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雷亚

24333浏览    283参与
啃爷

永夜将至 1

权游的脑洞√

雷伊*阿克希亚

不接受ky


贫民窟永远是这样混乱。很多人这样想。

不,不是的。布林克斯这样想。贫民窟也有宁静的时刻。

一片悲痛中的沉默,像刚修剪的草坪上长出的白蘑菇。神色自若的卡卡吸引了他的注意。

“和我走一趟吧,少年。”


布林克斯带着卡卡走进了塞西利亚大殿,这个卡卡可能永远无法想象的地方。然后卡卡双眼被蒙上,在经历了无数次上楼下楼拐弯后到了会客厅。

“My lord,这是今天早晨在贫民窟发现的【小鸟】”布林克斯的金属铠甲因鞠躬发出悦耳的叫声,有人私底下叫他鸟王,大概是因为这个。说完他眼神示意卡卡跪下。

“My lord,我是来自...

权游的脑洞√

雷伊*阿克希亚

不接受ky

 

贫民窟永远是这样混乱。很多人这样想。

不,不是的。布林克斯这样想。贫民窟也有宁静的时刻。

一片悲痛中的沉默,像刚修剪的草坪上长出的白蘑菇。神色自若的卡卡吸引了他的注意。

“和我走一趟吧,少年。”

 

布林克斯带着卡卡走进了塞西利亚大殿,这个卡卡可能永远无法想象的地方。然后卡卡双眼被蒙上,在经历了无数次上楼下楼拐弯后到了会客厅。

“My lord,这是今天早晨在贫民窟发现的【小鸟】”布林克斯的金属铠甲因鞠躬发出悦耳的叫声,有人私底下叫他鸟王,大概是因为这个。说完他眼神示意卡卡跪下。

“My lord,我是来自西塞西利亚的卡卡,我……”他看到了丝质屏风后的人影,看到了屏风下露出的镶了金的黑靴子——连阿克希亚大人都穿的是有银丝的高跟鞋,到底是谁配得上在鞋子上镶上黄金。他害怕起来,头向下低,不敢直视阿克希亚,更不敢直视后面的屏风。

然后他看到了地毯上的一根头发,金色的。

塞西利亚哪有什么金色头发的人啊。

那就是……

他的身子摇晃起来,彻底跪下来,伏在地上痛哭。

“My lord,我绝对对您忠心耿耿,我用我的性命发誓……”

“好——别哭啊小朋友。”

卡卡强行止住哭泣。

“好了,是叫卡卡是吧。找到这个人,跟踪他。每个月的第一个周五和最后一个周四向我汇报情况。”

“汇报一次给一次钱,赏金的多少视其价值而定,明白了吧?”

卡卡点头。

“飞吧。”

然后卡卡就被旁边的急冻兽带走了。

 

这时候屏风后的人才慢悠悠地走出来,从阿克希亚身后环住她的腰。“可算把那个爱哭鬼赶走了。”正如卡卡所想的一样,屏风后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雷伊。

“您不应该在赫尔卡享受温暖吗,怎么会想到到我这冰天雪地的鬼地方来,YOUR GRACE?”

“啊,我兄长他这几天心情不好,天天下雨。这里虽然冷,但阳光还是有的。”

天哪,谁知道这一双不安分的手是被怎样不安分的大脑支配的。阿克希亚想。

“那边的那几个,退下吧。”他自顾自地说。

门关上了。

把门关上,会客厅和卧室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雷伊想。

 

谱尼,马上要结束他的半个世纪统治了。物色继承者是早就开始的工作。年龄相仿的雷诺或瑞尔斯按理说是他最好的选择。但只能选一个啊。

最后,谱尼选择了瑞尔斯。

这或许是雷诺心情不好的缘由。


啃爷

永夜将至[楔子

哦,孩子。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家徽是一只带鱼尾的狐狸吗?

很久很久以前,当我们的祖先,还是一只狐狸的时候,他就有鱼尾了。

他为什么会有鱼尾呢?

哦,我在和你一样大的时候,也这样问过我的母亲…

他怎么会有鱼尾巴呢?

