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雪音

45877浏览    568参与
柳澜昭🎐
来磕点小朋友糖🍬

来磕点小朋友糖🍬

来磕点小朋友糖🍬

奶酪君

浅画一下,番太好看了,是谁2022年才看野良神,我不说

好喜欢雪音,真的是个很坚强的好孩子!

浅画一下,番太好看了,是谁2022年才看野良神,我不说

好喜欢雪音,真的是个很坚强的好孩子!

光猫卤蛋

【雪夜】《关于被恋综邀请》(上)

⭕年龄操作 Alpha雪音×omega夜斗

⭕ABO系列的乱序放送,以后也许会写雪音分化

⭕“踹倒了亲我”是看到了@青紫色的叶子 太太的画🥺好可爱!!!(打扰抱歉!!)


00

“成为祝器的前提是赌上名字保护自己的神主,而这样的勇气往往来自于极大的执念。如果不对这种执念加以引导,迟早会发展为对神主和天地都无利的葬器。”


01

“我对你可没有执念,从哪里看来的歪门邪道。”雪音把躺在自己肚子上的毛茸茸的头推开,嫌弃道:“你头好重。”


“邮件。惠比寿发的。”


“说什么了?”


“等……他要赞助一个恋爱综艺,邀请神主和祝器的配对,...

⭕年龄操作 Alpha雪音×omega夜斗

⭕ABO系列的乱序放送,以后也许会写雪音分化

⭕“踹倒了亲我”是看到了@青紫色的叶子 太太的画🥺好可爱!!!(打扰抱歉!!)



00

“成为祝器的前提是赌上名字保护自己的神主,而这样的勇气往往来自于极大的执念。如果不对这种执念加以引导,迟早会发展为对神主和天地都无利的葬器。”


01

“我对你可没有执念,从哪里看来的歪门邪道。”雪音把躺在自己肚子上的毛茸茸的头推开,嫌弃道:“你头好重。”


“邮件。惠比寿发的。”


“说什么了?”


“等……他要赞助一个恋爱综艺,邀请神主和祝器的配对,目的就是……呃……”夜斗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滑动,“出场费……一小时五万日元!”


“我觉得恭敬不如从命。”


02

1.请问您的姓名?

夜斗:夜斗

雪音:诶……蛮多的……

夜斗:他叫雪音。


2.年龄是?

夜斗:记不清了,应该200多岁了吧。

雪音:18岁。


3.性别是?

夜斗:男。

雪音:男。

主持人:方不方便透露第二性别呢?

夜斗:这有什么方不方便的,omega。

雪音:……alpha。


4.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夜斗:伟大而富有浪漫主义的福神!

雪音:不知道。

夜斗:我来说我来说,雪音很傲娇,完全就是个别别扭扭的小孩。

雪音:夜斗你闭嘴!


5.对方的性格是?

雪音:粗心大意,好吃懒做,爱做白日梦……

夜斗:现在你学会抢答了啊……

雪音:我还没说完呢,虽然他缺点很多,但总体上是个温柔的人。

夜斗:啊……真没办法。雪音嘛,爱管人的小孩,现在很可靠啦!


6.两个人是在哪里相遇的?时间?

夜斗:冬天,信箱旁。

雪音:信箱旁。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夜斗:很可爱的小雪花。

雪音:(红脸)……有汗臭的运动服男。

夜斗:喂!不要揭我短好吗!

雪音:我只是如实回答而已。


8.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夜斗:很坚韧有责任感。互相夸好不习惯啊……

雪音:不知道,只是想要保护他。

夜斗:雪音……


9.讨厌对方哪一点?

夜斗:太别扭了,总是不太坦诚呢。

雪音:诶……

夜斗:过吧过吧这个问题,要不然雪音要说到天黑了。

雪音:那我想回答一下上一个问题。夜斗很有自知之明。


10.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夜斗:当然好了!雪音和我总是配合很好。

雪音:相性是什么?相位吗?

夜斗:我家孩子学物理学多了。


11.您怎么称呼对方?

夜斗:雪音。雪器。伤害身边的所有人,在大白天打碎学校窗户的锯齿心男孩!

雪音:喂!诶……夜斗,运动服男,运动服混蛋。


12.您希望怎么对对方称呼?

夜斗:夜斗大人!夜斗神!

雪音:雪音。我喜欢这个名字。


13.如果以动物来作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夜斗:幼年小老虎哈哈哈哈哈哈哈

雪音:猴子。老是上蹿下跳的。

夜斗:不是哥斯拉就行。

(赞助商惠比寿:不要cue我啊!)


14.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夜斗:这得看情况吧,上次生日送了他一身衣服。运动服哦!情侣装哦!口袋里还有转运耳钉哦!

雪音:说起这个就烦死了。如果在这之前钱没被夜斗偷的话,会送点实用的东西。


15.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夜斗:其实什么都好啦,好吃的也可以。

雪音:他不偷我的钱就可以。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想和夜斗出去旅游。

夜斗:小雪音原来你这么爱我吗……

雪音:哒咩。


16.对对方有什么不满吗?一般是什么事情?

夜斗:管我管得太严了。

雪音:……手汗。

夜斗:不要对神主的体质挑三拣四!

雪音:知道了。下次送你皮手套。


17.您的毛病是?

夜斗:可能是太温柔了。神爱众人嘛,没有办法。

雪音:不想说。但太温柔不是毛病。

主持人:……彳亍。


18.对方的毛病是?

夜斗:怎么车轱辘问题翻来覆去地问。

雪音:夜斗不让我说,下一题。

(惠比寿:谁写的问题,扣掉睡懒觉券一张。)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夜斗:诶……老是说我控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临时标记比较多。但是也算不上不快那么严重吧。

雪音:说女孩子是自己的女朋友,和女孩子卿卿我我。

主持人:啊?这是可以说的吗?


20.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夜斗:(看看雪音)哪个方面?祝?

雪音:祝,以及标记的程度。


21.两个人初次约会是什么时候?

夜斗:正式一点的话,他17岁生日的时候。

雪音:嗯。


22.那时候两人的气氛怎么样?

夜斗:难得没有吵架。

雪音:还奇怪地……挺好的。


23.那时候进展到什么程度?

