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零零集

25浏览    57参与
水风泠兰

眼儿媚·时雨新晴景尤嘉

眼儿媚·时雨新晴景尤嘉


时雨开晴景尤嘉,春水落烟霞。

东君裁剪,堂前旧燕,篱畔新花。

绿醅初熟尝宜醉,呼友索烹茶。

一时忘却,寻常风物,相对嗟呀。


眼儿媚·时雨新晴景尤嘉

 

时雨开晴景尤嘉,春水落烟霞。

东君裁剪,堂前旧燕,篱畔新花。

绿醅初熟尝宜醉,呼友索烹茶。

一时忘却,寻常风物,相对嗟呀。


水风泠兰

踏莎行·元宵兼生日感怀

踏莎行·元宵兼生日感怀


烟逐香凝,梅含红浥。

月随上苑休寻觅。

晚来故旧雁先还,临风听弄离人笛。

飘泊知君,怅怀难迹。

相逢未如衰容易。

十年江国固为尘,人间冬尽花还寂。


踏莎行·元宵兼生日感怀

 

烟逐香凝,梅含红浥。

月随上苑休寻觅。

晚来故旧雁先还,临风听弄离人笛。

飘泊知君,怅怀难迹。

相逢未如衰容易。

十年江国固为尘,人间冬尽花还寂。


水风泠兰

蝶恋花·元宵兼生日感怀

蝶恋花·元宵兼生日感怀


斜点银釭红叱起,一夜东风,松浦生仙袂。 

梅绽玉函疑雪霁,还教心事藏花底。

便遣游丝求卒岁,珍重新书,把酒同谁寄。

深院独开还独闭,人间万事徒嗟矣。


蝶恋花·元宵兼生日感怀

 

斜点银釭红叱起,一夜东风,松浦生仙袂。 

梅绽玉函疑雪霁,还教心事藏花底。

便遣游丝求卒岁,珍重新书,把酒同谁寄。

深院独开还独闭,人间万事徒嗟矣。


水风泠兰

阮郎归·故乡

阮郎归·故乡


浑河万里廓寥前,入云碣石烟。

辚辚车马奉京天,往怀怅少年。

秉旄定,拊膺迁,斯民谁解悬。

散居海内负衣冠,雁过故国寒。


阮郎归·故乡

 

浑河万里廓寥前,入云碣石烟。

辚辚车马奉京天,往怀怅少年。

秉旄定,拊膺迁,斯民谁解悬。

散居海内负衣冠,雁过故国寒。


水风泠兰

蝶恋花·忍湿残春朱紫绝

蝶恋花·忍湿残春朱紫绝


忍湿残春朱紫绝。

谁与哀弦,细数琵琶咽。

莫拟楼头幽恨月,不堪盈满堪常缺。


赊向旧魂新梦歇。

一段凋零,翻作肠千结。

试把尊前声未彻,浮生最是伤离别。


蝶恋花·忍湿残春朱紫绝

 

忍湿残春朱紫绝。

谁与哀弦,细数琵琶咽。

莫拟楼头幽恨月,不堪盈满堪常缺。

 

赊向旧魂新梦歇。

一段凋零,翻作肠千结。

试把尊前声未彻,浮生最是伤离别。


水风泠兰

念奴娇·谁来吊古

念奴娇·谁来吊古


谁来吊古,漫拾阶,总是兴亡伤目。

秋倚西风寥廓是,一片寒鸦衰绿。

愁寄斜阳,折归旧雁,陇上渐萧肃。

行人新恨,近来凄绝丝竹。


休说往事堪嗟,鬓霜应点,自有蛩声促。

痛饮烟波离浩荡,莫系人间荣辱。

向晚秋声,怅然新月,暮角吹乔木。

此心飘泊,更教何处踟躅。


念奴娇·谁来吊古

 

谁来吊古,漫拾阶,总是兴亡伤目。

秋倚西风寥廓是,一片寒鸦衰绿。

愁寄斜阳,折归旧雁,陇上渐萧肃。

行人新恨,近来凄绝丝竹。

 

休说往事堪嗟,鬓霜应点,自有蛩声促。

痛饮烟波离浩荡,莫系人间荣辱。

向晚秋声,怅然新月,暮角吹乔木。

此心飘泊,更教何处踟躅。


水风泠兰

柳梢青·疏圃三三

柳梢青·疏圃三三


疏圃三三,窥来小小,著碧纤纤。

乳燕投岚,飞红信手,旧韵初拈。

酒痕半染轻衫,端详也,年光留惭。

诗债须堪,铅华自误,摇落江南。


柳梢青·疏圃三三

 

