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露娜公主

40795浏览    456参与
可可

  满脑子都是露娜😭

  p3原图

  满脑子都是露娜😭

  p3原图

鸢
(终于细化好了,但是不用模板的...

(终于细化好了,但是不用模板的话还是有点报看QWQ


cm是在光芒中弯月


在变成梦魇之月后与塞拉斯提亚的大战中,被塞拉斯提亚夺走大部分黑暗力量,清醒过来的月亮更加依赖太阳的光芒


头上的发饰是姐姐送的,因为姐姐说长长的鬃毛好看于是留的很长,辫子也是姐姐编的


不喜欢穿戴很多的饰品,鞋是姐姐送的所以很喜欢,一直都想穿着,王冠因为角的变形戴不进去


战后剩余的黑暗力量与本体融合,变得不愿与马接触,平时只在房间里处理学校的公务和处理梦境的问题,偶尔也会在梦里捉弄小马


在黑暗力量的影响下,她可以在小马清醒时控制其情绪变化(但她一般用作指导皇家话剧表演上

(终于细化好了,但是不用模板的话还是有点报看QWQ


cm是在光芒中弯月


在变成梦魇之月后与塞拉斯提亚的大战中,被塞拉斯提亚夺走大部分黑暗力量,清醒过来的月亮更加依赖太阳的光芒


头上的发饰是姐姐送的,因为姐姐说长长的鬃毛好看于是留的很长,辫子也是姐姐编的


不喜欢穿戴很多的饰品,鞋是姐姐送的所以很喜欢,一直都想穿着,王冠因为角的变形戴不进去


战后剩余的黑暗力量与本体融合,变得不愿与马接触,平时只在房间里处理学校的公务和处理梦境的问题,偶尔也会在梦里捉弄小马


在黑暗力量的影响下,她可以在小马清醒时控制其情绪变化(但她一般用作指导皇家话剧表演上

喜好悲剧的法棍

第二十一章 暮光摄政2

  “露娜公主,情况紧急我正在前往坎特洛特的路上。

  我们在无尽之森里发现了受到重创的塞拉斯蒂亚与另一匹身份不明的小马,我现在准备连夜前往坎特洛特控制在议事厅里的那些贵族与地区代表以免局势恶化。

  现在我需要您的支持我们才能够升起太阳,所以我希望您本尊能够直接来到坎特洛特完成日月更替的工作。

            ——敬重您的

               ...

  “露娜公主,情况紧急我正在前往坎特洛特的路上。

  我们在无尽之森里发现了受到重创的塞拉斯蒂亚与另一匹身份不明的小马,我现在准备连夜前往坎特洛特控制在议事厅里的那些贵族与地区代表以免局势恶化。

  现在我需要您的支持我们才能够升起太阳,所以我希望您本尊能够直接来到坎特洛特完成日月更替的工作。

            ——敬重您的

                  暮光闪闪”

  从风雪之中走回来的露娜屏息凝神地盯着暮光闪闪的信件,震惊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姐姐……”眼泪一滴滴从她的眼角滑出,而自己胸口处的护身符也依然在温暖着她的身体。

  “姐姐……”露娜最终还是收住了眼泪,提笔在另一张纸上写着回信。

  “我当然会去暮光,不过这并不能太久。

  前线的战事仍然需要我的指挥,在我升降完日月之后我便会用瞬移魔法直接离开。

  当然,我会留下一队亲卫队作为你的后盾与我的态度尽量帮助你。

  还有一点,我希望知道你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接着,露娜停下了笔,用一阵绿色的魔法火焰将信送了出去。

  ……

  火车上的暮光闪闪并没有休息,而是转而投身到了一大片坎特洛特议事厅成员的资料海之中。

  “暮暮?”瑞瑞从乘客间走向了暮光闪闪所在的火车末尾,用不解地眼神望向正在投身于一大片资料之中的朋友。

  “哦?瑞瑞!”看见瑞瑞从乘客间走了进来,暮光闪闪也从刚才的冷漠稍微恢复了点热情。

  “你在干什么?”瑞瑞边说着,一边用魔法操控着一盘点心放在那张早就已经堆满了白纸与五颜六色的卡片的办公桌上。

  “整理那些贵族还有一大堆的地区代表的个人资料。

  你知道的,明天我们得对付他们。”说着,暮光闪闪的眼睛斜向一边微微叹了口气。

  “所以,你叫我来干什么呢?”瑞瑞继续向房间深入,坐在了那张用于待客的椅子上。

  “我请你来是为了一件疯狂的事情,一件我自己都认为疯狂的事。”暮光闪闪又一次丢掉了那丝热情。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瑞瑞觉得面前坐着的不是暮光闪闪。

