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零晃

134.7万浏览    3411参与
いえ
占tag致歉 出一本xia的零...

占tag致歉



出一本xia的零晃(R)➕两张海贼零小海报【set出】

这条没删东西就还在 可以去咸|鱼直拍 

(ID:i元子)




占tag致歉




出一本xia的零晃(R)➕两张海贼零小海报【set出】

这条没删东西就还在 可以去咸|鱼直拍 

(ID:i元子)




为汝而作的小情歌

🎉🎉🎉20200505零晃企划正式招聘可爱的太太们——🎉🎉🎉

🎉🎉🎉20200505零晃企划正式招聘可爱的太太们——🎉🎉🎉

看 置顶

我 用血与爱意制作我们的婚礼的捧花

你 退出了游戏


退坑纪念2020.3 24

我 用血与爱意制作我们的婚礼的捧花

你 退出了游戏


退坑纪念2020.3 24

熊也春山

是之前用Picrew捏的晃牙和零尼www

模版作者微博@mk-dc  Twitter@aerobe10

个人非商用🉑  原网址实在找不到了

不知道作者给出的毛衣素材灵感是不是来自耶稣受难时戴的棘冠,但我是出于这种意图给零穿上的。

表情和脸上的不明液体当时选的时候只觉得合适,直到最近看了一个有关神性的讨论,突然觉得可以解释我当时选了这个素材的心情。

微博@板桥皆上霜

神性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是从山底往山顶推动石头 是被白天被鹰隼啄食脏腑夜晚又痊愈 是身化座山 眼化作日月 毛发和血是树木...

是之前用Picrew捏的晃牙和零尼www

模版作者微博@mk-dc  Twitter@aerobe10

个人非商用🉑  原网址实在找不到了

不知道作者给出的毛衣素材灵感是不是来自耶稣受难时戴的棘冠,但我是出于这种意图给零穿上的。

表情和脸上的不明液体当时选的时候只觉得合适,直到最近看了一个有关神性的讨论,突然觉得可以解释我当时选了这个素材的心情。

微博@板桥皆上霜

神性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是从山底往山顶推动石头 是被白天被鹰隼啄食脏腑夜晚又痊愈 是身化座山 眼化作日月 毛发和血是树木跟河流 以身饲虎是神性 顶礼膜拜的是将被打碎的偶像

再来满天的信就是人们寄予零的期望啦,寄予家族的领袖朔间零,寄予超级偶像朔间零,寄予五奇人之一的朔间零……还有黑色的天使翅膀和大恶魔的角,制作这个模版的太太实在太神仙了。

晃牙捏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啦——帅就完事哈哈哈哈哈。

不过手心里的六芒星还是有私心的,无论是太阳一样的朔间零,还是把日光放在名字里大神晃牙,以及六芒星本身就隐含的守护之意。

——他们一定会是彼此最亲密的战友。

三月_

[零晃]春天的雪

※朔间零视角

※我是一边写一边听这首歌的,所以如果能听一下这首歌就太感谢了orz前面念白容易出戏的话可以直接跳到1:15点这里 

※其实这个文就是为了安利这个歌

※ooc有,但是零晃99


马上春天就要来了,久远的的记忆随着春日的花瓣一起来到你身边。


春天是樱花开放的日子,也是三年级们毕业的时候,那年的晃牙显得很不舒服。但他到底是因为花粉症过敏而流泪,还是因为前辈们的毕业而泪眼模糊。没人说得出来。


UNDEAD毕业的倒计时近在咫尺,你对于这件事也想了很多。比如让自己再留一年的级和晃牙他们一起毕业...什么的,也不是没想过。但最后只是化成了一句


「汝自由...

※朔间零视角

※我是一边写一边听这首歌的,所以如果能听一下这首歌就太感谢了orz前面念白容易出戏的话可以直接跳到1:15点这里 

※其实这个文就是为了安利这个歌

※ooc有,但是零晃99



马上春天就要来了,久远的的记忆随着春日的花瓣一起来到你身边。


春天是樱花开放的日子,也是三年级们毕业的时候,那年的晃牙显得很不舒服。但他到底是因为花粉症过敏而流泪,还是因为前辈们的毕业而泪眼模糊。没人说得出来。


UNDEAD毕业的倒计时近在咫尺,你对于这件事也想了很多。比如让自己再留一年的级和晃牙他们一起毕业...什么的,也不是没想过。但最后只是化成了一句


「汝自由了,晃牙。不用再被吾辈束缚着了。」


你说完这句话准备撒手不再干预任何事情,但在梦之咲的四年让你养成总容易关注自己后辈的坏习惯,这可能就是俗称的老好人。你的前队友找你谈了谈,可以算是谈了谈吗?你不知道。但你听到他说


「大神最喜欢你了,他一点也不喜欢我。」


你对此不置可否,但你也知道这只是憧憬,一年级时大神晃牙对二年级的自己的憧憬。


你叫他来看你手里拿着的那本相册。是一年前你、晃牙、莲巳一起组成的组合,你说以为早就被人焚烧了,他皱了皱眉


「当时为了隐藏DEADMANS的存在,几乎把有关的书籍全都放到地下图书室了。但就算隐瞒过去愚蠢的行为也解决不了问题,即使是丑陋的伤疤也要好好保留。」


你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他的看法。莲巳问你毕业后的打算,你说不清楚,但过去的遗物就应该赶紧退场才对吧。他看着你的反应,突然说有个事情需要你帮忙、不,是一定要你来,即使是强迫你。你来了兴趣,合上书说看着以前的情面也可以帮帮汝喏。


你在天台见到了杏,安慰了因为毕业而伤感的她,说自己现在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你也从那天开始就开始刻意的躲着晃牙,直到无法隐藏那天,因为到了莲巳要求的时间。


你久违的穿上了不是由制作人准备的衣服,而是老队员鬼龙做的衣服,他手艺的精湛还是让你叹为观止。走到舞台上,正巧鬼龙也在,你同他说了几句话,表演刚开始没一会你就听到晃牙在喊朔间前辈,你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那个被遗忘许久、再也没被晃牙提起来的称呼。


你在舞台上结束表演,正好遇到羽风和杏说完话出来。你笑笑说以后还要麻烦你了,搭档。他打趣你说要你在社会上加油,老爷爷可不要倒下。你勉强同意,毕竟身体这件事谁也说不清楚。


然后你就看到日向和裕太走到你面前,说要送给你情人节的返礼。你不解,你说吾辈明明记得没有送给汝等礼物才是啊。他们说正因为朔间前辈,才把我们兄弟、不,是快要崩溃的葵日向和葵裕太紧紧地拼在一起,是您用温暖的怀抱抱住我们,一次次喊着我们心爱的孩子。你听的眼泪都快下来了,泪花在眼睛里打转。


