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雷泽

82.6万浏览    4013参与
ANTSK.绾

就各位帮忙看看xp(跪)

(干脆把黑子和炮姐放一起吧())

就各位帮忙看看xp(跪)

(干脆把黑子和炮姐放一起吧())

我叫布殿233

后续来啦,小雷泽不必担心山会烧起来,因为山已经被炸没了……←_←

后续来啦,小雷泽不必担心山会烧起来,因为山已经被炸没了……←_←

炭烤排骨

【原神乙女向】和男孩子牵手

*班尼特/空/雷泽/重云/行秋/万叶

*你≠荧

*ooc注意


班尼特——无意牵手


班尼冒险团已经出发一个小时了,毫无疑问只收获两三个日落果和四五根胡萝卜,还有卷心菜等诸如此类的,被班尼特认为是不错的收获。因为他单独去寻宝往往是空手而归,这一定是因为他的幸运在他的身边。班尼特总是这么想着。


毫无预兆,前一秒的晴空万里变成了黑云压顶的景象,烈阳已经被暗蒙的云雾遮盖,接着是淅淅沥沥的雨。


“啊!下雨了,我带你去避雨!”班尼特没稍作思考,抓住你的手就奔过湿软的草地,躲到一株大树下,厚实茂密的树叶为你们挡住了大部分雨水。...

*班尼特/空/雷泽/重云/行秋/万叶

*你≠荧

*ooc注意


 

班尼特——无意牵手

 

班尼冒险团已经出发一个小时了,毫无疑问只收获两三个日落果和四五根胡萝卜,还有卷心菜等诸如此类的,被班尼特认为是不错的收获。因为他单独去寻宝往往是空手而归,这一定是因为他的幸运在他的身边。班尼特总是这么想着。

 

毫无预兆,前一秒的晴空万里变成了黑云压顶的景象,烈阳已经被暗蒙的云雾遮盖,接着是淅淅沥沥的雨。

 

“啊!下雨了,我带你去避雨!”班尼特没稍作思考,抓住你的手就奔过湿软的草地,躲到一株大树下,厚实茂密的树叶为你们挡住了大部分雨水。

 

“对不起啊,害得你淋雨了……”班尼特朝你投来充满歉意的笑容。手上的温度没有褪去,他仍紧紧地牵着你。班尼特后知后觉,立马松开你的手,刚想道歉,你就打了一个喷嚏,班尼特吓了一跳,澄澄的绿眸呆呆地望着你。他问你是不是冷,你转头笑着说没事。

 

雨越下越大,班尼特也知道不能继续在这里避雨了,不过那也就是说,他就可以继续牵着你的手了。

 

“走吧,我们跑回蒙德城!”

 

班尼特握紧你的手,高兴地牵着你在雨中奔向蒙德。

 



——就是想牵手

 

蒙德的荣誉骑士是个超好的人。

 

他经常帮你完成你在冒险家协会接的委托,除了赶走丘丘人这样的要面对魔物的委托,他还会帮你送外卖诶,虽然做完之后他会朝你露出“我办事,你放心”的笑容,但其实心里一定对这个委托mmp。

 

今天他又来帮你了。金发的旅行者带着他小个子的旅伴在你面前带路,委托任务点不远处有几个水史莱姆在一个普通宝箱旁盘旋。空问你能不能解决掉那几只史莱姆,可以的话他就去做委托,不可以的话你就日常站着看他操作即可。

 

你是个入门冒险家,爱好收藏,但武力值几乎为0,见个史莱姆就怕。有了荣誉骑士的帮助,冒险等级很快就能晋级了——可是不行,你必须得磨炼下自己,证明自己的实力!

 

空听到你同意的回答,眨眨眼,“那要是你需要我,就叫我一声,我会听到的,之后再赶过来,好吗?”

 

你只能答应。

 

可是事实就是空刚离开你十几秒,你几乎就要捂着头趴在地上了,你急切地喊着空,不远处的空无奈地笑了笑,随即像阵风一般冲到你身边,但是他并没有去解决那些史莱姆,反而牵起你的手往前跑。你愣愣地看着那件飘起的披风和单边耳坠,又回头看看离你越来越远的宝箱还有史莱姆。

 

你叫他,他也不应。他只是领着你随风奔跑,任由绵软的风撩起他的金色长辫,吹拂你的刘海。空又拉着你转起了圈,欢声笑语在烈日当空的此刻蔓延。你趔趄了一下,不小心扑到了他怀里。随着派蒙一阵惊呼,两人双双倒在绿茵上。你慢悠悠地从空身上爬起来,伸出手拉起他,还咕哝一句为什么不去开宝藏。

 

空哈哈一笑,握紧了你的手,“开宝箱哪里有和你一起自由地奔跑快乐。”

 

 


雷泽——保护性牵手

 

