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霍兰德

5650浏览    289参与
濯橙的肂酒

[指绘/aph]
如何降低感染冠状病毒风险吖
节俭组,花夫妇倾情出演bu
大家加油!
(文字为摘录)

[指绘/aph]
如何降低感染冠状病毒风险吖
节俭组,花夫妇倾情出演bu
大家加油!
(文字为摘录)

濯橙的肂酒
[指绘/aph]节俭组cp向+...

[指绘/aph]
节俭组cp向+低地组亲情向
甜品店奥卢迷之抢单,荷悄咪咪拽住奥,比一脸状况外

[指绘/aph]
节俭组cp向+低地组亲情向
甜品店奥卢迷之抢单,荷悄咪咪拽住奥,比一脸状况外

濯橙的肂酒

[指绘/aph]
aph×hp,节俭组专场
斯莱特林奥&格兰芬多荷
(怎么又是斯莱特林少爷×格兰芬多疤头的组合bushi)

[指绘/aph]
aph×hp,节俭组专场
斯莱特林奥&格兰芬多荷
(怎么又是斯莱特林少爷×格兰芬多疤头的组合bushi)

濯橙的肂酒
[指绘/aph]空少奥机长荷刚...

[指绘/aph]
空少奥&机长荷
刚刚好也是在天上画的(bu)

[指绘/aph]
空少奥&机长荷
刚刚好也是在天上画的(bu)

踏破星河

叨叨记账

◎以前用叨叨记账的无脑爽文

◎是假AI米和打工仔paro,以及偏耀互动

◎陈年老文翻出来了,乐呵乐呵不要当真。

◎这章铺垫为主。



王耀最近发现自己花钱如流水。这个认知是他在ATM机面前看着荧光绿的屏幕上数值一点点的减少——还是以一个零一个零地消失。


王耀开始思索自己花的钱哪里出了问题,左思右想右思左想,好像除了之前被亲信背叛后投资损失三百万老板让他卷铺盖走人后,好像也没有在哪里出过问题。


不对,现在他可能连铺盖都买不起了。


这个认知让王耀很苦恼,虽然自己摸爬滚打从基层爬到云端的,现在突然跌入低谷,这个转变让...

◎以前用叨叨记账的无脑爽文

◎是假AI米和打工仔paro,以及偏耀互动

◎陈年老文翻出来了,乐呵乐呵不要当真。

◎这章铺垫为主。

 

 

王耀最近发现自己花钱如流水。这个认知是他在ATM机面前看着荧光绿的屏幕上数值一点点的减少——还是以一个零一个零地消失。

 

王耀开始思索自己花的钱哪里出了问题,左思右想右思左想,好像除了之前被亲信背叛后投资损失三百万老板让他卷铺盖走人后,好像也没有在哪里出过问题。

 

不对,现在他可能连铺盖都买不起了。

 

这个认知让王耀很苦恼,虽然自己摸爬滚打从基层爬到云端的,现在突然跌入低谷,这个转变让王耀无法一时间适应,毕竟摔倒谷底的那股冲劲儿足以让人粉身碎骨。不过王耀也不是含着金汤匙的贵族少爷,一点磨难都受不了,早些年的创业经验让他足以养活自己。

 

但不是现在。

 

王耀从裤腰口袋里摸出皱巴巴的两块钱——其中两张是粉红色的五毛钱,在ATM机旁就是一家早餐店贴心的为饥肠辘辘的穷苦人送来一盆凉水。本来王耀想买两个包子先填饱肚子,正打算动用嘴皮子让餐铺大妈给他把那一块钱抹掉,却被对方一句:“现在五毛钱货币已经不能用了,小兄弟没钱就别买了。”王耀幽幽地看了一眼标价1.5元的素包子,默默感叹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该死的物价飞涨和货币贬值。

 