夜斗:忘了!让雪音回答吧。

雪音:回想一下的话,除了标记都做过了。反正很早就阴差阳错地在一起了。

主持人:……这还是第一次约会吗?


24.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夜斗:能说是治愈的湖边吗?

雪音:(笑)是,我们俩经常去洗恙。

主持人:为什么不能说……


25.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夜斗:准备过快闪!

雪音:组织过一次party,虽然最后他和毘沙门小姐差点打起来。

(刚参加完这个节目的毘沙门:阿嚏!)


26.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夜斗:诶,是雪音吧。

雪音:好像是。

夜斗:那时情况很复杂,反正我去安慰内心受伤的锯齿心男孩,他就突然亲我了。

雪音:你这个运动服混蛋不要说了!


27.您有多喜欢对方?

夜斗:这还用问吗?这可是我一见钟情的家伙。

雪音:会赌上名字去保护他的那种喜欢。说这种话好肉麻啊。


28.那么,您爱对方么?

夜斗:爱。

雪音:爱。


29.对方说什么的时候会让你觉得没辙?

夜斗:夜斗大人~可惜雪音从来没说过。

雪音:你可是我的祝器。


30.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夜斗:不可能。啊啊啊啊有可能!和野良那次!

雪音:对……对不起……

夜斗:我记得当时我好像……把这小子给带回来了,总之他见了我,就没有变心的念头了。

雪音:话说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在一起吧,不是单纯的神与神器的关系吗?

夜斗:我不管这些!

主持人:那雪音君呢?

雪音:先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吧……


31.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夜斗:(眼泪汪汪)我现在不就是这个状态吗?

雪音:喂!“女朋友”一堆的人没资格说这话吧!


32.如果约会对方迟到一小时怎么办?

夜斗:我们住在一起,不存在这个问题。

雪音:问清楚他干嘛去了。这个运动服混蛋在我被袭击的时候都在和女孩子卿卿我我!

夜斗:我……我错了……


33.对方性感的表情?

夜斗:有点搞不清状况懵懵懂懂的时候。

雪音:被标记的时候。


34.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是什么?

夜斗:我以为他是个小屁孩结果他做一些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的时候。

主持人:可以说说嘛?

夜斗:比如他没有我高的时候把我踹倒了亲我!

雪音:可恶夜斗,都怪我让你低头你不低还嘲笑我!

主持人:那雪音君呢?

雪音:诶?那个,他杀妖怪的时候很帅。


35.最什么事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夜斗:给小屁孩擦背,转过身来看到那个雪字的时候。

雪音:被依赖的时候。


36.曾经吵架么?

夜斗:拜托,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冷嘲热讽我。

雪音:差点把对方杀了。

(惠比寿:这一段掐掉掐掉!)


37.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夜斗:没有把口袋里的点心掏出来就把衣服放进洗衣机,偷吃雪音煮好的关东煮,偷他的钱花……

雪音:(笑)怎么感觉一般都是单方面我在输出。

夜斗:明明就是这样!


38.之后如何和好?

夜斗:大黑和雪音都会打我……呜呜。

雪音:感觉就没和好过。


39.转世之后还会做恋人吗?

夜斗:会。

雪音:想。


40.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夜斗:最强烈的一次,是他被打断成两截的时候。

雪音:他选择我的时候。


41.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夜斗:逗他。

雪音:你要是死了就是活活贱死的。

夜斗:我开玩笑的!

雪音:我的话,是保护他,各种方面。

主持人:怎么感觉在午夜场的边缘试探。


42.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夜斗:从来不会,我相信他。

雪音:小的时候会很没安全感,但现在几乎不会这样觉得。

夜斗:嘛,说到底还是我太喜欢雪音了!

雪音:(笑)你救了我好多次。

(后来看录播的小福:雪音已经这么成熟了啊……呜呜……)


43.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夜斗:我是个花痴啊……呸,花盲。硬要说的话,是那种深橘红的没什么香味的花吧。

雪音:以前是满天星,现在是向日葵。


44.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吗?

夜斗:现在没有。

雪音:我不会再刺伤夜斗了。


45.您的自卑感来源与?

夜斗:哈!?从来没听说过神会自卑的。

雪音:他以前瞒着我在外面有好多神器……


46.俩人的关系是公开的还是秘密的?

夜斗:公开。

雪音:公开。


47.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夜斗:必然。

雪音:(点头)嗯。


48.对外会怎么称呼对方呢?

夜斗:我家孩子,雪音。

雪音:我家那个运动服笨蛋。

夜斗:雪音你好不留情面……

雪音:没办法,说夜斗的话别人不认识你。而且我这样说的时候一般都是替你向别人道歉的时候!




tbc.

惠比寿曾经说邦弥长的像大猩猩,因为日语里哥斯拉和大猩猩发音很像,所以他急忙改口为哥斯拉。

光猫卤蛋

一些小正太雪音

虎牙和亮晶晶的眼睛超级漂亮的!

和猫猫贴贴什么太可爱了

发狂的时候好A

一些小正太雪音

虎牙和亮晶晶的眼睛超级漂亮的!

和猫猫贴贴什么太可爱了

发狂的时候好A

萩良

就是想看雪音和夜斗老父亲贴贴

(p3截个能看的可爱雪音,文件保存失误全图没有了我恨

就是想看雪音和夜斗老父亲贴贴

(p3截个能看的可爱雪音,文件保存失误全图没有了我恨

光猫卤蛋

【雪夜ABO】《不是心血来潮》

⭕未分化雪音×Omega夜斗,算是上篇文的后续

⭕设定在最新话以后,主仆安安静静谈心

⭕很没由头,很多接吻


01

小福和大黑去参加神议了——针对讨伐术士一战的会议。夜斗和雪音没去,养伤,看家。


竹柏影影绰绰地投进阁楼时,夜斗听到浴室里传来一阵剧烈的水花声。他飞快地从窗台上跃下,冲过去趴在推拉门上,不敢进去,也不敢出声叫里面的人。安静下来后,传来了若有似无的抽泣声。


“雪音?”


门后没有回应他这声顾虑重重的呼唤。


“我进来了哦?”


黑发的神明小心地推开...