  “我要掌管整个小马利亚,直到塞拉斯蒂亚醒来或者恢复身体为止。”暮光闪闪斩钉截铁地说道。

  “什么?!”瑞瑞震惊地差点把喝下去的茶直接喷出来。“你这是要!呃,抱歉讲的难听一点,篡夺王位吗?”

  “不是。”暮光闪闪仿佛早就意料到了一般,接着以冷漠的语气平静地回答。“只是因为塞拉斯蒂亚目前不能承担面前如此危急的局势,而露娜公主也在前线抽不开身,而那些懦弱的地区代表与贵族们除了吵架就只会惊慌失措。

  整个小马利亚只有我可以挑的起目前这样的重担,而我希望你来为我设计加冕的服饰,仅此而已。”

  “为什么要加冕?你的法律依据呢?”经常接触上流社会的瑞瑞马上提出了质疑,而暮光闪闪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根据《小马利亚圣典》799版第2721页32条,当塞拉斯蒂亚因为某一些特殊原因无法承担小马利亚的责任时,任何认为自己有能力的小马都可以通过向坎特洛特议事厅又或是天角兽公主们的投票成为小马利亚的暂时掌舵者。

  直到塞拉斯蒂亚从特殊的情况之中重新掌管小马利亚。

  而第100页至第200页则是专门为我这个友谊公主所制定的条款,其中第157页的第五条也明确讲明,当其他三位公主深陷于自己的事物无法掌管小马利亚时,我有权成为摄政公主。”说着,暮光闪闪给自己的茶杯填满了茶。“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瑞瑞以担忧的眼神望向冷漠的暮光闪闪。“你到底怎么了?暮暮?”

  “什么?”暮光闪闪抬起了头,有些惊讶地看着瑞瑞。

  “就是……你好像……变了一匹小马……”瑞瑞坐那张椅子上抓狂地磨着蹄子,最后还是将自己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请诚实的告诉我,你是在将自己真实的感受隐藏起来吗?暮暮。”

  “我……”暮光闪闪低下了头,深深地叹了口气。“当然,可是我的头上是整个小马利亚。”

  接着,她走向了一旁的窗户,瑞瑞也紧随其后。

  “一直以来,我都不认为我有能力承担整个小马利亚,在之前的七年时光里我每一次都不敢相信我真的解决了那些危机。

  并且还因为那些微不足道的功绩觉醒了自己的力量,得到了一个可笑的称号:友谊公主。”接着,她面对着瑞瑞,眼泪仅仅只是一瞬之间便夺眶而出。“虽然你们一直都在温暖着我,虽然你们一直都在鼓励着我,可我就是走不出来……

  当我面对从军务部传来的一个个伤亡数字,当我面对野战医院里那些小马痛苦的哀嚎与求救的目光的时候,我真的可以说这一切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吗?

  而当我面对小马镇的朋友时,醒目露露的父母,萍琪最好的朋友芝士派,下落不明的星光熠熠与崔克西,还有每一天都沉浸在哀悼与悲痛之中的苹果家族——我又可以说,这一切跟我没有关系吗?

  如果说,我是说如果,一年之前我要是有足够的能力可以阻止幻形灵对我们的大举入侵我们还会沦落到今天这副地步吗?”

  话毕,暮光闪闪趴在列车的窗前望着头顶的月光,而瑞瑞则握紧了自己的蹄子。

  “听我说,暮暮。”瑞瑞抱住了暮光闪闪,后者则是惊愕地回过头望着她的朋友。“我当然明白,你这些年来一直以来的谦逊不应该被慢慢强化为自卑。

  事实上,你真的拯救了好几次小马利亚不是吗?

  你粉碎了幻形灵间谍在水晶帝国的阴谋,你让星光熠熠这个差点毁灭世界的小马改邪归正,你解决了许许多多次我们与其他国家的外交危机,你真的做到了让友谊在这个古老的国度上面熠熠生辉。

  直到你的加冕,不管你怎么样认为的,我一直认为这是凭你的力量争取来的地位,不是吗?”

