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露崎真昼

45612浏览    1069参与
玥炭

少歌 最近發生的大事件

再、再寫一題就好……(喂


Q:最近發生的大事件(最近あった大事件を教えてっ!)

ps:這問答是2017,動畫開播前的時點。


✨華戀

果然是與小光的再會、吧?

大約10年沒見面了,變得很漂亮嚇了我一跳!!


✨真晝

華戀ちゃん的青梅竹馬,回來了呢……


✨小光

水母……大量。


✨真矢

有個歌劇團的Top男役退團的事……


✨純那

當然是這次的スタァ・オーディション(柑我英文渣,star選拔=star噢迪熊)

難得的機會,要為了成為一等星努力!


✨奈奈

假日時做的年輪蛋糕,被真矢一個人吃掉的事♪


✨克洛

天堂真矢有我童星時出演的DVD,嚇了一跳。


✨雙葉

那傢伙,不知何時...

再、再寫一題就好……(喂


Q:最近發生的大事件(最近あった大事件を教えてっ!)

ps:這問答是2017,動畫開播前的時點。


✨華戀

果然是與小光的再會、吧?

大約10年沒見面了,變得很漂亮嚇了我一跳!!


✨真晝

華戀ちゃん的青梅竹馬,回來了呢……


✨小光

水母……大量。


✨真矢

有個歌劇團的Top男役退團的事……


✨純那

當然是這次的スタァ・オーディション(柑我英文渣,star選拔=star噢迪熊)

難得的機會,要為了成為一等星努力!


✨奈奈

假日時做的年輪蛋糕,被真矢一個人吃掉的事♪


✨克洛

天堂真矢有我童星時出演的DVD,嚇了一跳。


✨雙葉

那傢伙,不知何時胸圍變得那麼……


✨香子

這麼說起來,雙葉はん最近「……體重增加了……不好了」這麼說著。

啊,這件事(雙葉說)是秘密的,真抱歉吶♪


玥炭

少歌 99期生中在意的人

寫上癮了再寫一題(*´ω`*)


Q:99期生中在意的人(99期生の中で気になる人)?


✨華戀

當然是小光!


✨小光

華戀。


✨真矢

在意的存在?大概是西條克洛迪娜吧。


✨純那

真矢與奈奈。

真矢是目標,奈奈是因為注意到她的歌聲跟演技其實很厲害。

(原文:みんなあまり気付いていないかも知れませんが、ななは歌もお芝居も、凄く上手なんですよ!)


✨真晝

愛城華戀ちゃん!


✨奈奈

神樂光ちゃん♪

(這個倒是有點意外)


✨克洛

嘛……天堂真矢的事情。


✨雙葉

花柳香子。


✨香子

在意的人?應該是大家要在意咱才對。

雙葉はん在意的人,是誰?

寫上癮了再寫一題(*´ω`*)


Q:99期生中在意的人(99期生の中で気になる人)?


✨華戀

當然是小光!


✨小光

華戀。


✨真矢

在意的存在?大概是西條克洛迪娜吧。


✨純那

真矢與奈奈。

真矢是目標,奈奈是因為注意到她的歌聲跟演技其實很厲害。

(原文:みんなあまり気付いていないかも知れませんが、ななは歌もお芝居も、凄く上手なんですよ!)


✨真晝

愛城華戀ちゃん!


✨奈奈

神樂光ちゃん♪

(這個倒是有點意外)


✨克洛

嘛……天堂真矢的事情。


✨雙葉

花柳香子。


✨香子

在意的人?應該是大家要在意咱才對。

雙葉はん在意的人,是誰?


玥炭

少歌 擅長與不擅長的科目

雖然是很舊的問答,不過我現在才看到

出處好像是電撃G’s7月號


Q:擅長與不擅長的科目(得意だったり、逆に苦手だったりする教科はある)?


✨華戀

擅長國語,不擅長數學。

(再騙啊妳明明這麼文盲!!)


✨小光

不擅長數學。

(沒說擅長的科目,不過從純那那邊跟四格提到,應該是英文。加上留學英國過。)


✨真矢

為了成為Star沒有不擅長的,除了繪畫。


✨純那

擅長現代文、英語、數學,特別是擅長日本史。

不擅長游泳。


✨真晝

擅長音樂,沒說不擅長什麼。


✨奈奈

全部不擅長。

(原文:勉強って、難しいですよねぇ~。

何度繰り返しても、なかなか頭に入ってきません。)

話說……何度繰り返し…...

雖然是很舊的問答,不過我現在才看到

出處好像是電撃G’s7月號


Q:擅長與不擅長的科目(得意だったり、逆に苦手だったりする教科はある)?


✨華戀

擅長國語,不擅長數學。

(再騙啊妳明明這麼文盲!!)


✨小光

不擅長數學。

(沒說擅長的科目,不過從純那那邊跟四格提到,應該是英文。加上留學英國過。)


✨真矢

為了成為Star沒有不擅長的,除了繪畫。


✨純那

擅長現代文、英語、數學,特別是擅長日本史。

不擅長游泳。


✨真晝

擅長音樂,沒說不擅長什麼。


✨奈奈

全部不擅長。

(原文:勉強って、難しいですよねぇ~。

何度繰り返しても、なかなか頭に入ってきません。)

話說……何度繰り返し……再演!!


