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霹雳先锋

2024浏览    41参与
八字眉少爷
示范如何正确收获爱情,啊不,是...

示范如何正确收获爱情,啊不,是小弟。

习惯了被呼来喝去手打脚踹的小弟看到有人替自己出头时的震惊与暗喜:卧槽这心动的感觉!不行,不能高兴地太过明显,要矜持。别笑,忍住!

前面有一段也是,Boy说女扒手长得那么好看做什么不好去做贼,探长扭过头盯着他说:“你不也一样!”搞得人家愣了好久,太会了!

示范如何正确收获爱情,啊不,是小弟。

习惯了被呼来喝去手打脚踹的小弟看到有人替自己出头时的震惊与暗喜:卧槽这心动的感觉!不行,不能高兴地太过明显,要矜持。别笑,忍住!

前面有一段也是,Boy说女扒手长得那么好看做什么不好去做贼,探长扭过头盯着他说:“你不也一样!”搞得人家愣了好久,太会了!

八字眉少爷
每次看到这个动作就想笑2333...

每次看到这个动作就想笑23333
明明是嚣张的挑衅,可是因为长相,看着就像是宠物的幼崽抖着毛向年长的同伴发出的互搏邀请——毫无杀伤力,甚至还奶奶的很可爱。就是用一只爪子就能按住的脑袋任他怎么抡胳膊划腿都近不了身,或者把他压地上又舔又咬都反抗无能的那种。
#人家这么认真地耍狠我却在这里捧着脸喊好软好萌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不过这不能怪我看这小子穿的衣服就知道他不是什么正经黑社会#

每次看到这个动作就想笑23333
明明是嚣张的挑衅,可是因为长相,看着就像是宠物的幼崽抖着毛向年长的同伴发出的互搏邀请——毫无杀伤力,甚至还奶奶的很可爱。就是用一只爪子就能按住的脑袋任他怎么抡胳膊划腿都近不了身,或者把他压地上又舔又咬都反抗无能的那种。
#人家这么认真地耍狠我却在这里捧着脸喊好软好萌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不过这不能怪我看这小子穿的衣服就知道他不是什么正经黑社会#

八字眉少爷
瞧他惨唧唧慌兮兮急急仰起小脸下...

瞧他惨唧唧慌兮兮急急仰起小脸下巴才勉强碰到肩的样子,我知道为什么那些手下为什么总吐槽他“老是法官法官的法官是你爸吗?!”

瞧他惨唧唧慌兮兮急急仰起小脸下巴才勉强碰到肩的样子,我知道为什么那些手下为什么总吐槽他“老是法官法官的法官是你爸吗?!”

八字眉少爷
被可爱到失声尖叫=啊啊啊啊啊=...

被可爱到失声尖叫>=啊啊啊啊啊=<

吓一跳蹦到别人身上扒拉住胳膊求依靠

真是小鸟依人,啊不,小猴趴树


被可爱到失声尖叫>=啊啊啊啊啊=<

吓一跳蹦到别人身上扒拉住胳膊求依靠

真是小鸟依人,啊不,小猴趴树


元氣桃子水一點都不好喝

咖喱x阿boy(辣椒死亡梗)

即便写的很烂但我还是恬不知耻地发了出来.jpg

写着写着就矫情了起来

ooc,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入

只是个段子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阿sir啊,我说了我没偷车了啦”​

阿boy双手拷着手铐绕过头顶被人从身后拉着,难受得让阿boy仰起了头

“别乱动!不偷车你跑什么!鬼鬼祟祟的还不是作贼心虚!”咖喱一把拉回走在前头的阿boy,眼睛视线离不开他的脸,

辣椒在任务中殉职已过了半年,咖喱好不容易接受了家里过于安静的事实,打算找海咪咪重修旧好。但可惜上帝普度众生的方式过于随便,路上碰上了个偷车贼,害得他错过约会,正准...