于是,王耀现在不得已考虑自己应该干什么——还是先填饱肚子吧。王耀装似无意的溜达到市中心的小广场,湛蓝的天空飞过一群群洁白的鸽子,在王耀眼里就是一群肥美的烤乳鸽。此时正是晌午,太阳高高悬挂,小广场的人并不多,而且集中在树荫下乘凉。王耀趁四周人不注意,拾起一个圆滑的小石子掂量掂量。快准狠的向一只在石板地啄食的鸽子,正好打中鸽子的翅膀。那个鸽子怪叫一声,扑棱翅膀却没有飞起来。

 

王耀暗喜,很好,打中了。看来这么多年没打还没有生疏——没错,这就是王耀年轻时在外闯荡饿慌了干得出来的事儿。王耀凑过去假装给鸽子喂食,实则揪住鸽子的双翅用拳头在鸽子头部锤了几拳让这鸟闭了嘴。做完这么残忍的事情王耀内心虔诚的在心中画了个十字并默默悼念自己会好好善待鸽子的身体的。

 

王耀轻车熟路的拐过小广场,七扭八拐的绕进如蛛网混乱的胡同巷,这个小巷过了这么几年几乎没变。潮湿发霉的空气和路边积水留下的凼洞,错综纷杂的电线把天空割裂成一块块,住宅里面的人如雷闷闷的呼噜声和街坊孩子隐隐的呼喊声让这片地显得有些人气。

 

可似乎还是有一些地方变了,比如旧面孔走了换了新面孔,一栋栋老房子变得更破旧了。还有自己以前经常去的那个餐馆,也不见了。王耀这时才感到一些为难,没有以前那个餐馆,谁给他免费拔毛煮鸽子汤?

 

是的,免费。现在王耀一穷二白,一没吃二没住,除了赤条条的一个自己,什么都没了。王耀踌躇不已,难不成要他自己杀鸽子?虽然不是不行,但王耀现在材料什么都没有总不能让他像原始人一样茹毛饮血吧。王耀这时候才无比想念那个餐馆老大妈油腻的笑脸。

 

王耀此时不得不想别的对策,正当王耀打算步行去购物中心吃免费品尝的食物是否可行时,一双大手拍在王耀的肩膀上:“找到你了。”

 

王耀吃了一惊,以为仇家找上门了连忙使出平砍带顺劈等跳大神舞步来躲过那个人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王耀扭头,警惕的扭头看向那个偷袭自己的人——肤白眼大的外国人,虽然是外国人,但身上穿着北京衫儿和趿拉在脚底的人字拖,手里拿着扇风用的大蒲扇,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嘛!可这人,王耀上下扫视这个外国友人一眼。

 

这他妈表情也太凶了吧!不是来寻仇就是来挑事儿的!王耀暗道不妙,这小巷四通八拐逃跑是容易,可现在自己是在死胡同啊!贸然强攻保不准会被揍个半死,这厢王耀正在思考怎么脱身逃跑,而这边这个外国友人也在认真的观察面前的人。

 

一身昂贵西装透露出这人出身不凡,典型的东方人的身材和面容,如果忽略这人身上的泥点和手里的鸽子的话,绝对是一个纨绔子弟!这是深受天朝网文荼毒的霍兰德,现在王耀在他心里就是为了逃离家族捆绑的联姻而毅然决然离家出走的贵族公子,而家里人也狠心把他的银行卡冻结,结果现在只能偷他的鸽子填饱肚子。

 

可这有什么关系,霍兰德眼里瞬间自带小钱钱滤镜,看王耀就是行走的人民币。要知道救助了落魄公子哥,等他日东山再起的时候可是会报恩的,四舍五入都是小钱钱啊!

 

这样本来霍兰德对王耀偷他家鸽子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努力绽开一个自认为和善的微笑。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

 

王耀眼看着这人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诡异的露出一个想动手打人的表情。王耀内心想逃跑的小九九瞬间,三十六计不如怂为上计,多年的职场经验早就让王耀的脸皮磨得光亮。当即抱拳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句:

 

“好汉饶命!”

