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霜星

105.8万浏览    5046参与
虫糖橘有毒

休息是奇怪的沙发(下)


角色oo c警告

鹿耳朵是我的私心

终于补完了呜呜呜呜呜呜

休息是奇怪的沙发(下)


角色oo c警告

鹿耳朵是我的私心

终于补完了呜呜呜呜呜呜

TUBE
拉低…tag…质量 抱歉…

拉低…tag…质量

抱歉…

拉低…tag…质量

抱歉…

北影箬柃

✨!|宣图|  !

||整合后勤部||

无盈利小料社团一期开始!

有意向的家人们速速入群!!☄

🌟详情请见图!🌟

✨!|宣图|  !

||整合后勤部||

无盈利小料社团一期开始!

有意向的家人们速速入群!!☄

🌟详情请见图!🌟

阿颖是一个团子

呃 也填一个 p1神经病版p2正常版

往后的都是我以前画过的可爱阿消🤤🤤


话说能打单人tag吗(挠头

呃 也填一个 p1神经病版p2正常版

往后的都是我以前画过的可爱阿消🤤🤤


话说能打单人tag吗(挠头

Aurora

献给我们最爱的人

(一)


我感到了迷茫,无措,以及对命运的不公的愤慨,在这片吃人的大地上,命运不会因为年龄放过任何人。


无数条生命就像簌簌的雪花,散落空中,融化于大地。


脆弱的能在任何外力的作用下粉碎。


我很少有触动,却有两次难以忘怀。漫漫长夜中挑动着心中最敏感的那根弦,震的心口抽痛。

第一次,


是白兔子死在我的怀里。


恍惚中我觉得口中的辣味并未散去,少女冰冷的身体在寒冷流逝的空气中逐渐变得柔软。


我知道,一个人正常的体温是三十七度。就像此时此刻的白兔子一样,安睡在我的肩膀上,怎么也叫不醒。


为什么不愿意醒来呢…?我想。


我感觉着温度逐渐升高,以为她会突然......

(一)


我感到了迷茫,无措,以及对命运的不公的愤慨,在这片吃人的大地上,命运不会因为年龄放过任何人。


无数条生命就像簌簌的雪花,散落空中,融化于大地。


脆弱的能在任何外力的作用下粉碎。


我很少有触动,却有两次难以忘怀。漫漫长夜中挑动着心中最敏感的那根弦,震的心口抽痛。

第一次,


是白兔子死在我的怀里。


恍惚中我觉得口中的辣味并未散去,少女冰冷的身体在寒冷流逝的空气中逐渐变得柔软。


我知道,一个人正常的体温是三十七度。就像此时此刻的白兔子一样,安睡在我的肩膀上,怎么也叫不醒。


为什么不愿意醒来呢…?我想。


我感觉着温度逐渐升高,以为她会突然醒来,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只有又慢慢降下去的温度。


她的嘴角上扬,高傲得像是依然还活着一般。


除去那年冬天,被背上逐渐消失的温度压得喘不过气的那个时候以外,她还不曾弯下腰。


她醒不过来了,她长眠在龙门,长眠在满目疮痍的大地。



(二)


第二次。


我以旁观者的角度目睹了整个故事的经过。


那是一个来自莱塔尼亚的干员,代号黑键。


黑键很容易向我敞开心扉,但在倾诉的话语中,我会不自觉的被他的故事吸引,那是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我们都失去过最为重要的人。


痛苦,自责……或许还有更多的负面情绪。


每一次是回忆都沾着血,踩的刀尖上鲜血淋漓,而自己反倒落了一身狼狈,看起来既悲哀又好笑。


“也许你会更愿意听童话故事。”黑键说。


于是他向我讲述了一个故事。


关于两只小羊的故事:


【在这片大地上,有这么两只小羊,一只小黑羊,一只小白羊。他们的爷爷一直照顾他们,在爷爷的照顾下,兄弟俩过着快乐而平凡的日子。


虽然照料着他们的老爷爷因为年纪一天天变老,睡了过去,再也没有醒来。


但是兄弟俩仍然坚强的活着,并且每天都过得充实快乐。


偶然间的一天,兄弟俩因为听了外来的哥哥的演唱会,萌生了当乐手的梦想,虽然为梦想奋斗的日子非常艰苦。


并且他们的第一场演出并不成功,有一个很奇怪的怪阿姨砸了场子,但是这并不能阻碍兄弟俩的决心。


很快,伴随着兄弟俩优秀的音乐天赋,他们很快便成为了有名的音乐兄弟。】



“然后呢?”我问道。


少年露出少许迷茫,很快又扬起一抹笑。


“然后,两只小羊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他们克服了重重困难,最后成为了大音乐家。”


(三)


童话只是童话,童话故事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因为这个故事是童话。


(四)


黑键说这段童话时嘴角始终带着温和的笑,他不知道自己笑的有多勉强,看起来难看极了,像是在哭。


我一直陪着他。


我不会安慰人,也不知道如何安慰。


(五)


这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中雪花纷扬,风雪笼罩的大地一片雪白,遥远的尽头躺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她与这片白色的大地融为了一体,雪花温柔的落在她脸上,为她盖上了一层浅浅的雪衣。


我俯下身抱起这具冰冷的身体,却抓了个空。我捞过的地方碎成了雪花,从指缝落下,融入满地的雪 。


我愣了一下,双手不受控制的捞过地面,可怎么也捧不起躺在雪地上的少女。我捞过一把又一把的雪,直到地面再也看不清少女的痕迹。


风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耳边也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融化后的地面露出了干净的地毯。直到一团雪球砸在我头上。


“博士,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瞬间拉回我的神志,我看见梦中的身影站在眼前,纯白的兔子捧着一杯温热的咖啡,笑着对我歪了歪脑袋。


“罗德岛精英干员霜星向您报道。”少女抿了口手中的咖啡,温热的气体染红了她的眼角。


​“早安,博士。”


(六)


我醒来了,发现这是一场梦。


她说,要是以后离开了,就会让雪给我带话。


可那夜过后,我再也没有听到过雪的声音。


(七)


我曾默立雪中,希望觅到她的痕迹,却只感受雪花仓促的拥抱,无知无觉的融化,以及脸颊,耳廓,手心静静的湿冷。


我最近还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雪怪小队偷偷喝酒被叶莲娜抓了个正着。


我梦见米莎姐弟和他们的父亲幸福的生活。


我梦见伊诺在舞台上歌唱,萨沙和观众为他献上最热烈的掌声。


我梦见博卓卡斯替先生端着刚出炉的饼干和孩子们吃,


我梦见你和以前一样教导着孩子们读书。


然后,你看向了我。​


(八)


童话的结局:


日子一天天过去。


直到有一天,小白羊被以前的那个怪阿姨绑走了,悲伤的小黑羊决心要救出自己的兄弟,于是在经过艰难险阻后终于抵达并救出了自己的兄弟。


可是…


小白羊变成了小红羊。


小黑羊大哭起来,但是小白羊依然那么温柔,他温柔的目光如同璀璨的太阳,他的面部在流汗,但是他仍轻声细语,他说:

听好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说话了。


记着我的话。


你要活下去,你要走过漫长的夜晚.


你要去反抗那些不公的命运,并且孜孜不倦地为他人付出。


只有这样,当你坐下来的时候,才会想到我。


我会问你,你今天过得如何?


然后,你会挺起胸膛告诉我,你又度过了充实的一天。


你会向我倾诉你在行善过程中遭遇的障碍,以及抱怨命运始终不愿青睐于你。


但是没有关系,我会倾听你的一切。


因为你是那么努力,你当然可以去抱怨一下。


只有这样,你才不会被这片大地上的苦痛所淹没,你才能在你的生活中获得安宁。


记着,我们曾经一同反抗了不公平的命,而我们得了胜!