即便写的很烂但我还是恬不知耻地发了出来.jpg

写着写着就矫情了起来

ooc,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入

只是个段子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阿sir啊,我说了我没偷车了啦”​

阿boy双手拷着手铐绕过头顶被人从身后拉着,难受得让阿boy仰起了头

“别乱动!不偷车你跑什么!鬼鬼祟祟的还不是作贼心虚!”咖喱一把拉回走在前头的阿boy,眼睛视线离不开他的脸,

辣椒在任务中殉职已过了半年,咖喱好不容易接受了家里过于安静的事实,打算找海咪咪重修旧好。但可惜上帝普度众生的方式过于随便,路上碰上了个偷车贼,害得他错过约会,正准备拿这个杀千刀的练练腿,但当咖喱时隔半年再次见到那张脸的时候,他觉得老天在跟他开玩笑,半年来无数次午夜梦回,惊醒时却发现那人的房间热闹不再,只剩柔肠一寸愁千缕。

可眼前的人不论是鼻子嘴巴都像极了他,尤其是那眉眼,尤如孩童般稚气又坚韧的眼神,他不会认错的,是椒仔,是他​。咖喱越发坚定内心的想法,半年来的苦一下子翻涌到喉咙,硬生生被他压了下去,眼睛却忍不住起了层水雾,他尴尬地用手掩了下嘴角,努力装得正常一些

“阿sir,你对我苦笑作咩呀?丑的像条狗”​

“我顶你个肺”咖喱一拳锤到他后脑勺“你很勇啊!小心我告你侮辱人民警察!罪加一等!”

“啊!艹!很痛啊sir!警察殴打无辜市民也是犯法的啊!”阿boy眉头皱成川字,用手铐蹭了蹭后脑勺

“还犯法?!你再多嘴我让你多关几天你信不信!”

……

一路上两人唇枪舌剑好不热闹,脚步也不由得快了些,须臾便到了警局。

“诶你说,这大傻哥什么来头?怎么关进去才不到几年就给放出来了”警员A说

“没来头吧,都没什么人来看他,虽说人如其名干活倒也勤快,也不惹事,前两年上头给了减刑,这不到时间了”警员B道

“你们啊!”咖喱看着这俩新人不干活,靠着墙壁聊八卦,悄悄走上前去猛敲其中一个的脑壳

“活都干完啦?!警局事务都熟悉啦?!什么都还模糊得很还给我在这聊天,快去把我桌上的资料整理了!”

“是,咖喱哥”焉了一半的两人猫着腰跑了

咖喱暗爽,逮着两个衰仔帮忙做事,今晚或许还能拯救下和海咪咪的约会

“喂,走了”咖喱拉了拉手铐,却发现阿boy没有动静

“喂,你干嘛,走啦!衰仔!”咖喱看着阿boy说到

“不可能啊,他不是杀了人吗,怎么还会出来啊?”阿boy低着头像是自言自语,神情有些害怕

“啊?你说大傻哥啊,钱给的多,在监狱里又没犯什么事,当然让他早出来啦”咖喱有些不耐烦,双手环抱凑近了说

“快点啦,早审晚审都得审,人家出狱关你什么事”

阿boy突然抬头看向咖

烂文周

一刷过后的疑问(腐女滤镜厚)

张sir真的不是基佬咩?

问老鸨有没有男人

干净整洁的车库房(这真的是独居中年差佬的房间?)

还有那品味独特的烟盒(对比阿boy的反应)


张sir真的不是基佬咩?

问老鸨有没有男人

干净整洁的车库房(这真的是独居中年差佬的房间?)

还有那品味独特的烟盒(对比阿boy的反应)




堕刎
阿boy这套是真的好看 又是没...

阿boy这套是真的好看

又是没有营养的摸鱼

阿boy这套是真的好看

又是没有营养的摸鱼

苏灿本灿
是酷酷的阿boy(。◝ᴗ◜。)

是酷酷的阿boy(。◝ᴗ◜。)

是酷酷的阿boy(。◝ᴗ◜。)

磕星专家

今天又刷了一遍霹雳先锋...每次看到这段我真的🐍到起不来, 阿boy这纯真无邪的大眼睛,性感的白手套,超级好rua的头发看起来真的很好欺负, 靠。

今天又刷了一遍霹雳先锋...每次看到这段我真的🐍到起不来, 阿boy这纯真无邪的大眼睛,性感的白手套,超级好rua的头发看起来真的很好欺负, 靠。

八字眉少爷

[图片]

嘤嘤嘤霹雳先锋里面的星星实在是太可爱了 

可怜的小马仔又欠又怂谁都打不过

被老大揍被探长吓,抹着眼泪哭唧唧好几次

不过这里面的造型好潮的闹,花T牛仔再别个洋娃娃

别的片里重的是弟弟感,这里直接想当儿子

 不学无术想让人用折凳揍,揍完再搂进怀里哄的那种




嘤嘤嘤霹雳先锋里面的星星实在是太可爱了 

可怜的小马仔又欠又怂谁都打不过

被老大揍被探长吓,抹着眼泪哭唧唧好几次

不过这里面的造型好潮的闹,花T牛仔再别个洋娃娃

别的片里重的是弟弟感,这里直接想当儿子

 不学无术想让人用折凳揍,揍完再搂进怀里哄的那种


Mountain
有一说一阿boy真的全程小狗狗...

