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雷霆舰队

15065浏览    212参与
竹菊

当沙暴和毁灭者在屏幕外发现还有人的时候(?)

当沙暴和毁灭者在屏幕外发现还有人的时候(?)

竹菊

最近感觉也没什么灵感,只能先更新一些存货了…´<_`(还有挺多存货一直存着没发来着×)(最后附赠沙暴表情包)

最近感觉也没什么灵感,只能先更新一些存货了…´<_`(还有挺多存货一直存着没发来着×)(最后附赠沙暴表情包)

傍晚的星星

《葬我》

*调了p1彩色和p2黑白效果

《葬我》

*调了p1彩色和p2黑白效果

竹菊

更新一些虎子的日常,Sideways和Thrust是双面人和鱿(冲)鱼(锋)头(以防认不出提前说下……)

更新一些虎子的日常,Sideways和Thrust是双面人和鱿(冲)鱼(锋)头(以防认不出提前说下……)

傍晚的星星
为甚么他会有暖色的光镜呢,像明...

为甚么他会有暖色的光镜呢,像明亮的火焰,像热烈的花朵,这种颜色放在狂派身上太奇怪了。但我会冒出些更奇怪的念头,我不要灿烂的东西零落成泥,我要热烈生长的灵魂永远不朽,我要他在凋谢之前就燃烧起来,烧得越热烈越好,烧得什么都不剩下。任谁也抓不住他。

为甚么他会有暖色的光镜呢,像明亮的火焰,像热烈的花朵,这种颜色放在狂派身上太奇怪了。但我会冒出些更奇怪的念头,我不要灿烂的东西零落成泥,我要热烈生长的灵魂永远不朽,我要他在凋谢之前就燃烧起来,烧得越热烈越好,烧得什么都不剩下。任谁也抓不住他。

那个什么的柒

#变形金刚#

#我流拟人憨图#

#作画崩坏有#

#服装及装甲省略有#

全     烂     啦!

#变形金刚#

#我流拟人憨图#

#作画崩坏有#

#服装及装甲省略有#

全     烂     啦!

发目明※花木名

红蜘蛛不是冷酷,是外冷内热,在A版有很好的体现

我永远喜欢红蜘蛛x阿莱克西斯

红蜘蛛不是冷酷,是外冷内热,在A版有很好的体现

我永远喜欢红蜘蛛x阿莱克西斯

Lineithel

我流冲锋?

发型有借鉴@宇宙浪人 老师的鱿鱼丝那张拟人。如果老师不希望我借用,请不要犹豫地告诉我,我会删掉的。

P.S:就是因为宇宙浪人老师的冲锋拟人才去看了雷霆舰队,军师他有那(张开双手比划亿个宇宙大帝直径)么香

我流冲锋?

发型有借鉴@宇宙浪人 老师的鱿鱼丝那张拟人。如果老师不希望我借用,请不要犹豫地告诉我,我会删掉的。

P.S:就是因为宇宙浪人老师的冲锋拟人才去看了雷霆舰队,军师他有那(张开双手比划亿个宇宙大帝直径)么香

那个什么的柒
#变形金刚# #雷霆舰队# 让...

#变形金刚#

#雷霆舰队#

让我看看是谁在拉低A版圈的整体水平

哦,好像是我自己来着

我是废物.jpg

#变形金刚#

#雷霆舰队#

让我看看是谁在拉低A版圈的整体水平

哦,好像是我自己来着

我是废物.jpg

竹菊

大概是之前瞎做的图,纯属娱乐表打我😐

大概是之前瞎做的图,纯属娱乐表打我😐

傍晚的星星

尝试另一种风格。

动作有参考(P2)

尝试另一种风格。

动作有参考(P2)

竹菊

发一些之前的存货,前面几p是沙暴和毁灭者,后面几p纯属拿来自嗨的🏄‍♂️(沙暴稍微改了一下服装)

发一些之前的存货,前面几p是沙暴和毁灭者,后面几p纯属拿来自嗨的🏄‍♂️(沙暴稍微改了一下服装)

竹菊

(依就是崩坏的剧情)最后一点图了,最后一张算彩蛋?