你最喜欢和雷泽一起去采果子,什么都采,日落果、苹果、钩钩果……这个时光对你和他来说是惬意的。雷泽有时会在采果子时神秘地跑掉,回来时会变成头发杂乱的样子,他其实是看到好看的花儿,去给你摘了,因为你曾说过喜欢花。他不知道你具体喜欢什么,就什么都给你摘了。

 

采果子的时候,也会有非常的情况,这常常激发他对你的保护欲。

 

有一次打雷很厉害,那时你们分开了,你去摘果子,雷泽去抓野猪。分开没多久,碧空一下子被盖上了几层黑布料,之中闪动着响彻苍空的雷光。记得你说怕打雷,雷泽一看见黑蒙蒙的天就放弃了跟前的野猪,急急忙忙跑回来去找你。他几乎是一看到你就冲过来了,紧紧地牵着你的手,给予你安全感,也生怕你一不小心跟丢了。

 

“没关系,我有雷的爪子,和狼的牙。”

 

“我的雷,不会伤害你。”

 

你在害怕之余,会摸摸雷泽毛茸茸的脑袋,不让他那么担心,雷泽会很开心也很疑惑,因为在他看来,你现在应该是害怕的状态。这时他就会想会不会是太害怕了,所以才摸头,因此保护的想法更牢固了起来。

 

 

 

重云——不想只勾手指

 

今日难得能约重云出门逛街,要知道他可是个练功狂魔,不时还会被某人骗去深山老林坐个几天等妖邪现身。今天很是热闹,摆摊的人很多,有卖风筝的,也有卖有趣的小玩意儿的。你和重云都属于那种只看不买的,逛街本身也是放松精神,不必要物质消费。

 

逛的时间慢慢久了,你忽觉小指上多了温热的触碰,轻轻的,像是在碰着羽毛般,若有若无,小心翼翼。两只小指间的粘连很是微弱,稍退一分,就互相离开了。你惊讶地抬眼看向重云,他微微偏过头,表情紧绷,嘴唇抿成一条细线。

 

你心里暗笑,扯了扯嗓子,喊了喊重云,他便立刻应你,转过头,眼神无措,小脸微红。

 

“你是想牵手吗?”你笑着说,没等重云说话,你整个握住了他的手,像荡秋千一样荡起了牵着的两只手。

 

“你刚才那样一点都不好,要是遇到妖邪了你怎么拉着我跑呀?”

 

重云的脑子嗡嗡起来,一时不知道该顾着摇来摇去的手,还是回答你的话好,最后他低头小声说。

 

“不会的……到那时我会在你面前保护你……”

 




行秋——想牵手的心思被看穿了

 

“阿秋阿秋,我来给你看手相吧。”你突然跟行秋说。

 

他坐在床单拉好,被子叠整齐的床上,把那个几乎埋在书里的头抬起来,琥珀色的眼睛俏皮地朝你眨了眨,“你会看手相吗?真是意想不到。”

 

你从板凳上跳起来,坐到他身旁,抬起他纤细的手臂,将他的手掌正面朝上放入你的之中。

 

“略知一二吧。”你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其实你不会手相,只是想摸摸他的手,“让我来看看你的桃花运。”

 

你装模做样地用手指抚摸起来。他的掌心虽然因为练武有点粗糙,但是手背格外白嫩呢。细微的痒意侵袭了行秋的神经纤维。少年失笑,逐步向你拉近,而你浑然不知。

 

“那你看到了吗?”

 

“当然——你现在有一个超大的梅花运,赶紧去抓住能免遭往后的催婚之灾!”

 

你刚说完,掌心的那只手翻了个身,轻松地穿过你的指缝,牢牢地扣住你,十指相扣。你愣了又楞,急忙抬头看他,恰好撞上一双明玉。盈盈笑意掩藏不住,流光溢彩荡漾飘起。

 

“你的手相还挺准的。”行秋早已放下手中的书本,抬起手,挑了食指去点你的鼻子。

 

“要是想牵手,可以直接点。”

 



万叶——牵了就别松开了

在海上航行总是会遇到点麻烦。

 

时常会有意外的风暴,猛烈的海浪。如果遇到这些,放心,稻妻的那位旅人会帮你的。

 

“小心点。”

 

船体突然的晃动令你失去重心,好在是万叶拉住了你才得以稳在甲板上。起初只是因为急于施以援手,才会抓紧你的手腕,等你站稳之后,在手腕上的温度会转移到手心上来。有时你会害羞地抽出来,而那样会使得万叶握的更紧,他这时会说:

 

“可以让我牵一会儿吗?”