有一说一阿boy真的全程小狗狗一样,巨可爱,谢了

有一说一阿boy真的全程小狗狗一样,巨可爱,谢了

Mountain
昨天晚上熬夜看完了霹雳先锋,我...

昨天晚上熬夜看完了霹雳先锋,我太爱了

昨天晚上熬夜看完了霹雳先锋,我太爱了

磕星专家

刚补完霹雳先锋 真的太心疼阿boy了55555 看得我各种心疼😭😭😭

刚补完霹雳先锋 真的太心疼阿boy了55555 看得我各种心疼😭😭😭

Oscorn

养星专家

1.all星预警

2.灵感来源中国式家长+旅行青蛙

3.一切为了搞星

4.不确定多少章,努力概括我爱的星仔cp


陈小刀买了个游戏。

游戏介绍说是提前体验下养儿养女的感受,模拟当爸当妈,名字叫养星专家。

别人不知道,他公司一个前辈,咖喱,养儿子养到疯疯癫癫,天天叨叨逼逼着给他儿子阿星买这个买那个上个补习班啊出去培训啥啥的。

陈小刀不屑一顾不以为然不放在眼里。

搞笑呢真养儿子啊?他倒要康康这个阿星是何方神圣。

点开游戏,喜当爹。

陈小刀咔咔点着和便宜老婆的对话框。

哦,这是我儿子啊。他有些惊奇地看着屏幕上面奶白的一小团,这个真人宝宝略可爱啊。

然后平安无事,学走路喝...

1.all星预警

2.灵感来源中国式家长+旅行青蛙

3.一切为了搞星

4.不确定多少章,努力概括我爱的星仔cp



陈小刀买了个游戏。

游戏介绍说是提前体验下养儿养女的感受,模拟当爸当妈,名字叫养星专家。

别人不知道,他公司一个前辈,咖喱,养儿子养到疯疯癫癫,天天叨叨逼逼着给他儿子阿星买这个买那个上个补习班啊出去培训啥啥的。

陈小刀不屑一顾不以为然不放在眼里。

搞笑呢真养儿子啊?他倒要康康这个阿星是何方神圣。

点开游戏,喜当爹。

陈小刀咔咔点着和便宜老婆的对话框。

哦,这是我儿子啊。他有些惊奇地看着屏幕上面奶白的一小团,这个真人宝宝略可爱啊。

然后平安无事,学走路喝奶叫爸爸上小学一条龙。陈小刀还是要承认当阿星叫爸爸时自己确实父爱爆棚了。

真奶真可爱,第一个会叫的词儿就是爸爸,疼他疼得太有价值了。


真香。


cv找得真好,声音又甜又可爱。

陈小刀深谙上小学是孩子人生兴趣发展的一大阶段,他对现在职业的兴趣就是因为小学启蒙。


我崽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陈小刀给孩子chua chua报了几个兴趣班。

爸有钱,我崽想学啥就学啥!爸有的是钱!氪!


陈小刀在看见咖喱发了一条晒儿子成绩单感叹要让孩子全面发展还得氪金的朋友圈后。

他氪了。

我崽专业知识怎么能输给别人?!


陈小刀在某天刷到了阿俊的朋友圈。

【星仔太可可了吧😭,果然人靠衣装,虽然我儿披麻袋也好看,但是这样穿更帅!!好看到我敢去泰国泡人妖😭😭】

下面是两张阿星少年时期的配图,穿着黑色的长款风衣,叼着一根小火柴,仰头笑得少年意气。

好看死了!!!!

在为阿星的美貌流泪的同时,陈小刀恍惚间觉得自己崽的肖像被侵犯了。

他恶狠狠向客服提了意见:阿星的长相必须有区别,凭什么骗人氪金儿子还长一个样儿?这属于赤裸裸的剧透他儿子未来长相!!

意见采纳无果,陈小刀一了百了屏蔽了阿俊咖喱。

他爽了。

他撑着脑袋看屏幕里的阿星,怎么看怎么可爱。

得好好倒矬一下好给他拱头靓白菜回来。


当然那还是有点遥远的。陈小刀立足当下,开始氪衣服氪零食氪玩具氪一切。

陈小刀氪一切的结果就是阿星叫爸爸叫得越来越甜,好感度那叫一个猛涨,开口就是:

“爸!”