(依就是崩坏的剧情)最后一点图了,最后一张算彩蛋?

竹菊

(依然是崩坏的剧情×)一些下半部分的内容,本来想一次性发完最后一点图,但是老福特只能发10张😩

(依然是崩坏的剧情×)一些下半部分的内容,本来想一次性发完最后一点图,但是老福特只能发10张😩

竹菊

(依然是崩坏的剧情×)

发现自己脑洞开太大了,只能分成上中下了,等会再补点上去😗(依然是1~2集的情节)

(依然是崩坏的剧情×)

发现自己脑洞开太大了,只能分成上中下了,等会再补点上去😗(依然是1~2集的情节)

竹菊

(崩坏,子供向剧情×)

大概是第1~2集里的中间剧情,A红太帅了自己捏不出来A红的帅气😫,这个是上半部分的情节,明天会发下半部分的×

(崩坏,子供向剧情×)

大概是第1~2集里的中间剧情,A红太帅了自己捏不出来A红的帅气😫,这个是上半部分的情节,明天会发下半部分的×

竹菊

依然是自产自销的粮,沙暴和毁灭者的马鹿日常●^●(P2请自行脑补沙暴用歇斯底里的歌声污染环境×)

在b站上投了马鹿日常的视频,有兴趣的话瞅瞅呗(´;︵;`)(试水作极其敷衍,应该没人去瞅吧×)

依然是自产自销的粮,沙暴和毁灭者的马鹿日常●^●(P2请自行脑补沙暴用歇斯底里的歌声污染环境×)

在b站上投了马鹿日常的视频,有兴趣的话瞅瞅呗(´;︵;`)(试水作极其敷衍,应该没人去瞅吧×)

傍晚的星星

【A版/天红】一日男友(AU)16

Ch.16


注:1、上一章节请点本合集

2、“科学”原理都是胡扯的,站不住的…请专业领域的友邻轻点打我(ಥ_ಥ) 


但时下已不容他再思考。


这里的环境比他预期的还要狭隘糟糕。腐朽剥落的墙皮脱落得斑斑驳驳,在潮湿的酸性水汽中逐渐生长出的肿胀的鼓泡,像得了奇怪锈病的垂死躯体,从钢铁的表皮下流出一股股的粘液,枯黄的灯光在地上的积水表面投下一片摇曳的虚影,像垂死之人的光镜。铁锈和各种化学试剂的气息混合着充盈在凝滞如胶的空气中,粘稠地伸出密密麻麻的隐形触手,冰凉的,柔软的,向他的通风口和装甲缝隙里爬去。


而眼前,已有两只恐惧兽似乎是感知到了方才...

Ch.16


注:1、上一章节请点本合集

2、“科学”原理都是胡扯的,站不住的…请专业领域的友邻轻点打我(ಥ_ಥ) 





但时下已不容他再思考。


这里的环境比他预期的还要狭隘糟糕。腐朽剥落的墙皮脱落得斑斑驳驳,在潮湿的酸性水汽中逐渐生长出的肿胀的鼓泡,像得了奇怪锈病的垂死躯体,从钢铁的表皮下流出一股股的粘液,枯黄的灯光在地上的积水表面投下一片摇曳的虚影,像垂死之人的光镜。铁锈和各种化学试剂的气息混合着充盈在凝滞如胶的空气中,粘稠地伸出密密麻麻的隐形触手,冰凉的,柔软的,向他的通风口和装甲缝隙里爬去。

 

而眼前,已有两只恐惧兽似乎是感知到了方才从样本仓中所泄露的更高的温度和微妙的磁场变化,眼神不住地向他身后瞟。红蜘蛛心知此番下去不能再拖延,须立即转移其注意力到自己身上,如身处B1层的自己无法脱困,身处B2的同伴则更难突围。当下,唯有将兽群尽快设法引离这里,然后联系柯博文。

 

心下决意已定,红蜘蛛便欲先发制敌。他一手将保温箱有意护在身后,一手迅速提起脉冲枪,对着那两只恐惧兽抬手便是两枪!

