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霹雳布袋戏

545.5万浏览    12万参与
驷时久

不要摸了你家小孩根本哭不出来

不要摸了你家小孩根本哭不出来

北风传奇恰西瓜🍉

赤命三米高,其中一米八是翎子

赤命三米高,其中一米八是翎子

全场最渣

【玉法】合欢2

君奉天很少会这样慌乱无措,尽管他表现出来的是一如往常的沉着冷静,内心却已然天翻地覆。

这好比热水沸腾到了一定地步,溅落到人体,人往往感到冰冷无比。

君奉天起身,像座冰雕杵在床边。少有的情绪让他忘记了“主事”这一恼人的称谓,“离经,你……很难受吗?”

饶是日日恨不能拿个大喇叭对接近他的每一个人都嚷嚷两句“法儒无私、儒法无情”的君奉天,也会说这种明知故问的废话。

但玉离经向来敬重他,即使满身如火燎也不忘回答亚父的问题,“嗯、”

“庭院后方有一处冷泉,我先带你去泡着,再、再去寻求医者。”

君奉天撒谎了。

因为他并不知晓该如何启齿真相,尤其是面对眼前这个称自己为亚父的孩子——他一手养大的...

君奉天很少会这样慌乱无措,尽管他表现出来的是一如往常的沉着冷静,内心却已然天翻地覆。

这好比热水沸腾到了一定地步,溅落到人体,人往往感到冰冷无比。

君奉天起身,像座冰雕杵在床边。少有的情绪让他忘记了“主事”这一恼人的称谓,“离经,你……很难受吗?”

饶是日日恨不能拿个大喇叭对接近他的每一个人都嚷嚷两句“法儒无私、儒法无情”的君奉天,也会说这种明知故问的废话。

但玉离经向来敬重他,即使满身如火燎也不忘回答亚父的问题,“嗯、”

“庭院后方有一处冷泉,我先带你去泡着,再、再去寻求医者。”

君奉天撒谎了。

因为他并不知晓该如何启齿真相,尤其是面对眼前这个称自己为亚父的孩子——他一手养大的玉离经。

“好,看来只能叨扰亚父了……”玉离经忍着不适起身,脚刚触及地面便失去重心,狠狠跪坐在冰冷的地上。

君奉天后知后觉才去扶他,“我扶你。”

说是扶,不如说抱。

虽然借着君奉天的力,玉离经光是起身就用尽了力气,尔后便只能软软地半倒在君奉天怀里。

“亚父怀里的味道,和亚父的手掌一样,很温暖……”玉离经借势讨巧,也不勉强自己了,直接整个人都趴在君奉天身上,迷糊地发着言。

君奉天心里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并没有听清玉离经在嘟囔什么。

到了君奉天所说的冷泉,玉离经双眼迷离,呼吸短暂而急促,“亚、亚父,我素来少病,原来光是发烧……就已经这般难以忍受了吗?”

君奉天同样不知该如何解答他此时的疑惑,沉默着,抱着玉离经下了水。

冰冷的泉水齐齐漫过胸膛,即便是炙热难耐的玉离经,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真冷。”他用了些微力气,回抱住君奉天,似乎想与之取暖,“亚父,你不冷吗。”

却没有君奉天回答的空暇,玉离经整个人趴在君奉天身上,难受得蹭了蹭,又开始自说自话,“好热啊……”

前脚还冷,现在又说热。

并非玉离经胡言乱语,实在是他体内蛊虫之害非普通冷泉可抑制。

君奉天知他所言不假,隔着衣物都能感受到他烧得不成人样的躯体。

天色不知不觉已暗沉不少,玉离经的感觉越来越朦胧。

眼是,心更是。

他盯着君奉天发呆,像幼时要抱抱一样对君奉天说:“亚父,你能亲亲我吗?”

