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露米

268万浏览    7031参与
伤小歌

当米改变了过去

米露米/互攻无差,半国设(?

类似于:普通人当上了高官,半历史背景。可能有逻辑漏洞,无脑产物。

可代隔壁美苏美/鹰熊鹰

米在未来得到了一种时光机,可以穿越回过去/一个平行宇宙。

在其中一次的体验中,他选择了穿越到一战前的沙俄。老油条的他用花言巧语“拐骗”了露。那时露信仰尚未确立,就和米去了美国。

到了美国之后。米混的风生水起,露这个看不爽那个也看不爽,但是他和米感情一直还行,也就忍了种种不顺,给米打下手。

说实话他们这种相处模式床上我真的分不清攻受(?

最后露还是忍不了zbzy的恶息肮脏,招呼都没跟米打就回了国干gm。

米发现到最后,他还是改变不了他们的政∥∥敌结局。

露因为...

米露米/互攻无差,半国设(?

类似于:普通人当上了高官,半历史背景。可能有逻辑漏洞,无脑产物。

可代隔壁美苏美/鹰熊鹰

米在未来得到了一种时光机,可以穿越回过去/一个平行宇宙。

在其中一次的体验中,他选择了穿越到一战前的沙俄。老油条的他用花言巧语“拐骗”了露。那时露信仰尚未确立,就和米去了美国。

到了美国之后。米混的风生水起,露这个看不爽那个也看不爽,但是他和米感情一直还行,也就忍了种种不顺,给米打下手。

说实话他们这种相处模式床上我真的分不清攻受(?

最后露还是忍不了zbzy的恶息肮脏,招呼都没跟米打就回了国干gm。

米发现到最后,他还是改变不了他们的政∥∥敌结局。

露因为和米的事干gm 和晋升之路甚至比原宇宙时间线还难。

米因为是老油条混的比原来还顺风顺水。

他们到底还是在几十年后见面了。

相见无言,并且露官职低也没必要跟米交流。

…比原来还要更加寂寞。

之后。

米和原宇宙一样,收到了露牺牲的消息。

即使改变了过去,也依然拯救不了你。


青青草原小肥羊

一点极速代餐饭👊(模板p3

一点极速代餐饭👊(模板p3

从横滨杀到新泽西!!

降旗之后。

cp:露米


瞎写的垃圾玩意,ooc警告⚠

没想到吧这个其实是送人的(?)


伊万·布拉金斯基觉得自己死了。


他被告知那个红色帝国已经崩溃,无可挽回。


他的大脑宕机,不知道该干什么,该说什么。他只是机械地看着阿拉木图宣言被签署,看着戈尔巴乔夫语气凝重地宣布苏联已死,红色帝国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他能感觉到国民的绝望,经济的崩溃。他的身体正在从里而外被瓦解,这样的感觉撕扯着他整个人。


他空空如也的大脑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去莫斯科郊外的白桦林,顺便带一把手枪。


他离开克里姆林宫,坐上车。司机和他一路都没有说话。司机时不时回头看一...

cp:露米




瞎写的垃圾玩意,ooc警告⚠

没想到吧这个其实是送人的(?)




伊万·布拉金斯基觉得自己死了。


他被告知那个红色帝国已经崩溃,无可挽回。


他的大脑宕机,不知道该干什么,该说什么。他只是机械地看着阿拉木图宣言被签署,看着戈尔巴乔夫语气凝重地宣布苏联已死,红色帝国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他能感觉到国民的绝望,经济的崩溃。他的身体正在从里而外被瓦解,这样的感觉撕扯着他整个人。


他空空如也的大脑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去莫斯科郊外的白桦林,顺便带一把手枪。


他离开克里姆林宫,坐上车。司机和他一路都没有说话。司机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这个年轻而憔悴的人,因为他的脸色太过于苍白,仿佛马上就要和车窗外的积雪融为一体。


司机不知道,这就是伊万·布拉金斯基想要的结局。


他跨出车门,走进茫茫雪地。


寒冷扑面而来。这就是冬天啊,他想。


他拉开车门走出去,天上正下着大雪,白色的东西纷纷扬扬地飘落在他的肩上。他摇摇晃晃走向一片树林,在身后的雪地里留下一条足迹。


在林前的空地他停下脚步。他从衣兜里掏出一把上了膛的,略显破旧的手枪,将它——他更愿意将手枪称为“她“抵在了胸口,扣动了扳机。


然后——砰。


枪响后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随后像被人砍倒的树木一样倒下,重重地砸在雪地里,失去了意识。林中的鸟儿听到枪响后纷纷飞起,在天空中渐行渐远。


