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雷凯

158万浏览    3770参与
陌玖.

患宠(ALL凯)

预告(瑞凯)


_____“离他远点,他不是什么好人”


        “那格瑞是好人吗,我可以相信你,对吗?”


_____“你是来杀我的,对吧?”


        “嗯,他告诉你了?”


        “我从头到尾都知道”


_____“别告诉我你爱上我了舍不得杀我”...



预告(瑞凯)


_____“离他远点,他不是什么好人”


        “那格瑞是好人吗,我可以相信你,对吗?”


_____“你是来杀我的,对吧?”


        “嗯,他告诉你了?”


        “我从头到尾都知道”


_____“别告诉我你爱上我了舍不得杀我”


        “嗯”


        “你只猜对了一半,凯莉”


        “前一半还是后一半”


        “前一半”


_____大片大片血争先恐后往外涌,很快就染红了衣襟,就像与她一般娇艳的血玫瑰盛开在纯白的裙子上。


        “格瑞,我疼”凯莉嘴唇苍白,冲他扯出一个笑容撒娇道。


       “嗯,别说话了”格瑞眼中闪过一丝情绪,闭眼将少女轻轻抱住,拢了拢她的发。


        “如果雷狮来找你替我报仇”


        “告诉他我确实后悔了,还有对不起”


        “格瑞,你是好人,坏的是我”


        “你不用自责,你没有做错”


        “我原谅你了”少女眼角溢出泪水,划过脸颊。


       “但是我恨你”她很平静,看着他。


       空气里血腥味浓重,他替她抚去泪,动作很轻,就像她的声音一样。


       恨吧,恨比爱强,至少能记住他。


       二十四岁那年夏天,他亲手杀了她。



作者有话说:抱歉啊,最近疫情在上网课,这篇一直没更新,就先发一个瑞凯剧情线的预告。 (注:这里不是结局,凯莉没死!这以后就是雷凯剧情主线)


    

雷莉斯ss

LLS自传【1】


☆巨ooc

☆雷狮成为了王,同海盗团一起

☆雷莉斯有时也被叫做雷莉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bushi)

☆应该是第一人称视角


“凯…!”

“凯莉…!”

“你为什么啊…我…”


他又喝醉了,他是我的父亲

叫雷狮

是雷王星的王

虽说已经成为了一个星球的王,这么做不太合适,但他也仅仅是在每一年的10月24号哭的昏天黑地,喝的烂醉如泥

15年来都是这样

本来没什么可奇怪的,但对于青春期的我来说,这件事非常值得好奇

他喊的人是谁?

对他来说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吗?

还有

为什么15年来我都没有见过我的母亲

他喊的人,难道是母亲?!


“你回来啊…”

“我...


☆巨ooc

☆雷狮成为了王,同海盗团一起

☆雷莉斯有时也被叫做雷莉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bushi)

☆应该是第一人称视角



“凯…!”

“凯莉…!”

“你为什么啊…我…”


他又喝醉了,他是我的父亲

叫雷狮

是雷王星的王

虽说已经成为了一个星球的王,这么做不太合适,但他也仅仅是在每一年的10月24号哭的昏天黑地,喝的烂醉如泥

15年来都是这样

本来没什么可奇怪的,但对于青春期的我来说,这件事非常值得好奇

他喊的人是谁?

对他来说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吗?

还有

为什么15年来我都没有见过我的母亲

他喊的人,难道是母亲?!


“你回来啊…”

“我…”


“又开始了”我说

虽说这有点儿不太尊重他

但是是真的很烦

凯莉…她到底是谁啊?


“你在自言自语什么?”我的姑姑问(也就是雷伊)

“没什么”我说

“你有心事”是肯定句

“算是吧”我回到

“哎,你倒是也长大了”她叹着气说,好像还有点惋惜,居然还有点哭腔

“他挺烦人的吧?”她轻笑

我也笑了笑“习惯了”毕竟每年都是这样


“大哥!”是卡米尔叔叔,他一定也哭过

,从泪痕就能判断出来

“您别再喝了…”

“她不会回来了。”

“不可能!!”父亲愤怒的咆哮着,还有点儿漏电,双眼猩红,我从未见过他这样

“布伦达陛下!请您冷静!”姑姑焦急的喊

“父亲!”我喊到

“雷狮陛下!您该休息了!!”大伯也吼(雷蛰)

父亲终于安静了点,看起来狼狈又疲惫,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对不起…我累了,先回房间了”

除了姑姑以外,其他人都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她对我说:“明天早上,去找安莉洁阿姨,她会告诉你一切”

我就知道,肯定瞒不住她


我也回房间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收拾好之后,我去了安莉洁阿姨的占卜屋

“我预感到…你…会来找我”

“…?”

“我也知道,你来找我…干什么”

“!…那你说说,我来找你干什么?”

“你来,…是为了找一个人,一个…答案,或者,一份…爱”

“嗯…或许吧”

“和我来…”


一个巨大而且诡异的框架

“嘶…你干什么?”我说

她在我身上插了一根管子

“…”没有回应

“喂!你…”突然,我陷入一片黑暗

没有了意识




★待续……


我是什么垃圾









雷莉斯ss

LLS自传【2】

☆雷莉斯并不知道凯莉就是自己的妈妈,她只是猜测

☆老骨头认识雷莉斯

☆老骨头为了还能够凯莉小姐在一起,穿越时空回去的

☆雷伊知道此事,雷狮不知道

☆安莉洁是为了借着雷莉斯找到凯莉,没有私心

——————————

正文:


当我醒来的时候

一睁眼就看到了暗红色的天空,

我坐起来,看着诡异的,黑色的,没有任何生机的土地

猛然我看见自己手上有一个蓝色的光环,安莉洁阿姨的声音从光环里传了出来

“你…已经进入了…14岁的时光中”

“什么???谁?”

 “我不能…将这个时光的主人…说出来”

“…好吧。那我来这干什么?”

“你…不是来找…一个人的吗?那么…第一步,找...