君奉天眉头深锁,紧抿着唇,看不出情绪。

玉离经仿佛有些委屈,“亚父从来都不主动理我,我现在都病得快死啦,亚父还这样冷漠。”

君奉天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离经,你已经长大了。”

虽然说着这样的话,为了安抚此时的玉离经,君奉天还是依了他,轻轻在他额头上啄了一下。

 玉离经顿时委屈尽散,像无知小童得了许愿已久的糖果,简单又开心笑了,“离经最喜欢亚父了。”

 说罢,他挣扎起身,也亲了君奉天一下。 

不过,是刚好覆盖在唇上。 

君奉天不必细想,只当他此时迷糊不清。

锋镝童姥

私心觉得练峨眉和号昆仑更像CP

名字都是CP好不好(编剧的良苦用心!)

有人说号昆仑年纪太大了 不配呀!

好吧……谁还没有个年轻的时候

私心觉得练峨眉和号昆仑更像CP

名字都是CP好不好(编剧的良苦用心!)

有人说号昆仑年纪太大了 不配呀!

好吧……谁还没有个年轻的时候

锋镝童姥

吾度尽红尘万劫,本以为一世淡泊,谁知,却有一人独留心间


嗯~断灭就是那只小鸟 没错~

吾度尽红尘万劫,本以为一世淡泊,谁知,却有一人独留心间



嗯~断灭就是那只小鸟 没错~

全场最渣

【玉法】合欢

黄昏时分,德风古道内一片祥和之气。

君奉天出了昊正五道,一路往自己居所而去。

刚踏入,便觉空气中弥漫这一股不大寻常的气息。

放眼寻了一周,君奉天皱眉走向寝室。

透过屏风隐隐可见一人睡卧在他之床榻,君奉天不明就里,一边靠近,一边暗自握住了肩上正法。

待看清了塌上之人,君奉天手一颤,松开了剑。

“主事,你怎会在此?”

君奉天立在床头,玉离经顿察眼前一片阴影突然笼罩,茫然睁眼,发现竟然是亚父。

“亚父……”玉离经唤了一声。

君奉天观他此状,只怕是比自己更不明所以。

果然,玉离经开口,“……亚父怎么在我面前,这是梦吗?”

玉离经打量了一遭周围环境,“这是……亚父的房间,好奇怪的梦...

黄昏时分,德风古道内一片祥和之气。

君奉天出了昊正五道,一路往自己居所而去。

刚踏入,便觉空气中弥漫这一股不大寻常的气息。

放眼寻了一周,君奉天皱眉走向寝室。

透过屏风隐隐可见一人睡卧在他之床榻,君奉天不明就里,一边靠近,一边暗自握住了肩上正法。

待看清了塌上之人,君奉天手一颤,松开了剑。

“主事,你怎会在此?”

君奉天立在床头,玉离经顿察眼前一片阴影突然笼罩,茫然睁眼,发现竟然是亚父。

“亚父……”玉离经唤了一声。

君奉天观他此状,只怕是比自己更不明所以。

果然,玉离经开口,“……亚父怎么在我面前,这是梦吗?”

玉离经打量了一遭周围环境,“这是……亚父的房间,好奇怪的梦呀。”

像是一根羽毛轻轻划过了君奉天的心,他不由得生起一丝自我怀疑:是平时对他过于疏远了吗,怎么看见自己第一反应是梦。   

 君奉天轻轻叹息一声,坐在了床边,“这不是梦。”

君奉天的手搭在肩头,一股温暖又痒酥酥的异样感觉让玉离经顿时清醒。

玉离经“腾”地坐起身子,“亚父,我怎么会在这里?”

君奉天在他起身之时顺势收回手,他观察着玉离经,总觉得此刻的玉离经面色有些反常,是刚睡醒的缘故吗。

“我不知道,你没有任何印象吗?”