 

有时你会任他牵着,万叶会很高兴,温和的笑容处处牵动着你。即使是再怎么样的情况,两人的手之后也不会分开了。

——————

闲聊:啊万叶有点短,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写。我还想写和女孩子牵手

许发发

少年组告白

ooc预警,重云/班尼特/雷泽(彩蛋)

少年组终于来了,但瑟瑟打咩。


重云


“好热啊。”你疲惫地趴在桌子上,直勾勾地看着正在吃冰棍的重云。


他咽了一口口水,默默地伸手在包里摸了摸了:“没,没了。”


你炽热的视线紧盯在被咬了两口的冰棍上,他抿了抿嘴,看了一眼冰棍,又看了一眼你,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在经历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他试探地把冰棍往你面前递了递:“你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你立刻窜了起来,凑到他的面前。


“那,那给你!”他把冰棍塞进你的手里 然后快速转过了身,背对着你,弓着背,缩成一团。


你心满意足地咬了一口冰棍,没什么......

ooc预警,重云/班尼特/雷泽(彩蛋)

少年组终于来了,但瑟瑟打咩。


重云


“好热啊。”你疲惫地趴在桌子上,直勾勾地看着正在吃冰棍的重云。


他咽了一口口水,默默地伸手在包里摸了摸了:“没,没了。”


你炽热的视线紧盯在被咬了两口的冰棍上,他抿了抿嘴,看了一眼冰棍,又看了一眼你,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在经历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他试探地把冰棍往你面前递了递:“你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你立刻窜了起来,凑到他的面前。


“那,那给你!”他把冰棍塞进你的手里 然后快速转过了身,背对着你,弓着背,缩成一团。


你心满意足地咬了一口冰棍,没什么特别的味道,但真的很解暑。


“等等,重云。”


“怎,怎么了?”他的声音闷闷的,有点结巴。


“你在冒烟唉!”背对着你的重云的脑袋上真的在冒烟啊!


“还是还给你吧,你真的没问题吗?”你慌忙地绕到他面前,他用手挡着脸看你,露出来的地方红通通的。


“你不会吃绝云椒椒了吧?”


“没,没有。”不过他现在真的觉得自己有点阳气失控。


幸好万民堂离得不远,也幸好你以前帮他做过冰棍知道该怎么做。


等到重云的阳气被压制下来的时候,你已经满身大汗了。


你俩一起坐在万民堂的小角落里,你看他连吃了好几根冰棍,没忍住也吃了一根。


“对不起,总是麻烦你。”他不好意思地说,你只是咬了一口冰棍,笑着跟他说:“不会啊,幸好能帮上你。”


重云看着你,只觉得自己的脸又有烧起来的迹象,慌乱地移开目光,又吃了一根冰棍。


你们各自吃着冰棍,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


“如果。”重云突然开口,你看向他。


他极快地看了你一眼,又移开目光:“如果你发现你喜欢上了一个人,你,你会怎么办?”


你不假思索地就说:“告诉他啊,告诉他我喜欢他。”


他没立刻说话,陷入了思考。


“怎么,重云,你有喜欢的人啦?”你故意逗他,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


他慌张地摆手:“不,不……”


“唉——”你拖长了音调,“你没有喜欢的人啊。”


他涨红了脸,好半天才吐出一个字:“有。”


“什么?”你没听清,侧头看他。


他冰蓝色眼眸和你对视,本来应该是清凉的颜色,但此刻你只从中感受到了炽热。


“我喜欢你。”他一本正经地说完,很快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脸迅速变红,连脖子都变红了。


你怀疑他又要冒气了,但他没有移开目光,依旧注视着你。


你在他的这种注视下倒是有点不自在,你在思考应该回答什么。


他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听见的回答,有些急切地握住了你的手臂:“我,我是认真的。”


你有些错愕:“啊,嗯。”


“那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他和你的肌肤接触的手掌心热得像是一团火,他和你靠得很近,近到你感受到了他神之眼散发出的寒气,也感受到了他身上的热气。


“好啊。”





班尼特


你从蒙德城里一路走出来都感觉到有一个眼神黏在你身上,走到人烟稀少的地方,你才转过身说道:“出来吧。”


从不远处的一棵树后面冒出了一颗白色的脑袋。


“班尼特?!是你一直跟着我吗?”


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的。”


“有什么事吗?”


“我想邀请你和我一起去冒险。”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你面前,“你有时间吗?”


“现在吗?”你有点犹豫。


“啊,不用这么着急,什么时候都行的。”他就差把高兴两个字写在脑门上了,手舞足蹈地说,“你能答应我就很高兴了,什么时候都行的。”


“那明天早上八点吧,就在这里见好吗?”


“好,明天见。”


他跑出去很远,还转过身蹦蹦跳跳地朝你挥手:“明天见。”


第二天你准点出现在了约定地点,但迟迟不见班尼特的身影。


直到快九点半了,他才姗姗来迟,衣服全都湿透了,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脑袋上,他慌慌张张地跑到你面前:“对不起,我迟到了!真的很对不起!”


“没事。”你摆了摆手,“你碰到了什么事吗?”


“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他把手套脱下来,挤了挤水。


“好吧,那我们先找个地方把你烘干吧。”


他连忙摆了摆手:“不用这么麻烦,我没关系的。”


“那我想生个火烤一烤,有点冷。”你说完就开始动手生火。


“好吧。”班尼特把背包放下来,打开背包找东西。


“啊!”他那里传来了一声惨叫。


“怎么了?”你朝他那里看过去,发现背包底部被划破了一个大口子,背包里的东西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等烤完火我陪你去找找吧。”你无奈之下只能提出这个提议,虽然你有料到今天可能会很不顺利,但是连开始就这么坎坷吗?


