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霍秀秀

32.8万浏览    3314参与
尼卡

【花秀】秋程(五)

        这并不是霍秀秀从未考虑过的问题。

  至少,她在霍老太过身前萌生过这样类似的渴望。

  盲目的喜欢让她将彼此的难处和界限抛诸脑后,甚至认为作为青梅竹马的他们未来势必会一起生活,会顺理成章的结婚生子。

  然而当现实开始是逼迫她清醒后,霍秀秀才意识到他们之间有的只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和差距。

  她没有任何理由勒令解雨臣必须娶她,他也会有更为合适的结婚对象。

  喜欢的理由很肤浅,但随之要付出的代价却是无比高昂的。

  霍书莹的告诫没错。

  如果她败了受之牵连的不仅仅是还未出世的孩子,他们...

        这并不是霍秀秀从未考虑过的问题。

  至少,她在霍老太过身前萌生过这样类似的渴望。

  盲目的喜欢让她将彼此的难处和界限抛诸脑后,甚至认为作为青梅竹马的他们未来势必会一起生活,会顺理成章的结婚生子。

  然而当现实开始是逼迫她清醒后,霍秀秀才意识到他们之间有的只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和差距。

  她没有任何理由勒令解雨臣必须娶她,他也会有更为合适的结婚对象。

  喜欢的理由很肤浅,但随之要付出的代价却是无比高昂的。

  霍书莹的告诫没错。

  如果她败了受之牵连的不仅仅是还未出世的孩子,他们的婚姻关系会将解雨臣一并卷入其中。

  八岁便开始见识人间百态并亲自当家的解雨臣不会不知晓其中的利害关系。

  霍秀秀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躺在身侧的解雨臣,随后起身趿着鞋子走进浴室。

  淋漓的水声响起,

  床上早已醒来的解雨臣早早睁开眼睛。

  他看了一眼身旁空了的位置,离开卧室前收好了那枚放在床头柜上还尚有体温的戒指。

  解雨臣褪尽身上的衣物站在客卧的浴室里拧开水阀,他仰着头任由迎面而下的水幕裹挟着湿热逐渐缠绕上自己的感官。

  解雨臣打了个冷颤,伸手按住左肋艰涩地喘息了几下。

  两天时间的接触下来,除让孩子入族解家抚养外霍秀秀一直抗拒解雨臣的介入。

  他离京前停了同霍家盘口的一切生意,类似这般的告诫手段于霍家的女人们而言显然已经不奏效了,而霍秀秀却要将他从中撇得一干二净。

  霍秀秀带着一身湿气走出浴室时人已经不在卧室。

  她一眼便瞧见床头柜上不见了的戒指,几番思虑挣扎下才挪着缓慢的步子出去找解雨臣。

  见他围着围裙在桌前盛粥目光不经意间于她接触了片刻。

  霍秀秀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般挪开自己的眼神在解雨臣对面落座。

  “先吃饭,等会儿我送你回去”,解雨臣伸手将碗推至霍秀秀面前,全然不提刚才那枚戒指的事儿。

  “下次孕检是什么时候?我陪你一起去吧。”

  正小口小口喝着粥的霍秀秀停下动作盯着坐在面前的人沉默了片刻。看着解雨臣平日里会用发胶精致抓好的头发洗澡后柔软温和的垂在额前,霍秀秀捏在指间的勺子在碗壁上磕出一声轻响。

  “我提前打电话给你。”

  此后,她未再做声仅是任由解雨臣为自己夹菜,原本昨夜被他问话后霍秀秀便心事重重没什么胃口吃饭,解雨臣特意切了一碟醋浸姜丝给她下饭。霍秀秀上了食欲便渐渐放松下来不再对着解雨臣拘束。

  饭后,解雨臣没有吩咐司机而是亲自送霍秀秀离开

  解雨臣将车子停在霍宅门前,眼见霍秀秀伸手勾住没把手他倾身贴上她柔软的唇。

  霍秀秀嗅着他身上剃须水清爽的气味微微眯起眼睛。

  不似昨夜那般亲昵,两人皆压抑克制着对待这个一触及离的吻。

  两个月的时间对霍秀秀而言似乎尤为难熬,她的腿有些水肿行动起来也很困难。

  好在解雨臣愿意耐心陪她,夜里会为她按摩后再离开。

  她们心照不宣地不去谈生意不去聊婚姻仅是聊聊关于这个孩子,解雨臣的种种行为令霍秀秀终究对孩子生出了些许憧憬。

  一方面他专心为霍秀秀即将到来的预产期做着准备,另一方面公司的事暂时交付秘书和助理处理。

  利用这段时间,解雨臣学着给孕妇补养的吃食同时还筹备着各种给孩子的衣物和尿片。

  纵然霍秀秀不肯提及孕晚期的种种不适,他也看得出对方的幸苦和疲态。

  “老板,咱们那批从贵州带出来的东西失踪了。”

