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霁云

86145浏览    717参与
竹白青

【离云】剑灵

*二改,有私设


  仙舞剑宗一直有个传闻,三不名锋之一的持之不败是由其剑灵天之道看守,想获得持之不败并不是宗主说了算,而是天之道说了算。

  

  霁云对这个传说十分感兴趣,但从未见过此剑,却在一次误打误撞中闯入了存放持之不败的地方。

  

  此时虽是白日,屋内还是十分昏暗,唯有一处亮着微弱的光芒,霁云朝着那光芒靠近,在绕过一书架后那吸引他的光芒才露出了真面目。

  

  持之不败静静地躺在兰锜之上,淡金色的流光萦绕在其周围,霁云一时有些入迷,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兰锜前。

  

  “止步。”

  

  一道声音传来,惊的霁云后退两步,在确认周遭无人之后,才再次把目光...

*二改,有私设


  仙舞剑宗一直有个传闻,三不名锋之一的持之不败是由其剑灵天之道看守,想获得持之不败并不是宗主说了算,而是天之道说了算。

  

  霁云对这个传说十分感兴趣,但从未见过此剑,却在一次误打误撞中闯入了存放持之不败的地方。

  

  此时虽是白日,屋内还是十分昏暗,唯有一处亮着微弱的光芒,霁云朝着那光芒靠近,在绕过一书架后那吸引他的光芒才露出了真面目。

  

  持之不败静静地躺在兰锜之上,淡金色的流光萦绕在其周围,霁云一时有些入迷,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兰锜前。

  

  “止步。”

  

  一道声音传来,惊的霁云后退两步,在确认周遭无人之后,才再次把目光投向持之不败,这时他才发现,剑柄上正躺着一个半透明的白色小团子,上面还点缀着红,那小团子此时正慵懒的睁眼看着自己。

  

  “为何而来?”小团子用手撑着脑袋,似乎有些不满于来人扰了他的清梦。

  

  “我……”霁云垂眸顿了一下才再次看向他,“我听闻持之不败的传闻,所以想来一观。”

  

  “传闻是真的。”团子卸下戒备又躺了回去。

  

  “你就是天之道?”

  

  “是莫离骚。”

  

  霁云怎么也没想到剑灵会是这么小的一团,像伸手捏两下但又怕失了礼,便没有伸手,可如今剑灵见到了,他想试试,能否得到认可,谁知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剑灵打断了思绪。

  

  “你不能带走持之不败。”莫离骚站起身看着眼前的少年,“这把剑极为重要,吾不会将它交给任何人。”

  

  许是霁云眼中失落神色过于明显,莫离骚垂眸看向他腰间的残花:“只是吾在这里闷的久了,你可否愿意带吾出去转转?”

  

  “可我听闻剑灵不能离剑太远。”霁云垂眸握住残花剑柄,“可是因为三不名锋的秘密?”

  

  “无碍,不是剑诞生吾,而是吾选择剑。”说罢,莫离骚便化作流光轻松附于残花剑上,而霁云那句没头没尾的发问他也听懂了,“吾不知道关于三不名锋的秘密,吾只是奉命看守。”

  

  应是察觉到霁云许久未动,莫离骚便缓缓开口解答了他没有问出口的问题:“你且放心,出了吾,没人能拿走持之不败。”

  

  霁云这才彻底放心,带着莫离骚悄然离去。

  

  虽然剑没拿到,但是拐走了剑灵也是个不错的收获。

  

  夜间,霁云被一阵萧声唤醒,睁眼循声望去,只见莫离骚坐在不远处的枝头上,手中拿着排箫,月光撒在白衣上为其镀上一层白光,宛若下凡天仙。

  

  “天之道?”

  

  “是莫离骚。”

  

  莫离骚跃下树梢,背对着月光负手而立:“可是吾吵到你了?”

  

  “并没有。”霁云被刚那一幕弄得睡意全无,索性走到莫离骚身边坐下,抬头望月,“天元抡魁在即,我有些忧心。”

  

  “可是担心自己会输?”

  

  霁云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你不必输赢如此看重。”莫离骚转身望着月光,“你不是为天元抡魁而活,是为自己而活。”

  

  “我明白。”霁云起身理了理衣服看向莫离骚,“听闻剑灵从未败过,可否请前辈助我一臂之力,叫我练习剑法。”

  

  回应他的只有夜色中的蝉鸣,不知过了多久,莫离骚才缓缓开口:“那便让你不留遗憾。”

  

  那日后,霁云便拜莫离骚为师,而事实也告诉霁云,他的选择并没有错,莫离骚的教导方式十分适合他,在剑术日益精进下,霁云的光芒也更盛。

  

  四宗十分重视此次天元抡魁,而剑宗此次没有牺牲另一个孩子来挡住霁云的光芒,但也惹得一些不轨之徒红了眼。

  

  谁都没想到,他们会潜入剑宗行凶。

  

  “你们究竟是何人?”霁云持剑与那五个蒙面人对峙,几番交手下来,霁云已身受数伤,可此时宗主正好和皓苍剑霨前去检查血不染,并无人能前来支援。

  

  “我们是来劝你放弃天元抡魁的。”话音未落五人便同时扑向霁云,为首那人掌风凌厉,顷刻间已劈至霁云面前,正当霁云以为自己要丧命于此时,一道金光闪过,五人被震开数米。

  

  “行令剑围,起阵。”

  

  莫离骚手持持之不败挡在霁云面前:“为何不唤吾?”

