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雷丸

161浏览    4参与
甲醇已醚

从1回到0

cp:狐白 雷王 蓝丸 三角

继续接上条 蓝丸视角


狐白给我洗浴的时候,表情似乎有些沉重,我不由得去注意他,我虽然已经猜到他并不会这么快的接受我和雷王在一起的事情,但真正看到狐白满脸眼泪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心底有块地方开始变软,我不自觉的开始擦拭他已经开始变花的妆容,即使现在,他依旧美的令人有些惊心动魄,他每次都有一种魔力,让我在最关键的时候不会推开他,就好像下一秒钟,即使有过教训,我还是一动不动,等着他下一秒来亲我。


  后来的步骤似乎又是另外一个梦,但狐白似乎比上次更加的用力,让我有些发痛,当我和他转移到床上的时候更是如此,我忍不住叫出声...

cp:狐白 雷王 蓝丸 三角

继续接上条 蓝丸视角


狐白给我洗浴的时候,表情似乎有些沉重,我不由得去注意他,我虽然已经猜到他并不会这么快的接受我和雷王在一起的事情,但真正看到狐白满脸眼泪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心底有块地方开始变软,我不自觉的开始擦拭他已经开始变花的妆容,即使现在,他依旧美的令人有些惊心动魄,他每次都有一种魔力,让我在最关键的时候不会推开他,就好像下一秒钟,即使有过教训,我还是一动不动,等着他下一秒来亲我。


  后来的步骤似乎又是另外一个梦,但狐白似乎比上次更加的用力,让我有些发痛,当我和他转移到床上的时候更是如此,我忍不住叫出声音,突然想到隔壁是雷王,我忍住声音,但遭到的是更大的疼痛,这是心和身体上共同的痛,还好有地缚神,让我不至于完全无法享受。


  隔天早上,我就感觉到下身有种被撕裂的感觉,狐白在早上洗浴的时候就没有动手动脚了,似乎还有点歉意。直到吃早餐的时候,看到雷王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尴尬,或许是因为愧疚心,我想夹菜去喂他,但被狐白一口咬住了,雷王看到我们亲密的喂菜行为,表情便有点收不住了。但他也没说什么,继续吃东西,仿佛什么也没发生。我感觉我和雷王又回到了以前的关系,好像亲近但实际上总有距离;而狐白不同,他看似收敛,实际大胆,当和他亲近之后,很难讨厌他。

甲醇已醚

无法取代的关系

cp:蓝丸 雷王 狐白 三角

接上条 狐白视角


  听到蓝丸要去找雷王的时候,我内心突然升起无名的火,我并不打算让蓝丸这么快的找到他,即使我知道如何最快的找到他,蓝丸明显很担心雷王,这种担心与以往的不同,从这次事件来说,两人的关系比以前更近了一步,而对于我来说,更是没有取代伴侣地位的可能性。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无论是我和蓝丸的相遇还是… 我一直被放在一个情人的位置,我知道这与我轻浮的态度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我仍不愿意用最深情的模样对待蓝丸,可是这不代表我掩饰的很好,我有时候在给蓝丸tuo yi解带的时候会窥见那些不可告人的...


cp:蓝丸 雷王 狐白 三角

接上条 狐白视角


  听到蓝丸要去找雷王的时候,我内心突然升起无名的火,我并不打算让蓝丸这么快的找到他,即使我知道如何最快的找到他,蓝丸明显很担心雷王,这种担心与以往的不同,从这次事件来说,两人的关系比以前更近了一步,而对于我来说,更是没有取代伴侣地位的可能性。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无论是我和蓝丸的相遇还是… 我一直被放在一个情人的位置,我知道这与我轻浮的态度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我仍不愿意用最深情的模样对待蓝丸,可是这不代表我掩饰的很好,我有时候在给蓝丸tuo yi解带的时候会窥见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蓝丸什么话都不会跟我说,只是夸我放的洗澡水水温刚好,但我似乎无法摆脱悲伤,故意不去理会他提出来的问题, 这时候蓝丸会察觉到,然后会安慰我,他知道我非常喜欢他,但我知道,他并没有那么喜欢我,然后我会半强迫式地和他结合,我宁愿拉他同流合污,也不愿像雷王一样只会隐忍的活着。