  解雨臣穿着一件黑色的呢子夹克坐在院子天井下的藤椅上,迎着冬日里晃眼的日光缓缓呼出一口白气。

  自从霍秀秀在他家住的那晚起他便让派人私下联系了霍阳锦的伙计。

  让两人在霍阳锦的等人以为解雨臣未知的情况下达成了一份拍卖品供应协议。

  如未如实付货,解雨臣旗下这家注册的古玩公司要面临三倍以上的赔偿。如此巨额的诱惑,霍阳锦并未对此犹豫过多。

  解雨臣挂断电话较为满意地准备去超市买些菜预备给霍秀秀做晚餐。

  无论这批货物的结果如何,事态已经开始朝着他预想的方向发展了。

        因着她实在不大喜欢穿着旗袍伸手解开两粒盘扣,这身装束对她而言太过僵持束缚。

  听着电话那头略显刺耳的女生霍弈将手机搁在桌上烟头在纤细的指间时明时暗,她凝望着窗外夜空下城市中亮起的灯光。

       “解雨臣太碍事了,不如借霍秀秀的手将他支走。”

  (完)

呦呦鹿鸣

【花秀】一个对霍秀秀的小采访

记者:霍小姐最喜欢的颜色是?

霍秀秀:粉色。

记者:您平时不工作的时候喜欢什么娱乐活动?

霍秀秀:听戏,看戏。

记者:哇哦,传统文化诶,京剧吗?

霍秀秀:花鼓戏。

记者:那您平时是听音频多一些还是看视频多一些?

霍秀秀:emmm......我一般去现场看。

记者:霍小姐最喜欢的食物是?

霍秀秀:糖葫芦、蟹制品。

记者:请问霍小姐喜欢年上还是年下?

霍秀秀:年上年下是什么?

记者:就是希望另一半是哥哥还是弟弟~

霍秀秀:哥哥。

记者:希望另一半的身高多少?

霍秀秀:178

记者:会介意另一半身家不如你吗?

霍秀秀:虽然不太可能,但是不介意。

记者:选择青梅竹马......

记者:霍小姐最喜欢的颜色是?

霍秀秀:粉色。

记者:您平时不工作的时候喜欢什么娱乐活动?

霍秀秀:听戏,看戏。

记者:哇哦,传统文化诶,京剧吗?

霍秀秀:花鼓戏。

记者:那您平时是听音频多一些还是看视频多一些?

霍秀秀:emmm......我一般去现场看。

记者:霍小姐最喜欢的食物是?

霍秀秀:糖葫芦、蟹制品。

记者:请问霍小姐喜欢年上还是年下?

霍秀秀:年上年下是什么?

记者:就是希望另一半是哥哥还是弟弟~

霍秀秀:哥哥。

记者:希望另一半的身高多少?

霍秀秀:178

记者:会介意另一半身家不如你吗?

霍秀秀:虽然不太可能,但是不介意。

记者:选择青梅竹马还是天降?

霍秀秀:青梅竹马。

记者: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

霍秀秀:日久生情。


解雨臣的专属霍秀秀
秀秀:“嗷呜!” 解雨臣:“好...

秀秀:“嗷呜!”

解雨臣:“好好站着拍照,别摔着了!”


(找模板画的秀秀,真的太喜欢秀秀姐了,要和秀秀姐贴贴!👩‍❤️‍👩)

秀秀:“嗷呜!”

解雨臣:“好好站着拍照,别摔着了!”






(找模板画的秀秀,真的太喜欢秀秀姐了,要和秀秀姐贴贴!👩‍❤️‍👩)

文君梦雪

京城故知

    本着不能白来的原则,我在杭州好好玩了一下。毕竟之后人只会越来越多,很难看到这里的这些风景了。都是人头罢了


    这天,我在房间里歇着。突然一个电话打来,是李文。


    我接起电话,李文告诉我公司最近一切都好,就是有一个项目,迟迟谈不下来,希望我能去看看。我一口答应了下来。直到我发现合作方在北京。


    又是是非之地。自从发生了吴老狗那件事后,我就决定暂时不再接触九门。没想到……唉,认命吧,总不好反悔。于是...

