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霸伞

39681浏览    133参与
霸啦霸啦霸啦霸啦
霸刀山庄的日常·...

霸刀山庄的日常·其三

怕莫名其妙被屏蔽,就直接上图版了,见谅。

本章主霸藏

霸刀山庄的日常·其三

怕莫名其妙被屏蔽,就直接上图版了,见谅。

本章主霸藏

鱿鱼君-BlackStar
【霸伞】咸鱼捏图,孩子的腿肉太...

【霸伞】咸鱼捏图,孩子的腿肉太难吃,想看太太们产粮。

霸伞带孩子

伞:。。。怎么一直在看我?////

刀:你漂亮(✽O v O✽)

伞:你都多大的人了////


【霸伞】咸鱼捏图,孩子的腿肉太难吃,想看太太们产粮。

霸伞带孩子

伞:。。。怎么一直在看我?////

刀:你漂亮(✽O v O✽)

伞:你都多大的人了////


十二月二十一日

今天生日买了个三元!!!

真的好可爱啊!!!

今天生日买了个三元!!!

真的好可爱啊!!!

霸啦霸啦霸啦霸啦

【霸ALL】霸刀山庄的日常·其一

1、本文偏零散日常,没有明显主线。

2、本章主霸伞,微霸歌

——————————————————————————————

柳豪英:柳家老二,与名字相反的是性格温吞,随遇而安,武艺不出所料家里最次,经常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打架不一定靠蛮力。

方云卷:二庄主夫人,出身东海蓬莱,武学天才,成年却分化为地坤被一众文武皆不如他的天乾觊觎,心高气傲的方云卷提出霸王擂比武招亲,却不料被阴差阳错上台的柳豪英打败。

柳尘寰:柳家老大,柳家家主,北武林人人都得卖面子的柳大庄主。

杨羁风:大庄主夫人,千岛长歌嫡次子,自小与柳尘寰青梅竹马。

——————————————————————————————...

1、本文偏零散日常,没有明显主线。

2、本章主霸伞,微霸歌

——————————————————————————————

柳豪英:柳家老二,与名字相反的是性格温吞,随遇而安,武艺不出所料家里最次,经常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打架不一定靠蛮力。

方云卷:二庄主夫人,出身东海蓬莱,武学天才,成年却分化为地坤被一众文武皆不如他的天乾觊觎,心高气傲的方云卷提出霸王擂比武招亲,却不料被阴差阳错上台的柳豪英打败。

柳尘寰:柳家老大,柳家家主,北武林人人都得卖面子的柳大庄主。

杨羁风:大庄主夫人,千岛长歌嫡次子,自小与柳尘寰青梅竹马。

——————————————————————————————

 

东海,霸王擂。

突然从天而降击飞台上正在比武的人,方云卷飘飘而落,撑伞虚立,扬起下巴打量了一圈观众以及评席,缓慢开口,声音不大不小,却恰好传入在场每人耳内:“我来给自己比武招亲。”

“放肆!给我滚回去!”

当方家族老看清是谁后,勃然大怒,一拍椅背站了起来。

“我师父,也就是掌门他老人家已然允了,我是奉师命前来。”

方云卷脸上透着一丝恶质笑容,不慌不忙从袖里取出封装华丽的玳瑁信筒,唤来爱雕,把自己带到评席,递上信函。

方家族老面色铁青。素知这一任蓬莱掌门护短得紧,方云卷虽是本家血脉,可双亲早早折在了战事里;吃穿不愁,性格孤僻,常与人动手,自己的亲孙子方云舒从小被方云卷欺负,可还着了魔似的处处维护,而方云卷本人又仗着天资奇高,掌门偏宠,有恃无恐,经常当面顶撞自己还不知悔改。

还好老天有眼,这刺头终归分化成了地坤,既然是地坤,就安分点,送去联姻卖个好价钱。

结果谁能想到现任蓬莱掌门元老头竟然来这么一出!

很好,元家人管起我方家事来了。

方家族老阴鸷地盯着那封信,心里盘算着回头定要跟族长狠狠告上一状。

“既然是元仙尊亲笔推荐,那我们这些晚辈成人之美又有何不可。不过方小公子毕竟姓方,最终还是得方家长辈来决断。”

其他几家现任族长年纪都轻,跟方家族长这种武林巨擘自不在同一分量,又见刚才方云卷与族老冲突,就算这次霸王擂是自家主办,但是谁也不想开罪方家跟蓬莱其中一个,不如把这个烫手芋头扔回。

方云卷似有所料,又慢吞吞掏出一封信道:“这是我太叔公,也就是现任方家族长亲笔信,请几位家主过目。”

几位家主接过信传阅,互相瞄了眼,立刻笑容满面道:“方小公子比武招亲,也算是为霸王擂平添一桩美谈,请!”

