察着四周的环境,思索该如何脱身

周锡京在操场上等着上课,无所事事,突然发现闵雪雅还没到,她觉得有些...

闵雪雅在青雅的日子,过得还挺热闹。时不时有人来找她的麻烦,就连老师也经常为难她。但是好在他们没有什么大动作,她也能一一应付过去。

这天是体育课,她换好衣服,正准备出教室,就被几个人拦住,为首的是夏恩星。

“和我谈谈吧,老师”

“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雪雅甩开她的手,走出教室,却被他们一路拖到洗手间。

她们反锁了厕所的门,按住雪雅的双手,其中一人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桶水,直接泼在了雪雅脸上。

“老师,我那么相信你,你居然骗了我,你偷了我的第一”夏恩星狠狠得捏住了她的脸,近乎发狂得说道

雪雅观察着四周的环境,思索该如何脱身

周锡京在操场上等着上课,无所事事,突然发现闵雪雅还没到,她觉得有些奇怪,以她的性子,按理说不会迟到。

她听到有几个女生围在一起闲聊

“我看到夏恩星把闵雪雅拉走了,好像带到了卫生间”

“我也看到了,气势汹汹的,估计闵雪雅没好果子吃”

“早该教训她了,一脸穷酸样,脏了青雅的地方”

“几楼的卫生间?”周锡京突然的询问让她们吓了一跳,他们低头没有说话

“几楼?”周锡京加重了语气,又问了一遍

“三楼”

得到答复,她立刻冲向教学楼。一路上,她想起那天闵雪雅被关在车子里无助的样子,她脸上的伤甚至到现在都还没有好。该死,她在心里暗骂一句。

这一次,她再也做不到冷眼旁观了。

三楼的卫生间里传来呜咽声,周锡京转了一下把手,打不开。她心急如焚,顾不上许多,一脚踹开了那扇门,却看见闵雪雅正瞪大双眼看着她,整个懵住。

周锡京看清了里面的情况,夏恩星和其他人全身湿透,蹲在墙角哭,衣服也被撕破了几道口子。而闵雪雅除了脸上微红的手指印,头发有些湿外,身上穿着夏恩星的外套,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大碍。

“她们想要欺负我,被我打了,怎么,你要帮她们出头吗?”雪雅一脸得意得看着她,调皮得笑着。

周锡京觉得有些无语,却又觉得好笑,没有回应,这丫头,厉害的很,怎么之前被欺负的这么惨。

她走向夏恩星,没有放过嘲讽她的机会,“啧啧啧,夏恩星,你现在的样子,真可笑”

夏恩星瞪了她一眼,她狠狠得捏住她的脸,“你连她都欺负不过,怎么好意思在我面前蹦跶呢,嗯~比起你妈妈还差的远呢”

看到夏恩星的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印,周锡京满意得松开了双手。

“跟我过来”锡京拉过雪雅,雪雅没有反抗,就这样跟着她一路走着

雪雅看着眼前这个人,想起她踹门而入时气喘吁吁的样子,脸上的焦急与关心藏也藏不住,她控制不住得开心。

锡京把她带到自己的更衣室,打开柜子,递给她一套校服,又把一块毛巾放到她头上,然后背过身去,动作里透露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

“我换好了”锡京转过头,衣服套在雪雅身上略些宽松。

锡京把她换下来的衣服装进一个袋子,递给她。然后把夏恩星的外套丢进垃圾桶,“那,出去吧”

“咕噜,咕噜——”雪雅的肚子传来饥饿的声音,今天她没来得及吃早饭。

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反正也翘课了,要不,我们去吃东西,我请客”

她的眼里满是小心翼翼的希冀,锡京没有拒绝,跟着她来到便利店。因为是上课时间,店里没有顾客。

雪雅买了两瓶草莓味的牛奶,一瓶递给锡京,“给你,很好喝的”

锡京喝了一口,微微皱眉,好甜,她喜欢这么甜的东西吗?