    本着不能白来的原则,我在杭州好好玩了一下。毕竟之后人只会越来越多,很难看到这里的这些风景了。都是人头罢了


    这天,我在房间里歇着。突然一个电话打来,是李文。


    我接起电话,李文告诉我公司最近一切都好,就是有一个项目,迟迟谈不下来,希望我能去看看。我一口答应了下来。直到我发现合作方在北京。


    又是是非之地。自从发生了吴老狗那件事后,我就决定暂时不再接触九门。没想到……唉,认命吧,总不好反悔。于是我收拾好东西,把狗送走后就启程前往北京。


    没想到刚到北京我就被人缠上了。


    对方是一个小姑娘,见到我就直接拉着我往前跑,跑了好一段才停下。我问她是来接应我的吗?她连忙点头。


    我让她带我去酒店,结果她反倒是问我酒店在哪里。这绝对不是接应我的人。


    “你是谁?你不是接应我的人。”


    小姑娘见自己的身份被戳破,显得有些慌张。但很快镇定下来,开始和我诉苦。


    他说家里的人是封建老思想,总是管他这儿,管他那儿的。现在还想把他送出国留学。以后回来进行什么家族联姻。所以他连东西都没拿,直接离家出走,现在自己一个人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好了。然后接着又说一看我就是那种人美心善的人,所以希望我能帮帮他。


    小姑娘长得很漂亮。行为举止也很有礼貌,想来是大户人家的。他说的这个情况也不是不可能发生。但我是真的不想管那么多了。于是我带他去到了酒店,帮他订了一个房间。准备去谈合作。不再管她。


    小姑娘看出了我的意图,非要跟着我。没有办法,我只好带着他。谁知刚一到合作方公司门口,小姑娘就连忙说他有事,他要先回去了。我才想合作方应该是认识的家里人或者就是他家里人。所以一把拉住他,帮他往里面带。


    我按着她,迫使他坐在座位上。等着合作方进来。突然门被推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粉红色的身影。粉红色!解雨臣!一看脸,就那个容貌,必定是他无疑了。


    我刚才为什么不和这个小姑娘走?等等他是解雨臣,那这个小姑娘,是霍秀秀!


    我可能真的是一个大冤种。


   “秀秀,你不该乱跑的。”解雨臣看了我一眼说到。


    是我我不该乱跑的。


    之后的内容我就不多加赘述了。反正就是他们两个人认清我在一旁先坐着,然后解雨臣就把我带去了霍家。


    刚到房间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传来呵斥的声音。一时半会儿的是进不去了。估计是为来给我一个下马威。


    突然,声音戛然而止。接着就传来一阵咳嗽声。解雨臣连忙打开门进去,我顺势跟了进去。虽说霍仙姑一时半会死不了,但还是去看看,以免有什么意外。


    我一进去就看见脸上还挂着眼泪的霍秀秀一边想帮面前的人顺背,一边因为霍仙姑的拒绝而急得哭。


    察觉到有外人进来了,霍仙姑连忙止住咳嗽,说:“还有外人在呢。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霍秀秀一听,立刻止住了哭声,然后道歉说自己再也不敢了。


    霍仙姑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一愣。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她就转了过去,让霍秀秀回房间自己反省。说要和我这个“送”你回来的人好好谈谈。然后意味不明地看了我一眼。


    我直觉又有事要发生了。

  


    “坐吧。”


    我顺从的坐下,没有说一句话。


    我跟她对坐着,喝着已经有些凉的茶。终于,她先开口了。


    “这么多年了,你又从哪冒出来了?又想做什么?”霍老太太如此说到。


    “不做什么。就来谈个合作。”我如实回答。对于他们这些人对我的态度我已经见怪不怪了,甚至麻木了。


    “哼,杭州来的?见过那条老狗了。”她肯定地说。


    “嗯。”


    “我就知道……”


    “仙姑何必如此介怀。往事如烟,就过去吧。”


    “你倒是说得轻巧。既然如此不如你说说这些年你都干了些什么”霍老太太讽刺的笑了一下说到。


    “没干什么,之前在干什么后来就在干什么。”(我怎么知道“我”做了什么?)