所以,想到我的时候,你应当笑,而不是哭。



小黑羊记下了小白羊的话,他独自坚韧不拔的活着,变得更加善良,在某一天的夕阳下,小黑羊奏响了小白羊的乐器,唱起了一首久远的歌…

 

天空湛蓝晴朗

微风轻声歌唱

溪水潺潺流淌

夕阳洒在院房

我的心中充满

充满…

希望。



(这段童话取b站的噤默石像)

寒风
好奇心刀死人😭😭😭😭

好奇心刀死人😭😭😭😭

好奇心刀死人😭😭😭😭

Francesca Flynn
假装自己画完了()

假装自己画完了()

假装自己画完了()

学号17z

“哗啦。”

一如往常,风铃声响,提醒着店员们新的客人到了。

这次来的客人是两个人结伴来的,一高一矮。一个穿着一身黑色长袍,头上带着一个白色的,如同骷髅的鹿头面具的高大男子。另一个是身着白衣,藏在男子身后的卡斯特少女。

此时的阿米娅正沉浸在音乐的海洋中,并没有注意到风铃的声音(毕竟此时的她并不负责接待客人)。

“父亲,是D大调小提琴曲。

“是啊。”

D大调小提琴曲,是乌萨斯的一位著名作曲家的曲子。刚好,这两人正是乌萨斯人。男人名叫博卓卡斯替,曾被人称为“乌萨斯最出色的战地指挥官”,也有人称他为——爱国者。

爱国者人如其名,即使现在身居异乡,但是心中的爱国情怀仍旧不减。听着来自故乡......

“哗啦。”

一如往常,风铃声响,提醒着店员们新的客人到了。

这次来的客人是两个人结伴来的,一高一矮。一个穿着一身黑色长袍,头上带着一个白色的,如同骷髅的鹿头面具的高大男子。另一个是身着白衣,藏在男子身后的卡斯特少女。

此时的阿米娅正沉浸在音乐的海洋中,并没有注意到风铃的声音(毕竟此时的她并不负责接待客人)。

“父亲,是D大调小提琴曲。

“是啊。”

D大调小提琴曲,是乌萨斯的一位著名作曲家的曲子。刚好,这两人正是乌萨斯人。男人名叫博卓卡斯替,曾被人称为“乌萨斯最出色的战地指挥官”,也有人称他为——爱国者。

爱国者人如其名,即使现在身居异乡,但是心中的爱国情怀仍旧不减。听着来自故乡的曲子,他不由得站在原地,即使被其他的客人用奇怪的盯着也没动摇。跟着他来的女孩也很乖巧的站在他身后,静静的等待着一曲终了。

一曲终了,掌声响起——来自爱国者。

“好久没听过故乡的歌了......”

男人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孩子,你演奏的很好。”

爱国者对阿米娅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谢谢。”

阿米娅向着爱国者敬了一个标准的乌萨斯贵族女子礼作为回复,这当然不是阿米娅自己本身就会的,而是来自凯尔希的教导。

“您的礼仪很优雅,孩子。”

看见熟悉的礼法,爱国者的语气更加尊敬和慈祥起来,同时带着自己的女儿回礼。

礼仪,通常是复杂且繁琐的,但当在异乡见到熟悉的礼仪,怎不会令人激动呢?

“叔叔,你为什么带着头盔啊?”

阿米娅虽然乖巧懂事,但毕竟年纪还小,好奇心总是有的。爱国者也不介意,带着女儿走到阿米娅身前,随后蹲下身子来,看着阿米娅的脸。

“叔叔曾经是军人,在战场上受了伤,叔叔怕吓到其他人,所以才会带这个头盔的。”

“啊......对不起。”

“没关系。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米娅。”

“阿米娅......好名字。”

爱国者转身,牵起女儿的手,将其和阿米娅的手牵在一起。

“这是我的女儿叶莲娜,你愿意和她做朋友吗?”

“我愿意和叶莲娜姐姐做朋友,阿米娅终于有朋友了。”

叶莲娜脸一红,牵住阿米娅的手用力了几分,似乎是认同了阿米娅的说法。

“卡斯替,好久不见了。”

这时,凯尔希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叫住了爱国者。

“凯尔希勋......”

没等爱国者说完,凯尔希便用手势打断了他,接着说道。

“让孩子们在这里玩吧,又是去房间了。”

“是。”

爱国者和叶莲娜交代了几句,便跟随着凯尔希进到了房间里。

房间里,博士正坐在桌子前,看着手里的一堆病历单,这些病例单都属于同一个人——叶莲娜。

“博士......”