☆雷莉斯并不知道凯莉就是自己的妈妈,她只是猜测

☆老骨头认识雷莉斯

☆老骨头为了还能够凯莉小姐在一起,穿越时空回去的

☆雷伊知道此事,雷狮不知道

☆安莉洁是为了借着雷莉斯找到凯莉,没有私心

——————————

正文:


当我醒来的时候

一睁眼就看到了暗红色的天空,

我坐起来,看着诡异的,黑色的,没有任何生机的土地

猛然我看见自己手上有一个蓝色的光环,安莉洁阿姨的声音从光环里传了出来

“你…已经进入了…14岁的时光中”

“什么???谁?”

 “我不能…将这个时光的主人…说出来”

“…好吧。那我来这干什么?”

“你…不是来找…一个人的吗?那么…第一步,找到…这里的主人”

“…知道了”


刚说完,我站起来,看到树丛里,有一些亮晶晶的东西

不对劲

非常不对劲

他们怎么都是一对一对的

等等, 我去

这好像…是眼睛吧?!


他们发现了我

飞快的朝我奔过来


我努力的跑,

什么鬼地方???我找谁惹谁了啊!!!

………救命啊!!!


我跑到一个洞里

“唉?你是谁啊!?”那个未知的声音

“我天!谁啊?!”我惊讶的很,除了我以外,居然还有人??

“啊!是人类啊!太好了!!”

你你你是谁啊?还我是人类,我当然是人类!

“那么请问你是??”我说

“啊!我是金,没想到还会有人和我一样来到这个地方,我要来找这里的一个人,你是谁啊?来做什么啊?”

“我…我叫雷莉斯,也来找…一个人”

“那太好了,我们一起吧!”

“…好”


等等,金这个名字怎么这么似曾相识?

好像是…父亲的一个朋友!?

我打算试探一下

“你认识雷狮吗?”我问他

“雷狮…他…我认识,这么多年了,我还没见他呢,听说他成为了雷王星的王,也不知道他最近过的怎么样,毕竟……你问这个干嘛,你也认识他吗?”

“我…我认识,他…是我的一个朋友”对不起父亲

等等,还是不对,

既然他认识我的父亲,并且说我父亲是他的一个朋友,那他应该跟我父亲差不多大,而且,我是穿越时空来的啊,那他也是…!(头脑风暴)


“哦,这样啊…对了对了,你是怎么来的?”他问

“我…我是迷路,不小心来到这的”

“啊,这样啊,我…我也是!…”他有点失落


呼~~哗啦啦,啪嚓!…………轰!!

“什么声音?!”他惊讶的说

“…快跑!”我大声喊


一只巨大的黑色蜘蛛

他玫红色的眼睛盯得我毛骨悚然

“吼——”

金显然被吓了一跳:“啊——!!!什么鬼!?”

我对他喊:“这家伙可不好对付!!快跑!!”


“想跑去哪儿呀~”戏谑的声音

“…什么人?!”

“我可是这里的魔女哦~这里可是很危险的,你来做什么呢~”

“打扰了魔女小姐休息,可是会掉脑袋的!”一个外形像骷髅头的东西说,他看见我和金好像有些惊讶,但也只是一闪而过

“凯…”金瞪大了眼睛,但是下一秒就被老骨头吞进了肚子里

c!这骨头怎么还吃人呢?!

魔女说:“嘛~刚刚我还在睡觉,既然你打扰了我,那就请你去死吧。”[死亡微笑]

那个魔女正想了结了我,骷髅头在她耳旁说了几句话,她居然收了手

“没意思”

拍拍蜘蛛,转身走了

骷髅头向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跟他走

我跟在他后面,手环突然震动了一下,

显示:

『任务已完成』

『新任务:成为魔女的仆从』

我c(雷王星脏话)什么鬼?!她刚刚想吃了我啊喂!!!


★待续…

  ⊙▽⊙怎么这么少











爱意正浓
✦『 在夜色的帷幔后,你让我意...

✦『 在夜色的帷幔后,你让我意乱情迷。』🥀

✦『 在夜色的帷幔后,你让我意乱情迷。』🥀

爱意正浓
爱的目光下,孤独是如此的难堪。...

爱的目光下,孤独是如此的难堪。🥀

爱的目光下,孤独是如此的难堪。🥀

龙面lochi

最近涂得,全是雷狮和凯莉

靓男配俊女(*╹▽╹*)

最近涂得,全是雷狮和凯莉

靓男配俊女(*╹▽╹*)

旱

雷凯

我又来了


有糖🍬


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响了,雷狮站起来就往教室外面冲去,到了凯丽教室门口二话不说就直接进去(当时丹尼尔老师已经走了🌚)雷狮走到凯莉的桌前拉起凯莉的手就往门外边走,而别班的同学看见雷狮拉着凯莉的手都开始八卦起来

同学甲"哎,你看见没那个高中部的雷狮拉着凯莉的手″

同学乙"看到了看到了,他们两个好般配啊″

凯丽听到以后地对雷狮说"疯子你干什么″

"为上节课课间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

雷狮找到一个角落发现四周没人便把凯莉按在墙上,因为雷狮的力气太大凯莉无法挣脱

雷狮不顾凯莉的挣扎便吻了上来

这让凯...

我又来了





有糖🍬





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响了,雷狮站起来就往教室外面冲去,到了凯丽教室门口二话不说就直接进去(当时丹尼尔老师已经走了🌚)雷狮走到凯莉的桌前拉起凯莉的手就往门外边走,而别班的同学看见雷狮拉着凯莉的手都开始八卦起来

同学甲"哎,你看见没那个高中部的雷狮拉着凯莉的手″

同学乙"看到了看到了,他们两个好般配啊″

凯丽听到以后地对雷狮说"疯子你干什么″

"为上节课课间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

雷狮找到一个角落发现四周没人便把凯莉按在墙上,因为雷狮的力气太大凯莉无法挣脱

雷狮不顾凯莉的挣扎便吻了上来

这让凯莉更无法挣脱了

手慢慢无力,这时!一个正义者来了看到这一暮拍了张拍飞走了,还叫了一句"啊!我!我拍到了!″凯莉看了一眼发现是个红呆毛🌚,这一叫雷狮放下"口″中的凯莉向远处看

"疯子,都被拍下来了,事可要闹大了~″

"闹大更好这样你也会成为海盗夫人″

"你...″上课铃打断两人

"这事先放下放学再找你″

作者:没了🌚

一笑夏彤

[ALL凯]玫瑰花期

禁ky,勿仿。


OOC致歉。雷者勿入。


be向。*凯莉死亡向有。


————————


01


引子——


一个关于玫瑰花开的故事。


02


呼……


降温。


真是稀奇,凹凸大赛这个地方也会降温?