 

日头向海西沉。

方云卷已经连胜十七人,最好的也不过在他手下走了五十来招。

最差的一位天乾,三掌就被抬走。

方云卷望着这群从开始兴奋异常,到现在鸦雀无声的天乾们,一声冷笑。

“你们半年前看到我,可都是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怎么,知道我分化成了地坤,就觉得能高我一等了?”

“欺我父母双亡无人撑腰?照样打得你们在地上爬。”

“还说要把我娶回去天天跟我榻上玩拍巴掌?我看我拍的这三掌,也没接住啊?”

台下的人看了眼那个被三掌抬走生死未卜的天乾,噤若寒蝉。

正在此时,只听一个不大的声音道:“这方小公子性子确实偏激了些……咔嚓咔嚓……我看那位兄台倒也不是存心羞辱……咔嚓咔嚓……怕是情难自禁……”

“谁?”

方云卷怒从心起,给自己的爱雕用鹰哨吹出复杂指令,势必要把这个躲在人群里闲磕牙的鼠辈揪出来。

 

柳豪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蹲在人群里跟小乞丐一起嗑瓜子看热闹,突然会被一只扑天雕狠狠抓住还凌空放爪摔在了擂台上。

方云卷走到他跟前,居高临下看着他:“刚才是你说我性格偏激?”

柳豪英爬起来挠挠脸,郑重作了个揖道:“在下姓柳,是在下不该背地里议论方少爷,望方少爷海涵,这就走,这就走。”

方云卷没想到这个人穿着富贵却半点不计脸面,就这么直接认了怂,倒是让他有气无处发,半晌冷哼一声,转身走回擂台中央,道:“还有谁想来打?”

连问三遍,无人回应。

眼见太阳也快沉到海平线了,几家家主正想出来说句打圆场散了今日这场,没想到又是一个不大却很清晰的声音道:“柳哥,你好歹也是霸刀弟子……咔嚓咔嚓……怕这个海带精做什么……咔嚓咔嚓,你要想赢小爷我教你啊,踩住他带子拽下来打啊!咔嚓咔嚓……”

这次不待方云卷发出指令,通人性的海雕长啸一声,立刻张开两三人长的翅膀,向着音源急掠而去。

人群中惊叫迭起,爆起巨大气劲,一堆人被旋风扫开,只剩三个人被盘旋的海雕盯住,其中两个蹲着,一个站着。

蹲着那俩正是接着嗑瓜子的柳豪英和小乞丐,站着那人吓得直哆嗦,腰间倒悬的聆音也跟着抖动不停,煞是惹眼。

方云卷何等聪慧,脑子转了几转瞬间想明白了缘由。

这姓柳的憨货跟小乞丐多半就是蹲着说话,以为没人注意,可好巧不巧,在他们前面站的人腰间挂着聆音这个奇异物件,声音立刻被放大远远传到了自己耳里,就成了挑衅。

但是方云卷断断没有两次忍过的道理。

“柳兄原来是霸刀子弟?我看你也是个天乾,老在台下磕嘴皮子有什么意思?不如上台来比试吧。”

方云卷收起伞,伞尖斜斜对着他扬了扬,示意让柳豪英上台。

柳豪英被人点破出身河朔霸刀,也不能再躲在背后,只好挠挠头站起身来,给吓得不敢吱声的小乞丐挤挤眼道:“你小子出卖我,要是我输了就把你是尹龙头亲传弟子的身份说出去,让你也上去挨这个凶巴巴海带精的打。”

“呜哇哇柳哥你可千万别输啊!我今天练功不认真已经被师父狠揍过了!”

小乞丐赶紧把钵盂顶在头上给柳豪英助威道:“柳哥一定会赢的!”