“妈,我爸爸呢?”

陈小刀在星仔的奶音里醉生梦死,在一声声爸爸中迷失了自己。


阿星出去春游,寄回来几张照片。

奶呼呼的小人带着渔夫帽,穿着衬衣,站在树荫底下笑得见牙不见眼。

陈小刀老父亲捧心.jpg

我崽这么甜,不发朋友圈不配做爸!

然后陈小刀每天打卡似地更新自己的吸星日常,一会儿发个和崽儿的聊天记录啊,一会儿写个儿子太黏人怎么办的暗秀短文。

为了拉踩先开始但是父子黏糊度比他低的咖喱,他勉为其难取消屏蔽。


陈小刀,快乐就完事了。


在看到邻居常舒发朋友圈诉苦他家的星已经进入叛逆期,开始偷偷拍拖之后,陈小刀才开始警觉。

什么,早恋?不可以!

我儿不可在初中就拍拖!这是替别人养老婆!这些同班女同学都是一群欺骗我儿的感情的爱情骗子!

陈小刀开始仇视电脑屏幕上对自己儿子巧笑倩兮的女同学们。

Oscorn

【恋人已满】霹雳先锋张探长×阿boy

  1. 涉及人物:黄狮虎+常欢+凌凌漆(济公)+咖喱辣椒+济公里面的九世妓女

  2.设定凌凌漆(济公)和阿boy兄弟关系,哥哥助攻一下弟弟的爱情很合理嘛

  3.一切不合理都是为了助攻

. 4.和群里的姐妹联文产物(本人致力于小学鸡文笔)


   张探长收到消息,最近隔壁区监狱抓进来一个千王。他冷冷地哼一声,这些旁门左道,被警察抓到反倒是件好事,如果继续在外面出千被戳穿,手不给他剁下来算便宜了他!

    “老大,那个骗子有点...

  1. 涉及人物:黄狮虎+常欢+凌凌漆(济公)+咖喱辣椒+济公里面的九世妓女

  2.设定凌凌漆(济公)和阿boy兄弟关系,哥哥助攻一下弟弟的爱情很合理嘛

  3.一切不合理都是为了助攻

. 4.和群里的姐妹联文产物(本人致力于小学鸡文笔)



   张探长收到消息,最近隔壁区监狱抓进来一个千王。他冷冷地哼一声,这些旁门左道,被警察抓到反倒是件好事,如果继续在外面出千被戳穿,手不给他剁下来算便宜了他!

    “老大,那个骗子有点功夫喔,那边的狱警同他赌,输了一年的烟给他,还被他打了一棍呢。”阿光抓着一本名册找他闲聊。

   张探长撇嘴:“你看着吧,这种人,狱警不会让他好过的。不识好歹,狱警也敢赢。”阿光拍拍手里的册子:“这又不是喔,我听说那边的同事说他们赌注是那个老千输了每天都要被打十拳,打够一年喔,是我的话怎么都要赢啊。一年,这谁顶得住?”

   “你很得闲?”

   “没有没有,大佬你最近不加夜班,又少和兄弟们一起出街,过来找你聊聊天嘛,走了走了”

   张探长不以为然,不做这种事就不会被抓进去,结局怎么样也都是自己作出来的,被打死又能怨谁?

   他想起家里养的那个小混混作精。为什么养他呢?阿boy这小子,没人管不行,天天偷车,天天要他抓,与其每次都浪费精力去搜他,不如把他管在手里省事。放出去迟早惹事被拉进监狱,指不定哪天就像那个千王一样被打死。

   “阿七。”他叫唤一声:“帮忙看看最近有没有失车案?”在隔壁桌的阿七翻翻记录:“没有,大佬你教得挺好啊,管住阿boy不出来混,车都安全咯。”

   张探长多少有点自得,他翘起二郎腿嘚瑟地抖:“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掌握一个臭弟弟,手到擒来的事。”

   阿七看一眼他们老大:“大佬啊,你最近又没什么任务,怎么不和我们出来玩玩?不想扔下阿boy可以叫他一起的嘛。”

   不提还好,一提张探长火就上来了:“玩他妈啊,上次放他去酒吧,你知不知道他带了什么回来?鸡啊!带了只鸡回家!回我家!”他气得捶桌:“还说请我,我真是请他老母!死衰仔!”