听到爱国者的呼唤,博士才紧忙回顾身来,紧接着站起身。

“爱国者将军,失敬了。”

“先生不必如此。”

爱国者连连摆手,紧接着问道。

“小女的病,不知勋爵大人和先生是什么看法。”

博士沉吟了一会儿,随后看了看凯尔希。

“是矿石病。”

凯尔希给出了答复。

“不过叶莲娜是早期病症,及时治疗是不会有问题的。”

博士补充道。

“那......我就放心了。”

“你自己的身体也要照顾好啊。”

凯尔希关切地说。

“有劳勋爵大人费心了。”

“这些是相关的药物,去可露希尔那里能买到。”

“嗯,有劳先生了。”

“对了,我还有一句话要说。”

“什么事,勋爵大人。”

“王女托我向你问好。”

“......”

爱国者沉默了许久,随后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自在酒壶
风雪呼啸,原本泥泞的道路也无比...

风雪呼啸,原本泥泞的道路也无比坚固

盾轻易的挡住了攻击,并为身旁的身影提供了一个极佳的反击位

“老顽固,没事吧”

“……”

一道法术随着话语,朝着攻击的方向射出

(好想看他们父女二人的配合啊啊啊啊啊啊)

风雪呼啸,原本泥泞的道路也无比坚固

盾轻易的挡住了攻击,并为身旁的身影提供了一个极佳的反击位

“老顽固,没事吧”

“……”

一道法术随着话语,朝着攻击的方向射出

(好想看他们父女二人的配合啊啊啊啊啊啊)

懒鬼懒懒

放假了,放假了!

大夏天给各位发点凉的(各种意义上

(^ν^)修改了很多遍,还是不够满意呀(´ཀ`」 ∠)_

放假了,放假了!

大夏天给各位发点凉的(各种意义上

(^ν^)修改了很多遍,还是不够满意呀(´ཀ`」 ∠)_

潍宁

趁考完了,速兴百废(虽然没多少荒废事业)后为学来的西方技术

趁考完了,速兴百废(虽然没多少荒废事业)后为学来的西方技术

Soya·Hoffman

双兔傍地走

*名字很生草我知道

*大概是是阿米娅和霜星一起暴揍带恶人)

*没有cp向,只是一篇爽文,偏欢脱向(你要看成是兔兔们×博士也行???)

*ooc警告,博士可能有些主观(指性格方面)


    海浪,沙滩,美妙绝伦的音乐节,这些会让你想到什么?是的,是汐斯塔,不过现在还没到开音乐节的时候,也不是旅游高峰期,虽然你还幻想着节假日的轻松气息,但,现实很骨感.

    “那么,就这么说定了,合作愉快,罗德岛.”是的,你是来谈合同的,对方是当地的医药业大拿,几乎垄断了整个汐斯塔的药物供应,这次合作购买的...

*名字很生草我知道

*大概是是阿米娅和霜星一起暴揍带恶人)

*没有cp向,只是一篇爽文,偏欢脱向(你要看成是兔兔们×博士也行???)

*ooc警告,博士可能有些主观(指性格方面)


    海浪,沙滩,美妙绝伦的音乐节,这些会让你想到什么?是的,是汐斯塔,不过现在还没到开音乐节的时候,也不是旅游高峰期,虽然你还幻想着节假日的轻松气息,但,现实很骨感.

    “那么,就这么说定了,合作愉快,罗德岛.”是的,你是来谈合同的,对方是当地的医药业大拿,几乎垄断了整个汐斯塔的药物供应,这次合作购买的是罗德岛主打的抑制源石病的药物.可是汐斯塔的感染人数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很少,哪里需要用到罗德岛的特效药.阿米娅签了合同与对方握了手,谈判的人看起来非常诚恳,关注点全程都在合同事项上,不过细心的你还是观察到了,他身后的保镖们和跟来的律师等等,无一例外都明里暗里盯着你.他们人数太多了,当然他们以为你没发现路上与走廊里一直潜伏着的打手,不过看起来他们的计划似乎被打乱了,因为信中说罗德岛会派人过来.真是有趣,两个人,对于四五十个打手来说绰绰有余.但是他们并没有动手.你不禁想,按平常的正常公司交流来说,派正式外交干员来就行,阿米娅完全不需要亲自过来.可这次反常的是一接到邀请函,阿米娅就决定亲自来谈,更反常的是凯尔希还同意了,甚至连带着叶莲娜也被派了过来,你也是,被凯尔希和阿米娅叫着一道过了来.不过应该是凯尔希与阿米娅商量好的,你也不打算追问,只是配合便好了.但看着这一路上的打手,也感叹一句,来者不善呐.