⭕未分化雪音×Omega夜斗,算是上篇文的后续

⭕设定在最新话以后,主仆安安静静谈心

⭕很没由头,很多接吻




 

01

小福和大黑去参加神议了——针对讨伐术士一战的会议。夜斗和雪音没去,养伤,看家。

 

竹柏影影绰绰地投进阁楼时,夜斗听到浴室里传来一阵剧烈的水花声。他飞快地从窗台上跃下,冲过去趴在推拉门上,不敢进去,也不敢出声叫里面的人。安静下来后,传来了若有似无的抽泣声。

 

“雪音?”

 

门后没有回应他这声顾虑重重的呼唤。

 

“我进来了哦?”

 

黑发的神明小心地推开门,雾气缭绕后面,有个少年正抱着双膝坐在覆满泡泡的浴缸里,在那个瓷白无垢的浴缸的反衬下,全身近乎透明。

 

他又把右臂上那个莠字抓破了。左手的指甲还是妖化后尖锐漆黑的模样,弄得大臂和手上都是血,还溅到脸颊上一点。妖化后的血发点金色,在浴霸强烈的光照耀下,甚至闪着妖冶的光。

 

“雪音!”夜斗叫了一声,急忙往他身边冲,他的拖鞋不防滑,离浴缸一步之遥时甚至滑了一下。他蹲在金发少年面前,露出一副无邪的笑容:“看哦,神明都要为你摔倒了呢。”

 

被唤作雪音的少年愣愣地说:“又变成妖怪了。”

 

夜斗手持淋浴头,抓着他的右臂,熟练地处理起血迹来。“乱说什么呢,雪音不是我的祝器兼道标吗。哦哦,话说雪音身兼数职应该涨工资吧!让我想想年薪要涨到多……”

 

“把妖怪说成道标,夜斗神真会说笑。”

 

一直絮絮叨叨的黑发青年顿了一下,缓缓地按下了水龙头,那个反光的光洁的莲蓬头被他轻轻地放在瓷砖上。

 

“看呀,你锁骨上雪字虽然裂了缝,但不是还好好的吗!”他竭力保持着轻快的语气,点点自己的心脏,“神主还没有感觉到神器消失……”

 

“你给兆麻先生除名了吗?”雪音打断他反问道。

 

“除了,术士逃跑后就除了。”夜斗好像在他面前泄了气,乖乖回答道,“真是的,他倒好,逃跑之前也不给你除一下名……”

 

“是啊,要不然毘沙门小姐会杀了你的吧。”同他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时,雪音逐渐从妖的形态变回了人类男孩的模样。

 

“女变态能饶了我吗……不仅把她最珍视的神器变成了野良,还又让术士跑了。”

 

“你本来也没想让她原谅吧。以后要怎么办呢。”

 

“躲着她呗。天照终于做了一次正确的决定,惠比寿找到术士之岛了……会有办法的。”

 

“现在兆麻先生和我都知道了神明的秘密了。”

 

“可是你们俩都挺过来了。”

 

“我没有呢。”少年无所谓地说,“外面妖怪都不会追着我说 ‘好香’了。”

 

“雪音!”

 

这句厉声呵斥还没完全出口,浴缸里的少年拽住了黑发神明睡衣的衣领。

 

02

牙膏的清香、镇静胶囊的淀粉苦味、神器温润的香味、臭小子又把口腔哪里咬破的血腥味吧……雪音攥着他的衣服,食指曲起抵住他的下巴,没有一点预兆地亲吻了夜斗。

 

而黑发神明并不挣扎,似乎一点拒绝的念头都没有,只是静静地保持着下蹲的姿势,一手扶在浴缸边缘。透明漂亮的蓝眼睛好像惊讶了一瞬,自始至终没有闭上。

 

就在温柔眼神的观察与注视下,雪音紧闭着眼,压着他的嘴唇,胡乱地与神主亲昵着。

 

少年放开他时,脸好像红了。

 

“没、没刺痛你吗?”他望向别处,目光遥远。

 

夜斗不吭声,摇了摇头。

 

“野良就是这样亲你的啊。”

 

轮到雪音不说话了。

 

“如果这样做能让你觉得安心的话,那我也可以。”夜斗好像是孩子赌气一般说道,“你不能这样胳膊肘往外拐吧。”

 

“你在说什么啊。我刺伤你到吐血,差点杀了你,你这个记吃不记打的家伙。”少年还是别扭地不看他。右臂上的抓伤已经不再流血了。金色的血被氧化后,变成了暗红色,在白皙的手臂留下道道流淌过的轨迹,看着叫人心疼。

 

“我带你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宁愿被你刺死,因为好吃懒做被你揍死,还是什么其他的,也不会丢下你了。我发誓,再也不说换代后的夜斗更适合你这种话了。”

 

他说着,举起三根手指,表情诚恳,语气却越说越急。

 

浴室里很安静,夜晚也很安静,浴霸的热度烤得他脖颈发痒,叫夜斗分不清那是单纯的热度还是雪音的痛苦。小小的通风窗外,只有风声和乔木树叶摇晃的沙沙作响。

 

两人之间的气氛愈来愈暧昧,不知道是谁先动了,两片炽热的唇重新贴在一起。雪音带着两手的湿淋淋的泡沫拥抱神主,用舌尖触碰夜斗唇缝中间,舔舐他的虎牙,获得更放肆的许可。

 

夜斗顺应雪音力道的方向侧过头,松开牙关,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像只狐狸微微眯起。他们时而分开,唇擦着唇,夜斗调笑说,我家孩子好像无师自通了,被扣着脑袋重新封住嘴巴。雪音摸索到他后颈的腺体——不在发情期的时候,夜斗的腺体并不会凸起,安静地没有存在感——少年用指腹一次又一次地轻轻描摹那个小小的形状,夜斗感到一阵阵燥热,果然上次就还是不告诉雪音自己是Omega,就说是普通的感冒比较好。

 

三个月,距离那次夜斗发情期黏在自己身上好几个晚上不过三个月而已,雪音想,这三个月真像三年一样,毘沙门大祸;在与建御雷神一战中,他拼死保护夜斗;被封印在小盒子里的恐怖;用神器首级的占卜;兆麻先生变成了暦音;夜斗不惜牺牲自己也要杀死父亲……

 