“不好喝吗?”察觉到锡京的表情,雪雅询问道

“不是,挺好喝的”

“我比较喜欢吃甜的东西”

锡京想起了白糖,想起了她的经历与过往,日子太苦了,所以才会这样喜欢甜吗?她看着雪雅一口口吃着食物,像小时候自己养的仓鼠,可爱极了。

那天之后,其实她每次面对闵雪雅时都很局促,仔细想来,她之前对她的不是恶语相向就是蔑视嘲讽,抛去这些,现在反而不知道如何与她相处。只能装作冷淡沉默,可目光却一直追随着她。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情绪全被一个人牵制,这还是周锡京吗?

她知道闵雪雅也在如此,看上去对她和善热情,一言一行却又透着小心谨慎,生怕惹她不高兴。好似对待得来不易的珠宝,装在盒子里,捧在手心,小心珍视却又不敢靠近。

她们想亲近,却又如此疏离。

“等我一下”雪雅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向栏杆那边跑去。

锡京看着她和一个人交流,转过身时,手里多了一个什么东西。她站在围栏边,向她招了招手,脸上是温柔的微笑。

她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也是在这个围栏旁。她在一旁的网球场,看到围栏外的有个女生看着他们的方向,笑的灿烂。又是一个喜欢周锡勋的蠢蛋,她不屑的转过头。很快她便忘了这个女孩,但那个笑容,那个眼神不知为何她一直记在心中。

雪雅缓缓向她走来,“送给你”,是一支向日葵,开的正好。

“为什么要送我这个”

“花对我来说是特别美好的东西,你也一样,我想把美好的东西分享给你”

锡京听了她的话,微微愣住,雪雅接着说道,“周锡京,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我跟你说的话吗?操场外我看着的那个人,真的只是你。那天的你笑的那样明媚,眼睛很亮,像夜晚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不可否认,看向你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好像被照亮了。后来,我又遇到了你。尽管你对我一直是坏脾气,不知道为何,我仍然觉得你能拯救我。泳池那次,还有停车场那次,我多希望你能像我伸出那只手,后来,你真的救了我。你是我落水之后能抓住的也是唯想抓住的浮木”

“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我自私,恶毒,娇纵,是只配在生长在黑暗中的荆棘,我不配得到你的爱。我不够阳光,也不明媚,不善良,自己都在黑夜里挣扎,更没有资格拯救你”锡京的眼睛布满泪水,她望着对面的女孩,我没资格的,没资格陪在你身边。

雪雅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水,拖起她的脸,直视着她的眼睛说到,“或许阳光开朗只是你的伪装,但你带给我的那点温暖足够点亮我心中的太阳。”

“锡京,你就像我无意中发现的珍宝,之前的我小心翼翼,不敢靠近,不是你不好,是我觉得自己不配。但刚刚,你冲进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眼睛,里面都是对我的担心。很久了,很没有看到别人用这样的眼神望着我了。我不要逃避了,哪怕是从朋友开始做起。我想要陪伴你,我渴望触碰你,我们一起从阴霾中走出来,好不好?我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相信我”

雪雅拿起那支向日葵,递到锡京面前。

锡京看着灿烂的向日葵,又看着那个微笑的女孩。她拿过花,紧紧得拥抱了她,靠着她的肩上轻声抽泣。

下课的铃声响了,坐在长椅上的少女站起来,“走吧”

“闵雪雅……不要食言”椅子上的女生望向她

她笑了笑,“我不会再骗你,走吧”。

雪雅向锡京伸出手,她逆着光,锡京甚至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可锡京知道,这个人也是她的太阳。锡京坚定得抓住了她的手,顺势站起。

“你先回教室,夏恩星这件事,我会解决”

“好”

雪雅看着锡京走向理事长办公室,她知道她要揽下这件事。虽然千瑞珍拿锡京没有办法,但是如果被周丹泰知道……

她拿出手机,翻出了那段视频,算准时间,上传到了校园论坛。

锡京来到办公室,千瑞珍正在办公,看来夏恩星还没有来。

“你有什么事情?锡京”千瑞珍脸上挂着虚假的微笑,友好的询问

“很抱歉伯母,因为恩星说了我的坏话,所以被我教训了一下。一不小心,好像下手重了,她的样子有些狼狈,真不好意思呢”她语气卑微,说着猖狂的话,脸上满是幸灾乐祸,没有一丝抱歉的样子。

“莫!周锡京,你这是违反校规!”

