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雷佳音

20.7万浏览    2888参与
染云烟

土特产cp|和平饭店3|被王大顶逗笑的陈佳影

【微花影cp向】

王大顶知道刘金花要来,但是她来的猝不及防。让他难以解释。但是刘金花并不知道陈佳影。

【王大顶又开始痴迷在陈佳影的颜里】

王大顶开始喝了假酒似的:“陈佳影这个漂亮的女人,怎么能那么漂亮呢,而且我一男的我都日常看见她好像看见神似的”

陈佳影:“哈哈哈哈哈哈我哪里来的神,我真的很普通,到执行任务的时候你不要怂就是了,那才是你王大顶的真本事”

【陈佳影每次都离不开任务,因为她每天都要勘察外面的情况,不管是晚上还是什么时候,她害怕她恐惧有人要陷害她,她动了很多的心思】

——刘金花突然推门而入,因为她是外面钻到和平饭店里来的,就猝不及防了

刘金花:“王大顶,你什么时候有了这...

【微花影cp向】

王大顶知道刘金花要来,但是她来的猝不及防。让他难以解释。但是刘金花并不知道陈佳影。

【王大顶又开始痴迷在陈佳影的颜里】

王大顶开始喝了假酒似的:“陈佳影这个漂亮的女人,怎么能那么漂亮呢,而且我一男的我都日常看见她好像看见神似的”

陈佳影:“哈哈哈哈哈哈我哪里来的神,我真的很普通,到执行任务的时候你不要怂就是了,那才是你王大顶的真本事”

【陈佳影每次都离不开任务,因为她每天都要勘察外面的情况,不管是晚上还是什么时候,她害怕她恐惧有人要陷害她,她动了很多的心思】

——刘金花突然推门而入,因为她是外面钻到和平饭店里来的,就猝不及防了

刘金花:“王大顶,你什么时候有了这个女人也不跟我说,还长得那么好看,你这个王八蛋”

【陈佳影偷笑】

刘金花:“你笑啥呀,我不是说的没错吗”

陈佳影突然反应:“如果没有我,大家都在劫难逃,和平饭店就是一个地狱机关,谁走出去就赢了”

刘金花:“那你能带我不,王大顶你滚”【陈佳影二次偷笑】

陈佳影:“那是当然,不过不要觉得王大顶没用,你们当时跟那些人打不是打赢了吗,这些东西从来不能莽撞,就是一厢情愿,谁愿意谁就会牺牲,这就是现实”

王大顶:“那必须的”

刘金花就在他们这间屋子里住下了,因为刘金花也需要藏身之所,陈佳影就是她很好的护盾。



影幕V
在拍摄《黄金大劫案》时,雷佳音让导演上门面试,最后贼后悔
在拍摄《黄金大劫案》时,雷佳音让导演上门面试,最后贼后悔
染云烟

土特产cp|和平饭店2|我可以为了陈佳影豁出去

王大顶十分在意南门瑛。

王大顶经常因为陈佳影的眉毛而流泪。“我一定是上辈子修了什么福分才能碰到她呜呜呜”陈佳影每次都要笑着拍拍他安慰他,王大顶就好像陈佳影的好大儿似的“你可是说过要保护我哦,怎么今天这个样子”

王大顶打算给陈佳影写封信,放在那,反正她能看见。

我的佳影:

你知道你像什么嘛?像神仙一样走进我的心里,一发不可收拾,但是我可是东北大男人啊,怎么可以被你这样就镇住了呢,但是你知道的,我可是有多喜欢你的。

陈佳影每次看完都要噗嗤一笑,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可以那么幽默,好像天生自带的气质,什么都可以改变,就是王大顶不可以改变。陈佳影知道王大顶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她懂得,王大顶...

王大顶十分在意南门瑛。

王大顶经常因为陈佳影的眉毛而流泪。“我一定是上辈子修了什么福分才能碰到她呜呜呜”陈佳影每次都要笑着拍拍他安慰他,王大顶就好像陈佳影的好大儿似的“你可是说过要保护我哦,怎么今天这个样子”

王大顶打算给陈佳影写封信,放在那,反正她能看见。

我的佳影:

你知道你像什么嘛?像神仙一样走进我的心里,一发不可收拾,但是我可是东北大男人啊,怎么可以被你这样就镇住了呢,但是你知道的,我可是有多喜欢你的。

陈佳影每次看完都要噗嗤一笑,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可以那么幽默,好像天生自带的气质,什么都可以改变,就是王大顶不可以改变。陈佳影知道王大顶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她懂得,王大顶对她的感情永远只会日久生情,她不打怵,但是她知道王大顶很好玩。

——小心销毁证据,这是我们的事情

——不要畏惧敌人,因为这些对于我们来说不是那么重要

——狐狸精都是假话

陈佳影还不知道和王大顶演到什么时候,但是王大顶真的好可爱一男的,什么时候演戏都想着真实的,或许这就是他们俩投缘的地方。他们俩心里都有想法,但是想法不是很多。陈佳影心中已经有“王大顶论”了,但是她思考了许久还是不打算说,因为陈佳影有时候也是个“幼稚鬼”。

他们俩需要打配合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涛叨电影
雷佳音曾拒绝出演,两位影帝给雷佳音写剧本
雷佳音曾拒绝出演,两位影帝给雷佳音写剧本
电影鬼才
导演因尼玛哥邀请雷佳音,却被他的痞样逗笑
导演因尼玛哥邀请雷佳音,却被他的痞样逗笑
阿沐魔术
拿这个逗逗老公老婆是不是很有趣?
拿这个逗逗老公老婆是不是很有趣?
Hide