✨克洛

擅長數學和物理之類的理科,也擅長音樂與美術。

沒說不擅長科目,倒是吐嘈了真矢美術課都不在。


✨雙葉

擅長體育吧?(說了跑步跟游泳)


✨香子

擅長英文,沒說不擅長的。


玥炭

可愛愛!!!
真晝黏土人

283312@283o312

可愛愛!!!
真晝黏土人

283312@283o312

玥炭
聖翔全員怪傑小光你怎麼回事ww...

聖翔全員怪傑
小光你怎麼回事www

ごちそうさま@tanin050

聖翔全員怪傑
小光你怎麼回事www

ごちそうさま@tanin050

628

光晝小腦洞

第一次寫文,文法,排版力有未逮,敬請原諒。


如有錯別字或詞不達意也請多多包涵。


近日重溫了一下#2再演,

唱完still in a dream之後,

花叶有一段戲是雙叶問“香子還沒生完氣嗎?”

香子大力的點了一下頭,

然後本人光晝腦就忍不住想,光也可能會因此事對真晝有點小脾氣的,不過光的生氣可能會內斂點,就有了這篇~


#2梗有,主光晝,微花葉


連接#2完結,與青嵐交流會結束後繼續在校上課


露崎真晝發現神樂光在上課途中開始悶悶不樂





怎麼發現的?因為上課中一直有視線盯著,看過去就是某人匆匆轉移視線的畫面,讓人忍不住多想


直到終於放學回星光寮...


第一次寫文,文法,排版力有未逮,敬請原諒。


如有錯別字或詞不達意也請多多包涵。



近日重溫了一下#2再演,

唱完still in a dream之後,

花叶有一段戲是雙叶問“香子還沒生完氣嗎?”

香子大力的點了一下頭,

然後本人光晝腦就忍不住想,光也可能會因此事對真晝有點小脾氣的,不過光的生氣可能會內斂點,就有了這篇~





#2梗有,主光晝,微花葉






連接#2完結,與青嵐交流會結束後繼續在校上課












露崎真晝發現神樂光在上課途中開始悶悶不樂


 




怎麼發現的?因為上課中一直有視線盯著,看過去就是某人匆匆轉移視線的畫面,讓人忍不住多想





直到終於放學回星光寮的路上


「華恋ちゃん、ひかりちゃん待會晚餐想吃什麼?我都可以煮喔!」


  真晝想著晚上好好慰勞一下二人,一踏出校門就問



「我想吃肉!!今天活動量十足呢!白飯都可以吃下3碗!」


  愛城華戀笑著道


「那ひかりちゃん呢?」真晝繼續問


  


  但小光依然不語,只是回頭瞄了一下真晝,又默默的繼續向前走,保持和華戀真晝有四五個身位,而被盯的真晝則開始回想自己是做了什麼惹惱了光。 


走在中間的華戀望了一下真晝又望了一下小光










  此時正背著花柳香子走的石動雙叶經過三人身邊


「香子妳還在生氣嗎?」


「哼」


「不要生氣嘛!絕對沒有下次了」


「你還想有下次?」香子擰著雙叶的耳


「痛痛痛_痛,對不起嘛!香子大人原諒我吧!」


「給咱記著!哼!看你表現吧! 現在背咱去買點心~」


「是~是~遵命!香子大小姐!」雙叶背著香子開始加速


慢慢兩人就離開了三人的視線









「ひかりちゃん你也還在生氣嗎?」一向遲鈍的華戀這次好像知道光在氣什麼,但光依舊沒反應


華戀緩緩向真晝道「生氣是non nonだよ,不過這次我也不幫まひるちゃん喲!ひかりちゃん應該是和香子ちゃん氣的一樣吧,而且青嵐各位來的時候ひかりちゃん就一 ~~ 直很擔心まひるちゃん,連走駝老師宣佈まひるちゃん要去青嵐那邊她都還很擔心你喔!雖然她什麼都沒說,但我知道她很在乎まひるちゃん。」




原來是這樣嗎?連華戀ちゃん都知道ひかりちゃん在氣什麼,而我卻沒有發現.....那個人...就算一直以來我對她的態度如何,都只是默默接受,從來沒有看過她為了我而生氣....是不是說在她心裡面,我也有一點位置了呢?  


啊,不對!現在要想的是怎樣才能讓她氣消,怎麼辦,她連吃晚餐都好像沒興趣了....都是我的錯....該不會待會又突然間消失了吧!


「華恋ちゃん那怎麼辦?要怎麼做ひかりちゃん才會原諒我?」隱約有點不安的真晝問



「我也不知道,嗚,上次她生氣都是突然自己不氣,我才找得到她.....啊,我想到了!要不然まひるちゃん妳參考一下双葉ちゃん?我想香子ちゃん原諒双葉ちゃん的時候,ひかりちゃん也該不生氣了吧? 那哄人這個任務就交給妳了~


 糟了!ひかりちゃん、まひるちゃん,我忘了純純和bananaちゃん叫我要一起去找b組的人開檢討會,不趕快的話純純會很生氣的,我先走了!」


慌張的華戀如箭般馬上就跑沒影了。








華戀走了之後真晝內心掙扎了一會,好像突然想通了般急步走到光面前


「ひかりちゃん! 我....我.....









