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霸天虎杂兵

2608浏览    57参与
海底6461米

我■的副官大人不可能■有这么涩■

是和@阿無Jacky 妈咪一起口嗨的产物,然后整合起来成了篇文∠( ᐛ 」∠)_

妈咪您是我的神——(深情叼玫瑰花

  

  

  我是量产机L-■■■,隶属霸天虎。报应号上的生活算得上枯燥乏味,唯一有意思的是红蜘蛛指挥官——他像风一样,不可捉摸,灵巧聪慧。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真的很涩。

  我们霸天虎杂兵平时的娱乐活动屈指可数,无非也就是八卦八卦高层上司们的爱恨情仇。这里就必须提及霸天虎热门话题榜上永久性霸占前位——话题的中心——红蜘蛛。(注:本榜仅供同型号量产机游览)

  指挥官是完美的造物......

是和@阿無Jacky 妈咪一起口嗨的产物,然后整合起来成了篇文∠( ᐛ 」∠)_

妈咪您是我的神——(深情叼玫瑰花

  

  

  我是量产机L-■■■,隶属霸天虎。报应号上的生活算得上枯燥乏味,唯一有意思的是红蜘蛛指挥官——他像风一样,不可捉摸,灵巧聪慧。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真的很涩。

  我们霸天虎杂兵平时的娱乐活动屈指可数,无非也就是八卦八卦高层上司们的爱恨情仇。这里就必须提及霸天虎热门话题榜上永久性霸占前位——话题的中心——红蜘蛛。(注:本榜仅供同型号量产机游览)

  指挥官是完美的造物。感谢普神将他塑造得如此美丽,他在云间穿梭的身影优雅又轻灵,叫机无法移开目光。只要往那一站,就会有追随者蜂拥而上巴结讨好,在感情方面他毫无顾忌,情人(姑且这么称呼)数不清有多少个,而我正是其中之一。

  他全身都散发着魅力,很难不被他勾起欲望。想象一下,你某天早上上线时,看着被自己次级能量液沾满的机体不禁扶额,但这只是个小小的惩罚,没错 惩罚。你会疯狂回味着那个梦,那个荒诞出格却又旖旎的梦。光鲜亮丽的高傲的霸天虎空军指挥官大人,他昨夜在你的身下哭泣尖叫,那平时尖锐的嗓音在你的攻势下变得柔软粘稠,仿佛抹了蜜糖一般卡在喉咙里,只在重重碾过他的敏感节点的时候,才能得到他一声高昂的尖叫,那不同于以往他发脾气时的尖叫,要更不情愿更颤抖更令机兴奋。梦里的你在他过载时狠很咬上了他的翅膀,本就因快感而微微发抖的小翅膀此时更是一下垂了下去,像极了地球上一种叫猫的生物因兴奋而做出的行为,好像是叫飞机耳来着,你无端的想着。

  梦到他还只是次要。平日里他站在指挥台旁工作的身影才是真的能迷死机。我忍不住看向他的后挡板,在脑模块中模拟他对接甬道的样子,指挥官的内置传感节点很特别,会随着对接组件的深入被一个个点亮。我确信有很多机在暗地里竞争,看谁是进的最深的那个。他被拆的时候进去的机子可能会指着发光的地方问:“其他人有到过这里吗?” 

  “有其他人到过这里吗?”

  “说啊,我是不是第一个?” 

  他们光顾那里,就像该死的旅客在旅行过的地方写上“到此一游”。 每一度被刻上,下一次的旅客都会更重更深更用力的覆盖过上一个的印记。 

  像涨潮时的海,每一片浪都更深入地在沙滩上留下痕迹。

  而红蜘蛛则沉沦在那种摇摆中,每一次,每一次都渴望谁能为他留下不会被覆盖的印记,那是独一无二的,无可替代的,独属于他的。究竟谁才能给予他这种满足感呢,红蜘蛛歪歪头满不在意的想着,他总是想要更多。 

  “来吧,取悦我、进入我……看看你能否比上一个做的更好,我拭目以待。” 

  所有机都忌讳他,议论他,嘲笑蔑视他,但在内芯却忍不住臆想自己才是唯一能满足他的那一个,他只会在自己身下被填满到连话都说不清。他们光鲜亮丽的,高傲的副官大人,空军指挥官大人,若是那个机子的视线只为自己停留的话…… 