口中呼出的水蒸气遇冷液化,变成带着热流的白气飘飘,向上,扩散。最后消失不见,直到找不到一点踪影。


那群傻子们不会还穿着短袖吧。


扑哧。


03


只是隐隐觉得的像要失去什么似的。


凯莉感到有丝丝弥漫上胸膛的不安。


04


凯莉不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为什么脱离了自己本来的性子。


她不...

禁ky,勿仿。


OOC致歉。雷者勿入。


be向。*凯莉死亡向有。




————————




01


引子——


一个关于玫瑰花开的故事。




02


呼……


降温。


真是稀奇,凹凸大赛这个地方也会降温?


口中呼出的水蒸气遇冷液化,变成带着热流的白气飘飘,向上,扩散。最后消失不见,直到找不到一点踪影。


那群傻子们不会还穿着短袖吧。


扑哧。


03


只是隐隐觉得的像要失去什么似的。


凯莉感到有丝丝弥漫上胸膛的不安。


04


凯莉不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为什么脱离了自己本来的性子。


她不知道啊。


在危险来临之际,不是应该撇下他们,自己离开吗。可是怎么会让老骨头带他们走,自己挡在前面呢?


还真是完全不符合魔女的性格啊。凯莉笑笑。


但是,凯莉往身后的空旷看去。


魔女什么的,早就不流行啦,我可是个混蛋呐。


傻子们,至少为了本小姐,都他妈给我好好活着啊。


眼前闪过刺眼的白光,接着血色就漫向视线。


05


在这之前。


压下了心中莫名升起的一丝不安,凯莉应了应前面正在叫她的小柠檬,走向那群人。


在凹凸大赛野餐,噗,真亏他们也有这个闲心。凯莉脸上难得多了几分真挚的笑意。


“喂,魔女。叫你那么多声也不过来,大下午的也不怕饿死。”


滚啦。凯莉用眼神警告雷狮。


凯莉望向雷狮海盗团和呆毛小队,以及让她没想到也会来参加这种无聊的事的嘉德罗斯他们:“话说你们怎么来了。”


“哼,区区一个虫子也有资格管我吗。”


“在下要保护美丽的小姐。”


“姐…是为了金,才不是为了你这个星月魔女呢。”


“……老姐,这时候就不要口是心非了嘛……”


“衰仔你说什么!?”


凯莉从卡米尔那里拿来了一份甜品,看着他们吵吵闹闹。


真好啊。


至少以前,在无间地狱里从来没这么开心过。


……


!等一下。


那是什么。


同样,大家同样也注意到了。


“小黑……”


洞。


06


怎么会啊……


“凭什么?!”金终于还是忍不住向裁判长大喊,“就因为这个bug……?就因为这个bug?……”


金的脑袋嗡嗡的,像是有两只蜜蜂在脑子里吱哇乱撞,脑瓜子疼痛得像是要裂开。他有点崩溃地捂住头,一次又一次压下“那个家伙”想占领身体的主导的想法。


也许其他人也跟他的想法一样。


大家应该都差不到哪里去。


就因为这个所谓的“bug”。


就因为这个所谓的“bug”?


就因为这个……


“抱歉,我们无能为力。”


07


圣女平常没有什么感情波动的脸上出乎意料地出现了厌恶。


“你们太吵了,她不喜欢。”


但其实大家并没有出声。不过谁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这也没办法,他们现在不会责怪任何一个人。


而且谁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力气说话了。


安莉洁听到的,不过是来自他们心里的抽噎。


而现在,她的读心似乎有点过于灵敏了。


「有这么多人陪着,还挺好的。」


这是安莉洁最后一次读的凯莉的心。


随后这些声音如潮水一般向她涌过来。


她逃走了。


在她看到格瑞无力地托住已经倒在血泊里的凯莉,她的心已经逃走过一次了。


她跑开了,来到了一个地方,这里有很多玫瑰,有很多粉蝶。


看得她想叫,想把它们放在嘴里嚼。


有一只粉蝶落在她发红的鼻尖,圣女大人咧开嘴笑得很开心,但是随即好像有什么苦涩咸咸的液体顺着脸颊落进她的嘴里。刚开始有点咸,到最后尽是苦涩。


粉蝶碰到水,飞开了,可是也许是因为水,它的翅膀沉重,最后它掉在地上,再没有了动静。


艾比红着眼眶来到她身边,拍着她的肩膀。说着魔女蠢到彻底的笨蛋行为。


可她还是好喜欢蝴蝶呀。


08


要说最冷静的,应该是格瑞了。


冷静得要命。


他看着状态低下的大家,脸上依旧是那副冰冰冷冷,从来没变过。可他垂下眸子,可仍然没有人觉察出变化。


他这时还在说着:“没事的,没事的……”


是不是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不过,就连这时候,也在安慰别人呢。


“没事的……记得她说她是魔女不是吗……”


可为什么,尾音带上了点儿颤儿呢。


他无法安慰自己啊。


他并非孑然一身啊。


老骨头把他从体内放出来的时候,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去找凯莉,去找她,无论如何。


格瑞也是第一个找到她的人。


他明明在奔跑寻找她的途中很有力气,可看到她倒在血泊之中,瞳孔收缩,心下猛地往下一坠。


终究还是脱力。颤抖地把浑身是血的她托在自己怀里。


“你不是说……,降温了吗,你看啊……明明还没下雪呢。”


[“格瑞,降温啦,如果你怕我冷的话就应该抱抱我啦~”(玩笑话)] 


指尖都在发抖。


他其实也没想象得那么冷静,相反,他反而最不冷静。


他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释怀了。


不可能了。


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吧,


在女孩消逝之前,他晃了晃神,看到了最后来自星星存留的一点泪光。


09


雷狮怕是从来没有这样过。


“我……说谎了。”