___ 一言不合就被背起來的神樂光


我......背你回去吧!」




被背起來的光雖然沒有掙扎,卻也感受的出她興致不是太高,就只是輕輕貼著真晝,如果不是真晝用力抓緊她的大腿,可能早就掉下來了





華戀ちゃん、双葉ちゃん這招也不行啊…


原來ひかりちゃん這麽輕,待會讓我煮個特盛Mr.white咖喱飯給她才行!




明明感覺這樣瘦弱,身體卻很暖和,




明明平時說話不多,但卻會在舞台上星光閃耀........




明明日常生活自理很弱,但會願意聽我講,努力去做每一件小事


最重要的是....




__會保護我,而且第一個會發現我心情有異的人




嗯....必需道歉,我不希望ひかりちゃん因為我而生氣,就算平時她不愛笑,我也想她是開開心心的。






「吶....對不起ひかりちゃん,明明你這麽努力的保護我...我卻...」不知道如何說下去的真晝愈想愈覺得自己很壞






神樂光輕輕的嗯了一聲,抱著真晝的手漸漸收緊。








她....全身放鬆的靠在我身上了,緊貼在我身上的她,還能聞到她頭髮的香氣。這是不是說她原諒我了?


明明只是一句小小的道歉,她就不生氣了,這讓我好像更內疚了,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對她...

















真晝背著光一步一步,終於走回到宿舍內


「ひかりちゃん你先去洗澡吧,我先去看一下晚餐的材料。」把光輕輕推入澡堂後,真晝轉頭就向大廳去了











一入大廳門就從遠處看到雙叶在廚房擺弄什麼,真晝走近過去。


「双葉ちゃん在弄點心?」


「對啊!香子說要吃嘛,你也知她還在生氣,所以就在弄了,馬上就好,真晝你也要用廚房嗎?」


「吶,香子ちゃん吃了双葉ちゃん的點心就會原諒妳嗎?我好像也惹怒了ひかりちゃん,我也想好好的哄她讓她開心。」


「真晝也? 哦…不過我這邊沒這麽簡單,一般說來香子都要氣一天的,這次是真的很生氣,我也知道是我的錯,所以會比平時做多一點喔!」



「双葉ちゃん可以說一下你準備怎麼做嗎?」


「第一步就是先要餵飽她,然後就給她膝枕和按摩吧。」


「但這不是双葉ちゃん平時就有在做的嗎?」



「嘛...我也知道,所以接下來就還要說些香子的好話囉,如無意外她會趁機提一大堆不平等條約出來,只要我全答應的話,大概她氣就會消得七七八八。」



「真好呢.....双葉ちゃん和香子ちゃん這麼互相理解,就算生氣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馬上可以和對方和好....如果能我再多了解ひかりちゃん......」



真的好羨慕她們,如果我能和ひかりちゃん關係再好一點的話,如果我也能馬上知道她想什麼的話....


心臟好像隱隱作痛,我是生病了嗎?






雙葉見真晝垂頭喪氣的忍不住開解道 「真晝你想太多了,就算是我們倆之間都是彼此慢慢磨合出來的,雖然這麼說很害羞,但香子的心是向著我的我明白,同樣我亦然,既然兩人是向著對方的,那只要好好將自己的感受說出來讓對方知道就行了.......


 不過實不相瞞,這個是今天早上的事才讓我再一次深深體會到的,如果瞞著不說一味只靠一個人去承擔,也是會傷害到對方的。」




原來是這樣啊,要說出來呢…


她.....會願意聽我說嗎?


嗯…一定會的,她這麼溫柔,一定連我所有的牢騷都願意默默接受...





「如果再不行就唯有出必殺技了!」雙葉臉帶一點紅的說


「嗯?還有什麼必殺技?」真晝表示認真想學


雙葉靠在真晝耳邊說了幾句,真晝馬上滿臉通紅,頭頂冒煙,想著找藉口逃離現場,不經大腦就說了一句去看看光洗完澡未,話說出口了臉就更紅了,好像聯想到什麼似的,掩著臉腳底抹油的,匆忙離去。



雙葉看著好像情竇初開的真晝跑走後,忍不住加快手上工作「喲西!我也要加把勁了,可不能輸給那兩人呢!」















真晝回到房後掩著通紅的臉坐在床邊正在胡思亂想



光洗澡完回房見到這個畫面,一開始以為她在哭,馬上衝過去看著真晝,在真晝的注視下,緩緩拉下她掩面的雙手,並沒有發現眼淚,但依舊慢慢靠近她的臉.......


真晝羞得閉上了眼




「真晝生病了嗎?」額頭貼上額頭,嗯沒發熱,但臉更紅了,連耳朵也。



笨蛋,不要靠那麼近啊!露崎真晝你在想什麼人家才不是想要親你呢,別聽了雙葉的話就對號入座了啊!



深呼吸了下,稍稍冷靜點道「我沒事喔…」



話是這麼說但那臉色卻完全不是那樣



神樂光又盯了真晝一下,別過頭去了。



「啊,ひかりちゃん頭髮還未乾呢,我幫你吹乾吧!」想著找點事做的真晝並不知自己又惹惱了光。



這次正確來說是光在生自己的悶氣,覺得是自己太弱了,所以真晝才不能依靠她,明明臉紅成這樣肯定有什麼事,但卻不肯告訴自己,愈想愈覺得自己無用,連吹頭都要那個人幫忙,但偏偏自己捨不得這樣的溫柔而無法拒絕.....