  霸天虎空军指挥官永远高高在上,骄傲又耀眼,也许只有在充电床上才会暂时沉沦于欲望。他清楚自己有多引人注目,也知道许多机在背后暗暗竞争。随他们去吧,他永远只属于那个胜利者。胜利者轮流转换,而他一直是他。 

  他永远是那样美丽而又致命,但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机明知危险却又甘芯饮下毒药的原因。他就像一条毒蛇,刻意引诱你落下陷阱,而后将你紧紧缠绕,直至死亡。而这期间,你仅仅是看着,看着你一点一点消亡在他的怀抱中,却不愿挪动半分。  

  像毒蛇,也像殷红的罂粟。淫靡又烂漫,如此容易上瘾,使你明知危险却无法自拔,甘愿奔赴进无底深渊,投向死亡。他是最艳丽的毒,是永恒的赢家。

  这场游戏中,优胜者只会是他。 

  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结果。

  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精心设计好的,他会在高潮迭起时亲吻你的头雕,会在天亮前逃跑,会在平时撞见你的时候送上一个稀松平常的微笑,他总会让你想要更多,渴望更多, 乞求更多。每当这时候,我们便幡然醒悟,我们已经被捕杀了。究竟是毒液太过甜蜜,还是流露的片刻真芯太过美好,这种事已经无所谓了,我们愿化为他网中那飞扑过去的任何事物,化为他的养分,他的一部分。 

  他是一位优秀的猎手,用精湛的演技引诱猎物步入圈套,就像蜘蛛细致地编织蛛网,等待不设防的昆虫。偶尔也会察觉到他的芯机,却芯甘情愿沉溺其间,只为了看到上位者不常见的一面,即使那只是假意温柔。他是我们穷尽一生所追逐的似水月华,遥远、冰冷、可望而不可即,总有机试图将他掌控,而这只是奢求,他赋予你的温情就像黎明时分林间凝结的露珠——转瞬即逝。 

  但那又怎么样,总有机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挑战这位带刺的玫瑰,让他甘心只被自己摘采。往往这种机,会是他捕食的目标。当高傲的副官大人只对你这般不同时,谁还能想起最初的目标是将他折下。只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在爱意不断胀大的同时,却又渐渐被他抛弃。每当你陷入绝望这时,你才想起传闻中的他是个怎样的机,你那被甜蜜毒液侵蚀的脑子才缓缓转动,但,那又能怎样呢,你已经被啃食完毕,你甚至连继续恳求他的资格都没有,啊啊,是这样啊,这就是他最爱的饭后甜点,我们绝望的表情对他来说是多么有趣啊。但,如果我绝望的表情能取悦到他的话,是不是,还有可能,就算是一丁点的,他那耀眼的红色光学镜,会再次看向我呢?

  我近乎疯狂地渴求着他,最初的芯思在不知不觉间彻底扭转,从希冀掌控他逐渐变成甘于被他掌控。已经无法回头了,就这样下去吧,现在我只愿那对猩红光学镜能再次停留在我身上,哪怕只有几塞秒。我从芯底认可他的狡诈,他就是这样,他永远是这样,带着一抹狡黠的微笑,在感情之间游刃有余。现在我才真正明白,为何大家都说他捉摸不定,射向他的利刃只会返回来伤到自己,但为时已晚。 

  作为霸天虎,我未曾失去野心,但我很明白无论我做什么努力,使出怎样的阴谋诡计都无法再次触及那个人,不是因为我已被他抛弃,而是因为我很清楚,我已没有再度接近他的机会了,不,应该是,我从未拥有过。我现在才恍然大悟,如果不是他有意,我连见他一面都不可能吧。而现在我的处境也只是他放任“那位”帮他清理“已使用物品”罢了。啊啊没错,从我幡然醒悟的那一刻起,我的视野就变的前所未有的广阔,那些以前当做饭后谈资的荒诞事,竟然并不是哪个闲得发慌了的士卒信口开河传播而来的,那是……我的“前辈”啊。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听到走廊中传来的脚步和触手破开空气的声音,“那位”无意隐藏自己,也不需要对于一个将死之机隐藏。我不后悔自己爱上红蜘蛛,却无可避免地突然想起曾经与他和谐相处的片段。甜蜜的回忆和现实的冰冷几乎将我撕裂,在这名为爱恨的缝隙中,我苟延残喘。