待他醒来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碰到了他的脸庞,好像还是皮革的。奇怪,他想着,猛地睁开眼睛发现那是一双裹着褐色皮革手套的手。他看到了锃亮的皮鞋,卡其色的军裤还有那件他永远不会认错的飞行员夹克。他甚至不用将目光向上移就知道那是谁。该死,是阿尔弗雷德。他又闭上眼。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可算是找到你了。”找他干嘛?用刀子割开他的喉咙?抑就是在茫茫雪地中将他的头砍下,回到华盛顿向上司邀功请赏?伊万的脑袋里一瞬间闪过无数种可能。然而阿尔弗雷德的下句话让他立刻睁开双眼:“别呆在这雪地上了。我是来接你回莫斯科市区的。”


他来不及拒绝,便感到年轻国度肌肉发达的双臂搂住了他的肩膀,猛一用力便让他从雪地里起来。随着他起身,层层白雪从他的身上滑落,露出了那狰狞的弹孔。疼痛像寒冷般传遍他身体。当阿尔弗雷德扶他起身时,他能感受到阿尔弗雷德呼出的热气喷在他的身上。


阿尔弗雷德望着那个弹孔啧了一声,随后又一用力,强行让伊万站起身来。伊万踉跄着,痛苦地喘着气,几乎又要倒在雪地上。“我扶你。”阿尔弗雷德适时地伸出手,“我们走吧,车已经到了。”


他们走出被白雪覆盖的林子后,阿尔弗雷德便扶他坐上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车上他几次想开口问阿尔弗雷德一些问题,但是喉咙里都只发出一些沙哑的声音。“距离我们上一次见面才过了两年,”他身边顶着头漂亮金发的美国人语气中甚至带着一丝惋惜,“你居然成了这副样子。”听他的语气,似乎让这一切发生的人并不是他。


伊万咽了口唾沫,握紧了拳头。他又努力了一下。终于发出了一点声音:“小心你的鼻梁骨。”车内暖气开得很足,先前他身上的雪已经全部融化,从他的身上流下,在车内留下道道痕迹。


阿尔弗雷德似乎对这警告充耳不闻。他转眸看着伊万,冲他笑了笑,浅蓝色的眼瞳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烁着,同时嘴里漫不经心地嚼着口香糖。“现可不比30年前了,伊万。”说罢,他吐出一个口香糖泡泡。“是谁让你来的?你的上司?”伊万的喉咙在说这句话时像被刀子割过一样疼痛。过了一会儿,阿尔弗雷德轻笑一声,扶了扶眼镜:“我的上司最近事多得很,他哪有时间管这个。”


车内再度陷入沉默。伊万不再说话,而是看向车窗外冬日阴沉的天空。他无意间瞥到车窗上映出他身边的美国人的漂亮脸庞。伊万看着他严肃的神情,忍不住猜测,他究竟在想什么。


他们就这样沉默了一路,直到车猛然停下。“到地方了。”阿尔弗雷德打破了沉默。伊万向窗外一看,不由得苦笑一声——原来他又回到了克里姆林宫。美国人将他扶出轿车,将他交给工作人员后挥手向他告别。“伊万,再见!“他灿烂的笑容与周遭阴沉肃杀的环境格格不入。待他捕捉到伊万的疑惑神情之后,他挑起嘴角,踮起脚尖在伊万的耳边说道:“之后发生的一切,会解答你的疑惑。”


















地铁老人

出一下fallen starts

检查了一下除了角那其他没有问题

只能走vx,俺用不了zfb呜呜呜

出一下fallen starts

检查了一下除了角那其他没有问题

只能走vx,俺用不了zfb呜呜呜

俏寡妇神奈月

【露米/法英】《伊万的眼睛》【第九章】

❗❗禁止十六岁以下读者阅读本连载❗❗

[图片]


本文分为伊万x阿尔弗雷德线和弗朗西斯x亚瑟线讲述,观看之前请戳关于《伊万的眼睛》的预警并且认真阅读: 关于《伊万的眼睛》的预警 


 若您符合预警中描述的任何一种状况,都建议您点击左上角离开,如果您在观看过程中有任何的不适和恶心感,恐惧感,作者本人一概不负责。 

————————————

没有底线的人,无论底线的高低。

————————————

【第九章】嫉妒的利刃


        他们是孪生兄弟。...