“真是麻烦你了……”他耷拉着脑袋,他自己倒霉没关系,但是耽误了你的时间让他很不好受。


“没关系,冒险也是两个人一起,找东西也是两个人一起,都一样呀。”你把火柴摆在一起,“点个火吧,班尼特。”


话音未落,天空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把班尼特指尖燃起的火苗扑灭了。


“伞。”他一把打开背包,才反应过来包里的东西都掉了。


你有些错乱地坐在雨中,火也生不起来了,东西也没了,要不直接回去吧。


“真的很对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的话也不会这样——”

你伸手堵住了他的嘴巴,打断了他的话,笑着朝他眨了眨眼睛:“没关系,我们明天再去冒险吧,今天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他的眼睛猛地睁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不过我们先去把你的东西找回来吧。”


经过了一番波折总算是把东西都找的差不多了,其实你们还蛮幸运的,起码东西找回来了。


“班尼特,要进来坐坐吗?”你推开了家门,朝他眨了眨眼。


“不,不用了,明天还是那个地方还是一样的地点见。”他一溜烟就跑走了。


第二天他到的比你早,虽然他看上去有一点点狼狈,但是包没有破,身上也没有湿。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一定会有宝藏的。”他高兴地走在前面带路。


“好。”


到了地方,如愿以偿地看见了宝箱,还有怪物。


“你待在这里不要动,交给我就好了。”班尼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然后自信满满地跳了下去。


你听话的站在上面,看着他勇敢地和魔物搏斗,一只举着盾的大丘丘人,和几只小丘丘人,对班尼特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虽然受了一点轻伤,但是他成功解决了怪物。


“好啦,来吧。”他兴奋地朝你招了招手。


可还没等你做出反应,就感觉脚底下的土地突然开始松动,猝不及防地就崩塌了,你顺着崩坏的土地坠落下去。


“小心!”


预想中的疼没有到来,你被班尼特稳稳地接住了。


他的右胳膊肘狠狠地撞在了地上,用身体做你的垫子,保护了你。


“班尼特!”


“你没事就好。”他毫不在意自己的伤势,反而高兴地指了指宝箱,“快去看看有什么吧。”


宝箱里不出意外的是两个蘑菇和几个鸡肉。


“啊,不好意思啊,和你平常开的宝箱没法比吧。”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


“没有,很好了。”你笑不出来,因为你很担心他的胳膊 他的右胳膊有点不正常地弯曲着,肿了起来。


“我帮你先紧急处理一下吧,然后我们尽快回去,你的伤需要治疗。”


“又麻烦你了。”他这么说着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自顾自地处理起食材,“吃了饭再回去吧。”


“可是你的伤”


“我真的没关系的。”他回应了你一个灿烂的笑容。


最后还是没吃成,因为做饭的时候支撑着锅的架子突然倒塌了,滚烫的水泼在了班尼特的腿上,食材也全部掉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第一件事是关心你的安危,然后是可惜食材,“太可惜了。”


“我们赶快回去吧!”


从芭芭拉那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你请班尼特在餐厅吃了饭。


“对不起,一直麻烦你,冒险还不算成功。”他低头看着盘子,情绪有些低落。


“没有,其实还挺有意思的。”你碰了碰他的手背,他抬头看向你。你朝他笑着说:“真的,我不是为了安慰你才这么说的,真的挺有意思的,如果你不受伤就更好了。”


“那你下次还愿意和我一起冒险吗?”他期待地问,眼睛里都要变成小星星了。


“当然啦。”


“不过你为什么执着于和我一起冒险呢?我们很平常地待在一起就很好了呀。”


“你真的这么觉得吗?”他激动地凑到你面前,结果不小心打翻了盘子。


“再来一份。”


他安分地坐在椅子上,不敢乱动了,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扯了扯你的衣服。


“怎么了?”


“你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他小声地问,脸上红得像是绝云椒椒。


“也?”


“因为,我很喜欢你。”他看着你的眼睛,腼腆地笑了笑,“所以我才邀请你一起冒险,想把好的一面展现给你看看,不过好像没怎么成功。”


“原来是这样啊。”你一手撑着头看着他,“那我想我也有点喜欢你吧。”


“真,真的吗?”