  

  五人见情况不对正雨强攻,但都被剑阵挡了回去,莫离骚也没有等霁云的回答,提剑迎上五人。

  

  莫离骚出剑极快,剑如游龙,身影快到只剩下一抹白色残影,以一敌五对他来说似乎毫不费力。

  

  “剑沾胭脂绘红颜,雪飘青山见白头。”

  

  蒙面人节节败退,见大势已去,倒也不恋战,扭头就走,莫离骚并没有去追,而是回头去检查霁云的伤势。

  

  “并未伤及筋骨,但三日后的天元抡魁……”

  

  “师父,我可以。”霁云对上莫离骚询问的视线,眼神坚定,带着不可反驳的坚决,“我不能辜负你们的期望和悉心教导。”

  

  三日后,天元抡魁初试,霁云毫不费力便胜了星宗,回剑宗时因为急于将这事告诉莫离骚,把飞渊等人远远落在了身后。

  

  这天莫离骚没有到场,因为持之不败与血不染不能无人看守。

  

  “师父!我迎下初试了。”霁云找到了在树下小憩的莫离骚,迫不及待地告诉了他。

  

  “恭喜。”莫离骚起身整理衣衫,可霁云却突然扑了上来。

  

  霁云环腰抱住莫离骚,看上去有些开心的过了头,莫离骚不忍心推开,便伸手揽住轻轻拍了拍:“别忘了还有决赛。”

  

  “我知道。”霁云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这般不合礼数,慌慌张张地松开了莫离骚,“只是不知苍苍会怎么样……”

  

  “放心,星宗不会拿他怎么样。”莫离骚轻拍霁云的肩膀,“专心准备。”

  

  决赛当天,剑宗霁云对上刀宗的戚寒雨,二人皆是此次抡魁中脱颖而出的两宗精英。

  

  霁云低头轻抚残花,他昨日纠缠了许久才让莫离骚答应附于剑上来看这一场,他要在师父面前好好表现。

  

  二人第一次交手,便震起四周黄土,让人看不清二人的影子,只能听见刀剑相撞的嗡鸣和擦出的火花。

  

  霁云出剑又稳又准,戚寒雨也毫不示弱,出刀迅速,见招拆招,始终不分上下,霁云清楚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待他体力耗尽,便是戚寒雨占上风了。

  

  他想赢,想让师父看看他没有辜负众望。

  

  霁云想起前两日自创的剑法,挑准时机,残花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刺向戚寒雨,正当戚寒雨提刀欲迎之时却突然撤剑,脚尖点地一跃而起,剑走偏峰,刹那间便已落于戚寒雨身后,残花剑直抵在戚寒雨颈侧。

  

  他赢了。

  

  可周围突然安静下来,霁云没有去顾那么多,而是看着残花剑低声呢喃:“师父,我成功了。”

  

  一阵风刮过,眼前的戚寒雨却在突然间化作黄沙被风吹散,接着是残花剑。

  

  霁云这时才察觉到不对,抬头望向四周,发现他周围只剩漫漫无边的黄沙,唯有一个声音在他头顶唤着他的名字。

  

  “霁云,霁云……”

  

  霁云猛的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皓苍剑霨,他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一时有些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宗主让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霁云六神无主的跟在皓苍剑霨身后,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想起他最晚练剑太累便随便找地方倚着树睡了,而那所谓的剑灵,见到第一面就踩进他心里的师父只是他梦里的一个虚无的人。

  

  持之不败早就失了踪迹,而剑宗,从来都没有剑灵一说,又不是修仙。

  

  可霁云心里却空落落的,像是丢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他就这么昏昏沉沉地跟在皓苍剑霨身后,直到见到敖鹰时霁云才彻底回神,可刚一抬眼,他就看到了敖鹰身边的那道身影。

  

  那道闯入他梦境的身影。

  

  “霁云,从今日起,就由天之道指导你剑法。”

kong_7880

整体造型:秋枫暮,妆师:阿空

本店可定制古风和布袋戏整娃,2000-3000左右,包含娃头娃妆发型发饰身体娃衣鞋子,一条龙服务,欢迎定制

淘宝店:娃坊不知闲,旺旺:蜗居太猫

整体造型:秋枫暮,妆师:阿空

本店可定制古风和布袋戏整娃,2000-3000左右,包含娃头娃妆发型发饰身体娃衣鞋子,一条龙服务,欢迎定制

淘宝店:娃坊不知闲,旺旺:蜗居太猫

罐

碎碎念

捏造了一下,想吃一点霁渊


霁云小时候没什么同龄玩伴,只有飞渊会在他练完剑休息的时候跑来和他聊天,讲今天剑霨做了什么宗主又唠叨了什么想吃糖想去玩之类的话,飞渊的话总是说不尽。于是霁云每天都想到飞渊,看到好吃的会想飞渊姐姐讲过她爱吃,看书看到中原会想飞渊姐姐说她想去。飞渊买了果子来,霁云叫一声飞渊姐姐。飞渊欢喜了,拿出两个塞给他。尝一口有点涩,飞渊呸呸地吐了,霁云吃了一个揣进口袋一个。

  再长大飞渊不再总是找霁云聊天,忙着想方法出道域看看,霁云也去掉姐姐两字,只飞渊飞渊的叫。一开始飞渊总是生气要揍他,一来二去也就罢了。飞渊找霁云说过几次她的计划,霁云听了什么也没说。飞......

