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零诺斯组

1021浏览    12参与
翊隻怪獸

对不起身为电王厨的我不会是最后一个看到这个图的吧....



从此我心目中的樱井先生有脸了!

对不起身为电王厨的我不会是最后一个看到这个图的吧....




从此我心目中的樱井先生有脸了!

翊隻怪獸
我.....完全没事!!(假的...

我.....完全没事!!(假的)


我.....完全没事!!(假的)


Klove-无惑
昨晚忘了保存结果图层没了就这样...

昨晚忘了保存结果图层没了
就这样吧,哭了

昨晚忘了保存结果图层没了
就这样吧,哭了

Klove-无惑

今晚做的饭,累死了
图好糊啊啊啊…我下次一定记得调画布大小

今晚做的饭,累死了
图好糊啊啊啊…我下次一定记得调画布大小

weirdA

【假面骑士电王】愿



-假面骑士电王


-零诺斯组


-侑斗=樱井的时间线



愿望。


愿望是想要得到却难以实现的东西。


它不是欲望,只是渴求。


它不是希望,只是期许。


它是这样的矛盾的结合体,明知不可为却仍要为之。


“你知道吗,愿望往往都是过去的残骸。”


“人是贪心的生物,无时无刻都会有想要的东西。因而有了欲望,有了希望,有了愿望。欲望是他们对眼前之物的掠取,所以为之疯狂;希望是他们对未来之物的幻想,所以心存寄托。”


“但是愿望,往往是过去的残骸,是已经破碎,无法复原的产物所留下的悔恨。或许是无法回头的选择,或许是已然消逝的...











-假面骑士电王


-零诺斯组


-侑斗=樱井的时间线






愿望。


愿望是想要得到却难以实现的东西。


它不是欲望,只是渴求。


它不是希望,只是期许。


它是这样的矛盾的结合体,明知不可为却仍要为之。


“你知道吗,愿望往往都是过去的残骸。”


“人是贪心的生物,无时无刻都会有想要的东西。因而有了欲望,有了希望,有了愿望。欲望是他们对眼前之物的掠取,所以为之疯狂;希望是他们对未来之物的幻想,所以心存寄托。”


“但是愿望,往往是过去的残骸,是已经破碎,无法复原的产物所留下的悔恨。或许是无法回头的选择,或许是已然消逝的回忆。而人明知一切无法再次重来,却又一次一次地想着如果。”


“所以异魔神总是能够在实现人的愿望之后回到过去。”


“天津四,我也是个贪心的人啊。”


天津四记得那时说出这话的青年摩挲着手里那块斑驳的怀表,望着飞驰的列车外一片荒芜的景象,叹息着的情景。


而他却注意到了对方倒映在玻璃车窗上,于风衣衣领与深深帽檐间仅露出的那双眼睛里所闪烁着的光芒。




侑斗不是一个贪心的人。


天津四知道这一点。


他也许有时候有点任性,也有点固执,还有点挑食——


但是他不是个贪心的人。


贪心的人,是不会许下那样的愿望的。


他第一次遇见樱井侑斗的时候,对方已经是一名冷静而成熟的青年了。


制定缜密的计划,游走于时间的夹缝之中,娴熟地进行战斗。


然后,将一切交付给他。


“把它交给过去的我。”


说出这话的樱井十分平静,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不像是在许愿,而像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然而将腰带与车票递给天津四的时候,他还是感受到了来自对方手指微微的颤抖。


“还有,对过去的我也请多多担待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总是深锁着眉头的青年眼中带上了些许的笑意,还混合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以及,他不喜欢吃香菇。”


彼时天津四还不曾明白,为什么总是沉着淡然的青年会在离别时给他这样的托付。


直到那日他离开列车,遇见十几岁的樱井侑斗。




十几岁的侑斗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孩子。


会放声大笑,会赌气,会和他吵架,会在咖啡里加大量的糖,会在变身之后说出自满的台词,会把他做的饭里的香菇偷偷挑出来。


不同于已然成熟的樱井,他有着一切叛逆期的少年该有的特征与活力。


——对过去的我请多多担待了。


天津四有时会回忆起青年离别时对他说的嘱托,忍不住也会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侑斗变成几十年后樱井的那幅模样?


理智,镇定,成熟,却不再常有欢愉的神情。


他于是会去多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或者附身在侑斗身上让他交朋友,或者做了满满当当一篮子的糖果分给其他异魔神,又或者变着花样做出符合侑斗胃口的料理。


只要一点点,天津四想。


只要有一点点可能性,能让侑斗不要拥有樱井那样孤独的未来就好。


他有时候看着桃塔罗斯他们和良太郎打打闹闹,也会幻想着再早一点与侑斗相遇时的情形。


如果他第一次遇见的不是青年时期的樱井,而是少年时的侑斗,是不是也会有不一样的现在。




“不会有变化的。”


那是第一次变身成零形态后,第一次被别人从回忆里抹除的侑斗回去后和天津四说的第一句话。


“——会成为被人遗忘的存在。”


“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这点都是既定的事实。”


“还记得吗,我曾经和天津四你说的故事。”侑斗背过身,被阴影埋住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如果真的能许三个愿望的话,第一个愿望就是现在的我不会从别人的回忆里消失,第二个愿望就是未来的我不会从别人的回忆里消失吧。”


天津四记得。


有时候侑斗会给他讲人类的童话,有一次讲到阿拉丁与神灯的故事。


“这样一看,异魔神还真像神灯里的精灵啊,”双臂倚在栏杆上的少年抬头看着星星,“人类许愿,而你们实现。”


“那如果是三个愿望的话,侑斗会许什么?”


像是没想到会被问到这个问题一样,对方罕见地愣了片刻,然后转头看向他,“前两个愿望的话我也不确定,但是最后一个愿望的话…”


少年露出了爽快的笑容。


“我许你自由。”


少年琥珀色瞳孔里所倒映出的漫天星光,和那时天津四在樱井眼中见到的光芒别无二致。


“不用做一直为了实现别的人类的愿望而活下去的异魔神,我也好,十几年后的我也好,这些愿望都不用去理会。天津四也有自己的愿望吧?”




天津四那时没有给出答案。


在往后的日子里,也没有给出答案。


直到他离开侑斗的时候,仍没有说出那个愿望的答案。


他只是一直陪伴在侑斗身旁,看着他走向偏离轨道的道路,又走回原本的轨道,最后到达属于他幸福的终点。


天津四的愿望从一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时间像沙砾般流逝,世局会变更,人会成熟然后老去。


而异魔神是不会变老的,谁都知道那一点。


天津四知道。


桃塔罗斯他们也知道。


但是他们心照不宣地从不提起。


良太郎会有可爱的孩子,会有可爱的孙子。


而侑斗也一样。


他终会沉静下来,学会为了所爱的人牺牲自己。


他终会恋爱,娶妻,生子。


总有一个人会替代他,为他准备好饭食,照顾他的起居。


在名为樱井侑斗的人类的人生里,他最终来迟了。




愿望是过去的残骸,而总有人试图一次次将那些破碎的产物重新拼凑起来。


而也有人会小心翼翼地保存着过去的残骸,去用自己余下的漫长时光去弥补他所错过的。


天津四蹲下身,将满满的一篮子糖果放在墓碑前。




此时,距樱井侑斗离世,已经有三十年了。




The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