  我不止是我,我是我们,是每一位被他玩弄,曾经短暂拥有随即永远失去的机,他们和我走着同样的路,有着相同的结局。我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恐怖的事实:我们都看轻了红蜘蛛。霸天虎一机之下万机之上的空指怎么可能成为任何机的唯一?他远比外表所展现的更深沉,剥开浪荡不羁的外壳,他有一颗满怀阴谋诡计的火种,可以轻而易举地搅动风云,自己则静观其变。我们都被他玩弄了,更可悲的是——我们全是自愿的,自愿沉沦于这片深不见底、被甜蜜伪装包裹的泥沼。一个的结束标志着另一个的开始,就像永无止境扑向沙滩的浪潮。 

  我们都止步于此,却仍旧被困在他用谎言编织出的牢笼中,一生只能为他所用,从此只能注视着他。而在他失去兴趣之后,我们的存在也只是他眼中不曾回想起来的灰尘,如此渺小的我们,再也不能接近那耀眼的星辰,我们痛苦,我们愤怒,我们悲伤,我们爱他,所以,作茧自缚。 

   

量产机L-■■■记录

■■■■年■月■■日

  

  

  

  

  

  

  

  

  情报官沉默地看着眼前毫无生机的机体,从他的内置系统中下载了几串数据在数据板上打开,抹去一部分内容后点击上传,随即将这堆废铁和数据板扔进了回收站中。

  深夜的报应号一片漆黑,未完全毁坏的数据板闪烁着微弱的蓝色光芒,上面的字符隐约可见:

《身寄虎吻》

由杂兵L-232记录

夏敛尘

小杂兵摘面甲。

巡逻偷摘被空指发现后挨了敲,但还是靠着假装哭哭讨到了摸摸躲过了惩罚。


*自己设定的

小杂兵摘面甲。

巡逻偷摘被空指发现后挨了敲,但还是靠着假装哭哭讨到了摸摸躲过了惩罚。


*自己设定的

夏敛尘

霸天虎杂兵和空指的胡乱路人玩法。还有杂兵的快乐日常

霸天虎杂兵和空指的胡乱路人玩法。还有杂兵的快乐日常

玖澈
很好,于是在元宵节来水一个,就...

很好,于是在元宵节来水一个,就当我是更新了吧QAQ


家银们,这段时间可能都更不了了,因为某些原因,右手被摔疑似骨裂,暂时用不上力,什么事都是用左手,文可能会更,画就等等吧。(那种momo哭呜呜呜)

很好,于是在元宵节来水一个,就当我是更新了吧QAQ



家银们,这段时间可能都更不了了,因为某些原因,右手被摔疑似骨裂,暂时用不上力,什么事都是用左手,文可能会更,画就等等吧。(那种momo哭呜呜呜)

玖澈

來了來了我又來了!


我:雖然淩亂但是好看啊——


我同事:你就只會草稿了是吧?啥時候出成品?


我:等威震天娶了擎天柱,聲波和紅蜘蛛在一起我就出成品。(捱打)

來了來了我又來了!


我:雖然淩亂但是好看啊——


我同事:你就只會草稿了是吧?啥時候出成品?


我:等威震天娶了擎天柱,聲波和紅蜘蛛在一起我就出成品。(捱打)

玖澈

Hello哇大家好——我是新生团子X-259!


由于老板已经退坑,所以以后的杂兵团子们由我来负责了,依旧配送可爱的杂兵团子噢!

Hello哇大家好——我是新生团子X-259!


由于老板已经退坑,所以以后的杂兵团子们由我来负责了,依旧配送可爱的杂兵团子噢!

玖澈
——“机械鸟从云端坠落……”—...

——“机械鸟从云端坠落……”——


小飞机呜呜呜呜我的小飞机呜呜呜呜……

虽然还是草稿但是他太好看太惨了呜呜呜呜……


儿子妈妈爱你呜呜呜呜(?)

——“机械鸟从云端坠落……”——


小飞机呜呜呜呜我的小飞机呜呜呜呜……

虽然还是草稿但是他太好看太惨了呜呜呜呜……


儿子妈妈爱你呜呜呜呜(?)

玖澈

全是飞行单位X-259的表情包噢——


他好可爱哦(那种捂心脏🥵)

全是飞行单位X-259的表情包噢——


他好可爱哦(那种捂心脏🥵)

玖澈

霸天虎飞行单位都好可爱噢,特别是后期红蜘蛛的飞行队,全是白色的小飞机wwwwww


p1是飞行单位X-259刚来(某路障:好可爱的女孩子)(我:这是男孩子!!!)


p2小飞机战损


p3小飞机报复伤害他的人(?)