  “可……”

  “每一匹小马都会犯错,每一匹小马都不是完美的,自责与自卑不会换来问题任何的解决。

  唯有我们怀揣着一颗炽热的心,继续向着未来前进,我亲爱的暮暮。”接着,瑞瑞继续紧抱着暮光闪闪,久违的热情在两匹小马的皮毛之间肆意地摩擦,一点力量伴随着体温上的温暖点燃了暮光闪闪的内心。

  “谢谢你,瑞瑞。”暮光闪闪松开了瑞瑞,接着握紧了她的蹄子。“我不会被这些困难所击垮,我会承担起整个小马利亚沉重的责任,并带着这个国度继续前行。

  我以塞拉斯蒂亚的名义启示。”

  ……

  太阳按照规定升起前的最后15分钟,露娜也已经站在了坎特洛特的议事厅里,等待着暮光闪闪的到来。

  “亲爱的露娜公主殿下。”随着沉重的大门被身边的护卫卖力地打开,暮光闪闪象征性地向露娜鞠了一躬。

  “起身。”随着露娜的一声令下,护卫们也识趣地离开了。“说说你的计划吧,暮光。”

  “我将面对议事厅的贵族宣布自己成为摄政公主,直到塞拉斯蒂亚醒来为止。”暮光闪闪 抬起头,没有丝毫颤抖与迟疑地诉说着自己的计划。

  “你想好了?”露娜并没有多大的波动,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

  “我将肩负整个小马利亚,我以塞拉斯蒂亚的名义启示。”

  “哼……”露娜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稍稍浅笑一下。随后,她从塞拉斯蒂亚与她的王座之下走下。

  “我祝福你,以塞拉斯蒂亚的名义。摄政公主暮光闪闪。”

  …….

  正午的日光照耀着整个坎特洛特,被紧急召唤的地区代表与贵族们正坐在会议室里喋喋不休,揣测着塞拉斯蒂亚召唤他们来此的目的。

  “摄政公主暮光闪闪到!”随着外面的护卫的一声大吼,沉重的大门伴随着巨大的摩擦声拉开了自己的身躯。

  而暮光闪闪已经穿上了瑞瑞为自己量身定制的一身紫色加冕礼服。在那些地区代表与贵族震惊地目光之下,身旁的侍卫奏响着沉重而激昂的音乐,两面小马利亚的国旗飘洋于暮光闪闪的身后。

  她就在这样的端庄与沉重的气氛之下登上了那原本属于塞拉斯蒂亚的王座。

  “各位国之重臣,塞拉斯蒂亚因身体原因未能出席本次坎特洛特议事大会。

  而我,作为小马利亚的天角兽公主之一,依照《小马利亚圣典》于今日加冕为摄政公主主管小马利亚一切重要之事。”

  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暮光闪闪那金黄的王冠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那身礼服的紫色宝石仿佛如同她本人的眼神一般,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面前的王公贵族。

  “你这是在篡位!”一个来自坎特洛特的传统贵族愤怒地大喊道,接着便是下方一群小马的口诛笔伐。

 “说话不能空口无凭,钻石绣绣王子。”暮光闪闪只是淡淡地回答道,而下面的王公贵族却跳起来脚。

  “你是以塞拉斯蒂亚的名义把我们召集于此!可现在宣布的却是你加冕为小马利亚的摄政公主的消息!

  你到底居心何在?!”钻石绣绣暴怒地质问道,那双淡蓝色的眼睛仿佛真的喷射出了火焰烧向暮光闪闪。

  “塞拉斯蒂亚公主昨日突发疾病而今日仍然昏迷不醒。

  而我作为一名小马利亚的合法公主,有权依照《小马利亚圣典》所给予我的权力代替他治理小马利亚。”说完,暮光闪闪冷冷地盯着钻石绣绣与那些支持他的小马。

  “你说的是哪一条?哪一条赋予了你这样的权力?”钻石绣绣仍然在质问着,可脖颈上的冷汗已经暴露了他的紧张。

  “哼——”暮光闪闪冷笑一声,接着面向在场所有的王公贵族用坎特洛特的皇家口音大声诵读道。“根据《小马利亚圣典》799版第100页至第200页其中第157页的第五条明确讲明,当其他三位公主深陷于自己的事物无法掌管小马利亚时,我有权成为摄政公主。”接着,暮光闪闪故意停了下来如同戏谑一般望向那些王公贵族——正如同她所预料的那般,没有小马再跳出来反对她的决议。“而现在!音韵公主正深陷于水晶帝国的事物之中,露娜公主正深陷与瓦斯河的前线之中,塞拉斯蒂亚公主则深陷于与病魔的抗争之中!