高中因令人难为情的留级,遇到的轻音部的、你心爱的葵兄弟在说出把真正的礼物送到你手上后,把身后的帘子拉开,从里面走出来的是那个你熟悉的不得了的人。他嘁了一声,喊你别顶着那么帅气的脸露出这种表情。


除了你本人很意外之外,台下所有人都是本应如此的状态,看着晃牙在台上喊出了本大爷一直一直最喜欢的就是你啊。


你原本以为事情从你说解散UNDEAD时就全部结束了,但你从来也没想到你眼中不情不愿被束缚着的小狗,是自己主动将那条牵引绳交到自己的手里,听从你的指挥。


你看着他笑了,笑着笑着觉得脸上湿湿的。摸了摸脸颊,可能自己也被晃牙传染的花粉过敏了,不然怎么会跟他一样眼泪从眼眶中流的止不下来。


迟来的心意交换。但是只要能把这份感情告诉对方,不管什么时候都来得及。


春日的樱花把细细小小的思绪包裹起来,收拾好心情,终会在会在下一次花开的时候相遇。


—end.

本来是想写俺零带小孩的,点开歌单听到这首歌就立马换文开始写,中途为了写文重温了返礼祭又哭的不行。告白出来真是太好了晃牙,mzx大家为了实现零和晃牙的愿望一起帮忙实在是太幸福了。

兔美出本專頁
es 出本,零冕+泉真 第1行...

es 出本,零冕+泉真

第1行各20,3本打包30

2行 50/50/200(再錄)

打包250

有意看簡介找

es 出本,零冕+泉真

第1行各20,3本打包30

2行 50/50/200(再錄)

打包250

有意看簡介找

夜吟光寒

霍格沃茨的偶像们①

◎HPpa 在es和hp设定方面都有改动


◎没有设定得很细致,只是当段子写,望谅解


◎大家依然是偶像,是会魔法的偶像


◎有学生会,并且学生会有权扣分


◎cp涉及泉真 凛绪 leo司 零晃 请避雷


◎ooc预警


        1.


  新学年的第一天,分院帽戴在两个新生的头上,分别喊出“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时——


  “真——君!!!”


  “游——君!!!”


  斯莱特林的桌子裂成了三段。


  2.


  濑名泉拉着游木真的手,笑得跟一辈子都不用...

◎HPpa 在es和hp设定方面都有改动


◎没有设定得很细致,只是当段子写,望谅解


◎大家依然是偶像,是会魔法的偶像


◎有学生会,并且学生会有权扣分


◎cp涉及泉真 凛绪 leo司 零晃 请避雷


◎ooc预警




        1.


  新学年的第一天,分院帽戴在两个新生的头上,分别喊出“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时——


  “真——君!!!”


  “游——君!!!”


  斯莱特林的桌子裂成了三段。


  2.


  濑名泉拉着游木真的手,笑得跟一辈子都不用看见羽风薰和守泽千秋一样,随手拿起临时修补好的桌子上的蛋糕递到他嘴边,“来,张嘴,啊——”


  “不……不用了……”真讪笑着不住往后躲,手上暗自发力,依然无法逃离泉的掌控。


  “这我的蛋糕!”朔间凛月愤愤地抓起魔杖一挥,将蛋糕送到坐在拉文克劳堆的衣更真绪面前。


  真绪以拉文克劳也有蛋糕为由把它送了回来。


  3.


  凛月趴在桌上一巴掌拍开了朔间零想要安慰他的手。


  4.


  没有人相信那个性格有些羞涩,戴着眼镜总是一脸无辜的游木真会是斯莱特林,事实上,连泉也想不到。


  噢,梅林的迷情剂,他开心得想要去亲吻那顶破破烂烂的分院帽。


  5.


  噢,梅林的打火石,如何才能烧掉那顶破破烂烂的分院帽?


  凛月溜进校长室,魔杖顶端窜出的火焰离分院帽不到一寸。


  “你最好改一下真——君的学院,否则我就……”


  “你就?”


  莲巳敬人站在门口推了推眼镜。


  “威胁分院帽,斯莱特林扣五十分。”


  6.


   司是因为那首乐曲而决心进入格兰芬多的,听说乐曲的创作者就在格兰芬多。


  他在格兰芬多休息室角落找到了趴在地上与世隔绝埋头创作的月咏leo。


  “打扰一下……”


  “不要打断我!inspiration正在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leo手一挥,乐谱直接甩到了司的脸上,“哦你是格兰芬多的新生吗?呜啾~”


  “……”司捂着被抽得生疼的脸,想要撤回已经提交的knights入队申请书。


  7.


  “嗯……一眼看去你是适合格兰芬多或拉文克劳的,但让我看看你的内心……哦……不,你毫无疑问是属于斯莱特林的。”


  “我适合斯莱特林?”


  “没错,没错,羞涩外表下复杂的灵魂,你的内心与斯莱特林相符,所以……”


  “斯莱特林!”


  真扭头,看见了用魔杖敲裂桌子的泉。


  8.


  入学一周以来,泉黏着真寸步不离,即使睡觉也不太正常。


  “濑名君,你再发出这样诡异的笑声,整个寝室都睡不着了哦。”英智掏过床头的耳塞狠狠赌上耳朵,依然挡不住某个发情期生物的声音。


  “Non!”宗忽的从床上坐起来,“濑名你给我去一年级寝室睡!”


  “好啊好啊好啊!”


  9.


  “我受不了了……”真把魔杖伸入坩埚里发狠地搅拌,“吃饭黏着写作业黏着现在连睡觉都黏着我!”


  “游木!不要搅拌得这么用力!会……”


  坩埚里的魔药炸开,天女散花般的撒了三人一身。


  北斗抹了一把脸上绿色的浓稠液体,“会炸……”


  10.


  “这样不就好了!”明星把格兰芬多的袍子穿到真身上,“反正现在刚开学,没人认识你,来格兰芬多避避难吧!”


  “真的可以吗?不同学院的人不是很容易分辨出来吗?还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这两个完全相对的学院……”


  然而,真成功混入格兰芬多无人察觉异样,直到三天后泉亲自来拎人。


  11.


  “其实啊~”凛月趴在床上,“如果真~君不能来斯莱特林,我去拉文克劳也可以哦~”


  真绪还没回答,众拉文克劳一致回头,“不行!”


  “小凛月~”鸣上岚拍了拍他的肩头,“你还是从小真绪床上下来,离开拉文克劳寝室比较好哦~”


  “我发小的床,我为什么不能睡?”


