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露易丝·格丽克

211浏览    14参与
小毛不读书

今年看完的第一本书是露易丝·格丽克的《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作家前年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整体而言,它是好的,但我不大喜欢。格丽克的写作观点是,不允许随意直出,不进行简单的意象生产,而是要用心灵把浅层的东西与深层的东西区分开,并选择后者。这样的技法让我感到我与文字之间存在隔阂。对我来说,诗歌的真诚比优美更重要。


她是一个纯粹的女性书写者,有些句子我读了就感叹,只有女诗人写得出来。阿波罗追求月桂女神达芙妮,达芙妮惊慌逃跑,是因为“我看到赞美声中的囚禁”;当女人讲起她过去的一位男友,“那经历美妙无比,就像和另个女人一同生活,而且他还有男人的力气、男人的清晰思路”,她现在...

今年看完的第一本书是露易丝·格丽克的《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作家前年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整体而言,它是好的,但我不大喜欢。格丽克的写作观点是,不允许随意直出,不进行简单的意象生产,而是要用心灵把浅层的东西与深层的东西区分开,并选择后者。这样的技法让我感到我与文字之间存在隔阂。对我来说,诗歌的真诚比优美更重要。


她是一个纯粹的女性书写者,有些句子我读了就感叹,只有女诗人写得出来。阿波罗追求月桂女神达芙妮,达芙妮惊慌逃跑,是因为“我看到赞美声中的囚禁”;当女人讲起她过去的一位男友,“那经历美妙无比,就像和另个女人一同生活,而且他还有男人的力气、男人的清晰思路”,她现在的伴侣会“宽容这一切,因为他知道没有这样的男人”。笑中带泪了。前几天翻看高中的日记,才记起原来我也曾渴望婚姻和生育,这些想法感觉好遥远。如今,我只求远离男人,不婚不育,永远自由。

dmkdoik

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  露易丝·格丽克诗集

2

月光的合金

1  

2

3

4


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  露易丝·格丽克诗集

2

月光的合金

1  

2

3

4


dmkdoik

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  露易丝·格丽克诗集

1

月光的合金

1  

2

3

4

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  露易丝·格丽克诗集

1

月光的合金

1  

2

3

4

土媚儿
看,小野花开了,世界顿时因你乐...

看,小野花开了,世界顿时因你乐!

无双话语不用译,明白如话岂费力?


附:

我的最爱:感官生活的深层隐秘,

自我消失其中,或无法区分开来,

莫名被搁置,飘浮,它的需要

充分暴露,苏醒,生机勃勃--

深深沉浸,以及随之而来的

神秘的安全……

时间是一个连续体,是某种事物即将结束,

而非搁置;感觉也不能保护我。

我警告你,因为从没有人警告过我:

你将永不放手,你将永不满足。

你将受伤、留下伤疤,你将继续饥渴。

你的身体将衰老,你将继续需要。

你会想要这世间,从这世间取得更多--

庄严,淡漠,它到场,但不回应。

它环绕着,它并不照拂。

意味着,它将喂...

看,小野花开了,世界顿时因你乐!

无双话语不用译,明白如话岂费力?

 

附:

我的最爱:感官生活的深层隐秘,

自我消失其中,或无法区分开来,

莫名被搁置,飘浮,它的需要

充分暴露,苏醒,生机勃勃--

深深沉浸,以及随之而来的

神秘的安全……

时间是一个连续体,是某种事物即将结束,

而非搁置;感觉也不能保护我。

我警告你,因为从没有人警告过我:

你将永不放手,你将永不满足。

你将受伤、留下伤疤,你将继续饥渴。

你的身体将衰老,你将继续需要。

你会想要这世间,从这世间取得更多--

庄严,淡漠,它到场,但不回应。

它环绕着,它并不照拂。

意味着,它将喂养你,将让你着迷,

但不会保证你活着。

——美∕露易丝·格丽克《感官的世界》

 

美国女诗人露易丝·格丽克(LouiseGlück),202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获奖理由是“因为她那无可辩驳的诗意般的声音,用朴素的美使个人的存在变得普遍”。

翻译博客

Louise Glück - Castile

橙花在卡斯提尔上空飞舞

孩子们在乞讨零钱


我在橙树下遇到我的爱人

或许那是一株刺槐?

或许他不是我的爱人?


我先读到的,然后梦到的:

醒来就能把我所经历的夺走?

圣米格尔的钟声

在远处敲响

他的头发在阴影中金色泛白


我是梦到的,

就意味着没有发生?

一定要在现实里发生才是真的?


我梦到一切,这个故事

就变成了我的故事:


他躺在我身旁,

我的手摩挲他肩膀的肌肤


正午,接着是傍晚;

远处,火车的轰鸣


但这不是现实;

现实中,事情的发生是终结的,确定...