太痛苦了,太痛苦了,这三个月就像三十五年一样,被至亲杀死,被神明丢下,在那个冷得要命的黑暗里窒息,然后作为素魂流浪了三十五年……

 

不过三个月,他们从亲密无间到针锋相对,如今是这样,不知以什么身份,以彼此的谁……他不由得抱紧了自己的神主。

 

浴缸里的水一点点冷下来了。

 

“你先出来吧。”夜斗有点艰难地站起来,抓起湿毛巾,潦草地擦了擦肩上的泡沫,故作镇静地走出浴室。

 

离开雪音的视线后,夜斗如释重负地靠在墙上,心思混乱。

 

03

雪音湿漉漉地去冰箱里找大福团子吃。

 

夜斗藏在门后偷偷观察他,见雪音并不害怕冰箱后,暗暗松了一口气。雪音直接捏起一个软软的草莓大福,一口吞下,然后又夹了一个巧克力的到纸盘子里。

 

“雪音~刷了牙还偷吃东西!”夜斗从门后跳出来,俯下身,在少年错愕的眼神里,叼走了那个巧克力大福。

 

“呜哇!给我吐出来!那是最后一个巧克力味的了啊啊啊!”

 

夜斗得意地仰着头,仗着雪音够不到自己,囫囵嚼咬几下咕嘟一声咽进肚子。

 

“嘁,反正和你亲了那么久,待会儿也还要刷牙的。”少年不屑地切了一声,懒得和他打闹,转身便走开,留下在原地石化的夜斗神。

 

“什么!?臭小子你给我回来!”夜斗反应过来,原地跺了一下脚。

 

雪音走进了两人借宿的阁楼。

 

“我的帽子?”

 

夜斗在他身后大喊:“等一下……”还是被他给发现了啊。

 

“我的帽子怎么在这?你捡回来了?”雪音抽出枕头下面的鹅黄条纹帽子,盘着腿坐下。

 

夜斗不情不愿地拖拉着脚步走过去。

 

“是啊,我捡回来了。

 

“你那天走的可真绝情啊,帽子掉了也不管,一溜烟就跑了。你不知道我一个人把全是灰的帽子捡回来的时候有多伤心!”

 

“为什么在你枕头下面?枕头垫得那么高,我记得你脖子会痛吧?”

 

“切!那是因为……”

 

夜斗一把脱了上衣,抢过雪音手里的帽子,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自己的铺盖里。

 

“因为什么……?”雪音对着夜斗蜷成一团的背影问。

 

神明却思索起自己掩盖的借口了。就说忘记收了,随手放在这里了,大黑扫灰时不小心落在这里了……却不由自主地想起如果神器对主人说谎会是怎么样,身上长出可恶的眼睛,然后跪在众人面前讲出来,忍受巨大的拔禊的疼痛……

 

“那是因为……你不在的时候,我很想你行了吧!还有那个该死的抑制剂,不如帽子上你的味道管用。”

 

“喂……”雪音沉默了几秒,推了推夜斗的肩膀,挨着他躺下,“我现在在这……你还要抱着帽子吗?”

 

“还有,我还是想要尝尝巧克力馅的味道。”

 

04

“小福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只和你这个臭小鬼呆在一起好寂寞啊——”

 

“你失眠了吗?”

 

“算是。”

 

雪音右臂包着纱布,不能朝右侧卧,便临时调换了位置,面对着夜斗。

 

“以后不许做这种蠢事了,抓破自己什么的,吓死我了。和你之前抓破‘雪’字那时一样吓人。”

 

“刺到你了吗?”

 

“嗯……那倒没有。”

 

“对不起,没控制住妖化了……回过神来就这样了。我果然不如野良。哦,我现在也是野良了。”雪音自嘲道。

 

“别这样。其实,被老爸赐名有一个副作用的。”

 

“诶?”

 

“会长大的。”

 

“长大?”

 

“是啊。野良在此岸是死胎,到彼岸被老爸赐名后,便长大成了一个小女孩。”

 

“那我也会……”

 

“应该会吧,据我观察,他赐名的神器年龄好像都在慢慢变大变老呢,只不过速度极慢就是了。”

 

“哦……”

 

“我知道你在盘算什么。”

 

“知道你也别说出来!如果我还能做好祝器的话……你会允许吗。”

 

雪音的眼睛果然很漂亮呢,尤其是他直视自己的时候。夜斗回忆起他对自己刀剑相向的时候,眼睛赤红,牙齿像虎一样尖,笑得绝望又恐怖。

 

他笑笑,把那光景从脑海里赶出去:“你承认你是祝器就好。”

 

“唔。” 

 

他因为泪意而不敢说话。

 

“总之,又被你救了一次,谢谢你。”






卑微求一个评论!

光猫卤蛋

【雪夜ABO】《神器的职责还有这个!?》

⭕未分化雪音×Omega夜斗

⭕人类的抑制剂效果怎么这么差啊!


01

半夜4:24。


雪音眯缝着瞥了一眼夜斗的手机。深夜突然亮起的屏幕亮得好像一千个太阳,他感觉眼睛被针狠狠扎了几秒后,才逐渐看清时间——然后泄气地扔下那个玩意儿。


他长叹一口气,第三次把像条八爪鱼一样缠在自己身上的神明扯下来。那个软的没有骨头的生物哼哼唧唧,挣扎了几秒过后,被自己神器一脚踹出被窝。彻底没声了。


安静了几秒过后,雪音听见夜斗窸窣着把自己蜷缩成一个球。


“真是的——”少年如是想着,然后不情不愿地又把晾凉的神明拉回被窝来。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发情期的Omega这么...

⭕未分化雪音×Omega夜斗

⭕人类的抑制剂效果怎么这么差啊!


01

半夜4:24。


雪音眯缝着瞥了一眼夜斗的手机。深夜突然亮起的屏幕亮得好像一千个太阳,他感觉眼睛被针狠狠扎了几秒后,才逐渐看清时间——然后泄气地扔下那个玩意儿。


他长叹一口气,第三次把像条八爪鱼一样缠在自己身上的神明扯下来。那个软的没有骨头的生物哼哼唧唧,挣扎了几秒过后,被自己神器一脚踹出被窝。彻底没声了。


安静了几秒过后,雪音听见夜斗窸窣着把自己蜷缩成一个球。


“真是的——”少年如是想着,然后不情不愿地又把晾凉的神明拉回被窝来。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发情期的Omega这么难缠啊!