  12.


  “oioioi~凛月怎么能想要去拉文克劳呢?”零捂脸假哭,“吾等朔间家可从未有人在斯莱特林之外……”


  “啊啊啊哭哭哭什么哭烦死了!”大神晃牙把番茄汁塞他手里,“吸血鬼混蛋你赶紧吃完滚回斯莱特林桌!本大爷除了番茄汁什么都不会给你的!”


  “小狗不要生气嘛~吾辈最近太困都没有和汝一起散步,所以汝寂寞了么?”零喝着番茄汁,顺手又偷了晃牙的一块南瓜饼。


  “所以说!本大爷不是狗是孤高的狼!”


  14.


  晃牙抱着吉他,看着零时眼睛闪闪发光,似乎长出了狗狗的耳朵和尾巴,“朔间前辈!”


  “你还没入学,本大爷可不算是你的前辈哦。”


  “明年就入学了!我也会去斯莱特林的!”


  “如果你是为了跟本大爷一个学院而逼迫分院帽把你分去斯莱特林的话,本大爷可饶不了你!”零伸手在晃牙头上揉了一把,“你要去适合自己的地方。”


  晃牙很感谢自己听从了朔间前辈的话让分院帽把自己分去了赫奇帕奇,自己憧憬的可是无所不能的朔间前辈,而不是这个提前进入老年期的吸血鬼混蛋。


  “小狗~太阳好晒喏~”


  “啊啊!”晃牙把伞又往零的方向移了移,“给本大爷晒成干吧吸血鬼混蛋!”


木木口宣.
本菜比终于想起自己还有累扣合集...

本菜比终于想起自己还有累扣合集辣!

是吧唧!


朔间零还是好难画!!

本菜比终于想起自己还有累扣合集辣!

是吧唧!



朔间零还是好难画!!

凌镜寒羽

【出物】占tag致歉

最近吃土ing,求好心太太带走。

zfb/xy优先,wx也ok。

坐标上海,同城可面交。xy发货智能邮费,其余顺丰到付。

价格好说,只求带走,加我联系方式私聊价格。

qq:3359220472(交易用的小号)

wx:ldf152444321/13162919412(前者账号,后者手机,都可加)

提前感谢太太带走(。・ω・。)ノ

【出物】占tag致歉

最近吃土ing,求好心太太带走。

zfb/xy优先,wx也ok。

坐标上海,同城可面交。xy发货智能邮费,其余顺丰到付。

价格好说,只求带走,加我联系方式私聊价格。

qq:3359220472(交易用的小号)

wx:ldf152444321/13162919412(前者账号,后者手机,都可加)

提前感谢太太带走(。・ω・。)ノ

拽根茻藤

Melody in the Dark

零SPP和晃牙正常版同屏

Melody in the Dark

零SPP和晃牙正常版同屏

拽根茻藤

Valentine Eve’s Nightmare

晃牙SPP和零正常版同屏

Valentine Eve’s Nightmare

晃牙SPP和零正常版同屏

§趒楼兔°

被营业狗狗wink杀了千次—零晃握手会都会wink诶~想当梦女((٩(//̀Д/́/)۶))狗狗这么可爱日日日为什么要欺负狗狗呜呜呜,不过孩子真的长大了你超棒的!刀里抠出一点点零晃糖₍₍ (̨̡ ‾᷄ᗣ‾᷅ )̧̢ ₎₎日日日快填坑!为什么主线一直欺负我团啊喂!

被营业狗狗wink杀了千次—零晃握手会都会wink诶~想当梦女((٩(//̀Д/́/)۶))狗狗这么可爱日日日为什么要欺负狗狗呜呜呜,不过孩子真的长大了你超棒的!刀里抠出一点点零晃糖₍₍ (̨̡ ‾᷄ᗣ‾᷅ )̧̢ ₎₎日日日快填坑!为什么主线一直欺负我团啊喂!

三月_

[零晃]Obsession

※明星零&经纪人晃

※年龄操作有,零26,晃22

※ooc有,但是零晃99


“好~就到这里,辛苦了零君。”

“没事,大家都辛苦了。”


收拾好东西,零跟助理一同离开拍摄现场。目送助手走远后零才回到车上,揉了揉眉心。最近代理经纪人不分演出大小,一下接了太多公演,导致他严重睡眠不足,卸了妆后,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已经到了不忍直视的地步,刚才还被化妆师警告再也不允许有下次。[是时候让公司换个经纪人了]正这么想着,电话铃声打破了车中的空气


“喂喂?朔间さん,公司这边有人来面试你经纪人通过了哦,怎么办,明天有时间来一趟...

※明星零&经纪人晃

※年龄操作有,零26,晃22

※ooc有,但是零晃99

 

 

 

“好~就到这里,辛苦了零君。”

“没事,大家都辛苦了。”

 

收拾好东西,零跟助理一同离开拍摄现场。目送助手走远后零才回到车上,揉了揉眉心。最近代理经纪人不分演出大小,一下接了太多公演,导致他严重睡眠不足,卸了妆后,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已经到了不忍直视的地步,刚才还被化妆师警告再也不允许有下次。[是时候让公司换个经纪人了]正这么想着,电话铃声打破了车中的空气

 

“喂喂?朔间さん,公司这边有人来面试你经纪人通过了哦,怎么办,明天有时间来一趟公司吗?”

“嗯,麻烦了喏薰君。”

“不,你只要明早不要迟到,让我连着打三十多个电话还不接就不算麻烦我,明早九点记好了啊~?”

“哼哼...汝这话说的,吾辈只是上次替换经纪人和乐队更换那两次没来而已吧。”

“你还好意思说?我一共就叫你来了这两......”

 

羽风薰话还没说完,对面的电话已经挂掉了,取而代之的是机械化的忙音。薰的脸色一黑再黑,忍不住在办公室喊出:来个人管管他吧可恶...!那边的零看着黑屏的手机,才缓缓想起来:手机、好像没电了。

 

第二天早上,零按时到达大楼下,取下来他为了防止粉丝认出来而刻意做的伪装,夏天的太阳刺得他眼睛生疼。没走几步就在大门口看到一个男生,银白色的头发在太阳光下隐隐有些发光,趴在公司的看板前不知道在干什么。零看他实在是眼熟,但也没说什么,捏着口罩和墨镜上了楼。

 

在办公室等了五分钟左右,零正看着手机,薰带着他的新经纪人敲了敲门进来了。

 

“哦哦朔间さん,你来了啊,没迟到真是太好了。这是昨天面试通过的大神,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经纪人了。”

 

零抬头正想看看新经纪人是什么样,没想到他看到的第一眼就是那缕奶金色的头发,何止是太眼熟了,这不就是五分钟前楼下那个男生吗。看着眼前明显未成年的脸,零难得犹豫了下,薰看着他的表情就猜出了七七八八,抢在他前面说

 

“已成年哦已成年,我还没有变态到这种地步!!”