“是啊,应该处分吧,可是我爸爸好像在这投了很多钱吧。他砸了那么多钱,应该不是让他的女儿来这挨处分的吧。”她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完全不把千瑞珍放在眼里。

“你!周锡京,这次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不追究,如果你再敢动恩星一根手指,我不会放过你!”

“偶妈”夏恩星推门而入,看见周锡京一愣。

“恩星来了呢,好久不见啊,有点想你了,我们出去聊,不要打扰理事长做事”周锡京站起来,一把抓住夏恩星的手,把她往外拖,夏恩星想甩开她的手,反而被抓的更紧。

来到外面,周锡京甩掉她的手,恶狠狠得警告她,“如果是我,今天带了这么多人,却被那个闵雪雅欺负了,我一定不好意思告诉别人,你说是吧,夏恩星”

“周锡京!”

还没等她发作,刘珍妮突然冲出来质问夏恩星,“夏恩星,视频是怎么回事?”

“入学考试,你真的作弊了吗?”李旼赫又接着说道

“什么视频?”他们的话让夏恩星害怕。

“学校论坛上传了你入学考的视频,你看”

夏恩星看到视频中的自己,一直走调,甚至到最后从舞台上逃跑了,她的心仿佛坠到谷底。

“不是的,不是的,视频是假的”她夺过手机,跑向办公室。

“偶妈”

千瑞珍真准备给周丹泰打电话,夏恩星却突然闯进来。

“视频,入学的视频”她把视频递给千瑞珍

“怎么办,大家都知道了”夏恩星在一旁呆滞的咬着手指

千瑞珍看了视频,大惊。明明已经让人处理掉了视频,怎么可能还会被上传。她打电话给保卫科,让他们删除视频,并抓紧发布公告,说明视频是合成的,是有人在恶作剧,安慰好恩星,她开始思索到底是谁在陷害她?

锡京看着手机上的视频,上传者是匿名的,但她有种预感,是她。

锡京转身前往教室,拐角处,一个女孩站在那里。

“怎么在这站着”

“在等你啊”她又笑了,现在的她好像很爱笑。

“锡京,看到视频了吗?”

“嗯”

“看你的反应,猜到是我了吗?视频是我哥哥给我的,他是个很厉害的人,账号是买的,不会查到我。我不需要你为了我冒险,以后无论什么事,我们都一起解决”

锡京没想到她会和盘托出,她明白这个女孩真的在践行自己的诺言。

“好,以后我们一起”她报以同样的微笑

之后,千瑞珍忙着解决视频的事,没有心思管她们,她们倒是过得自在。在学校她们还是假装互相看不上,但有时候,雪雅总能捕捉到锡京注视着她的目光。每次被发现后,她总是快速得把视线转向其他地方。放学后,锡京总是陪她一起回家,然后再让司机来接她,说是她得罪了夏恩星,不放心她一个人。

“锡京,回来了”沈夫人微笑着把她的背包拿下,同时接过手中的花,让人放到花园。

“今天这花也开的很好,看来你这朋友很喜欢花啊,养的真不错”

“昂”

锡京走到花园,她带回来的花竟也有十几盆了。每次从她家离开,她总是送给她一盆花卉。她蹲下来,近距离看着这些娇艳欲滴的花朵,忍不住用手戳了戳,出乎意料得柔软,就好像它们的主人一样。

发现自己又想到了她,自嘲得摇摇头。她起身,发现妈妈正在背后温柔得看着她。

“怎么了”

“锡京,这些日子,你改变了很多,从前的那个你好像又回来了”

秀莲的话刺激了锡京,“之前的那个我很令你讨厌吧,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脾气又差,怎么能做你女儿呢。那个病床上的乖巧孩子,才是你的亲生女儿,我的继母!”