 

濒危的安静顷刻破裂,两道亮蓝色的电弧一瞬间撕裂了整条潮湿暗黑的长廊,火花四溅,随着两声尖锐的哀鸣,正面受击的两只恐惧兽应声便倒在积水里,所有恐惧兽的注意力也一下子全部被吸引了过来。

 

来吧。红蜘蛛想,他芯算了一下,足尖略一蹬地,身子便轻捷地向后掠开数米,与兽群拉开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不至于太远而让恐惧兽的注意力再度回到样本舱门,也不至于太近而让自己陷入被动。果不其然,兽群纷纷开始远离样本舱门,呈半月型趋势,踩着积水向红蜘蛛包围过来。

 

红蜘蛛握紧了枪柄。掌心隐隐发烫。

 

轻型脉冲枪能够击出强烈而集中的能量,通过直接发射的热能累积对目标进行打击,并造成一定范围内的频段干扰和空气震动。调节后的能量功率值在单发状态下,能让被击中的恐惧兽失去行动能力5-6小时,不至于让其火种熄灭——他们本也不是为了杀戮而来,而5-6小时的时间,也确保了他们能够完成任务并进行撤离。而脉冲枪在连发状态下,能够对大面积的恐惧兽进行扫射,杀伤力和随之带来的噪音也将增大,趋声性会吸引来更多的恐惧兽,除非你的任务目的本就需要让隐藏的恐惧兽闻声而现——比如翼剑。

 

再比如,当兽群一拥而上向你扑来的时候。

 

巨大的爆裂声中,长廊两侧玻璃材质的窗被扩散的剧烈冲击波击得粉碎,金属墙壁上留下了大片焦黑的烧灼痕迹,一地飞溅的玻璃渣中,数只恐惧兽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而几只负轻伤的野兽被疼痛所刺激,反而显出更加狂躁的状态,再度围了过来。

 

这个距离已不再适用连发状态,否则容易波及自身,红蜘蛛迅速调整脉冲枪的模式,而就在此时,一只恐惧兽似乎已按捺不住,低吼着向他的胸舱扑了过来。红蜘蛛举枪便欲发动攻击。却在抬起枪口的瞬间,余光看见方才还躺着失去意识的两只恐惧兽居然爬了起来,扑向他的左手。

 

眼前的只是佯攻,它们的真正目标是样本!

 

红蜘蛛芯中一凛,身形疾侧,右手立即回护,枪口微颤,击出的脉冲斜着擦过眼前恐惧兽侧面面甲,飞出一道长长的血线,与此同时,对方尖利的爪子狠狠地挠上他的座舱。红蜘蛛闷哼一声,却不迟疑,手腕一翻用枪柄卡住欲抓向样本箱的恐惧兽前肢,而另一只却扑将上来,对着他的手臂就咬了下去,霎那红蜘蛛的右臂撕开了一个裂口,能量液体飞溅,剧痛无比,脉冲枪霎时间脱手坠地。红蜘蛛咬牙扛下这一口,随即引身一闪,借着惯性,硬是忍痛将恐惧兽连带着自己的一块臂甲和咬碎的电缆甩飞了出去,并顺势迅速滑退开两三米。

 

兽群倒也没立即围攻上来,攻击他的两只恐惧兽注意力转向了他们的战利品——落在积水里的脉冲武器,几番撕咬下,竟将枪体的外壳撕开了裂口。

 

蓄能槽从撕裂的枪体中掉落了出来,在水里闪着幽幽的蓝光。

 