是啊,怎么来的呢?我的母亲当时这样笑着回答我。

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长到你听到这里就已经差不多睡着了。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听到这里已经睡着了。

 行了,天黑了,小孩子就赶紧睡觉吧。夜幕降临,很难说清是醒着安全还是睡着安全。

好嘛,睡着了。


哦,孩子。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家徽是一只带鱼尾的狐狸吗?

很久很久以前,当我们的祖先,还是一只狐狸的时候,他就有鱼尾了。

他为什么会有鱼尾呢?

哦,我在和你一样大的时候,也这样问过我的母亲…

他怎么会有鱼尾巴呢?

是啊,怎么来的呢?我的母亲当时这样笑着回答我。

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长到你听到这里就已经差不多睡着了。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听到这里已经睡着了。

 行了,天黑了,小孩子就赶紧睡觉吧。夜幕降临,很难说清是醒着安全还是睡着安全。

好嘛,睡着了。




清韵子

【换个风格】雷亚大婚

不知道为什么直接发发不出来,等会评论区链接见吧(……)

不知道为什么直接发发不出来,等会评论区链接见吧(……)

顾雪青

【雷亚】前路

cp:雷伊x阿克希亚 微量盖缪

原著向,设定正派在一次重大战争中惨败,雷亚盖缪四人流亡。

——————————————————————

这一夜,他做了好久的梦。

他梦到尚未覆灭的赫尔卡文明,还有那些穿着奇异的赫尔卡人,他们将他团团围住。而领头的赫尔卡人——亦是他的制造者,庄重地拿着某样东西走向他,像是在进行一场神圣的仪式。

他本能地想拒绝,但赫尔卡人束缚住了他的手脚。剧烈的疼痛在胸口蔓延开来,与之齐来的,还有一阵彻骨的冰冷。

趁着意识尚未远去,他看清了赫尔卡人塞进他胸膛的东西。

一颗崭新的、泛着点点银光的人造心脏。

古老的居民们打量着他,像是在端详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制...

cp:雷伊x阿克希亚 微量盖缪

原著向,设定正派在一次重大战争中惨败,雷亚盖缪四人流亡。

——————————————————————

这一夜,他做了好久的梦。

他梦到尚未覆灭的赫尔卡文明,还有那些穿着奇异的赫尔卡人,他们将他团团围住。而领头的赫尔卡人——亦是他的制造者,庄重地拿着某样东西走向他,像是在进行一场神圣的仪式。

他本能地想拒绝,但赫尔卡人束缚住了他的手脚。剧烈的疼痛在胸口蔓延开来,与之齐来的,还有一阵彻骨的冰冷。

趁着意识尚未远去,他看清了赫尔卡人塞进他胸膛的东西。

一颗崭新的、泛着点点银光的人造心脏。

古老的居民们打量着他,像是在端详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制造者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望向身后的千千万万个赫尔卡人——他的同类,突然朗声笑道——

“成功了。”

人群中爆发出的欢呼与赞叹将他湮没。他茫然地注视着他们,胸口的温度迅速扩散,在某一时刻彻底占据了他的身躯。

——冰冷的、像是封冻着千年积雪的溶洞。那便是他眼中的世界。

赫尔卡人高大的身影取代了阳光。金发的少年瑟缩在角落,好似一枚神明遗落在人间的棋子。

  

  
画面一闪,他的世界变成了现实。

温暖与寒冷交织,两种极端的感觉揉作一气,麻痹了他的神经。

冰镜折射出他瘦小的身影。他张望四周——这是一个由冰构成的半密闭空间。冰凌或高或低地悬在墙上。唯一有光亮的地方在不远处,像是洞口。

他下意识地向那处走去。只是刚迈出两步,他的步伐便停顿了。

冰榻上静静地躺着一个女人。她整个人侧卧着,他看不清她的容貌,只在经过她身旁时闻到一阵淡淡的冷香。

……是她救了我吗?