臣服8

  贺涵最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具体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对劲。


  比如除了自己再没人用过的咖啡机,比如一早刚到就放在桌上的工作汇报,比如前几日还出现在陈俊生抽屉里的袖口,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自己的桌上。


  总觉得陈俊生在故意躲着自己,可是那人工作汇报的时候一副公私分明,义正言辞的样子,倒像是自己多想了。


  难道是工作太忙了?以贺涵自以为对陈俊生充分的认知,那天言语间的口角不至于让陈经理这般模样,应该是工作的缘故吧,卡曼的案子确实不容易。


  想到这里,贺涵便叫自己秘书把陈俊生最近在做的几个案子拿过来给自己看看。


  倒是一如既往的优秀,规整。不过这工作......


  贺涵最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具体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对劲。


  比如除了自己再没人用过的咖啡机,比如一早刚到就放在桌上的工作汇报,比如前几日还出现在陈俊生抽屉里的袖口,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自己的桌上。


  总觉得陈俊生在故意躲着自己,可是那人工作汇报的时候一副公私分明,义正言辞的样子,倒像是自己多想了。


  难道是工作太忙了?以贺涵自以为对陈俊生充分的认知,那天言语间的口角不至于让陈经理这般模样,应该是工作的缘故吧,卡曼的案子确实不容易。


  想到这里,贺涵便叫自己秘书把陈俊生最近在做的几个案子拿过来给自己看看。


  倒是一如既往的优秀,规整。不过这工作量倒也没到一连好几天都没机会碰着他的程度吧。


  总之,这几天过的心里抓耳挠腮的,贺涵每次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看向陈俊生工作的背影,总想过去,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弄得他心理直痒痒。


  直到菲尔提交辞职报告的那天,好巧不巧,罗子君给陈俊生打了好几个电话,结果陈经理在贺总办公室呆了一个上午,倒是贺涵,最后接到了罗子君的电话。按理来说,他本该拒绝,只因是平儿的事情,不管是出于人道主义,还是想着单纯的想在陈俊生面前开个屏,总之他还是去了。


  本以为只是陪平儿看个动画片,等罗子君她妈来交接,没成想说着说着,倒成了去杭州找罗子君了,贺涵不得不佩服陈俊生丈母娘的好口才,哦不,是前丈母娘。


  “贺涵叔叔~你就带我去找妈妈过生日吧~”


  平儿拽着贺涵的手,一个劲的直撒娇,理智告诉贺涵决不能答应,公司还有个菲利还是菲尔的家伙等着自己呢。不过他一低头,撞上平儿祈求渴望的眼神,虽说平儿眼睛随她妈,不过这父子俩眼神里那股惹人哀怜的劲,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同样泛红的眼眶,直视的目光,贺涵恍惚间好像看到了陈俊生,那天他也是这样红着眼说他永远都会相信自己的。


  去他妈的理智,反正送一趟杭州赶回来也来得及,去就去吧。


  面前这张皱巴巴的小脸一下就展开了,不愧是亲儿子,笑的样子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如果说陈俊生笑起来像大橘猫,那平儿就是只小橘猫,贺涵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走吧,赶紧上车。”“好耶!”


  那头贺涵带着自己儿子往杭州赶,这边什么都不知道的陈俊生正焦头烂额的应对着暴跳如雷的菲尔,“贺涵已经让我等了他一个上午了,他想干嘛!”


  “你再耐心等一会,我现在联系不到他。”

一向严谨的陈俊生寸步不离地跟着菲尔,从晨星到餐厅,再到咖啡厅,连上厕所都不敢离开。终于,本就心中有火的菲尔爆发了。


  “陈俊生!现在是我下班的私人时间,你妨碍我了。”


  “抱歉,为了防止你泄露公司隐私,贺涵让我寸步不离的盯着你。”


  “我只是和我的朋友闲聊,你这样做是在侵犯我的隐私。”


  “这不是你的朋友,这是隔壁公司的人事。贺涵很快回来,我希望你可以再坚持一下。”


  “贺涵贺涵贺涵!贺涵如果真的看中我,会把我晾在这里一整天吗?”


  “他确实有一些很紧急的情况需要处理……”


  “放屁!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坚决的要离开吗?因为你,陈俊生!因为贺涵眼里只有你!但凡有点收益高的大案子,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而我呢?他连我的名字有时候都会叫错。你们俩待一块的时间都快比你和你老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


  “不是的,贺涵他不是这样的……”


  “好了你别说了,跟你的贺涵好好干吧。”


  菲尔扔下这句话扭头就走,陈俊生望着他潇洒离去的背影,怔住了,挪不动脚步,脑子里回荡着那人刚才那句“贺涵的眼里只有你”。


  贺涵把平儿他们安顿好的时候已经下午四五点了,也不知道陈俊生现在怎么样,怕是快拖不住了,得赶紧回去了。


  虽说最近这几天那人莫名其妙的,不过贺涵到底还是担心的,想着赶紧离开了。没成想罗子君这时候到了,平儿有死拽着自己不放,栽在陈俊生手里贺涵也就认了,没想到他儿子,贺涵也扛不住。平儿一撒娇,贺涵就忍不住心软,勉强吹完蜡烛,垫了几口饭后,便赶紧驱车回上海。