脉冲枪的蓄能槽中的高能离子也是能量的一种,在强力场的作用下,将分散的离子强制液压为近流体的聚合形态,在枪口发射出来时,在电离作用下迅速释放为爆发性的高能脉冲。但这种高强度的能量恐惧兽无法通过摄食而分解。果然,如他所料,两只恐惧兽试探地靠近了蓄能槽,又毫无兴趣地偏开了头,其中一只用爪按着脉冲枪的空壳,另一只甚至咬起蓄能槽,丢向他的腿边。仿佛在讥讽挑衅他,你的武器也不过如此。

 

红蜘蛛默然看着这一切。

 

任务紧急,出发前没有充裕的条件和时间来进行机体改造。他的航空机关炮口径并不适宜在此种狭窄的地下空间内进行,而雷达制导的中距导弹也更适宜于开阔的空战环境,他所装配的武器几乎是适宜于飞行战斗单位的对地攻击武器,适宜近距格斗的寥寥无几。

 

但寥寥无几不等于没有。

 

红蜘蛛将胚胎箱换到左手,右手向机翼探去。随着“喀拉”两声轻微的齿轮咬合,他的左翼沉下来,落在他的掌心,展开成了一把闪着微光的剑。

 

 

兽群果然是有组织的行动,从声东击西偷袭,到佯攻缴械,它们的攻击带有明显的计划和目的性。红蜘蛛暗想。在来时的飞船上,他们从柯博文那里了解到了这种恐惧兽的习性,虽受到辐射影响性情更变得狂躁凶暴,但群居的本性未变,无论群体大小,皆以其中一只最为强势的成员作为首领。只要让担任组织的恐惧兽成员失去行动能力,余下的便会阵脚大乱,这足够争取有效的时间——

 

但,首领是哪一个。

红蜘蛛的光镜在兽群中逡巡着,将目视的一切烙在视觉继电器里。

 

他必须速战速决。恐惧兽在受辐射后的快速进化,已经让其习惯于在这种潮湿黑暗环境中生活,但对他并非如此。这颗小行星上湿润的水汽,和地下空间内的积水带来的水汽凝结,已经开始导致他的外置数据传感器受潮。而任务紧迫,他心下也并不恋战,只希望能够找出机会突围并联系柯博文告知接应一事。

 

思考。红蜘蛛。思考。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手臂上撕裂的伤口处,蜿蜒着流下紫色的能量液,滴在积水里,溶散开去。

淡淡的腥甜味在空间里弥散开来。

 

压抑开始逼近临界点。

 

或许是再也无法忍受甜美的血液的诱惑,靠近他的三只恐惧兽矮了矮身子,低吼一声,宛如离弦之箭,再度向他扑了过来。

 

但红蜘蛛比它们更快。

 

霎那间,只见红蜘蛛身形疾转,中间朝他扑过来的恐惧兽登时扑了个空,随即红色飞机翼剑一抖,一格一挡,剑的背刃卡进右侧扑过来的恐惧兽口中,此兽光镜鲜红逼人,显然是大有咬碎剑刃之势。红蜘蛛却不撤剑回救,见他手腕一翻,借力回身,顷刻间便向左侧迎击而去,从左侧扑过来的恐惧兽并未料到敌人会以同伴之躯为盾,来不及收势,登时撞在了同伴身上,尖利的牙齿扎进了对方的皮肉。几乎是同时,方才咬在背刃的恐惧兽一声哀嚎,霎时松开了口,两只前后双双坠地,滚做一团。而先前扑空的恐惧兽见同伴受伤,低吼一声,利爪亮出骇人寒光,再度向他扑来!


危机当时,红蜘蛛右手一扬,竟是将剑凌空向上用力抛去,随即空出来的手劈手一扣,竟是生生扼住恐惧兽脖颈,随即他力道一松,借力疾旋,便将拼命抓挠的野兽摔得直飞出去,滚在兽群里,瞬间引起一片骚动。混乱中,只见红蜘蛛抬起手,方才抛起又落下的剑竟恰好漂亮地回到了他的掌心,红色飞机并不迟疑,长剑一展,一伏身,剑尖疾如流星,纵身便向着其中一只瘦小的恐惧兽直刺过去!