    “你倒是走得巧。之后那些事你是一个没碰上 。”


    ……这让我怎么接。


    “就知道你说不出来什么,行了,好不容易见到一个故人,回头给吓跑了,还不知道别人怎么排匾我呢。”


    “您说笑了。谁敢排匾霍当家啊。”


    “哼,这样的人多了去了。现在我还镇得住,等以后我不在了,还不知道怎么兴风作浪呢。”


    她这么一说,我一下回忆起那一段,这位满头华发,看着康健,却在几年后要身首异处的人,一时无言。


    “你倒是总会在这种话时候装哑巴。”见我不说话,霍老太太突然说到。


    “您说笑了,且先不说您这身体还好着呢。即便不好,您能放的下您那孙女?”


    “唉,秀秀啊。这孩子,生性活泼,现在是处处都想反着来。一点都没有一个霍家继承人的样子。”霍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说,“不像老九家的……”


    “秀秀这样不也是您几位给惯的?说句实在话,真让秀秀像解家那位八岁当家,面对那些狼豺虎豹,您舍得吗?”


    “也不求她能够像解子一样,但这么大的人了,总该懂事点了。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时代不同了,仙姑。那时候有太多不得不。努力那么多,不就是为了让后辈过得好吗?”


    霍老太太没有再说话。我们就这样一直坐到了晚饭时间。


    

    


    

雨村听雨落

记一次事件

  (不太会写标题,别介意)

  注:我写的有关解雨臣和霍秀秀的文章,他们只是兄妹关系(就声明一下下)

  -----分割线-----

  新九门中,九大家族,因利益而相互为敌,面和心不和;反到老九门,团结一致,面不和心和 ,这可真是变了太多

  其中,九门解雨臣、霍秀秀等晚辈,因年纪太小,不服众人,于是霍有雪、李小姐等人没事找事,都妄想成为解、霍家当家人。

  于是,解、霍当家都忙得焦头烂额。一天,霍秀秀带着一些资料来到小花家,刚到门口就能看见门口到客厅的两侧都站着黑制服的保镖,保镖看见霍秀秀进了客厅也并未阻拦,因为保镖们看着霍秀秀拿着文件就知道了此次前来的目的,况且也见...

  (不太会写标题,别介意)

  注:我写的有关解雨臣和霍秀秀的文章,他们只是兄妹关系(就声明一下下)

  -----分割线-----

  新九门中,九大家族,因利益而相互为敌,面和心不和;反到老九门,团结一致,面不和心和 ,这可真是变了太多

  其中,九门解雨臣、霍秀秀等晚辈,因年纪太小,不服众人,于是霍有雪、李小姐等人没事找事,都妄想成为解、霍家当家人。

  于是,解、霍当家都忙得焦头烂额。一天,霍秀秀带着一些资料来到小花家,刚到门口就能看见门口到客厅的两侧都站着黑制服的保镖,保镖看见霍秀秀进了客厅也并未阻拦,因为保镖们看着霍秀秀拿着文件就知道了此次前来的目的,况且也见怪不怪,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方案,都习惯了。

  秀秀刚准备上二楼,被一个女人拦住了。秀秀打量了这女的一眼,身材不错,手腕纤细,瓜子脸,鼻梁却异常的高,这脸看上去毫无违和感。

  秀秀对任何事物都有新鲜感,总会去了解。就好比这次,秀秀一眼就看出来她动过刀子,一般人是看不出的,只有懂医美的才知道,眼见她拦了自己,捏了捏眉心,疲惫的说到"你知道我的身份吗?让开"

  那女的满脸不屑"当然知道,你可是大名鼎鼎的霍当家呢,谁不知道呀"

  秀秀本来耐心就不是很好,听着阴阳怪气的语气,生出了一丝烦躁"知道了还不让开,挡着楼梯干嘛"

  那女的笑了,随即用轻蔑的语气说"就算你是霍当家又怎样?还不是一样没有花爷厉害,花爷吩咐了,除了我,其他人都不许上二楼。霍当家,我也没办法呀"

  秀秀最近都没有睡个好觉,每天都在高强度的工作量中度过,好不容易来一趟,又被挡着,听了这话直接就翻了个白眼"我警告你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万一弄伤了你,别赖我"说完就从旁边的空隙走了上去。

  那女的大概是没想到秀秀会是这样的态度,秀秀准备上到二楼时,猛的跑上去,拉着秀秀的手往后倒,秀秀本来是可以躲开的,但她太累了,也就摔了下去,结果就是双双摔下楼梯,秀秀也是有武功的,自然不会摔到什么。但杨舒雅(上文那女的)就不同了,到处是淤青。

  花爷听到动静,走了下来,本来是慢悠悠的走着,直到看见秀秀躺在地上,脸色冷了下了快速走去,没看杨舒雅,直接抱起秀秀,一边往医院赶,一边吩咐保镖把杨舒雅送去医院。

   

                           

  

  

  

                              会有后续的,敬请期待

  

解雨臣
如今的秀秀,也是当家了,日子过...