「ひかりちゃん吹乾了喔~」


「嗯」


感覺到氣氛有一點點奇怪的真晝並不知道光在生氣還想著要怎麼對光更好「ひかりちゃん是累了嗎?今天可以特別給你膝枕喔,休息一會吧,我幫你按摩一下。」


按了一會兒頭的時間,真晝想了些能讓光開心的事,在按完摩的時候,終於鼓起勇氣邀請


「ひかりちゃん周末有空嗎?不如我們一起去Mr.white和Suzudaru cat專門店吧,就算你要買限量版Mr.white也可以喔,然後順便可以陪你去一下水族館補充水母能量喔!」


「嗯,考慮。」


聽到這裡真晝覺得光又在生氣了



ひかりちゃん還在氣我嗎?但剛剛回來的時候明明好像已經原諒我了,難道是我錯覺?


難道是餓了? 嗯!先去做飯吧,之後再想。


「那ひかりちゃん你考慮一下,我先去做晚飯了。」


說完真晝就出門去做準備了


但她不知道的是,笨拙的光以為真晝不想再理她了,心情一落千丈。













餐桌上出現的是用白飯做成Mr.white樣子,周邊圍著咖哩汁的Mr.white咖哩飯,偶爾真晝心情好的時候也會做給光吃,每次光都吃得津津有味的。



但今天雖然也是一點不留的清了一整碟子,但光卻完全沒有笑容,讓真晝忍不住擔心。而且吃完飯就自己默默地拿了碗碟去洗,都不用像平時要人叫才動。見到這樣原本值得高興的場面,真晝卻完全笑不出來。


ひかりちゃん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洗完碗後光就自己先回房了,這時真晝趁這段時間去了洗澡,在泡澡中她慢慢回想起今天發生的所有事。







這兩天久違的經過一番戰鬥,也重遇了涼ちゃん。


從一開始擔心,緊張,內疚,這些感覺一直籠罩在自己的心頭,壓得我快喘不過氣.......


是她


她擋在我身前抓著我手緩緩後退時,有一點點的安心感


是她的話讓我找回自己最初的本心



對了,就算我做了去幫青嵐的決定,我在她的眸裡也找不到一點怒氣,就如華戀所說,只有重重的擔心


吶ひかりちゃん不要再生氣了好嗎…我也會很擔心你的.....一想到我們的關係可能會破裂,我的心臟又會隱隱作痛,難道就像你說的我生病了嗎?














帶著一點疑惑的心情,真晝再一次回到三人的房間


一推門見到光正坐在自己的地鋪上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


想了又想都整理不出自己要怎樣做的真晝,突然腦海又浮現了雙葉那句--抱著她親了下去再說,到時候就知道要怎麼做下去了。


想到這洗完澡消下去的紅暈又上頭了




這時留意到真晝回房的光瞄了一眼,看到她又紅著臉,生生壓抑著自己的擔心,又垂下頭,反正問她也不會告訴我的.......她根本不需要你.......







怎麼辦?ひかりちゃん好像比剛才晚飯時更低落了,難道真的要用必殺技?萬一她更生氣了怎麼辦? 





我......ひかりちゃん........





經過一番天人交戰的真晝,真晝決定搏一回,大不了再繼續哄她,她還是相信這麼溫柔的光,最後一定會原諒她的



真晝慢慢的走向光


「ひかりちゃん」


在光抬頭的瞬間,將唇貼上去


光被突然靠近的臉嚇了一下,但馬上就被唇上的柔軟吸引,什麼也想不起來,忍不住向前回吻了一下


第一次感受到溫柔敦厚的兩人,緊緊抓住對方的衣袖,不知道是誰先伸出了舌頭舔了下對方的唇瓣,細細品嚐著對方的唇紋,親吻的感覺太美好,舌尖碰到舌尖的時候兩人都像觸了一下電般,情不自禁的深吻下去,一直到雙方都快沒氣了才分開。



一個不明所以的吻好像突然讓兩人如釋重負


沉在心頭的大石不翼而飛


兩人在漸漸在溫馨的時光慢慢展開心霏


真晝靠在光的肩膀,溫柔輕聲的問


「ひかりちゃん可以告訴我,你到底在氣什麼嗎?都怪我太笨了,明明惹怒了你卻想不出原因,我想再了解你多一點,想知道你在為什麼煩惱,可以嗎?」


「。。。」


「對不起呢…ひかりちゃん」


「まひる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錯。錯的是我」


光也慢慢的把頭靠在真晝耳邊


「明明是我不夠了解你,明明是我不夠強大,成為不了まひる的依靠,明明發現你有別樣,我卻無法幫手,也沒能好好理解你的煩惱,這兩天是這樣,剛剛又是這樣,還害你一直擔心我......還一直哄我.....是我什麼都.....做不好....」


聽到這裡滿心柔軟的真晝,輕撫著光的臉


「傻瓜,明明是我自己的問題,怎麼能怪你呢,而且有件事ひかりちゃん你說錯了,是你緊緊拉著我的手保護我在後,你絕對可以成為依靠喔!才不是什麼都做不好呢,就算是ひかりちゃん本人我也不容許你這樣說自己。」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所以我全部都想知道,全部都可以包容,就算幫不上忙也想知道,まひる....可以全都告訴我嗎?就算是什麼小事也可以,我不想再看到你流淚,不想再看見你坐在床邊掩著臉,卻無法安慰你...」


好像想起什麼的真晝,紅暈漸漸爬上臉,但已經決定好要坦誠的真晝還是將臉埋光的肩胛說


「笨蛋,那個是在害羞啦,別要我連這種話也要說出來嘛!」手輕輕敲打了光的手臂一下


「噢」還是有點不明白的光呆呆的回道


但她現在知道的是真晝並沒有隱忍著傷心不說,想到自己是白擔心就覺得有點好笑


默默的把這一幕記在腦海裡封存,這就是叫做害羞的反應,那自己可以任性的把它定義為真晝是為了自己而害羞嗎?