 

薰旁边的晃牙愣愣的看着眼前的superstar。他认识朔间零是在五年前,自己刚好青春期,意料之中的也没逃出中二病的传染。当时他听到了零的歌,歌声像统治全世界的魔王一样刺进晃牙心里。他像、又不像朔间零的泱泱粉丝,从五年前电视上的第一眼的一瞬间,晃牙从心底认为如果朔间零能用鲜红的双眼看他一眼,那他死也无憾。所以他努力考试,考进了朔间零曾经的母校梦之咲,虽然他入校的时候朔间零早就毕业了,但是按道理的话,他还能管朔间零叫一声『朔间前辈』。

 

零看了看晃牙,客套性的伸手

 

“你好,吾辈是朔间零,从今天开始麻烦汝了。”

“啊!您好,我是大神晃牙。”

 

晃牙在演艺圈虽然不算长,但也有自己的一套职业标准,关于隐私的东西,朔间零不问他就不说。一天下来两人相处也算愉快。

 

“啊...。”

 

抬头看了看天上下的雨,墨色的天上时不时还闪过闪电,从空中劈出一道亮光。晃牙今天出门时刚好忘带了雨伞,正想着今天实在不行就跑回家的时候,朔间零从他身后过来了,说实话,零对面前这个小经纪人还蛮欣赏。看了看外面的天说

 

“没带伞吗,吾辈送汝回去吧?”

“哎?啊啊啊不、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好。”

 

晃牙羞得不行,毕竟是个人都不想在自己的偶像面前露出丢脸的样子。正准备冒雨跑去便利店买伞的时候,手腕被人抓住了,晃牙登时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零看着他冒红的脸,没由来生出一种想逗逗他的心情。

 

“呵呵...汝准备跑进雨里,然后淋一身的水,像只小狗一样的可怜巴巴回家吗?会感冒喏。”

“谁会这样啊!还有!本大爷是.......”

 

话还没说完晃牙就意识到不对,零比自己大,怎么说尊重前辈也是应该的,但是刚才那句声音越来越弱的话明显被朔间零听到了。零手上力气不减,开口问

 

“本大爷?私下到是很叛逆喏小狗♪”

“小狗?!本大爷是孤高的狼!!你这家伙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完蛋了,自己说好树立的成熟人设失败了,晃牙在心里这么想着。零倒是比他想象中的开心不少,拉着他直接往地下车库走,不知道这人哪来的这么大力气,过了好半晌晃牙还是没能挣脱,老老实实被零带到车上坐好。车里没有晃牙讨厌的车载香水的味道,让他舒服不少。

 

“吾辈送你回家,不然明天感冒了薰君又该指着吾辈的鼻子骂了。地址是?”

“前辈和那个轻浮...啊啊羽风前辈很熟吗?”

“前辈?话说汝给人起外号还真是贴合本性。”

 

晃牙慌慌张张给零解释了自己也是梦之咲的毕业生后,换来的就是零捂着嘴止不住向上扬的嘴角。[前辈笑起来也好帅,赚到了]晃牙正这么想着,朔间零的手就放在他的头上,揉了揉,也不像晃牙本人私下带着刺的性格,头发倒是柔柔顺顺的。

 

“吾辈和薰君是校友,当时是同一届的毕业生,毕业后薰君就顺势邀请吾辈进他负责的事务所。”

“这、这样。”

 

听完零的「解释」,晃牙为自己刚才的莫名的追问感到羞耻。自己也不算前辈的什么人。自己认识人家五年,可今天人家却是第一次见到他。报出自己家的地址后就迅速靠在副驾驶上当死尸。零也不多逗他,汽车中一路无言向着晃牙家行驶。没过多久就到了晃牙小区。

 

“麻烦前辈了!!”

“没、事......。”

 

零话还没说完,晃牙逃也似逃的离开零的车。零坐在车里明显还没反应过来,晃牙已经独身一人进到雨里。「那吾辈送他回来的意义在哪里,结果还是被淋成小狗了。」朔间零是这么想的。雨虽然明显比刚才在公司的时候小,但依然抵挡不了晃牙因为踩进水坑而溅湿的裤腿,喘着气靠在门板上还没缓过来,但湿哒哒的衣服贴在皮肤上确实不好受。

 

从裤兜里找出家门上的钥匙,忙不迭的插进钥匙孔,开玩笑,自己屋子里的朔间零周边如果被本人看到就完蛋了!自己说不定还会被认成私生饭,好不容易才成功怎么能在这里胜利女神失之交臂。晃牙给自己的疏导工作结束后恰好把门打开,第一眼就看到自己的爱犬奔向自己,老老实实把罐头开好,狗粮倒好,洗完澡再出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对于作息正常的良好青年,晃牙一般十点就是休息时间了。

 

「真好啊...当朔间前辈的经纪人。」

 

躺在床上正这么想着,晃牙实在是抵不住一天的劳累,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晃牙是被闹钟叫醒的,平常怎么说他都要比闹钟早起个十几分钟,提前收拾好然后带leon去散步。今天早上醒的时候却发现头晕晕沉沉的,晃牙想了想还是乖乖拿温度计量了下:37.7℃,应该不影响工作。今天是第一天跟着零工作,零那种走到哪里都红半边天的体质让晃牙怎么也不好意思请假,毕竟最忙的时候自己不在还算什么经纪人。喝了杯清水后晃牙就出门了。

 

“前辈早上好。”

“哦哦、小狗,早上好。没感冒吧?”