如今的秀秀,也是当家了,日子过得久了,失去的东西似乎也多了,身边的人都在发生变化,兴许时间,真的能改变一切,但是,我们的初心不变。

如今的秀秀,也是当家了,日子过得久了,失去的东西似乎也多了,身边的人都在发生变化,兴许时间,真的能改变一切,但是,我们的初心不变。

霍秀秀.

  清理东西时无意翻到了这些照片,小花哥哥带我们拍的照片,那个时候真好啊。

  清理东西时无意翻到了这些照片,小花哥哥带我们拍的照片,那个时候真好啊。

霍秀秀
  偶然翻到小时候第一次跟着奶...

  偶然翻到小时候第一次跟着奶奶去宴会拍的照片

  奶奶总能护住我,一边谈生意 一边为我以后找人脉。或许就在那时候奶奶就看到了我的未来

  奶奶,秀秀想你了……

  偶然翻到小时候第一次跟着奶奶去宴会拍的照片

  奶奶总能护住我,一边谈生意 一边为我以后找人脉。或许就在那时候奶奶就看到了我的未来

  奶奶,秀秀想你了……

代桃

【盗墓笔记续写】生死海1(死而复生的人))

1.cp心证(类似全员all,介意勿入,并没有明显的爱情向)

    2.私设颇多,有原创角色

    3.ooc严重的很

    4.本章彩蛋是秀秀团宠向的一个童年短篇(包含解雨臣,吴邪,黑瞎子,可以理解为亲情或爱情)

    5.有点玄幻,第三视角

    6.别太较真了,纯乱编的


佛曰:谓众生轮回六道,生生死死,茫无涯际


“你说你,见到了霍玲?”霍秀秀坐在主坐上,垂眼看...

1.cp心证(类似全员all,介意勿入,并没有明显的爱情向)

    2.私设颇多,有原创角色

    3.ooc严重的很

    4.本章彩蛋是秀秀团宠向的一个童年短篇(包含解雨臣,吴邪,黑瞎子,可以理解为亲情或爱情)

    5.有点玄幻,第三视角

    6.别太较真了,纯乱编的


佛曰:谓众生轮回六道,生生死死,茫无涯际


“你说你,见到了霍玲?”霍秀秀坐在主坐上,垂眼看着手中的茶盏,上好的母树大红袍,成色透亮,入口无苦味反倒回甘,茶香浓重,茶杯是上好的汝窑产的甜白釉,女人的手纤细白嫩,却在关节处有几个薄茧,并不影响整体美感,却平添了几分力量


“千真万确啊,霍当家。”桌子对面的女人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周身气质却不弱,整个人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态看着霍秀秀,见她不抬头也不恼


“我姑姑,已经失踪很多年了。”霍秀秀慢悠悠的放下茶盏,左手的食指和拇指轻扣,指尖缓慢有节奏的轻敲桌面,右手轻绕发尾,眼神中透着几分不耐


“我知道。”女孩笑了笑,身体前倾,一脸的势在必得


“那你也应该知道,就凭你这句胡话,我现在就能一枪毙了你。”霍秀秀笑吟吟的,到底是做当家的多年,可爱与活泼不再是属于她的形容词,倒是磨练出几分狠劲,道上都在传,她是第二个解雨臣


“霍当家也看到我拿出来的东西了,我说的如若真的是不着边际的胡话,恐怕今日我也见不到霍当家。”


“你叫什么。”霍秀秀终于给了女孩一个眼神,但算不上友好


“代桃,霍当家应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的东西我还不知真假。”


“霍当家如果还没想好,可以再考虑考虑,我就先回去了。”代桃笑了笑,起身离开包厢。


霍秀秀坐在那里,没有出声阻拦,她缓缓拿出一个玉佩,右手的拇指在玉佩的花纹上摸了几下,指尖点桌面的节奏逐渐变快,缓缓,她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枚玉佩的成色算得上这些年霍秀秀见过最好的了,上面花纹刻的好像一个很古老的神兽。


霍秀秀曾是见过这枚玉佩的,它曾作为霍玲的旗袍压襟,玉佩绝美,碧绿色上徒添一抹红,令人见了就难以忘怀,也难怪霍玲会花下大价钱拍下


这东西成色独特,再做一个一模一样的基本就是不可能的,劣质的仿造品压根不会递到霍秀秀的手里


霍秀秀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下一秒门被人敲响,她的手顿了顿,向周围人使了个眼色,下人们识趣的退下