哦,似乎我才是来者.

    “阿米娅,凯尔希在催了”霜星站在你身后,低头看着手中的通讯.

他们没有想到,还会有一个叶莲娜跟来.远在汐斯塔的人们不知晓她的来历,他们只觉得眼前这只小兔子浑身散发着寒气.哪怕有抑制器霜星身上的寒气也还是会让人觉得寒冷,只不过是刚好不会伤人的程度罢了.

    “哦亲爱的阿米娅小姐,你们真的不留下来吃个午饭吗?我可以安排人手带你们领略一下汐斯塔的独特风景.”

    “谢谢你的好意先生,但是罗德岛还有很多事物需要我们处理.”

    你们一同离开了谈判楼,身后依然跟了几个保镖.

    “不用送了,罗德岛的人会来接我们的”你们离他们的控制中心已经有点距离了,你摆了摆手遣走了跟了你们一路的两个打手.对方听到还会有人来接应,相互看了看,无言,便也回去了,但你知道他们绝对不会那么容易放弃的.待他们走远之后

    “虽然对方很不对劲,但我们没有任何证据,他们也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你从刚刚思考就没停过,从进门谈判的那一刻开始,霜星和阿米娅全都察觉到了不对,只是你们三个一直在配合演戏而已.

    “救,救命啊!!!救命!”一个求救声突然炸来,只见一个小孩子酿跄着狂奔向一旁跑去,他身后还跟着两个打手,他们像两只饿狼,扑腾着爪牙,凶神恶煞,想要把面前的小羊羔蚕食殆尽.那个孩童看见了你,他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向你奔来,一边恐惧的求救.

    阿米娅和霜星一个抬手,两个打手就被击倒在地.孩子跌倒在你们面前,你赶紧把他扶起来,他死死的抓着你的衣袖,哭泣着.地上躺着的两人也没管孩子,起身便往回跑.

     “那么小的孩子?还是...感染者?”他的手上有源石结晶,你们简单帮他处理了下伤口.

     “你从哪里来的?你的父母呢?那些人为什么要追你?”

     他还是有点不太信任你们

    “别害怕,我们是罗德岛的人,致力于帮助所有感染者,你先冷静一点”你一只脚跪地,将受惊的孩子搂在怀里,一遍又一遍的给他抹去泪水.他的手依然紧紧的攥着你的衣领.半晌他才开口

    “我....我是逃出来的”逃出来的?你们一下子便更警觉了起来,恐怕这趟没有一时半会也回不了罗德岛了

     “那里,工厂,还有很多兄弟姐妹们都被抓起来了,求求你,救救他们”他祈求般的望着你

     “我们会的,你的父母呢?还有你是怎么感染的?”霜星弯下腰,双手撑在膝盖上,或许这种大姊的魔力对任何孩子都生效,那孩子渐渐冷静了下来.

      “我们都是被买来的....因为...我们都生病了,我不记得我的父母了,他们....好像已经不在了”可怜的孩子,他没有名字,只有冰冷冷的编号,他也不曾记得自己的名字.

      “他们将我们买来做苦力活,有时候是去火山的矿洞里挖矿,那儿有很多源石虫,还有个巨大的家伙,光上一次,就烧死了我们好几个姐妹......不过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它了..”买卖儿童来的廉价,甚至都不能说是廉价而是毫无人性的劳动力,这种玩弄生命以及感染者的行为,简直丧尽天良.

     “我想,他们应该也不单会只接受这一本买卖,我想再帮一次市长他应该也不会说什么,不如来个先斩后奏”你起身盯着不远处的楼栋,内心燃起一团火.