“不是的,妈妈一直把你当做亲生女儿,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你”

“都是假的,我不需要”

锡京听不进她的话,气愤得回到房间。她扔掉了桌面上的东西。她对妈妈的感情很矛盾,她渴望她能爱她,但她又不愿相信妈妈会爱没有血缘关系的自己。她的父亲从小就告诉她,他们才是一个家人,妈妈不爱她。亲生父亲都这样对他们,继母真的会真心爱她吗?她想不清。她拿出电话,一个东西从口袋里掉了出来。

锡京捡起来,是一颗糖,她不禁笑了,一定是她偷偷放的。她剥开包装,放进嘴里,酸酸甜甜的,眼泪突然像断了线般落下。

锡京拨通了她的号码,手机对面传来她温柔的声音“喂,怎么了,锡京。喂,怎么不说话”

她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我可以来你家吗?”

“好,我等你,路上小心”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锡京打了辆车,前往雪雅家中。

雪雅挂掉电话,她看完洛根拿过来的最新资料,呆呆望着被雨打湿的玻璃,心情复杂,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锡京。

锡京站在楼下,她看着那个亮着的小窗户,她知道她的等她。可现在她却犹豫了,她不想让雪雅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不想让她为自己担心难过。可她好孤独,她很想抱着她,只有她让能自己安心。

门铃终于响了,雪雅从猫眼里看清了对方。立刻打开门,让她进来。锡京全身都湿透了,她赶紧拿出她的衣服让锡京换上,自己又找出吹风机,为她吹干头发。

两个人沉默无语,雪雅捡起衣服,准备拿去洗。锡京从后面抱住了她,房间里,似乎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心跳。

“别走”

“我不走”

“我只剩下你了”

“我陪你”

雪雅转过身,面对着她,轻轻抚摸她的脸。今天的锡京格外的脆弱,满眼都是对她的依赖。雪雅想起资料中的一切,对这个女孩更加心疼。昏暗的灯光下,气氛有些焦灼。锡京的个子比她高一些,她仰头,轻轻触碰了她的嘴唇。锡京愣了一下,察觉到她的动作,脑子一片空白,不自觉的回应她。

锡京的腿抵到了床,她拉着对方顺势坐下,却没想到雪雅重心不稳,两个人倒在床上。

四目相对,锡京变换了位置,轻轻把雪雅压在身下,反客为主,吻上她的唇,两只手纠缠在一起。雨胡乱得拍打着窗户,房间里是暧昧的空气。

白日梦想家

【京雪】Redemption①

#有私设,对两个角色性格故事线做了变动,两个人不是双胞胎,不搞骨科,介意的话请绕道


“姐姐,你为什么每次来都要带一束花呀?”

“因为姐姐特别喜欢花,花是特别美好的东西,所以姐姐想把美好的东西分享给你们呀”

“喏,姐姐,糖糖给你,阿尧也把觉得美好的东西送给你”

“谢谢我们的阿尧”

“姐姐,院长阿姨说,你来这里是为了等一个人,他是谁啊,是姐姐的心上人吗?”

“你还知道什么是心上人啊?”

“嘻嘻,姐姐,他到底是不是你的心上人啊?”

她摸了摸小朋友的头,笑着说起,“当然是”

时间过得好快啊,她记得第一次见到她,也是一个秋天。

“喂——”闵雪雅喊了一声,冲着围栏旁边的女生轻轻招手...

#有私设,对两个角色性格故事线做了变动,两个人不是双胞胎,不搞骨科,介意的话请绕道


“姐姐,你为什么每次来都要带一束花呀?”

“因为姐姐特别喜欢花,花是特别美好的东西,所以姐姐想把美好的东西分享给你们呀”

“喏,姐姐,糖糖给你,阿尧也把觉得美好的东西送给你”

“谢谢我们的阿尧”

“姐姐,院长阿姨说,你来这里是为了等一个人,他是谁啊,是姐姐的心上人吗?”

