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露西史提尔

3627浏览    38参与
不学习咸鱼

新年快乐!!
是露.女武神.万人迷.全场mvp.单杀boss.西姐姐

露西姐姐那么A为什么没能进荒木庄呢(错乱发言)

新年快乐!!
是露.女武神.万人迷.全场mvp.单杀boss.西姐姐

露西姐姐那么A为什么没能进荒木庄呢(错乱发言)

雪球跑二号机
暖炉节快乐!礼物是可爱露西和H...

暖炉节快乐!礼物是可爱露西和HP哒!

画的太垃圾但我脸皮超厚,话说这种tag能都打吗?

暖炉节快乐!礼物是可爱露西和HP哒!

画的太垃圾但我脸皮超厚,话说这种tag能都打吗?

咸良馅影

好久没登lof 发发jo相关 每张之间时间间隔很大

好久没登lof 发发jo相关 每张之间时间间隔很大

雪球跑二号机

比赛开始第二天的清晨

还有很久之前画的史提尔露西HP的设定

比赛开始第二天的清晨

还有很久之前画的史提尔露西HP的设定

久雨rin_
七部实装进度(6/?)ko n...

七部实装进度(6/?)
ko no 露西哒!

(´,,•∀•,,`)已经画了五个金发美人了
sbr是什么美女量产厂商吗!

七部实装进度(6/?)
ko no 露西哒!

(´,,•∀•,,`)已经画了五个金发美人了
sbr是什么美女量产厂商吗!

碳酸芬达
赛车AU 老谢是替补队医 露西...

赛车AU

老谢是替补队医

露西是替补选手

赛车AU

老谢是替补队医

露西是替补选手

浪漫致死Jui

我把之前的sbr相关都删了然后凑成了一个究极混更log【你不要脸

P1是火车上画的


我好菜啊


考完了,快来复建同人

我把之前的sbr相关都删了然后凑成了一个究极混更log【你不要脸

P1是火车上画的


我好菜啊


考完了,快来复建同人

PRINCE HUNTER

人妻好难
图片导在手机上总是被压细拉长,也好难

人妻好难
图片导在手机上总是被压细拉长,也好难

泰西西西西

“我叫露西·史提尔……”

“我所爱的仅有一人…就是我的丈夫。”

“有史提尔这个姓氏,才有你眼前的露西。”


出境:原PO

摄影/后期:啊栗

妆娘:冰妮


我是憨憨,胸前两朵花忘记带了,身上的球也一直在掉(心累.jpg

看场照才发现自己当天bug好多,所以只选了比较喜欢的两张发上来(

“我叫露西·史提尔……”

“我所爱的仅有一人…就是我的丈夫。”

“有史提尔这个姓氏,才有你眼前的露西。”


出境:原PO

摄影/后期:啊栗

妆娘:冰妮


我是憨憨,胸前两朵花忘记带了,身上的球也一直在掉(心累.jpg

看场照才发现自己当天bug好多,所以只选了比较喜欢的两张发上来(

简笔画带师
(突然意识到有这么多人叫露西)

(突然意识到有这么多人叫露西)

(突然意识到有这么多人叫露西)

-鳳凰木-
沄沄约的露西妹妹

沄沄约的露西妹妹

沄沄约的露西妹妹

不要品

18年打的露西×总统,应尤老师要求发了(×)

属性是扶她×男

有OOC,捏造设定,和毫无激情的x描写

我的爸爸


18年打的露西×总统,应尤老师要求发了(×)

属性是扶她×男

有OOC,捏造设定,和毫无激情的x描写

我的爸爸

 

龍遠寰

往事

开头预警

HPx露西

同居前提

我流文风

人设是荒木的,OOC是我的

以上OK的话请食用

漆黑的夜,斑驳的树影遮得住身形,却遮不住气味。那头饥饿的熊寻着人类幼崽奔跑时散发出的汗水味,精明的绕过巨石,找到了藏在巨石后面捂着嘴抱成一团的两个孩子。

怎么办…这样下去真的会死的…必须要想一个办法活下去…!