02


“诶?神明也有第二性别吗?”那时雪音正端着关东煮的盘子,端正坐好准备吃晚饭。


“有。”大黑还在柜台整理,抓块鲜艳的粉色抹布擦拭煮丸子的方锅。“雪音没有分化吧?”


“还没有呢。”雪音嘴里塞着一个牛肉丸,含糊地说。


“是么!?那太好了!”稳重如山的成年男人一秒放下抹布,跨步上前,双手虔诚地握住他的右手,眼含热泪,好像是扔掉烫手山芋般的兴奋。


“筷子筷子!要掉了!”雪音还不明所以地关注着自己的晚饭,丝毫没有意识到山芋砸到了自己头上。


“那这几天夜斗就拜托你了!”


终于能明白大黑的兴奋了。雪音自暴自弃地任由夜斗抱住,他的胳膊和腿都缠在雪音身上,勒得他快喘不上气来。晚上注射了抑制剂便一直这样,烫得像是发高烧,迷迷糊糊说不清话,表情还委屈得要命,叫自己狠不下心用旧法子对付他。要不是知道神不会生病,他真的要带着大龄过期儿童去找医生了。


雪音感觉嗓子干得要命,拼命伸长手去探枕边的水杯。他坐起身抿了一口,发现夜斗已经滑在自己腰上。


“夜斗……醒醒,要喝水吗?”少年用沙哑的嗓音问道。


被叫醒的神明看起来很烦,只是把头往他身上埋了埋,微弱地摇头。


听大黑说,因为神的寿命可以是无限长,所以第二性别带来的差异其实微乎其微,比如Omega的发情期,Alpha的易感期,都是一年、几年、甚至几十年来上一次,和只有几十年生命的人类不同,对生活的影响小到忽略不计。


况且,神虽然可以,呃,做爱、标记……但并不会有孩子吧。雪音努力回想自己身为人时学过的生理知识,发情期的Omega,除了要注射抑制剂,还要注意尽量避免剧烈活动,最好休息度过发情期,还要尽量避免独自一人。


诶?


避免独自一人是什么意思?


他大脑宕机的几秒,夜斗似乎清醒了一点,虚弱地说:“雪音,渴……”刚刚给你喝你不喝,真烦人。雪音翻了个白眼,把人扶起来,玻璃水杯举到夜斗嘴边。


“张嘴。”他命令道。


“没力气……”


“说话的力气有,张嘴的力气就没有吗,夜斗,你不要恃宠而骄。”少年的声音也带些没睡醒的沙哑,还很明显地焦躁。他两指捏开自家神明的下巴,直接倾斜水杯,把水灌了进去。


夜斗咽了几口,便开始咳嗽起来,清澈的水顺着他的脖颈流下去,濡湿了锁骨和胸膛。“咳咳……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咳……”雪音放下水杯,手心不由分说地捂在他下巴上,摩挲几个来回,又嫌麻烦,抓起被角给他蹭胸前的水渍。


神明举起胳膊格挡,手却被自家神器捉住。“家暴啊你……”夜斗嘀嘀咕咕地,“我现在可是在特殊时期……诶……别摸……”


“谁想摸你啊!”少年有点急了,头别向一边,“谁叫你不好好喝水的。”


折腾了一气,两人终于能安稳地躺下。马上要天亮了,雪音暗想。他能感受到枕边的人依然在散发着热量,那只压在他腰上的腿好像棉花一样软。


发情期的Omega……都这样吗?夜斗可是武神啊……不过,话说,这样和平时很不一样呢。人类的抑制剂效果对神明真是大打折扣,明明打了抑制剂,还是这么软绵绵的……我不在的时候,夜斗要怎么度过发情期呢!?他穷得叮当响,买得起正规的抑制剂吗?天啊……


“吵死了……别想东想西的了……”


“从我脑袋里面滚出去啊!”


“一般是……自己找个没人的野滩,躲几天。”夜斗闭着眼,自顾自地解答,“买抑制剂的钱就找小福借啦……”


“可是你一个人,在外面,不会很危险吗?”雪音有些犹豫地问道。


“好几次差点被妖怪吃了。”


少年沉默了一下,翻身面对夜斗。像个大人安抚小孩似的,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手刚探过去,不可避免地碰到他的后颈正在红肿滚烫的腺体,雪音楞了一下,张开微凉的手掌,用极轻的力道覆住了那个小小的腺体,好像个坚固的堡垒。虽然这样饱含私心地做着,嘴上却问:“呐……夜斗,那你有想过,让Alpha帮忙标记吗?”他心虚地解释,“毕竟这样可以避免大多数发情期……就像毘沙门那样的Alpha什么的……”


夜斗道:“喂……混蛋雪音……是谁都不可能是那个女流氓吧……”


雪音看得出来夜斗是想要大声反驳的,困于虚弱无力的样子,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的可爱。


“再说,谁想标记祸津神呢。而且我讨厌那样。”夜斗感受到了颈后舒服的温度,紧皱的眉头终于松下一点点。


雪音松开手,换了晾凉的手背去贴近,他的指甲修剪得很钝,似乎是触碰到敏感的腺体,夜斗忍不住抖了抖。


“唔……别这样。”他的声音回荡在漆黑的房间里,吐息与张口的细微声音也清晰可闻。


现在得寸进尺的似乎是神器自己了。他缩回手,试图嗅出来手上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但可惜,未分化的话是什么也闻不出来的。反倒是夜斗自己嫌弃:“好浓……窗开着吗?”雪音望了一眼窗,薄纱窗帘正随着微风暧昧地飘动,窗外正好一轮晦暗的月亮。


“开着呢。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啊?”


“不会告诉你的。”


“我总一天要搞清楚的。”


“好好……睡吧,好困。”神明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光猫卤蛋

【夜雪】《雪音是好孩子》

*发生在雪音被执行禊的晚上

*是正人君子夜斗和黏人且乖的限定雪音


01


小福家的庭院一团糟。吹散的鲜花,散架的帘,累瘫在地的三个神器,躲在屏风后面不敢睁眼的小福,跪坐着大口呼吸的少女,捂着胸口的运动服神明,以及,大滴大滴地掉眼泪,用嘶哑的嗓音道歉的少年。


“结束了……”大黑如释重负长长吐息。他四处奔波了一晚上,理应是神器三人中最累的。兆麻从地上爬起来,先扶起了夜斗的前神器伴音小姐,又去扶大黑。


“不用了,精英。”大黑摆摆手,在自家粉发的少女搀扶下,摇摇晃晃直起身。“日和!还不要去碰夜斗!”