  晚上九点,写字楼还剩不到三分之一亮着灯,贺涵快步回到晨星,一片漆黑,除了陈俊生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陈俊生坐在办公桌前低着头,见有人来了便抬起了头,与贺涵的目光碰撞,“抱歉……”


  贺涵一切的质问和怒火在看到陈俊生微红的眼眶后化为乌有,“早点回去吧,记得吃饭,别又胃痛了。”


  陈俊生走后贺涵没有回自己办公室,而是坐在了陈俊生的椅子上,想着平日里工作时的场景,陈俊生的办公室视野很好,大部分部门都能看得到,唯独看贺涵不那么方便。而贺涵办公室却恰恰相反,一眼望去,最先看到的就是陈俊生的办公室。


  贺涵注意到了陈俊生桌上胃药的空盒,想着下楼给他重新买一盒,又觉得这么做有些矫情。想起菲尔的事,虽然现在也没什么挽回的余地了,按照贺涵的个性,倒也不介怀了,反正世界上一切问题终究会有一条解决办法,那就是随他去。不过代价是董事会的血雨腥风罢了。


  想到这里,不免还是有些烦躁,贺涵望向窗外,不知道是写字楼的角度还是天公不作美,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月亮。贺涵便格外怀念那天酱子门口的月亮,还有陈俊生的那句“我永远相信你”。


  不行,得找个机会找陈俊生聊聊,把话说开。贺公子终究还是憋不住了。

空空的来,空空的去

雷佳音,真是个好演员。从“长安十二时辰”“我的前半生”“人世间”,不同的人物,演技出众,让观众看到的就是剧中人物。

  这个“落花时节”,自己是一个被迫离婚的男人,女儿被前妻带到国外,自己一度沉沦二年。振作后,来到大城市,却又遇到车祸,失去了一切。空空的来到唯一能投靠而联系前妻的小舅子家,这所谓的“电影院”临时住所。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生活的像光一样,不断的帮助人,同时靠自己的双手和智慧,也收获了别人爱的回报……

雷佳音,真是个好演员。从“长安十二时辰”“我的前半生”“人世间”,不同的人物,演技出众,让观众看到的就是剧中人物。

  这个“落花时节”,自己是一个被迫离婚的男人,女儿被前妻带到国外,自己一度沉沦二年。振作后,来到大城市,却又遇到车祸,失去了一切。空空的来到唯一能投靠而联系前妻的小舅子家,这所谓的“电影院”临时住所。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生活的像光一样,不断的帮助人,同时靠自己的双手和智慧,也收获了别人爱的回报……

陈苏苏在此

「生平」一吻定情

内容纯属虚构

文笔不太好

不喜勿喷

  

  林兆生和张叔平从小就是好朋友,每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

  张叔平每年过生日家里都会搞生日会,张叔平每年都会邀请林兆生一起来。

  今年的生日会也一样,在家长都吃饭的时候林兆生把张叔平拉出去。

  “兆生你要带我去哪里?”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林兆生带着张叔平去了一个很好看的小公园。

  “哇,这里好好看”

  “好看吧”

  林兆生扭头一直看着张叔平,张叔平看着小公园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开心。

  “叔平,你觉得我们会一直是好朋友吗?”

  张叔平扭头也看着林兆生。

  “当然会啊,兆生你会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

内容纯属虚构

文笔不太好

不喜勿喷

  

  林兆生和张叔平从小就是好朋友,每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

  张叔平每年过生日家里都会搞生日会,张叔平每年都会邀请林兆生一起来。

  今年的生日会也一样,在家长都吃饭的时候林兆生把张叔平拉出去。

  “兆生你要带我去哪里?”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林兆生带着张叔平去了一个很好看的小公园。

  “哇,这里好好看”

  “好看吧”

  林兆生扭头一直看着张叔平,张叔平看着小公园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开心。

  “叔平,你觉得我们会一直是好朋友吗?”

  张叔平扭头也看着林兆生。

  “当然会啊,兆生你会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

  张叔平看着林兆生满眼认真。

  林兆生笑了,他凑近张叔平吻上了他的小红唇。

  张叔平整个人愣在了那里,没有做任何动作。

  一吻结束张叔平还是愣愣的没有任何反应。

  “叔平?”

  林兆生轻轻的拍了拍他。

  张叔平这才回过神。

  “兆生,你…你干嘛?”

  “叔平,我喜欢你”

  张叔平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可…我们都是男生啊”

  “爱情是不分性别的呀”

  林兆生温柔的朝他笑着。

  张叔平不敢再去看林兆生的眼睛,他低着头沉默不语。

  “叔平,等我们长大以后我们就在一起好不好?我保证给你一个最温暖的家”

  林兆生拥双手轻轻的捧着张叔平的脸,让他与他对视,张叔平看着林兆生,傻傻的点了点头。

  “好”

  林兆生又亲了一下张叔平的额头。

  “生日快乐,我的叔平小朋友”

  两个人看着对方傻傻的笑着。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这些年林兆生也一直和张叔平上同一所高中和大学,随着年龄的增长,张叔平渐渐忘了当年的承诺。

  或者说,他觉得当年林兆生只是在开玩笑而已,毕竟那会儿只有十岁,童言无忌嘛,而且人是会变的,张叔平也不相信这种承诺。

  反倒是林兆生,整天追着张叔平,上学下学,放假出去玩都是和张叔平一起,因为他一直记得那个承诺,而且他是真的很喜欢他。

  林兆生打算在张叔平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跟他正式表白。

  十八岁生日当天,林兆生和张叔平表白之后并没有得到他满意的答复,他只记得当时张叔平说的那句“小时候我一直以为你在开玩笑”

  林兆生愣在了那里,张叔平也没有在说什么,便离开了。

  原来在张叔平心里,小时候的那句话只是一个玩笑,那个吻,他也只觉得是小时候不懂事而已,原来在他心里,自己并没有那么重要。

  待林兆生反应过来时,张叔平已经走远了。

  叔平,你为什么要对我的爱,视而不见呢。

  

  

  

  

嗨害嗨,这才是结局

  “叔平,叔平?”