巨大的黑熊仿佛死神一般越来越靠近,瑟瑟发抖的孩童却还没想到逃离魔爪的办法,他们只能互相抱紧对方以获得一点虚无的安全感。它靠得足够近,已经确切的感知到人类幼崽的位置,随后张开血盆大口猛然向前扑来——

“不…!”

赫特·潘兹猛然从床榻上坐起,惊魂未定的望了望四周。

狭...

开头预警

HPx露西

同居前提

我流文风

人设是荒木的,OOC是我的

以上OK的话请食用

漆黑的夜,斑驳的树影遮得住身形,却遮不住气味。那头饥饿的熊寻着人类幼崽奔跑时散发出的汗水味,精明的绕过巨石,找到了藏在巨石后面捂着嘴抱成一团的两个孩子。

怎么办…这样下去真的会死的…必须要想一个办法活下去…!

巨大的黑熊仿佛死神一般越来越靠近,瑟瑟发抖的孩童却还没想到逃离魔爪的办法,他们只能互相抱紧对方以获得一点虚无的安全感。它靠得足够近,已经确切的感知到人类幼崽的位置,随后张开血盆大口猛然向前扑来——

“不…!”

赫特·潘兹猛然从床榻上坐起,惊魂未定的望了望四周。

狭小、拥挤但是布置的井井有条,能够令人安心的卧室。梳妆台上放着双人份的化妆品,挂在衣帽架上的两个风格迥然不同的帽子,衣柜里的牛仔裤和连衣裙,以及自己身边,面朝自己蜷缩成一团,轻声打着睡鼾的露西。

是梦,只是梦。她在心里不断地安慰自己,试图让自己从噩梦的影响中走出来,但全身仍处于寒毛竖立的状态暴露了她依旧无法安定的糟糕状况。

身边人似有所感,又或许是身旁热度消散影响到了她的好觉,露西也悠悠转醒。平时透亮得如同清澈泉眼般的湛蓝色瞳孔此时还蒙着一层迷雾,浓密的睫毛仿佛蝴蝶一般振翅才将泉上的雾气吹散些许,使得她能够借着月光勉强看清身边坐着的人的脸色。

那是比月光还要苍白的颜色。

应该是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吧,露西心想。她慢慢地也坐了起来,身上卷着被子的一边,带着壁炉般温暖的躯体凑了上去,伸出双手圈住赫特·潘兹的腰身,头靠在她的胸口,还能清晰的感受到心脏尚未平复的悸动。

“是做噩梦了吗,赫特。”

仍带着些尚未睡醒的倦意的话语和温暖的身躯缓解了赫特·潘兹心中的不安,她伸出手搂紧了露西,就像是濒死之人抓住了最后一点救命稻草。但困扰她多年的梦魇依旧压迫着她的精神,和当年那头饥饿的熊一般对她步步紧逼,让她不知所措。

“我……”沉默地相拥了一会,赫特·潘兹轻声开了口,声音中明显的染上了泣音。“我曾经…有个弟弟,如果他能健康长大的话,应该和你差不多大。但是……”

“没事的,都过去了。”露西出声打断了她的自白,并伸出一只手轻轻拍打赫特的背部,就像温柔的母亲哄着哭泣的孩童那样。

“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过去了,赫特。”

露西的态度让赫特·潘兹心中的那口气一松,感觉自己仿佛是得到了玛利亚宽恕的罪人,心中感受到苦痛的同时又得到了救赎,眼中的泪再也忍不住,决堤一般落了下来。而露西看着她,虽然不太明白她为何而哭,但依旧是用袖子温柔地为她拭去了泪珠。

“…谢谢你,露西,我好多了。”

“嗯,那就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两具身体相拥而眠,赫特·潘兹也再未被梦魇惊醒。

那是她在那件事情发生后第一个能安睡的夜晚。

一噜

想听老谢讲冷笑话!

(难以抉择背景颜色..干脆都...

想听老谢讲冷笑话!

(难以抉择背景颜色..干脆都...

鸠口十
听d4c画露西真刺激(不你)

听d4c画露西真刺激(不你)

听d4c画露西真刺激(不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