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雷狮的头巾

577浏览    9参与
灰原幼姬

[雷帕,注意避雷]唉,了解一下雷帕,在最后一张有梗作为解释,然后会有另一张雷狮的,正在画。。。(是情头唉)然后要用的话要经过这些人的同意,是大家一起搞的(显然没有我的事)然后这边雷帕同好加这个QQ群:1090069040

线稿:小霍千莱QQ:1528415772(暂时没有bcy名字)

勾线:小霍千莱

上色:青木木哒(是bcy的名字)

梗:灰原幼姬(是bcy哒)

[雷帕,注意避雷]唉,了解一下雷帕,在最后一张有梗作为解释,然后会有另一张雷狮的,正在画。。。(是情头唉)然后要用的话要经过这些人的同意,是大家一起搞的(显然没有我的事)然后这边雷帕同好加这个QQ群:1090069040

线稿:小霍千莱QQ:1528415772(暂时没有bcy名字)

勾线:小霍千莱

上色:青木木哒(是bcy的名字)

梗:灰原幼姬(是bcy哒)

白离吃白梨

雷神之锤的带孩之路

*物拟们的故事
*糖
*受精卵文笔
*没屁放了,就这   

   
    雷神之锤抱臂,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不及他肩高的孩子。
    那孩子正坐在他对面的藤椅上,手捧一碟蜂蜜桂花糕吃得正香。银色的齐肩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发尾微卷显得有些慵懒。阳光毫不吝啬地照射在他的发顶上,给银发镀了层金边。
    实话实说,雷神之锤之前确实羡慕过凝晶流焱这一对元力武器,他们不禁样貌相仿,实力也不差上下,如果不是因为性格实在是两个极端的话,俩人简直是一对完美的搭档...

*物拟们的故事
*糖
*受精卵文笔
*没屁放了,就这   

   
    雷神之锤抱臂,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不及他肩高的孩子。
    那孩子正坐在他对面的藤椅上,手捧一碟蜂蜜桂花糕吃得正香。银色的齐肩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发尾微卷显得有些慵懒。阳光毫不吝啬地照射在他的发顶上,给银发镀了层金边。
    实话实说,雷神之锤之前确实羡慕过凝晶流焱这一对元力武器,他们不禁样貌相仿,实力也不差上下,如果不是因为性格实在是两个极端的话,俩人简直是一对完美的搭档。他们干起活来,就跟快刀斩冬瓜一般轻松。为此雷神之锤不止一次许愿过也能有一个搭档,毕竟如果能够有一个元力武器与他携手共战的话,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但是他所想要的搭档,并不是眼前这小鬼。
    这小鬼,是自家主人的头巾。

    他目睹了那条头巾幻化成人的全过程,大概与他第一次幻化的过程差不多,只是他当初幻化时动静实在是太大了,成人后周身还雷光电闪的,过了好一会儿才压制下去。
    而头巾则是周身萦绕着些许白光,没有一点声音,慢慢地,就那么静静地变成了一个安详闭眸睡得正香的小男孩。
    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模样,不是元力武器,没有攻击能力,说白了在这凹凸大赛中,他就是主人的一个累赘。
    但这小家伙长得还挺好看的,细皮嫩肉,眼睫毛长长的,睡梦中也会轻颤几下,不知道睁开眼睛是个什么样的光景……
    雷神之锤正看得出神,便看见那人微皱皱眉。
   是阳光太刺眼了么?雷神之锤想着。
   孩子缓缓睁开了眼眸,那是一双灿金色的眸子,里面点缀着些许红色流光,显得眸子格外灵动。孩子有些疑惑地眨眨眼,随后轻转眸子,就看向了正站在一旁的雷神之锤。
   头巾看向他时,他只觉得时间都停滞了。
   那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眼睛。

   可惜正经不过三秒。
   头巾从地上爬起,沉默着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很快就接受了自己变成了一个人的事实。随后他抬眸审视了一下雷神之锤,当雷神之锤被他盯得发毛之时,他收回了目光,嘴角勾起了一抹雷神之锤再熟悉不过的坏笑。
    那是帕洛斯想要整他玩时惯用的笑容。
    头巾缓迈步之雷神之锤面前,眼眸里满是笑意,然后在雷神之锤有些纳闷时,抬手,轻挑起了雷神之锤的下巴。
    “长得不错,给爷笑一个~”
     雷神之锤:“???”
     哪来的妖魔鬼怪???