 

 

 

 

 

 

 

 

 

激射卸下电离干扰设备,开始进行调试准备。他们已经到达了事先模拟勘测过的最佳点位。

 

这个电离干扰装置虽然只有约一个行李箱大,却能够有效地对引发恐惧兽躁动的辐射源进行扼制。它通过预先设定的频谱信息,在频谱所对应目标的通讯系统、雷达系统、制导系统等加载一个高功率电场,形成强大的电涌,通过差模干扰来抑制辐射源造成的效果。当然,主要是抑制对于中枢系统的影响。

 

不过,电离设备具备丰富的频谱,自然也包括对于他们自己的。为避免电子器件对自身机体产生谐振而造成的发热或损坏,此次任务的队员也都在出发前植入了微型反电离干扰装置。

 

指示灯渐次亮起,激射开始校对频谱范围内的全部目标,他抬手去滑动调试的按钮,却注意到了自己手臂上那块紫色的痕迹。那是一只恐惧兽留下的腥热的血,血溅上去的时候还是炽热的,现在已经冷掉了。

 

一个被他亲手撕裂了颈骨的生命。

 

激射盯着那一小块痕迹,感觉火种里有一块堵了起来。

 

他们方才刚经历过一场恶战,在那堵锈迹斑斑的门后,有着三十只——还是更多,他没细数。这条路是前往既定点位的必经之路,无论如何只能往前走。被前后保护的感觉让他芯有微妙的不甘,怀中的设备却提醒着他这份信任的沉重。然而在中途他回头看的时候,却发现一只恐惧兽不知何时悄悄攀附到了潮湿的壁顶上,向他身后正在射击其他方位兽群的啰嗦跃下来。

 

距离太近,提醒啰嗦和使用脉冲武器都来不及,激射情急之下将啰嗦的肩用力一掼,就着瞬间让开的空隙,正好劈手扼住恐惧兽的颈部,自己也被冲力仰面掼倒在地上,身下压的是珍贵的电离设备,腥热的吐息和利齿就在面前,激射不敢迟疑,待他反应过来时,面前野兽颈部的电缆已经被他彻底撕裂开来,腥甜的液体喷了他一身。通常来说在不伤到火种情况下个体并不会死亡,但辐射对其造成的影响让他们的火种病变,行为模式越亢奋,火种衰竭程度也越严重,因此重伤也会导致死亡。但任务紧迫,他没有时间再思考这件事,只记得自己被天火一把从地上拽了起来,便抱着设备跟了上去,而现在——

 

“还在想那只恐惧兽,恩?”

 

激射回过神,天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旁边,白色涂装的飞行者抱着双臂,目光所向,是设备液晶屏上开始加载的频谱波形。而发声器说出的话,却是明明白白针对他。

 

“是。”激射坦诚道,“队长说过,这些生命很重要,它们也是受害者,所以才要求控制轻型脉冲的功率,但我...”年轻的警员垂下头雕,光镜里有一丝黯然。

 

“队长还说了,你们也重要。”

 

感受到肩甲上的重量,激射抬起目光,飞行者宽厚的手掌放在他的肩甲上,那双金黄色的光镜仿佛看到了他火种里,“我们有近十万的生命需要拯救,但能做到这一切的,只有我身边的这两位战友。”

 

“我...”