疏圃三三,窥来小小,著碧纤纤。

乳燕投岚,飞红信手,旧韵初拈。

酒痕半染轻衫,端详也,年光留惭。

诗债须堪,铅华自误,摇落江南。


水风泠兰

临江仙·戏

临江仙·戏


走马咿呀过眼,京华敲遍残春。

浓情新罢便招魂。

问君能几度,憔悴是红尘。


粉黛染戕本色,悲欢销尽天真。

兴亡聊得此间存。

谁人身似我,我亦戏中人。


临江仙·戏

 

走马咿呀过眼,京华敲遍残春。

浓情新罢便招魂。

问君能几度,憔悴是红尘。

 

粉黛染戕本色,悲欢销尽天真。

兴亡聊得此间存。

谁人身似我,我亦戏中人。


水风泠兰

踏莎行·醉卧谁思

踏莎行·醉卧谁思


醉卧谁思,青衫如昨,秋风吹彻秋千陌。

十年人已老樽前,可怜华发生霜薄。

往事余怀,一腔萧索。就中离合无凭酌。

故园未寄锦诗来,更添归雁萧萧落。


踏莎行·醉卧谁思

 

醉卧谁思,青衫如昨,秋风吹彻秋千陌。

十年人已老樽前,可怜华发生霜薄。

往事余怀,一腔萧索。就中离合无凭酌。

故园未寄锦诗来,更添归雁萧萧落。


水风泠兰

西江月·大圣

西江月·大圣


生就无牵无系,本应冷性虚情。

紫微妄动逞威名,此去逆天改命。

念处西天回首,心魔谁证金经。

灵台一点寄清明,耿耿青灯长省。


西江月·大圣

 

生就无牵无系,本应冷性虚情。

紫微妄动逞威名,此去逆天改命。

念处西天回首,心魔谁证金经。

灵台一点寄清明,耿耿青灯长省。


水风泠兰

西江月·哪吒

西江月·哪吒


从此空心清净,纵然似傻如狂。

当年所寄在陈塘,憎爱莫更相望

业海谁祈回首,混天同斩情长。

座中莲骨尚余香,一段轮回孑往。


西江月·哪吒

 

从此空心清净,纵然似傻如狂。

当年所寄在陈塘,憎爱莫更相望

业海谁祈回首,混天同斩情长。

座中莲骨尚余香,一段轮回孑往。


水风泠兰

浣溪沙练习三首

浣溪沙·夕景虚清舍物华


夕景虚清舍物华,晚来薄露碎烟纱。

独从云径谩咨嗟。

山涧怀风辞淡月,竹帘续梦拢飞花。

别愁一点向天涯。


浣溪沙·屋角数枝篱落斜


屋角数枝篱落斜,萧萧旧院辞秾华。

偶来幽客煮新茶。

山涧汲风眠淡月,竹帘枕梦浸飞花。

残灯犹是照天涯。


浣溪沙·遥眺东山携独嗟


遥眺东山携独嗟,烟深曛暮宿归鸦。

苔痕一点野人家。

山涧鸣风淡月,竹帘栖梦觅飞花。

空徊心事寄天涯。


浣溪沙·夕景虚清舍物华

 

夕景虚清舍物华,晚来薄露碎烟纱。

独从云径谩咨嗟。

山涧怀风辞淡月,竹帘续梦拢飞花。

别愁一点向天涯。

 

 

 

浣溪沙·屋角数枝篱落斜

 

屋角数枝篱落斜,萧萧旧院辞秾华。

偶来幽客煮新茶。

山涧汲风眠淡月,竹帘枕梦浸飞花。

残灯犹是照天涯。

 

 

 

浣溪沙·遥眺东山携独嗟

 

遥眺东山携独嗟,烟深曛暮宿归鸦。

苔痕一点野人家。

山涧鸣风淡月,竹帘栖梦觅飞花。

空徊心事寄天涯。


水风泠兰

山花子·雨湿山居不觉忙

山花子·雨湿山居不觉忙


雨湿山居不觉忙,芳英惊散有流光。

寥落两三簪花字,遗余香。

桐色轻阴新绿满,旧经书却竹篁长。

唤起银蟾同醉去,道寻常。


山花子·雨湿山居不觉忙

 