捏造了一下,想吃一点霁渊


霁云小时候没什么同龄玩伴,只有飞渊会在他练完剑休息的时候跑来和他聊天,讲今天剑霨做了什么宗主又唠叨了什么想吃糖想去玩之类的话,飞渊的话总是说不尽。于是霁云每天都想到飞渊,看到好吃的会想飞渊姐姐讲过她爱吃,看书看到中原会想飞渊姐姐说她想去。飞渊买了果子来,霁云叫一声飞渊姐姐。飞渊欢喜了,拿出两个塞给他。尝一口有点涩,飞渊呸呸地吐了,霁云吃了一个揣进口袋一个。

  再长大飞渊不再总是找霁云聊天,忙着想方法出道域看看,霁云也去掉姐姐两字,只飞渊飞渊的叫。一开始飞渊总是生气要揍他,一来二去也就罢了。飞渊找霁云说过几次她的计划,霁云听了什么也没说。飞渊偷偷离开道域那天撞见了霁云,霁云问你要去做什么?飞渊吓了一跳,慌张地说你真是越来越不可爱,这么大还爱跟路么,千万麦跟剑霨讲哦!霁云靠在树下看了一会飞渊,又撇过头去:我才不会说。你长大,出去看看好,快走吧飞渊姐姐,你会开心的。

沙拉莹
  让霁寒霄穿着无常元帅装关进...

  让霁寒霄穿着无常元帅装关进牢里是看剧的时候就脑补的画面了(  ˃᷄˶˶̫˶˂᷅  )

  让霁寒霄穿着无常元帅装关进牢里是看剧的时候就脑补的画面了(  ˃᷄˶˶̫˶˂᷅  )

沙拉莹

   圆满了和朋友一起脑补的黑化无常云云,子承父业

   圆满了和朋友一起脑补的黑化无常云云,子承父业

沙拉莹

眠眼云云好可爱哦~但是睁眼却一股子黑化味???明明在笑却意外地凶 

眠眼云云好可爱哦~但是睁眼却一股子黑化味???明明在笑却意外地凶 

沙拉莹

当初被霁寒霄无常元帅的造型惊艳,于是去约了ob27,如今终于圆满了。太太做的无常元帅太精致了,连带着我的拍照水平也有了提升,拍了一整天,快乐极了

当初被霁寒霄无常元帅的造型惊艳,于是去约了ob27,如今终于圆满了。太太做的无常元帅太精致了,连带着我的拍照水平也有了提升,拍了一整天,快乐极了

林是声

【花影稀】[离云]

  市西有售画者,自称不过为糊口贩墨卖纸。

  此人很出名,格格不入之处正是糊口糊得太漫不经心。偶尔出现,一定是在市集将散时,托一卷新画徐徐行来,借条板凳坐着,不声不响不招揽,总归有人踏着一地残败泥泞的菜叶子径直来寻他就是了。

  他又有些怪癖,相谈只能多凭缘分。譬如第一天来时一大半人就知道了他的名字——莫离骚,咬字文雅,三个字轻重合度地落进喧嚷的人群里,然而几个月过去了,那人群对他所知依然仅限于此。

  任凭想一窥他卷中真容的人天花乱坠说尽,他只缓缓抬起头,借周遭吵闹之故长长地叹口气,仿佛很懊恼地轻声道,“实在于读唇语上并无天分。”

  闭门羹发得是得心应手,除了用词诚恳之外毫无憾意......

  市西有售画者,自称不过为糊口贩墨卖纸。

  此人很出名,格格不入之处正是糊口糊得太漫不经心。偶尔出现,一定是在市集将散时,托一卷新画徐徐行来,借条板凳坐着,不声不响不招揽,总归有人踏着一地残败泥泞的菜叶子径直来寻他就是了。

  他又有些怪癖,相谈只能多凭缘分。譬如第一天来时一大半人就知道了他的名字——莫离骚,咬字文雅,三个字轻重合度地落进喧嚷的人群里,然而几个月过去了,那人群对他所知依然仅限于此。

  任凭想一窥他卷中真容的人天花乱坠说尽,他只缓缓抬起头,借周遭吵闹之故长长地叹口气,仿佛很懊恼地轻声道,“实在于读唇语上并无天分。”

  闭门羹发得是得心应手,除了用词诚恳之外毫无憾意。

  光明正大不成,自然有闲人想到暗度陈仓。

  莫离骚似假寐以待,又如梦游刚好撞上贼,好事者佯装路过,笼在袖间的手腕不知如何就被他抵住,擅画的书生阖着眼面不改色,“我与阁下无冤无仇,何苦扰人安睡?”