这个时候能找到这里来的,也就只有解语臣了


开门的功夫,霍秀秀已经将玉佩收好,一句小花哥哥刚要开口,就被一句“秀丫头,好久不见啊,这地方真丫不好找,累死胖爷我了”堵了回去


“你们怎么都来了?我不是只找了吴邪哥哥和小花哥哥吗?”霍秀秀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一群人,双手摊开表示疑问


门口被挤的满满的,解雨臣险些被挤到门外,吴邪一脸无奈的看着王胖子,张日山默不作声的推了推堵在门口的王胖子,黑瞎子站在旁边半靠着门框剪指甲


“不是你说有急事?我一脚就把吴邪蹬过来了,我寻思你们要有大事,也得带着胖爷我啊,不然你俩给我们天真拐跑了算怎么回事啊?”王胖子也不含糊,走进屋坐在座位上给自己倒杯茶,一副大爷的样子


“那瞎子你怎么来了?”霍秀秀无奈的瞟了一眼王胖子,转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黑瞎子,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暗黑系服装,可能是因为解雨臣的救济以及霍秀秀就没收过他房租,他脸上的墨镜已经变成parda的了


“我喊来的,我觉得你可能需要,至于他,是我们在楼下碰见的。”解雨臣朝着张日山努努嘴,拍拍吴邪,拉了个椅子坐下


众人气氛有些冷,张日山的出现让霍秀秀愣了一愣,怎么也想不出原由,王胖子和黑瞎子倒是不拘谨磕上瓜子了


“张爷爷今日找我,不知所谓何事?”霍秀秀起身示意张日山坐


张日山摇了摇头,直直的看着霍秀秀问:“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有何奇怪的事情?恕我愚钝了,我今日一切安好,不知所为何事?”霍秀秀愣了一下,心底有一丝奇怪


她近日奇怪的事情,不就是那枚玉佩


张日山皱了皱眉,抬头看了一眼四周“无事,便好。”转身离开


“秀秀,你这么着急喊我们来,到底什么事啊?”吴邪歪了歪头看着霍秀秀,他正给小鸡喂小米呢,霍秀秀一个电话就给他干过来了


“前几日有个人递了个东西到我这里,说看见霍玲了。”霍秀秀抬手把玉佩扔到桌子上,揉了揉太阳穴


“怎么可能,她不是死了吗?”王胖子脱口而出,吴邪也皱起了眉头


“这玉佩是我姑姑生前最爱,独一无二,我不会认错。”霍秀秀抬手指了指桌上的玉佩有些头疼


“不对,霍玲死在了格尔木疗养院,是我们亲眼所见的。”吴邪坐直了身体,有些诧异


“秀秀,会不会是有人偷了玉佩?”解雨臣坐在霍秀秀旁边,安抚的拍了拍霍秀秀的肩膀


“不可能,这枚玉佩是我姑姑的珍爱宝物,她一直随身携带的,直到失踪之前也没摘下来过。”霍秀秀笃定的摇了摇头


“那人现在在哪?”吴邪问道


“不知道,把玉佩给我的那个人说,只要不是霍,解,吴三家答应她一个要求,她就把她知道的都告诉我。”


“什么要求?”解雨臣皱了皱眉


“不清楚,她说她没想好。”霍秀秀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行了丫头别想了,就一玉佩,就算是真的又能代表什么?可能就是你姑姑不小心弄丢了被人捡到了,又或者是你姑姑送人了,霍玲的死我们可是亲眼所见,那人绝对是一派胡言。”王胖子盘了盘手里的核桃,头也不抬的说道


“如果只有这个玉佩,我当然不会喊你们过来。”霍秀秀在外套里拿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一个女人身穿丝绸质的旗袍,围着貂皮披肩,旗袍勾勒出女人完美的s曲线,像极了上世纪30年代的富家太太

霍秀秀

  吴邪哥哥查账的时候喜欢拿茶杯砸人 ,一砸一个准。我和小花哥哥进去的时候差点被砸中!里边胖爷还在那喊:“,小天真哟!明朝的,明朝的!”我转头看小花哥哥,小花哥哥苦笑。

  我知道,这是一夜之间养成的习惯。只是少了潘子叔

  吴邪哥哥查账的时候喜欢拿茶杯砸人 ,一砸一个准。我和小花哥哥进去的时候差点被砸中!里边胖爷还在那喊:“,小天真哟!明朝的,明朝的!”我转头看小花哥哥,小花哥哥苦笑。

  我知道,这是一夜之间养成的习惯。只是少了潘子叔

霍秀秀
  来找回杭州查账吴邪哥哥了。...