我最近就是很喜欢这种半草半成,我爱死了。

霸天虎飞行单位都好可爱噢,特别是后期红蜘蛛的飞行队,全是白色的小飞机wwwwww


p1是飞行单位X-259刚来(某路障:好可爱的女孩子)(我:这是男孩子!!!)


p2小飞机战损


p3小飞机报复伤害他的人(?)


我最近就是很喜欢这种半草半成,我爱死了。

薇真甜甜甜_fishbowllid

Tender Justice(6-10)

再次预警:少女心老威大概。


6. 再回蓝星


再次躺在黑矮星的地面上,我的心境跟昨天晚上已经不一样了。没了紧迫的死亡威胁,我可以安心享受晒太阳的闲适。


我喜欢这个白矮星的光,温暖柔和,并不灼热。也喜欢这个只有四颗天体的小巧精致的系统,包括它的坐标位置我也喜欢,我舍不得离开银河系,也不想去仙女座或麦哲伦云。


我想定居在这里了,这里多么好,紧挨着一个燃油库,而且还家里有矿,更吸引我的是黑白矮星的光与热,我贪恋这里的温暖。不想回头再钻进那个空虚寂寞冷的外太空找虐。


我时常会觉得冷。


按理说tf是怕热却不怎么怕冷的生物类型,赛博坦人的硅基金属结构最怕...

再次预警:少女心老威大概。




6. 再回蓝星


再次躺在黑矮星的地面上,我的心境跟昨天晚上已经不一样了。没了紧迫的死亡威胁,我可以安心享受晒太阳的闲适。


我喜欢这个白矮星的光,温暖柔和,并不灼热。也喜欢这个只有四颗天体的小巧精致的系统,包括它的坐标位置我也喜欢,我舍不得离开银河系,也不想去仙女座或麦哲伦云。


我想定居在这里了,这里多么好,紧挨着一个燃油库,而且还家里有矿,更吸引我的是黑白矮星的光与热,我贪恋这里的温暖。不想回头再钻进那个空虚寂寞冷的外太空找虐。


我时常会觉得冷。


按理说tf是怕热却不怎么怕冷的生物类型,赛博坦人的硅基金属结构最怕散热系统故障,而不是反过来担心保暖。


我知道我似乎有些反常,但这目前并没有给我造成什么实质影响,我不想过分深究,我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如果想要定居在这里的话,至少要有稳定输出的矿产和能源。


我曾做过一段时间矿工,采矿,切割,冶炼,提纯都难不倒我,而且现在我只有独自一人,自给自足很容易。但此时此地,我随身携带的工具实在有限,没有趁手的家伙事儿,所以养活自己还是有些困难。


我记得霸天虎在蓝星上还遗留了一些机械设备,我打算今晚便出发去寻。


#


我从探索过的三个星球上分别采了一些样本。


休息好后,我试着简单过滤了一下我从石油星球上带回来的样本,样本的纯度适中,杂质不算太多,简单处理一下虽然不能完全避免无机物结渣,但至少可以暂且当应急储备用,我将过滤好的样本灌进自己的燃油舱,然后设定好蓝星的航线,变形出发了。


#


一进入蓝星的大气,我便开启了隐形模式,同时打开通讯信号探测,寻找废弃的霸天虎基地和采矿区。


然而什么也探测不到,于是我只好换一种方式,主动发送霸天虎频段的信号,以寻找接收点和反射点。虽然这么做,我的信号可能会被仍然留在地球上的tf捕捉到,但说实话我不在乎,前霸天虎不见得会与我为敌,而汽车人根本对我造不成什么影响。


我放慢了速度环绕蓝星进行低空排查,没一会儿我就发现自己身后多了一个小尾巴。


一名前霸天虎,我根据他的型号判断。


这是一架Eradicon,飞行单位量产机。他一定是捕捉到了我的信号才跟上来的,我不知道他跟着我的意图,也无意知道。只是他机翼的抖动幅度,已经明显超过了可能遇见的气流颠簸,也就是说他即将要面临失控了。


我放慢速度警惕起来,不确定他是否需要一些干预。


而事实证明,我的警觉是没错的,不到二十分钟,他便突然熄火失速,从云层里坠了下去。


我迅速调头俯冲而下,赶在他坠地之前变形接住了他,两个主推进器和八个助推器同时开启,才让我们两个及时静止悬停在靠近地面的半空中,没有直接落到地上摔成一团。





7. 量产机克莉丝


我低头看向怀里这架刚抢救回来的量产机,他直接就在我怀里变了形。


“克莉丝(Chris)!”我认出了她,“你在这里做什么?”