泪水在不知不觉中充盈了他的眼眶。他不知道这种强烈的情感从何而来,也不明白胸腔中那炙热跳动着的,究竟还是不是他的心。

这似乎和赫尔卡人给他的指令不符。不对,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迟疑片刻,最终选择追寻光的方向——溶洞的出口。

  

  

片刻后,她睁开了双眼。

柔软的红线、逐渐偏离的命轨、孤独的旅程……某些事正在不可逆地发生着、改变着,让他原本扭曲的路变得更为崎岖。

而赫尔卡预言中的金色传说,便是从他离开的那一刻起,逐渐有了雏形。

  

  

“雷伊……雷伊?”

他在女人焦急的呼唤声中醒来。她手中提着一盏小小的灯笼,勉强照亮了这间简陋的屋子,还有她明显肿胀的双眼。

她刻意压低了嗓音——而这声音和响亮的鼾声相比,倒也算不上什么。

一旁盖亚正搂着缪斯睡着。或许人到绝境,便不再要求什么,譬如现在——他们四个挤在一张破破烂烂的草席上,反而睡得安稳。

被血水一遍遍浸泡的战衣早已不知去向。被谁随手扔掉?或是在他们流亡的过程中,早已葬身于咆哮的风沙。

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一幕幕梦魇——其实那根本不是梦境,而是血淋淋的现状。他输了,他们都输了,输给了老谋深算的野心家。

输掉的,不只是一次战争,而是维系宇宙数万年平衡的秩序,是天下苍生的未来。

“……还是很痛吗?”

梦魇并没有终止,只是在她面前稍稍收敛了些。他回过神,他的女人正跪坐在他身上,又生怕碰到伤口似的,并没有真正压着。

她身上的伤其实不比他少,好在创口不深,都是些皮外伤罢了。一条条红痕烙在她雪白的肌肤上——他略微蹙起眉,可她仿佛毫不在意,只是将仅剩的灵力覆在他的胸膛。

“这样或许就不会痛了……雷伊?”

她诧异地望着他,还有攥住她腕子的手。他笑了笑:“后悔吗,跟我走到今天。”

“嗯?”

“这一次,或许我们赢不了了。”他依然笑着,“……你要和我一起死在外面了。”

“我不在乎,”她只是抽出手腕,然后小心翼翼地俯下身,枕在他的胸口——那是最接近心脏的地方,留有一道最刺眼的伤疤,“我只是……不想再让你一个人痛了。”

  

  

他的伤势最为严重,和她说了一小会儿话,便又昏昏睡去。

她轻手轻脚地爬下床。足尖与地面接触,没发出一丁点声响。但饥饿感在深夜无限放大——在落地的刹那,她的身子肉眼可见地轻颤了下。

……水井应该在那个方向。

打水的动作十分笨拙,而更糟糕的,是她指尖上那些快不受控制的冰雪元素,总是将打好的水冻成冰。来回数次,她才勉强打了半桶水。

没有毛巾,她便从换下来的、早已破破烂烂的衣裙上撕下一条,蘸满凉水。然后敷在他有些发红的额头上。

即使隔着布料,她依然能感受到那滚烫的温度——他已经发烧两天了。

她用同样的方法给他擦着身体,直到覆盖在他皮肤上的水珠都消失不见,他也没有好转的迹象。她叹了口气,又回到榻上。

冰族人的体温天生寒凉,这传言是真的。

她拥住他,像是丝萝缠绕乔木那样,整个人夹住他的身体。女人胸前的柔软紧紧抵在他的胸膛。热气让她有些头晕,但更多的,是前所未有的归宿感。

  

  

黑暗中,赤色的眼眸安静地注视着这一切。

她把玩着男人的银白发丝,不时垂眸看看。此时他不再是战神——倒像个累了的孩子,在她怀中睡着。只是这孩子实在贪玩,硬实的胸膛上,裹了大大小小几十片纱布。

“以前我总觉得不是时候,”她盯着他的睡颜轻声呢喃,“等这一战过去,我们就去过两个人的生活吧。”

  

  

“你很爱他。”

突兀的女声打破了长夜的死寂。缪斯望着阿克希亚进进出出的身影——连她自己都很诧异,为何会平白冒出来这样一句。

阿克希亚的身子本是极轻极柔的,又有些娇小,这样来回动作,就像一只玲珑的雀儿。

“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她稍微直起身子,“……光是看着,我会很心疼。”

“以前,还在天蛇星的时候,我听说过你,”她笑了笑,索性抱膝坐起来,“年纪轻轻就做了女王。只是我没想到,你们感情这么好。毕竟我每次见到队长,他都是孤零零一个人。”

“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其实每个人都身不由己,”她望向缪斯的眼睛,“在这宇宙中活着,已经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了。”

缪斯沉默了会儿:“以后……我是说,如果我们还能活着回去的话。你打算做什么?”