“啊...嗯,没、当然不会啊,你以为本大爷是谁。”

“这样喏...那就好。”

 

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发烧的问题,晃牙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又上升了不少,他用手背贴了贴脸,温度好像比早上更热了。但大明星紧到几乎没有吃饭时间的安排明显不允许晃牙再思考多余的东西,只得跟着零体验了一天大明星经纪人的忙碌生活。

 

最后等零完成今天最后的拍摄任务时,带病伤员晃牙英勇地撑着头、在朔间零本人面前睡着了,甚至睡得很死。零看着晃牙发红的脸抿了抿唇,温度总是低于常人的手放到晃牙额头,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零的手是晃牙接触到唯一能降温的东西,晃牙的手抓住零的手不让他收回去。

 

「发烧了。」

 

零莫名的有了一股火,早晨自己明明还想着他身体是不是有事,结果还是没发现小学弟为了工作的伪装。低头看了看捏着自己手的晃牙,好像因为鼻子不通微微张开的嘴,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什么,零俯身准备去听,却刚好撞见晃牙醒来,两人这个姿势一时不免有点尴尬。晃牙迷迷糊糊中还是发现自己的手正拉着零的手,立马把手松开后,晃牙趁着自己的脸还没因为亲密接触变得更红之前,起身说

 

“朔、朔间前辈,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零倒是没像晃牙那样,起身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灰,平常不显眼的灰尘落在白色衣服上总是格外明显。

 

“走吧,晃牙喏。”

 

 

—tbc

我怎么又开新坑了,这篇我还挺喜欢的orz,应该不会咕吧...可能,因为自己登不进去es2所以写文来表达愤怒(泪)

顺便ps一下题目Obsession的意思是暗恋的味道~~害羞晃牙实在是太可爱了

ff-lop

零晃/圍牆裂縫開滿了花(6)

(6)

  • 哨兵嚮導


  五花八門形形色色的瓶裝飲料堆滿了三個冰箱,選擇種類多到讓人眼花撩亂,除了長青飲品外光是番茄汁就有四五種。總覺得每一種番茄汁都很厲害,罐子上的宣傳語具有相當的吸引力。一天蔬果含量、每日多多番茄汁、番茄果汁量UP、富含果肉,諸如此類的介紹。晃牙看得入神沒注意到後方的腳步聲,買哪個好像都不錯,全部買又太多了。


  「大神要買給朔間前輩嗎?」

  從後方傳來阿多尼斯的聲音嚇了晃牙一跳,連忙將番茄汁隨便丟到紅色的購物籃裡面。

  「誰要特地買給那傢伙!而且阿多尼斯幹嘛走路不發出聲音?」

  「我很普通地走過來,羽風前輩吩咐過不能太招搖。大神為什麼要否認...

(6)

  • 哨兵嚮導


  五花八門形形色色的瓶裝飲料堆滿了三個冰箱,選擇種類多到讓人眼花撩亂,除了長青飲品外光是番茄汁就有四五種。總覺得每一種番茄汁都很厲害,罐子上的宣傳語具有相當的吸引力。一天蔬果含量、每日多多番茄汁、番茄果汁量UP、富含果肉,諸如此類的介紹。晃牙看得入神沒注意到後方的腳步聲,買哪個好像都不錯,全部買又太多了。


  「大神要買給朔間前輩嗎?」

  從後方傳來阿多尼斯的聲音嚇了晃牙一跳,連忙將番茄汁隨便丟到紅色的購物籃裡面。

  「誰要特地買給那傢伙!而且阿多尼斯幹嘛走路不發出聲音?」

  「我很普通地走過來,羽風前輩吩咐過不能太招搖。大神為什麼要否認喜歡朔間前輩這件事呢?一直否認自己的喜好最後會找不到回家的方向。」阿多尼斯拿起了幾罐提神飲料放入籃裡。

  「找不到回家的方向?那是甚麼?」

  「那是族裡流傳很久的故事:從前有個男孩覺得自己的喜好很幼稚像女孩子,要是被人知道肯定會被恥笑。因此每當人們問他喜歡花嗎?他立刻答不喜歡。於是另一個人問他喜歡動物嗎?他也答了不喜歡。喜歡狩獵嗎?喜歡家人嗎?當問題積得像山一樣多時他也累積了同樣多的答案,最後連自己喜歡甚麼都不清楚了。喜歡甚麼、討厭甚麼,這些通通混在一起。最後他連自己是誰都搞不清楚,消失在森林深處。被人發現時已經成為空空的蛹。」


  「大神你千萬不能變成那樣子。」阿多尼斯嚴肅地說,他平靜的聲音有著一股強大的力量,能夠將人牢牢釘在地上,而他的眼神更是無法讓人說出拒絕的話。

  「知道了,別那樣看。」

  「之前朔間前輩說過這個故事很有智慧。」晃牙露出了一臉幹嘛又提起他的表情,只可惜阿多尼斯沒有察覺。他雖然是個無可挑剔的哨兵但是某方面卻很遲鈍,或者可以說是過於老實的關係。


  平常日白天的超市人不多,除了幾個員工外就是些附近的住戶。他們在超市買了些東西後便回到飯店,兩個人各自佔據房間的一角做自己的事情:檢查裝備、確認路線圖等。晃牙翻著這次拍賣會的目錄雖然已經將上面的東西全部記住腦中,不過還有時間他也不排斥加深記憶。


  小規模的拍賣會中會出現的東西大多沒甚麼稀奇,奇怪的東西一堆普通的珠寶收藏物也是一堆。不過裡面有個東西卻勾起了晃牙的好奇心,那就是海神淚。相當於其他寫得天花亂墜的介紹,海神淚除了誇張的名稱之以的介紹只有短短一句話:海民的信仰。海神淚外觀上是海藍色的水滴,感覺是固體堅固同時擁有液體般的浮動。通常這類商品都會大約介紹來自哪裡文化上有著怎樣的地位,很少會像是這樣用短短的五個字形容。晃牙在海神淚這一頁停留了三分鐘後翻到下一頁。


  中午他們到了飯店附設的自助餐用餐,餐廳中人不多但是音量卻很大。不鏽鋼餐具在瓷盤上接觸時的聲響、小孩高分貝的尖叫、哭聲、嬉鬧,成人高亢地交談。儘管帶著耳環仍覺得耳膜被小小的針刺著刺著一直刺著,不停歇的微小痛楚。

  「宿舍的餐廳好太多了。」

  「是啊。大神你還可以嗎?聽說你是第一次到舊……這裡。」

  「本大爺才不是那種弱不禁風的傢伙,當然沒問題。」

  「那多吃點肉吧,我再去拿一些過來。」


   阿多尼斯走後沒多久來了收拾空盤的服務生。

  「幫您整理空盤喔。」

  身形高大的服務生沒等到回應逕自收走了餐桌上的盤子,他接近時一點腳步聲也沒有,靜得出奇猶如鬼魅。晃牙不由得多看了幾點,身高大約一百八十左右,兩側的頭髮梳成辮子在腦後紮成馬尾。