 

其实王耀心里也没底,这外国人一脸凶神恶煞哪能真的饶过他,王耀只是想拖延时间把这个外国人给唬住,自己再想办法脱身。

 

虽然怎么脱身他自己心里也没底。

 

霍兰德自诩从小在中国某个小渔村长大,长大后北漂来到北京。虽然血统是纯正的荷兰人,但从小在这里生活也算半个中国人,就连北京话都能来上几句,但王耀这番诡异的,打招呼?霍兰德也是第一次见。出于好奇,霍兰德有模有样的学着王耀的姿势抱拳。

 

“兄台有礼了!”

 

哈?

 

这下换王耀懵了,敢情这家伙不是来寻仇的?那这小破巷子怎么会有人来,劫财劫色他都没有啊!王耀陷入了沉思,却忘记了他自己来这小巷的目的也不纯。气氛一度尴尬,天生长着一副凶相的欧洲人从来没有学会如何与人好好相处,而王耀对他抱有警惕也没有贸然开口。

 

打破尴尬的还是王耀的肚子发出了抗议。

 

王耀窘迫的捂住肚子,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露出羞耻,这种情况发出这种声音也太破坏气氛了。霍兰德看着王耀捂肚子,以为他不舒服,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把隐藏属性的金主拐回家,出于金钱善意,霍兰德好心道:

 

“你看起来不太舒服,我家就在附近需要我帮忙吗?”

 

此时此刻,小巷里遗漏的余晖尽数洒在了欧洲人立体深邃的五官,白皙的皮肤此时被照的近乎透明。一阵风吹过,迷了王耀的眼,一种如同羽毛在心脏轻轻搔挠裂开一道小缝,难言而喻的情感勃发。没由来的,王耀听见自己说:

 

“好。”

 



 

王耀此时站在霍兰德北京二环内的豪华别墅是崩溃的,不是,说好就离那个小巷不远呢?这他妈从内而外流露出的我是土豪的气息是闹哪样啊?!王耀不经开始后悔被男色迷惑又开始期待被土豪包养日后数钱的日子了。

 

其实霍兰德一点也不像富得流油的大财主,反而像市侩街区的小市民,而此时衣装得体的王耀反而更像别墅的主人了。说懊恼是不假,随随便便就跟人回家,这种事三岁小孩都懂得不可取的事儿王耀忘得一干二净。可王耀却没觉得后悔,他的第六感告诉他霍兰德一定是他人生的转折点,尽管这糟糕的人生已经没法改变了,但还是得报点儿期待不是?

 

不过,现在的问题好像是王耀连人家名字也没问就进了人家门,自己的自来熟的是不是有点儿焦了。

 

“霍兰德,我是。”


濯橙的肂酒
[p图/aph]抓捕霍兰德和我...

[p图/aph]
抓捕霍兰德和我尼德兰有什么关系?????(???)

[p图/aph]
抓捕霍兰德和我尼德兰有什么关系?????(???)

青旋_左长鸽

【黑塔利亚乙女向】威压感组 先生,在一起吧

今日霍霍对象:路德维希 霍兰德 贝瓦尔德


无国设,私设看着办 


卑微的我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无ooc不青旋


霍兰德


谈恋爱的两大原则:一是对对方的足够关心,二是肯花钱,第一点你俩都做的十分出色,但是第二点……


虽然你多次和他保证会在做完餐点后将厨房恢复如初,但霍兰德还是经常带你去米○林吃饭。


“是我的厨艺太差劲了吗?”又一次餐厅约会后,你坐在车里问道。明明之前说给室友的时候,他们都说很好吃的呀!而且不是都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得先抓住他的胃吗?你不吃我做的饭,我怎么抓住你的心呀?


“不是。”霍兰德面无表情地发动了...

今日霍霍对象:路德维希 霍兰德 贝瓦尔德


无国设,私设看着办 


卑微的我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无ooc不青旋


霍兰德


谈恋爱的两大原则:一是对对方的足够关心,二是肯花钱,第一点你俩都做的十分出色,但是第二点……


虽然你多次和他保证会在做完餐点后将厨房恢复如初,但霍兰德还是经常带你去米○林吃饭。


“是我的厨艺太差劲了吗?”又一次餐厅约会后,你坐在车里问道。明明之前说给室友的时候,他们都说很好吃的呀!而且不是都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得先抓住他的胃吗?你不吃我做的饭,我怎么抓住你的心呀?