冰色的眸子与赤红相对,她与她相视一笑。

“去他在的地方。”她说。

柳安辭

画一下我老婆——和我老婆的叔叔( ´•̥̥̥ω•̥̥̥` )

想表达的大概是公主内战前后的蜕变和反差吧。。但其实没画出来只做到了让两个老婆同框而已。。如果要吹安洁我可是能吹好久的就不多说了,我是女王殿下的女友粉没错惹。。

画一下我老婆——和我老婆的叔叔( ´•̥̥̥ω•̥̥̥` )

想表达的大概是公主内战前后的蜕变和反差吧。。但其实没画出来只做到了让两个老婆同框而已。。如果要吹安洁我可是能吹好久的就不多说了,我是女王殿下的女友粉没错惹。。

P.N

由于考试月,一两个月都没消息了,出来诈尸
之前有异想天开弄IV的想法,除了这两张还有大概几十张草稿吧。。。等有时间会好好弄的
学习下雷亚,coming sooooooon

由于考试月,一两个月都没消息了,出来诈尸
之前有异想天开弄IV的想法,除了这两张还有大概几十张草稿吧。。。等有时间会好好弄的
学习下雷亚,coming sooooooon

suiyuanbizhu155
我上次2.7版本发文的时候说3...

我上次2.7版本发文的时候说3.0才会rin和sagar一起出来。
这官方是什么玩意???
你2.8就把最后两个压轴牌打出来那你3.0怎么办???
被打脸了我很难受😭😭😭。

我上次2.7版本发文的时候说3.0才会rin和sagar一起出来。
这官方是什么玩意???
你2.8就把最后两个压轴牌打出来那你3.0怎么办???
被打脸了我很难受😭😭😭。

suiyuanbizhu155

woc!普天同庆!!!rin来了!
首个双角色版本来了!!!
我真的是嗨到不行了!

woc!普天同庆!!!rin来了!
首个双角色版本来了!!!
我真的是嗨到不行了!

suiyuanbizhu155
玖凰会的复仇来了!冲冲冲!

玖凰会的复仇来了!冲冲冲!

玖凰会的复仇来了!冲冲冲!

人间瓷化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画全身粮……因...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画全身粮……因为我很菜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画全身粮……因为我很菜

清韵子

爱人与守护者

文直接评论区链接见。


里面的几个人称,要是有不理解的我可以在这里注明一下。

他她男女主,不用多说雷亚。

传奇,柯尔德。

他的兄弟,盖亚。那个女人,缪斯。

侍卫长,布林克斯。复仇者,裂冰之魂(我将他们设定为了兄弟)。

开头的那个男人,扫荡之锋。


剩下的应该不会有理解困难。基于新官剧的自我理解化产物,以上~

文直接评论区链接见。


里面的几个人称,要是有不理解的我可以在这里注明一下。

他她男女主,不用多说雷亚。

传奇,柯尔德。

他的兄弟,盖亚。那个女人,缪斯。

侍卫长,布林克斯。复仇者,裂冰之魂(我将他们设定为了兄弟)。

开头的那个男人,扫荡之锋。


剩下的应该不会有理解困难。基于新官剧的自我理解化产物,以上~


顾雪青

【雷亚】梦中湖

cp:幻影雷伊x阿克希亚

雷亚现代pa,已婚。幻雷原著设。

——————————————————————

阿克希亚最近很苦恼。
   
她的丈夫已经一周多没回家了。最后一次与雷伊联络是在家门口,那时候她刚提着大包小裹回来,牛肉番茄西兰花——雷伊爱吃的菜在篮子里堆成了小山。

男人握着钥匙的手一僵,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将刚插进门孔的钥匙拔出来:“我得出去一阵儿。”

“又有新任务了吗?”她慢吞吞地换上拖鞋,“这次要走多久?”