柳豪英尴尬地咳嗽了下,道:“今日出门没带兵器……”

“给他一副刀。”

方云卷侧头对评席下首坐着的方云舒道。

方云舒正要去寻刀,被方家族老制止道:“比武切磋,点到为止,武器多有死伤,不如云卷你就单用掌法与这位霸刀柳公子对阵罢。”

方家族老“霸刀”二字咬得很重,几家族长会意,纷纷开口道:“前辈说得极是,比武重在切磋,死伤反为不美,贤侄还是就用掌法跟这位霸刀柳公子比试即可。”

方云卷心里又是一声冷笑,道:“可。”

柳豪英为难道:“方前辈,你这么偏袒儿孙辈,晚辈可有点不敢下了啊。”

方云卷一愣,心道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倒是方云舒见柳豪英指责他亲爷爷,立刻跳起来道:“你莫要胡说,我爷爷最是公正,岂会偏袒!”

“前辈,”柳豪英对着评席拱手道,“你是让方少爷‘只用掌法’,可没说不准他‘撑伞’啊,殷雷腿再是厉害,也踢不到半空里的人,而方少爷就轻松了,进可攻退可守,想来打我一掌便下来,不想被我踢便上去,您说,这公平吗?”

方云卷难得抱伞旁观,方家族老哼了声,耐着性子问:“柳公子想如何比?”

“要不这样吧,反正也是切磋,不如就来个君子约定。”

“如何约定。”

“很简单,我和方少爷比武,先倒地者输,但是方少爷要多加一条,他不得将伞荡到两丈以上,高于这个限制也算输。”

“听起来不算苛刻,但两丈要如何判别?总不能时时刻刻来个人给你俩拉尺子。”
柳豪英想了想,道:“这个好办,此地到处都有帆布,整卷帆布宽便是两丈,去取一些来把擂台围住,圈外诸位只要看到方少爷的鞋底了,那便是方少爷告负。”

评席几位交头接耳片刻,同意这个方案,便派人去找帆布和竹竿来围。

趁着这点空隙,方云卷打量了下柳豪英,高高大大,服饰整齐,外貌英挺,跟台下那群天乾仿佛没什么不同,但似乎确实又有些不同。
“在下河朔霸刀柳豪英,幸会。”见方云卷打量自己,柳豪英躬身见礼。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方云卷也草草回了个礼道,“东海蓬莱方云卷,幸会。”

 

擂台围好后,太阳也落下大半,天色昏暗不少,方云卷有些焦躁,心里只想着开场三掌把他也打下去便回去休息。

柳豪英犹犹豫豫地进入擂台,旁人便再瞧不见了。

“开始”两个字还没说完,幕内便传来噼啪打斗声,柳豪英“哎哟哎哟”的惨叫几乎立时响起。

帆幕气劲震荡,但却无拳拳到肉声,只听方云卷喝道:“别跑!”

幕外的东海年轻天乾们此时心情复杂,既想让柳豪英为他们出口恶气,但又不希望方云卷落入中原人之手,只能看着外围,酸上两句。

太阳只剩四分之一在海平面上,方云卷听着幕外的议论,心里着急,这时柳豪英似乎身体透支,散流霞再也施展不出来,喘着气贴在帆幕上,看得出终于下定决心要拼死一搏。

等的就是这一刻。

方云卷手中伞一撑,借力高高跃起,势必要柳豪英吃满这碧海缥缈掌。

忽然,方云卷见柳豪英左手高举,大吼:“剑来!”

方云卷汗毛悚然,不由自主朝远处看去。

太阳炸开最后金芒,万千金剑似的光线直至射入方云卷的眼睛。

不好,中计了!

双目刺痛,方云卷这才意识到被人摆了一道,柳豪英此时如猛虎般一跃而起,硬生生把他从半空中扑了下来。

所有转机都在一瞬间,幕外的天乾们看得傻了眼,而帆幕内除了半声裂帛半声耳光后,便再无动静。

评席上看得清楚的几位族长面露尴尬之色,方家族老却在怒容划过的刹那变成了笑脸,哈哈大笑道:“河朔霸刀柳公子身手不凡,云卷总算是招上了一门如意亲事!”

帆幕内,方云卷早已站起身来,脸涨成猪肝色,双手提着连腰带一起被扯成两半的裤子残骸气得发抖,伞也扔在一边,一脚踏在半边脸肿成猪头的柳豪英身上。

由于出离愤怒,平素口齿伶俐的方少爷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反复咒骂道:“卑鄙、无耻、下流!”