  但现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听见雷王和蓝丸回来的时候我兴奋的在门口等着,但我一眼就看到雷王的上衣领口被打了死结,我与他相处了几百年,没见过一天他会打错,除非动手的是对于手工活一点都不了解的蓝丸。我迎头就对他骂了一句,假装自己的心脏一点都不难受,在那刻,我真实的感受到雷王一点都不在乎我的恶意,而当我在给蓝丸洗浴的时候,我难受的模样终究是没逃过蓝丸的眼。

蓝丸很少会提起和他有苟且之事的人,但会光明正大的让大家联想的也就这次,这让我很受打击,因为雷王并不是会强迫蓝丸的人,除非蓝丸自己主动,因为他不可否认自己爱上了雷王。而我永远是个情人,我不知不觉在脸上已经流下了好几道的泪痕,蓝丸似乎见不得我的泪,开始好声好气的讨好我,但越是安慰,我便哭的越厉害,我精心的眼妆被哭画了,竟有些滑稽,蓝丸略带温度的手抚上我的脸,开始帮我清洗,他的动作很温柔,仿佛在对待一件精心保护的宝物。


  我的眼泪终于停了下来,我突然意识到即使是雷王也改变不了我和蓝丸的关系,我慢慢的靠近蓝丸的嘴唇,两个人默契的开始接吻。后来我和蓝丸又转移到了床上,我不是不知道隔壁是雷王,但是我忍不住更大力让蓝丸叫出来,但一直在房间的地缚神却忍不住将空间封闭,这时候我感受到了蓝丸紧张的背部变得放松了一些。而我又开始亲吻他的背部,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甲醇已醚

局外人

cp:雷王,蓝丸,狐白  三角


雷王视角


  蓝丸说出了表白之后,我感到一种不真实感,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了结合之后的那个晚上,我隐隐约约听到蓝丸的喘息声,原以为只是梦,但声音却越发的清晰,我在黑暗之中睁开了眼睛,声音是从隔壁传来的,但持续了一会儿,便安静了下来,仿佛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


  那件闹事结束之后,我原以为我和蓝丸应该更近了一步,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硬要说,我只不过是和他上过一次床的人,而蓝丸和身边很多的人似乎都有过身体的亲密接触,我并非什么偷窥狂,只是蓝丸在行事之后,他从不掩饰自己身上的痕迹。


  那次结合之后,我上衣的衣结被他打了个...


cp:雷王,蓝丸,狐白  三角


雷王视角


  蓝丸说出了表白之后,我感到一种不真实感,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了结合之后的那个晚上,我隐隐约约听到蓝丸的喘息声,原以为只是梦,但声音却越发的清晰,我在黑暗之中睁开了眼睛,声音是从隔壁传来的,但持续了一会儿,便安静了下来,仿佛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


  那件闹事结束之后,我原以为我和蓝丸应该更近了一步,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硬要说,我只不过是和他上过一次床的人,而蓝丸和身边很多的人似乎都有过身体的亲密接触,我并非什么偷窥狂,只是蓝丸在行事之后,他从不掩饰自己身上的痕迹。


  那次结合之后,我上衣的衣结被他打了个死结,我内心又生气又无奈,而这个细节自然逃不过狐白的眼睛,他一见到我在抱怨,就对我说让我去死,他眼里满是嫉妒,可是在下一秒又好像满不自乎的走了,蓝丸看向我的死结,用一种似非似笑的笑容看着我,那一瞬间,我觉得我背后为他所刻印的咒印、所抛弃的种族的优越是理所应当的,我愿意臣服于他一人之下,为他做所有的事情。


  作为一个忠实的狗,本来应该等待的主人主动给予自己的爱的,但是作为一个人却总是要完全占领一个人,我对于蓝丸的一切都很敏感,他今天看上去比想象中的精神很多,不过让我预料不到的是,蓝丸和狐白的关系更好了,狐白平时一般是主动去亲吻蓝丸的嘴唇或者耳垂的,但今天还没等到狐白过于主动的勾引,蓝丸就开始喂狐白吃东西了,这显然是关乎偏爱的动作,与性无关,狐白眼里先是有些惊喜,然后接过了食物。我似乎可以体会昨天狐白的感觉,内心仿佛翻倒了一瓶醋,一个昨天好像属于你的人今天仿佛又离得很远。

neada

延年方

雷丸,防风,柏子仁各等份,研为末,酒服方寸匙,日三,久服。未60太盛勿服
雷丸,防风,柏子仁各等份,研为末,酒服方寸匙,日三,久服。未60太盛勿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