“不是。”霍兰德面无表情地发动了汽车,又难得的补充道:“只是厨房太难清洗了。”其实更多的是怕你受伤。


“没有关系的,我可以做好的。”你的N次向他保证,但此事又一次不了了之。


看着窗外的风景,你回想起了你和霍兰德刚认识的情景。


你们两人从大学时就在一起了,不过“一个是金融系的,一个是文学系的,能走到今天真的是不可思议。”你被两个宿友这样吐槽道。“你们一个见面连说话都没有几句,低头就是手机一个,每年只有军训期间才能见到人的人,也没有能力来说我吧?”你这样反驳的。


和霍兰德的初见是你第一次参加学园祭的时候。作为美食社中唯一一个做华夫饼不黑掉的人,你很荣幸的被指派去做可丽饼(?)


你正在刚准备好的摊位里思考对食物的定价,就看到他在你摊位外面停下来。


“学长,有什么事情吗?”你问到。


“你们的价格……”霍兰德看着价格栏里的空白说道。


“抱歉,价格还没定下来,这是我们第一次做,社长又说全权交给我们自己负责,我们怕定价不合理,所以一直在讨论。”你看到了霍兰德校服上是商学院的标志,“如果学长有空的话,可不可以帮我们订一下价格呢?”


于是她就和你讨论起价格来,按照他的计算定出来的价格被顾客接受,再加上你的手艺的确很好,在学园祭的结果发表会上,美食社竟然头一次进了前三。(毕竟以前都是拿出黑暗料理的)


为了感谢霍兰德,你带着刚做的曲奇去商学院那边。正巧他正在完成他的课题,于是又开始对曲奇的定价做了讨论。在他的帮助下,你在校园的商店街里开起了自己的甜品铺子。你负责做甜品取名字写介绍,他帮你订价钱,借着这合作关系,他就和你这么在一起了。


今天是你们在一起的第1314天,你悄悄地使用了家里的厨房。毕竟只要是一个厨艺爱好者,看到那全套的厨房用品,都有想要试一试的冲动。你打算在他回来之前打扫完厨房。


但事情就是如此的凑巧,你预定的计划被他提前下班打断了,你还在厨房里清洗工具,他敲厨房门的声音把你给吓了一跳。


“霍兰德,怎么了嘛?”你放下手中的事情问到。哦,一会儿就成了事故现场。


“你跟我来客厅一下。”从霍兰德的脸上看不出是好是坏。你内心忐忑地跟着他的后面进入了客厅。只见他从沙发后面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大束郁金香送给你,是红色,粉色和紫色三色相交的。在花丛中还有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枚钻戒。


“你愿意嫁给我吗?亲爱的小姐,无论财富和地位,我愿意爱你一辈子。”


“亲爱的霍兰德,我愿意。”


霍兰德神情从容的将那枚戒指戴在你左手的无名指上,同时又补充道“小姐以后厨房的所有权就交给你了,注意安全。至于打扫……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交给我好了。”


紫——无尽的爱,最爱。


红——爱的告白,喜悦,热烈的爱意。


粉——永远的爱。


贝瓦尔德


对于你自家旦那的表情,你表示无能为力。


在刚开始交往的时候,他的表情经常让你摸不着头脑,一起逛街的时候也有小孩,被他那一脸严肃的表情吓哭过。和你同宿舍的路德家小姐和霍兰德家小姐表示,看你谈个恋爱好心累呀。明明对象都是十分有围压感的人,咋只有自己心累呢?明明一个异地恋,一个跨院恋,不想也知道是自己这对同系的最合拍吧。