❗❗禁止十六岁以下读者阅读本连载❗❗


本文分为伊万x阿尔弗雷德线和弗朗西斯x亚瑟线讲述,观看之前请戳关于《伊万的眼睛》的预警并且认真阅读: 关于《伊万的眼睛》的预警 


 若您符合预警中描述的任何一种状况,都建议您点击左上角离开,如果您在观看过程中有任何的不适和恶心感,恐惧感,作者本人一概不负责。 

————————————

没有底线的人,无论底线的高低。

————————————

【第九章】嫉妒的利刃


        他们是孪生兄弟。

  他们是融合了对方一半灵魂的存在。

  

  小时候他和马修,喜欢互相穿对方的衣服来糊弄家人和朋友,后来马修长出了卷发,而阿尔弗雷德仍然是利落的短头发,阿尔弗雷德和马修一起起床的时候,他伸出手去好奇地摸了摸马修越来越长的卷发。

  在小学快毕业的时候,马修近视了,于是起床时,马修伸手去床头摸自己的眼镜。戴好之后,他才和阿尔弗雷德一起下床。

  

  放学的时候,马修走在路边,被一个足球砸中了脑袋,眼镜架断裂了,他疼得蹲在地上,寻找碎片,远处的几个孩子没来捡足球,他们哈哈大笑,马修只是当自己没有听到,准备收拾书包离开。

  模糊的视线中,他看到有人朝他跑了过来,是从后面赶上来的阿尔弗雷德,他把马修扶起来,看着他额头上的红色压痕,歪掉的镜架挂在他的鼻梁上,他的鼻子几乎要被砸扁。远处的孩子用当地口音说着难听的话语,说了些什么至今也无法想起来。

  

  只知道阿尔弗雷德拿起一块石头,往领头的那个孩子脑袋上砸,那孩子痛苦地大叫,脑袋上破了个洞,有血流了出来。

  

——————————


        但他知道,这就是马修,隐忍一切的人,选择承受痛苦,永不反抗的人。

  

  他什么忙也帮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那也不一定。

  

  他当然……噢,当然不一定,他知道他有办法。阿尔弗雷德看了看他故意没有关上的门,他知道他有能力为马修做点什么。

  

  他想到了伊万。

  伊万的作用,或许不仅仅局限于为他带来快乐。

  他可以为阿尔弗雷德去完成一个恶作剧吗。



全文请点击:

《伊万的眼睛》【第九章】【全文】 



重塑

葬身之处皆为阳光

好短啊(题目我乱取的


“想不想尝一下子弹的味道啊,骗子先生~”伊万带着软糯的嗓音说道。


阿尔弗雷德的嘴被枪支撑开,说不了话,只得恶狠狠地望着眼前的人。


是的,这个一个月前还是他可爱的男朋友如今却因为他的背叛而反目的敌人。


两人的气氛变得十分安静。过了好一会,伊万才把枪支取出来,紧抱着阿尔弗雷德。


“为什么要离开我呢?”


他好像要哭了。


但是阿尔弗雷德不能心软,他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个黑帮集团的老大,他手下有无数人命。


“我是警察,和你相处也是计划的一环。”


阿尔弗雷德确信他刺伤了伊万,因为他感觉到身上的人在不停颤抖,嘴唇不断哆嗦着,肩膀...

好短啊(题目我乱取的




“想不想尝一下子弹的味道啊,骗子先生~”伊万带着软糯的嗓音说道。


阿尔弗雷德的嘴被枪支撑开,说不了话,只得恶狠狠地望着眼前的人。


是的,这个一个月前还是他可爱的男朋友如今却因为他的背叛而反目的敌人。


两人的气氛变得十分安静。过了好一会,伊万才把枪支取出来,紧抱着阿尔弗雷德。


“为什么要离开我呢?”