  张叔平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他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林兆生在自己的眼前。

  “叔平,你醒啦,饿不饿?我去给你做饭”

  “兆生?你怎么在我家?”

  林兆生听到张叔平的话整个人明显愣了一下。

  “叔平,你说什么呢?咱们两个一直住在一起啊,你是不是睡迷糊了”

  “什么?”

  张叔平想从床上起来,却感觉身上疼的不行。

  “叔平,你就好好躺着吧,嘿嘿,我昨天晚上不是故意的”

  林兆生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小到最后他自己都听不见了。

  张叔平听到他这话脸瞬间红的不行,他也想起了他和林兆生的点点滴滴,想起了十八岁生日那天晚上,自己拒绝他之后在宿舍,林兆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告诉张叔平真的很喜欢他,张叔平当时也是心疼的不行,脑子抽筋就答应了林兆生和他在一起了。

  后来两个人在一起之后,也告诉了父母,双方父母关系不错,也很开明,就同意了。

  谁知道林兆生这孙子每天晚上精力都那么旺盛,给张叔平折腾的不行。

  “林兆生,早知道你那么狠,当初就不应该答应和你在一起”

  林兆生笑了,他低头吻住张叔平。

  “后悔也没用了,你小时候就答应我了,叔平,我们这叫一吻定情”

  

Hesay.

『数尽生平』道歉

  是谁还在磕林兆生×张叔平  哦原来是我

  文笔很差❗激情产物 ❗是道歉情节的改写 不喜勿喷🙏🏻

  所有ooc的地方都可以当做私设

  

  “兆生,对不起啊。”张叔平憋了很久才憋出这么一句来。林兆生顿了一下,瞥了一眼张叔平。

“我不接受。”

似乎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张叔平继续说道:“这辈子就这样了,我要是下辈子……”

“下辈子我也不想认识你。”林兆生打断了他。

“看缘分呗。”张叔平抬头看着林兆生,似乎有几分不甘在眼中交杂。

林兆生也这样看着他,“那你给我跪下磕个头呗。”

张叔平全身震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震惊,随即...

  是谁还在磕林兆生×张叔平  哦原来是我

  文笔很差❗激情产物 ❗是道歉情节的改写 不喜勿喷🙏🏻

  所有ooc的地方都可以当做私设

  

  “兆生,对不起啊。”张叔平憋了很久才憋出这么一句来。林兆生顿了一下,瞥了一眼张叔平。

“我不接受。”

似乎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张叔平继续说道:“这辈子就这样了,我要是下辈子……”

“下辈子我也不想认识你。”林兆生打断了他。

“看缘分呗。”张叔平抬头看着林兆生,似乎有几分不甘在眼中交杂。

林兆生也这样看着他,“那你给我跪下磕个头呗。”

张叔平全身震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震惊,随即就消失了。他直视着林兆生,想探查他是否是认真的,然而他只是淡淡地望着张叔平,就像他刚刚什么都没说一样。

张叔平缓缓推开椅子站了起来,走到了林兆生面前。林兆生没拦他,玩笑话也都卡在了嘴边。

“对不起。”张叔平跪在地上,头微低着,昔日受人尊敬的张老师此刻也隐去了光辉,跪在林兆生脚边。

尽管张叔平知道,林兆生二十年来所经受的一切,不是他这一跪就能补偿回来的。

林兆生也有些慌乱,事实上那些陈年往事他也早就放下了,他无措地看着张叔平。

“我知道我害了你,害了邱月,甚至影响到了林朝夕。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对吧。”张叔平抬起头,自顾自地说着。“对不起,兆生。”

“叔平,都过去了。起来,我们来把这盘棋下完。”

张叔平没动。

“不管是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兆生,二十年了。”张叔平把头低的比刚才更低了。“我想补偿你,无论用什么办法。”

林兆生打趣道:“起来吧你,就你还补偿我,你拿什么补偿?卖身啊。”

张叔平竟然真的抬手开始解衬衫的扣子,吓的林兆生赶忙拉住他的手。

“行了行了,我逗你呢。”

张叔平忍不住骂了一句。

“怎么还是这么不经逗,你一个老师能不能有点素质。”

见张叔平没再说话,林兆生又说:“行,你是打算跪一宿是吧,夕夕一会就回来了。 ”

张叔平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兆生,站起来拍了拍裤子,说:“把棋下完我就走。”

过程中林兆生一直用余光盯着张叔平,奈何他还是那张冷脸,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 。


林朝夕在专诸巷遇到了张叔平。

“张叔平?你来干什么?”

“跟你爸下了盘棋,输了。”

風未停

雷郭 逗猫棒

码的第一篇文。是短打!前头不接后尾的产物!!!。

献给雷郭!!!。

为什么这么冷呜呜粮一下全被我炫光了!!!。x。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爱他,我很爱”

“我觉得我们这是高级的爱”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雷,你的梦想是什么!”