     “又不是这个道理喔阿大,”阿光又凑过来了:“你想想啦,阿boy二十来岁,火力猛得不得了,你不给他出门卸货,这是人干的事吗?叫鸡还记得给你点一份外卖,送到你面前喔。真是一个知恩图报不计前嫌的good boy。”

   眼看着高大的男人脸色越来越臭,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凶,机智的警察阿光选择告辞:“下班了下班了,大佬你快点回家吧,阿boy等着你给他放风呢。拜拜拜拜拜拜。”



   张探长骂骂咧咧地开车回家,车把手挂着刚刚买的烧鹅。吃吃吃不吃死你!还有脸打电话叫我加餐!

    那件外套怎么这么眼熟?还揽着个女人。

    等等,这件衣服。张探长眯起眼睛仔细看。这不是阿boy的外套?!那件背后有着花里胡哨的用纽扣缝成【fuck】的外套。

    那个衰仔是不是在和别人亲嘴???

    还是在他家门口!!!

    他气得冲他们按喇叭:“死仔包!还有胆敢叫鸡回家?!”

    阿boy被喇叭声吓得一震,放开怀里的女人转头:“哇,吓死我啦张sir,人吓人吓死人的知不知道!”

    “衰仔!我上次和你的话你当耳边风?!”气得连车都不停了,他摘下头盔阴着脸瞪他。阿boy赔笑:“不是啊张sir,她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

   张探长不容分说打断他:“是什么是!你闭嘴!自己开门进家!”眼睛狠瞪着面前的女人。

   最近张探长除了上次的叫鸡事件就没发过那么大的火,看惯好脸的阿boy出奇得怕了。他冲那女人眨眨眼,暗示她见机行事。

    “还不回去是吧?还在这给老子眉目传情是吧?”他狠狠把头盔拍到阿boy怀里:“快点进去!”阿boy真的被他黑脸吓到了,头也不回地溜进家门。

   张探长看着他进家门才转过头,审视面前这个女人:“小姐,不好意思,做鸡犯法的,你知道我是谁吗?”令他意外的是女人一点不怕他:“知道呀,张sir嘛,在这一片你很出名。”

   她伸出一只染着红色指甲油的手要和他握手,巧笑倩兮:“正式介绍一下,我是阿boy的女朋友陈霞,叫我阿霞就可以了。”

    “……”张探长有点愣住了:“女友?”他不由得仔细看这个女人,似乎要用眼睛鉴别这句话的真假。

    阿霞却没有害怕这种压迫性的视线,她涂着红唇膏的嘴唇显得很艳气:“我们是在酒吧认识的,我是酒吧驻场,有空可以来听我唱歌。”



   痴线!谁他妈要去听你唱歌?你算老几?也配?

   张探长黑着脸夹菜。

   特意去尖沙咀买的烧鹅吃起来很恶心,他气急败坏地想。

  阿boy好像没长眼睛,看不出男人身上在散发着的怒气,他没心没肺地吃着烧鹅:“尖沙咀的烧鹅?比隔壁档的好吃多了,我都说了那里的烧鹅最正宗了,是不是很好吃?”

   他又想起点什么,讨好地凑过来看张探长,朝他露出一个谄媚的笑:“之前去尖沙咀帮人偷车,我被椒sir抓了,他抢走了我买的游戏机啊。张sir这么好人,你帮我拿回来呗。 ”

   抢?如果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被抢的就不是游戏机了!洗干净屁股等坐牢吧!

   张探长没有说话,他一想起他特意请几个区的同僚看在他面子上不要逮这个小偷车贼放他一马,还被咖喱辣椒两个好一顿嘲笑的傻逼行为,就感觉自己一片真心被狗吃了,早知道就让他被抓好了!

   艹,越想越气。

   饭也不吃了,他啪地一声把筷子拍到桌子上,抱着臂看阿boy:“你自己讲清楚。”阿boy蒙了:“讲什么?我、我最近没干嘛啊。”

   “你跟我装傻?”张探长恶狠狠地瞪他:“小子,我问你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阿boy突然就笑了,他夹起一块烧鹅,眼睛有一下没一下地瞟他:“女朋友嘛,看不出来吗?靓不靓?和我配不配?”

   ……

   张探长一下子被问住了,他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眼前这个年轻人。

   “我呢,是在上次你带我去的那个吧认识她的,唱得挺好听,长得也挺好看。最重要是,她自己扑过来泡我的。能吃就不要浪费嘛,这是常家哥哥常欢教我的。”

   阿boy有点狡黠地看他,“张sir你觉得他说得对不对?”

