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霹雳布袋戏

856.6万浏览    12.8万参与
红尘客

  恶骨对血傀师说,你现在算是我名义上的师父,但是我不会服你。若是有一天我有机会,我会杀你。

  而血傀师对恶骨的嗜血性毫不在意,反而期待恶骨的杀师之日。有时候我竟然会觉得恶骨与血傀师的相处比她与绮罗生的相处更好。

  血傀师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月藏锋有如此残忍的朋友,自身品格肯定也不怎样。月藏锋说人有情,孤城不危先前并非如此,变成这般模样必然是遭遇了巨大变故。听到月藏锋这番话,我只觉得十分可笑,孤城不危杀死那么多人,他只说了一句,你竟然杀死了他。

  很多人都说恶骨杀死忌霞殇,杀死书院学生,他们提起这事时颇为愤慨。然而同样是杀人,绮罗生却又显得无辜了。孤城不危杀了人又定是遭遇了巨大变.........

  恶骨对血傀师说,你现在算是我名义上的师父,但是我不会服你。若是有一天我有机会,我会杀你。

  而血傀师对恶骨的嗜血性毫不在意,反而期待恶骨的杀师之日。有时候我竟然会觉得恶骨与血傀师的相处比她与绮罗生的相处更好。

  血傀师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月藏锋有如此残忍的朋友,自身品格肯定也不怎样。月藏锋说人有情,孤城不危先前并非如此,变成这般模样必然是遭遇了巨大变故。听到月藏锋这番话,我只觉得十分可笑,孤城不危杀死那么多人,他只说了一句,你竟然杀死了他。

  很多人都说恶骨杀死忌霞殇,杀死书院学生,他们提起这事时颇为愤慨。然而同样是杀人,绮罗生却又显得无辜了。孤城不危杀了人又定是遭遇了巨大变故了。至于恶骨,谁管她曾经遭遇了什么?谁管她曾经有多少的苦难?

  血傀师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也一向认同这个道理。恶骨是没有学习过仁义道德的,血傀师又是不讲仁义道德的。比起那些作恶多端还好好活在世上的人,恶骨那点所谓的“天生恶骨”是完全不够看的。

PurQAQ

B站地址:【霹雳MV】是我的情深 一再等(谈侯CB向)

BGM:问情
若要问 是我愚钝 是我天真
是我不想懂

B站地址:【霹雳MV】是我的情深 一再等(谈侯CB向)

BGM:问情
若要问 是我愚钝 是我天真
是我不想懂

怎么画画怎么画画

  哇!!谢谢约稿的妈咪信任我呜呜呜(疯狂擦泪)

  哇!!谢谢约稿的妈咪信任我呜呜呜(疯狂擦泪)

九十九棉-
  少年素,刚看完速摸一下喵(...

  少年素,刚看完速摸一下喵(≧^.^≦)

  衣服不严谨大人们吃完别骂我 

  少年素,刚看完速摸一下喵(≧^.^≦)

  衣服不严谨大人们吃完别骂我 

云陵不掩荷

霹雳脑洞

  相传在苦境中原,有一个王朝,传承了数百年,百姓安居乐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皇上:素还真

    皇后:风采铃

    太子:素续缘

    国师:一页书

    镇国将军:鷇音子

    丞相:三余无梦生

    太师:谈无欲

    太傅...

  相传在苦境中原,有一个王朝,传承了数百年,百姓安居乐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皇上:素还真

    皇后:风采铃

    太子:素续缘

    国师:一页书

    镇国将军:鷇音子

    丞相:三余无梦生

    太师:谈无欲

    太傅:曲怀觞

    户部尚书:疏楼龙宿

    工部尚书:屈世途

    刑部尚书:佛剑分说

    兵部尚书:叶小钗

    礼部尚书:天踦爵

    吏部尚书:剑子仙迹

    钦天监监正:苍

    太医令:慕少艾

    鸿胪寺卿:靛羽风莲

    禁军统领:业火红莲

    暗卫统领:墨渊水莲

    通晓殿统领:秦假仙

  

    大家觉得这样的配置怎么样🤭🤭

  

    官职没有专门查,有些都不是同一朝代的,就图一乐~

两片面包夹胜雪
 画的是老板家的孩子们。。都好...

 画的是老板家的孩子们。。都好可爱哦

 画的是老板家的孩子们。。都好可爱哦

塔索Taso

你小子蒙个眼怎么颜值提升了一大截呢?