     “自从上次我们和汐斯塔建立合作后应该有干员驻扎在这吧.我记得离这不远,不过全都只是普通的医疗干员,也没有武装势力...”你碎碎叨叨的

      “阿米娅,去联系一下附近的干员们,把孩子先接过去,剩下的孩子等救出来再说.”你向阿米娅点了点头

      从联系完到干员们带着医疗包过来也不过十分钟,果然只有医疗干员,而且这些干员也是没什么战斗经验的,还只有零星几个.

     “看来人手不够,需要呼叫本舰的增员吗博士?或者不用麻烦其他干员我的父亲也可以.”霜星看过来,她皱着眉看起来有些纠结

     你吓一激灵,下岗再就业也不是这么干的,这不把汐斯塔踏平了得.

     “不至于不至于使不得使不得,我亲爱的小叶莲娜千万使不得,我们三人就够了”

     “你们听过一种战术吗,以快准狠而著名的战术.”你自信的一笑,已在盘算着.

     “叫做闪击战.”你打了个响指.

     “我想工厂应该在这两栋楼的背面,高度应该差不多,叶莲娜你等会儿从一侧到楼顶,先去到工厂的上方,在那等我们的信号”

      “那孩子应该是从那间工厂逃出来的,这最多应该不过百来个打手或者特工.等下我会和阿米娅回去周旋”

      “明白了博士,你们也务必小心.”你轻轻揉了揉霜星的脑袋便带着阿米娅重新折回了过去.

       大概对面也没有想到你们还会折回来吧,光是那领头的就有些错愕,看来他们并不是什么专业团队,估计计划也没什么周密的.

       “抱歉我们刚接到本舰的通知,我们另一位尚在岛上的主管希望知道你们制造药物的设备以及安全条件是否合格,所以,不知道我们能否有幸参观一下贵公司的制药流程了.”你先一步开口,对方没有拒绝,反而高兴的迎了上来,果然,那些打手与特工阴魂不散的跟在你们身后.以防他们做什么,你一直紧紧牵着阿米娅

       “怎么不见刚刚那位小姐?”

       “她是我的私人助理兼安保,为了表达诚意与信任,我让她先回本舰了.”

       “哦这真是荣幸之至”

       你没有猜错,他们制药的流水线也只会在后头的工厂,只是工厂里空空荡荡,但从车间里还是看得出来平时有人工作的迹象,车床底下的一截娃娃的断腿也再一次印证了你的猜想.

        待走出工厂也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孩子的身影,你确信这应该还有别的入口,或是地下还有空间

        “阿米娅,凯尔希刚刚发通讯说非常满意这次的合作,你先去前面的接应点等着我们的信使吧,我很快就过来.我还有些话同这位先生说”你眨了两下眼,她即刻领会了你的意思,但依然担忧的望着你.

        待阿米娅消失在前方后,你只见一个特工凑到那领头耳畔说了几句,你能感觉到那不怀好意的笑容,但你要做的便是将计就计.

        “真是感谢这次与贵公司的合作,帮了罗德岛大忙,急匆匆的过来,只准备了一份薄礼,还望您收下”你的笑眼看起来如此的单纯,谁会想到你在盘算着什么呢.他竟然毫无防备的接过了那精致的礼盒,这蠢的有些让你替他难过了.

        “既然罗德岛如此的客气,那我也应该回赠一份大礼才是”他似乎是早就等着撕破伪装的这一刻,随着一声响指你的身边便围满了特工与打手

       “这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只剩下你与我,罗德岛的领导人,应该值不少钱.”他摸着下巴打量着你,说实话这让你快把昨晚吃的泡面都要呕出来了.

       “你想要什么?”

       “没什么,只不过想要借你一用,跟我们走一趟吧,罗德岛为了赎你应该会花不少钱吧”

        “你就不怕我的干员们踏平了这里?”

        “除非他们不想要还是活蹦乱跳的你了哈哈.”

       包围圈步步的缩紧,你只觉得好笑.

        “可悲的家伙,我只给你三个数,如果你还不停下,我发誓,你绝对会死在这里.”

        “你可以试试”

       哦,可怜的家伙

        “三,嘣~”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同W在一起待久了,你也学会了点恶作剧.还好你临走前向W要了爆破盒

        随着爆炸声响起,本来还火星四起的周遭瞬间结上了一层冰霜,你周围的几个打手瞬间被冻成了冰块,几根冰锥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将这些冰块击碎,那些可怜的家伙瞬间如撕碎的纸张一样破碎.