  总之是软硬不吃,此地没人曾见到过他的画,时间长了也没人再有兴趣招惹他。甚至在街巷中蕴养出传言,说他向来的讳莫如深是因为笔下有种种见不得光的玄异,只卖给那位固定的客人,旁人不可觊觎。

  莫离骚有一句没一句地听了一耳朵,脸上漠然,心里庆幸没传成什么阴阳吉凶之谈,否则再也借不到板凳岂非大事不妙。

  霁云第一次独自出门,世上的东西有多新鲜呢,就算是菜市场传说都要绕路去看一眼的。

  菜市场传说不负其名,比他想象中还要惹眼,就算坐在半人高的白菜堆旁边闭着眼陶醉吃饼,也显出面容清俊,器宇不凡。霁云心情没来由的好,稀里糊涂地心生赞叹,走近了才看出来那人并非吃饼,唇边乃是一只乌润的排箫。

  这也不能怪他,吆喝声此起彼伏,根本听不见吹的什么。

  闹市清乐,了不起,霁云又感叹道。

  他踌躇一下,还是想当个可以搭上话的例外,拱手喊了句先生,有点局促,主要是被菜摊子挤得不敢弯腰。那人半张脸掩在他倾身投下的影子里,睁开眼睛时不是他想象中潦倒矜傲的病梅风骨,是十成十的从容儒雅,出尘拔俗。

  一缕额发在风中悠悠一曳,莫离骚抬了抬肩,靠在肘间的画便一声轻响抖开,霁云当他失手,不及想已一把接住,挽救贵重笔墨于脏污的地面之上。同时还惦记着坊间传闻,第一时间坚决地闭起眼睛撇开头,脱口而出,“这是我能看的吗?”

  “……能。”

  莫离骚难得意外,没想到他一边好奇心重得藏不住,一边又率真地把这些无稽之谈当规矩守。

  霁云这才回过头,目光从自己的掌心开始攀渡过画中山色与云色,最后和画师对视,觉得他的眼瞳里也有浩渺烟波,更觉得这一接多少有点难以收场。

  到底经验匮乏,他不知道世上有很多东西其实看了摸了也可以不买,心里天人交战了一会儿,还是默默付了钱。霁云出门时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纨绔子弟只带了很少的盘缠,谁知事发突然,此刻竟有些捉襟见肘。

  这下一掷千金了。他低着头想。

  与多数故事大相径庭,少年“散尽腰财”,不是满楼红袖中,不是神兵至宝前,居然是在菜市场里。

  两日后清贫书生佩着一册竹简,自在悠闲地跟着小少爷进了门,满堂华彩没在黄昏里,窗外吹来和暖江风,隐约可闻晚钟与塔铃。

  暮色四合,夕阳折碎在莫离骚袖边,于是幽暗中蒙蒙地亮起一片红,红里又洇出平日不可察觉的繁复金线。他隔着重重雕花门与软纱帘,万束光,千束烟,对上一双双窥探的眼睛,只颔首微笑。

  不过那些目光倒也不是为了他的风姿与相貌,是为了他旁边那一位最惦记往外跑的今天提前回来了。

  毕竟谁能想到是没钱了呢?

  霁云请莫离骚在他隔壁安置,没几天就接到婢子投诉,言辞十分委婉,说莫先生品味非凡。

  他点点头,显得宽容又波澜不惊,似乎历练有成,其实偷偷得意,在心里说那是自然的,我早就发现了。

  秋风还没吹够,不打一声招呼就入了冬,冷雨连绵地落下来,昼夜不休,冻得人疑惑其中应有雪珠。

  霁云推开窗,身后的暖意飞快地稀薄下去,将一口清冽的寒气吸过喉管与肺腑之后,他想真是祸兮福所倚,要不是提前回来了,此时多冷啊。

  隔壁的窗照常紧闭着,但窗纸上映出灯影,莫离骚睡着的时间说不定已经超过醒着的,能够随便打扰的时刻越来越珍贵了。

  几步路的距离,霁云带着新鲜礼物——刚刚探手从自己窗外折的初开腊梅,湿着袖口敲开莫离骚的门。

  他几乎每天都去,走得比自己的房间还熟,总是带一点东西,最常见的是当季的花,偶尔也有苇草和柳叶,不像拜访那位先生,倒像探望他屋里的花瓶。

  霁云和平时一样坐下来,这次天马行空的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他忽然盯上莫离骚鬓边白发,不知脑子里拐了个什么样的弯,言语中的热切失落地凉下来,呓语一般低声问道,“为赋新词强说愁,对吗?”