“慌、慌(方)少爷,这真的是误会……”

这是柳豪英昏过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十日后,霸刀山庄。

柳尘寰接到了东海方家一封奇怪的信件。

上面写着有位自称霸刀山庄本家二少爷的霸刀弟子跑来方家比武招亲,赢下了与方家本家子弟的婚事却反悔,方家无奈只得修书霸刀,希望能得到柳大庄主的确认,若真是二庄主方家也便吃了这闷亏不敢高攀,如若不是定要拿这欺世盗名的小儿去塞归墟海眼。

“夫人,二子他跑东海去了?”柳尘寰偏头问道。

杨羁风正好批完最后一册,拿过书信瞄了眼,道:“是有那么回事,不过豪英不像是会去凑热闹打招亲擂台的人。”

“万一是东海美人跟中原风情不同这小子开窍了呢,明日我走一遭便是。”柳尘寰不以为然道,“正好去拜会下蓬莱掌门,打探陨海晶的门路。”

“阿虎哥哥,”杨羁风轻轻柔柔叫了声柳尘寰小名,“我觉得方家好像并不是很待见他们这位本家弟子。”

“是么,”柳尘寰漫不经心道,“那也没啥,要二子真喜欢那位弟子,我们霸刀自是以庄主夫人身份相待,方家喜不喜欢,关柳家何事。”

杨羁风感觉到柳尘寰的手在他腰间游移,知道在提醒他今日公事到此为止,接下来是要谈点家事乃至房事的时候了。

“这几天背着我鬼鬼祟祟忙些什么?”杨羁风推开笔墨,伸个懒腰,人也慵雅下来,“当值内门的山庄弟子也是三缄其口,你这个做庄主的让他们整日去做无关之事荒废武功,不怕被人说误人子弟?”

见杨羁风主动提起,柳尘寰打蛇随棍上,摸到杨羁风身后,熟练地弯腰,一手穿过双腿弯,一手绕到背部,轻松把人打横抱起,附耳调笑道:“误人子弟早就误了,可却不是我。明日出门我可不放心,想要打个笼子把夫人带上同去……”

杨羁风笑道:“没个正形。”

随他抱着,入室拉帘。

有什么话,留到榻上说也一样。

 

 

反正今天也是平常天。

 

 

 

—本章完—


霸啦霸啦霸啦霸啦

【霸ALL】霸刀山庄的日常

越忙越想摸鱼果然是真理……脑洞设定。

只是设定而已,以后可能也只有小段子。

内含霸歌,霸伞,霸藏三对CP。

============================

柳尘寰:柳家老大,柳家家主,典型北地猛男性格,北武林人人都得卖面子的柳大庄主,看起来似乎是个好男儿志在四方的事业狂,私底下跟杨羁风颇会玩,对家里的态度是只要不碍着自己跟媳妇办正事万般皆可,一旦令杨羁风操心便会雷厉风行地铁腕镇压。惧内。

杨羁风:大庄主夫人,千岛长歌嫡次子,自小与柳尘寰青梅竹马。霸刀内务被他打点得井井有条,号称打个喷嚏山庄都要停摆半天,容姿端丽,温文尔雅,对几个小的很是爱护,但被激怒后就算是柳尘寰抱大腿也拦...

越忙越想摸鱼果然是真理……脑洞设定。

只是设定而已,以后可能也只有小段子。

内含霸歌,霸伞,霸藏三对CP。

============================

柳尘寰:柳家老大,柳家家主,典型北地猛男性格,北武林人人都得卖面子的柳大庄主,看起来似乎是个好男儿志在四方的事业狂,私底下跟杨羁风颇会玩,对家里的态度是只要不碍着自己跟媳妇办正事万般皆可,一旦令杨羁风操心便会雷厉风行地铁腕镇压。惧内。

杨羁风:大庄主夫人,千岛长歌嫡次子,自小与柳尘寰青梅竹马。霸刀内务被他打点得井井有条,号称打个喷嚏山庄都要停摆半天,容姿端丽,温文尔雅,对几个小的很是爱护,但被激怒后就算是柳尘寰抱大腿也拦不下来。

柳豪英:柳家老二,与名字相反的是性格温吞,随遇而安,武艺不出所料家里最次,经常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打架不一定靠蛮力,喜欢美食,刀工过硬,对寻找新奇食材很感兴趣,出人意料爱读书,涉猎极广,也是家里最接地气,性格最为亲民之人。