他好像要哭了。


但是阿尔弗雷德不能心软,他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个黑帮集团的老大,他手下有无数人命。


“我是警察,和你相处也是计划的一环。”


阿尔弗雷德确信他刺伤了伊万,因为他感觉到身上的人在不停颤抖,嘴唇不断哆嗦着,肩膀也有湿润的感觉。突然,伊万近乎疯狂地撕开阿尔弗雷德的衣服。


“草,你这个疯子……”



“我早就疯了,从我成为这里的一员开始”



阿尔弗雷德不再说话,任由他摆弄着自己的身体,他现在只希望时间快点过去,结束这个夜晚。




当阳光照进屋里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睁开了双眼,发现身边躺着安睡的伊万。


这一幕让阿尔弗雷德有些不敢置信,自己居然和这个疯子睡了一晚上。


他悄悄地坐起,寻找自己的衣物。


正要离开时被身后的人紧紧抱住,又倒下在床上。


“……你有什么目的”阿尔弗雷德恶狠狠地说道“你马上就会被逮捕,想拉我做人质也没用,我不会让他们顾及我。”


伊万听后眨了眨他漂亮的紫色眼睛,又微笑起来:“我不会让你做人质的,我想去旅游,陪陪我吧……”


你有什么毛病吗?


阿尔弗雷德把这句话咽了下去,反正他也做不出什么动作了。


“去哪?”


“加利福利亚州”伊万淡淡地回答,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抓的人不是他,而是阿尔弗雷德一样。


“你去那干嘛……”


“你说那是你的家乡,而且有很多向日葵……我很喜欢。”伊万微笑着说道,好像真的是一个单纯的孩童。


阿尔弗雷德不再说话,直接起床穿衣服。


"等一下,"伊万突然叫住了他"我说过你要陪我的”


“我知道,我不会逃的。倒是你,不搞快点的话,到时候还没到就被逮捕了。”阿尔弗雷德做了个鬼脸,到卫生间洗漱去了。


伊万低头笑了笑。




“你最多也就一两个星期的时间了,我的队友们会跟上来的。”阿尔弗雷德上车后扒拉着手机,闷闷不乐的样子。


“好吧,幸好我们现在离加州不远,不然我可真就照你说的还没见着就被逮捕了呢~”伊万乐呵呵地说道“走吧!开始我人生最后的旅程!”


阿尔弗雷德没看他,眼里流出复杂的神色。




安静地行驶了一段路程,伊万突然说: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啊~弗雷迪。”


“伊万”


“叫我万尼亚好吗?”


“好吧万尼亚,你到底在想什么。”阿尔弗雷德察觉到他语气里的不善,也没和他争。


“没什么啊,弗雷迪不相信我吗?我真的只是想去看看加州啦。”伊万一直目视着前方,嘴角微微笑着。


但阿尔弗雷德知道,他现在一点都不高兴。自己也没必要自讨苦吃,把伊万激怒。


他叹了口气,打算睡觉。




“到了……?”阿尔弗雷德揉揉自己朦胧的双眼,想打个哈欠,却被人敲了下脑袋给憋回去了。


“想什么呢,哪有这么快,今晚先找个地方住下。”伊万指了指车窗外的宾馆。





想拉安提柯的尾巴
冬天和夏天之间是等不到的……...

冬天和夏天之间是等不到的……

等不到,那我就带着春天和向日葵来找你好啦!


一直感觉冷战和春待听起来就不太一样()


还没站定所以是无差于是就两个都打了如果不可以麻烦告诉我我会删掉的!

冬天和夏天之间是等不到的……

等不到,那我就带着春天和向日葵来找你好啦!


一直感觉冷战和春待听起来就不太一样()


还没站定所以是无差于是就两个都打了如果不可以麻烦告诉我我会删掉的!

葡萄糖Glucose
(一张破图到处发🌚)

(一张破图到处发🌚)

(一张破图到处发🌚)

不怨萧郎

求文

就是露米或者苏米怎么都好,他们两个是联合国父母的文就好

就是露米或者苏米怎么都好,他们两个是联合国父母的文就好

Lan.

番外/life goes on

在多年之后。

谢谢你阅读我的文字

———

阿尔弗以为自己不会再回来。

他不知道琼斯夫人是怎么找到他联系方式的,那一份电报好似一个提醒,提醒他们有关于“过去”的事情。

琼斯夫人说,克拉克先生得了重病。

就这样简单。阿尔弗因此失眠了几个晚上,他还是决定回去一趟。

“我在这,不要怕。”伊万吻过他的手心,给他安慰。在刚到芝-加-哥的那一年,伊万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在这”。适应一个新环境的过程往往不那么美妙,但是他们都熬过去了。

“万尼亚。”阿尔弗取下眼睛,有些疲惫,“我们都好好的,对不对?”