  莫离骚偏头,漫不经心地眯起一只眼,将新收到的腊梅枝掂于两指之间,如持一支鲜妍美丽的羽箭,轻轻一抬,正投进桌角的细口花瓶里。

  “不是。”落声很钝,平稳的回答随至。

  花朵沉沉一颤,饱润馨香的雨压垂瓣瓣明黄,终而落进头发。

  于是谈到往事,霁云趴在桌上拨弄着方才打湿的额前珠链,待到寒凉冬雨全捏成指尖忐忑的潮气,也没听到什么沧桑年岁。

  生了白发的人,不是都最爱今月比昔月之论吗?

  莫离骚的故事是出乎意料的简短,闲散平生里不以为意地赴了些常人难及之事,说来全轻描淡写。霁云挑起眉毛看了他几眼,坦率而郑重,依稀有一道虚渺难捕的熟悉感从脑海中一划而过。

  糟了,闲书看得太杂,想不起像谁了。

  他没搜肠刮肚太久,莫离骚在故事的结尾翻过手掌,变戏法一般转出一方印,在灯下像块透亮的糖,有种温厚的软质错觉,而镌工精细,正是刚则铁画,媚若银钩。

  “实话说,大部分时候我只带白纸。”

  原来这就是众人所言见不得光的玄异。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微笑起来,霁云伸手指向窗外,像是能迢迢延伸到相逢那个菜市场似的,“所以他们说的那些?”

  莫离骚将印收拢在掌心,支颐答道,“算是给我送旅费吧。”

  霁云哑然失笑,人与人对游历的定义果然判若鸿沟,比如他总有意无意地想证明点什么,而莫离骚……这段日子在他家睡觉当然也算游历的一部分。

  莫离骚站起身,虽然晴好的时候未必出门,但此时似乎是要去雨中漫步了。

  “啊稍等,”霁云从短暂的发呆中恍然惊醒,翩然掠过花瓶,手里已倒提着今日格外命途多舛的梅枝,如芬芳一剑急拦到莫离骚面前,人也随之绕住他的脚步,恭敬有礼地一低头,恰好掩住拨云见日的兴奋眼神,“先生留步,我还有一问。”

  霁云的房间里住着剑,也许有几十上百柄,或挂或卧,几乎是唯一的布置,除此之外只有一架书和莫先生的一幅画。

  “先生博闻强识,听过行令剑围之名吗?”霁云并不冷,可有可无地向手心呵气,又悄悄挼着里衣的袖口,一点点卷起,捏着不许散开。

  可见这家对独子足够宠爱有加,为了一个故事——也许还添一点喜好,就给配下这一屋子的剑,不过卧房里聚起千锋百刃,兵戈之气岂不炽盛过头。

  霁云读懂他的神情,上前抽出一口剑,一路走去,便一路顺手提起每支剑柄,渐次出鞘几寸,继而叮叮当当渐次落回去,辉煌难尽之下,原来都未开刃。

  尽头是两个人都熟悉的山水一阙,霁云立在画下,放开最后一把亦是唯一开锋的剑,白亮的刃口流星一现,敛入鞘中。而后他自金玉丛里转回身,伸手在莫离骚面前晃了晃。

  莫离骚因此回神,眼前的手生有剑茧,看来错怪他了,或许不是个空架子。

  于是从进门算起很是沉默了一会儿的客人忽开金口,“你认为天之道是怎样的人?”

  “先生以为呢?”霁云背起手,问题轻轻巧巧抛回去,澄澈带笑的眼睛眨了一眨,各处听来的传奇逸闻闪过,曾经日日挂在嘴边梦一样的憧憬闪过,全都一字不提。

  “道不可坐论啊,霁子。”莫离骚的声音又温吞起来,似假还真地将道字咬得颇重,像有懒倦的雾隔着。

  丽月中,苦寒消尽,倏忽春归也。

  雨后满地残红,霁云轻快地走过树下,落花滚过肩头的痕迹湿润曲折,臂弯里还摇摇欲坠地兜着两三朵。

  他唱着歌经过莫离骚窗外,身后悄无声息地跟上了一条浓黑的影子。

  莫离骚没起身,甚至重新闭上了眼睛,盖住半边耳朵的被角没揭开,却也免不了耳听八方,上心一回。

  隐隐雷鸣,应有暗箭将发。

  两声出鞘,云间奔雷厉喝,剑啸撞成一线,莫离骚瞬间剑到,黑影双分,掣电疾驰,纵身越过树梢,一息间大雨倾盆。

  毫无征兆地,莫离骚猝然停步,剑拔弩张中当场没影,第一时间躲雨去了。

  黑影一滞,独自愣在原地被浇了一身,手中剑锋困惑地垂低,乃至驻地,清可照影的刃上映着不知何时被划破一角的夜行衣,那一角吸够了雨水,柔软地折下来,露出毫发未损的红色衣衫。

  只好揭下伪装了,霁云跑向屋里,在台阶上摘下有点闷人的帽子和黑衣,撩开散乱的额发,露出一张微汗的脸,眼神闪烁,惊喜意外又有点无措。

  几棵树被剑风扫秃大半,如今再添风吹雨打摧折,莫离骚斟上两杯不冷不热的雾里青,依然遗憾得不是很有诚意,“可惜。”

  “没办法,先生不承认啊。”霁云难得冒出点不惜物的任性,看起来也没有几分真,更像要骗眼前人愧疚,骗不到就当撒个娇,骗到手就得逞一回。

  然而莫离骚比他还无辜,屈指敲他的额头,把他牢牢黏着那柄鲜少示人的剑,毫不掩饰的倾慕目光捞回来,“阁下不也盖头盖面?”