方云卷:二庄主夫人,出身东海蓬莱,武学天才,成年却分化为地坤被一众文武皆不如他的天乾觊觎,心高气傲的方云卷提出霸王擂比武招亲,却不料被阴差阳错上台的柳豪英打败,被迫嫁了之后心中怨气不小,每一天都从揍柳豪英开始。

柳名敬:柳家老幺,人狠话不多的北方大汉,热爱打架,外貌继承母亲较多,长得是眉清目秀虎背熊腰,因此为了掩盖跟两位兄长比略显阴柔的外貌,常年蓄着大胡子,无怪乎会被叶小五认为是大叔。私下恶趣味爱把叶铸青灌醉了听他说家乡话。

叶铸青:准三庄主夫人,出身西湖藏剑,族中行五,人不狠话又多的小少爷,家里娇惯,纨绔爱美,仗义疏财,热爱打群架,家里担心其安全,配了一支重剑护卫团,结果被他领着在蔷薇列岛横行足月有余,人送外号小温侯,酒量一杯倒。


梅原酱
儿童节的图忘发啦!!是可爱的小...

儿童节的图忘发啦!!是可爱的小男孩们

(重发修改了下bug ww)

儿童节的图忘发啦!!是可爱的小男孩们

(重发修改了下bug ww)

LS.君子温

(霸伞)震惊三界!我的仙尊是老头!

貂妖x仙尊

他一腔热血拜入上仙界仙者门下!原本童话般的构想!却在看清现实之后无情破碎!

当事貂表示追回莫及!

貂某只能默默蹲在自己房内翻开自己民间买的话本

“这倒底是哪出了问题……”

那些美丽的妖仙恋难道都是骗小孩的?涉世未深的小妖本想来一段旷世奇缘,这仙门是挺旷世的。当他看见一门的佝偻那是脑内顿时锣鼓喧天。

不是说好修仙的一个个都是神仙美女超凡仙者吗?不是说青春永驻吗?我以后要是修为大成不会也变成这样吧!!

意难平之后还是要按时参加今天的早课,貂妖早几年去过人间的学堂却和这儿大为不同。哪儿几十个学生端坐一间屋子里听夫子教书。

这待遇可就比那高级多了

1v1云端教学!以至于他...

貂妖x仙尊

他一腔热血拜入上仙界仙者门下!原本童话般的构想!却在看清现实之后无情破碎!

当事貂表示追回莫及!

貂某只能默默蹲在自己房内翻开自己民间买的话本

“这倒底是哪出了问题……”

那些美丽的妖仙恋难道都是骗小孩的?涉世未深的小妖本想来一段旷世奇缘,这仙门是挺旷世的。当他看见一门的佝偻那是脑内顿时锣鼓喧天。

不是说好修仙的一个个都是神仙美女超凡仙者吗?不是说青春永驻吗?我以后要是修为大成不会也变成这样吧!!

意难平之后还是要按时参加今天的早课,貂妖早几年去过人间的学堂却和这儿大为不同。哪儿几十个学生端坐一间屋子里听夫子教书。

这待遇可就比那高级多了

1v1云端教学!以至于他到现在也没有看见过一个师兄弟,这哪是修仙简直是坐牢啊!

浑浑噩噩度过了个把月貂妖都蔫的开始和着仙门的灵虫说话了。

这就是存天理灭人欲啊!

当事貂表示再也受不了了准备逃跑,这次却狗血的和人间的画本一样被他的师尊得了个正着。

方芷负手握伞盯着自己这个刚收不久的小徒弟,因为自己每年都不参加新生考核今年要是再收不到徒弟自己长老的位子也就没了。

貂妖不看他名义上的师尊倒不是因为心虚而是因为和自己心目中的仙人真的差别太大了,他的师尊不知是不是因为年事已高比他还要矮小上一分,

“想走?”

方芷低哑的声音一语便道破了他的意图

所谓姜还是老的辣,貂妖自知不是这位老仙者的对手也不拐弯抹角的多说谎点了头表明了自己的意图。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长得不好看,貂妖还在想着怎么圆滑的措辞口随心声却先倒了出来。

“因为师尊太老了不好看。”

此话一出顿时方芷脸色青了下来。

你以为我愿意当老头啊,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不省事的徒弟都是危险分子。我还不是怕你贪图我的美色,万一我不答应你你走火入魔变成个什么魔王攻打门把我强行掳走了,我这么大个门派不要业绩的吗?