你和贝瓦尔德是在一次设计大赏的时候认识的。专攻家具设计的,你在大会上展示的作品,让很多前来参展的人眼前一亮。在展会过后贝瓦尔德找到了你,一脸严肃的邀请你去商店街里装修品味最好的一家咖啡馆。当时不明所以的你还以为自己的设计作品与他的相似而被找麻烦了。


嗯,你转念一想,对方可是学校家具设计系的第一把手,应该不会和自己这种小新人过不去的吧。


结果真就过不去了。那天你们“聊”得十分投机。两个人面对面就那么坐着,桌上他为你点的可可和黑咖啡冒着热气,你俩一人一个手机面对面的交流着——这个提议是他说的。


你们在对话框里聊了很多东西,但大多都是关于设计方面的,你发现你们俩设计喜好真的是十分相近,聊的很开。一来二去,你们就确认了关系。稳居第一的严肃系草拐走了初露头角的开朗系花,这事儿刚出来的时候,让很多同系的男生心碎一地。


毕业后你做了自由设计师,有了自己的品牌,贝瓦进了自己的家族企业,但你俩仍在一起。四年的相处时光让你对解读他的表情十分在行。虽然说丝毫不差不敢保证,但95%以上的概率还是OK的。


今天是你们在一起的第五个圣诞节,贝瓦还没回来。你买了火鸡和一些食材准备晚餐,家里客厅里的一角少了圣诞节的一个象征——圣诞树,贝瓦大概是去采购这个了吧?


火鸡正在烤箱中烤着门铃却响了。你打开门是一个送货员。


“您好,请问您的先生是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吗?”


“嗯,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总裁夫人您好,有您的货物,请在这里签字。”


“辛苦了,不过还不是夫人哦。”你纠正了一下对方的错误。


“马上就是了。”贝瓦穿着深蓝色的大衣回来了,他直接将货物搬到那个角落,打开是一颗很逼真的圣诞树。


“贝瓦‘马上就是了’是什么意思?”你第一次没有理解他语言中的意思。


只见他从风衣口袋里带出一个小黑盒,对着你单膝下跪的同时打开了盒子。“戒指的设计图是我自己画的,钻石的切割是我亲自动手的,希望亲爱的小姐你能喜欢。小姐嫁给我好吗?”


你惊喜的点了点头,把手伸过去,他替你戴上了戒指。


“来我的公司上班吧,只要坐在我办公室里就好了。”贝瓦说到。


你注视着他的眼睛解读出后半句话:“原来的职业爱好仍旧照样,只是去给那些看不懂脸色的秘书做翻译,还有你在我身边时,我工作会更加安心一点,对吗?”


“嗯。”


路德维希


在同寝室的三个人里,你的恋爱就像一场奇迹。


有女生会在大学开学的军训时期一边训练一边对教官发花痴的吗?有!


有女生会在休息时间大胆上前向教官询问联系方式吗?有!


那有女生在日常生活是还记得这个联系方式,并且和对方聊家常的吗?这个嘛,可能大概应该也许有吧。


没错,是有的,就是你。


毒辣的太阳光并没有打扰到你对贝什米特教官发花痴。借着天生的自然熟,你趁着休息时间和教官们打成一片 并成功要到教官的联系方式。


两个月后,你再犯胃病的时,给你那两个见色忘友的室友发信息问什么药最好时,不小心发给了自己的教官。正准备撤回,对方就给你回了一个药名,还贴心的提醒你,不要吃太刺激的食物。又怕你误会,对方说只是恰巧看到的。你表示十分感谢。然后晚上在两个室友面前炫耀了一番。


又是一年开学季,大一新生们又要军训了。本来你的必修课是十月才开始的,但为了见到教官,你硬是放弃了假期提前回校。你在操场外面转了一圈,果然他还是在操场上带着班训练,走到小卖部,拎了两瓶水,顺着休息时间进了场地,和他打招呼,顺便给他一瓶水。


“贝什米特教官,今年你也在带班啊。”


“是的,小姐,你的胃好一些了吗?”路德接过水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好多了,您推荐的药真管用。”


“那就好。小姐,今天是有课吗?”