   张探长一时间不知道该骂这段话里的哪一部分:“衰仔,你的三观很有问题。”



  两人因为三观问题,颇有点不欢而散的意思,又或者不是三观问题,总之两个人都觉得对方没抓住重点。

   


   张探长有心调查一个人,很快就能扒得一清二楚。那个女人虽说是歌女,但却是个狠角色,周旋在几个男人之间还轻轻松松。当张sir看见这个歌女娴熟地和男人们打交道、卿卿我我,他就知道,阿boy迟早会被这女人吃得渣都不剩。

   女朋友?臭小子是没有死过,才想着天天想着往火坑里跳吧?之前是法官,现在又是这个女人。张探长气得咬牙切齿,干脆让他自己玩死自己好了。

   他烦躁地看着眼前已经空了的酒杯。

   “给张sir加酒,账算在我头上。”陈霞袅袅婷婷地落座在他身边,吩咐酒保给男人加酒。“怎么张sir自己一个人呀?阿boy呢?今天没带他出来吗?”

   张探长没有看她:“你到底想怎么样?阿boy不像那些男人,他穷得很,没钱被你骗。”

   陈霞娇笑道:“张sir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不太明白呢?”

   “别跟我装傻,我不是阿boy。”张探长眼露精光:“你靠那些男人养你足够了,何必和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玩谈恋爱的把戏?你能骗他,别想着骗过我,我查过你了。”

   陈霞慢悠悠地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张sir,你怎么知道我对阿boy不是真心?像你说的,我根本不缺人给我送钱花,我还会图阿boy的钱吗?”

   烟雾缭绕里,女人笑得风流:“我图他年轻呀,青靓白净、能看又能干,不能养我有什么所谓?我可以养他呀,我不介意他吃我软饭。”

   张探长几乎被陈霞嘴里“能干”两个字气得撅过去。

   “张sir这么关照阿boy,他和你有什么关系吗?”陈霞眼尾飞红,张探长几乎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是只吸人精血为生的鬼魂。



   “会不会过分了点啊你?”削瘦的男人倚在吧台,看着那位探长离开的背影。

   陈霞痞气地敲了敲杯壁:“凌凌漆,又或者叫你济公亲切点?九世的时候你救我,这辈子我还给你的兄弟就可以了,做那么多要求干嘛?这就受不了了他还想和阿boy在一起?”

   凌凌漆叹气:“你说得对,但是你这么说他会误会的。到时候下不了台更麻烦……”

   “张sir都知道我是什么人了,你觉得他会认为阿boy没和我上过床?”她哼了一声:“我九世为妓,还看不出原配什么心思?我只要稍微靠近一下她们的男人,她们就觉得她们男人不干净了。 ”

   她抬眼看凌凌漆还是一脸忧虑,开口:“你放心啦,张sir会想着查我,证明他还是很在意阿boy的,我看得出来他喜欢他。”

   是这样最好。凌凌漆叹气。


   

   张探长靠在家门边,没钥匙进不去。他养成了家里有人给他开门的习惯。

   他憋屈地踹一脚家门,靠着墙望街上明明灭灭的灯光,气闷。说到底阿boy都是一个年轻人,想着泻火很正常,有女朋友也很正常,和女朋友上床也很正常。

   那他呢。

   他酸涩地点烟,快三十岁了被搞弯了,那句“以后生不了孩子”居然成了真。操他妈的他可算能找到女朋友了,那他呢?难道要绝种?

   真是日了狗了。



   “张sir?干嘛不进家门?”阿boy有点傻眼地拍醒坐在路边睡着的男人。他看看表,凌晨两点:“你没带钥匙啊?等了多久?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啊?”

   张探长一言不发,把车开进家里。

   阿boy自知理亏回来晚了,没敢像平常一样和他嘻嘻哈哈。两个人相对无言,各自躺在床上,无光的房间一时沉寂。

  “你去找那个女人了?”张探长闭着眼。

    阿boy承认了。

   “你知不知道她勾三搭四?你和这种女人在一起?”张探长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

   房间又重归到沉寂中。

   在张探长看来,阿boy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他还是想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真贱。”张探长冷冷地说。

   阿boy皱眉,看向那张窝在小床上的身影,说:“你别这么骂她。”

   张探长觉得可笑:“你觉得我是在骂她?我在骂我自己呢。多嘴多舌去说这些废话。”

  “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你最近说话阴阳怪气的?”