  而外面!我们要面对的是幻形灵的百万大军,我们要面对的是一场事关小马利亚存亡的战争!

  而现在,在耀眼而炽热的太阳所见证当下!你们的摄政公主正端坐于王座之上肩负着一整个小马利亚的命运!头顶的王冠是塞拉斯蒂亚所亲自修订的《小马利亚圣典》所赋予的至高无上的权力!

  而就算是在这之前,我的王冠也是塞拉斯蒂亚亲手在万马之前于我亲自带上的!

  现在告诉我,你们这些生活于公主的旗帜之下的皇宫贵族要以何种依据来质疑一个堂堂正正的小马利亚天角兽公主那至高无上的权利呢?!

  以塞拉斯蒂亚的名义发誓!你们谁有这样的权力?!”

  接着,暮光闪闪停了下来死死地盯着下面的马群。那些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王公贵族被问的邪雀无声,连闹的最欢的钻石锈锈也停了下来望向了地面的尘土。

  “看来你们没有任何的疑问?”暮光闪闪接着确认道,而台下依旧鸦雀无声。“那么!我宣布,从即日起小马利亚在各地区的一切重大事件都必须交由我亲自审批!

  从即日起,我将正式成为小马利亚的摄政公主!

  从即日起!我将成为你们的君王并且以塞拉斯蒂亚的名义带领着她的国家在这种灾难的暴风雨之中砥砺前行!

  以塞拉斯蒂亚的名义!我将引领你们走向一个光明的未来!我将缔造友谊于这片因为战争承受着苦难的大地之上!

  你们有谁会质疑吗?!”

  正午的阳光照耀在暮光闪闪那熠熠生辉的皇冠之上,她将自己的头颅高高扬起俯视着这些呆落木鸡的王公贵族。

  “摄政公主万岁……”

  

小沫 love暮暮(卿柒沫)

今天的Pony Town奇遇

(像极了角色扮演,好像就是角色扮演)

第三张那个暮暮笑死我了,这是要和卫兵谈恋爱吗?笑死啦!(卫兵后面发了一句:sorry,拒绝了她),然后她哭了……哈哈哈

(我是那个宇宙公主,哈哈看到luna,我就过去了,没想到啊,突然钻出来两个卫兵,突然就有来围观我们的)哈哈哈

今天的Pony Town奇遇

(像极了角色扮演,好像就是角色扮演)

第三张那个暮暮笑死我了,这是要和卫兵谈恋爱吗?笑死啦!(卫兵后面发了一句:sorry,拒绝了她),然后她哭了……哈哈哈

(我是那个宇宙公主,哈哈看到luna,我就过去了,没想到啊,突然钻出来两个卫兵,突然就有来围观我们的)哈哈哈

不是丁

  近期的Luna

  p3使用了模板

  近期的Luna

  p3使用了模板

虹光
第一期ask来咯!! 来点评论...

第一期ask来咯!!

来点评论吧哼啊啊啊啊啊😭😭😭😭

ask的互动性很强!我会通过ask来决定接下来出场的角色和剧情的走向!还希望大家可以多问一些!!

下面是一些角色的分类,有该分类的角色出现时会有对应的emoji跟在他们的名字前面:

无标注角色:固定出场角色【出场条件:无】

⚠️关键角色:他们的出现会使局势发生转变,是局势走向的关键【出场条件:当关于这个角色的问题问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出场,包括一些正剧里的冷门角色

⭐️隐藏角色:他们的出场不一定会影响事情的走向,但他们会是决定结局如何的重点【出场条件:随解锁关键角色而公布】

🔮:彩蛋角色:他们既不会改变剧情,也不会...

第一期ask来咯!!

来点评论吧哼啊啊啊啊啊😭😭😭😭

ask的互动性很强!我会通过ask来决定接下来出场的角色和剧情的走向!还希望大家可以多问一些!!