“你还知道什么是心上人啊?”

“嘻嘻,姐姐,他到底是不是你的心上人啊?”

她摸了摸小朋友的头,笑着说起,“当然是”

时间过得好快啊,她记得第一次见到她,也是一个秋天。

“喂——”闵雪雅喊了一声,冲着围栏旁边的女生轻轻招手

“雪雅,你终于来了,幸好有你”

闵雪雅把东西递给她,“切,少来,李惠娜,下次你再忘记运动服,我才不会给你送了,这是最后一次啦”

对面的女孩摸了摸鼻子,“我们雪雅最好啦,放学我请你吃东西哦”

“今天不行,我要去兼职”

“欸,雪雅,你哥哥让我好好照顾你,你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其实你可以依赖我们的”

闵雪雅笑了笑,正准备回应,突然,她看到了赛场上那个人,他在打网球,每一击都是那样自信,她喜欢他的眼睛,像黑夜中的星星。

“那个人是谁啊?惠娜”

李惠娜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哦~,那是周锡勋。他可不是能随便喜欢的人啊,喜欢他要收到锡京的允许啊。周锡勋完全是周锡京所有的”

“周锡京?”

“就是他旁边那个女生,他的妹妹”

好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周锡京往她们的地方看了一眼,又不屑得转移了目光。

闵雪雅下午还是参加了那个面试,如果面试通过,她会得到一份酬劳可观的工作,前提是她要撒个小谎。

她凭借自己的能力和冷静拿下了顶楼家庭老师的工作,女主人没有发现她的谎言,她有些内疚,但是她必须要得到这笔钱,白糖还等着这笔钱做手术。她会好好教授这些孩子,对得起她的工资。

当她迈进那间自习室,闵雪雅看见了坐在主位的周锡京。是她。周锡京还是那样倨傲的神情,她听到闵雪雅的学习的建议后开始发难,很显然她并不打算好好听课,站起身准备离开。闵雪雅一把摁住了门,让她回去坐好。闵雪雅的行为,触碰到了周锡京的“权威”,她脱下外套,讽刺闵雪雅身上的衣服是盗版。随后在闵雪雅愣神的时候扬长而去。其他人也一起离开,闵雪雅看着偌大的房间只剩两人,觉得有些可笑。

“你不走吗”

“我喜欢你。你没看到周锡京的表情吗,你让她坐下,她瞬间怂了。哈哈哈,我叫夏恩星,老师,我们开始学习吧”

闵雪雅开始辅导夏恩星。她看着周锡京的座位,脑海里又浮现那双嚣张的眼睛,这家伙,也会怂吗?

接下去的几天,闵雪雅一直在和这帮小屁孩斗智斗勇,只有夏恩星持续对她释放着善意,但是她知道这里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能让周锡京不痛快。夏恩星不加掩饰得表达着她对于周锡京的厌恶,闵雪雅从她的话语中也感受出了她对于周锡勋的喜欢。她又想起第一次见到周锡京的画面,操场上的那个女孩如此明媚,像阳光就这样照进她晦暗的心里。她真的是这样的坏女孩吗?她无法回答。现在的她只想先好好完成她的工作。她明白周锡京和周锡勋是这个团体的领头羊,擒贼先擒王。她开始检查周锡京的作业,却发现全都是空白,测试分数也不高,她怀疑周锡京的成绩有猫腻。她刚开口准备,周锡京愤怒得就夺过她手上的作业,警告她不要多管闲事,随后又离开了自习室。

闵雪雅跟了出去,想把她带回来。她跟着周锡京回到她家,门没上锁,她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却听见里面有哭声,是周锡京吗?难道出了什么意外?来不及多想,她轻轻推门进去。她看见了震惊的一幕,这个家的男主人,周锡京的父亲,正在对她的女儿施暴。

“阿爸,我错了,阿爸,下次,下次我一定会拿到第一,我不会给你丢脸的”周锡京跪在地上,一遍遍乞求

“进去”

“阿爸,阿爸,对不起”