*大概有后续什么的

堍磷子

新的一集观后感x
是傻屌漫注意!【我除了放毒什么都不会】

新的一集观后感x
是傻屌漫注意!【我除了放毒什么都不会】

临川的阿三

[雷安]你不给胭脂扣,那我就不按剧本来演!

#借鉴《胭脂扣》,实际上我只看过开头和结尾……
#我说其实这实际是瑞金的片场?
#我又写了一篇雷安……🙃@@有论无心  @酸奶不甜

二胡拉的停停转转,凄婉惨绝,衬着今晚的月光,拉出一段故事的序幕。
格瑞坐在登格鲁公馆前拉着二胡,身边坐着的是好朋友金。
金听着格瑞拉二胡,曲调悲凉,却只让金觉得睡意绵绵。
路灯一闪一闪的,道路也一会儿亮一会儿暗。风吹过街道,吹着那快坏掉的灯——
卡擦。
灯彻底灭掉了。二胡的旋律还在空中旋着,星空在此时也仿佛暗了下来。
诡异。
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哒,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靠近金和格瑞。
哒,哒,哒。
然后,在金迷茫的揉着眼睛,格瑞镇静的观察中,他说话了。
“你们好。我是安迷...

#借鉴《胭脂扣》,实际上我只看过开头和结尾……
#我说其实这实际是瑞金的片场?
#我又写了一篇雷安……🙃@@有论无心  @酸奶不甜

二胡拉的停停转转,凄婉惨绝,衬着今晚的月光,拉出一段故事的序幕。
格瑞坐在登格鲁公馆前拉着二胡,身边坐着的是好朋友金。
金听着格瑞拉二胡,曲调悲凉,却只让金觉得睡意绵绵。
路灯一闪一闪的,道路也一会儿亮一会儿暗。风吹过街道,吹着那快坏掉的灯——
卡擦。
灯彻底灭掉了。二胡的旋律还在空中旋着,星空在此时也仿佛暗了下来。
诡异。
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哒,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靠近金和格瑞。
哒,哒,哒。
然后,在金迷茫的揉着眼睛,格瑞镇静的观察中,他说话了。
“你们好。我是安迷修。”他非常有礼节的鞠了一躬。
“你是人吗?”格瑞板着一张脸,抬头打量着安迷修。
安迷修摇了摇头,让自己半透明的身子坐在了格瑞身旁。
“你们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安迷修保持着礼貌的笑容,看向格瑞和金。
金终于睁开自己的双眼,看着这个鬼。
金的眼睛里立马迸发出了金色的光。
“好啊好啊,格瑞你也一定会去的,对吧?”金答应了安迷修,然后傻兮兮的对格瑞笑。
“嗯。”格瑞无所谓的答了一声。
“那你究竟要我们帮你干些什么呢?”金又重新看向那个帅的一塌糊涂的“鬼”。
“我,我希望你们能帮我找找我的恋人。”安迷修整理了自己的领带,脸上带了几分羞赧。“我们曾约定过,0513……”
金疑惑的看着安迷修,歪着脑袋思索。
“那你的恋人也死了?”
“嗯。”安迷修点了点头,从手上取下一根头巾。
“这是他给我的。我们说好了,在13号房间见面,认出信物,就是认出对方。”
安迷修拿着手上的头巾,很是爱护。他反反复复的看着,描摹着头巾上那颗金黄的星星,嘴角的那抹微笑也更真实幸福了。
金看着安迷修,然后一握拳头,热血沸腾的说,“那么寻找安爱的计划开始!”
格瑞看着已经没有脑子的金,问安迷修,“你的恋人叫什么名字?”
“他吗?”安迷修笑起来,那笑容更耀眼了。
“他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雷狮。”