下面是一些角色的分类,有该分类的角色出现时会有对应的emoji跟在他们的名字前面:

无标注角色:固定出场角色【出场条件:无】

⚠️关键角色:他们的出现会使局势发生转变,是局势走向的关键【出场条件:当关于这个角色的问题问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出场,包括一些正剧里的冷门角色

⭐️隐藏角色:他们的出场不一定会影响事情的走向,但他们会是决定结局如何的重点【出场条件:随解锁关键角色而公布】

🔮:彩蛋角色:他们既不会改变剧情,也不会对结局有多大影响,但他们会让这个故事更加有趣。【出场条件:被提及即出场】


一些可以公布分类的角色:

m6+露娜:固定出场角色

塞拉斯提亚,无序,索瑞斯:重要角色

其余会随剧情推进而公布

喜好悲剧的法棍

永远忠诚 第十九章 师徒决战

  又是一个无眠的晚上,塞拉斯蒂亚以惯例一般的高效率处理着面前一件又一件令她头疼的破事。

  “呼——”随着最后一个盖章落下,比她整匹小马还高的文件被整齐有序的成一座又一座大山堆在办公桌面前形成了一堵墙壁。

  “我可能睡得比露娜晚,真是可笑塞拉斯蒂亚……”她疲倦地从自己的办公椅上走了来,接着来到昏暗无比,空无一马的走廊上。

  “如同往常一样。”塞拉斯蒂亚点着灯走进主厅,大厅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5:00,这意味着她要准备下一次的日出了。

  “噔—噔—噔—”空荡的走廊让塞拉斯蒂亚的蹄子声不断地回荡在黑暗之中,可是一股莫名的不安感随着塞拉斯蒂亚警戒的魔法力量释放散开在她的内心。

  “...

  又是一个无眠的晚上,塞拉斯蒂亚以惯例一般的高效率处理着面前一件又一件令她头疼的破事。

  “呼——”随着最后一个盖章落下,比她整匹小马还高的文件被整齐有序的成一座又一座大山堆在办公桌面前形成了一堵墙壁。

  “我可能睡得比露娜晚,真是可笑塞拉斯蒂亚……”她疲倦地从自己的办公椅上走了来,接着来到昏暗无比,空无一马的走廊上。

  “如同往常一样。”塞拉斯蒂亚点着灯走进主厅,大厅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5:00,这意味着她要准备下一次的日出了。

  “噔—噔—噔—”空荡的走廊让塞拉斯蒂亚的蹄子声不断地回荡在黑暗之中,可是一股莫名的不安感随着塞拉斯蒂亚警戒的魔法力量释放散开在她的内心。

  “谁在哪?!”塞拉斯蒂亚的身体随着她的话语不断的冒出升腾而炙热的魔法力量,窒息的温度在空旷的走廊上疯狂地蔓延。

  可最终却与一股同样炽热的魔法力量相撞在了空气之中,一些珍贵的瓷器已经忍受不住高温开始融化。

  “余……余晖烁烁?!”不可置信的塞拉斯蒂亚恢复到了平日里的状态,彩色的头发在月光的照耀之下不断地摇摆。

  “你好啊,塞拉斯蒂亚。”余晖烁烁摘下了自己的斗篷的兜帽,绿色的眼睛伴随着愤怒的魔法能量燃烧着走廊的空气,那些往日的回忆又一次笼罩在塞拉斯蒂亚的心头。

  “余晖!是啊……你回来了……”塞拉斯蒂亚低下了自己的头,悲伤的泪水一滴滴地落在地板上。

  “别再假惺惺了!”

  “轰——”仅仅只是一个瞬间,余辉烁烁便被塞拉斯蒂亚强大的魔法瞬移到了无尽之森的上空,塞拉斯蒂亚仍然以一种悲伤的神情面对着余晖烁烁,痛苦伴随着散发着咸味的眼泪在心脏的血管之中流淌……

  可这些感受最终幻化为了沉默,但空气并没有降至冰点。

  “轰轰轰——”巨大而炽热的火焰从余晖烁烁的独角喷涌而出,那气势点燃了空气,窒息的温度浩浩荡荡地砸向塞拉斯蒂亚。

  “怎么了塞拉斯蒂亚?!又要展开你那副伪善的面庞与嗓音,然后动用你那太阳的力量在这个荒无马烟的地方将我杀死吗?!