见日和被吓了一跳,他立刻解释道:“夜斗和雪音身上的恙还没有完全褪下去。你...

*发生在雪音被执行禊的晚上

*是正人君子夜斗和黏人且乖的限定雪音


01


小福家的庭院一团糟。吹散的鲜花,散架的帘,累瘫在地的三个神器,躲在屏风后面不敢睁眼的小福,跪坐着大口呼吸的少女,捂着胸口的运动服神明,以及,大滴大滴地掉眼泪,用嘶哑的嗓音道歉的少年。


“结束了……”大黑如释重负长长吐息。他四处奔波了一晚上,理应是神器三人中最累的。兆麻从地上爬起来,先扶起了夜斗的前神器伴音小姐,又去扶大黑。


“不用了,精英。”大黑摆摆手,在自家粉发的少女搀扶下,摇摇晃晃直起身。“日和!还不要去碰夜斗!”


见日和被吓了一跳,他立刻解释道:“夜斗和雪音身上的恙还没有完全褪下去。你明天还要上课吧,快回家休息吧。”


“是啊日和和,快回家休息吧。”小福应和道。


“好……那他们两个……”少女有些犹豫。


“嘁,闯祸的家伙就在那里躺着去吧。”伴音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02


神的恢复速度要比神器快上许多,不过一个小时,夜斗的恙已经褪去大部分,他从昏迷中醒来,第一眼便是去找雪音。14岁的男孩正在他身前蜷缩着,眼下带着泪痕。夜斗凑近,听清雪音还在低声念着“对不起”。


他撑着身体爬起来,从鬼门关走一趟还能安然无恙回来属实万幸,他回头看了看屋里,一群人已经在他和雪音昏在外面时,熄了灯安顿睡下了。


夜斗捞起男孩,也不在乎两人身上那青紫的瘢痕互相染来染去,抱着雪音往门外走。少年软绵绵地靠着他,金发沾染了泥土,却依然散发着神器独特的香味。


“唔……变回来之后香味也回来了呢。”夜斗把鼻尖埋进蓬松的发丝里,用力嗅了嗅。“臭小子,真爱给人找麻烦。”


身体一碰到冰凉的湖水时,雪音便猛得惊醒了,随后便是剧烈的挣扎。


“雪音,别怕,是我。”


“夜斗?”雪音的嗓子当然是哑的,甚至带着浓浓的鼻音,他试试探探地问道,终于安静下来。


“治愈之湖,你身上的恙还没有完全褪。”


“那你呢?”


“好得差不多了。”


“我……我怕黑……”


“真是。”


雪音听到一声不屑的叹气,几秒后,身旁的人影甩下身上那套旧运动服,赤裸着胸膛也跳到湖水里来了。


他不动声色地朝他靠近。


“神明听到你的愿望了哦。”


“诶?”


没等他反应过来,夜斗便扑了过来,胳膊把他紧紧搂住,用脖颈蹭他的头。


“你心里在说,‘我怕黑,夜斗神快来抱我’吧!小屁孩?”


“我没有啦!”嘴上虽然还不认输,雪音却觉得夜斗的怀抱在冰冷的湖水里格外温暖,甚至有些烫人。


“还不承认!明明抱我抱得这么紧!雪音还真是不坦诚呢。”


怀里的小孩却突然沉默了。


夜斗揉了揉他的头发,又用食指和中指去夹男孩脸上的软肉。


“对不起……之前刺痛你那么多次……”


“嗯……还有呢——?”夜斗拉长音,故意揪着男孩不放。


“还骗了你,想要、背叛你……”雪音的声音越来小,头也越埋越低。


“还有呢还有呢?”


雪音松开了环在夜斗背上的手,默默地拉远了一点距离。


“笨蛋,当然是说赌上名字效忠夜斗大人了啊!真是,所以才不喜欢小孩子,好笨啊。”夜斗一把把他拉进拥抱里。


雪音把头埋在他胸前,声音闷闷的:“我不笨的。我……我会做好孩子的……”真是神奇,明明周围全是黑暗,不知还藏着多少想要他们命的妖怪,在这个人的怀里,却觉得无所畏惧,要所向披靡一般。


“承认错误的话……雪音是好孩子。”


03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火烧一般的痛感终于下去了,湖水太冷了,他的牙冷得打颤。不由得小声说:“夜斗……我们上去吧。”抬眼一看,才发现他竟然已经睡着,不过嘴唇苍白,完全不似平日里神采飞扬炯炯有神的样子。


雪音悄悄碰了碰那个被湖水打湿的湿淋淋的嘴唇,猛得萌生出一种他道不清楚的情感。夜斗的手臂又热又软,环在他的腰上。那只一直撩起水花淋在他背上可怕伤口的手,不知不觉停下动作,虚虚地搭在他的肩头。一阵强烈的愧疚感袭来,使他几乎没有勇气去看他。其实雪音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会伤害到日和和夜斗,却没想到会要了他的命。他连一个被妖怪同化的小女孩都不想推开,更何况是自己的神主先生。


要怎么做……要怎么做才能赎罪……


他自下而上仰视夜斗的脸,通透的金橙色眸子里酝酿着什么般。







Lee^

夜斗的深情表白(一些有病的描图

夜斗的深情表白(一些有病的描图

Pawa

野良神

我心真的很痛的一点,就是术士给雪音命名为莠。雪音生前是被他亲爸爸杀死的。相当于被亲爸背叛了。雪音第一次堕落是日和那句“你难道不觉得始终不放弃你的夜斗就像你的父亲一样吗”把他拉了回来。从那之后其实雪音就把夜斗看成他的父亲了。所以雪音最痛恨的是背叛,很多时候都会感受到背叛,比如夜斗使用野良,比如夜斗收了别的神器,他会觉得你为什么不用我?我才是你的神器啊,就会嫉妒。但是跟夜斗和日和在一起的时候没什么问题,会满足雪音最想要的“家人”的感觉。术士给雪音关于生前的线索让雪音失去神智妖化之后,又让雪音以为自己被背叛了,心怀深重的仇恨和嫉妒,在这种情况下给他命名为莠。莠什么意思,莠是指杂草,狗尾巴草,等一切恶...