他像是跟自己说话,又像是犯了错的孩子在跟别人承认自己的错误,可是在他的房间中,除了他自己空无一人。


他走出房间,看到卡米尔正在茶几边,凑过去看了看。


卡米尔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着蛋糕,那是那天他在野餐的时候带过去的。


雷狮皱了皱眉,又为自己想到了那天而心烦。


卡米尔端出一块草莓蛋糕,说着:“这是你的,这是我的,我们一起吃吧。”


接着就用叉子戳下来一块,放进口中。“不行啊,自己做的还是太甜了。幸好你没吃。”


但还是想要给你尝尝啊。


泪水混着奶油一起进入嘴巴,随着糖霜一起咀嚼,草莓的酸甜蔓延到酸痛的心。


还是说苦吧,你可不怕甜呢。


雷狮在卡米尔呢喃出凯莉的时候逃了出去。


在玫瑰花田,雷狮从上衣口袋掏出了一个粉色的星星。


它被雷狮擦得很干净,被精心打理,放在了左胸口膛的口袋里。被擦得生着粉色的光亮。


那上面本来是有血的。


他从来不说谎,他根本不需要说谎。


但他神使鬼差的,凯莉头上的星星发卡他取了下来,偷偷藏起来。


雷狮想把它埋进花土里。


“才不会跟你这种骗人的小老鼠一样。”


最终还是放弃了,把发卡重新放回上衣口袋。


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星星发卡上的泪把雷狮的衣服沾湿一大块


10


骑士理应保护自己的公主,这应该是他生来的使命。


最近的安迷修开始变得懒散。明明平常擦剑这种很自觉的事,突然懒得再做,明明只是黄昏之时,却想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就连和雷狮斗的想法都没了。当然雷狮本人也一样的想法……


好想一直睡…一直睡……安迷修想。


一直诚恳的骑士没了斗志。


安迷修变得嗜睡。


他的使命,从那一天气,那一刻起,就灰飞烟灭。


他希望能多做几次梦。


但是有一个星星很多的晚上,他在梦里看见凯莉小姐对他说,不喜欢现在的自己,要自己打起精神来,然后向后退去。他去追,但是摔倒了。站起来时,他醒了。


睁开眼,黎明的曙光透过窗户照到他脸上。


从此安迷修不再如此,他开始更加努力,开始比以前更加有干劲。他摘下那朵花,向前走去。


但是到了晚上,他总要准时闭上眼睛。


“晚安。”


梦里,有他的凯莉小姐。


11


艾比默默坐在一朵玫瑰花旁边,想着什么。


她不用的王子了,找个白马公主也不错。


要乌黑的长发,摸上去手感很好,也很帅气。要灰蓝的眼睛,大海一样漂亮,艾比没见过海,但她希望每天能看到无边无垠的海洋。


要有跟姐一样可爱的呆毛,不然才不会找她呢。


要喜欢甜的,这样就会在她喝苦瓜奶茶时一本正经的说月光慕斯有多好吃了。


身旁要有星星和月亮,姐的白马公主一定要众星捧月,要是最独特的那一个!不然姐才不会答应她呢~


她想着想着,想着想着又笑了,想着想着又哭了。想着想着,又哭又笑。


艾比把头埋在双膝中,埃米无声地站在她旁边。她感到膝盖上一片冰凉,顺带着感到整个世界一片冰凉。


12


好像有什么东西出故障了。


骄傲的王一直呆在埋葬凯莉的那片玫瑰花海。


嘉德罗斯抚摸着玫瑰花瓣,好像她就在身边。


他觉得这个地方特别好看,凯莉应该也这么觉得吧。嘉德罗斯看着眼前晃来晃去的朱红。


“嘉德罗斯大人,你该去休息了……”祖玛有点担心地说。雷德在一旁点头附和。


“人造神,还需要休息么?”嘉德罗斯自嘲地笑了笑。


祖玛被噎了一下,摇摇头,带着雷德离开了。


回归安静。


不是魔女吗,这么没本事。嘉德罗斯嗤笑出声,惊起了书上的麻雀。


“我允许你告退了吗,虫子。”


虫子,比渣渣强那么一点。


小时候好像听父王说过,自己的英文名叫Godrose。正好,那么她应该是自己rose。


我逢人就说你是我的玫瑰。


“哼!你有见过这么可爱的虫子嘛!”


“倒是牙尖嘴利。”


虫子,不是比渣渣强吗。


真的有什么东西出故障了。


13


他们终于还是聚在了一起,在一个好天气,在那片玫瑰花的葬礼。


14


那片玫瑰花在阳光底下,露珠闪着光,花瓣透着红褐色,摇曳着,摇曳着。她终会留存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开放在他们心中。


玫瑰花,真的要说再见啦。






End——




玫瑰成灾不是灿烂,而是荒凉。

For me, miss.

玫瑰到了花期,我很想你

时渺

我是时渺……凹凸世界知名记者。我现在正在跟踪当红花旦凯莉小姐我绝对不是什么虽然我超爱她!等等先不说这个…凯莉小姐出来了!我要跟踪取材了!

唔……首先凯莉小姐今天没有乘公司的车呢,是有什么安排吗?难不成!

我发动了“屏蔽”的元力技能跟了上去。

等等这不是雷狮的房子嘛?!哦我的天,难道我一直萌的cp终于修成正果了?

只见凯莉小姐优雅的拢了拢耳边的垂发,然后十分优雅……等等我看到了什么?!凯莉小姐居然一jio把门给踹开了?!这简直人设崩塌大事啊!不过我还是爱她,迅速掏出我的小本本刷刷的记。

“……喂疯子!赶紧让卡米尔给我出来!”

凯莉大吼着。

别墅二楼的窗户慢慢打开,雷狮穿着黑色的半袖...

我是时渺……凹凸世界知名记者。我现在正在跟踪当红花旦凯莉小姐我绝对不是什么虽然我超爱她!等等先不说这个…凯莉小姐出来了!我要跟踪取材了!

唔……首先凯莉小姐今天没有乘公司的车呢,是有什么安排吗?难不成!

我发动了“屏蔽”的元力技能跟了上去。

等等这不是雷狮的房子嘛?!哦我的天,难道我一直萌的cp终于修成正果了?