但是……要是我今年再没有徒弟我的长老年终补贴啊!!

貂妖只见老者另垂的枯手渐然握成拳,像是挣扎着做什么决定一样。

下一幕让涉世未深的貂妖直接看傻了,转眼间面前站着一个绝世大美人!

大美人却是眼神不善的盯着他,抽伞变横在人脖子上。下颚一挑。

“我不好看?”

今天我就要给你点颜色瞧瞧!敢说我不好看?!

“好……好看。”

貂妖稀里糊涂的就接受了来自美人的一顿暴打。

但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这可就比老头强太多了!

“师尊,这模样是你变出来的?”

方芷差点又给了这小貂一梭子,终是一声轻哼。

“这才是为师本来是面貌,以前那是对你的一种修行。万物看里不看表。”

当然对于自己急性冠冕堂皇编出来的道理貂妖嗤之以鼻但奈何不住现在这面前的小仙君着实好看的紧。

“那师尊以后都……”

“你以为我想那样啊……我以后都变回本样也可以但你要守规矩……并且……绝对不能喜欢我!”

“阿……”

这个要求恐怕现在有些难了

SKAndrea
紧急粗糙改图🥺

紧急粗糙改图🥺

紧急粗糙改图🥺

翊归砚
好久不捏图了,试试( •́ω•...

好久不捏图了,试试( •́ω•̀ )


好久不捏图了,试试( •́ω•̀ )


翊归砚

【霸伞】小仙君别闹!

简介:

穿越向,结局HE,偶尔小虐怡情

柳钦疏没想到的是,穿越这种东西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个世界太玄幻,柳大少表示自己想静静(别问静静是谁)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柳大少乖乖的在霸刀山庄长大。本来以为这个世界是恋爱自由,可是——谁来告诉他,现在这个拿着刀追着他跑,让他成婚的女人是谁啊!

哦,他的姐姐...可饶了他吧,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要他娶亲,他不要面子的吗?

可是有时候,缘分这种东西就很奇妙,当他看到对方时——小神仙你谁?

【面子是什么,能吃吗?(不能)】

于是某貂彻底成了挂件,恨不得整天跟在小神仙身边,挂在人身上。只是——看着小神仙一副冷漠的样子,柳大少表示,追妻路...

简介:

穿越向,结局HE,偶尔小虐怡情

柳钦疏没想到的是,穿越这种东西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个世界太玄幻,柳大少表示自己想静静(别问静静是谁)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柳大少乖乖的在霸刀山庄长大。本来以为这个世界是恋爱自由,可是——谁来告诉他,现在这个拿着刀追着他跑,让他成婚的女人是谁啊!

哦,他的姐姐...可饶了他吧,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要他娶亲,他不要面子的吗?

可是有时候,缘分这种东西就很奇妙,当他看到对方时——小神仙你谁?

【面子是什么,能吃吗?(不能)】

于是某貂彻底成了挂件,恨不得整天跟在小神仙身边,挂在人身上。只是——看着小神仙一副冷漠的样子,柳大少表示,追妻路漫漫~

鲨鱼辣椒爱吃人
我吃霸伞的契机? 霸刀压蓬莱,...

我吃霸伞的契机?

霸刀压蓬莱,打一技能名——散流霞(伞留下)

#猪头


cp虽然冷但是tag还挺多🙉

我吃霸伞的契机?

霸刀压蓬莱,打一技能名——散流霞(伞留下)

#猪头


cp虽然冷但是tag还挺多🙉

骨喵

*脑洞人设*

(霸伞)柳尽x方盏 

有点阵营梗

刀是统战帮帮主,伞是喜欢搞事打内战的。 柳尽每次都能在方盏那占点小便宜,但总被这海獭给跑掉。方盏气,很气,但是打不过,那溜走躲起来总可以吧。

大概就是:天上伞伞飞飞,地上刀刀追追。这种感觉吧(`_´)

方盏(浮游在天上):臭霸刀。你再铺地毯啊,再隔墙啊,再下圈啊!