想到這裡光也開始有點傻樂



夜開始深


說開了的兩人明顯有點不想分開,在關了燈之後,光坐上了真晝的床,真晝牽著光的手


「ひかりちゃん,我會努力向你坦誠自己的感受的,你可以給我點時間嗎?我也希望你可以對我說你不滿的地方,不要自己憋著生悶氣,也不準不交代就離家出走了.....」


在黑暗中難免有些不安感,真晝緩緩地將自己擔心的事說了出來


「嗯,我也會努力的,まひる」光回扣著真晝的五指


光的聲線太過溫柔,不經意間把真晝的擔心全部帶走








當夜以為兩人已經熟睡的時候,



一把呆呆的聲音響起


「那剛剛的吻........到底是什麼意思?」


原本面向著的人兒轉過身


「笨蛋,你中午當眾說了什麼沒印象了?忘了就算了,哼!」又輪到另一人小小的鬧別扭,深夜獨自臉紅的可愛模樣卻是無人欣賞到了




光想了一會,從後抱著真晝在她耳邊輕輕說了一句





【真晝是與我未來緊緊相連的人】






真晝再次翻過身,兩個人安穩地抱在一起睡著了。





隔在兩人心門之間的紗一層又一層,卻無阻她們變得更加親蜜,只要兩人的心都是向著對方,總有一天可以毫無隔閡的在一起了吧
















至於你問華戀在哪?




還在純那和banana的寢室被壓著寫盜竊芙蘿拉衣服的悔過書呢


遨游 今年也是咕咕 119🌟
是在空间发的转发多少次画多少个...

是在空间发的转发多少次画多少个土豆

奶奶:今年大丰收呢,给你寄了很多。很朋友一起吃吧。听说今年流行给蔬菜贴眼睛哦 所以每个都贴上了呢。

露女士:???

是在空间发的转发多少次画多少个土豆

奶奶:今年大丰收呢,给你寄了很多。很朋友一起吃吧。听说今年流行给蔬菜贴眼睛哦 所以每个都贴上了呢。

露女士:???

牧狼放

【睡前摸的昼昼】

少妇昼昼简直是犯规的存在…成熟中透着少女的青涩与天使般的可爱…我天这谁顶得住啊…(w)

真昼被称作少歌里cp最多的“后宫王”名副其实…qwq

婚后的光真的享福w,妻子不仅温柔体贴,还能在今后的日子里愈加成熟撩人……已经能想象对着爱妻冒烟的光光了qwq。w


我爱昼昼

她真好.jpg  w


【睡前摸的昼昼】

少妇昼昼简直是犯规的存在…成熟中透着少女的青涩与天使般的可爱…我天这谁顶得住啊…(w)

真昼被称作少歌里cp最多的“后宫王”名副其实…qwq

婚后的光真的享福w,妻子不仅温柔体贴,还能在今后的日子里愈加成熟撩人……已经能想象对着爱妻冒烟的光光了qwq。w


我爱昼昼

她真好.jpg  w





玥炭
可愛!! [커미션]쨔쨔@JJ...

可愛!!

[커미션]쨔쨔@JJA_JJA__

可愛!!

[커미션]쨔쨔@JJA_JJA__

牧狼放

【来自光昼党的小脑洞qwq】

突然想到这个人,英国王立的朱利,当初打赢小光的那位。


个人感觉朱利的水平大概是王立首席的程度(因为看那时同学们的反应,她在最后获得了所有闪耀,变得比以前更“耀眼”了),这么一想,小光大概也能算是王立次席的水平(对小光的能力十分认可的我w)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我在想,这个人物,很适合放在同人故事情节里“做文章”qwq


这里突然有个脑洞:

(小设定)小光对英国王立的旧同学朱利,一直有着深深的心里阴影,即使现在已身置圣翔,却仍存“心结”。当初赢了自己,夺走自己一切的,就是这个金发女生,内心对她有着挥之不去的恐惧,每看见她的眼睛,便会自信全无。...