闵雪雅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她正想上去阻止,却被拉住了,那只手把她往后拉了一步

“嘘”

一个人走向前,是周锡勋。

“住手,有什么冲我来,不要那么对锡京”

“哈,我的儿子出息了,OK,进去吧”

闵雪雅看着周锡勋走进那个房间,门慢慢关上,周锡京在门外苦苦哀求,房间里有若有若无的棍棒声传出。闵雪雅听着周锡京的哭声,那样无助,那双眼睛不在是那样盛气凌人,它满含泪水,全是绝望与哀伤。她想过去抱抱这个女孩,但她知道以她的身份没有资格出现在这,更没有资格去安慰她。

她不知道那天是怎么离开的顶楼,浑浑噩噩得走在街上,脑海里满是那双带泪的双眸。

再次见到周锡京是周末的补习课,她恢复了平时倨傲的模样,见到闵雪雅还不忘嘲讽几句,好像那天的事情只是一场噩梦。闵雪雅喜欢她这幅有生气的样子,这才是周锡京,这样的她至少看上去是刀枪不入的,不像那天的她,无助的让人心疼。她不合时宜的笑了,笑的灿烂。闵雪雅的笑让周锡京觉得莫名其妙,她的老师估计脑子进水了。

闵雪雅受到周夫人的下午茶的邀请,她坐在客厅,看着这一家其乐融融的样子,很难把他们和前几天在这发生的家暴联系在一起。眼前的景象,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顶楼,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

闵雪雅觉得浑身发冷,她实在无法再看他们作秀,向周夫人告别准备离开。她等待着下行的电梯,却发现身后站着周锡勋。他拉着她来到一个隐蔽的角落。

“那天的事,你要守口如瓶,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为什么周先生会这么对你们?”

“不要多管闲事”

“这样的事情发生多久了?”

“……”

“周夫人知道吗”

“不知道对吗?为什么不告诉她,她知道一定……”

“我说了,不要多管闲事”周锡勋捏住了她的手,恶狠狠得说

“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要不然,不仅仅是滚出顶楼那么简单。明白了吗”

“明白了”

他放开她的手,闵雪雅揉了揉他捏住的地方,乘上电梯。

突然她看到了周丹泰鬼鬼祟祟的准备去一个地方,她有预感,前方就像是潘多拉魔盒,打开它可能会给她带来灾祸,但是她要了解这个顶楼的真相。她悄悄跟了上去,她看到周丹泰和一个女人在私会,那个女人是千瑞珍。

闵雪雅惊恐得捂住了嘴,她拿出手机,拍摄了他们亲密的画面,她乘那两人还未发现,快速离开。出来以后,她拨通了周夫人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那个女人温柔的声音,闵雪雅却犹豫了,真的要告诉她吗,她本来幸福的家庭会被自己破坏吗?她能接受的了吗?周锡京该怎么办?一连串的问题从她脑海里蹦出来,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老师,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我们家的孩子又做错了?老师……”

“没事,锡京妈妈,我只是打错了,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的,老师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的”

“好,那再见”

闵雪雅挂掉电话,她站在路灯下,看这个影子一点点拉长。周丹泰看上去不止一次对周锡京他们施暴,而表面上,又对他们十分关切。从周夫人的表现上看,她似乎并不知道这些事。周丹泰应该是乘着周夫人不在的时候对孩子们施暴和出轨,周锡京和周锡勋可能是迫于他的威胁或者是出于对于这个家庭的维系,也可能是其他原因,并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周夫人。父亲对孩子施暴,母亲却蒙在鼓里,这个真是个棘手的问题。在闵雪雅看来,周夫人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她不知道怎么样做才对她的伤害最小。她抬头看了眼回家的路,一眼望不到尽头。

她打开手机,关掉,又打开。

“欸——”她深深叹了口气

“喂,哥哥……能,能帮我一个忙吗?我想要你帮我调查一个人,他,叫周丹泰。嗯,好的,谢谢”