  来找回杭州查账吴邪哥哥了。和小花哥哥悄咪咪约好不告诉他,给他一个惊喜!

  来找回杭州查账吴邪哥哥了。和小花哥哥悄咪咪约好不告诉他,给他一个惊喜!

幼儿园炫饭第一名

【瓶邪】九门网课事件

我妹上网课我玩手机产物

――――

黎簇看着电脑里的腾讯会议唉声叹气,吴邪拍拍他肩膀“怎么了?”“吴邪,我要上网课老师要求必须开麦但是我怕老师报警抓咱们,咱们单拎一个人出来就是牢底坐穿的主”今天是九门祭祖的日子愣是让吴邪他们开成家庭会议几个人坐在一起根本没有严肃庄重反而和平常小花攒局当怨种付钱的聚会一样

霍秀秀安慰黎簇“姑姑告诉你啊,你就说你网卡不能开”黎簇突然呛了一口“平常不是姐姐吗?怎么这回儿就是姑姑”秀秀拍拍桌子用语重心长的语气道“长辈面前辈分可不能乱要不然他们爬出来打你屁屁”

黎簇随手进入会议室然后把电脑调到最小“我算那支啥也不姓”“小辈统一站到后边管你是那家的”“小辈不吃饭啊你...

我妹上网课我玩手机产物

――――

黎簇看着电脑里的腾讯会议唉声叹气,吴邪拍拍他肩膀“怎么了?”“吴邪,我要上网课老师要求必须开麦但是我怕老师报警抓咱们,咱们单拎一个人出来就是牢底坐穿的主”今天是九门祭祖的日子愣是让吴邪他们开成家庭会议几个人坐在一起根本没有严肃庄重反而和平常小花攒局当怨种付钱的聚会一样

霍秀秀安慰黎簇“姑姑告诉你啊,你就说你网卡不能开”黎簇突然呛了一口“平常不是姐姐吗?怎么这回儿就是姑姑”秀秀拍拍桌子用语重心长的语气道“长辈面前辈分可不能乱要不然他们爬出来打你屁屁”

黎簇随手进入会议室然后把电脑调到最小“我算那支啥也不姓”“小辈统一站到后边管你是那家的”“小辈不吃饭啊你们吃我们站着闻味儿”霍秀秀站起来拍拍裙子上的褶皱看了一眼手里“行了,我得走了,家里一堆事”霍秀秀踩着黑色高跟鞋踢踏踢踏的走了,黎簇也无心听课了把电脑扔在一边忙别的去了

吴邪把果盘摆上供桌点上香薰用手煽动让它散的快一点“诶,小哥你说你要是扑通跪下去我爷爷晚上会不会出来揍我啊,到时候你帮我拦着点”张起灵两只手指头一捏一个完整的核桃就出现了随手把他们放进供盘里“不会的”“到时候你就站着不用跪”“但……”吴邪把手指递上张起灵的嘴“你我关系特殊不必张扬,待会祭祖的时候你就站在一边看着就好”然后他把嘴巴凑近张起灵的耳朵“张启山就是个疯子你要是想拜我们回老家在弄”张起灵缓缓握上吴邪的手然后偷偷别到身后“嗯”

解雨臣也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盘子茶杯“咳!在二爷面前卿卿我我成何体统,要秀去五爷爷排位前面去”吴邪对解雨臣吐吐舌头拉着张起灵脚步加快的走开了,解雨臣放下茶杯盘子双手合十对着二月红的牌位鞠了一躬起来时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些话语全部梗在嗓子里压的嗓子直犯酸“师傅替我给爷爷带个好”最后也就能憋出这么一句话

时辰已道

几家人排排站好,张起灵被非常恭敬的请出去了和黑瞎子站在一起。这莫名的让吴邪松了口气。张启山没好命也没有个一儿半女这全都是他这辈子作下的祸,到头来没人祭拜也是活该尹新月也是个短命的主儿,倒是她还好还有尹南风那一支牌位前倒不至于太冷清

几家人一起跪拜上香敬酒几套动作下来早就过了饭点全都饿的抬不起头来。看见上菜了也没有多少礼数坐下就吃。一个小伙计在喊“请问这是谁的电脑”黎簇擦擦嘴然后道“诶,我的我的”“黎小爷了要把这玩应收拾好了,弄丢了就不好了”那伙计憨憨一笑,看起来挺朴实无华的