【来自光昼党的小脑洞qwq】

突然想到这个人,英国王立的朱利,当初打赢小光的那位。


个人感觉朱利的水平大概是王立首席的程度(因为看那时同学们的反应,她在最后获得了所有闪耀,变得比以前更“耀眼”了),这么一想,小光大概也能算是王立次席的水平(对小光的能力十分认可的我w)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我在想,这个人物,很适合放在同人故事情节里“做文章”qwq


这里突然有个脑洞:

(小设定)小光对英国王立的旧同学朱利,一直有着深深的心里阴影,即使现在已身置圣翔,却仍存“心结”。当初赢了自己,夺走自己一切的,就是这个金发女生,内心对她有着挥之不去的恐惧,每看见她的眼睛,便会自信全无。


不过还好,在英国的revue已经过去了——小光这么想着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revue的涉及范围扩大了,各国学校的学生可以跨国战斗(长颈鹿玩high系列x)


再次遇到朱利的小光,在revue舞台上被盛气凌人的老对手“挑衅”:——“你觉得你赢得了我吗,神乐光?…不,是战败者才对。”


被挑起从前的记忆,被打败时的场景,被剥夺一切的感受…内心防线完全崩塌的小光,根本无力招架,最终再次输给对方。

 

小光的信心被彻底“摧残”


然而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是露崎真昼。

论信心被彻底击溃,她的感受比谁都要深。她很能理解小光,同时也是最感“不可思议”的人——那个曾跟自己说“你在闪耀着”,曾对自己喊“你要为自己而战!”无时无刻引导自己,推自己,将自己护在身后的小光,现在却如遍体鳞伤的、受惊的小猫——无助、惊惶、胆怯,卑微而无力。


这次,轮到我帮你了。


她这么想。


然后主动找长颈鹿,提出要跟朱利对决。然而中途被小光发现了,小光竭力阻止,少见地吼她道:“你会被夺走闪耀的啊——!!”


真昼平静地微笑,说:“会不会被夺走,应该由我说了算,不是吗?”


“可你不能因为我——”


“——我是为自己而战。为告诉我'自己的闪耀'为何物的人而战。为了所爱之人的幸福,无论多少次,我都会闪耀下去。所以 小光,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你的闪耀——这就是我的闪耀哦。”


说完便推开小光,跳入舞台中。


“嘿…你就是露崎真昼吗?如果是想给那个失败者出头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费劲了。虽然有些失礼,但在我看来,你好像更弱呢。”


站在看台探身观望的小光,第一次,看到真昼在敌人面前,那样子 压抑愤怒



“小光不是失败者,我不允许你这么说她。”


“哦呀…,那你又如何?我听说了你的事…——没有独霸top star的野心,不就是失败者吗?”



是啊…和天堂跟克洛不一样,甚至和大家都不同——即便想赢,也仅是为了证明自己,真昼她,从来就没以一人独据top star为目标过。

小光突然这么想到


然而真昼没有接话,随后便展开激烈的打斗。


小光一直在看台看着——实力的确悬殊,真昼起初被打得节节后退,然而她就像上了发条一样,一次次爬起,进攻,倒下,站起,进攻,倒下,再站起,进攻…

渐渐地,对方也开始体力不支。早已浑身是伤的真昼依旧不断进攻——


真昼…为什么…已经…够了…真昼……够了……


知道一旦放弃就会被夺走闪耀,所以小光不能出声阻止。但她看着真昼这样不顾一切,这样拼命,心里既痛又疑惑——


“哼…真不明白,她就这么值得你拼命吗?不过你听好,甄选是为竞争者准备的,谁想赢的执念最强,谁最具独立于top star的野心,谁才会是胜者!——所以,露崎真昼,你永远不可能赢我!”



啊…啊……又是这句话——当初失去了所有,对舞台的热情,对top star的激情,对自己的肯定,对一切的信心……


如今再次听到,依旧被恐惧和无力的海浪瞬间泯埋,吞没


这次,连真昼也被自己牵连了…——朱利这句话,对她又将会是怎样残忍无情的伤害呢…


然而又能怎么办,真昼——从没当过top star的你,现在面对的,可是曾经的topstar,


你又怎么能赢得过?


——


——————





“我从不在乎什么甄选,也不在意是输是赢————


——我只知道如果有谁敢伤害我的小光,就算是topstar我也揍飞给你看!!”





——


——————



诶?





————


——————



之后发生了什么,小光有些记不清了


她只记得,十几秒后,


钉锤钉在地板上的声音




和绳扣清脆的落地声




————




—————



(这些只是大致感觉哈,很多细节没写出来w)





【我就是想看平时善良无害的真昼为了护小光霸气无视revue,管你top star 啥的敢伤害我爱的人老娘一通给你锤飞——!!!()

其实真昼最重视的是所爱之人的幸福,所以面对底线被触碰甚至会不把top star放眼里…感觉这种霸气也只有真昼才有(真的很霸气啊qwq!),所以就出了这个脑洞qwq

如果有时间的话会画画相关图(或漫画?)(超大flagw😂),总之就是脑洞又炸了忍不住写了些出来w……



真昼其实很强的——!!她的爆发点在爱上啊——!!(飙泪大吼)】






maple  leaf
我心中所求 我所没有的

我心中所求


我所没有的

我心中所求


我所没有的

ハクノン

1:推特「@sotanghonn」

2-3:推特「@danuni1999」

4:推特「@ckw2jgn」

5:推特「@denkiufo」

6:推特「@2929gigamax」

7:推特「@akila11425」

1:推特「@sotanghonn」

2-3:推特「@danuni1999」

4:推特「@ckw2jgn」

5:推特「@denkiufo」

6:推特「@2929gigamax」

7:推特「@akila11425」

ハクノン

1:推特「@Doumurella」

2:推特「@denkiufo」

3:推特「@magnolia_130」

4:推特「@huzino1227」

5:推特「@rococomm123」

6:推特「@samotyau」

1:推特「@Doumurella」

2:推特「@denkiufo」

3:推特「@magnolia_130」

4:推特「@huzino1227」

5:推特「@rococomm123」

6:推特「@samotyau」

一只小朵子

像我这样微弱的光至真昼就会消失

像我这样微弱的光至真昼就会消失

津岛柚月

混更*1,拿前段时间的摸鱼来凑个数

混更*1,拿前段时间的摸鱼来凑个数

yasashiba

她與她的貓·番外

自從上了高中之後真昼離開北海道的家,到東京讀書後開始一個人的生活,因同班同學純那的關係現在家中多了個新成員,不再只有冰涼的空氣等待自己的家,讓真昼的腳步輕快了不少。