“快的话三天,不顺利的话……大概要一个月吧。”

像是被冰冷的银勺狠狠一挖,她的心陡然空了一块。但她回应雷伊的,依然是勉强撑出的、妻子理解...

cp:幻影雷伊x阿克希亚

雷亚现代pa,已婚。幻雷原著设。

——————————————————————

阿克希亚最近很苦恼。
   
她的丈夫已经一周多没回家了。最后一次与雷伊联络是在家门口,那时候她刚提着大包小裹回来,牛肉番茄西兰花——雷伊爱吃的菜在篮子里堆成了小山。

男人握着钥匙的手一僵,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将刚插进门孔的钥匙拔出来:“我得出去一阵儿。”

“又有新任务了吗?”她慢吞吞地换上拖鞋,“这次要走多久?”

“快的话三天,不顺利的话……大概要一个月吧。”

像是被冰冷的银勺狠狠一挖,她的心陡然空了一块。但她回应雷伊的,依然是勉强撑出的、妻子理解而支持的笑容:“注意安全。”

——因此,在她钻进被窝,却发现身旁躺着一个男人时,几乎是整个人弹了起来。

“怎么,才半天没见,就不认识你老公了吗?”

男人不急不慢坐起来,与雷伊极像的发丝泛着银光——阿克希亚这才发现,除了配色是与雷伊截然不同的湖蓝,他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不,还有眼神。雷伊望向她的目光向来温柔——他对她特有的温柔,以至于在人海中,她一眼就能认出那双琥珀色的眸子。而眼前这个人却不同。他的目光是她望不穿、读不懂,甚至还噙着几分漠然的,像是一潭幽深的湖水。

“坐过来一点,”耳边传来他有些不耐烦的声音,“我又不会吃了你。”
   
   
   
在男人辨不出任何感情色彩的描述下,她总算明白了些。

面前的这个人是雷伊,却不是她的丈夫,或者说——她的雷伊是沐浴在阳光下的,温柔而耀眼,而眼前的雷伊更像是生于暗影。

他是怎么说的来着?——他来自遥远的上古时代。那个世界的阿克希亚贵为女皇,受一族敬仰。可即使是那般号令众生的女人,在战争结束之后,却甘愿放弃一切荣华,去做雷伊的妻子。

而他作为雷伊的幻影,常年隐匿在水银湖中,内心早已和湖水一样冰冷。可他不愿承认的是,当他听见响彻赫尔卡星的喜锣声时,心底竟也泛起了一丝难言的酸涩。

“我只是有些好奇,”他注视着阿克希亚的冰色眸子,“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会对那个家伙死心塌地。”

“不管你是不是雷伊,远道而来,那便是客人了。”阿克希亚笑了笑,“我去做点吃的。”

她边走向厨房,边系上碎花边儿的围裙。刚买回来的几大兜菜正新鲜着,阿克希亚瞥了一眼,干脆将它们一点点拿到案板上。

这些菜,若是她一个人在家,不是烂了就是倒掉,还不如拿来招待这个人——虽然她对他的话将信将疑。
    
   
   
满满一桌子菜,都是按照雷伊的喜好做的,这让阿克希亚有些心虚。而在心虚中,还藏着一丝小小的侥幸——既然他说自己是雷伊,口味也不会相差太多吧?

更主要的原因是……她只学会了这几样。

他对着热气腾腾的菜沉默了会儿,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夹了块离他最近的牛肉。奇怪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开来——酥酥软软的,带着沁入唇齿的香气,和赫尔卡星的废电池截然不同。

“不好吃吗?”阿克希亚望着他略微皱起的眉。

“不,只是没吃过,”男人放慢了咀嚼的动作,“我不需要进食,也没人做给我吃。”

他突然有些不愿再看阿克希亚的眼睛。于是他埋下头——碗里白花花的米饭有些刺眼,让他不禁联想到同雷伊交手时,那道打人极疼的白光。

那个女人……优雅的冰雪女皇,也会像这样给那家伙做饭吧。

“尝尝这个,”女人温柔的嗓音将他拽回当下。阿克希亚提着袖子,往他的碗里夹了一块西兰花,“光吃肉会腻的。”