雨湿山居不觉忙,芳英惊散有流光。

寥落两三簪花字,遗余香。

桐色轻阴新绿满,旧经书却竹篁长。

唤起银蟾同醉去,道寻常。


水风泠兰

眼儿媚·忆旧时梅里雪山日出

眼儿媚·忆旧时梅里雪山日出


素妆本自与天通,雪岭断飞鸿。

擢寒未已,赤曦腾化,迩序朝宗。

玉烟遥引金乌起,对此赖从容。

娲皇御宇,尘心归梵,斩馘鲲龙。


眼儿媚·忆旧时梅里雪山日出


素妆本自与天通,雪岭断飞鸿。

擢寒未已,赤曦腾化,迩序朝宗。

玉烟遥引金乌起,对此赖从容。

娲皇御宇,尘心归梵,斩馘鲲龙。


水风泠兰

浣溪沙·地铁末班,晚归有感

浣溪沙·地铁末班,晚归有感


晚入车厢分外凉,月台零落已无行,对窗懒得理残妆。

邮件囫囵标记去,昼间烦事暂相忘,可怜碌碌为谁忙。


浣溪沙·地铁末班,晚归有感

 

晚入车厢分外凉,月台零落已无行,对窗懒得理残妆。

邮件囫囵标记去,昼间烦事暂相忘,可怜碌碌为谁忙。


水风泠兰

画堂春·罗襟懒理枕残妆

画堂春·罗襟懒理枕残妆


罗襟懒理枕残妆,觉时一霎流光。

蔷薇隔院悄逾墙,偷送温香。

玉簟难消暑热,疏星还贮余凉。

声声清漏有微茫,无限思量。


画堂春·罗襟懒理枕残妆

 

罗襟懒理枕残妆,觉时一霎流光。

蔷薇隔院悄逾墙,偷送温香。

玉簟难消暑热,疏星还贮余凉。

声声清漏有微茫,无限思量。


水风泠兰

清平乐·兰芽渐吐

清平乐·兰芽渐吐


兰芽渐吐,欲敛烟波浦。

寸损柳绵愁半缕,一点湖光悄伫。

年光淡荡何如,贪怜金掌冰壶。

酒酽未须客醉,春深空惹平芜。


清平乐·兰芽渐吐

 

兰芽渐吐,欲敛烟波浦。

寸损柳绵愁半缕,一点湖光悄伫。

年光淡荡何如,贪怜金掌冰壶。

酒酽未须客醉,春深空惹平芜。


水风泠兰

眼儿媚·云挽南枝碧如何

眼儿媚·云挽南枝碧如何


云挽南枝碧如何,野老旧经过。

逢迎乳燕,闲寻绣陌,雩舞烟波。

一枝吹得春残也,露霭黯渔蓑。

何须苦计,馀生有几,归棹长歌。


眼儿媚·云挽南枝碧如何

 

云挽南枝碧如何,野老旧经过。

逢迎乳燕,闲寻绣陌,雩舞烟波。

一枝吹得春残也,露霭黯渔蓑。

何须苦计,馀生有几,归棹长歌。


水风泠兰

朝中措·荼蘼开尽晚应凋

朝中措·荼蘼开尽晚应凋


荼蘼开尽晚应凋,春色等闲抛。

风物香凝榴去,问卿曾傍兰桡。

惊鸿渺渺,光阴草草,往事迢迢。

共此余晖身在,岁时更觉清寥。


朝中措·荼蘼开尽晚应凋

 

荼蘼开尽晚应凋,春色等闲抛。

风物香凝榴去,问卿曾傍兰桡。

惊鸿渺渺,光阴草草,往事迢迢。

共此余晖身在,岁时更觉清寥。


水风泠兰

浣溪沙·步炊烟诗友韵

浣溪沙·步炊烟诗友韵


谁遣平生论杳茫,人间已惯总摧肠,歌灯冷落有离觞。

细数十年忧患句,相逢各改昔时妆,最怜青鬓去无长。


浣溪沙·步炊烟诗友韵

 

谁遣平生论杳茫,人间已惯总摧肠,歌灯冷落有离觞。

细数十年忧患句,相逢各改昔时妆,最怜青鬓去无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