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霍尔沃兹

139浏览    3参与
kazami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像灰姑娘的魔法舞会,像比赛胜利的瞬间,也像我和他相处的点滴。

圣诞舞会的时候我就思考过这件事——霍尔沃兹有这么多漂亮姑娘,为什么克鲁姆偏偏邀请了我——我当然知道自己有多不修边幅,所以在接到邀请之前我甚至没有考虑到这样的选项,也没有想到罗恩他们糊涂到忘记我的性别。从一开始的期待到之后的落寞,尽管我不愿意承认,那滋味我不想再尝到第二回。

你们可能会疑惑为什么我说“比赛胜利的瞬间也是短暂的快乐”,很抱歉的是,这也许是对我一个人才能用到的例子。英雄在收获声誉的同时能够怀抱美人,不管是报纸还是故事书,文献上都是这么记载的。而冠军就像英雄一样,我本应该为他高兴,但那样的发展让我...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像灰姑娘的魔法舞会,像比赛胜利的瞬间,也像我和他相处的点滴。

圣诞舞会的时候我就思考过这件事——霍尔沃兹有这么多漂亮姑娘,为什么克鲁姆偏偏邀请了我——我当然知道自己有多不修边幅,所以在接到邀请之前我甚至没有考虑到这样的选项,也没有想到罗恩他们糊涂到忘记我的性别。从一开始的期待到之后的落寞,尽管我不愿意承认,那滋味我不想再尝到第二回。

你们可能会疑惑为什么我说“比赛胜利的瞬间也是短暂的快乐”,很抱歉的是,这也许是对我一个人才能用到的例子。英雄在收获声誉的同时能够怀抱美人,不管是报纸还是故事书,文献上都是这么记载的。而冠军就像英雄一样,我本应该为他高兴,但那样的发展让我根本没办法平静地看着他,更不用说什么微笑着称赞了。

入学到现在,从我们在列车上的第一次相遇开始,我们拥有无数个瞬间。无数次对视,无数次相视一笑,无数次互相数落,甚至无数次争吵。无论什么原因,无论是好是坏,对我来说,每一个瞬间都是美好的回忆——我本来以为罗恩也会这么认为,但是现在我不确定了。他是怎么看待这些事情的,是怎么感受我的存在,是怎样去理解,或者说他到底有没有发现这些瞬间…我全部都不知道。

现在我似乎连自己都难以感受,就好像书上的文字突然之间全部变成空白,我脑子里的一切都缠在一起,乱糟糟的,像一团草,更像一团浆糊。

真可笑,我的眼泪就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可面前的他们抱在一起,热情地拥吻,所有人,所有人都在为他们欢呼。

真可笑,只有我一个人在难过。

我要离开这里,我要逃离这种窒息感。

结束了。

kazami

冬天的图书馆对我来说格外的有吸引力——读不完的书本,安静的氛围,还有和冬天不太般配的温暖——当然,每个季节的图书馆都有特别吸引我的地方,没有哪一天会让我对这里提不起兴趣。

我选了一个离窗户比较近的位置,以便自己能和阳光充分接触。

今天和往常一样,又不太一样。因为在我才看了两页书的时候,那个咋咋呼呼的家伙就抱着一叠书坐下了。

我原本猜想他下一秒就会开口让我借他作业参考,但是三分钟过去了,他依然安静地坐在那里,就好像他不是他一样。

我诧异地抬头看了看他,哦…也没什么问题啊,还是熟悉的麻子,好看的红麻花,就连嘴边的蛋挞屑都一样——等等,红麻花?

为了确认自己没有眼花,我再一次,仔细地看了看...

冬天的图书馆对我来说格外的有吸引力——读不完的书本,安静的氛围,还有和冬天不太般配的温暖——当然,每个季节的图书馆都有特别吸引我的地方,没有哪一天会让我对这里提不起兴趣。

我选了一个离窗户比较近的位置,以便自己能和阳光充分接触。

今天和往常一样,又不太一样。因为在我才看了两页书的时候,那个咋咋呼呼的家伙就抱着一叠书坐下了。

我原本猜想他下一秒就会开口让我借他作业参考,但是三分钟过去了,他依然安静地坐在那里,就好像他不是他一样。

我诧异地抬头看了看他,哦…也没什么问题啊,还是熟悉的麻子,好看的红麻花,就连嘴边的蛋挞屑都一样——等等,红麻花?

为了确认自己没有眼花,我再一次,仔细地看了看他。红色的双麻花,黑色的制服裙,除了这两个天差地别的特征,其他都是…熟悉的样子。

我费解地抓了抓头,突然现在自己的发型好像也不太一样…校裤,短发?这都是怎么回事…!?