想和你在一起。

“想出道!”

“是啊,我们太年轻了!”


要是快点长大就好了。


雷喜欢年轻的郭,大学时候的郭有着一股独特的犟劲儿,年少青色,面部轮廓有棱有角,像匹倔强的烈马,特立独行,性子刚,有话直怼,没人爱跟他玩儿。但雷想和他凑一块儿。郭会看不惯台下的观众骚扰台上的他而......

码的第一篇文。是短打!前头不接后尾的产物!!!。

献给雷郭!!!。

为什么这么冷呜呜粮一下全被我炫光了!!!。x。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爱他,我很爱”

“我觉得我们这是高级的爱”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雷,你的梦想是什么!”

想和你在一起。

“想出道!”

“是啊,我们太年轻了!”


要是快点长大就好了。


雷喜欢年轻的郭,大学时候的郭有着一股独特的犟劲儿,年少青色,面部轮廓有棱有角,像匹倔强的烈马,特立独行,性子刚,有话直怼,没人爱跟他玩儿。但雷想和他凑一块儿。郭会看不惯台下的观众骚扰台上的他而当场离台。这么拽的人,带出去肯定得拉风。

雷发现自己不止是想挨着郭,他喜欢郭,便就任着郭拆他,到后来也就开始学着贫郭。

他知道他哥好面子,镜头前就由着郭大肆逮着他59的脑袋怼,有时候回几句,有时就丢他几个白眼装作“认输”,看着他露着虎牙的嘚瑟样儿自己心理却也美滋儿了的。镜头外他就爱看郭被他回怼得坐下来夹菜,焉了吧唧地埋怨似的瞥他,两眼猫儿只会在人前炫耀自己的爪子,人后却是急了就炸毛不理人,有时候雷总想给郭买根逗猫棒。

但炸毛的郭,雷总是一撸就顺。

“师哥,你看看我,我是雷,你跟我置气啊”

郭被岁月磨平了棱角,尽管这不是当年的郭了,但哥就是哥,他爱他哥。

他也就跟着他哥笑,一晃竟是二十年。人到中年,真心的袒露往往只是一句话的带过,好像谁也没提起,但都心知肚明。

两人似乎好久没像这样一起,脚对着脚,一块儿窝在沙发里。

“雷啊”

郭朝雷屁股上踹了一脚。

“嘎哈”

雷毫不逊色地回了他一脚。

“你说你图我什么啊,图我那会儿要颜值有颜值,图我要才华有才华?”

“拉倒吧,我好歹也算鞍山一枝花。我图你年龄大,图你不洗澡。图你脸上全是坑一一”

摩拳擦掌。

“欸欸头发头发!疼疼疼一一”

好不容易让他哥松了手,捯饬捯饬头发又恹恹儿倒回沙发上忿忿不平。

“你简直跟你家郭伊万一个样儿!”

“言出必行”,次日雷就买了根逗猫棒,想着等郭回来好好逗他。

没等到郭回来,雷自己却先倒沙发上见周公去了。

郭开门进屋,正准备叫雷去外边儿吃点什么顺便整两瓶,脱了外套挂椅背上,却见着桌上放着根逗猫棒,端详着挂上羽毛,又瞄了眼沉睡还打着呼噜的雷,没声没息地让棒顶的羽毛正好落在雷鼻尖儿上搔,这呼噜居然停了,接着是毫无征兆地,响亮的喷嚏声把偷摸的郭吓得闪了个趔趄。

“回,回了...”

看着郭手里的逗猫棒,雷明显有了数秒的停顿,张口差点捋不清舌头,连自己刚刚明明才是受害者都忘了。

“给你家猫的”

“你什么时候给我买东西”

就像郭减肥这事儿一样,雷也学他,干瞪着惺忪的眼给他打空头支票。

“下回,下回...”

索性,他缺心眼儿只在乎有没有给他带礼物的师哥没追究这玩意儿的真实用途。

当晚,郭便就知道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车链子砸人脸上就跑*。

弄折子

摸鱼(如果占tag了那就致歉💦💦,告诉我一声我秒删)

打算把我生命中所有老婆画一遍系列一x

P1 阿尔弗雷德

P2《新神榜》申公豹

P3 雷佳音

  

*阿美利卡最潦草是因为画他的时候没有很认真xx

*雷老师我画的最认真因为我是在注意力集中的晚上画的x

*明天大概会画鲁子敬刘师培之类的x

摸鱼(如果占tag了那就致歉💦💦,告诉我一声我秒删)

打算把我生命中所有老婆画一遍系列一x

P1 阿尔弗雷德

P2《新神榜》申公豹

P3 雷佳音

  

*阿美利卡最潦草是因为画他的时候没有很认真xx

*雷老师我画的最认真因为我是在注意力集中的晚上画的x

*明天大概会画鲁子敬刘师培之类的x

陈苏苏在此

“陆杰,好好活着”

你还那么年轻,你还没有看到氢弹研究成功,你还欠我一张欠条呢,你还……没有成家呢……

“这是命令”

对,你必须给我好好活着,必须活着。

“陆杰,好好活着”

你还那么年轻,你还没有看到氢弹研究成功,你还欠我一张欠条呢,你还……没有成家呢……

“这是命令”

对,你必须给我好好活着,必须活着。

绪绌

老雷:我是老了的刘昊然

  

微博看见有意思就搬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侵删🙉


我爱老雷。我爱昊然。[保命] 