顺着君奉天的问话思考,玉离经瞳孔有了轻微的涣散,好像在努力回忆什么。

“与鬼麒主约见后,我正打算回德风古道……”君奉天不待他说完,听闻鬼麒主三字,便立即搭上玉离经的脉搏。

细细探查一番,片刻之间心中生疑:是蛊。

君奉天发问:“他可曾说过什么不寻常的话?”

玉离经的体温正在以肉体可察的速度上升,君奉天搭手处的肌肤甚至微微出汗。

玉离经自己也察觉到了反常,答案往亚父问的方向靠拢。

不寻常的话……鬼麒主翻来覆去也就那些他听惯了的发言。什么“为父到底哪里比不上君奉天”,什么“让人心悦诚服,是正道的迂腐,让人不得不服,才是为父的手腕啊。”

会有什么话不同寻常呢。

“都是些陈词滥调,实在要细究的话,倒是有一句我听不明白。”

玉离经不等君奉天追问,自己紧接着说道:“临别之际,他说,‘君奉天又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们更无任何血缘关系,你却那般推崇他。想必有些为父做不到的事情,他定然能为吧。”

君奉天听闻此话,加上短时间内对蛊种的多次确认,此时已然明了,面上难得浮现了气急之态,“胡闹!”

体温的骤然高升,让玉离经无暇细思君奉天的情绪。

他脸颊浮上一层薄粉,脑中也随之一片昏沉,说起话来宛如低语梦呓,“亚父,我好像发烧了……”

MXFX

一年后我又上来了 最近看到霹雳狼烟了 看得气死 画了两位美人 时间隔得挺久的 我好菜啊 根本不会画背景

一年后我又上来了 最近看到霹雳狼烟了 看得气死 画了两位美人 时间隔得挺久的 我好菜啊 根本不会画背景

海鲜

论坛体:关于吃狗粮的那点事(51)

6141L:陈独秀的秀

啥叫书大失忆就揍素素?书大经常失忆吗?

6142L:我叫不嫉妒

难道是那个什么……间歇性失忆症?

6143L:吃瓜群众

那他岂不是经常记不住小莲花?天啊突然有点虐是怎么回事(╥ω╥`)

6144L:一夜风流秦满意

虐啥啊,不失忆不发疯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佛门高僧

6145L:吃瓜群众

……

6146L:FFF团资深团员

……

6147L:桔子与火车站

……

6148L:匿名

不愧是高僧(闭眼吹就对了)

6149L:嗑瓜子群众

莫非是受到了远古大神的诅咒?

6150L:无害的小白兔

……各位这脑补能力真是……

6151L:...




6141L:陈独秀的秀

啥叫书大失忆就揍素素?书大经常失忆吗?

6142L:我叫不嫉妒

难道是那个什么……间歇性失忆症?

6143L:吃瓜群众

那他岂不是经常记不住小莲花?天啊突然有点虐是怎么回事(╥ω╥`)

6144L:一夜风流秦满意

虐啥啊,不失忆不发疯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佛门高僧

6145L:吃瓜群众

……

6146L:FFF团资深团员

……

6147L:桔子与火车站

……

6148L:匿名

不愧是高僧(闭眼吹就对了)

6149L:嗑瓜子群众

莫非是受到了远古大神的诅咒?

6150L:无害的小白兔

……各位这脑补能力真是……

6151L:狗粮吃到饱【楼主】

别顾着脑补了,太太被他们抓住了!

6152L:我叫不嫉妒

大快人心!

6153L:吃瓜群众

????楼上的?

6154L:我叫不嫉妒

我就是嫉妒太太可以泡美男怎么了!

6154L:看热闹不嫌事大

没怎么,非常可以!

6155L:陈独秀的秀

所以太太现在情况如何?

6156L:听雪死在男神裙摆下

阎达和迷达被从山顶滚下去了,太太还好,起码是被人送下去的

6157L:嗑瓜子群众

滚下去,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动词充满了画面感

6158L:FFF团资深团员

我已经脑补出来了hhhhhhhh

6158L:看热闹不嫌事大

我发现各位大大对春宵太太还是蛮友好的23333

6159L:匿名

那可不,不然太太这种作死法估计早就被人道毁灭了

6160L:陈独秀的秀

料理完了太太,游戏是不是也结束了?