         你吹了一阵口哨,那漆黑的冲击波直击对方心脏,霜星更是毫不犹豫的将那些人抹去,最终只留下一滩冰痕证明他们曾经在这里存在过.

         对方还在刚刚冲击的余波中坐着,只不过转眼间,这些三脚猫的打手与特工就被出其不意的攻击抹杀

        “你们到底是什么怪物..求求你们放,放过我,钱,钱都可以给你们!”看他跪坐在地上的样子比刚才是更好笑了,这时霜星从那冻住的楼梯上滑了下来挡在你身前,阿米娅也从一旁的树干间回到你身后,对你形成一个两面包夹芝士两个兔兔都没有停止攻击的样子,阿米娅抬着手,霜星则将那宛如冰构成的腰刀抵在他的脖子上,一刀下去甚至都不会有流血,因为伤口都会被冻伤.

         “我们是罗德岛”

        “在你不说出你买来的孩子们被关在什么地方之前我们不会杀了你,不过我保证,也仅仅是不会死而已”你居高临下,藐视的俯瞰着他.他或许这才意识到,那个传闻中巴别塔的恶灵,名不虚传.

        “我说,我说,就在,就在工厂的下面,地牢里!”

        你也没带工具,只能将之前在医疗干员那拿的抑制器扣着他的双手,再叫霜星冻上,以防他逃跑.直到你们来到了那阴暗潮湿的地牢里,那些孩子就像是老鼠一般拥挤在一间狭小的铁牢里,一根根铁栏后是肮脏又混乱的小床铺,只有一点地方,却满满当当的挤着近二十来个孩子,从一些孩子体表的源石结晶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感染程度很深,而没有条件防护,又集中在一起,导致那些原本健康的孩子也染上了矿石病,原来有矿石病的孩子则更严重.

        你们三人无不攥紧了拳头,你紧紧牵着她们的手,那些与阿米娅与霜星年龄相仿的或是更小的孩子此时此刻眼神绝望的望着你们.

        你将对方踹翻在地,又狠狠的往他肚子上踩了两脚,他痛的只能蜷缩在地上,你从他腰间找到了钥匙,你立刻就将那些孩子放了出来,哪怕那铁门已敞开,他们却还是恐惧的拥抱在一起,你无法想象他们平时经历了什么,你只觉得一阵阵的心痛,有些孩子身上还有鲜红的痕迹,新老伤疤交织在一起触目惊心,你尽力想找找他们身上完好的皮肤,却突然发现,他们唯一相同的地方好像也只有那骨瘦如柴的躯体了.

         “别害怕孩子们,已经安全了,已经没有人会再关着你们了”他们半信半疑的探出脑袋,直到看到在地上的头儿才都怯生生的从牢房里出来.

         “叶莲娜,帮我把他的四肢都冻上吧.”你看着面前麻木的孩子头也没回的说道.

          随着一阵惨叫,你知道他的四肢现在都已经坏死在了冰块里了.

          “你们带着孩子们先回去,医疗干员们应该还没走,先保证孩子们的安全.”

          阿米娅与霜星领着这些残破的孩子们回到了地面上,你特地与她们拉开了些距离,你一把揪起他的衣领,完全不顾他的呼喊求饶,拽着他从地牢一路拖到地面上.

         “博士,前面好像是..啊,是接应的短程车与...”随着阿米娅惊讶的神情,你向前头望去,你眯着眼睛想仔细看清发生了什么,但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是赫拉格与卡斯替,以及他们身后那一排的闪卫们,不过不同的是,闪卫们的盾上的标志都换成了罗德岛的.你心里头一惊,这阵仗好像有点大了.

         “快回去交接吧,我等下就来”你弯腰抱了抱两只兔兔便推着她们向前去.

         其实对于她们来说,对于这片大地来说,这些场面也是见惯了的,只是你私心,哪怕只有一下,你也希望她们仍保留着孩子的纯真,不必接触这些残忍的事物.

         “我,我已经带你们去地牢了,求求你,把我放了吧.”你看着他蜷缩在一起的样子,心中毫无怜悯.你只是一踩,他的手脚就连同着冰块清脆的碎裂了,在他发出惨叫前你就用刚捡的破布堵住了他的嘴.