安迷修初遇雷狮的时候,雷狮是雷王家族的三子,飞扬跋扈,无所不为。
他有着身为贵家少爷的傲慢和无情,又有着强烈的叛逆和对自由的向往。
“听说你们这儿最近来了一个新的戏子,叫出来给爷看看?”雷狮看着躲在柜台后瑟瑟发抖的掌柜,撇着嘴坏笑道。
“是,是。”掌柜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走到二楼的房门前,敲响了安迷修的房门。
“掌柜,有什么事吗?”屋里传来一个男声,清爽干净,在门外听着也能想像到他俊秀的模样。
“那……那个……”掌柜的腿抖个不停,话还没说,雷狮就猛的推开房门。
彼时,安迷修正坐在梳妆台前,勾勒黛眉,抹上胭脂。
雷狮一进去,就看见梳妆台前,一双绿色的眼睛瞪大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那双绿色的眼睛真好看,比任何人的眼睛都要好看。雷狮走近了一些,看着安迷修的装束。
“你是青衣?”雷狮问道。
安迷修上下打量着雷狮,大概确定他是个少爷后,就不再理睬他。他描着眉,有时还咿咿呀呀的哼上一段。
雷狮就倚在门旁,嘴角的笑意越来越琢磨不透。
“喂,安迷修,我问,你是不是青衣呀?”雷狮的声音悠悠的传到安迷修耳边。
“我是。”安迷修转过头来。彼时他正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但还是礼貌的作答。
“刚才为什么不回答我呢?”雷狮走到安迷修的身边,将手搭在他的肩上。
“大少爷可是很难伺候的。”安迷修看着镜中多了一个人像。他想,从那时起,他们两个便是命中注定要相爱了。
他们去了香港,在试探中确定了关系。雷狮相信安迷修是不为自己的金钱,安迷修也相信雷狮是真的爱自己。
雷狮告诉安迷修留在香港,而自己先回到大陆办事。
随后,香港就被攻陷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雷狮立马来到香港,拼尽全力的救出安迷修。在这一场惊心动魄之后,二人的感情自是厚增。
但不幸的事总是接二连三不断发生。
雷王家知道雷狮喜欢上了一个戏子。
这段恋情是不被允许的。
“安迷修。”雷狮坐在沙发上,环抱着安迷修。
“……”安迷修没有应他。雷狮感觉自己的西裤被什么给浸湿了。
他看着安迷修,小心翼翼的将他抱的更紧。
“雷狮,我们不如一起走吧。”安迷修的声音打着颤,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无声的哭泣让雷狮更是心疼。
“好。”雷狮答道。
那盏灯昏黄的光下,映着二人的影子,他们各自饮下了一杯毒酒。
“雷狮,”安迷修取下自己的手链,镶着两枚宝剑一般形态的钻石。“这是我母亲的遗物,你戴上后,我们就在13号房间见面。即使死后变了模样,我们也能凭借这个认出彼此。”
安迷修轻轻的缓缓的给雷狮戴上。
“嗯。”雷狮也取下自己的头巾,系在安迷修的手腕上,系的紧紧的,生怕它就掉下,终了一段缘。

“所以说,你是要找这个雷狮?”格瑞冷静的问道。旁边的金已经跳了起来,迫不及待就要出发。
“据我所知,雷王家的三少爷去当了海盗。”格瑞看着安迷修,仔细观察他的每一个表情。
“怎,怎么会?”
“雷王家现在也不过是徒有其名。”格瑞环着胸,担忧的看着金。
金现在完全和他们不在同一线上了。
“那,你的意思是……”安迷修震惊的瞪大了双眼,眼角似乎还有些红妆,装饰着他没有皱眉的面庞。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不会的,我要轻眼看一看!”
“随你。有这个机会,但是,你确定要再见他一次吗?”
安迷修沉重的点了点头。
于是格瑞就带着安迷修去了海岸。
“格瑞格瑞,你怎么吧我们带到海岸了呢!”金欢呼着,好像是不会伤悲一样。
“看吧。”格瑞不想理会金,指着不远处朝阳升起的地方。
有一艘船。
船头上站了一个人。
一个男人。
他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雷狮。
“怎么会,怎么会……”安迷修喃喃道。“即使他本性再坏,也不至于愧对所爱……”
安迷修看着那船即将靠近海岸,心里也逐渐害怕和厌恶起来。
“拜托,在帮我一个忙好吗?”安迷修仍然是带着礼貌的微笑,问着格瑞。
格瑞点了点头。
“帮我把这个还给他吧。”
然后,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安迷修半透明的身子完全消失了。
他好像在哭,哭自己的愚笨,哭自己对不忠爱人的过分信任;他又似乎在笑,笑自己终于识清了负心汉。
又或许,他只是看着彼岸逐渐驶近的那艘船……
格瑞无奈的摇了摇头,拉着准备乱跑的金。
“诶,安迷修消失了吗?”
“嗯。”格瑞应到。
他走到那艘船旁,举起了那绣着黄色星星的头巾。
船头上的那人愣了一下。
“你怎么会有这个?”那个声音就像安迷修所描述的那样,很勾人,但也同样是无情的。
“是一个叫安迷修的戏子给我的。”

#庆祝一下第八集即将要播出了!对手戏啊!
#你觉得这是BE,我也这么觉得
#阅读愉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