  「客人有甚麼需求嗎?」

  「沒事。」

  服務生笑著點頭轉到其他桌收拾,臨走前他不知道為何視線在晃牙身上停了一兩秒,像是看著他身上的甚麼,總讓人覺得不太舒服。


  「大神我拿了牛肉過來,多吃點。發生甚麼事了嗎?表情好凝重?」

  「也沒甚麼。」環顧場內已經沒看見剛才那名服務生,可能到了內場。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晃牙省略了這件事,儘管沒有高度戒備周圍但也沒鬆懈到那種程度。尤其他對於味道相當敏感,但是剛才那個服務生身上卻沒甚麼味道,沒有屬於個人的味道。除了朔間零之外他還是第一次碰到同樣類型的人,總有股不祥的預感。晃牙搖搖頭決定不再思考這件事情,現在是任務期間不能讓其他事情佔據。


  薰在傍晚的時候回到飯店,身上有著女人的香氣。一天就這樣過了,之後用餐時再也沒看到那名服務生。


豊饒の海

【零晃】他与他,以及其它的一切

*设定是在返礼祭的时期,两人已经表明心意交往之后的不久。

**捏造了诸多零Side的设定。

虽然是想赶白情的产物但是还是晚了dbq……迟了也要祝一句我CP白情快乐


He and Him plus Everything Else.

                              ...

*设定是在返礼祭的时期,两人已经表明心意交往之后的不久。

**捏造了诸多零Side的设定。

虽然是想赶白情的产物但是还是晚了dbq……迟了也要祝一句我CP白情快乐


He and Him plus Everything Else.

                                                        


有什么在视野当中游荡,一定是有什么。

晃牙下意识地睁眼,刚刚还充盈着大脑的梦境一下子被凌晨的空气消解得无影无踪。房间里的黑暗被窗外的微光映亮一角,让他恍惚觉得方才游荡着的影子在空气中鲜活地跃动了片刻,但在清醒过后也随即藏到了自己脑海深处。晃牙有些头疼地从棺材中坐起来,并未去把部室的灯打开,只是闭着眼回想这一次以及近来所做的梦。梦大抵都并未持续太久,仅在一开始于他脑海中聚成成型的布景,再之后模糊地按照某种意愿活动过短暂的时间,随即一发不可收拾地堕入到望不到边际的纯白色当中;但只有那副人影被过滤到了记忆的玻璃瓶里,再潜入次日的梦。每晚都是如此。

这样的情形大抵开始于上周末于轻音部过夜的那天:自己在那晚因为过于劳累而决定在学校留宿,正好零在更早前出差时将棺材的使用权交予了他,在充满对方气息的地方就寝也因此顺理成章起来。而梦境便是从那时候开始如海潮一样每晚准时地袭来,无论晃牙之后怎样变更自己的睡眠方式都不见退去的迹象。所幸梦还未朝他显露过侵略性的意图,只是足以让他苦思冥想。自己在思考时打算觅得线索的第一个对象理所当然地落在了朔间零头上,但当电话接通的时候,对方听起来同自己一样满头雾水——

 

“……吾辈倒是一次都没碰到过这样的情况,所以也没有特别的办法去帮忙解决。但是像捕梦网之类的东西吾辈家里还有不少来着,如果小狗想的话,下次回家的时候给小狗带过来试看看好了。”

“又不是做噩梦啊,用不着搞得跟驱邪一样。”

“那小狗自己尝试过其他的办法吗?”

“算有吧,昨天学校保健室的那个大叔过来关心过。早上出勤的时候状态不大好,正巧被逮到之后就一起去保健室随便聊了聊。不过也没有办法说明白就是了……”

“状态不好是做梦的缘故么?”

“只是因为又需要上课有需要去忙组合里面的事务而已,毕竟你这混蛋走了之后要干的活都被本大爷扛起来了。”晃牙稍微挪了挪自己坐在棺材当中的位置,把耳机线扯到身体的另一边,“缺下来的练习也记得给本大爷自己补回来,我们可都没时间来管你。”

“吾辈自己会注意的喏,小狗也不要累垮了。”零那头的声音似乎有些忧虑地顿了顿,“像汝这样睡得太晚,还在睡着之后也被困扰的话,岂不是从早到晚都没有真正休息的时候么?”

“倒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晚睡也好做梦也好。自己都还能够调整过来。”

晃牙像是逞强一般地说完,思考了片刻,接着往电话另一头有些生疏地说道:“所以与其说是状态不好,不如说是暂时的心神不宁。偶尔会分神去想……你这家伙的事情。”

“哦呀?吾辈有什么让小狗一直挂念着吗?”

“就算是打过招呼了,忽然给本大爷扔下一句‘有事情要处理’然后就一个人离开学校,谁都不会完全不担心吧?”晃牙开始抱怨道,“何况还是刚刚说好……要交往之后的第二天,本大爷还以为被什么人盯上了,有不怀好意的家伙想对你动手动脚之类的。如果只是回家处理事情的话为什么不跟本大爷好好说清楚啊?”

“啊……吾辈倒没有想到小狗会担心这么多呢,是吾辈的问题。”零佯作道歉,声音里面却忍着笑,“小狗也知道,吾辈回一趟家族和学校里的那些孩子们放学后回家吃晚饭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是因为有一系列必须由吾辈去处理的事情被推到面前,才得要吾辈去亲自处理。事情的复杂程度也不太好估量,不过重要性是有些超出吾辈的预料了,所以是打算都处理完之后再回来跟小狗讲的。”

“你那边是被卷进什么麻烦里面了?要本大爷过去帮忙吗?”

“倒也不用。就算是最不妙的情况也只用多待两三天,很快就可以回学校来照顾小狗了。”

“谁要让你这混蛋来照顾了,先顾好自己啊!”晃牙忿忿地提高了音量,“等你回来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你这家伙……现在看在你也脱不开身的份上就先放过你了。”

“讲话稍微轻些,小狗。”零叹气道,“吾辈也很想快点回到小狗身边喏。这次回到家族之前因为赶急没有做好一些该做的准备,现在都是按照家族里面的习惯给吾辈配备的设施和住处。像现在跟小狗打电话的时候用的耳机也是,吾辈到现在都没有摸清楚上面的功能调节键该怎么用,只要小狗说话声音大些就简直刺耳得要让吾辈聋掉了。”

“就不会叫人帮你把这种东西都处理一下吗,好歹在那边你也算得上是在担任要职啊。”

“大概就是这个缘故吧。因为所处在的位置太重要了,所以平常身边反而不会有人聚集,自己也被更多看得见和看不见的规定束缚着。不能做的事情真的比常人还要多呢。”

“啧……一回到那边讲话就开始装神弄鬼了么。”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的话,小狗说得的确没错。”零顿了顿,“而且装神弄鬼也得需要足够强大的资本——小狗以前不也见识过么?连蹦带跳地追在吾辈后面的那时候,扮演成神(か)·明(み)·大(さ)·人(ま)可耗费心神了喏。”

“要是拿以前的事情耍嘴皮子能让你这家伙苟且多高兴几秒的话也随便你了。”晃牙翻了个零看不见的白眼,“还有在好好活着就行,也不指望你做什么了。本大爷的事情就靠自己想想办法得了。”

“好嘛好嘛。”电话另一头传过来轻轻的笑声,“说关心小狗也不是假话,这几天就算很忙也会尽可能抽时间出来帮一帮小狗的。汝还是尽管对吾辈放心吧。”

“……废话好多,本大爷用不着你那么操心。”

“关照恋人应该是很平常的事情诶,像这样想也不可以吗?”