一瞬间,他的神情有些恍惚。西兰花清淡的香气萦绕在鼻尖,代替了赫尔卡星已然生锈的、铁皮的味道。——他仿佛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在消灭了小半碗饭后,他才放下筷子,直视着阿克希亚的双眸。

“带我去外面走走吧,”他露出略显慵懒的笑意,“你们这个世界,还挺有意思的。”

  
   
他记不得阿克希亚是如何买下棉花糖,将它硬塞进他的手中,又带着他登上摩天轮的。他只知道,当他看到身旁的女人双手合十、认真地对着天空许愿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悸动在他心底绽开。

棉花糖软软的,柔柔的,像是萦绕在糖棍上的一团花云。甜味短暂地麻痹了神经,让他整个人都有些飘飘忽忽。

阿克希亚察觉到他呆滞的目光,向相同的方向望去,却什么都没看到。她轻碰他的胳膊:“摩天轮转到最高处的时候,可以许愿哦。”

“幼稚,”他略微敛起目光,“如果许愿有用,怎么会战事不断。”

但阿克希亚就像没听到他的话。她轻阖双眸,微风贴着她的面颊拂过,吹起几缕冰蓝色的长发。阳光打在她的脸上、肩上,还有无名指上粲金色的戒指。

直到阿克希亚睁开双眼,他才问道:“许的什么愿?”

“希望我的丈夫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她毫不介意将心愿分享给他,“他抓坏人的时候很帅,但是……这个职业太危险了。”

——想不到这个世界的雷伊也和那家伙一样。他冷笑一声,却没打断她的话。

“有时候,我看到他被同事搀扶着回来,浑身都是血,心疼得很。但我又不能跟他说,”她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如果连我都不支持他,施加给他过多的压力……那他该有多难过。”

“我也会有怨他的时候。他回家的时间太少了……我们,我们结婚到现在,还没有孩子。”

她轻抚着小腹,仿佛这里面真的孕育着他们的结晶。片刻后,她意识到自己似乎说得太多,才堪堪垂下目光:“也许我不该跟你说这些。”

“也对,你应该去和你老公说。”而他只是静静凝望着阿克希亚的侧脸。

  
   
太阳将要与海面融为一体时,他的胸口也开始隐隐作痛。

穿越时空,本身就需要消耗极大的能量,而他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也大大超出了预算。汗珠从他的前额渗出,只是被湖蓝色的发丝掩盖着。

女人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她轻轻搭上他的肩头:“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他望着阿克希亚——不是冰雪女皇的阿克希亚,只是阿克希亚,突然产生了想将她拥入怀抱的冲动。

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即使他拥有那个人的名字,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容貌,甚至招式,但他终归不是雷伊。他不需要感情这种累赘的东西——那会拖累他的思维和行动。

比起妻子,他更想要能让他恢复清醒的、赫尔卡星的湖水。

良久,他沉沉开口:“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里?”

“我所在的世界,”他轻阖眼眸,深蓝色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我住的地方……那儿有一片望不到尽头的湖,湖水是蓝紫色的。”

“蓝紫色的湖?那应该很漂亮。”阿克希亚笑了笑,“我都有些想看看了。”

“如果未来,我们能够再相见……”

阿克希亚张了张唇,尚未出口的字眼被堵死在喉咙间。一种无形的力量遏制着她,将她想说的话,以及关于面前这个男人的、短暂的记忆,一点点从她的身体抽离。

掌心与额头相贴,但这样亲密的接触只持续了几秒,他便将她松开。再睁开双眼时, 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的榻上。

“奇怪,”她揉了揉脑袋,“我是睡过头了吗?”

  
   
任务比预期完成得快一些,雷伊便早早回了家。

因为工作的缘故,他已经很久没和她亲近了。于是吃过晚饭后,他搂着阿克希亚亲了一会儿,便将她抱回了卧室。

雷伊压上她的身体时,她突然用手抵住他的肩头:“我昨晚做了个梦。”

“嗯?”