  果然没骗到,霁云垂下两肩喝茶,低头抿着月白色的杯沿,那把剑就突然出现在余光里。

  莫离骚做了个请的手势,顺便扶了下他手中无意识倾斜的茶杯,“小心。”

  与多年夙愿面对面的体验人间罕有,霁云不受控制地好几次走神,碰碰剑,看看人,或者鬼使神差地想一想方才莫先生——也是天之道,与自己对剑时潇洒不群的剑诀。

  雨后山色明,易见难及,快剑撷来。

  暑月至,旅人将行,等闲春尽也。

  莫离骚来时一言不发,辞去时也简朴,窗前甘醴一壶,且将天边难驻云影收挽,佐酒杯中。

  霁云勉力从容,祝福的话说重复了三句,最终还是在莫离骚举杯的时候将手指一转,两只杯口堪堪避过,没碰上。

  道别是难轻易说的,尤其是从无经验,还没学会口不对心的少年人。

  霁云醉了,开始分不清何处是画里岚烟,何处是一窗月色,因而茫茫然倚近画框前,一抬手,层峦耸翠便依进掌心。墨痕丝缕,熟稔得如同一处从未能踏足的故乡,是莫离骚在菜市场里卖给他的那一幅。

  熏风来去,颠倒踉跄中灯忽地熄了。

  几步里像越千山万水向天涯寻梦,迢远难行。霁云没到过天涯,但终于倒在床上近了梦乡。

  三月前还是五月前?他的书里曾经滑出薄薄一页小笺,还在空中飘着就被莫离骚挟在指间,迅如道士执符。只不过纸上不是朱砂,是他失眠夜里新抄的诗,两行墨笔,大半空白,显然未完待续。

  “莫非是……”

  “嘘,别造口业啊。”

  很平常的调侃,被霁云色厉内荏地拿声调更高的玩笑话截住。浅色的笺纸没经过争抢,拿回来后却不能幸免被捏得皱巴巴。

  他忽然发现记不起抄过的是什么句子,当时佯作坦然地随手一收,怀着心虚和差点被撞破的尴尬一直回避到今日,却没想到那半首诗也真不负所望,彻底消失无踪,躲得翻箱倒柜遍寻不得。

  没人找得到最后一朵腊梅的落处,而梅树早已默不作声过了花期,窗外枝叶絮絮,屏风后只投下繁茂摇曳的虚影。

  霁云从摊开一地的旧书里抬起头,醉眼饧涩,几乎疑是行人未别,仍在桌前酌饮。

  我非丹青手,如何将群山留于屏上呢?

  

  些底事,误人哪。

  


  

邕江夜弦ovo
改了一下万圣节的图()准备去印...

改了一下万圣节的图()准备去印挂件

改了一下万圣节的图()准备去印挂件

篱.很会嚎饭.篁
#道域四少欢聚万圣夜 24:0...

#道域四少欢聚万圣夜 24:00


本来计划四小只都画了的。。草稿都画完了但是因为突然参加了太多比赛导致只画完了霁云。。。呜呜果咩我一定补完(!!)

#道域四少欢聚万圣夜 24:00


本来计划四小只都画了的。。草稿都画完了但是因为突然参加了太多比赛导致只画完了霁云。。。呜呜果咩我一定补完(!!)

一块小映奶糕

【道域四少欢聚万圣夜/22:00】万圣节的礼物

*是小学生的友谊

*ooc有


放学回家的路上,苍苍显得兴致高昂,连丹阳老师布置的成堆作业都没被完全放在眼里。他两眼放光,和小伙伴们讨论个没完:“所以你们到底要在游园会上扮什么啊!”


“我不扮荧光僵尸人了,我要扮黑夜独行吸血鬼!”霁云将手摸进校服口袋,从里面拿出两颗小尖牙,“衣服过几天就到!”


“好酷!”苍苍绕到霁云面前仔细欣赏这对逼真的假牙,又绕回去继续说,“我买了蜻蜓队长的衣服喔!”


“诶?是我想的那个蜻蜓队长吗?”一旁的士心加入话题,对苍苍的万圣节版蜻蜓队长好奇起来。三个人叽叽喳喳热切地说话,讨论得有来有回,只有戚寒雨默不作......

*是小学生的友谊

*ooc有



放学回家的路上,苍苍显得兴致高昂,连丹阳老师布置的成堆作业都没被完全放在眼里。他两眼放光,和小伙伴们讨论个没完:“所以你们到底要在游园会上扮什么啊!”

 

“我不扮荧光僵尸人了,我要扮黑夜独行吸血鬼!”霁云将手摸进校服口袋,从里面拿出两颗小尖牙,“衣服过几天就到!”