「我回來了,光ちゃん。」


「真奇怪呢~平常光ちゃん一定會在玄關等著我的,難道說...跑出去了?總之先去房間找找看吧。」甩開原先不安的情緒,到平常光最喜歡的地方找找,真昼是這麼打算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見到自己的棉被捲成了一團,讓真昼征在原地。

"這、這是怎麼回事,小偷嗎?怎麼辦...要報警嗎?"

正當真昼緊張的思考下一步應該怎麼做時,聽見棉被裡傳來平穩的呼吸聲,而且正呢喃...

自從上了高中之後真昼離開北海道的家,到東京讀書後開始一個人的生活,因同班同學純那的關係現在家中多了個新成員,不再只有冰涼的空氣等待自己的家,讓真昼的腳步輕快了不少。

 

「我回來了,光ちゃん。」

 

「真奇怪呢~平常光ちゃん一定會在玄關等著我的,難道說...跑出去了?總之先去房間找找看吧。」甩開原先不安的情緒,到平常光最喜歡的地方找找,真昼是這麼打算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見到自己的棉被捲成了一團,讓真昼征在原地。

"這、這是怎麼回事,小偷嗎?怎麼辦...要報警嗎?"

正當真昼緊張的思考下一步應該怎麼做時,聽見棉被裡傳來平穩的呼吸聲,而且正呢喃著什麼,真昼拿起床邊的棒球貓,小心翼翼的走到自己床邊拉開了被子的一角,掀開被子露出的是有著烏黑長髮的小腦袋,上面還有著尖尖的貓耳。

"有著貓耳的小女孩...這是真的嗎?"

出於好奇心,讓真昼忍不住出手撫摸起女孩頭頂上的貓耳想一探究竟。

不同於市面上販售的貓耳髮箍的柔軟毛髮平順的貼在耳背上,耳朵尖端略顯冰涼,手掌順勢包覆那小小的耳朵搓了搓將掌心的溫度傳遞出去。

「唔嗯...真昼?」

「诶?」

「歡迎回家。」

原先窩在被子裡的女孩揉了揉眼睛坐了起來,拉著真昼來不及收回的手來到頰邊蹭著,喉中發出呼嚕嚕的聲音,被子也因為女孩的動作滑了下來,露出大片白色的肌膚,真昼見狀立刻拿起床邊的棒球貓睡衣套在眼前的女孩身上,女孩露出困惑的神情,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拉起衣領將脖子縮進去,只露出圓圓的大眼睛。

https://images.plurk.com/veanBqmNZADkkDq9Ku1J7.jpg

「有真昼的味道,喜歡。」

「妳...知道我?」

「嗯,妳是真昼。」

"雖然沒有印象這孩子跟自己在哪見過,但還是先問看看她有沒有家人吧,雖然很可愛,但讓家人擔心也不好。"

 

「小妹妹妳家住在什麼地方呢?能告訴姊姊為什麼妳在姊姊家嗎?」

 

「家?那是什麼?溫暖的地方嗎?」

 

「家、家就是妳住在的地方喔,爸爸媽媽也在的地方。」

 

「爸爸?媽媽?那又是什麼?能吃的嗎?」

"這孩子失憶了嗎?"對於這孩子的回應,讓真昼忍不住這麼想。

「就是關心妳照顧妳的人。」

「那就是真昼了。」

「真昼是...指我嗎?」

「當然是阿,真昼今天好奇怪,難道是發燒了嗎?」

女孩起身撥開真昼的劉海將額頭靠上她的額頭。

 

「難道是光ちゃん?」

「嗯,光。」

「但光ちゃん怎麼會變成人的樣子?」

「不知道,今天午睡起來就是這個樣子了,因為這個樣子太冷了,所以躲在這裏面,就睡著了。」黑髮女孩指了指床上捲成一團的被子說著。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光ちゃん會變成小朋友,但這樣子還蠻可愛的...."