几个老奸巨滑的盘口管事站起来一脸阿谀奉承的和黎簇套近乎,他也只能尴尬点头独自抠电脑的边边最后还是杨好出面解救了黎簇,那群人精在坐下之后边咒骂黎簇他们一行人,也是黎簇脾气拦下了要气炸的杨好,要不然一椅子抡下去会死人的

黎簇把电脑扔在一边继续大口吃肉,时不时的有人敬酒。黎簇戳戳边上的坎肩“吴邪不喝酒?我记着他挺能喝的”“张老师不让呗”黎簇呵呵两声“恋爱使人绊住脚步”几个喝醉了的人在那骂娘嘴里还说着生活不易埋怨自己的主家

大概下午六点那些人就全散了毕竟差不多都不怎么认识也不好说话。黎簇回到宾馆打开电脑好家伙麦来着会议室就剩他一人儿,黎簇原地蒙圈十分钟老师的视频电话突然打过来“是黎簇吗”“啊,对”“你说你今天去那儿了”“家庭聚会”“好啊你还学会骗老师了老师知道你们现在都长大了可是也不要去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黎簇一脸菜色“老师我真的没有”“我都听见了,什么骂人的打打杀杀的,调戏妇女搞不好里面还有通缉犯呢你要知道”黎簇一翻白眼心说全你妈是通缉在逃犯我他妈也是,可是话风一转“老师我知道了”他刚要挂电话,老师突然咦了一声“黎簇你是不是在宾馆呢年纪轻轻可不要犯大错啊”黎簇欲哭无泪“老师我没有”

解雨臣晃悠悠的打开门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黎小爷你干嘛呢,给你发了几遍微信了你都不回”然后把他那张美丽无暇的脸怼在摄像头上然后就对上了那张老脸“黎簇啊,不是老师说你你怎能……能……唉”然后有开始教育解雨臣“孩子啊,看你年纪轻轻的长的也好怎么就干这件事呢,你这样你父母你知道吗,你是缺钱吗找个工作都比这强啊,怎么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啊”

解雨臣眨巴眨巴眼睛“啥?我家里不缺钱啊,我爸妈早死了,我上市公司老总咋了?”对面的老太太气的拍桌子“那也不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啊现在的年轻人真不懂得自重”解雨臣有点懵拍拍黎簇肩膀“这谁?”“我老师”“吴邪喊你吃夜宵,我走了”说完解雨臣头也不回的走了。

黎簇“……老师再见或许是再也不见”

――――回礼是黑花

说一下我这几天没更新的原因

最近我老婆情绪不好天天抱着我脖子哭认为自己啥都不行,别人都不待见她,还觉得自己不合群,所以最近都没时间但是从今天开始恢复更新,丧尸危机呢我也会陆续上线不过都得给我看看完之后小红心小蓝手都给我安排上!!!






藏域石里

回坑前的摸鱼(大部分是臆想的万山极夜秀秀)  

回坑前的摸鱼(大部分是臆想的万山极夜秀秀)  

颜齐yq
  出两个秀秀,原价半包邮,具...

  出两个秀秀,原价半包邮,具体可私聊

  二编…现在又多了两个瞎子…

  出两个秀秀,原价半包邮,具体可私聊

  二编…现在又多了两个瞎子…

雨

我雨又回来了哈哈哈,大家希望旗袍什么颜色,我先来,淡绿色,整一个秀秀

我雨又回来了哈哈哈,大家希望旗袍什么颜色,我先来,淡绿色,整一个秀秀

纪欢一
  花老板   你真不在意秀秀...

  花老板

  你真不在意秀秀姐拿我的头发来练手?

  花老板

  你真不在意秀秀姐拿我的头发来练手?

霍秀秀
小花哥哥冷静啊!! 这真的是个...

小花哥哥冷静啊!!

这真的是个吞金兽啊!!!


小花哥哥冷静啊!!

这真的是个吞金兽啊!!!


畅畅子吖

 我自己做的盗笔镭射票 

  @城鸦唤我 @干烧火饼 @独奏kk 是这些太太的图哦⊙∀⊙!

 我自己做的盗笔镭射票 

  @城鸦唤我 @干烧火饼 @独奏kk 是这些太太的图哦⊙∀⊙!

霓生
 本传时期的霍秀秀   “鱼在...

 本传时期的霍秀秀

  “鱼在我这里” 

 本传时期的霍秀秀

  “鱼在我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