“真的,我很喜欢和你待在一起。”





没写行秋是因为没有什么灵感,真的很对不起😭

彩蛋雷泽,有亲亲。


罚款贴条。

老屋[雷迪cb]

cb向

捏造世界观,小迪是类似于魔女的那种设定,独自一人在蒙德雪山旁居住。也可以理解为药剂为重的男巫。

————

我曾记得,那座房子坐落于雪山山脚,不生炉火的时候,我的手就会冷得直打颤,让我很难受,让我很讨厌冬天。


小屋不大,有一张床,一个我所感恩的壁炉,一张木桌,上面总是摆着一点干硬的面包和凉掉的豌豆浓汤,再者就是一堆亮晶晶的东西和架子,门板上挂着一把猎枪,小架子上堆满了叫子弹的东西和迪卢克常用的透明的小东西,房子被东西挤得满满当当,很难想象这里还能腾出一个我的生存空间。


这里好极了,但被褥时常冰凉。如果躺在床上,脊背就像被冰锥抵着一样,从骨眼发散地刺痛起来。我有一次迷迷糊...

cb向

捏造世界观,小迪是类似于魔女的那种设定,独自一人在蒙德雪山旁居住。也可以理解为药剂为重的男巫。

————

我曾记得,那座房子坐落于雪山山脚,不生炉火的时候,我的手就会冷得直打颤,让我很难受,让我很讨厌冬天。


小屋不大,有一张床,一个我所感恩的壁炉,一张木桌,上面总是摆着一点干硬的面包和凉掉的豌豆浓汤,再者就是一堆亮晶晶的东西和架子,门板上挂着一把猎枪,小架子上堆满了叫子弹的东西和迪卢克常用的透明的小东西,房子被东西挤得满满当当,很难想象这里还能腾出一个我的生存空间。


这里好极了,但被褥时常冰凉。如果躺在床上,脊背就像被冰锥抵着一样,从骨眼发散地刺痛起来。我有一次迷迷糊糊从那小屋醒来,玻璃摇摇晃晃,已经是被风雪撬开了,雪飘进来在窗台积了薄薄一层,炉火早熄了。我撑着床板坐起来,突然感觉脸上有水划下,才知道雪都飘到我脸上了。迪卢克已经不在了。我不想脸上结冰到时候拉着疼,所以我就扯着里衣擦了擦脸上的水再下了床,把壁炉偷偷点起来,把一点发硬的面包片泡在冷掉的汤里,生火准备热热当早餐吃掉。屋子里热起来了,身子也暖和了,但是迪卢克还没回来。吃完后我迅速熄了壁炉,钻进被褥里背抵着冰冷的墙躲起来。等到迪卢克回来时,我才探出头坐起来,一下子就看见他的头发上缀着冰碴子,我更加相信擦掉水再起来是明智之举了。


他什么也没说,瞧了瞧壁炉里仍残腾起的木灰,看了看锅里冒出的白雾,摸把我的脑袋再把猎枪子弹卸下来。那时候我还很小,完全不能理解迪卢克为什么每次都能知道我偷偷干了什么。


迪卢克时常一身黑色袍子就出了门,提着那个叫猎枪的东西一走就是一下午,让我在屋子里好好待着,回来已经临近夜晚,他有时是提回来一只野兔,有时则是敲敲门,我出来一看,外面躺着一头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如何被他弄回来的小野猪。野兔和野猪都在之后的几天成了我们的食物,不是每天都有好运气,但是一个冬天有一次就足够一个冬天能够活下来。我在那里待的一个冬天,只是雪山的一个冬天。把肉变成几块几块是我来做,迪卢克不喜欢说话,我也觉得说话很累,所以总是没有什么交流,只是有时候他会伸手来指,告诉我这一块要怎么分。在我心里,狼群是第一好的,迪卢克是第二好的,第三好的是送我剑和名字的人类。我说给迪卢克听了之后,他就问我,为什么他是第二好,第四好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趴在那个软软的被子里想了很久,回答他,因为,和你在一起可以吃饱。第四好的是钩钩果,头狼说过,钩钩果,可以处理伤口。他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笑起来,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笑。晚上见他,他的鼻子是红的,外面一定很冷,这种时候我通常就不出门了,安安静静躺在被褥里,睡着。



————

是雷泽和迪卢克的友情向贴贴!整理文档时偶然发现年前还写过一篇这个,没写完但是不准备写了。

divination
呃呃呃我好拉

呃呃呃我好拉

呃呃呃我好拉

正太狂热真君
一些表情包期望了,不说别的有些...

一些表情包期望了,不说别的有些角色到现在都没有表情包也太惨了

一些表情包期望了,不说别的有些角色到现在都没有表情包也太惨了

zeph
今天我和雷泽的友谊达到了10级...

今天我和雷泽的友谊达到了10级。现在我只需要3张友谊名片 ^^


i've seen some other people showcase their friendship namecards in this format + decided to try it. unfortunately i didn't screenshot myself getting ......

今天我和雷泽的友谊达到了10级。现在我只需要3张友谊名片 ^^


i've seen some other people showcase their friendship namecards in this format + decided to try it. unfortunately i didn't screenshot myself getting the other characters' namecards, so i won't be able to do this for everyone :') but i still have jean, rosaria, sayu + ayaka to go

发霉的炸虾球

超能力是一晚上画三张

我猜到自己不会画完所以放出来先给大家看看

你们 可爱死了呃呃呃!!