咕嚕~兩人的肚子也適時的發出聲響。

「肚子餓了。」

「晚餐時間差不多到了,光ちゃん想吃什麼?」

「裝在硬硬圓圓的那個!」

「硬硬圓圓...妳說的是貓咪罐頭,的確光ちゃん很喜歡那個,不過今天我有買材料,來做點不一樣的吃吧。」

 

「好吃的嗎?」

 

「嗯,之前有做過一次給妳吃喔,是蔬菜湯,裡面會放妳最喜歡的雞肉,我們先換完衣服再去煮飯吧。」

 

「嗯。」

晚餐真昼煮了簡單的清蒸料理,怕光會因為兩人的菜色不同會想吃,只在調味的部分做了些微調整。

「光ちゃん,不可以偷吃喔,會燙到的。」

「喵嗚!?」

「阿呀...看來晚了一步...等我一下,馬上給妳冰水喔。」

順手將爐火轉至小火,在杯子內放了三塊冰塊後注入冰開水。

「來,光ちゃん含住之後再慢慢的喝下去。」

湊到嘴邊的玻璃杯,小黑貓乖乖的照著指示將杯中的水含住再慢慢嚥下,第一次使用杯子喝水,讓小傢伙感到相當新奇,喝完第一口之後就說想自己試看看,真昼便拿了條毛巾跟餐巾,讓光坐在餐桌上自己喝水。

 「光ちゃん聽好了,毛巾是不小心打翻的時候用的,打翻了要趕快拿來擦,知道嗎?」

「知道。」

「餐巾是圍在衣領的,怕衣服弄濕了。」

「嗯嗯。」

小黑貓眼中只對那飄浮在水面喀啦作響的物體充滿興趣,眼睛直發亮的看著。

"雖然不知道光ちゃん聽進了的多少,但應該不至於會出什麼大事,現在比較要緊的是爐子,湯應該還沒收乾吧,要趕快再加點水和調味才行"

相信自己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真昼回到廚房內準備晚餐,再次回到餐桌前的景象讓她決定先放下熱騰騰的晚餐,抓起趴在餐桌下的調皮鬼一起去洗熱水澡。

 

「喵?真昼?晚餐好了?」

「嗯,好了喔,但我們現在先去洗澡。」

「不要,我討厭洗澡。」

「不可以任性。」

雖然真昼的回應的語氣是一樣的溫和,臉上也掛著笑容,但光隱約的感受到,自己的主人正在生氣,雖然她不清楚原因,但直覺告訴她一定跟自己有關。 

 

「ま、まひる。」

「怎麼了?」

 「妳在生氣嗎?」

「嗯,有一點。」

「為什麼?我做了什麼不好的事嗎?」

「雖然不對的是光ちゃん,但有一部份也是我的疏失。」

幫那笨拙的小傢伙脫下衣服,包上浴巾以免她著涼,才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

「為什麼?做錯事情的不是真昼,是我才對,雖然我不知道錯在哪,可以告訴我嗎?我會改的。」

「恩,光ちゃん真是乖孩子,那我們進去一邊洗一邊跟妳說,以免著涼了。」摸了摸小傢伙的頭,輕推著她進到浴室內。

「剛剛光ちゃん不是把冰塊弄到地上了嗎?就是浮在冰水上面的那個。」

「嗯。」

真昼轉開水龍頭,調整水溫,小傢伙點點頭表示理解,繼續聽真昼說下去。

「冰塊在地上會融化,弄得到處溼答答的。」

「真昼,什麼是融化?」

「剛剛光ちゃん在玩的時候有沒有發現,冰塊慢慢的變小了?地上有一點點水。」

「嗯。」

「融化指的就是冰塊變成水的現象。」

真昼用著小貓容易理解的說法教導著她,用了水盆舀起浴缸內的溫水慢慢的倒在光的身上,手上擠上沐浴乳沾點水輕柔的塗抹在光身上。

「嗯,懂了,那為什麼真昼會生氣?」

小傢伙歪著她的小腦袋,表示不解。

「因為光ちゃん玩冰塊會弄得到處溼答答的,這樣容易滑倒受傷,所以不可以這麼做知道嗎?」

「嗯,下次不會了。」

「乖孩子,來坐下來頭往後仰,我幫妳洗頭髮。」

光順從著真昼的指示坐到小板凳上背對著她,仰起頭,溫熱的水順著髮際流下,真昼的手輕柔的的在頭頂畫圈打著泡沫,小傢伙瞇起眼睛享受著真昼的服務。

「光ちゃん我要幫妳沖掉泡泡了,眼睛要閉緊喔。」

幫小傢伙洗好澡之後,先讓光進到池內暖暖身體,真昼也快速洗完進到浴缸內陪著那緊張的抓著岸邊的小傢伙。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光ちゃん覺得如何?變成人之後的第一次洗澡。」

「很舒服,沒有之前可怕。」

「那就好。」

兩人洗完澡,換上睡衣,真昼將冷掉的晚餐稍微加熱,再次端到餐桌上,看著小傢伙惱怒的用著湯匙舀著食物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讓她忍不住拿起相機偷拍了起來,小傢伙則是專注的在跟自己的晚餐奮鬥著,絲毫沒有注意到真昼的舉動,待拍夠了之後,真昼開口。

「光ちゃん用旁邊的小叉子。」

「小叉子?」

「像這樣用。」

真昼拿起自己的叉子示範給光看,讓光仿照自己的動作取用碟子的食物。

「喔!!!這個好厲害!!」

「邊吃不可以說話喔。」

「嗯唔、嗯唔。」

「真是的,吃得滿臉都是。」

真昼拿起餐巾幫小傢伙擦嘴,兩人都吃飽之後收拾完,一起回到房間準備休息。

「光ちゃん睡覺會變回貓咪嗎?」

「我不知道怎麼變回去。」

「維持這個樣子好像也沒什麼不好。」

順著光柔順的毛髮,兩人一起進入夢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