我心真的很痛的一点,就是术士给雪音命名为莠。雪音生前是被他亲爸爸杀死的。相当于被亲爸背叛了。雪音第一次堕落是日和那句“你难道不觉得始终不放弃你的夜斗就像你的父亲一样吗”把他拉了回来。从那之后其实雪音就把夜斗看成他的父亲了。所以雪音最痛恨的是背叛,很多时候都会感受到背叛,比如夜斗使用野良,比如夜斗收了别的神器,他会觉得你为什么不用我?我才是你的神器啊,就会嫉妒。但是跟夜斗和日和在一起的时候没什么问题,会满足雪音最想要的“家人”的感觉。术士给雪音关于生前的线索让雪音失去神智妖化之后,又让雪音以为自己被背叛了,心怀深重的仇恨和嫉妒,在这种情况下给他命名为莠。莠什么意思,莠是指杂草,狗尾巴草,等一切恶草。指代所有那种会盲目生长扩张来抢夺麦子稻子等谷物的生长空间的恶草。我真的心痛。尤其雪音很强,又因为生前的缘故,祝器的缘故,对夜斗特别依赖,真的就像水里疯长的水葫芦一样。我真的心碎了。

术士给野良【就是绯】命名是螭。绯在跟夜斗去黄泉的时候形态是把刀,但是也能在夜斗周围放出水。螭的本体是水里面类似妖怪的蛇,和水有关。螭这个字的意思就是龙的儿子中的一个,螭在建筑中作为放在屋顶排水的脊兽。术士给绯命名螭,却给雪音命名莠。我不清楚日本人对汉字怎么理解,但是我真的心碎了。

红与黑

新一话更新了!!!!我们雪音终于上线了,终于又扯回雪音和姐姐的故事线了!!不过真的好短啊。


说说自己的感想吧,一方面很高兴雪音终于要和姐姐见面了,这是雪音的亲姐姐,在世的时候就是相依为命的亲姐姐,我很希望雪音能在姐姐这里获得救赎,可是心里又隐隐担忧。


真的会顺利吗——?

“死者的伤痛是无法愈合的,说到底,拯救那样的孩子,真的可能吗?”

站在上帝视角的我们似乎很容易就能看到雪音拥有的东西,也很容易就能放下雪音生前的事情,可是对于雪音来说不然。都说童年的伤痛要用一生来治愈,雪音甚至没有那种机会,他的人生彻底停止了啊。


这一话里雪音听到了姐姐呼唤自己的名字,所以立刻就顺...

新一话更新了!!!!我们雪音终于上线了,终于又扯回雪音和姐姐的故事线了!!不过真的好短啊。



说说自己的感想吧,一方面很高兴雪音终于要和姐姐见面了,这是雪音的亲姐姐,在世的时候就是相依为命的亲姐姐,我很希望雪音能在姐姐这里获得救赎,可是心里又隐隐担忧。



真的会顺利吗——?

“死者的伤痛是无法愈合的,说到底,拯救那样的孩子,真的可能吗?”

站在上帝视角的我们似乎很容易就能看到雪音拥有的东西,也很容易就能放下雪音生前的事情,可是对于雪音来说不然。都说童年的伤痛要用一生来治愈,雪音甚至没有那种机会,他的人生彻底停止了啊。


这一话里雪音听到了姐姐呼唤自己的名字,所以立刻就顺着找了过去,站在屋外的他表情是如此高兴,看得我真是很心疼。我打从心底希望雪音能在姐姐这里获得救赎,日和也在那里呢。


可是,他会失望吗?


姐姐见到日和、野良时,听她们提起春,误认为她们是自己弟弟的女儿。姐姐知道自己的弟弟早就死了吗,雪音死去几十年,他的尸骨无人埋葬,在那个黑暗寒冷的地方,这不是姐姐的错,因为她不知晓。可是有时候,不知晓也是一种伤害。曾经关系那么好的弟弟,突然有一天就失去消息,再也没见过面,姐姐有去寻找过他吗?有去确认过他吗?姐姐觉得自己的弟弟真·的平安无事吗?


或者,姐姐心底有没有隐隐约约意识到,却又害怕去面对呢?


雪音会从姐姐那里获得救赎?还是因为失望和悲伤堕入更深的黑暗呢。我衷心希望是前者。我真的不希望雪音再受到伤害,不管怎样,姐姐始终是惦记他的,可能她害怕过、逃避过,心底的爱和关怀却是从没有消失过的,姐姐其实也是受害者,雪音能在姐姐这里获得跨越难关的力量就好了,再不济还有日和呢,是她送给了雪音那朵花,她才是对雪音好的人,别再跟着那个利用你骂你的扭曲中二术士了😤

江楠

【野良神】夜雪(二)

cp夜斗×雪音

sp夜斗×雪音

剧设,时间线在雪音举行楔之后

sp预警⚠️

虐身不虐心


书接上文

——————————————————————————


“对不起。”


安无的扩散停止了。


夜斗松了口气。

“最后三下。跪好。”

并不是什么对姿势的要求,只是连击如果不保持姿势的话,可能容易伤到其他地方。


正反手三下,很重地打在之前的伤上。结结实实硬抗下来的雪音全然不知自己随着击打嘶吼出声,一打完就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五道伤痕重叠在一起,危险地肿胀起来。痕迹的边缘已经见了血,重叠部分也由青到紫,迅速淤血。


夜斗垂着手,...

cp夜斗×雪音

sp夜斗×雪音

剧设,时间线在雪音举行楔之后

sp预警⚠️

虐身不虐心


书接上文

——————————————————————————


“对不起。”


安无的扩散停止了。



夜斗松了口气。

“最后三下。跪好。”

并不是什么对姿势的要求,只是连击如果不保持姿势的话,可能容易伤到其他地方。


正反手三下,很重地打在之前的伤上。结结实实硬抗下来的雪音全然不知自己随着击打嘶吼出声,一打完就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五道伤痕重叠在一起,危险地肿胀起来。痕迹的边缘已经见了血,重叠部分也由青到紫,迅速淤血。