   张探长被这形容词激怒了:“我为什么阴阳怪气?你装什么傻?你看不出来?我为什么要拼着被人开除和被杀的风险从法官手下捞你出来?为什么让你在我家住?为什么要管着你?为什么要偷偷查那个陈霞?”

   他深吸一口气,自嘲:“我就是贱的,喜欢了个傻逼。”

   闷闷的笑声从对面传过来,张探长几乎被气疯了,他一把掀开被子,把对面的人揪起来:“你笑什么?!”

  那人在不甚明亮的房间里笑得开心,他伸手搂住张探长,轻轻在他嘴唇上落下一吻。

   张探长被这情况吓傻了。

   “我笑是因为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啊,你是不是也应该笑笑呢?”

鹿角鲤鱼
张sir又带阿Boy出去玩了

张sir又带阿Boy出去玩了

张sir又带阿Boy出去玩了

晚眠_痴人呓语

[霹雳先锋][法官x伟仔]垢

每天都在跳冷坑,自己产粮喂自己。

*法官x伟仔

*主伟仔视角

*有车有车有车 车是主体 不萌慎点

*想到什么扯什么的小学生文风

*车及全文见评论

    伟仔望着面前桌台上三两横竖的酒瓶子有些怵,手中拿着的是好久之前法官给他倒满的酒,冰硬的玻璃手感此时已经被他握得有些温度了。

    “boy,你怎么还不喝啊?来,喝,喝…”身边的男人自顾自地饮了几轮之后,又在杯里添了些,一饮而尽。

    伟仔下意识地迎上去碰杯,敷衍地应着,却始终没凑近杯内的液体一口。他总觉...

每天都在跳冷坑,自己产粮喂自己。

*法官x伟仔

*主伟仔视角

*有车有车有车 车是主体 不萌慎点

*想到什么扯什么的小学生文风

*车及全文见评论

    伟仔望着面前桌台上三两横竖的酒瓶子有些怵,手中拿着的是好久之前法官给他倒满的酒,冰硬的玻璃手感此时已经被他握得有些温度了。

    “boy,你怎么还不喝啊?来,喝,喝…”身边的男人自顾自地饮了几轮之后,又在杯里添了些,一饮而尽。

    伟仔下意识地迎上去碰杯,敷衍地应着,却始终没凑近杯内的液体一口。他总觉得有哪不对劲。

    夜幕将至,伟仔刚顺到一辆车开到他常来的迪厅,准备进去狩猎目标,却接到了法官的电话。虽然有点扫兴,但天大地大也没有他官哥此刻还能惦记他的这个电话大,伟仔立马上车打火,准备听候命令。

    “喂,官哥啊,这么晚了还有什么吩咐?小弟我随时可以出发!”

    “boy你…你在哪?”

    “啊?…迪厅,就是在……”

    “好,我过去找你。”

    还没等他说完,那头就把电话挂了,伟仔愣了一下,赶忙一脚踩下油门。

    完了完了我一定是犯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惹着官哥了,完了完了我得赶紧跑!但是我…我犯了什么事啊?我自己都不知道这跑个什么劲呢!管他呢,死就死吧!反正官哥在!

    伟仔猛拍了一下方向盘,感觉自己的脑袋突然灵光,一打方向盘又回到了迪厅。

    没多一会儿,法官就出现在了迪厅门口,他穿着红色高领杉,外搭了一件西装外套,黑框眼镜下的脸有些阴沉。

    “官哥!在这边!”伟仔看到之后赶忙招手,笑得眉眼弯弯。

    法官朝呼声方向走去,表情也柔和了许多。不过伟仔没注意到。

    “来,陪我喝酒。”

魔法使
只能靠摸鱼维才能持得了生活这个...

只能靠摸鱼维才能持得了生活这个样子

只能靠摸鱼维才能持得了生活这个样子

鹿角鲤鱼

  写一写我的心头肉🌝超级可爱的阿Boy

  【】
  阿Boy躺在沙发上不停地看着他手腕上的卡通电子表,已经快凌晨了,外面一点张探长回家的声响都没有,难得他今天心情好在炉子上炖了汤。

  “搞什么鬼?十二点了还不回来?”

  阿Boy已经在张探长的家白吃白住将近一个月,真正意义上的白吃白住,探长给了他家门的钥匙,并把他当儿子一样给他零花钱,不过探长也多次提醒过阿Boy,让他出去找工作。然而,Boy到现在都还算个无业游民,每天除了到处瞎逛就是在家给探长做饭。

  不过一般情况张探长都是晚上回家,晚饭又几乎都在警局应付,所以阿Boy的活动日常,就成了闲逛以及偶尔给探长做夜宵。...