橙花在卡斯提尔上空飞舞

孩子们在乞讨零钱

 

我在橙树下遇到我的爱人

或许那是一株刺槐?

或许他不是我的爱人?

 

我先读到的,然后梦到的:

醒来就能把我所经历的夺走?

圣米格尔的钟声

在远处敲响

他的头发在阴影中金色泛白

 

我是梦到的,

就意味着没有发生?

一定要在现实里发生才是真的?

 

我梦到一切,这个故事

就变成了我的故事:

 

他躺在我身旁,

我的手摩挲他肩膀的肌肤

 

正午,接着是傍晚;

远处,火车的轰鸣

 

但这不是现实;

现实中,事情的发生是终结的,确定的;

想法无法逆转

 

卡斯提尔:修女结伴走过昏暗的花园;

圣天使教堂的墙外

孩子们在乞讨零钱

 

醒来时我哭着,

这也不是真实?

 

我在橙树下遇见我的爱人:

我所遗忘的

只是事实,而非涵义——

那儿有孩子,在某个地方,哭着,乞讨零钱

 

我梦到一切,当时我献出自己,

完全,永远

 

而火车向我们驶回

先到马德里

再到巴斯克的乡村

 

原文:

Orange blossoms blowing over Castile
children begging for coins

I met my love under an orange tree
or was it an acacia tree
or was he not my love? 

I read this, then I dreamed this: 
can waking take back what happened to me? 
Bells of San Miguel
ringing in the distance
his hair in the shadows blond-white

I dreamed this, 
does that mean it didn't happen? 
Does it have to happen in the world to be real? 

I dreamed everything, the story
became my story: 

he lay beside me, 
my hand grazed the skin of his shoulder

Mid-day, then early evening: 
in the distance, the sound of a train

But it was not the world: 
in the world, a thing happens finally, absolutely, 
the mind cannot reverse it. 

Castile: nuns walking in pairs through the dark garden. 
Outside the walls of the Holy Angels
children begging for coins

When I woke I was crying, 
has that no reality? 

I met my love under an orange tree: 
I have forgotten
only the facts, not the inference— 
there were children, somewhere, crying, begging for coins

I dreamed everything, I gave myself
completely and for all time

And the train returned us
first to Madrid
then to the Basque country


PoemsForYou

“你必须被教导去爱我/人类必须被教导去爱/寂静和黑暗”


因为几乎一生都伴随着死亡与丧失,这也成了露易丝·格丽克创作中不变的主题。而诗里关于生与死、爱与性、存在与丧失的思考,也正是她在面对死亡前不愿回避的勇气。

“你必须被教导去爱我/人类必须被教导去爱/寂静和黑暗”


因为几乎一生都伴随着死亡与丧失,这也成了露易丝·格丽克创作中不变的主题。而诗里关于生与死、爱与性、存在与丧失的思考,也正是她在面对死亡前不愿回避的勇气。

歌之昴

名人名言之——露易丝·格丽克(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图片]

    北京时间10月8日,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因为她那毋庸置疑的诗意声音具备朴素的美,让每一个个体的存在都具有普遍性。”

[图片]

作家的根本体验是无助。这并不是说要将写作与活着相区分,而是说要纠正那种幻想,即认为创作就是一路高歌,得心应手,认为作家是一些运气好、能够做自己希望做的事情的人:信心十足,定期将他写在一张纸上的玩意拿去打印。但写作并不是个性的倾泻。而大多数作家则将许多时间消耗于种种折磨之中:想写,却不能写;想写得不同,却无法写得不同。终其一...



    北京时间10月8日,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因为她那毋庸置疑的诗意声音具备朴素的美,让每一个个体的存在都具有普遍性。”



作家的根本体验是无助。这并不是说要将写作与活着相区分,而是说要纠正那种幻想,即认为创作就是一路高歌,得心应手,认为作家是一些运气好、能够做自己希望做的事情的人:信心十足,定期将他写在一张纸上的玩意拿去打印。但写作并不是个性的倾泻。而大多数作家则将许多时间消耗于种种折磨之中:想写,却不能写;想写得不同,却无法写得不同。终其一生,都在等待被一个念头召唤,而岁月消耗殆尽。唯一真实的意志练习也是否定的:我们对于自己所写的东西只有否定的权力。 


我认为,这是一种因为充满向往而变得高贵的生活,而不是一种因为成就感而变得宁静的生活。在实际劳作中,则是一种训练,一种服役。或者,就用生孩子这个永远不会过时的比喻来说:作家是参与者,让事情更顺利:是医生,是助产士,而不是那个母亲。 


我有意使用了“作家”这个词。“诗人”这个词必须谨慎使用;它命名的是一种渴望,而不是一种职业。换句话说:不是一个可以写在护照上的名词。 

——《诗人之教育》




我深渊旁的屋子

今日读诗。

祝贺露易丝·格丽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也送给创作路上依旧跋涉不辍的各位朋友。


远去的光




露易丝·格丽克




你就像个年幼的孩子,

总是等着听故事。

而我已经讲了那么多次;

我厌倦了讲故事。

所以我给了你铅笔和纸。

我给了你芦苇做的笔,那芦苇

是许多个午后,我在茂密的草地上亲手采集的。

我告诉你,写你自己的故事。

你听了那么多年,

我想你该知道

故事是什么。

你能做的只是抹眼泪。

你想要别人讲给你听,

什么都不通过你自己的思考。

那时我意识到你不会

用...