6161L:狗粮吃到饱【楼主】

结束……是结束了……

6162L:桔子与火车站

嗯?楼主咋滴又开始欲言又止了?谁输了谁赢了?

6163L:听雪死在男神裙摆下

现在输赢已经无所谓了(目死)

6164L:看热闹不嫌事大

到底咋回事你们俩倒是一次性说完啊(ノꐦ ๑´Д`๑)ノ彡┻━┻

6165L:狗粮吃到饱【楼主】

总之就是在商量奖惩的时候出了问题,本来输了的人不是要分居嘛,结果赤命那个大佬说什么都不服站起来就要跟裁判干架,然后一群赢了的人冲上去阻止他(合理怀疑是一群可以秀恩爱的人想妨碍别人秀恩爱),然后的然后,团长大大拿出自己的琴说输的人要接受惩罚,赢的人也别想在她面前秀恩爱,于是乎现场开始混乱(捂脸)

6166L:我叫不嫉妒

啥意思,就是赢了的人秀恩爱也有风险咩⊙▽⊙

6167L:匿名

秀恩爱本来就有风险!谁让他们从来不考虑单身狗的心情!

6168L:FFF团资深团员

你都说你是单身狗了在乎你干嘛→_→

6169L:匿名

楼上的看看你的圈名注意你的立场!

6170L:看热闹不嫌事大

楼上的别打岔让楼主好好说话!

6171L:听雪死在男神裙摆下

我们没法好好说话……其他人要找团长拼命,城主大大在一旁煽风点火,加上小白兔同学各种插科打诨,我感觉他们要打起来了……

6172L:吃瓜群众

额……要不劝劝团长,管好输的队伍就行了?

6173L:狗粮吃到饱【楼主】

别提了,素素正搁那儿劝着呢,扣子在旁边各种唱反调,素素实在hold不住就让小钗把他架出去了(扶额)

6174L:嗑瓜子群众

对哦,素素好像没看到实况转播,他赢了还是输了啊

6175L:狗粮吃到饱【楼主】

他……把慈光之塔那个大佬的带子忽悠走了……

6176L:我叫不嫉妒

文化人的事情能叫忽悠吗!

6177L:听雪死在男神裙摆下

情况僵持不下……我的妈团长大大要开始弹琴了!

6178L:一夜风流秦满意

赶紧退散!

6179L:FFF团资深团员

壮哉我大F团!!!!!

6180L:看热闹不嫌事大

楼上的拖出去砍了!

6181L:桔子与火车站

其实我很好奇……弹琴有什么可怕的(不要打我)

6182L:无害的小白兔

透露一下,曲名叫“阎王三更响”

6183L:吃瓜群众

弹起来要命的那种吗(瑟瑟发抖)

6184L:狗粮吃到饱【楼主】

……………………………

6185L:听雪死在男神裙摆下

……救命我不能笑出来

6186L:我叫不嫉妒

啥情况这又是⊙▽⊙

6187L:匿名

难道团长的琴声功能是让人笑死?

6188L:看热闹不嫌事大

笑死hhhhhhh楼上是什么人才

不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楼主(ノꐦ ๑´Д`๑)ノ彡┻━┻

6189L:狗粮吃到饱【楼主】

就那什么,团长不是被惹毛了开始弹琴嘛,三贝表示有啥了不起我会也弹,抱起自己的琴就开始弹,两方交战飞沙走石之间,狗狗的毛尾巴被吹飞了,小狐狸一看这还得了,也抄起一把琴开始弹,少艾表示光弹琴太寡淡了就让羽仔拉个二胡……

6190L:吃瓜群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咳

那什么……其实……我会弹钢琴

6191L:嗑瓜子群众

我会拉小提琴

6192L:FFF团资深团员

我会架子鼓

6193L:看热闹不嫌事大

画风已经够沙雕了你们就憋掺合了行吗!