没错,是“她”。虽然她从蓝星词库中选择了一个相当中性的名字,但我更倾向于叫她克莉丝,而不是克里斯。


其实作为硅基物种,我们tf的种族没有特别具体特别精细的性别划分,但除了我们这类主流以外,也还有人像阿尔茜,黑寡妇一样。通过观察性格与行为习惯,我猜克莉丝应该也更像她们。


克莉丝原本的编号为E0807,Chris是后来她给自己起的名字。


我允许量产机们备注这些修改,哪怕他们总是乱用蓝星的词。


因为我相信每个人都应该有选择自己人生的自由,从选择自己的名字开始。就像我自己:“D16”是我的编号,而“威震天”却是我给自己选择的人生。他们跟我也没什么不同。


于是我尊重她给自己的命名,便只叫她克莉丝。


想要认出她来其实也很容易,她在初始形态下,右侧的肩膀上嵌有一块蓝星电子表。


我隐约记得在一次与汽车人的交火中,她的内置精密计时器摔坏了,但她非常不愿意去医务室找击倒修理(…不是不能理解…我知道飞机和跑车之间总会有点难搞的小矛盾,听说似乎跟涂漆有关?或者是竞速?)。所以为了解决计时问题,她跑去碳基社会搞了一块他们用的电子表,嵌在自己载具形态的仪表盘上了。当她变形为初始形态时,这块表正好就在她右肩。


听到我的问话,克莉丝一颤,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慌忙从我怀里跃出去跳到了地面上,就着屈膝缓冲的姿势向我行了个礼。


“威震天陛下…”


“站起来,”我打断了她,“这里没有陛下了,叫我威震天。”


她犹犹豫豫地站了起来,我注意到她的身形仍然有些摇晃,但我不打算对此发表什么看法,只匀出几分耐心来等她开口,她不会无缘无故地跟着我。


“威…大人…”她嗫嚅道。


我没再纠正她,仅仅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不过是个称呼而已,以前我并不计较这些。红蜘蛛叫我主人(master)或者有时候甚至会叫我老铁桶;声波叫我威震天大人(lord);震荡波叫我君主(liege);量产机们的习惯跟塔恩一样,喜欢叫我威震天陛下。我也从来不管他们,基本上都是爱叫啥就叫啥。


只是这次,克莉丝的一声“陛下”牵出了我许多旧日回忆,这样急于纠正她,反倒是我着相了。


“我…我是自己逃回蓝星的…通过太空桥…”她接着道。


我忍不住皱眉,“汽车人是将你们看作战犯拘禁起来了吗?”


“没…没有…”克莉丝迟疑地回答。


她的表情很复杂,茫然中又带了几许愤慨,我猜他们的确没被汽车人抓捕,但与此同时很可能受到了一些不公平的对待,不然她不会想要一个人回蓝星。







8. 重拾责任


“那么就不要用‘逃’这个词,你是个自由人,想去哪里是你的权利。”我的语气有些严厉,但这样反倒让克莉丝自信了不少。


“是,大人。”她站直了一些,神态也更加坚定,“回到蓝星是出于我自己的意愿,因为我不想跟汽车人生活在一起,我不愿意成为他们社会中的一员。”


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回答,我不得不尊重她做出的选择,她的自由意志赋予了这个选择最大的正当性。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又问她,“你跟着我做什么?”