只见凯莉小姐优雅的拢了拢耳边的垂发,然后十分优雅……等等我看到了什么?!凯莉小姐居然一jio把门给踹开了?!这简直人设崩塌大事啊!不过我还是爱她,迅速掏出我的小本本刷刷的记。

“……喂疯子!赶紧让卡米尔给我出来!”

凯莉大吼着。

别墅二楼的窗户慢慢打开,雷狮穿着黑色的半袖,头上仍然带着万年的本体。

“魔女,你就不能在淑女点?让你那群粉丝咋想?”边说边撸串的雷狮也挺帅的。

“对你不需要客气吧?我这次不跟你吵,你赶紧把卡米尔叫出来。”

“真遗憾,卡米尔今天不在哦,不过……真想让人陪的话,本大爷可以勉为其难的陪陪你。”

“谁要你陪?既然这样我就走了,明天再来找他。”

我感觉世界瞬间变了…这小夫妻吵架的场面是什么天下掉糖?血槽,血槽空了!

“嗯?来都来了…别急着走吧?”雷狮从二楼一跃而下脚挺疼的吧?,将凯莉拦腰抱起。

“之前没逮住你,这次还想跑?”哦?!发生了神马?我想知道!!!!

“死疯子,不就画了你个同人本嘛?!这么小气?”

“嗯?看来你对那些东西很了解?”

“那是当然,像是什么安雷啊…卡雷啊什么……的”凯莉越说越欢,最后终于注意到雷狮充满杀气的笑容。

“你真的很懂啊?既然那么明白…教教我怎么样,嗯?”

“算……算了吧,那个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想跑?没门……”

然后他抱着凯莉走进了屋子。

至于我?早已经鼻血狂喷……导致失血过多晕过去了……第二天还是同事君路过把我捡回去的……

果然……我爱他们两个!今天的稿也可以劲爆的交上去了呢!

题目就是……“知名男性雷狮疑似与一知名女星关系亲密!”啦!


木册木册

看什么看

你们没有自己的老婆吗

看什么看

你们没有自己的老婆吗

云印

【雷凯】眉眼绣山河(上)

 凯莉正细细的欣赏着手上的指甲油,时不时还用灯光照着看一下细腻的光泽。

这可是花了她整整一个月工资的艺术品。

 “这位姑娘叫凯莉,今年20岁……”

 “不重要,够狂就好。” 管家匆匆的把银行卡递给凯莉从前的主人,那人推搡了一下凯莉,凯莉白了他一眼,兀自跟着管家走了。

 到了车上,管家瞥了一眼凯莉的手指。 

凯莉眼角一跳:“不行?” 

“好,好,好……”管家爽朗的笑声回荡在车厢里,继而又忽然沉郁下去,“能伺候好我们家少爷,什么都好。” 

凯莉身着管家给的短裙...

【雷凯】眉眼绣山河(上)

 凯莉正细细的欣赏着手上的指甲油,时不时还用灯光照着看一下细腻的光泽。

这可是花了她整整一个月工资的艺术品。

 “这位姑娘叫凯莉,今年20岁……”

 “不重要,够狂就好。” 管家匆匆的把银行卡递给凯莉从前的主人,那人推搡了一下凯莉,凯莉白了他一眼,兀自跟着管家走了。

 到了车上,管家瞥了一眼凯莉的手指。 

凯莉眼角一跳:“不行?” 

“好,好,好……”管家爽朗的笑声回荡在车厢里,继而又忽然沉郁下去,“能伺候好我们家少爷,什么都好。” 

凯莉身着管家给的短裙制服,走向少爷的房间。 这身衣服太紧了,勒得她有些喘不上气来。

 “少爷。” 她走近桌子,一位身着华贵礼服的少爷坐在桌子上,正皱着眉看窗外。 

“新来的?”

 “嗯。” 雷狮抬起英俊的眉眼,望了凯莉一眼,又扭过头去。

 “穿这么性 感给谁看?” 

面对这明显的刁难,凯莉稳稳地接住,语含笑意: “女为悦己者容。”

 既然你不解风情,我也不装腔作势。 雷狮闷哼一声,道:“滚。”

 凯莉嘴角洋溢着得逞的笑,退下了。

 -

 “管家,是不是让我走……” 

“不,”管家无声一笑。“你既不是他的菜,就留下来好好服侍他。”

 直到你成为他的菜。

 - 

凯莉收到了工服。上身一件白T,配一条工装裤。 凯莉试了一下,很合身。

和工装一起送来的,是管家的指令,要把一沓文件送到雷狮办公室。

她一手捧着文件,一手端着雷狮的早餐,正想着怎么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懒懒的: “进。”

 凯莉用手肘撞开了门,把东西撂在桌子上。

 雷狮的目光似乎在她身上顿了一下。 

“倒是有几分姿色。明日随我去参加晚宴吧,就穿昨天那套。”

 或许更符合王公贵族们的口味。

 凯莉直言不讳:“我不懂那些繁文缛节。”

 “正好,我也不懂。”雷狮面色不改。

 凯莉点点头,出去了。

 -

 管家在不远处勾了勾嘴角。果然是贵族之女,伪装得这么好,明天……有好戏看了。

 - 

凯莉摆弄着管家送来的化妆品,轻轻描着眉线。镜子中的人,美得像是一朵摇曳的水仙花,配上淡淡的妆容,正如出水的芙蓉,晃眼便消散人间。

 雷狮在一旁偷眼瞄着。 

他虽然只见过这个女孩子两面,却直觉这人气度不凡,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仆。

可父王把她安排到自己身边,莫不是…… 骗婚?