一斗傻儿子回家了冲个170肝了9个小时开稻妻终于盼到你回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悲伤的是大号小保底出了水系占卜师一斗

超能力是一晚上画三张

我猜到自己不会画完所以放出来先给大家看看

你们 可爱死了呃呃呃!!

一斗傻儿子回家了冲个170肝了9个小时开稻妻终于盼到你回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悲伤的是大号小保底出了水系占卜师一斗

⏱

怎么都这么帅,过任务光顾着截屏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在说什么

怎么都这么帅,过任务光顾着截屏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在说什么

山林与陆

【雷班】对于班尼特来说,死于冒险途中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吧

顺着那道裂缝来到这个秘境里,班尼特远远的就看见那些……

“这是……狼群?”

雷泽拦住班尼特,“是,外来的狼群,它们,曾经想要领地。”

“啊,是之前哪些想入侵奔狼领,坏了规矩的外来狼群?”班尼特想起来了,雷泽跟他说过的。

“嗯。”雷泽点头。

“吼!”那边的狼群好像听到了他们说话的声音,其中一只穿入裂缝瞬间出现在班尼特身后。

“小心!”雷泽把班尼特拉到身后,举起手中大剑挡住了迎面而来的利齿。

班尼特惊了一下,却见自己身后又扑过来一只,冒险经验丰富的他,手中的剑比想象中更快的挥出去,“闪开!”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狼群已经将他们包围住。

雷泽和班尼特背靠着背,面前尽是虎视眈眈的...


顺着那道裂缝来到这个秘境里,班尼特远远的就看见那些……

“这是……狼群?”

雷泽拦住班尼特,“是,外来的狼群,它们,曾经想要领地。”

“啊,是之前哪些想入侵奔狼领,坏了规矩的外来狼群?”班尼特想起来了,雷泽跟他说过的。

“嗯。”雷泽点头。

“吼!”那边的狼群好像听到了他们说话的声音,其中一只穿入裂缝瞬间出现在班尼特身后。

“小心!”雷泽把班尼特拉到身后,举起手中大剑挡住了迎面而来的利齿。

班尼特惊了一下,却见自己身后又扑过来一只,冒险经验丰富的他,手中的剑比想象中更快的挥出去,“闪开!”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狼群已经将他们包围住。

雷泽和班尼特背靠着背,面前尽是虎视眈眈的狼。

……


“雷泽!”班尼特下意识地扑向雷泽,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挡住了躲避不及的攻击。

利爪刺破皮肉,从肩膀划至肩胛。

“嘶~痛死了。”班尼特忍不住喊了一声。

“班尼特?”雷泽有些自责,他还是不够强,没能保护好班尼特。

班尼特冲着雷泽笑了一下,“啊哈哈我没事不用担……哇啊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班尼特大喊一声,还顺带拉着雷泽一起掉下去。

“咳咳咳……好痛。”班尼特苦着一张脸摸摸被摔痛的屁股。

“这里,很混乱,很危险。”雷泽把班尼特扶起来,观察着四周,回头再看到班尼特肩上的伤口,眼瞳瞬间缩小了一些。

班尼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肩膀,伤口好像扩大了一些,一股不明力量正顺着伤口侵入体内,它在恶化。

暂时没了外来的危险,略微松懈,班尼特这才感受到来自伤处的剧烈疼痛。

“这是……深渊的力量?”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大概就是旅行者曾和他说过的深渊的力量,一种……难以描述的,特殊的,不详的力量。班尼特想着,果然他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差,关于深渊的他都能碰上了。

“对不起,班尼特。”雷泽在道歉,如果不是因为他……

“不用说对不起,雷泽。”雷泽只是陪着他一起冒险,非要道歉,这人也不该是雷泽。


“可能…对于我来说,死于冒险途中,已经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可幸运的事与我无关啊。”

班尼特说着,手上动作十分熟练的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肩膀上的伤,然后,抬头,认真的看向雷泽,眼中倒映的,只有他一人的身影。

他拉住雷泽的手,“不,或许我的幸运是用来遇见你了。”

“雷泽,我也…舍不得了。”

……


对于冒险家来说,能在冒险途中终结,的确是一件幸运的事情,班尼特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即便老爹们都不曾跟他提起过,但班尼特依然能从外面流传的,关于老冒险家们的经历故事中得知,

他是被遗弃在绝境之中的婴儿,

他是…被世界抛弃的孩子。

但那又如何,他从未放弃自己。

……


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一样的路口,一样的狼群,到底哪里才是尽头。

……

此时的雷泽和班尼特已经是伤痕累累,深渊之力在伤口处不断侵蚀着。

疼的习惯了,班尼特的感知都变得有些麻木。

狼群之间忽然出现一道裂缝,两道人影从里面冲出,

戴因斯雷布随手击退一只冲过来的不明事物,仔细一看,“是被深渊污染的兽境猎犬。”

空站在戴因的身旁,看到受伤的两人,“雷泽,班尼特,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是你,卢皮卡。”