“我梦见你带我去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很陌生,但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停顿片刻,“那个地方到处都是废墟。但在废墟中,有一片很干净的湖,湖水是蓝紫色的。”

“你牵着我去看湖。在湖水中,我看到了你的影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听起来是个美梦,”雷伊笑了笑,在阿克希亚的唇瓣上轻啄一口,“想去看湖吗?我还有两天年假。

“唔……好啊。”

Astra

#日記

#Deemo特展

#再會


~法文考試之前的休閒時光~


為了將店員給錯的上衣換尺寸又回到了雷亞概念店,結果不小心敗了兩個餐點💦

這次沒有點限定飲料了,那個奶油自己沒辦法⋯⋯。

自己的口味問題,其他客人都是喝光稱讚的⋯⋯!


點了打勾勾沙拉與Deemo黑巧克力鬆餅,抽到的小立牌是Deemo和貓咪玩偶,已經滿足了、滿足了,雖然沒有小女孩和面具小姐但終於沒有重複的了,明明抽卡運氣不錯卻無法顯現在餐點上面呢(。)


🥗是點了和風柴魚水煮蛋口味的沙拉,很好吃,柴魚味十足,海苔配生菜其實還不錯,可能用了和風醬吧,恰好搭這次點的檸蜜柚茶,酸酸甜甜的很吃不膩

不過不太擅...

#日記

#Deemo特展

#再會


~法文考試之前的休閒時光~


為了將店員給錯的上衣換尺寸又回到了雷亞概念店,結果不小心敗了兩個餐點💦

這次沒有點限定飲料了,那個奶油自己沒辦法⋯⋯。

自己的口味問題,其他客人都是喝光稱讚的⋯⋯!


點了打勾勾沙拉與Deemo黑巧克力鬆餅,抽到的小立牌是Deemo和貓咪玩偶,已經滿足了、滿足了,雖然沒有小女孩和面具小姐但終於沒有重複的了,明明抽卡運氣不錯卻無法顯現在餐點上面呢(。)


🥗是點了和風柴魚水煮蛋口味的沙拉,很好吃,柴魚味十足,海苔配生菜其實還不錯,可能用了和風醬吧,恰好搭這次點的檸蜜柚茶,酸酸甜甜的很吃不膩

不過不太擅長吃沙拉的自己最後還是有放棄的(?)

果然應該找一個會吃沙拉的人來一起吃,比如可愛的戀人


🥞自然還是最好吃的!

感冒剛好了幾天,可以吃甜的感覺特別幸福,冰淇淋是香草味,這次上頭撒了點小碎片增添七色,而且上菜時間變快了,在趕考場前恰好可以好好享用吃完,只是這個份量是挺給飽足感的,晚飯就一起解決了(?)


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去了,畢竟自己挺非的想來再吃幾個餐點也抽不到小女孩和面具小姐⋯⋯。



最後是,法文口語考試被老師讚美了,非常開心的一天(*¯︶¯*)

Astra

#日記

#Deemo特展

#最後篇


食物與收獲。

只有上衣與扭蛋一個是買的,其他全部是贈送來著,覺得這次活動辦得很好是有蓋章紀念、套卡紀念、明信片與三種圖案變化的小卡紀念品,與過去相比真的多了很多驚喜。

上衣是這次的限定商品,然而店員拿錯尺寸給我了,希望願意讓我換⋯⋯我都還沒拆過的。


而且小卡還是依據場次不同而發不一樣的,我拿到的是自己非常喜歡的一首曲子:Legacy的小卡,另一批人拿到的是小獅子還是向日葵的樣子。


Legacy這首曲子就是一首糖藏刀的曲,但有一幕圖案會變成,穿著紅洋裝的Alice與哥哥相擁的畫面,真的很催淚⋯⋯。


甜點的話自己點了如圖,鬆餅非常...