“没有哦,准确来说,这个月都没有课。”大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贝什米特教官,要我给你当助教吗?”


路德维希本来打算拒绝,但一想到你去年无请假和无报告记录,训练的军,可以和教官一样标准,以及在最后的体能测试上的英勇事迹,再看看现在这一群连站的军姿都要喊累的新生,决定让你来试试。“小姐,女生们就交给你了,辛苦了,当然你也可以给他们讲讲你的英勇事迹。”


你把头发扎高,带着小学妹们训练,大概是突然来了一个漂亮学姐,还带着他们训练,倒是显得很乖巧了,第二次休息的时候,有胆大的学妹就过来问了。


“ 学姐,教官说的英勇事迹是什么呀?”


“哦,那个吗?也没什么啦,就是体能测试跑1500的时候有个妹子跑晕过去了,刚好我在最后一圈就看到她倒下去,就加了个速,又公主抱把她抱起来,向中终点冲过去,医护人员就在那边。”


“那其他人呢?”


“其他人我那组就我和她两个女生,男生们给我甩了一圈半。”你不在意的说者身边的学妹们都发出了惊呼声,和当时一样,不过现场版的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罢了。


一天的训练结束后,校领导找到了你,你还以为要被训了,结果对方交给你一套教官的服装,还拍着肩膀说你是学校的骄傲,有女教官在,女生们会更加方便一点之类的。反正你提前来学校也没事儿干,还给你一个正大光明进场的机会,你就应下了。


第二天领导把你介绍给大一新生们,还特地的说了,你整场体能测试的神成绩,并准备以他们作为今年的标准,当然,最后还是调回了正常的标准,因为全场除了个别的体育特长生和教官外几乎没人能达到那个成绩。


一个月下来,你和学妹们一同训练,从不请假,学妹们直接叫你姐姐校园论坛里的表白,墙上十个,城里有九个是表白你的,在校园中随便逛一圈都能收到“姐姐娶我”“姐姐我爱你”的呼声。


此后每年路德教官所带的班级里都会有一个助教的学姐跟着,你们在第三年确定了关系,第四年结束,为了可以继续见到他,你决定继续留下来读书。


这是你们认识的第五个情人节,是你们在一起的第三个情人节,由于他工作的,关系你们两个从来没有一起过过任何一个节日,除了开学。


“路德,情人节快乐,我做了巧克力,100%可可的,不知道和你们军用的比起来,哪个更苦一点?是等九月军训的时候给你,还是直接给你快递到老地方?”你在操场的路灯下给他打了电话。


“不用了。”电话那端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就像,就像是从身后传来的一样。“我自己过来品尝。”电话被挂了,但是声音仍然还在,你惊喜的转过头,那个心念念了几个月的人,此时就站在你的身后。


“路德,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应该在部队里的吗?”你抱住他的腰,抬头问道。


“你们学校需要一个常驻教官,为了见你,我就来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了受聘书给你看。


“那亲爱的领路德教官,我可是马上就要毕业了呢。”你想给她个惊喜,听到你的话,他果然露出了一个没有考虑到的表情。“所以以后就是同事啦,我就要在这里当一个选修课的老师,路德先生。”你笑着说到,拉着他的手向操场外走去“走啦路德,巧克力还等着你品尝呢。”


再后来朱伟有助教经验的老师,你在军训中独自带一个班,而路德成为了你们学校军训的总教官。在你代班训练的第一年,也就是认识的第六年,在最后一天的体能测试结束后,作为总教官的路德,带着亲手做的奶油蛋糕和戒指出现在操场上,当着全体大一新生和同事的面向你单膝下跪求婚。


“我亲爱的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这一生一世。”在全场答应他的呼声中,你欣然伸出手说道:“亲爱的路德,我愿意。不离不弃。”



濯橙的肂酒
[指绘/aph]节俭组专场!闹...