 

“所以,如果你认为哪只恐惧兽不得不杀,不必犹豫;杀了,也不必愧疚。”

他们的副队长眨了下光镜,露出笑容,“我和队长,永远都支持你们。”

 

激射感到有些话堵在了发声器里。他想起柯博文郑重的“来日庆功宴必须亲自到场”的指示,两位指挥官性格有异,但在情感方面的表达方式,说是不同,却又有些奇妙地相通。审慎严谨的队长会在临行前委婉地要求队员平安,而向来豪爽开朗的天火,会在这种时候笃定地说,“我和队长永远都支持你”。

 

他想说点什么,却见天火的注意力已经重新转移到了液晶屏上。那双沉沉的、金黄色的光镜中波澜不惊,但激射知道他的处理器正在飞速地思考。

 

“频谱好像没有对目标进行全覆盖。”天火盯着平滑着起伏的信号峰谷,似乎在思索什么。

 

“我再校对一下,进行二次扫描。”频谱对于目标的覆盖率至少要达到95%,5%的未覆盖对群体的影响是较小的。激射快速地按了几个按钮,尝试再一次校准。

 

“还有一点怪异的。”天火思索了一下,说出了结论,“我想,这里恐怕不止有我们。”

 

此言宛如平地炸雷。激射愕然抬头,就连负责警戒的啰嗦也转过了身来。

 

“这个频带上可能调制了一个其他的信号,不是来自我们。”天火指着波幅上的一个微小的尖刺,“看这里,有意义信号波的波幅与无意义信号波的波幅不同,这个尖刺不是来自恐惧兽,也不是来自我们的人。”

 

激射和啰嗦顺着他指的看去,果然,在连续波动的脉冲信号上,有一个不易察觉的微小尖刺。

 

“在出发前模拟频谱的时候没有出现这个尖刺信号,”啰嗦点点头,“之前是平滑过渡的。”

 

“是,”天火惯性地摸了摸下颌,“你们都知道,自然界的频率内容并不是离散的,而是几乎分布于整个频率范围。每种物体进而到每个个体,都会以自身特定的频率辐射一定的波长,但每种个体能够感知的频率有限,因此过低或者过高的频率因为个体接收能力的差异,不能被直接感知到,但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进行收集和提取,再转换出信息以供解读。”

 

天火指了指自己的后颈,“我们之所以能够不被恐惧兽发现,也是因为身上的火种频率仪,这个芯片除了监测生命体征外,还会将我们的火种频率进行调制,只需要利用很少的碎片频带资源,就能将我们的身份进行伪装——当然是在没有泄露能量和热源的同等情况下。恐惧兽接收的频谱范围里不会出现异常,而我们之间能够通过特殊的解调方式保证通信。”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尖刺来自于某个人所发出的信号?”激射恍然大悟,在军事领域,调制和解调常应用于军用通信对抗中。如何避免被敌方截获情报,并隐藏己方的信息来保障通信,进而抑制甚至破坏敌方通信机制,也是军校情报课的基础课程了。但在实战中,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而且还是来自于一个未知的对象。

 

“很有可能,”天火点头允诺,“这个未知信号源,我想他是要传递一些信息,而能量有限无法进行持续的、远距离的传送,因此进行了调制。恰好恐惧兽的频率相对于我们属于高频,用它们作为承载工具传递信息的确是种方案。”

 

“也是没有方案时的方案。”一直沉默的啰嗦出声,他似乎想到了甚么露出惊讶的表情,“对方莫非是…在上一批救援行动中的失踪人员。”

 

“很有可能,”天火抱起了双臂,这是他思考逻辑完成的一贯标志。“我推测是这样——向我们发送信号的人,他处于一个受困的环境中,如果暴露自己的频率,会在救援赶到之前先被附近的处于狂躁的恐惧兽发现,因此为求自保,他选择了用调制的方式隐藏,但也因此错过了第一批救援。而处于前后交困的环境中,只能挖掘未占用频带之间的碎片资源,来进行处理,将这个信号发送出去。”

 

“这个信号很微弱,”啰嗦说。“如果真的如你所料,我想他现在应该非常需要帮助。”蓝色涂装的队员看向天火,显然已经是默许了对方的分析。

 