  这就是你一直以来对付亲马的方式不是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轰——”巨大的火球对塞拉斯蒂亚隐匿的森林降下如同太阳一般炙热的攻击,那熊熊的烈焰散发出令马窒息的滚滚浓烟,而塞拉斯蒂亚则又一次升上了天空。

  “我从来都不想杀死你余晖烁烁!我一直都爱着你,我真的很抱歉……”

  “把你那虚伪的面具随着你的皇冠一起扔进你的坟墓里面吧!塞拉斯蒂亚!

  我将取代你这虚伪的懦夫成为太阳之主!”

  “轰—轰—轰—”夹杂着愤怒的烈焰被塞拉斯蒂亚一次又一次地躲过,她始终没有使用自己任何的魔法。

  “我从来不认为我头上的皇冠理应遮挡你耀眼的光芒!我也从来都不认为我可以以女王的身份凌驾于任何一匹小马之上,我头上的皇冠只是我责任的象征……”

  “轰——”

  “别再假惺惺了!皇冠就是特权!皇冠就是凌驾于众生之上的高贵!

  你不也是这么安排我的吗?!”

  “轰——”塞拉斯蒂亚依然躲闪着那一道又一道的攻击,可当初那个承诺着要帮自己升起太阳的雌驹却在她的眼前若隐若现……

  “我只是……将自己那自私的错误又一次强加到你的身上……

  我很抱歉,余晖……”

  “轰——”

  “你很抱歉?!你将你所期待的事物强加到我的身上!你将你所爱的事物强加在我的身上!你将名为爱的绳索套到我的身上!

  你只不过想让我成为你的样子!一个自私、虚伪、懦弱、可悲的胆小鬼!

  而我将超越你并且凌驾于你之上!”

  “轰——”随着话语的疯狂与魔法火焰一节更比一节的炽热,塞拉斯蒂亚只是感受到了无尽的痛苦……

  “我很想再爱你一遍,我的孩子。”说着,塞拉斯蒂亚带着余晖烁烁离开了这片天空……

  ……

  寒冷的冬夜总是刺激着一些小马敏感的神经,习惯了孤独与寂静的露娜也经常会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对着沙盘思考接下来的行动。

  “啊——”露娜打着哈欠,长时间的思考也没有换出来任何的结果能打破现在的僵局。

  郁闷的她站起身,抬眼却看见了塞拉斯蒂亚在出征之前给予她的水晶护身符。

  “我估计起的比你还早,蒂亚。”露娜自嘲着将护身符用魔法装进了自己御寒的黑色大衣里,一股令人安心的炽热在温暖着她的身体。

  接着,露娜走出了帐篷,独自一马在被风雪与战争摧残的烂泥地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寒风裹挟着风雪划过她的脸颊,但怀中的护身符却给予了她无上的温暖,让她不被这无情的寒冷所侵蚀。

  “你永远都令马安心,我的姐姐。”露娜感叹着,一边用蹄子从怀里掏出散发着温暖与黄光的护身符。

  ……

  “轰——”又是一次失败的进攻,余辉烁烁早已经被彻底的愤怒所吞噬,早已经被过往的回忆与自己脖子上的天角兽护符驱使着一次又一次发动超越自己身体上限的攻击。

  “别再躲躲藏藏谋划你的阴谋了!杀了我吧 塞拉斯蒂亚!哈哈哈哈哈哈——”余晖烁烁狂笑着追击,她的魔法能量攻击一次比一次强大。

  “轰——砰——”最终,塞拉斯蒂亚降落在了装载着谐律精华的峡谷里,正面面对着已经陷入疯狂的余晖烁烁。

  “ 又是这个地方不是吗?!你又准备用一出苦情戏让自己的花招得逞,然后让我被谐律精华直接给封印吗?!

  这不就是你对待根本就不按照你的期待发展的家马。的方式不是吗?!把他们杀了又或者是送到某个孤独的地方待上1000年!”

  “轰——”炽热的火焰又一次从余辉烁烁的独角喷薄而出,黑暗与混沌散发的魔法能量在她的眼角与周围不断地流淌。

  “砰——”可这次,炽热的火焰直接打在了塞拉斯蒂亚的身上。待到能量退去,无数焦黑的伤痕浮现在了昔日洁白的身躯上。

  “轰——”可塞拉斯蒂亚没有丝毫的触动,仍然只是面无表情地承受这一切。

  “为什么不反击?!为什么不杀了我啊?!”