老雷:我是老了的刘昊然

  

微博看见有意思就搬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侵删🙉


我爱老雷。我爱昊然。[保命] 

遐想录

【悬溺】陆 尘埃落

  

  

  

  

  车子开到了杭州郊区便转了向,最终来到一个山青水碧的地方。一座痤建筑沿着青山的脉络绵延展开,融入这如画的美境之中。小张把车停好,自有人上前来开车门,但只开了一条缝隙便接到陆石屹阻拦的眼神,示意他拿一件斗篷来。小张忙去准备,陆石屹直到用斗篷将她细心裹好后,才亲手将她抱出来。

  这样的体贴让郁珠全程都并未被惊醒,任由他送到房间安睡。

  方妈妈用托盘盛了汤水和桂花糕,一路向着陆石屹所在的屋子走去。

  门被轻轻推开,陆石屹刚用热毛巾擦了手,抬眼看到她,只轻轻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方妈妈把托盘放在桌子上,进到卧室慢慢走近去看那正在熟睡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

  

  

  

  

  车子开到了杭州郊区便转了向,最终来到一个山青水碧的地方。一座痤建筑沿着青山的脉络绵延展开,融入这如画的美境之中。小张把车停好,自有人上前来开车门,但只开了一条缝隙便接到陆石屹阻拦的眼神,示意他拿一件斗篷来。小张忙去准备,陆石屹直到用斗篷将她细心裹好后,才亲手将她抱出来。

  这样的体贴让郁珠全程都并未被惊醒,任由他送到房间安睡。

  方妈妈用托盘盛了汤水和桂花糕,一路向着陆石屹所在的屋子走去。

  门被轻轻推开,陆石屹刚用热毛巾擦了手,抬眼看到她,只轻轻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方妈妈把托盘放在桌子上,进到卧室慢慢走近去看那正在熟睡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叫郁珠的姑娘,躺在床上睡得安静,脸小而苍白,但真真儿是红唇乌花,惹人怜爱。她正看着,听到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回首一看正是陆石屹,说了一句:“这孩子,睡得这样没心机。”

  陆石屹音色低沉地“嗯”了一声,道:“早上似乎吃了感冒药,所以睡得很好。”虽然他是在对着方妈妈说话,但他的目光却须臾没离开床上的人。他的脸色虽然平静如常,眼底却透着一股若有似无的担忧之情。方妈妈看着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欲要说话,但是想了想,还是止住了,最后只叹了口气,慢慢地从卧室退了出来。

  方妈妈原本是陆石屹的养母,陆石屹认祖归宗后,她便离开了平城。陆石屹接管陆家之后,知道她喜欢山水,便为她做了安排,让她一直隐居在这里。这儿本就是一处古迹,如今被重新修缮使用,也别有风情。庭院是江南园林惯常有的样子,后花园内水榭楼台,太湖石造景,美不胜收。如今是冬天,百花凋谢,唯有梅花凌寒盛开,整个园子暗香浮动。

  方妈妈走出来,在后花园的水池边坐下闲话家常。此时正是午后,阳光明媚,照在人的身上也是暖洋洋的。大约有一盏茶的工夫,才见陆石屹从回廊的那一头信步走来。他的神情原有些心不在焉,脚步也慢,看到这她才将步伐加快了些,朝着他们走过来。

  等他走远了,陆石屹才又看着方妈妈微笑道:“好久没见您了,身体可好?”

  方妈妈将手里的鱼食统统投喂到鱼池里,也站起来,连说了两个“好”字。

  陆石屹点头后开口:“今日天气好,我陪您在后花园走一走吧。”

  后花园的面积很大,依傍着修缮完好的明清建筑群,显得典型大气。冬日的阳光下,松柏苍翠、奇峰叠嶂,很有意蕴。两人顺着鹅卵石铺就的地面一路向上,不一会儿便走到了假山最顶层的清风亭内。方妈妈见他依然一副愣怔的神情,许久才含笑问道:“郁珠小姐睡了这么久,一定是太累了。”

  陆石屹摇了摇头:“出了点事故,高烧了许多天。”言语之间,全是心疼。

  此时有人过来,将亭台内部的取暖设施开启,看茶,然后又消失。方妈妈听了他的话,只看着他没有言语。陆石屹却抬头去看蓝天的白云,不期然被阳光刺痛,眯了眯眼,垂头静默片刻,长长地舒了口气。

  他是个不外露的人,方妈妈一向知道,这一生大概也就几个人能够看到陆石屹如此疲态。等陆石屹回神与方妈妈的目光对视,她慈爱的目光中满是担心。没等长辈开口,他又笑了笑:“您放心,我刚刚结束长途旅行,还在倒时差,没有什么事。”

  方妈妈听了这话笑了:“真是少见啊,你也清楚自己的状态不成?我还没开口,你自己倒先认罪了。”她说到这里顿了顿,又说,“不过孩子,我作为旁观者要提醒你一句,情侣也好,夫妻也罢。很多问题,你不解决,只会让误会越来越深。”

  这个话题忽然被人提起,令陆石屹的额角倏然一跳。他忽地转头坐回去,半边身子都埋在阴影里。

  方妈妈没再说话,也随着他坐下,又喝了一口热茶,定定地望着他,眼神柔和而清明。

  “可我担心,如果把问题挑出来,”陆石屹的话只说了一半,声音越来越低缓,心里隐隐浮动着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停了许久才接下去,“只会让我们离得更远。”