“啊,是旅行者。”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空来不及多问,拉住班尼特往雷泽那边一推,“这里危险,你们快走。”

戴因意会,把他们推进裂缝里,裂缝消失,两人也不见了身影。

……


这个裂缝像是一个传送节点,但这个传送的终点却不是固定的。

再次回到这里,呼吸着熟悉的空气,班尼特松了一口气,这里是无人岛,他有一次在海上漂流,碰上了难得一遇的海上风暴,船被卷进风暴里,搅得支离破碎,而他抱着一块残缺的木板被海浪冲到了这里。

“你的,神之眼,在发光。”雷泽说着,原本他是很安静的看着班尼特,却发现他的神之眼忽然亮起来,只是他看不到其实自己的神之眼也在发光。

闻言,班尼特有些错愕的看着自己的神之眼,发光的神之眼一点一点驱逐着外来的力量。

班尼特忽然抬起头,看着面前无边无界蔚蓝色的大海,雷泽站在他身后看他。

你在看大海,而我在看你。

……


“雷泽,你看,我也不是那么倒霉的嘛。”

“嗯,”雷泽重重点头,“我会,陪着班尼特,一直。”

“真的吗?好!”



补充一点,戴因和空是追踪着关于深渊的线索追到那个秘境,恰好碰上了陷在里面的雷泽班尼特。

临时起意让戴因和空客串一下下,说一下就一下,就不细写了。

@桃子三二一 依旧是桃子老师的图啦~

↓无人岛的截图

灵感来源↓因为一句话摸了一篇文,不愧是我


这个螃蟹大又圆

【乙女向】当你下线后(二七)

因为你听不见他的苦恼。


接上。

伪全员,我有的且好感满级的所有男性角色会写,也会写一些个人喜欢的且满好感的女性角色。

文笔一般,是个鸽子精,但催更有效。

玩家是荧,但荧不是玩家。没有名字,第二人称,可以代入。

——————————————————————————————


第二日清晨。


迪卢克在附近转了一圈查探是否仍有愚人众搜寻的踪迹回来时正好看到了于密室门前捧着地上积雪吃的雷泽。雷泽是一个十分安静的少年,迪卢克不清楚是因为他还不大会提瓦特的通用语,还是他本身性格便是如此,但和这样的一个孩子相处起来是很舒服的。同样的,他的沉默有时也会让多数人下意识地将他忽略...

因为你听不见他的苦恼。


接上。

伪全员,我有的且好感满级的所有男性角色会写,也会写一些个人喜欢的且满好感的女性角色。

文笔一般,是个鸽子精,但催更有效。

玩家是荧,但荧不是玩家。没有名字,第二人称,可以代入。

——————————————————————————————


第二日清晨。

 

迪卢克在附近转了一圈查探是否仍有愚人众搜寻的踪迹回来时正好看到了于密室门前捧着地上积雪吃的雷泽。雷泽是一个十分安静的少年,迪卢克不清楚是因为他还不大会提瓦特的通用语,还是他本身性格便是如此,但和这样的一个孩子相处起来是很舒服的。同样的,他的沉默有时也会让多数人下意识地将他忽略掉,不过看他的样子,大概是不甚在意的吧?

 

“醒了?”或许是因为在社交场合寒暄的多了,迪卢克平日里向来不喜用一些无畏的场面话作为开场白,只是现在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不大的少年,大部分人对小孩子总是会特殊关照的。

 

“嗯。”雷泽抬头看着迪卢克隐藏在兜帽和面具下的面容沉默了片刻,而后说道,“之前,谢谢你救了他。”

 

“之前?”迪卢克觉得雷泽指的之前应当不是昨天,是说的第一次见面的那会儿吗,“你认出我来了?”

 

“嗯。我记得你的,气味。”

 

“气味?”

 

“嗯。”雷泽点头,他皱着眉似乎在寻找着合适的形容词,片刻后他手指向密室,“像是昨天点的,火。”说罢他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急忙冲进密室,他用树枝扒拉着火堆,从火堆中滚出几个烤的焦焦的松果来。

 

“松果?”

 

“嗯。”雷泽一边用双手扒开松果取出其中烤熟的松子一边说着,“外面树下,有很多。”

 

雷泽其实并不会弄这些坚果一类的食物,他很小的时候都是大口吃肉的,甚至他吃的肉都不是用火炙烤过的。直到后来他遇到了法尔伽、遇到了丽莎,他这才学会了生火、学会了制作和使用一些简单的工具,他拥有了第一件衣服,他开始变得像人。而现在他因为你的缘故不得不与班尼特、凯亚、阿贝多同行,他学着回应他们,学着融入人群,他开始成为人。

 

这烤制坚果的法子或许可以称得上是他学着融入人群的一个小小见证吧。说来也与你有些关系,那天班尼特带着他去西风骑士团找阿贝多,路上他看到了一个人送了另一个人一小袋松子,那人吃的很开心的样子,他当时就想着,你会不会也喜欢吃这类东西呢。