         “嘘,不要让我亲爱的干员们听到了,否则下一个断的就不是你的手脚了.”

         “放心吧,我不会亲自动手杀了你的”你将他拖到工厂里,将从W那要的另外一份大礼绑在了他身上

         “既然是客人,那我当然是要送礼送到底.”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哦可怜虫,怜悯你是神会做的事”

         你走出工厂的那一刻,爆炸声在你身后响起,听到声响,前处的干员都向你这投来了目光,而你只是径直向前走去.

         “可惜你遇到的是地狱的恶灵.”

        阿米娅与霜星赶忙将你拉回短程车前,生怕爆炸的余波伤害到你.

        “博士,这是你干的?”

        “啊?我不知道啊,我只是把W给我的礼物盒全给他了”博士一向是装糊涂的高手

         “大爹怎么来了,还带了那么多..行军?”你真的觉得你不拦一拦这个事情会变得很严重.

        他深深的看着你,虽然你知道他没有恶意但这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你快喘不过气,上次被他这么看还是在乌萨斯兵戎相见的时候.

        “是我约他来的,我的老朋友从未见过海,如果博士你不介意的话..”赫拉格微笑着替你解了围

        “当然,我只是担心二位将军,不过看来是我多虑了.”

       卡斯替看向远处燃着火光的废墟又低头看向了你.

        “你..做的..好.”

        “不用..紧张.”

        “谢谢”你微笑着伸出了手,你做好了他不理睬的准备,毕竟他还是在适应期,应该也没那么快会接受你.但出乎意料的是,他握住了你的手轻轻晃了晃.

        他转向了一旁帮孩子们处理伤势的阿米娅与霜星,你也将视线转了过去.

        “叶莲..娜..很..开心.”

        你同他们简单说了下发生了什么,便同他们一道乘车回了汐斯塔的城区.

        “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什么,阿米娅?”霜星靠在你的腿上浅浅的睡着了,赫拉格与卡斯替在前排聊着天.你打算解开从来到这就一直有的疑问.

        “还是被博士发现了吗嘿嘿.凯尔希老师说这次的合作对象是泰拉的惯犯,从哥伦比亚到乌萨斯再到汐斯塔,他买了许多孩子,直到来了汐斯塔定居才找到机会解决他.”

        “汐斯塔的警力也不弱啊,再雇些萨卡兹佣兵也应该够了,为什么要我们来,更何况只有我们三个”

        阿米娅做了个嘘的手势,看向了在前处谈笑的赫拉格.

        “果然啊..”不过大爹是不是自愿来的你就猜不到了,如果是的话直接带了批行军过来也够震撼得了..

        “这次是其他国际联盟出具的资金给汐斯塔,希望能彻底解决这件事,汐斯塔希望与罗德岛合作,罗德岛解决,资金归罗德岛所有”

         其实完全是国际势力太多了一不小心就得罪人了吧..你有时候也还挺庆幸罗德岛是中立组织的.

         “这批孩子会归还给他们原来属地或安置在当地的孤儿院,博士不用担心”

         “我宁愿下次你们提前告诉我,我多带些干员来....”你看了眼座位前的大爹心有余悸

         “不过,能接到这样的单子,也挺好的.”你轻柔的抚摸着霜星的白发,让她安睡在你的腿上.又顺手将阿米娅搂过,让她靠着你

         “累了吧,你也睡会儿吧”阿米娅没有拒绝,你也不敢动一下,生怕惊醒了两只酣睡的兔兔,赫拉格与卡斯替似乎也是注意到了这里,有意的调小了说话声.

         大概一觉之后就会回到罗德岛了吧,你一定会和干员们吐槽今天遇到的人有多么的杂碎.不过在此之前.

        小睡一下也无可厚非.

        

       

    

酒蛊子

刀子小动物系列①

这次物种比较正常(?),只不过都是刀子精,一起来吃吧,耶


彩蛋是文案。


【  】【  】

刀子小动物系列①

这次物种比较正常(?),只不过都是刀子精,一起来吃吧,耶


彩蛋是文案。


【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