“都说了让你闭嘴了!!”

晃牙愤怒地按下了挂断键,与零前一次的交谈便就此结束。

 

这之后一直到今天为止,晃牙也没有再去与零联系。除开自身的缘故,还有诸多的事务和训练谨慎地掩盖着恋爱的消息,直到薰昨天下午在训练的时候偶然向他问起“小狗君这么心不在焉是恋爱了吗”才又被自己提到该去思考的位置。自己一开始慌慌张张地找理由解释了一通,等到薰怀疑地问他第二遍的时候,晃牙才下定决心试着把遭遇到的事情同薰讲了个大概,末了不忘恶狠狠地威胁对方不要讲出去。而薰面无波澜地靠在离架子鼓不远的一张椅子上,眯着眼睛听他说完,之后像是深思熟虑过一番慢悠悠地开口道:“正正经经地开始恋爱之后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影响,况且对于小狗这样纯情的孩子还是第一回,再怎么说也会明显一些。虽然不知道朔间君那边是什么情况,但是刚交往的情侣一下子分开这么久的话,说不会不安也是自欺欺人吧。”

“做梦也跟这些有关系吗?”

“当然了。”

薰把脚抬起来踏在音响上,悠闲地晃了晃腿:“既然从小狗跟我讲的里面推断不出别的理由,那做梦就只能够是恋爱的后遗症了——如果小狗没有隐瞒什么的话。”

“说得像本大爷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一样。”晃牙咕哝道。

“请教恋爱的问题的时候最好谦虚一些哦,要不然就算是我也很难给到小狗建议的。”

“你这家伙是在把自己的轻浮当成优点拿出来炫耀吗?”

“啧……小狗君现在好歹也是在交往当中啊,是怎么做到跟以前比起来毫无进步的。”薰摇了摇头,“还是女孩子们更可爱一些,人家起码更加能听得进去我的话哦。”

“说什么啊你这混蛋……!”

“总而言之,关系有重大的进展之后影响到自身是正常的事情。就拿一直困扰小狗君的梦来说好了:持续梦到毫无头绪的事情固然很头疼,但小狗又说并没有被这些事情干扰到,这样最起码说明小狗觉得自己一个人是能够解决困扰的心情的,是这样吧?”

“就算不能够也得要自己来嘛,为了不给那家伙添麻烦。”晃牙平静下来,略作沉吟后补充道,“或者也可以说是不想给其他人添麻烦。一有事情就去依赖别人的家伙谁都不会喜欢啊。”

“咦?小狗君是觉得自己有过这样的时候吗?”

“在心理上……有一段时间依赖过那家伙来着,大概。”

“这好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吧,要是就只说这个的话也太没劲了。”

晃牙又有些忍不住想冲过去把薰半悬在空中的椅子踢一脚。

“可以了可以了,不要再用那种要杀人一样的眼神盯着我了,只是在跟小狗开玩笑而已。”薰轻轻地笑了一声,“我是想说,一旦有过过度依赖的时期,从那之中走出来以后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后怕,就算是小狗君这样富有自信的孩子也很难避免产生这样的想法。但是也不用畏惧——恋人本身就是需要彼此依赖的存在,换句话说,在担心自己会不会麻烦到对方的时候不妨想一想,对方也有可能因为自己死活不肯开口而苦恼是不是对方的问题吧?”

“……本大爷实在想象不出来那家伙皱着鼻子哭啼啼地大吐苦水的样子。”

“你也可以不用把那种恶心的场景描述出来跟我分享的。”薰一边叹气一边摇了摇头,“依赖在广义范围上可以解释成很多事情,放在女孩子那边是一回事,小狗和朔间君这样的臭男人之间就又是一回事了。总之这是要靠自己跟对方去理解的行为,毕竟我可没有经验能在这种事情上帮到你呢。”

“哦,本大爷知道了。”晃牙不怎么满意地应了一声。

“总而言之,我是觉得现在小狗君忽然有了这么多前所未见的棘手的情绪,跟朔间君那家伙没有在现在这样最需要的时候陪在小狗君旁边也有关系呢。也不是小狗一个人的问题。”

“好了好了,梦的问题呢?话题被你这家伙扯得太远了吧?”

“梦本身是小狗为了一个人处理自己的情绪才增生出来的吧,就跟生病了之后会有发烧的症状一样。所谓「ラブシック(Lovesick)」的说法大概也是这样。”

薰站起身,一边把两只手叠在后脑勺上一边朝门外走去:“虽然藏起来不打扰到别人是好事——最起码我是挺乐意眼不见心不烦的。不过相思病光靠自己一个人肯定不能够治好,要想想别的办法努力哦,你跟朔间君都是。”

“哈?别的办法是什么啊?”

“自己去想啦。”

 

别的办法……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办法……

“薰君是这样说的吗?唔,他毕竟更加拿手一些呢,不妨也可以去听他的话看看。至于吾辈的话,也跟小狗一样没有这一类的经历……”

像这样继续问那家伙恋爱的事情果然还是没有用。

晃牙有些沮丧地把电话放下,独自沉默了几秒。话筒另一头的零以为晃牙已经挂掉了电话,试探着又叫他了几声,随即得到晃牙恶狠狠的一句“没说挂之前不会挂的稍微安静一点”。零在晃牙看不见的地方讪讪地往扶椅的椅背上靠了靠,拿捏着晃牙不知来由的气头大概会持续多久,估摸着对方差不多好转起来之后,换回惯常使用的语气开口安慰道:“说起来吾辈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大概很快就会回学校那边。如果真的是薰君说的那样的话,等吾辈回来说不定就会好些了呢?小狗再稍微忍耐一会吧。”

“到底还要再等多久啊……”

“很快的哦。说不定小狗像这样多撒撒娇的话,吾辈明天就能回来了呢。”

“本大爷又没有催你这家伙赶回来的意思。”

零轻轻地笑了笑,继续说道:“虽然不清楚做梦和恋爱到底有什么关系,不过之前说要帮小狗打听的事情,吾辈前几天想办法去向某位通晓一些奇异事件的朋友请教了。当时把小狗身上出现的状况大致地向他描述了一下,之后马上就被告知了一个据说对解决梦境有用的法子,小狗要听听看吗?”