夜斗垂着手,看着人骨瘦如柴的背影。

“这三下,一是给从毘沙门手下偷跑出来的兆麻,说是背叛,一点也不为过。要是毘沙门为难他……你是不知道毘沙门的手段。”


“二,是给大黑。要不是他一鞠躬一鞠躬地求人,要不是他去找人而不是把你拒之门外。不用我多说了吧。”


“三是给伴……真喻。”

突然沉默。



雪音早已从咳嗽中挣扎出来,背上的疼痛仍在灼烧着他。仍保持着宛如磕头的跪姿,把脸埋在胳膊里,泪水汹涌地流着。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

差点把救我的人也……


内心咆哮着细数自己的过错,悔恨着过去的自己,一张口才发现嗓子哑得要命。


“对……不起……”雪音沙哑着开口。

“我真的……知道错了……”

“以后……再也不会了……”



是少年掏心掏肺的承诺。


夜斗叹了口气,走到人面前,托着肩膀扶起来,小心翼翼避着伤抱在怀里,把皮带系在人腰上。


“送你了。”


雪音哭哭啼啼的把眼泪鼻涕都蹭在夜斗的运动服上。


快天亮了,夜斗抱着昏睡的雪音悄悄潜入日和家,把人小心地放在床上。

转身正想去树上站岗,却被雪音扯住。


“别走……”

“主人……”


————————————————————————


彩蛋是甜甜的糖~

江楠

【野良神】夜雪(一)

cp夜斗×雪音

sp夜斗×雪音

剧设,时间线在雪音举行楔之后

sp预警⚠️

虐身不虐心


以下正文

——————————————————————————


“雪音。”

“在。”

“五下。受住了。”

“我知道了。”


——【野良神】夜雪


夜晚。熬过了楔的夜斗和雪音,在小福那儿只休整了一个白天,就又回到了天神的地盘。


还是之前休息的神社。还是那个狭小的善款箱。


夜斗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瘫在上面,而且靠着箱子坐下,手里攥着今天从商店买来的东西。


一根真皮皮带。


雪音坐在旁边,不想离太远,又不敢靠得太近。


夜...

cp夜斗×雪音

sp夜斗×雪音

剧设,时间线在雪音举行楔之后

sp预警⚠️

虐身不虐心


以下正文

——————————————————————————


“雪音。”

“在。”

“五下。受住了。”

“我知道了。”


——【野良神】夜雪



夜晚。熬过了楔的夜斗和雪音,在小福那儿只休整了一个白天,就又回到了天神的地盘。


还是之前休息的神社。还是那个狭小的善款箱。



夜斗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瘫在上面,而且靠着箱子坐下,手里攥着今天从商店买来的东西。


一根真皮皮带。


雪音坐在旁边,不想离太远,又不敢靠得太近。


夜斗今天拒绝了日和一起去家里住的邀请,还是带我来了这里,路上又买了……皮带。


不要吧。惩罚……还没结束吗。



两人都沉默着。雪音不知道夜斗在想什么,无意识地来回搓着手。一些试图打破沉默的话在嘴边兜兜转转,正准备开口,夜斗突然唤他。


“雪音。”

“在。”


又是沉默。


“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啊。”

“……”雪音把自己缩成一团,不敢看人。



“这个,据说是你们人类打孩子的东西。”夜斗把盘在手里的皮带甩开,又折成两叠。


“我不多打,五下。就当你给日和,给小福,给三位救了你我的神器,道个歉。以后他们需要帮忙你可要主动一点,我也会一个一个去还这个人情。能做到吗?”


“……”

“还要……再罚吗……”

男孩抱着自己,有些微发抖。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没有了生前的记忆,但看到这个还是会本能地害怕。



“要。这,是家法。”



没办法了。

“我……知道了。”

雪音站起来,毕恭毕敬地站到夜斗面前。


夜斗站起身。

“上衣脱了,转过去。”


雪音被夜斗的突然起身吓得一抖。不敢看身前的人,心里有些抗拒。但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了。

要承担自己犯错的后果啊。



“我……我准备好了。”

瘦弱的小身板在夜晚的凉风中微微颤抖,雪音很怕,但还是做好了迎击的准备。


似是觉得不顺手,夜斗把皮带甩开又折起,只对折一次,在空气中甩出“啪”地一声,便猛地向雪音背后招呼。


“呃啊!”十几岁的孩子身子还是太弱,只这一下,就让雪音向前扑倒,跪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夜斗冷眼看着。

也不是不心疼。不过,这样,应该能真正记得教训吧。


“……一。”

雪音缓过气来,下意识报数。

为什么呢?生前会养成这样的习惯。


“啧。那就跪好吧。”

这孩子。还算乖巧,便不为难了。


又是破空的一下。打的数量少,力道上就用的足,夜斗的每一下都让雪音品尝到了足够的痛苦。


“啊!”即使是跪坐着挨了这一击,也被巨大的力道带着向前扑去,狼狈地趴在地上。雪音眼前黑一阵白一阵,冷汗直流,试了几次都无法用颤抖的双臂把自己撑起来。


“雪音。跪好。”夜斗提醒。

他能感受到雪音的痛苦。恐惧,疼痛,本能的自我保护在催着人逃跑和反击,清醒的理智却把他钉在原地,督促他准备好接受剩下的惩罚。


正是教育孩子的好时候。


“二。”声音虚弱但清晰的报数。


“这两下,是日和和小福的。如果日和选错了任何一步,你我都活不到今天。如果小福在生死关头置之不理,我可能……早就把你处理掉了。”



哭声顿止。

夜斗感受到一种全新的恐惧,一下子浸透了男孩,又传递给他。颈后又是一阵刺痛。


夜斗任由安无再次感染。他当然知道这种疼痛惩罚会让雪音再次伤害到他,不过他有自信,这点安无,只需要洗洗就好了。


“别怕。最艰难的你已经熬过了。”

他相信雪音。只需要点一句,就能自己走出来。



“……”

“对不起。”


安无的扩散停止了。



——————————————————————


第一次写野良神的文……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看转评赞的反馈写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