“如果这是失踪人员的话,我们没有对接前一批救援项目的相关资料名单,无法确认。“激射想了想,“需要汇报给队长么,”明黄涂装的年轻警员尝试着呼叫了一下,有点沮丧,“队长目前无法联系上。”

 

“他们想必已经深入中区腹地,因事暂时中断了通讯,”天火说,“来不及等待指示了,必须尽快确认推测,一旦确认,立即开展救援,优先级最高。”

 

“但是我们原本的任务...”激射有些踌躇。天火的想法他内芯的确是认可的,但他们原本的任务是整体任务中不可分割的一环,如若变动或有所耽搁,对其他同伴或许有影响,并且之后返程的跃迁时间也是固定的,如果推测验证,他们能准确地完成这一系列任务吗。他越想越乱,尾音也小了下去,咽在了发声器里。

 

“别怕。”天火似乎看出了他所担心的事情,飞行者露出一贯的笑意,沉声道,“无论怎样,有我担着呢。”

 

而后,他们的副队长眨了眨光镜,转而接通了红色警报的频道,用他那份惯有的、仿佛在说什么平常事一般的轻快的语气,向他们的技术支持同伴发出了呼叫:

 

“嗨,NPC,我需要你的帮助。”

 

 

 

 

“从这个频带的形式,我推测他可能是进行了差分编码,可以尝试交错码元宽度,两路数据分别加权,再用正交载波......”

 

激射一边听着天火和红色警报沟通,一边不断调整预覆盖频谱。

他咀嚼着天火那句“有事我担着”和“我和队长永远支持你”,在扫描的间隙里微微侧头望向白色涂装的飞行者,后者并未注意到他的目光,只是专心在频道里沟通。


有些时候他们的副队长和柯博文很像,有些地方却又不太一样。那人时常爱开玩笑却总是将分寸拿捏得正好,他的原则坚定,立场清晰,在关键时刻,他总是挺身而出,果断决策,担起一个副队长的责任来。

有他在,就不用担心做错事。

 

如果队长在,也会赞同他的决策的吧。这样想着,激射收回了目光。


 

“解调成功。”红色警报的声音在通讯频段里响起,“天火,如你所料,他没有进行加密,换言之,所有能解调的人,都是他想要传达信息的对象。”

 

天火的推测是正确的。激射火种中浮现出一抹喜悦,连带着一丝微妙的自己也几乎没意识到的、由衷的钦佩,他望向他们的副队长,准备接受下一步指示,却见对方的面容严肃了下来,锁紧的光镜盯着液晶屏上跳跃的、刚刚被解码出的信息。

 

显示屏上,赫然跃动着一个坐标,和两个简单、却让所有人火种狠狠揪了起来的字。

 

“救我”

 

 

 

TBC



说明:为避免混淆(能量液这个词代指的事物太多),故类似于“血液”的,都直接用“血”的描述进行指代。

 


竹菊

这对实在太冷了,只能自己产粮吃了😩(我为什么要磕这么冷的粮呀…)(极度OOC注意!)

P1:沙暴:为什么要我干这个?!

毁灭者:……

P2:沙暴:哎哟,干这些多无聊呀 ~我们出去找乐子吧~

毁灭者……

P3:毁灭者:你今天必须先把活干完,再出去浪

P4:沙暴:Hmmmm…

毁灭者:?

P5:沙暴:我↗才↘不↗呢,笨蛋~

毁灭者:你给我站住,看我今天不搞死你!

这对实在太冷了,只能自己产粮吃了😩(我为什么要磕这么冷的粮呀…)(极度OOC注意!)

P1:沙暴:为什么要我干这个?!

毁灭者:……

P2:沙暴:哎哟,干这些多无聊呀 ~我们出去找乐子吧~

毁灭者……

P3:毁灭者:你今天必须先把活干完,再出去浪

P4:沙暴:Hmmmm…

毁灭者:?

P5:沙暴:我↗才↘不↗呢,笨蛋~

毁灭者:你给我站住,看我今天不搞死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