 

“好酷!”苍苍绕到霁云面前仔细欣赏这对逼真的假牙,又绕回去继续说,“我买了蜻蜓队长的衣服喔!”

 

“诶?是我想的那个蜻蜓队长吗?”一旁的士心加入话题,对苍苍的万圣节版蜻蜓队长好奇起来。三个人叽叽喳喳热切地说话,讨论得有来有回,只有戚寒雨默不作声。

 

他有在听朋友们的分享,在听到士心说自己会穿卫衣参加游园会时,戚寒雨还稍稍有些激动,毕竟自己没有在万圣节穿的特殊衣服。他刚想插话,不料士心话锋一转,说自己会准备一只机械手臂,要做半人半机器的全新物种。听到这里,戚寒雨眼里那看到同类的光亮渐渐暗淡下去。

 

细心的霁云察觉到戚寒雨的欲言又止,便为他带来了一个他能参与的话题:“那戚寒雨要扮演什么呢?”

 

“嗯...我...”戚寒雨望着三人热切的脸,说话也越发没有底气。虽然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但戚寒雨认为,自己和他们三个还是有差别的。在成为好朋友之前,他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万圣节这种东西,也不知道小孩子可以在万圣节装扮成各种奇怪的模样。最初,戚寒雨抱着侥幸心理,决定穿常服去玩,结果同班的涂万里却告诉他:那些打扮奇特的才是正常人,只有怪人才会在万圣节打扮得普普通通毫不起眼。原本他是不信的,直到看见朋友们积极采购服装道具的模样,戚寒雨才知道这是一条大家默认的规则。

 

他和他们就像两个世界的人,是“朋友”一词才将平行线变为相交线。戚寒雨的朋友不多,所以很珍惜这段难得的情谊,他越是珍惜,就越容易陷入难以抉择的境地,就像现在这样——他既想去游园会,又不想因为朴素的着装被视作异类,如果和朋友们格格不入,那还能算是朋友吗?

 

“我不去了...我得帮父亲看店。”戚寒雨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做解释。他不擅长撒谎,尤其是这种需要临场发挥的谎言。

 

“可是他上次同意你和我们去玩了啊!”苍苍觉得莫名其妙。他一直盯着戚寒雨看,把人家看得很不好意思,“那我回去和我家长说,让他和你爸爸再沟通沟通!”

 

“啊...不用了。你们去玩就好...!”戚寒雨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平常,就像“我吃饭了”一样平常。他很庆幸自己来到了家门口,不然还得度过难熬的一小段路。他匆匆和朋友们道别,跑回了家。

 

要是被大家发现自己在骗人,那一定会更糟糕。

 

西江横棹已经做好饭等他吃饭,父子俩吃了一顿安静的晚饭。戚寒雨乖乖吃饭的同时还在观察父亲的神色,紧皱的眉头告诉他,今天的生意依旧不好。虽然西江横棹什么都不说,但戚寒雨看得出来,父亲正在为生计发愁。这样的事时常会有,戚寒雨已经从最初的紧张变成理所应当做出应对,那还能怎么办呢,只有再节省了。

 

家里的东西都被贴上了“省省还能用”的标签,吃穿用度无一幸免,唯一不需要省的就是读书的费用,也只有交书费时,戚寒雨才能够做到坦然而不是愧疚,仿佛只有学习是他消费唯一的项目。

 

戚寒雨察觉自己和朋友们不太一样,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苍苍和霁云的家庭很好,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完全不担心,士心家里管得严,但他这几次考试都很不错,所以也有奖励,唯独戚寒雨长居年级第一却什么都没有,只有学校发的文具——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在替他省钱。刚认识那会,他们就会经常出去玩,吃街头炸串和可乐,玩一个下午。每每这时,戚寒雨参与也不是,不参与也不是,没有小孩能抗住香味的诱惑,但理智在不断敲打他的神经:不能乱花钱,一分都不能。

 

千金少是会给戚寒雨零花钱的,给的还不少,只是戚寒雨乖得很,每每收到都会自觉上交,有了朋友之后,他才会留下五六十作为玩乐经费。因为性格孤僻,几乎没有人愿意和他玩,还是三只来自不同班级的小朋友和他看对眼,才成为他唯三的朋友。戚寒雨总是很努力地融入,他们也在很努力地接纳,在发现戚寒雨不怎么买零食吃后,苍苍会买一大堆递到大家面前,告诉他们自己一不小心买多了,要拜托大家一起帮他吃,霁云和士心在一旁打掩护,配合得亲密无间。见戚寒雨不是很放得开,苍苍会直接把薯片塞他怀里,说寒雨哥哥帮帮忙啦,我真的吃不完了!

 

有朋友是一件很开心,很幸福的事,能让戚寒雨短暂忘却家里不好的事。父亲的高期望,自己的压力,紧巴巴的生活都不是一个孩子该背负的,但事实就是,他已经在经历这些糟糕的事。他真的很想变得和他们一样无忧无虑偶有压力,但那始终是别人的人生。

 

桌上的父亲还在为开支烦恼,戚寒雨已经乖乖回房间写作业。他纠结半天,最后还是把自己省下的服装经费上交到父亲手里。

 

“不去了?”