 

虽然他现在并不能将他认为的好的东西送给你,可他总是克制不住想要与你分享的心情,更何况大家都在努力,都在为了见到你而努力着。所以他也想相信,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一定能够见到你。

 

 

总之他后来从班尼特的口中得知了那个人吃的是松子,而松子又是从松果中取出来的时候,他就回森林里四处寻找松果了,只是他并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东西。还是偶尔有一个路过的长着猫耳朵、浑身酒气的猎人告诉他的,作为报答,雷泽和他一起捕获了一头鹿。

 

这是他第一次,和人一起进行捕猎这样的活动,而不是和狼。虽然这个猎人和一般的人类有些不大一样。如果是以前的雷泽,那他在看到陌生人的第一反应只会是远远地躲起来。

 

他其实是有些害怕的。

 

他会因为变成人,而忘记了自己有狼的家人吗?

 

他没有把这个烦恼告诉他现在身为人的同伴,一来他并没有很好的表达自己真正心情的能力,二来,也许是还不够亲近吧。他曾经在跟着你去其他旅行者的领域的时候控制不住地用一种十分混乱的语言来向你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毕竟你是重要的,你和其他人不一样,也是你用一种类似于强制的方法把他推向他从未想过去主动接触的圈子里,可他没能得到答案。

 

因为你听不见他的苦恼。

 

“你为什么没有把我的身份告诉他?”迪卢克问道。

 

“为什么?”雷泽复述着他的话,他其实有些不理解迪卢克的意思,这是什么需要在意的事吗?这是需要他来告诉班尼特的事情吗?

 

“不,没什么。”迪卢克低头看着那双和自己有着类似色泽的瞳孔,他忽然觉得雷泽或许是比班尼特更为单纯的孩子,不,不应该用单纯来形容他,他是纯粹的。

 

生长于丛林间的孩子,真的适合融入人群吗?真的需要融入人群吗?

 

他没有答案,毕竟他自始至终都只有人类这一个身份罢了。

 

“给。”

 

在他愣神思考期间,雷泽将他掰好的一些松子捧起举到他的身前。

 

他想他知道答案了。

 

于是他接过这些温热的、散发着香气的坚果:“多谢。”

 

鼬鼠从雪堆中刚刚冒出头就被松树抖落的积雪盖了个严严实实,下山的三人有说有笑,仿佛只是来龙脊雪山旅游。当然,说笑的只有班尼特一人,雷泽还会时不时地应两声,披着白色斗篷的迪卢克则是完完全全的一言不发,他踩在雪地上的靴子都要比他活泼些。

 

班尼特一边磕着雷泽分给他的松子一边叭叭叭个不停,正说到什么起着劲呢,就看到雷泽和迪卢克停下脚步,脸色略有些严肃。他转头一看,就看到下山的一条狭窄通路被一棵倒下的粗壮松树挡住了。

 

“不会这么倒霉吧。”班尼特小声嘟囔着,他再一次因为自己的霉运波及到他人而感到悲伤和难堪。

 

“和你没有关系,这是人为的。”迪卢克摸过整整齐齐的断面后起身对着两个少年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附近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可以下山的路。你们小心这山上的盗贼和魔物。”

 

班尼特刚想告诉迪卢克这附近最近的另一条可以离开雪山的路从这里走过去要很远,所以眼下这条被树干挡住的路已经算得上是下山的唯一一条路的时候才发现迪卢克已然走远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班尼特问道。

 

“在这里等他。”雷泽这么说着,找到附近空旷的地方盘腿坐了下来。所幸今日天气不错,没有下雪,也没有大风,就连太阳照在人身上都有些温暖,在这里安静地待上一会儿,也不是什么难熬的事情。

 

“……老大,那人也没说他身边还带着两个小鬼头啊,这下怎么办?”

 

龙脊雪山向来是安静的,常年不化的积雪是天然的隔音材料,所以即便有一伙盗宝团已经到了他们身后也没能被及时发现。


——————————————————————————


可恶,我以为这一章可以开打了可恶!


你见过自天空坠落的金光吗
我笑的好大声,无意间发现的。...

我笑的好大声,无意间发现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笑的好大声,无意间发现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饼红长生采
伦敦秀•其一 红伞,街灯,冷若...

伦敦秀•其一


红伞,街灯,冷若冰霜的雾气。


拍摄时要求模特做出较为冷淡的表情,致使每个人都有些紧张,但就结果而言表现都相当惊艳。


伦敦秀•其一


红伞,街灯,冷若冰霜的雾气。


拍摄时要求模特做出较为冷淡的表情,致使每个人都有些紧张,但就结果而言表现都相当惊艳。


sama
救命!!! 有没有知道这个画手...

救命!!!

有没有知道这个画手的?

这个画风也太戳我了,要美哭了!!

救命!!!

有没有知道这个画手的?

这个画风也太戳我了,要美哭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