 他的眼神仔细地描摹着凯莉细致的五官。 

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我搞定了。”凯莉站起身来,收拾了一下化妆品,看了一眼倚在桌子旁一脸玩味的雷狮。

 “好,走吧。” 雷狮收回深邃的目光,起身走了。

 - 

凯莉老早就看出来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晚宴,连桌子都是圆桌,没有上下位之分。

她虚挽着雷狮的手臂,冷眼走入殿堂。

 “至少笑一下吧?”雷狮小声提醒。

 “哦。”凯莉对雷狮态度的忽然转变有些意外,又想到这人情绪多变,阴晴不定,便强压下心中的好奇,挺直了身板,面带浅笑,向前走。 

一位王爷端着两个盛了一半香槟的酒杯,满脸堆笑地走过来:“哟,雷少爷,找了这么个貌美如花的女朋友啊,怎么不先说一声?我还没准备礼物……” 

“不劳王爷费心了。”雷狮嘴角轻微上扬。

 走到主桌,雷狮上前向雷王请安。雷王轻轻点了一下头,却拉过了凯莉。笑着向在座的贵族们介绍: “这是我为我少爷选的良妻,怎么样?”

 在场的各位都被凯莉美貌所惊艳,连道几声“好”。凯莉听到“良妻”的字眼,心尖一跳。

 雷王熠熠的眼瞳笑意更盛:“来,说说你叫什么名字?” 

凯莉迟疑了一下:“凯莉。” 在座的一位王爷突然站了起来。

“雷王,你……” 

“先别急。”雷王摁住了凯莉的手腕。

 雷狮没有想到。 这位站起来的远房叔父,正是在十年前痛失女儿而苦苦寻找了十年,人憔悴不堪。而狗血的是,这位姑娘竟在自己父王的手里!

 “女儿啊……”那位王爷似乎是意识到了这场局,他根本没有能力跟雷王抢人,只能惨兮兮地嚎一声。

 凯莉长长的睫毛扑棱两下,继而归为平静。她挣脱了雷狮和雷王的手,自顾自地跑开了。

 - 

“我倒要看看你能往哪逃。”雷狮站在道路尽头,抬眼看着一脸镇定的凯莉。

 凯莉瞪了他一眼。

 雷狮靠在墙上,戏谑地说:“你求我,我可以假装没有看到你额头上的汗。” 

凯莉也靠到了墙上,笑着说:“早知道结局是这样,我就不逃了,还脏了我的鞋。”

 “哦?”雷狮蹲下身,修长洁净的指尖刮了一下凯莉的鞋帮,尔后揉搓了一下手指。

“是有点。” 

凯莉被他突如其来的暧昧动作唬住了,没有接话。 

雷狮站起来,冲凯莉微微一笑:“走吧,凯莉小姐。” 

这一声亲昵的叫唤似乎唤起了凯莉骨子里的高贵气息。

她指尖微点雷狮的肩头,分明地说: “好,雷狮少爷。”

 -

 雷狮并没有直接把凯莉带回晚宴,而是把她带到了一个房间。

 雷狮把门关上,轻声问:“累了吧?” 

凯莉撇撇嘴:“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雷狮没有看她,只是默默地走到了窗前,利落地拉好窗帘。 

“我说过,我不屑和他们有任何纠缠。”雷狮斜靠在梳妆台前,闭目养神。 

凯莉见雷狮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径自爬上床睡了。 

等凯莉呼吸平稳后,雷狮缓缓睁开眼,屏着呼吸走向凯莉。她一头乌黑亮丽的发丝是那么显眼,散落在枕头上,眼睛也并未闭紧,只是虚虚地张着。 雷狮紫罗兰色的眼瞳倒映着丝缕沉溺。

 该不会是爱上她了吧……雷狮嗤笑一声,却不敢声张,只是稍微牵起一点嘴角。

 在这清凉的午后,有一些逶迤的爱意在蠢蠢欲动。

 - 

之后的日子便是无尽的忙碌,雷王看自家儿子对这门婚事似乎没什么意见,便命管家张罗起这场必定隆重华贵的婚礼。 

凯莉纵使有千般无奈,也只能从命。 

更何况……她偷觑到了那个下午雷狮的眼眸。那样的温柔,是从十岁起再没见过的。

要说不动心,绝对不可能。毕竟她是高傲,而不是冷血。 

这天,凯莉像往常一样溜达进雷狮的办公室,端着雷狮的早餐。 雷狮正捧着一本书,听见她的脚步,浅笑着说:“管家还让你干这种粗活?” 

凯莉不情不愿道:“嗯。”

 随后,她开玩笑似地补了一句:“等我过了门,你可得好好教训他。” 

“好啊。”雷狮含着笑回答。 

凯莉怔住了。她本是随口开的玩笑,竟然得到了回应。

她只能用刻薄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嗬,我可担不起。这王府上下,哪个女眷不是日夜操劳,我不过是离家的孤儿,指不定还得被他使唤这使唤那。” 

雷狮放下手中的书,走到凯莉身后关上门,顺势捞起凯莉,把她放在了桌子上。

凯莉莫名其妙,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抱起,奈何抵挡不过雷狮的臂力,不禁“啧”了一声。 

雷狮顽劣地抓住凯莉纤细的手腕,慢声说:“你等着吧,他绝不敢再欺你分毫。”说完,他一副得意的笑容看着眼神惊慌的凯莉。 

凯莉稳住了心神,直直的瞪着那双深沉的眼睛:“本小姐可不会让他欺负我,我三两下就能把他揍扁。” 

说完还晃了晃被雷狮抓住的那只手,想顺势摆脱这个亲密的姿势。

没成想,雷狮早就料到她会挣扎,握得更用力了,却不形于色地回答: “就凭你?”伴随着一阵漫不经心的笑。

 凯莉被气得恼,想跳下桌子,却被雷狮顺势拥入怀中。 “安心做我的王妃,有何不可?”他顿了一下,“雷王的目的是让你拴住我,可他没想过,我可以带你一起去征服那星辰大海。”

 凯莉被他抱得死死的,心却为这诺言狠狠颤动。 “好。本小姐倒要看看,你能带我去看什么星辰大海。”

 雷狮眼底的眸色更深了几分。

那广袤山河,似乎就在这人的眉眼间,那么诱人,又那么美艳。

 -to be continued-

旱

雷凯

来了


Eee...