6194L:桔子与火车站

本来还有点担心的我现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

6195L:听雪死在男神裙摆下

按住自己想要录像的手

6196L:我叫不嫉妒

团长没有生气吗😂😂😂

6197L:听雪死在男神裙摆下

好像各位大佬音乐理念不和,开始斗乐器了(捂脸)

6198L:吃瓜群众

团长醒醒你的初衷不是这样啊!

6199L:FFF团资深团员

壮哉我大F团!!!!!

6200L:匿名

楼上已经傻了拖出去埋了吧(再见)

6201L:狗粮吃到饱【楼主】

哈哈哈哈哈哈冷土豪和燕歌行加入战场,燕歌行居然会吹胡笳,好少见的乐器

6202L:我叫不嫉妒

这是搞哪样,群星演奏会吗?

6203L:看热闹不嫌事大

卖票吗!我买爆!

6204L:狗粮吃到饱【楼主】

云渡山限定(ღ♡‿♡ღ)

6205L:陈独秀的秀

时隔不久我又想揍楼主了

6206L:吃瓜群众

带上我

6207L:桔子与火车站

加10086

6208L:听雪死在男神裙摆下

事实上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美好(目死)

你们懂那个大家一起演奏然后曲目都不同的感觉吗

6209L:我叫不嫉妒

看脸就行了谁管他们弹的啥(失智发言)!

6210L:狗粮吃到饱【楼主】

不行了我憋不住了,羽仔仿佛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哈哈哈哈哈

这个哀曲真的太毁气氛了

6211L:听雪死在男神裙摆下

哈哈哈哈哈哈小钗摸摸耳朵跑到屋里给素素拿了一把琴,这是要他参战的节奏吗😂

6212L:看热闹不嫌事大

小钗:我受不了了素素救我~~~~

6213L:吃瓜群众

楼上别闹,角色崩坏了好吗!

6214L:我叫不嫉妒

对,撒娇是田螺宝宝的特权!

6215L:匿名

我狗子第一个不服!

6216L:狗粮吃到饱【楼主】

憋提狗狗了,他正在指挥天霜跟小蜜桃用小狐狸的琴声当BGM举行大合唱

6217L:听雪死在男神裙摆下

三只狗在那边呜呜叫的萌感你们能体会吗(✪▽✪)

6218L:嗑瓜子群众

不能(ノꐦ ๑´Д`๑)ノ彡┻━┻

你们俩可以被沉东京湾了!

6219L:看热闹不嫌事大

呜呜呜我也想看狗狗卖萌

6220L:狗粮吃到饱【楼主】

羽仔被其他人踢出群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6221L:桔子与火车站

为什么要这么对他啦23333333

6222L:无害的小白兔

因为他再拉下去我们要哭了

6223L:FFF团资深团员

噗,有点惨hhhhhh

6224L:一夜风流秦满意

早知道我就该把琴主拉过来,失策失策

6225L:我叫不嫉妒

小白兔同学你们还好吗?

6226L:无害的小白兔

我很好啊,在帮城主录像

6227L:吃瓜群众

录像(✪▽✪)

6228L:看热闹不嫌事大

录像(✪▽✪)

6229L:桔子与火车站

小白兔同学(✪▽✪)

6230L:无害的小白兔

你们要是能hold住这些人的报复,我可以私发

6231L:吃瓜群众

……(默默缩回)

6232L:看热闹不嫌事大

我什么都没想

6233L:桔子与火车站

小白兔同学你的兔身安全有保障吗……

6234L:一夜风流秦满意

他有城主罩,没事

6235L:狗粮吃到饱【楼主】

筒子们,演奏会散场了……

6236L:我叫不嫉妒

什么(゚o゚;谁赢了?