 

“他们不去了,所以....”

 

戚寒雨觉得自己就是个谎话精。他速速回到房间里,免得西江横棹再问具体的原因,这必然会露馅。这样就没问题了,戚寒雨想,还好他没跟他们三个一起去,既不会让朋友们难以顾全自己,也不会让父亲多想,两全其美。一百多能买好多东西呢,还可以交水电费。

 

那天过后,谁也没有再提万圣节的事,直到活动开始的那天下午,戚寒雨听到霁云他们在悄悄讨论。声音不大,他却听清了“四点五十集合”的话。活动八点才开始,他们那么早就聚在一起,想必要做很多准备吧!

 

想到这里,戚寒雨有些难过,明明想和朋友们一起玩,自己却做了这样的选择,怎么想都不是滋味。戚寒雨想,如果他真的和朋友们一起去消费,回来看到父亲的身影,他也不会开心。

 

戚寒雨像往常一样回家,没有做作业。今天是周五,可以不用一回家就写作业,他得给自己找点什么事情做,用来代替失落。

 

四点五十,三个小伙伴准时敲响了戚寒雨家的门。

 

“大惊喜!”苍苍站在最前面,抱着一个大大的纸箱,差点和开门的戚寒雨撞在一起。

 

见戚寒雨在发懵,他们三个笑做一团。霁云把手中的双面胶递给戚寒雨,说道:“我们来你家做万圣节的衣服道具,没问题吧?”

 

“你们不是已经....”

 

“哎呀!”士心冲戚寒雨眨眨眼,满不在乎地说:“那些都太普通了,穿出去会和别人撞衫,那样就没意思啦!我们自己做,又好玩又特别。”

 

“现在还早,我们肯定能做完!”苍苍已经迫不及待,抱着大纸箱率先进门,霁云和士心随后进入,整整齐齐往戚寒雨房间钻。

 

戚寒雨觉得心里热乎乎的,说不出话来。他明白朋友们这么做的原因,也明了自己在友情中的分量,只是他习惯了沉默,不善言辞,而伙伴们也不要他刻意表达,只是围上去问:戚寒雨,你要做什么样的衣服呀?

 

或许是为了让戚寒雨少些想法,士心便说,自己那半人半机械的伟大构想竟被家长一口否定,唉,难道这就是女人的更年期?因为担心继续待在家会触碰到她的怒火,所以他是第一个从家里出发的。他模仿着泰玥皇锦发火的模样,把大家逗得咯咯笑。

 

他们愉快地聊天,各自的作品也在剪刀胶水下诞生。霁云身上披了一个超大的黑色塑料袋,说自己是黑夜独行侠,苍苍做了一个蜻蜓队长变身器,用线穿起挂在胸前,士心给自己做了个纸胳膊,继续完成他的新物种大计,而戚寒雨做了一把大侠用的剑挂在腰间,还挺像那么回事。

 

在进园尽情玩乐之前,他们还请工作人员替他们拍照。四个小男孩在镜头前笑得灿烂,霁云还偷偷在戚寒雨头上比耶。

 

“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承诺就和笑脸被快门装进了照片里,成为牢不可破的永恒。戚寒雨想,这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万圣节,或许也不是,因为他还会和好朋友们过很多很多节,拍很多很多照片,装满整个相簿!

 

 

 

SMILINGMOON
  万圣节啦!小朋友来要糖咯?...

  万圣节啦!小朋友来要糖咯🎃

  万圣节啦!小朋友来要糖咯🎃

云深不知妖

道域四少欢聚万圣夜【8:00】

偶尔早上也休息一下嘛!


戚戚,阿云和万里的一个躺躺

道域四少欢聚万圣夜【8:00】

偶尔早上也休息一下嘛!


戚戚,阿云和万里的一个躺躺

六折月

【金光 | 戚云】醉举剑 为你窃明月 | 戚寒雨x霁云

#道域四少欢聚万圣夜 24h 20:00

调色失败,摆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rR4y1Q7ht


金光布袋戏官博:https://weibo.com/u/5816716369

金光布袋戏哔哩哔哩官网链接:https://space.bilibili.com/410927522/


《来窃春日雪》 ——青山共月明原创国风音乐企划

 作曲:淮和子 

作词:易者连消醉清酒

 编曲:汝...

【金光 | 戚云】醉举剑 为你窃明月 | 戚寒雨x霁云

#道域四少欢聚万圣夜 24h 20:00

调色失败,摆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rR4y1Q7ht


金光布袋戏官博:https://weibo.com/u/5816716369

金光布袋戏哔哩哔哩官网链接:https://space.bilibili.com/410927522/


《来窃春日雪》 ——青山共月明原创国风音乐企划

 作曲:淮和子 

作词:易者连消醉清酒

 编曲:汝袖 

演唱:云雀&冽冽 

和声编唱:汝袖 文案:白蔓 

视频:缄玫 

题字:越千糖 

曲绘:晴长醉&江寒青霜 

美工:九醉&五声 

混音:Wuli包子 

制作人:思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