  此时又有人过来,端了方妈妈准备的瓜果零食,一样一样地放上来,竟摆了满满一大桌子,陆石屹不由得拧眉看向她:“您又来了。”

  方妈妈笑了笑,眼角眉梢的皱纹也显现出来:“别人不知道,我可是最清楚的。这些年在那个家里,你最是吃苦受累。”

  陆石屹没说什么,捏起一块栗子酥放在嘴里,慢慢地合上眼帘。这样经久不变的味道,似乎只有在这里才能够享受得到了。

  “妈,我有时候宁愿没有那个家。”

  他将目光转到自己左手无名指的银环上,神情如雕塑一般,只有墨黑的瞳仁里透出无奈的光。

  “……但是绝对不能没有她……”

  这番对话,方妈妈心里早有准备,但亲耳听到这些话从他口中说出,心里也还是不由得有点震撼。然而陆石屹的性子,她也最是清楚,最后只能一声叹息:“罢了,罢了,也许是我这个老人家多心了。这么些年你都过来了,这最后的一道坎,你也一定能过去的。”

  她说完,又转移话题,问了他几句闲话。一直到夕阳西下,两人都再没有提过郁珠一句。

  郁珠醒来时已是日落之后,她刚睡醒没多久,因为睡的时间太长了,略微有些头痛。人还靠在床上愣怔,就听到外面有一个略显老迈的声音问:“还没醒吗?”

  外面的人低声应了句什么,紧接着就听到敲门声。

  郁珠本能地答了一句:“请进。”

  门被轻轻推开,走进来一个老妇人,穿着旧时的旗袍,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走过来挨着床边坐下,细细端详了郁珠一番方才开口:“本以为就鸣鸣一个人来,却不期然见着你了。我这个老婆子真是开心啊。”

  非常有礼貌,亲切中又带着一丝审视。

  郁珠并不认识她,但感觉这个人似乎也是陆石屹的长辈,于是慌慌张张想要再坐起来一些,无奈越睡越乏,如今身上一丝力气都没有。

  慈眉善目的方妈妈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伸手扶她坐好,腰、背、脖颈处都拿东西帮她垫好,又帮她掖了掖被角才说:“我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不过是鸣鸣的养母,承蒙他惦记,偶尔也会来瞧瞧我。你不必跟我客气,有什么需要都跟我说才好。”

  郁珠本以为自己会在医院,却发现他完全没有把她带去她预想的地方。眼前这个人即使长得再慈祥也是陌生人,所以更不好开口去问,只好抿了抿唇:“劳烦您了。”

  “没什么劳烦的,惦记倒是真的。”方妈妈说到这里,也笑着感叹,“我其实老早就见过你的,你们结婚前鸣鸣还曾带来照片给我瞧,这对我们鸣鸣来说可是破天荒头一遭的事儿,那时候我心里就惦记着什么时候能见着你呢。这一看吧,果然真人比照片上还漂亮,叫人不得不爱到心眼里去。”

  她在郁珠面前表现得极为健谈,根本无须郁珠多回应,自己也能絮絮叨叨地讲出一大堆家常来。郁珠倒也不觉得烦,甚至十分享受这种温馨的感觉,觉得她很像自己去世的外婆。后来有人来了,她才起身对来人道:“你在这里忙着,我去厨房把粥端过来。”

  郁珠这才微微意识到她的身份,可因为刚才的一番谈话,她明显对这位老妇人产生了依恋之情,听她这么说,心里陡然升起一毕留恋之意,脱口而出:“您要回去吗?”

  方妈妈看着她,也发现了她眼中的不舍,因为生病的缘故,那双眼睛更显得大而无助。她怔了怔,方才笑道:“让他先给你检查身体,等全都好了,咱们有的是时间再聊呢。”她说着还看了看窗外。

  夜幕早已降临,她想他们今晚应该会在这里住下了。方妈妈和言细语,郁珠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温暖之意。听她如此交代,不由自主地点头表示顺从。

  她微微打量这个房间,一切都是古典的中式风格,冰裂纹的窗下立着红木制成的花架,一株茂盛的金边吊兰,自上而下将枝叶散发开来。近处纤尘不染的黄花梨木梳妆台前的白瓷瓶里还插着一枝梅花。

  郁珠看到梅花,不自觉地轻笑了一下,正被刚刚进门的陆石屹撞见。只觉得她的笑如同吹绿了河边柳树的春风,有种沁人心脾的温暖。

  感觉他进来了,郁珠的心上也如同有风呼啸而过,抬头与他对视,从他的眼底看到温和而好奇的光。

  见她在看他,陆石屹便随口问了一句:“在笑什么?”

  郁珠抿了抿唇,伸手指了指瓷瓶里插着的梅花:“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梅花甚美。”

  电灯泡检查完郁珠的身体,非常自觉的退了出去。

  屋门被“吧嗒”一声关上,郁珠的眼神倏然一闪。她抬眼看着陆石屹,却发现他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她的脚。她心里莫名一动,还来不及动作,他已经走到她跟前,握住了她的脚。他这样突如其来的一握,手腕的力度并不重,郁珠的眼里却似乎有星光四散坠落。郁珠低下头去看那只手,多年在小舞台演出时捧着桂花等着她的少年似乎与眼前的一幕相呼应,往事重重叠叠涌上心头。那些敢想的,不敢想的都像冲破心底最深处的牢笼一般涌出来,想说些什么,可又觉得什么都不用说,只要如此这般,时间静止到天荒地老便再无奢求。

  房间里一时间没了声音,静得让人心里发慌。郁珠清醒过来时,陆石屹还握着她的脚,她只觉得从被他握住的地方开始由下至上烧出了一条线一般,一路烧到她的耳朵根子。许久她才微微动了动脚。

  

  

  

  

  完结倒计时……

  大概还有二?三?四章就完结了……

  

  

  

  

  

  

  

  

霜林又又

第一章

  厦门,一个写字楼里

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短发女孩站的笔直看着坐在老板椅上发愁的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男人捏了捏鼻梁有些疲惫的微微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短发女孩,只见短发女孩此时眼下全是乌青满脸的疲惫,男人扯着有些沙哑的嗓音对女孩说:“还是没有找到投资商吗?”