“罗恩,你…”

如果不是图书馆不能大声喧哗,我大概已经叫出来了——就连这低沉的声音都在提醒我现在我不是个女孩儿。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梅林!喉结!这是什么新型魔法吗?

“对,对,赫勄,你终于察觉到了!我其实是来这儿找舞伴的,既然找了半个霍尔沃兹都没有,那现在最佳场地就是图书馆了!”

…罗恩的反应也太平常了,就好像大家原本就是这样。哈利不在这儿,我不确定到底是什么情况…等会儿我得好好翻翻书看看这是什么魔咒造成的。

“喂,你也是男生嘛,约不到女孩子可就太丢脸了,要不从我跟哈莉中选一个?”

这句话可把我气得够呛,我真不明白为什么就连这种时候我都还要再听一遍这样的话,要我说,就算我们性别颠倒一下,她也还是会到最后关头才来跟我商量舞会的事情,就好像我是她最后的备用选项。更别说我是亲身经历过的了。

我想,拿着东西走人已经是我对这事儿最绅士的处理方法了,根本没得谈,我不想在变成男孩儿之后还被这样羞辱。

“什么?赫…不,格兰杰先生,你就不能对我发起邀请吗!?现在明明才一月,我今年都这么早暗示你了!”

一月?圣诞舞会在十二月…?对啊!现在还真是一月…那,这样的话,她也不算过分?

让我想一想…虽然还不知道事情原委,但既然难得地变成了男生,主动一点也是应该的?梅林,仅此一次,我可不会主动邀请她第二次了。

“好吧。”

转过身看着她,尽管我还不太习惯我们现在的身高差。

“萝恩,你愿意跟我一起参加今年的圣诞舞会吗?”

kazami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圣诞夜时的伦敦街头总是一年中最热闹的,不绝于耳的圣诞乐曲,用常青针叶树枝条制成的圣诞花环,金色的星星、红色的帽子、棕色的橡果,还有缀满彩灯的圣诞树,整个伦敦,不,整个英格兰都被圣诞的氛围给包围了。

    即使在海德公园也是这样,只不过这里能看见星空,更加浪漫一些。...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圣诞夜时的伦敦街头总是一年中最热闹的,不绝于耳的圣诞乐曲,用常青针叶树枝条制成的圣诞花环,金色的星星、红色的帽子、棕色的橡果,还有缀满彩灯的圣诞树,整个伦敦,不,整个英格兰都被圣诞的氛围给包围了。

    即使在海德公园也是这样,只不过这里能看见星空,更加浪漫一些。

    圣诞舞会已经顺利结束,今年和往年都不太一样,没有克鲁姆的邀请、没有拉文德的阻挠,和Ron跳舞让我觉得很开心。

    我和Ron约在海德公园最大的一棵圣诞树下见面,理由是“感受麻瓜世界的圣诞氛围”…当然,这不是我的提议,但尽管我当时露出嫌弃的表情,现在还是满怀期待地站在这里了。

    Ron一直都是这样,像个幼稚鬼。那时候他绕着我问了不少问题,像是“麻瓜怎么过圣诞节”啊、“麻瓜世界有没有关于圣诞的传说”啊、“他们是不是和我们一样有自己的传统”啊,这些。我甚至想给他一个安静咒,或者直接把他变成麻雀——如果当时我们不是正在圣诞舞会的话。

    “万事通就是万事通,不管是魔法学问还是‘麻瓜学’,你都知道这么多!”这是他在一番问题轰炸后得出的结论,“那我们来感受麻瓜世界的圣诞氛围吧,去圣诞树下…然后逛街吃大餐,还有什么…?交换礼物?”不用想都能知道我的表情,我给了他一个白眼,但他的热忱却不减半分,所以才有了现在站在圣诞树下的我。

    我习惯比约定时间早一些到达约定地点,而现在,还有五分钟Ron就会出现了。不得不说,我有那么一点点紧张,我不确定他是否会喜欢我准备的礼物——一条红色的手织围巾。一方面为了证明我在手作方面的能力,另一方面…我认为红围巾和他的红发搭起来很好看,也显得很暖和。我有些迫不及待,尽管我已经想象了很多次他围上的样子。