  “轰——轰——轰——”

  “我没有完成你的期待!我没有完成你给予我的一切!我让你所有的爱在如今炽热的能量面前皆化为了乌有!

  来吧!杀了我吧,塞拉斯蒂亚!”

  “轰——轰——轰——”余晖烁烁仍然在痴狂地呐喊着,将魔法攻击的上限一次又一次地提高。

  塞拉斯蒂亚的血肉已经随着烫伤的伤口展露在空气之中,她的每一步都伴随着巨大的痛苦。

  可塞拉斯蒂亚最终是走到了她最爱的女儿面前。

  “你!你要杀了我吗?!”余晖烁烁惊慌失措地望着面前遍体鳞伤却仍然挺立着的塞拉斯蒂亚,望着她头上闪烁着魔法的独角,强大的魔法能量似乎马上就要将她吞噬。

  “不!”余晖烁烁将滚烫的魔法能量全部转移到自己的皮毛之上试图抵御来自塞拉斯蒂亚的攻击。

  “欢迎回家,我的女儿。”塞拉斯蒂亚抱住了面前惊慌失措的余晖烁烁,那滚烫的皮毛炽烤着那本来就烧伤严重的身体。

  可运起的魔能却没有丝毫帮助她减轻痛苦,而是搭在了余晖烁烁的头顶之上,用一种祝福的魔法安慰着惊慌失措地余晖烁烁。

  “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余晖烁烁崩溃着增大的自己皮毛上魔能的输出,可塞拉斯蒂亚仍然抱着她。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依然会爱着你,因为我永远是你的母亲。”塞拉斯蒂亚温柔地说道,可余晖烁烁的愤怒仍然没有减少。

  “别!别再假惺惺了!”

  “轰——”突然,一股陌生的力量蛮横地闯进余晖烁烁的精神世界。

  “你!你到底在耍什么把戏?!”余晖烁烁仍然在愤怒地质问着,可伴随而来的回忆只是一幕又一幕的闪烁——属于塞拉斯蒂亚的回忆。

  “我永远以你为骄傲,余晖烁烁。”在成为塞拉斯蒂亚学生的那个温和的午后,塞拉斯蒂亚带着温和的微笑面对着余晖烁烁。

  “魔法就是这样,神奇而美丽。

  任何的生命都可以习得它,任何的生命都在拥有着它,魔法也因为生命的绚烂而美丽。”塞拉斯蒂亚在一堂又一堂的魔法课上玩弄着千奇百怪的把戏,却始终如一地对余晖烁烁露出微笑。

  “别着凉了,我的孩子。”在余辉烁烁正式地将塞拉斯蒂亚当成母亲一般去对待之前,塞拉斯蒂亚在一个又一个的夜晚温柔地为余晖烁烁盖上温暖的被子。

  “妈妈,如果有一天我也变成了一个坏孩子,你也会爱着我吗?”在一次失败的历险后,余辉烁烁啜泣着向塞拉斯蒂亚发问道。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永远都是你的母亲,也永远都爱着你。

  我最亲爱的孩子。”塞拉斯蒂亚抚摸着余辉烁烁的头发,同样对她施以一个温柔的微笑。

  接着,愤怒而升腾的火焰在往日一段又一段的记忆里不断地燃烧,漆黑而寒冷的夜晚侵蚀着那些昔日美好的记忆。

  破碎、燃烧、痛苦,余晖烁烁被这些情绪逼到了角落痛苦地大喊。

  可当她一睁眼时,面前仍然是塞拉斯蒂亚,她仍然带着如同以前一般温柔的笑容面对着余晖烁烁。

  可接着,沉重的身躯倒在了冰冷的泥地上。

  久违的悲伤与痛苦如同冬夜的寒冷一般刺痛着余晖烁烁那原本愤怒的内心,随着而来的是无尽的悔恨将她拉入哭泣的深渊。

  “我……我都干了什么?”

草
最后几分钟想出来的脑洞wwww...

最后几分钟想出来的脑洞wwww中秋节快乐各位!!

最后几分钟想出来的脑洞wwww中秋节快乐各位!!

世界唯爱椰汁
  第一次画马,想着在中秋节发...

  第一次画马,想着在中秋节发,所以好多细节没扣。总之,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第一次画马,想着在中秋节发,所以好多细节没扣。总之,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