6237L:听雪死在男神裙摆下

……不堪忍受的小莲花跟书大撒娇,然后书大把地板震塌了……

6238L:看热闹不嫌事大

把地板震塌了……

地板震塌了……

板震塌了……

震塌了……

塌了……

了……

……

6239L:FFF团资深团员

不愧是高僧……

6240L:吃瓜群众

目瞪狗呆……




REALStar
【花与他】尽力去画完整了,又是...

【花与他】尽力去画完整了,又是个坑

【花与他】尽力去画完整了,又是个坑

国家一级退堂鼓表演人物

【皇名】猜猜我是谁?

该来的总会来的系列。

说好的皇名专场,顺便发散了一个段子,傲少的在这里 


名:看看我们的大将军在干什么呢?悄悄试探他一下

名:猜猜我是谁?

皇:(写求职信ing)噢西八,会是谁呢?这么淘气的话,原来是小皇子啊。

名:开玩笑的话我就把你的脖子拧断。

皇:当然是开玩笑的

名:那么,现在来猜吧

皇:……

名:睡着了吗?

皇:嗯,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我最近找新工作太累了

名:现在回答我吧

皇:问题是什么来着?

名:还能是什么?我是谁

皇: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名:哈哈哈哈看看你这小脑袋瓜转的

皇:亲爱的,现在放手吧,我感觉眼珠子都要被抠出来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系列。

说好的皇名专场,顺便发散了一个段子,傲少的在这里 



名:看看我们的大将军在干什么呢?悄悄试探他一下

名:猜猜我是谁?

皇:(写求职信ing)噢西八,会是谁呢?这么淘气的话,原来是小皇子啊。

名:开玩笑的话我就把你的脖子拧断。

皇:当然是开玩笑的

名:那么,现在来猜吧

皇:……

名:睡着了吗?

皇:嗯,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我最近找新工作太累了

名:现在回答我吧

皇:问题是什么来着?

名:还能是什么?我是谁

皇: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名:哈哈哈哈看看你这小脑袋瓜转的

皇:亲爱的,现在放手吧,我感觉眼珠子都要被抠出来了

名:亲爱的是谁呢?

皇:这是什么傻话,亲爱的能是谁啊

名:闭嘴,给我说名字。

皇:……连线凄城?

名:没这玩意儿。

皇:你真的觉得我不知道吗?

名:别耍花招了,你这个每个月攒的老婆本都能被别人骗走的傻瓜

皇:你现在是在怀疑我,是吗?

名:说个名字而已,有那么难吗?

皇:这不是名字的问题,是我们之间的信赖问题。

名:那好啊,既然这样,我用一万两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赌什么?

皇:……(迷之沉默)一定要谈钱才行吗?

名:后悔了吗?

皇:后悔的不是我,是你才对吧。

名:哈哈哈哈哈哈哈看你这故作镇定的样子

皇: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手。

名:最后的机会应该是我给你的吧?

皇:就算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你认真的吗?

名:我认真的!今天我们两个总要有一次交易

皇:我数到三,我们同时说出第一次接吻的地点。

名:哈哈哈哈哈哈你能想到的只有那个吗傻兔子

皇:怂的话就放弃吧?

名:不要嘴炮了,开始吧

皇:1——

名:2——

皇:……

名:在祈祷吗?

皇:我走之前,让我说一句话吧

名:说?

皇:虽然我现在暂时失业了,但是我还是会努力养你的,绝世。而且老婆本被骗走也是被拿来娶老婆用了,亏损不大。

名:…………………………咳。你…!早就猜出来了为什么还玩那么久啊!

皇:(笑)你喜欢,我就陪你玩啊。




后来回想起来时,名剑绝世不得不承认,只是感受着皇剑长睫轻轻扫在掌心的些微痒意,自己心底便已盈足了欢喜。


彻头彻尾地输了啊,他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