她暗淡的光学镜亮了起来,“我探测到了您的信号,您是想要……”


“我无意重建霸天虎,”我再次打断她,看着她的光学镜又暗淡了下来,我在心中叹息了一声,“我只是想寻找我们在蓝星遗留下来的设备和资源,我有别的用处。”


“您来迟了,”她懊恼道,“我刚刚逐一排查过了,汽车人已经将可利用资源全部带回了塞伯坦,蓝星上什么也没有了。”


“连一颗螺钉都不剩?”我问道。


“连一颗螺钉都不剩。”她回答。


这帮抠门的小气鬼!我背过身去一叹。


她歪歪斜斜地追了我一步,急切道,“大人,请您允许我跟随您吧!我已无处可去。”


我考虑了一下,我找到的那座星系,空间不算小,多加一个人没关系,只要她能适应的话。而且她还是个前霸天虎,潜意识里我总觉得她是我的责任。


“我可以带上你,”我转过身面对着她,“但你现在能量水平过低,无法跟随我进行漫长的星际跳跃。”连走路都踉跄肯定是不行的。而我油箱里的燃油又是未经提炼的样品,不好直接输送给她。


她先是兴奋,接着又变成窘迫,“请您给我十分钟,我马上解决这个问题!”说着她就要变形飞走,我哭笑不得,立马制止了她。


她简直就像原来的奥利安一样冲动,一想到这里,我的表情变成了苦笑,随即又板起脸,“你现在随时有坠机的风险!”我对她命令道,“扫描地面单位的载具形态!”


“可是…”她对我的禁飞令不满。


“没有可是,服从命令,士兵。”有时候我真搞不明白这些飞行单位的坚持。我跟他们不同,我并非生来就是飞行单位。


她不情不愿地跟着我隐身在路边等待合适的汽车路过好扫描载具形态。我竟然没朝她发火,我真是脾气越来越好了。


实际上我就是有些愧疚,她现在的境遇很大程度上算是我的责任,我做不到放任不管,就连朝她发火也失了底气。


我们扫描好了载具形态之后,我便领着她在碳基的城市里游荡,只在驾驶位上弄一个简单粗暴的成像投影冒充碳基蒙混过关。


我找到了一个藏在街巷深处的黑市,把手上的部分钻石原石和金矿样本低价兑换成了当地的货币,然后领着克莉丝去了碳基的加油站。


这点小事倒不是克莉丝自己做不来,只是她现在能量不济,又被汽车人缴了械,浑身上下连把激光枪都没有,我是真怕她遇上穷凶极恶的碳基,被人围攻然后拆了卖废铁。






9. 声波还活着


领着克莉丝补充完能量,我便按照原定计划去执行采购任务,我不放心让克莉丝单独行动,便只让她跟在我身后打下手。


蓝星的科技不出彩,只能买到原材料,但胜在价格低廉。


虽然总是把蓝星叫做“泥巴星球”,但我心里并没有多么的不喜欢它。


宇宙大帝与普莱姆斯曾为一体,因此作为宇宙大帝化身的星球,蓝星,天然便带着对我们这些tf潜移默化的吸引力。蓝星蕴藏着无限潜力,不仅拥有充足的石油储备和金属矿产,而且还满地都是硅。


我们硅基cpu芯片的主要材料就是硅。


要不是蓝星上的大气层过于浓厚,又过于潮湿,会导致金属锈蚀过快,对我们这些tf过于缓慢的新陈代谢来说实在不太友好,说不定我会领着霸天虎在这里建立一个永久分部……


在采购期间,我有些心不在焉,总会忍不住胡思乱想。而克莉丝则一直悄然无声地跟在我的右后方,像一道深沉的暗影。


“声波,打开子空间储……”我一晃神便叫岔了人。反应过来后,我立刻收了声,沉默了许久。


克莉丝的表情暗淡了下来。


我看着她,就像照着一面镜子,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都要被刨出来暴露在阳光之下。此刻我的表情也像她一样吗?


不过我很快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当着下属的面扮伤感可真是不像话。在下属茫然无措的时候他们需要的是一个主心骨,而不是另一个魂不守舍的家伙。


既然我已经答应了克莉丝的投效,至少我要为她做到这一回。


在我的潜意识里,名字总是与人格相关的,代表着一个人的身份。叫错别人的名字总归是一种冒犯,我犹豫着想要含蓄地给她道个歉,揭过这一茬。


然而没想到却是她先开了口。


“对不起,威震天陛下,让您失望了……我…我知道自己无法代替声波大人,我的能力和才华远远比不上他…我没资格站……”


“停止侮辱你自己,士兵。”我忍不住呵斥她,“我没有失望。我的确倚重声波,我为他的牺牲感到惋惜,但这并不代表你的存在没有意义。”


“是,陛下!”她的情绪明显轻松了一些,连称呼都换回了她更顺口的那个,我已无意再做纠正。


“但是……”她继续开口道,“请您原谅我的冒昧,但是声波大人他并没有牺牲,他被汽车人囚禁在暗影空间里了,陛下。”