[指绘/aph]
节俭组专场!
闹矛盾互相撞脑袋后的两个幼稚鬼

[指绘/aph]
节俭组专场!
闹矛盾互相撞脑袋后的两个幼稚鬼

社畜

低地组荷比卢同人征集

Hallo!这里是aph低地组同人绒面圆形挂件(带bb叫)的征集!征集时间大概在一个月左右(寒假期间)

目前价格定为24r/1(不包邮),图已出荷,具体画风如图。

若征集人数多的话价会更便宜,心动不如行动,吃一也是情。感兴趣请私聊加q友,我拉您进征集群!具体问题请私聊!

@小径分岔的花园


[图片]
[图片]

Hallo!这里是aph低地组同人绒面圆形挂件(带bb叫)的征集!征集时间大概在一个月左右(寒假期间)

目前价格定为24r/1(不包邮),图已出荷,具体画风如图。

若征集人数多的话价会更便宜,心动不如行动,吃一也是情。感兴趣请私聊加q友,我拉您进征集群!具体问题请私聊!

@小径分岔的花园



社畜

占tag歉!

荷比卢三人组同人团征集,目前只出荷草图(见2,3p)画风都这样,若有太太感兴趣可以私聊我,价还未定,看征集人数,大概25-35r/1

征集时间很久才会截止

占tag歉!

荷比卢三人组同人团征集,目前只出荷草图(见2,3p)画风都这样,若有太太感兴趣可以私聊我,价还未定,看征集人数,大概25-35r/1

征集时间很久才会截止

濯橙的肂酒

[指绘/aph]
奥荷向元旦贺图(咕了好久)
荷给奥的元旦礼物
注意身后

[指绘/aph]
奥荷向元旦贺图(咕了好久)
荷给奥的元旦礼物
注意身后

濯橙的肂酒

[指绘/aph]
近期的鱼
鼎盛时期的奥和幼荷和幼比

[指绘/aph]
近期的鱼
鼎盛时期的奥和幼荷和幼比

社畜
做了两个大的荷团,一个短绒一个...

做了两个大的荷团,一个短绒一个长绒

做了两个大的荷团,一个短绒一个长绒

濯橙的肂酒
[指绘/aph]节俭组专场房间...

[指绘/aph]
节俭组专场
房间一角

[指绘/aph]
节俭组专场
房间一角

濯橙的肂酒

[摆拍/指绘/aph]
圣诞节的节俭组专场!
p1是摆拍,p2-3是短漫
卢森比姐倾情出演~

[摆拍/指绘/aph]
圣诞节的节俭组专场!
p1是摆拍,p2-3是短漫
卢森比姐倾情出演~

社畜

圣诞节快乐,没来得及涂色

圣诞节快乐,没来得及涂色

濯橙的肂酒

[指绘/aph]
鼎盛时期的奥×幼荷
p1线稿p2成品
伤痕慎,雷者慎

[指绘/aph]
鼎盛时期的奥×幼荷
p1线稿p2成品
伤痕慎,雷者慎

花橼文章永远被屏蔽

Peach Peaches Peach Lovers

  • 第一个是名词,第二个是动词,告密的意思,第三个是形容词,桃色的,暧昧的
  • 香料组X Peach。没错又是我。试试清新点的风格
  • 无脑甜饼我rnmd
  • 荷葡
  • 荷厨葡厨香料厨扩我谢谢(醒醒你以为真的存在这样的天使吗)

 

抬头去望此刻的天空,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形容词显得过分少女。

桃色。

盛夏的余烬温柔地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着果冻般的光泽与色彩。

慢摇的音量被潮水微涌抑或海鸟欢畅的叫声压了一头,被摇稀释了的桃味汽水酥麻在舌尖,奇奇怪怪的口感却并不招人讨厌。

“来一口?”对上荷兰人的目光,佩德罗笑着想要将汽水递过去,然而中途手腕一转,“不好意思,忘了你有洁癖...