祝贺露易丝·格丽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也送给创作路上依旧跋涉不辍的各位朋友。



远去的光




露易丝·格丽克




你就像个年幼的孩子,

总是等着听故事。

而我已经讲了那么多次;

我厌倦了讲故事。

所以我给了你铅笔和纸。

我给了你芦苇做的笔,那芦苇

是许多个午后,我在茂密的草地上亲手采集的。

我告诉你,写你自己的故事。

你听了那么多年,

我想你该知道

故事是什么。

你能做的只是抹眼泪。

你想要别人讲给你听,

什么都不通过你自己的思考。

那时我意识到你不会

用真正的勇气或热情去思考;

你还不曾有你自己的生活,

你自己的悲剧。

所以我给你生活,我给你悲剧,

因为很明显,仅仅有方法是不够的。

你永远不知道我多么满意

当看到你坐在那儿

像独立的存在,

看到你在敞开的窗边梦想着,

握着我给你的铅笔

一直到这夏日的清晨消失在写作中。

创造已经给你带来了

巨大的兴奋,正如我知道它会这样,

正如它开始时都这样。

如今我有空做我喜欢的事,

去照料别的东西,满心相信

你已经不再需要我。



vvwlxjvv

当围绕你而争夺的各种力

足以将你杀死

知道你想要什么并没有意义。

当围绕你而争夺的各种力

足以将你杀死

知道你想要什么并没有意义。

苍梧之野

空杯子

By 露易丝·格丽克

我索取的多;我收到的多。
我索取的多;我收到的少,我收到的
聊胜于无。

而其间?几把雨伞在门内张开。
一双鞋子错误地放在餐桌上。

噢错,错——它是我的本性。我是
心肠硬而冷淡。我是
自私,顽固到了 暴君的地步。

但我一直是那个人,甚至幼年时。
小,暗色头发,让其他的孩子害怕。
我从未改变。在玻璃杯里,抽象的
命运的潮水翻动
在夜间,从高到低。

它是大海吗?也许,在回应
太空的力?要安全,
我祈祷。我设法做一个更好的人。
很快,对我来说,开始时作为恐怖
后来发育成道德自恋的东西
事实上本来能成为
实在的人的成长。也许
这是我的朋友们想说的,拉着我的手,
告诉我说他们理解
我受到的谩骂、不可信的胡说八道,
暗...

By 露易丝·格丽克

我索取的多;我收到的多。
我索取的多;我收到的少,我收到的
聊胜于无。

而其间?几把雨伞在门内张开。
一双鞋子错误地放在餐桌上。

噢错,错——它是我的本性。我是
心肠硬而冷淡。我是
自私,顽固到了 暴君的地步。

但我一直是那个人,甚至幼年时。
小,暗色头发,让其他的孩子害怕。
我从未改变。在玻璃杯里,抽象的
命运的潮水翻动
在夜间,从高到低。

它是大海吗?也许,在回应
太空的力?要安全,
我祈祷。我设法做一个更好的人。
很快,对我来说,开始时作为恐怖
后来发育成道德自恋的东西
事实上本来能成为
实在的人的成长。也许
这是我的朋友们想说的,拉着我的手,
告诉我说他们理解
我受到的谩骂、不可信的胡说八道,
暗示(我曾经这么想):为那么少而回应那么多,
我是有一点儿病态。
而他们想说我善良(紧紧抓着我的手)——
是一个好朋友,好人,而不是一个伤感的人。

我并不感伤!我是明显夸张,
像一个伟大的王后或圣人。

好吧,这一切导致了有趣的猜测。
而它让我想起,至关重要的是相信
努力,相信某种善意将来自简单的尝试,
一种正义,它完全未被引发劝说或引诱冲动的堕落
所玷污——

没有这些,我们是什么?
在黑暗的宇宙里旋转着,
独自,害怕,无力影响命运——

我们真正有什么?
悲伤的梯子和鞋子戏法,
食盐戏法,动机不纯的想法
试图塑造性格。
我们有什么能平息那些巨大的力?

而我最终认为,就是这个问题
摧毁了阿伽门农,在那海滩上,
希腊的船只整装待发,大海
在平静的港口以外,不可见,未来
是致命的,反复无常:他是一个傻瓜,以为
胜券在握。他本应该说
我一无所有,我任你摆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