  写一写我的心头肉🌝超级可爱的阿Boy

  【】
  阿Boy躺在沙发上不停地看着他手腕上的卡通电子表,已经快凌晨了,外面一点张探长回家的声响都没有,难得他今天心情好在炉子上炖了汤。

  “搞什么鬼?十二点了还不回来?”

  阿Boy已经在张探长的家白吃白住将近一个月,真正意义上的白吃白住,探长给了他家门的钥匙,并把他当儿子一样给他零花钱,不过探长也多次提醒过阿Boy,让他出去找工作。然而,Boy到现在都还算个无业游民,每天除了到处瞎逛就是在家给探长做饭。

  不过一般情况张探长都是晚上回家,晚饭又几乎都在警局应付,所以阿Boy的活动日常,就成了闲逛以及偶尔给探长做夜宵。

  阿Boy困得实在撑不住,抱着被子躺在了探长睡的床上。依照张探长的话,等阿Boy找到工作有了钱,自己置办张床才能不用每晚躺沙发。

     【】
  “凌晨十二点了,还不收班?”

  “哇张sir,头次听到你说这种话。”

  “有意见?我家里还有个衰仔要我照顾。”

  “不是吧?你有必要照顾他吗?对象都没有一个儿子倒有了。”

  “少废话,我乐意不行?你们还有什么报告没写完的赶紧写,我赶时间。”

  “都写完了,罗sir在一个个检查,估计他看完了就下班了。”

  “啧,平时也没看他这么积极。”

  “以前你也是连夜查案的啊,人是会变的嘛。”

  张探长狠狠盯了他一眼,伸手过来掐着他的脸让他看着墙上的时钟,说道:“再过半小时我就走了,天大的案子也等明天再说。”

  “随你咯,反正又不是我说的算。”

  “这种小案子我一个人就能搞定,还需要你们加班加点跟破什么惊天大案一样?”

  “张铁柱,”罗督察正好拿着一摞文件从办公室出来,“破过几桩案子你很行是吧?”

  张探长赶紧把烟掐灭起身立正,严肃又正经地答道:“报告罗sir,我没有。”

  “既然你这么行,我给你一个星期,不把这桩抢劫案破了,你给我收拾东西滚回家去反省。”说完把文件全扔在他面前,“其他人,下班。”

  “Yes, Sir.”
  【】
  张探长收起卷帘门,推着摩托车把车停在了大厅角落。阿Boy被卷帘门哗啦啦的声音吵醒,他翻过身瞥了眼床头柜上的夜光小闹钟,随即发出一声不满地哀嚎,“有没有搞错啊大佬,才两点?”

  “死小鬼,吃我的睡我的,还嫌我吵。”探长一边点烟一边拉下门锁上,吵得Boy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

  “没人性。”张探长走到床边,一把掀开阿Boy的被子,拽着他的手臂把他拉了起来,“让你睡沙发,怎么睡我床上了。”

  “沙发不舒服,反正你也没回来,空着也是空着,我就睡一晚上。”说完挣开张探长的手抱着被子又躺下了。

  “起床,到沙发那里去立正。”

  “不要啊张sir,大不了我让个位置给你。”自觉地侧着身子往墙边挪了挪。

  也不和Boy多费口舌,张探长掐灭烟,蹬掉鞋子,脱了外套就躺在了床上。床原本就不大,一个人倒也绰绰有余,可以睡得舒服,但两个大男人就显得有点挤了。张探长侧着身调了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闭上眼准备歇息。

  阿Boy又朝墙面拱了拱,给探长多空了一些位置出来,“那个老屈是不是又在给你找茬啊?这么迟才回来。”

  “没有,昨天接到玉器店报案,我要负责这件案子,所以耽误了。”

  “那就好,不然我下次还要把他的车开到市中心到处停……”阿Boy迷迷糊糊地说道。

  “嗯?你说什么?”

  但回答他的是阿Boy猫儿一般软软的呼吸声,张探长转过身揉了揉Boy软乎乎的头发,还没来得及感叹他睡眠时的乖顺,似乎就被现在暧昧甜腻的气氛惊到了,探长还算动作轻柔地一掌拍在他脑袋上,语气却不善地骂道,“臭小子,又跑来睡我的床。”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