  • 第一个是名词,第二个是动词,告密的意思,第三个是形容词,桃色的,暧昧的
  • 香料组X Peach。没错又是我。试试清新点的风格
  • 无脑甜饼我rnmd
  • 荷葡
  • 荷厨葡厨香料厨扩我谢谢(醒醒你以为真的存在这样的天使吗)

 

抬头去望此刻的天空,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形容词显得过分少女。

桃色。

盛夏的余烬温柔地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着果冻般的光泽与色彩。

慢摇的音量被潮水微涌抑或海鸟欢畅的叫声压了一头,被摇稀释了的桃味汽水酥麻在舌尖,奇奇怪怪的口感却并不招人讨厌。

“来一口?”对上荷兰人的目光,佩德罗笑着想要将汽水递过去,然而中途手腕一转,“不好意思,忘了你有洁癖。”

霍兰德看着造作的粉红色包装,丝毫不想掩饰眼底的嫌弃。

“一年下来,我们总能拥有那么几天,会突然很喜欢甜的东西。”佩德罗枕着手臂,望向车窗外,“当然,霍兰德对其免疫。”

漫长的殖,民统治历史烙在巴哈马群岛的每一寸土地,新世界的足音早已在哥伦布登陆时响起,随后西班牙人同英国人的争夺让硝烟弥漫了整整一百多年,战争的终结并没有带来平和安宁,密密麻麻的种植园与疯狂的走私似乎攫夺了这里最后的希望。

然而就在这似乎被造物主抛弃的地方,却诞生了独一无二的,粉红色的沙滩,就像少女的桃色幻梦,蜜桃味的糖霜融化成阿忒斯温柔目光里的明月,情人们并肩漫步于此,心尖朦胧着的甜也会被无限放大吧。

真是神奇又极端的地方。

平心而论,这种地方和荷兰人来似乎有些浪费,海水漫溢的夜晚适合做些什么?而霍兰德会做些什么呢?研究回程的飞机票、以考研的目光欣赏隶属航海时代的遗址、或者亲力亲为地处理某些并不需要他处理的事物?

认真到可怕也算独特的魅力。

“先说好,你情我愿出来度假,我可不支付出场费。”

“当然。你什么时候付过出场费。”

“现在。”葡萄牙人伸了个懒腰,无视“行车安全第一”的高速路牌,在荷兰人的脸上轻轻啄了一下。

桃子味汽水晃了晃,喝了一半所以开盖不至于溢出来。

“你这家伙……”

佩德罗笑得一脸纯良。

 

“就在这一段停吧。”铁丝网围住了海滩里的无人区。不少讨厌热闹的游客只能悻悻离开。

落日被褪色的铁丝网切割开,就像煎蛋一样。

“你怎么进去?”

佩德罗挑了挑眉。

“你的身高……我觉得可以……”

“……”

“反正你肯定也是在车上处理事情,帮个忙吧。”

佩德罗赤脚踩在霍兰德肩头的时候,似乎看到了黑气自他身上四溢。

“跳过去的时候小心点,别被铁丝钩到。”然而他例行关心。

“好嘞。”

 

夕阳最终变化成诡谲的粉色,粉色沉淀成幽幽的紫色。应和着粉色的海滩,深蓝的海水,珍珠似的浪一波一波舒缓涌起。

桃色的天,桃色的地,近处远处都是这甜蜜的色彩。

一年一次的甜瘾很容易就得到满足。

正想掏出相机拍几张作为留念,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带。

真是伤脑筋。

“咔嚓——”

“你叹气的样子比假笑的样子好看多了。”举着相机的荷兰人认真地收下了眼前的景色。

“我什么时候假笑过了。”佩德罗张开手臂,“你怎么进来的。”

“现在。”他抬手抛来一瓶东西,“钱。”

竟然能让眼前这个男人花不必要的钱。粉色海滩的形象瞬间高大。

“什么啊……这不是我喝的汽水吗?”

“还没喝完。浪费可不太好。”

“你不尝尝?”

“喝了一口才想进来的。”

幽幽的紫色又沉淀成纯纯的紫色。月亮的影子更加明晰。

“很甜吧。”

“嗯。”

无论你喜不喜欢吃糖,一年中总有几天,你会突然很喜欢甜的东西。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