#日記

#Deemo特展

#最後篇


食物與收獲。

只有上衣與扭蛋一個是買的,其他全部是贈送來著,覺得這次活動辦得很好是有蓋章紀念、套卡紀念、明信片與三種圖案變化的小卡紀念品,與過去相比真的多了很多驚喜。

上衣是這次的限定商品,然而店員拿錯尺寸給我了,希望願意讓我換⋯⋯我都還沒拆過的。


而且小卡還是依據場次不同而發不一樣的,我拿到的是自己非常喜歡的一首曲子:Legacy的小卡,另一批人拿到的是小獅子還是向日葵的樣子。


Legacy這首曲子就是一首糖藏刀的曲,但有一幕圖案會變成,穿著紅洋裝的Alice與哥哥相擁的畫面,真的很催淚⋯⋯。


甜點的話自己點了如圖,鬆餅非常好吃,香草冰淇淋配黑巧克力鬆餅完全不會膩,搭上可可歐蕾,其實是一餐下來不會覺得自己在吃下午茶的感覺(因為不太甜呢,可可歐蕾都是苦的)


拿到的贈卡是貓咪玩偶的,然而隔壁兩桌都拿到了Alice⋯覺得自己沒有那個命,不過餐墊上有就很滿足了,而且餐墊可以帶回家⋯⋯!

Astra

#日記

#Deemo特展

#第二篇


在這天與工作人員聊了一點,以及知道了很多同好有多麼熱情友善,這篇只是一點集體照的部分,還有餐點區與購買的紀錄,然而購買說起來不是特別愉快⋯⋯。


覺得這次公布手稿這點非常喜歡,很喜歡看線稿來著,不過其他的還是希望各位能親眼目睹現場的吧,所以其他就都不放了。

甚至有很多歌曲封面的繪製過程,很多經典曲子都有被放出來。

而且那種印刷材質是看來很美的磨砂感。

#日記

#Deemo特展

#第二篇


在這天與工作人員聊了一點,以及知道了很多同好有多麼熱情友善,這篇只是一點集體照的部分,還有餐點區與購買的紀錄,然而購買說起來不是特別愉快⋯⋯。


覺得這次公布手稿這點非常喜歡,很喜歡看線稿來著,不過其他的還是希望各位能親眼目睹現場的吧,所以其他就都不放了。

甚至有很多歌曲封面的繪製過程,很多經典曲子都有被放出來。

而且那種印刷材質是看來很美的磨砂感。

Astra

#日記

#Deemo特展


雷亞公司底下的Deemo是自己無論看幾遍都會泛淚的遊戲,這次去時才剛踏入互動體驗區就有醞釀的感覺。

非常棒的VR體驗,覺得音樂遊戲做成這樣是真的很厲害,使用手柄可以演奏鋼琴,甚至可以讓Alice跑動去觸發各種劇情,即使只是體驗而已但覺得也是一款很值得收藏玩的遊戲。

事後還播放了Alice,Goodnight這首歌,看著Alice長大的模樣真的很好⋯⋯雖然都是刀,有了遺忘的沙漏後都是刀。


靜態區就是瘋狂的拍,然而燈光問題其實不一定拍的好看,可能只會放上幾張照片來著。

這次從2D做成3D,設計圖或售前影片都很美,尤其又放了一次psv的遊戲動畫,雖說看過...

#日記

#Deemo特展


雷亞公司底下的Deemo是自己無論看幾遍都會泛淚的遊戲,這次去時才剛踏入互動體驗區就有醞釀的感覺。

非常棒的VR體驗,覺得音樂遊戲做成這樣是真的很厲害,使用手柄可以演奏鋼琴,甚至可以讓Alice跑動去觸發各種劇情,即使只是體驗而已但覺得也是一款很值得收藏玩的遊戲。

事後還播放了Alice,Goodnight這首歌,看著Alice長大的模樣真的很好⋯⋯雖然都是刀,有了遺忘的沙漏後都是刀。


靜態區就是瘋狂的拍,然而燈光問題其實不一定拍的好看,可能只會放上幾張照片來著。

這次從2D做成3D,設計圖或售前影片都很美,尤其又放了一次psv的遊戲動畫,雖說看過很多遍了,現場陸陸續續坐進小房間的人也都默默把全程觀賞完才又繼續下一個地點,坐前面的一個男生甚至擦了眼淚。


有那麼多人喜歡這部作品真是太好了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