    象征约定时间到达的钟声敲响了,Ron还没有出现。不过稍微迟到一下也不会影响我此刻的心情,不如说“Ron准时到的话就不是真正的Ron了”。今天的星星很亮,即使被璀璨夺目的圣诞树映照着,仍然熠熠生辉。我还蛮喜欢星空的,从地球上看小得像一粒粉尘,聚集在一起却能照亮一整片夜空…就像我们一样。不过Ron大概不会有这种想法,不,不对,他甚至不会去看星空——假如我邀请他晚上一起去看星星,他没准会说:“看什么?看星星?这比你整天待在图书馆更不能让人理解,星星有什么好看的?它会变成鸡腿掉下来砸中我们吗?”虽然我没试过,但光是想到这样的答复我就不会去邀请他了,尽管这些无厘头的话都只是我的空想。

    Ron是怎么回事,已经比约定时间迟了20分钟了,我连他的一根头发都没有见到,要是他把这事儿给忘了,那就不是一封咆哮信能解决的问题了。事实上我有点担心他,我印象里这附近就有一个公共电话亭,可他根本就没有电话!我也不能轻举妄动,毕竟我不知道他在哪,也没有把他找出来的好办法。

    再等一会儿吧。

    如果不是因为冬夜的寒风吹得我打了个哆嗦,也许我还没注意到现在已经过了第二个20分钟了。冬天就是这样,越接近凌晨气温越低。我下意识地拉紧了自己的围巾,然后把手揣进风衣的口袋——就在我低头的时候,发现围巾一角原本隐藏在内测的“R”不知道什么时候翻了个面暴露在外面。轻轻地捏着它看了一会儿,我有一点恍惚,想起了织围巾时的场景——温暖的壁炉,柔软的毛线堆,还有雀跃的心情。对,我脖子上的这条围巾也是自己织的,用了酒红色的珊瑚绒和一些金色绒带,还掺了一点银色细线…织起来有一点复杂,但成品让我觉得很满意——包括那个隐藏在内侧金色的“R”,一切看起来都那么自然又那么特别——也许这就是麻瓜世界常说的“少女心”?Ron绝对不会想到这是按照他那年圣诞收到的新毛衣为灵感来源织的。

    在慢慢适应了这没什么人情味的气温之后,有什么水滴似的冰冰凉凉的东西滴在了我的鼻尖上。下雨了吗?这就糟糕了,我没有带伞,我们巫师通常都不带伞…但现在在麻瓜世界,而且圣诞树也遮不了雨吧…?有些担心地抬头想确认雨滴下落的速度,结果发现,映照着星空下落的,是一片片的、白色的、如起舞地精灵一般的雪花。下雪了。被雪花包围的圣诞树显得更加精致和梦幻,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霍尔沃兹大厅里的圣诞氛围,用魔法创造出的场景是那么梦幻华丽,而此刻被真实围绕着的我,竟然认为这一刻胜过霍尔沃兹圣诞晚会时的任何瞬间。

    整点的钟声第二次响起,把我从这幅雪夜油画中拽了出来。我忽然间意识到,在我等待Ron的这70分钟里,还是第一次花时间观赏这棵圣诞树,也是现在,才发现树上的槲寄生。每个人都知道关于它的美好传说,也没有人会不希望有它见证自己与爱人的亲吻——我也一样,但是这大概实现不了,毕竟……他大概不会来了吧。虽然我很不想说,但是把亲吻和Ron联系在一起时,拉文德总是会在我的脑子里跳来跳去。这太恶心了,让我难以忍受。但是就现在的情形来看,我也和她差不了多少吧,或许在Ron看来,我站在伴侣的位置上甚至还比不上她。我想回家休息了,或者窝在壁炉前看书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没错,我该回去了,现在还没有很晚,我还是可以跟往年一样在家度过这个温馨的夜晚。

    他不会来了。

    在转身之前我还是犹豫了一会儿,但是那个方向始终没有身影出现,我想我该走了。

    “等等!Mione!等等——你在干什么?你要走了吗?我还没到你就要走了吗!?”

    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有些不可思议地,我看着眼前的人,红头发、小雀斑、还有那双宝石一样的蓝眼睛——是Ron…他来了!

    “喔…对不起,我知道我迟到了很久…但是我没怎么来过麻瓜世界,光是找到这儿就费了很大的劲……哦哦,还有,对!礼物!我猜你会喜欢的,有两份emmmm因为刚刚我在找这儿的时候路过一家店,我觉得橱窗里那个发饰很适合你所以我就…Mione!?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梅林!对不起,你别哭好吗?”

    Ron一直都是这样,像个幼稚鬼,但我一点也不讨厌。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流眼泪,但我能确定,从他出现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什么都不怪他了,我很开心,就像一开始站在这儿等他的时候那样…不,要比那时候更快乐一点!

    我冲过去抱住他,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言语。

    “圣诞快乐,Ro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