女孩看着老板的模样长长的叹了口气说:“虽然现在电视剧人世间热度还没过去,可是这六小君子除了雷佳音热度和流量稍微高点,其他的几人人气都不是,嗯很高,很多投资商都不愿意给我们投资,要不我们……嗯……在加点流量爱豆演员这些?”

男人听到女孩的话闭上眼睛假寐了起来,女孩自然知道男人的意思,只能叹气踩着高跟鞋向外面走去,她现在还要继续联系投资商,就在......

  厦门,一个写字楼里

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短发女孩站的笔直看着坐在老板椅上发愁的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男人捏了捏鼻梁有些疲惫的微微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短发女孩,只见短发女孩此时眼下全是乌青满脸的疲惫,男人扯着有些沙哑的嗓音对女孩说:“还是没有找到投资商吗?”

女孩看着老板的模样长长的叹了口气说:“虽然现在电视剧人世间热度还没过去,可是这六小君子除了雷佳音热度和流量稍微高点,其他的几人人气都不是,嗯很高,很多投资商都不愿意给我们投资,要不我们……嗯……在加点流量爱豆演员这些?”

男人听到女孩的话闭上眼睛假寐了起来,女孩自然知道男人的意思,只能叹气踩着高跟鞋向外面走去,她现在还要继续联系投资商,就在女孩要离开的时候,男人面前的电话响了起来,男人皱了皱眉,以为又是来催租的,招呼女孩帮他接电话

女孩也知道自家老板在怕什么,以往女孩也不是没有给老板处理这样的事,女孩很是自然的走到男人桌子钱接起电话,十分恭谨的说:“对不起呀,我们总裁不在,有什么事麻烦您晚点打过来”

女孩名叫蓝天,今年22岁,刚刚大学毕业便跟着自家老板一起创业,女孩也是尽心尽力的想要帮男人解决这些麻烦,但是老板要求不能换人,不能随意的加那些流量,他要做的不是流量明星的综艺,他想要做的是让大家看见那些真真的演员平时又是如何生活的综艺,这也是大家忙碌许久也没有拉到任何投资的主要原因,那些资本都是以利益为主,又有谁愿意来在这大概率扑街的综艺上投资呢

男人名叫秦毅,也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大学的时候学的导演专业,一直立志于做一个展示那些人气不高的实力派演员生活的综艺,于是刚刚毕业的他拿上大学四年辛辛苦苦攒下来的所有钱,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组建了这个团队。

只是连续三个月,大家熬夜,有时候一天只能吃一个馒头来草草果腹,秦毅现在有些怀疑自己,要是再这样下去,毫无进展的话,不出一个星期这个团队就只能解散,自己的梦想或许也就只能埋藏在时间的长河里了,就在秦毅思考要不要接受一两个流量来参加综艺的时候,这被自己误认为是催债的电话,几乎是救活了这个团队,救活了这个综艺

蓝天接起电话的时候眉头紧锁,几乎是机器的说着那不知道说了多少次的话,可是听到电话对面的声音后,那原本紧皱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对着电话那头十分兴奋的说:“在的!在的!!老板在!!!”

蓝天说着就将电话递给了一脸狐疑的秦毅,用口型对着秦毅说:“有投资!!”

秦毅一脸狐疑的接过电话,放在耳边,对电话那头说:“您好!我是秦毅!”

张小白轻食
这就是有孩子和没孩子的区别吧哈哈~
这就是有孩子和没孩子的区别吧哈哈~
陈苏苏在此

《功勋》五班长韩冬年和罗厚财好好磕啊救命😭

于敏和陆杰也好好磕😭磕死我了这两对😭

尤其是韩冬年那句“班长给你报仇”

和于敏那句“好好活着,这是命令

其实韩冬年和罗厚财的话,我比较磕互攻,谁在上面都行

但是《于敏》那篇我磕于陆!因为熟悉我的都知道嘛,我磕王骁是受所以必须于陆!别逆我cp我真的雷,不喜欢别点进来行不行😅

《功勋》五班长韩冬年和罗厚财好好磕啊救命😭

于敏和陆杰也好好磕😭磕死我了这两对😭

尤其是韩冬年那句“班长给你报仇”

和于敏那句“好好活着,这是命令

其实韩冬年和罗厚财的话,我比较磕互攻,谁在上面都行

但是《于敏》那篇我磕于陆!因为熟悉我的都知道嘛,我磕王骁是受所以必须于陆!别逆我cp我真的雷,不喜欢别点进来行不行😅

梦儿的梦
胡歌:被雷佳音嫉妒,公开承认暗恋刘诗诗,却成观众意难平
胡歌:被雷佳音嫉妒,公开承认暗恋刘诗诗,却成观众意难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