“有的话就讲看看好啰。”

“听起来大概跟捕梦网那样的东西属于同一类,要看小狗自己信不信了。”零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故弄玄虚,“首先,得要把自己想解决的事情用黑颜色的笔写在软质地的纸上,然后用铁夹夹住一角——那个在吾辈的棺材里面就可以找到;做完以后回到自己第一次做梦的地方,之后再把纸夹到显眼处,大概会起到类似于符文的作用。那之后把房间里面的门或者窗户之类的东西打开——总之就是开到空气能够流通的程度就行。等在那个地方睡着以后,写好的「符文」就能够产生作用,把来打搅小狗的东西都一点点搬出去。做起来也不困难,应该是一共只需要这几个步骤就可以了。”

“……听着完全不像是有用的样子。”。

“如果还不起效的话就真的只能等到吾辈回来喏,除此之外是没什么别的办法了。”

“姑且试一下好了。”晃牙撇了撇嘴,“是从你这家伙这里听来的办法的话,不管听上去靠不靠谱本大爷都会去做看看的。”

“啊……吾辈知道了。”

“你那是什么语气啊?”

“没什么,小狗能听吾辈的话吾辈很高兴而已。”有些奇怪的语气只在电话的另一头持续了短暂的几秒,“那就先挂掉了,吾辈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小狗晚上要记得哦?”

“放心好了。”晃牙咂了咂嘴,“本大爷记性可没那么差。”

 

要把想要解决的事情写到纸上,笔跟纸都找出来放在自己面前了……那现在该要写什么呢?

晃牙坐在轻音部的木桌前,苦思冥想了许久。自己本来只打算简单地把希望梦境水落石出的愿望写下来,落笔之前薰在前一日与他的交谈又蓦然浮上晃牙的脑海。问题的根源,毋庸置疑,必然是出在自己与朔间零现在的关系当中。但亦不是关系本身出现了问题,只是朝着恋人这一两人都还尚且陌生的词语进发的时候,自己偶然地步入了难以脱出的迷径。要找到充满光亮的出路,归根结底还是要将希望寄托在两个人的身上。得让那家伙跟自己都再努力一些才好。

只不过恋爱的关系才刚刚确认下来,这样的要求在自己看来似乎总显得有些心急……虽然大概是迟早要去做的事情……

晃牙这样想着,绞尽脑汁地在纸上写下来了几句话,然后拿铁夹把纸夹在棺材檐上。部室的窗户先前被自己拉开了小小的一道缝,从外面经过不仔细看的话完全不会被发现,不过风是能实实在在地感受到的。自己在关掉灯前又仔细地重新看了一眼纸上写着的内容,确保完全无误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关灯躺入棺材。尽管某种奇怪的仪式感让他在躺下后的好一段时间当中都有些紧张不安,困意还是随着月亮一同在他心中升起。随之而来的便是与往日并无两样的入眠。

但梦不一样,这一次是再清晰不过的梦。

 

“小狗……?”

“……呼。”

“要是醒过来了的话就先松开吾辈吧,刚刚扯领带的时候真的要窒息过去了。”

晃牙缓缓地睁开眼,一道恢复过来的还有刚刚深入梦境当中的意识。从周遭的黑暗当中能够推断出现在应该还是半夜。但就算部室的灯依然是关着的,自己也能够清晰地在一片漆黑当中感受到面前那个再熟悉不过的人的存在。他甩了甩脑袋,充满疑惑地抬头望向对方:“你这家伙……为什么现在在这里啊。”

“被小狗的梦召唤过来了喏。”零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打开电灯的开关,柔和的光线便倾洒在了两个人的脸上,“其实本来就计划好了今天回来,只是想给小狗一个惊喜就稍微瞒住了汝。说要把窗户打开也是方便吾辈到小狗旁边来呢,喏——”

晃牙顺着零手指过去的方向看过去,发现窗户已经被拉开到了足够人钻进来的宽度,脑中顿时生了某种难以名状的羞耻感:“也就是说你这家伙在耍本大爷吗?什么对付做梦的法子……都是你这家伙在想办法捉弄本大爷做奇怪的事情吗?”

“吾辈可没有捉弄小狗的必要。”零叹了口气,坐回到棺材旁边,“办法有没有用,小狗自己不是也清楚么?刚刚肯定是因为梦到了什么才忽然抓住吾辈那么久的吧?”

“有……有很久吗?”

“大概吧。那时候的样子很可爱哦。”

“……杀了你这混蛋啊!”

“所以是梦到什么了呢?”

“……”

糟糕透顶,糟糕透顶。

“吾辈是真真切切地怀着想要知道的心情向小狗寻求答案的哦?”

“……是,是梦到你了啊。”

晃牙低下头,梦中头一回格外清晰的背影又一次显现在了眼前。自己所见到的的确就是零,千真万确,但他对零隐瞒了另外一件事:彼时在梦里所看到的是对方一年以前的样子。过去憧憬着的神明大人时隔许久在面前游荡的时候,某种安然的感觉重又回到了他的身上。那之后两个人便于寂静的场景中无言地握着对方的手,一直到梦境温和地坍缩——再到醒过来,晃牙知道,这便是梦境最后一次造访于他了。

“吾辈知道了。”零注视着他,之后又将视线移到晃牙先前附在棺材上的那张纸上,“这个,写着的是小狗的愿望么?”

“应该说是本大爷想跟你这家伙一起去做到的事情吧。”

“一定能够做到的,吾辈答应汝。”

零取下那张纸,随后放到上衣的口袋当中。窗外的夜色仍然温柔地覆盖着他们。

“离天亮还得有一段时间,小狗想再睡一觉吗?现在开始吾辈会一直陪着汝的。”

“要是你这家伙想的话……本大爷也不会拒绝就是了。”

“那吾辈先去帮小狗把窗户关上好了,还有灯也要关掉。”零站起身,“要先说晚安么?”

“等你过来这边之后吧。”

“好,不会让小狗等太久的。”

“嗯。”

晃牙点了点头,躺回到棺材当中。

 

-END-



顾程今天抽到濑名泉了吗?

私心打一个零晃,大概是汪口在壁咚老零—

(赶上白色情人节末班车~)

私心打一个零晃,大概是汪口在壁咚老零—

(赶上白色情人节末班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