这句话像流星一样击中了我,在我的处理器中炸响了一片惊雷。


声波还活着。






10. 重返塞伯坦


光靠着蓝星这些原始贫瘠的科技,我没法儿确认声波还活着的这个事实,也没法儿将他从暗影空间里救出来。为了声波,我必须冒险回一趟塞伯坦,拿到足够的设备和资源。


经过了几次空间跳跃,我带着克莉丝,在靠近塞伯坦的卫星之前停了下来。我解开了将她固定在我身上的磁力锁,对她嘱咐道,“在这里等我回来。”


克莉丝的机体上并未装配曲速引擎——事实上拥有曲速引擎的塞伯坦人应该只有我一个,宇宙大帝的造物——所以我得用磁力锁全程带着她,不然光靠她自己飞不了那么远,我不可能允许她独自一人星际航行,也没必要让她跟着我一起去汽车人的大本营冒险,于是便命令她原地等我。


“威震天陛下,我也想去塞伯坦,我的同伴们…我放心不下他们……”克莉丝再次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我大抵能猜到几分她想说什么,便答道,“如果还有谁想跟你一起离开,我允许你带上他们。”


克莉丝兴奋地朝我行了个礼,“遵命,威震天陛下!”


我摆摆手,心道又做了个坏决定。万一他们人多,都想离开塞伯坦,我一个人可带不动这么多人,说不定最后只能把报应号劫走了。


但我不忍心拒绝她…我不忍心拒绝她。


我让克莉丝跟我分开行动,她的能量信号并不会被认定为威胁,遭到特别监控,只要跟我分开走,理论上她就是安全的。


一进入塞伯坦的大气,我便开启了隐形模式,想要骗过蓝星的雷达很容易,但想要骗过同胞就需要我格外谨慎。好在一回生二回熟,我没惊动任何警报便落在了塞伯坦的地面上,随即潜入了铁堡市。


这座城市承载着我许多回忆,我不能说痛苦居多,但也实在令我滋味莫名。我本不愿意再回到这个伤心地,但为了声波,我的挚友,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得闯上一闯。


声波是我最信任的人,他在我的核心里拥有最高的优先级,谁也越不过他去。声波永远都是最持重老成的那个,当年初相逢,我不过就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傻小子。是声波发现了竞技场中的我,他启发了我,让我不再甘于做一名角斗士的微弱影响力,他鼓励我去参军,成为指挥官,成为防御部长,最后成为至高护星主(Lord High Protector),是他一直在引领着我,支持着我,辅佐着我,让我最终走到了铁堡,走到了权力的中心。


然而就在这座城市,我失去了自己所爱的人。奥利安,一路陪伴着我的奥利安。


我的奥利安曾经是个完美的人,他既善良又可爱,兼有图书管理员的书生意气,和警察局长的坚毅英勇。如果我们没有被御天敌离间,没有被元老院欺骗,奥利安也没有被普莱姆斯所操纵,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陌生人,我们本可以成就一番多么伟大的事业。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私设,全是任性的私设。Lord High Protector又译“护星公”,但甜甜比较喜欢“至高护星主”这个翻译,因为“护星公”听起来有点像个老头子。

您已进入监控区域

p了点杂兵表情包


爱到深处自然黑()


p了点杂兵表情包


爱到深处自然黑()


报应号团子批发商
愚人节快乐—— 宇宙偶发性事件...

愚人节快乐——

宇宙偶发性事件得等我把想看的漫画看完再更新了,之后应该是1-2天更新一次

之前有领取到团子的家长们请不要学习途中的错误行为欺负自家的团子哦x

愚人节快乐——

宇宙偶发性事件得等我把想看的漫画看完再更新了,之后应该是1-2天更新一次

之前有领取到团子的家长们请不要学习途中的错误行为欺负自家的团子哦x

报应号团子批发商

是被救护车捡回去的野生流浪杂兵


——————————————

小杂兵:救护车来了,又一座城池要沦陷了…

救:你再乱说💢

是被救护车捡回去的野生流浪杂兵


——————————————

小杂兵:救护车来了,又一座城池要沦陷了…

救:你再乱说💢

报应号团子批发商

我貌似很久没更新了,那就摸个鱼好了

我貌似很久没更新了,那就摸个鱼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