凯莉他们走了一会才到学校,而在这一路上,雷狮在不停的唠唠

到了门口还有通过一次关那就是...不让风纪委员扣分,首次神近耀往常一到样被扣了九分,但凯莉就那么不好通过了风纪委员发现了凯莉手上的透明指甲油

"凯莉小姐学校不让涂指甲油的,在下就扣你三分吧″

"啊,安迷修这可是我昨天晚上熬夜涂的指甲油,再说...连透明的指甲油都不能涂吗?″

"凯莉小姐其实在下也不想这么做的,但是...这是学校的规定″

然后安迷修又看向凯莉身后的雷狮

"又是你雷狮不良团,学校禁止带头巾,然后你们还迟到了,在...

来了





Eee...







凯莉他们走了一会才到学校,而在这一路上,雷狮在不停的唠唠

到了门口还有通过一次关那就是...不让风纪委员扣分,首次神近耀往常一到样被扣了九分,但凯莉就那么不好通过了风纪委员发现了凯莉手上的透明指甲油

"凯莉小姐学校不让涂指甲油的,在下就扣你三分吧″

"啊,安迷修这可是我昨天晚上熬夜涂的指甲油,再说...连透明的指甲油都不能涂吗?″

"凯莉小姐其实在下也不想这么做的,但是...这是学校的规定″

然后安迷修又看向凯莉身后的雷狮

"又是你雷狮不良团,学校禁止带头巾,然后你们还迟到了,在下得扣你们...10分"

"喂,安迷修你天天这样做就不无聊吗?″

"在下一点也不无聊有很多人要和我聊天。"

雷狮太烦躁就直接冲进学校了

但雷狮到了教室里也没学习因为雷狮早就把老师的粉笔偷光了就这样雷狮从教室里睡了一节课

而凯莉教室在进行自我介绍

介绍到一半时两个金毛吵起来了

而丹尼尔老师也是非常的头疼

而这样他们被罚了一节课

"叮叮叮″

下课铃响了,丹尼尔老师并没有放过他们班学生的意义,而别班的同学都跑了看热闹

这这么大的动静雷狮肯定会来,到了后雷狮看见被罚的凯莉笑出了声,凯莉给了雷狮一个手势嘴里说着什么,这让雷狮火冒三丈,说到"下节课下课你完蛋了″

"切,来呀和我怕你似的″

上课铃响了看热闹的学生都回到了自己的教室

作者:就这些吧,实在没脑洞了

陌玖.

患宠(ALL凯)

我从天台上跳下去,连尸骨都未给他留,这就是我留给他的结局。

/引-一个病人的自述/

       我叫凯莉,现居A市精神病院。是的,我是偏执型精神分裂病人。

      但其实,我没有病,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这一切都是我一手策划的,我计划了5年。这5年里,我从最开始的不耐烦,沉默,一直到一年后终于有人怀疑劝我去医院检查。在后面的时间,越来越多的人认定我生病了。

      最后一个契机,我捅伤了一...

我从天台上跳下去,连尸骨都未给他留,这就是我留给他的结局。

/引-一个病人的自述/

       我叫凯莉,现居A市精神病院。是的,我是偏执型精神分裂病人。

      但其实,我没有病,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这一切都是我一手策划的,我计划了5年。这5年里,我从最开始的不耐烦,沉默,一直到一年后终于有人怀疑劝我去医院检查。在后面的时间,越来越多的人认定我生病了。

      最后一个契机,我捅伤了一个路人。那天天气很好,我在街市上最热闹的地方,众目睽睽之下,将一把水果刀捅向一个过路人,连捅了四五刀。没有人敢过来帮忙,我边捅边喊:“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

      我巧妙的避开了要害,警察来后,我扑到警察身边满脸泪水,身子颤抖着:“警察叔叔,他想害我,他要杀我…”可能是当时装的太像了,以至于警察专门调查了这件事。最后得出结论,我与他毫无关系。

       就这样,在我完美的伪装下与之前周围人的证词中,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完美的进了医院。

       本来打算进医院四个年头后出来,这是进医院的第二年,本以为会安然度过这段时光的我,感受到了威胁。

       有人要杀我,就在我身边。

       我所走出我在的病房,在医院里乱转,时而嘴里念念有词,要时而放声大笑。我谨慎的盯着走廊上的每一个人,我走得很慢,审视着病房里的患者。

       经过这一周的排查,我敢肯定,绝对不是医生要杀我。

       我所在的医院,有一个跟我一样伪装的病人,而且是最近才转到医院的。

       我的对手很强大,经过一周时间。他已经连续对我下手三四次,以至于医生护士都发现了异常,而我却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医生护士们都没有怀疑我,我可以伪装成一个疯子,也可以伪装成一个正被慢慢治愈的患者。他们对我很放心,我也十分配合。

       虽然如此,但药还是不能吃。哦,忘记说了,我大学专修心理学和逻辑学,自然知道这些药对正常人的害处很大。每次在他们的监督范围内,我将药片含在嗓子眼里,事后会偷偷的去厕所吐掉。

       今天,像往常一样。我走在走廊上,四周空无一人。我的直觉告诉我,有人。

      我继续向前走着,身后响起了脚步声,很轻,像是故意脚后跟轻轻着地着地,脚掌缓慢地压下。

      我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假装从口袋里找东西,然后猛的回头朝身后望去。

       空荡荡的走廊什么也没有,走廊一侧是封闭的墙,右边是一排房门紧闭的病房,这么短的时间内,没有可以隐藏一个人的空间和时间。

       难道是我紧张过度,听错了?

       我摇了摇头转身继续朝厕所走去,之后直到回到病房,都没再听到什么声音。

       但是,我总觉得,刚刚忽略了什么东西,但一时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

       我进了厕所,像往常一样将药片丢进马桶冲下去,伴随着水声哗哗,我似乎明白了我忽略了什么。

      厕所的隔间有人,由于一直没有出声,我也不好分辨是在之前还是之后。只觉得寂静的异常诡异,他的脚已伸进我的隔间,从鞋的款式和型号来看,是个男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在抖,脚在小幅度的抖。伴随来的是隔间压抑的呼吸声,我本以为是大胆的小情侣玩闹,结果这声音持续了三五分钟,我才意识到这是被勒住脖子时才会有的状况!

       我心里大惊,直到声音逐渐消失。我才敢踏出这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小心翼翼的拉开隔间的门。

       结果令我大吃一惊,没有人!