柳尽唰唰唰,盖好了房子等他下来。

方盏:……拜拜嘞(征夷溜)

*脑洞人设*

(霸伞)柳尽x方盏 

有点阵营梗

刀是统战帮帮主,伞是喜欢搞事打内战的。 柳尽每次都能在方盏那占点小便宜,但总被这海獭给跑掉。方盏气,很气,但是打不过,那溜走躲起来总可以吧。

大概就是:天上伞伞飞飞,地上刀刀追追。这种感觉吧(`_´)

方盏(浮游在天上):臭霸刀。你再铺地毯啊,再隔墙啊,再下圈啊!

柳尽唰唰唰,盖好了房子等他下来。

方盏:……拜拜嘞(征夷溜)

夜雀

十朝

能和青梅竹马结为婚约是什么样的感觉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掌上明珠自此将与他永别。

柳晓风自小便和方皎然是挚友,方皎然是从东海来的,每每前来必然要带些珍珠给他。尝听人叫珍珠为情人珠,赠予所爱之人,柳晓风开始并不知晓,但少年总有开窍的一天。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虽然诗里说的男子背叛妻子,但是不妨碍柳晓风的遐想。

他兴奋的把这句话讲给方皎然听,小家伙只是低着头含混不清的回答:“柔情似水…殊不知佳期如梦……”

转头便又念起《项脊轩志》。

念到最后一句时,小家伙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道:“我去找你”

虽不知何意,但柳晓风不喜欢他说这话,却也只是皱皱眉。

霸刀自古便以...

能和青梅竹马结为婚约是什么样的感觉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掌上明珠自此将与他永别。

柳晓风自小便和方皎然是挚友,方皎然是从东海来的,每每前来必然要带些珍珠给他。尝听人叫珍珠为情人珠,赠予所爱之人,柳晓风开始并不知晓,但少年总有开窍的一天。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虽然诗里说的男子背叛妻子,但是不妨碍柳晓风的遐想。

他兴奋的把这句话讲给方皎然听,小家伙只是低着头含混不清的回答:“柔情似水…殊不知佳期如梦……”

转头便又念起《项脊轩志》。

念到最后一句时,小家伙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道:“我去找你”

虽不知何意,但柳晓风不喜欢他说这话,却也只是皱皱眉。

霸刀自古便以诸侯达官自居,自订婚到娶妻过门本打算准备一年,但柳晓风心急的紧,愣是压缩到半年。

半月前霸刀派人去东海接人,柳晓风就日日站在窗边眺望远方,时不时还会痴痴的笑。

一日,他自柳下过。看着这棵几年前同方皎然一道种的树,心里忽然有些不不是滋味。虽说选的时候是因为柳象征男女之爱,又与他的姓相同……

他在柳树下站了许久,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擦过脸颊。

抬手一接笑道“改丢贝壳了?”

猛地睁眼就觉自己痴傻的可爱。明明面前空无一人却想方皎然来归。

十天后,大殿之上寂寂无声。

只有前去接人的在哪里汇报。

“十日前,东海暴雨如瓢泼,倾盆而下犹如天裂银河倒灌,雨水积有千丈之深浊浪涛涛。半夜狂风乍起雷声轰然。属下去时只能远远看着东海蓬莱却不能靠近,次日方能上岛。虽不见一人,不见一尸,任闻哀鸣。满地贝壳如碎玉,视之有的口含珍珠。”汇报的人顿了顿,“有一贝与众不同,壳坚硬无比,水火不侵。属下以为异,特带回献上。”

那人刚把贝从盒子里拿出,便见贝口自开,其上珍珠散流光照厅堂。不过须臾,雾尽聚于厅堂,视之恍惚有人影与柳晓风擦肩而过。

一声叹息。

“庭有枇杷树,今以亭亭如盖矣。”




彧殁知
菜鸡捏图产物,我嗑西皮我捏图...

菜鸡捏图产物,我嗑西皮我捏图

大多数脸型数据来自夜醉风太太

菜鸡捏图产物,我嗑西皮我捏图

大多数脸型数据来自夜醉风太太

十二月二十一日

囤一下和情缘的!

大家520快乐哦!

囤一下和情缘的!

大家520快乐哦!

茨木与吞
【作画:茨木与吞的小可爱】 《...

【作画:茨木与吞的小可爱】

《迷失》里的柳韶X方小天💖

前情 这里

【作画:茨木与吞的小可爱】

《迷失》里的柳韶X方小天💖

前情 这里

鹿停空
不能吵到你们娘睡觉哦😏

不能吵到你们娘睡觉哦😏

不能吵到你们娘睡觉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