“是的,是的。”伊万放轻了嗓音,他知道阿尔弗的不安和顾虑——他们的顾虑。

他们连夜颠簸...

在多年之后。

谢谢你阅读我的文字

———

阿尔弗以为自己不会再回来。

他不知道琼斯夫人是怎么找到他联系方式的,那一份电报好似一个提醒,提醒他们有关于“过去”的事情。

琼斯夫人说,克拉克先生得了重病。

就这样简单。阿尔弗因此失眠了几个晚上,他还是决定回去一趟。

“我在这,不要怕。”伊万吻过他的手心,给他安慰。在刚到芝-加-哥的那一年,伊万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在这”。适应一个新环境的过程往往不那么美妙,但是他们都熬过去了。

“万尼亚。”阿尔弗取下眼睛,有些疲惫,“我们都好好的,对不对?”

“是的,是的。”伊万放轻了嗓音,他知道阿尔弗的不安和顾虑——他们的顾虑。

他们连夜颠簸回到了那个小城,直奔克拉克先生所在的医院。

他的情况很糟糕,随时都有可能离开,但在精神尚可时,也能认清人,他依旧记得阿尔弗。

阿尔弗还回了一趟那个家。

红屋顶还是那样光鲜亮丽,而马修一家搬去了加-拿-大,两个院子彻底打通,都围上了一圈白色栅栏。

“过得好吗?”阿尔弗问道。已经过去快十年了,琼斯夫人不再年轻却还是美丽,而阿尔弗也多了一点心平气和。

时间真是神奇。

他和伊万像客人,而琼斯夫人依旧是女主人,琳娜在厨房里忙活。

“很不错。我快结婚了。”琼斯夫人笑着展示手上的戒指,“你呢?”

“很不错,我们很幸福。”阿尔弗悄悄勾住了伊万的尾指,轻轻晃了下。

很幸福,真的。阿尔弗的病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活,他考上了大学,现在从事金融工作,伊万则专注于研究古典文学,空闲时会和邻居讨论音乐和艺术。他们过着平凡又充实的日子。

但是谁也不会忘记狭窄潮湿的公寓,漏水的天花板和关不紧的窗户。那时伊万每天要给三四个小孩上钢琴课或是算数课,晚上要教一些刚移民到这的人说英语。

忙碌而压抑。

阿尔弗时常舔吻伊万僵硬的指节,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了现在,他们曾经看着月亮和不明亮的星度过无数个寒夜。不过幸好他们都熬过来了,他们都很幸福。

“你要上楼看看吗?我要和布拉金斯基先生谈谈。”

“尊重您。”阿尔弗起身上楼,客厅里又只剩下了伊万和琼斯夫人。

“好久不见。”伊万说道。

“是,快十年了。阿尔弗变了很多。”

“也有很多没变的地方。”

“哦是的,他是一个固执的人,我想你知道的。”

“我比您更清楚,但他的固执不妨碍什么。”

“当然不妨碍,可他的病就不一定了。”

见伊万沉默,琼斯夫人继续说:“这种病和年龄是有关系的,年龄越大,病情就越严重,我猜你也感受到了。最后他就会不记得你啦,我就经历过。”

“至少现在记得。”伊万笑笑,“他不记得我有什么关系,我会记得他,我会爱他。这就够了。”

轮到琼斯夫人不说话了。阿尔弗也正好慢悠悠地下楼,他挨着伊万的肩问什么时候可以走。

“那就和夫人说再见吧。”伊万站起来,紧紧握住阿尔弗的手。

“再见,夫人。”

“哈哈,再见吧。”琼斯夫人摸摸耳边的坠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算是给过去划了个句号,一个圆满的句号。

克拉克先生的病情有了奇迹般的好转,阿尔弗待了一段时间后就决定回去。

在临走前,他们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玛姬小姐。

她的小腹微微隆起,挽着身旁的男人的手臂,笑得很灿烂。她认出了伊万,在擦肩而过时两人互相点头致意,又重新专注身边的人。

回到芝-加-哥,伊万和阿尔弗都松了口气。

一切都向着未来前进。

Life goes on.

-TBC-

———

下一篇写什么还没想好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