       我又重回刚才的隔间,我怀疑自己岀现幻觉了,扶着墙镇定下来后,我缓缓蹲下,将手机调到照相模式悄悄塞入隔间录像。

       血,顺着我的发丝滴到脸上,我颤抖着身子抬头,那一幕差点将我的魂吓出去,让我永生难忘。

      /1/

      一个男人半跪在上面,冰冷孤傲的眼眸仿佛没有焦距,乌黑的碎发遮住了视线,深黯的眼底笼上一层嗜血的寒意。

       “!”凯莉在叫出声前先捂住自己的嘴,不能惹怒他。她知道自己逃不掉了,死死地盯着黑发男人,大脑中快速想着对策。

      凯莉之前在医院从未见过他,是新来的病人吗?可是还看不出他有什么病…短短时间她只判断出一点:这不是这些天要杀自己的人。

      可正巧不巧刚刚好碰见他杀人,总不能说自己什么也没看见吧?对方很可能是精神病人,怎么可能坐下心平气和的交谈啊喂…

      谁来救救她啊…

      等等,病人?自己不也是嘛…乔莹抬头,对上男人沉寂的眼眸,她可以清晰看见他压抑的兴奋与血性,那双瞳孔中倒映的自己面无表情。她咬咬牙心一横,冲他扬起一个甜美的笑容。

      在对方眼中捕捉到一丝诧异讽刺后她更认定自己的想法,甜甜开口:“用这个刀,那个太脏了”

       血,大片的血从她腹部往外涌,衣服很快被染红,空气里弥漫着血腥。疼痛已经麻痹了她的神经,大脑一片空白,她第一次感觉到刺骨的疼痛。这是她第二次捅人,连自残都没干过的她终于明白当时被自己捅了数刀“幸运路人”的感受了,她发誓以后再也不捅自己了。

      她挣扎着撑起身子抬头看向男人,他显然被她这丧心病狂的举动疑惑,愣在原地,凯莉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知道,她赌对了。

      至少不是死在他手里。

      她如释重负地笑了笑,意识开始逐渐模糊,直到跌倒的前一秒,她看见男人眼中的玩味

      “凯莉,你又再搞什么把戏”

       完全失去意识前,男人好像说了些什么,她没听清。身子向前倾扑转而跌入个怀抱,熟悉的气息包裹了她。

      得救了…

      她安心地抓紧那人的衣服,在他怀里蹭了蹭,闭上眼。

      “雷狮~好久不见啊”

      

困困晚安

嘿嘿摸了点……有cp也有cb,,随便看看

嘿嘿摸了点……有cp也有cb,,随便看看

旱

雷凯🌚吃🍋🍋

来了🌚


人设可能会崩


所以是私设


在一个早上,一个黑发女孩从床上坐起来,

看样子好像是昨天熬夜了,黑眼圈有点重,换了一身衣服梳了梳头发把一个星星型的发卡戴到头上,这时门被敲响了

"凯莉小姐,你起来了吗?小姐你快迟到了!″

"知道了老骨头″女孩儿不耐烦地说道

然后刷了刷牙洗了一把脸从梳妆台上拿了一块糖塞进嘴里就出房间了。

"凯莉小姐你还吃不吃早饭了?还是...从外面吃早餐?″

"今天早上就不吃了吧″

"可是凯莉小姐早上不吃饭的话...″没等老骨头说完凯莉就打断老骨头的话不耐...

来了🌚






人设可能会崩







所以是私设



在一个早上,一个黑发女孩从床上坐起来,

看样子好像是昨天熬夜了,黑眼圈有点重,换了一身衣服梳了梳头发把一个星星型的发卡戴到头上,这时门被敲响了

"凯莉小姐,你起来了吗?小姐你快迟到了!″

"知道了老骨头″女孩儿不耐烦地说道

然后刷了刷牙洗了一把脸从梳妆台上拿了一块糖塞进嘴里就出房间了。

"凯莉小姐你还吃不吃早饭了?还是...从外面吃早餐?″

"今天早上就不吃了吧″

"可是凯莉小姐早上不吃饭的话...″没等老骨头说完凯莉就打断老骨头的话不耐烦地说道"行了,本小姐说不吃就不吃″

老骨头有点失落,挂在了凯莉的裙子上,看着很像一个装饰品。

凯莉出了门拿起手机拨打了电话,电话备注上显示着两个"丑女″播了一会对方接了电话"丑女,今天早上要一起走吗?″凯莉在电话上说到"不了,凯莉今天早上我和耀一起走″而凯莉听到"耀″这个字立马变脸反手就把电话给挂了"真是的″

而凯莉走到半路后面骑过来一辆...羊角号🌚"啧,那四个人又来了″

坐在前面驾驶带着头巾的少年看到凯莉后叫到"弱鸡,这么巧?″

凯莉很不耐烦头也不回的走着

而驾驶的那个少年见到凯莉不理睬他开始挑戏凯莉"哟,你好歹也是魔女原来你走着去上学″

"切,要你管″凯莉很不耐烦,加快了脚步

那个少年见凯莉不怎么说话,便又继续嘲讽

别看那个少年说那么多其实凯莉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凯莉再次加快了脚步,看到了救兵,跑上前喊道"哎,丑女″那个蓝色头发的女孩习惯性的回头"凯莉?″

"怎么见到本小姐不开心?″

"不是″

凯莉,看了看安莉洁旁边的那个叫神近耀的男生,脑子里有了奇怪的想法,问道"哎,丑女,你跟这个冰山到哪一步了?″

"凯莉,你别这样,他会生气的″安莉洁很小声的说道生怕被旁边的那个叫神近耀的男生听到





作者:就到这吧🌚具体什么时候更新我也不知道



二璃
雷凯崽!!!(注:这里和上篇的...

雷凯崽!!!(注:这里和上篇的安辞有关系,但其他都不会出现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情况,遇到了也不用在意,(毕竟我是杂食党)顶多是朋友或同学关系,如果有类似情况我会说明的


打字好累

雷凯崽!!!(注:这里和上篇的安辞有关系,但其他都不会出现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情况,遇到了也不用在意,(毕竟我是杂食党)顶多是朋友或同学关系,如果有类似情况我会说明的



打字好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