这是她第一次请他帮忙,再艰难的日子她也没有想过找他,但这次。她明白,凭她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对抗周丹泰,她需要十足的证据,去揭开他的假面。

“不要,不要,住手”

闵雪雅无声的哭着,她突然从梦中醒了,枕头已经湿了,她梦到了周锡京,她绝望得求救,浑身是血。她起床给自己倒了杯水,试图摆脱刚刚的那种无力感。她想要救她。

闵雪雅照常去顶楼上课,她发现周锡京看她有些奇怪,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下课之后,她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周锡京突然堵住了她的去路,说她偷走了自己的东西。闵雪雅刚想反驳,却被周锡京一把拽过背包,东西散落在地,周锡京捡起一条项链,得意的笑了。

“阿爸,偶妈,这个人是个小偷”

周丹泰闻讯走来,他看了一眼的项链,准备报警。沈秀莲阻止了他,“我相信老师是一个善良诚实的人,她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

周丹泰没有理会沈秀莲的意思,执意报警。

“阿爸,这种人报警也只会浪费我们的时间,让她滚出顶楼就好了,我可不认为一个小偷还能成为我的老师。”

“也对,听到了吗,还不从我家滚出去”

闵雪雅看着周锡京自导自演的这一切,只感觉胃里翻江倒海,恶心得想吐,脑海里那些痛苦的回忆又浮现出来,寒意从指尖想全身蔓延。她居然为了这样的人去请求了哥哥。

“演够了吗,周锡京!我没偷,你的东西只会让我反胃”

闵雪雅摔门而去,周锡京也跟了上去。周锡京拉着闵雪雅,把她强制带到了一旁的泳池。现在这个点,这个地方基本不会有人。

“满意了吗?”

“闵雪雅,我警告你,无论你在顶楼看到了什么,都不可以泄露半个字,否则……”

“泄露什么?是你被自己的父亲殴打,还是你的父亲和恩星的妈妈出轨,还是?”闵雪雅嘲讽得看着周锡京

“你怎么敢用这种眼神看我?你这个垃圾”

“周锡京,你真的好可怜,只能想出这么低劣的手段,去维护你那温馨家庭的假象了吗?你以为把我赶走,你家的事情就不会被人发现了吗?你的父亲是一个恶魔,你却一直包庇他去欺骗你的母亲,不愧是他的女儿啊”

“啪——”

“什么都不知道的你,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周锡京摸了一把眼泪,眼神又变得锐利,“滚出顶楼,你这个小偷”

那些话说出口,闵雪雅的理智已经回笼,她有些后悔。她上前一步,拉住周锡京。周锡京用力得甩开了她的手,闵雪雅没站稳,倒进了泳池。她看着岸上的人冷漠得望着,就像当初的养父母,他们也是这样把她抛弃的。

“小偷,你这个小偷”

“小偷,她偷了我的项链”

“把她遣返回国”

“滚出顶楼”

记忆中中的画面开始重合,又一次被抛弃了吗?果然,她永远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会保护她。

闵雪雅沉到了池底,不再挣扎。

再见了

突然,有人拉住了她的双手,送身后托起她的头,快速得往水面窜。

闵雪雅被放到泳池边,她剧烈得咳嗽,吐出了几口水。她神志渐渐恢复,看清了那个救她的女孩,是周锡京。她正低头看着她,全身已经湿透,水滴顺着她的碎发轻轻落在闵雪雅脸上。那双满是高傲的眼睛里居然透露出对她的关切。闵雪雅感觉手心传来阵阵暖意,那是周锡京的手,此刻她正紧紧握住她的手。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一直无法从那个阴霾中走出来,而在刚刚她似乎看到了光。闵雪雅轻轻握住周锡京的手,她是她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她不知道这只手能否带她从噩梦里中挣脱。

“泳池也能溺水,你还真是废物得可以”

“谢谢”

“切,我只是觉得你死在顶楼,晦气”

“整理一下,滚出顶楼吧”

周锡京抽出了自己的手,理了一下头发。

闵雪雅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情复杂,周锡京我该拿你怎么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