他好适合那个…(⁄ ⁄•⁄ω⁄•⁄ ⁄)


你小子蒙个眼怎么颜值提升了一大截呢?

他好适合那个…(⁄ ⁄•⁄ω⁄•⁄ ⁄)



薛不腻
兔年快乐,恶骨妹妹

兔年快乐,恶骨妹妹

兔年快乐,恶骨妹妹

毛茸茸的参连君

【柳暗花明又一春系列】殊觉篇(1)

  注意:本章存在大量我流角色人物塑造。存在捏造魔改剧情,介意者慎入。这是一个我所设想的对非常君温柔的世界线,人生之路上的他不再是孤身一人,亲情友情爱情皆融入骨血,难解难分。

  

  

  

  

  

  一个七八岁的孩童坐在山坡上,双眼出神地望着远处江面的朝阳。晨光微熹,柔和地笼罩住幼瘦的身影,为那双琥珀色眸子里添了一份暖意。

  一阵踏步喘息声忽的打破了宁静,琥珀色眼眸的孩童视线从江面移开,回头牵住来者的手。

  “小弟,你又同他们打架了。”他看着那张与自己宛如对镜双壁的面孔,细心为对方拂去衣衫上的尘土与草屑。

  对方翻了个白眼:“切,那几个家伙又打不过我。平日里左...

  注意:本章存在大量我流角色人物塑造。存在捏造魔改剧情,介意者慎入。这是一个我所设想的对非常君温柔的世界线,人生之路上的他不再是孤身一人,亲情友情爱情皆融入骨血,难解难分。

  

  

  

  

  

  一个七八岁的孩童坐在山坡上,双眼出神地望着远处江面的朝阳。晨光微熹,柔和地笼罩住幼瘦的身影,为那双琥珀色眸子里添了一份暖意。

  一阵踏步喘息声忽的打破了宁静,琥珀色眼眸的孩童视线从江面移开,回头牵住来者的手。

  “小弟,你又同他们打架了。”他看着那张与自己宛如对镜双壁的面孔,细心为对方拂去衣衫上的尘土与草屑。

  对方翻了个白眼:“切,那几个家伙又打不过我。平日里左一句鬼小子右一句黑面怪的骂,最后还不是被我打得屁滚尿流。”

  江边的两个孩童不仅拥有相同的面孔,脸部肤色也是黝黑。这种怪异的面相是鬼族与人类结合之子的特征,因此,当他们被一张无常帆送到苦境时,着实被所见民众憎恶怨怼不已。

  流浪到何处,辱骂、白眼、驱赶就伴随到何处,所幸他们尚有彼此相依为命,偶尔还会遇到心善的人家分一点吃的,倒也磕磕绊绊地活到现在。

  “那也不要老是和他们硬碰硬,我不想你再受伤了。”黑面孩童从自己的褴褛衣衫上撕下一块布条,小心地包扎好对方被打破出血的手背。

  另一个黑面孩童撅了撅嘴,显然很不服气的样子,可最后还是听哥哥的话低下头哦了一声。

  “所以我们今晚………偷偷去把那个总带头欺负我们的白目小子养在外面的蚂蚱给放了吧。”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不太高兴的孩子立马抬起了头,从兄长眼中看到了与自己如同镜中双壁的坏笑。

  人鬼之子的黑面成为了他们夜下行动最佳的遮掩。等到第二天白目小子起床打算去看自家小宠物的时候,草笼里十几只蚂蚱已被一网打尽半只不留。双子躲在暗处欣赏着白目小子气得吱哇乱叫,憋笑的同时心里一片畅快。最后决定去河边抓几条鱼来改善伙食,庆祝一下他们小小报复的成功。

  下河游泳对他们来说轻而易举,因为自打记事起就生活在名为鬼济河的无光河底,早就或是天赋异禀或是迫于生存的掌握了黑暗视物与水中呼吸的本领。

  虽说是近乎同时出生的双子,但总有一人要大上半刻作为兄长。照顾他们的白骨渡者唤他们黝儿,教他们粗浅的做人道理,其中一条就是兄弟之间要互相扶持,兄长要照顾好小弟。他们都想做兄长,所以对谁大谁小争论不休。鬼济河底黑暗深沉,双子平日里最喜欢的游戏就是收集落入河中的闪闪发光之物。于是两人约定,谁收集到的闪光东西多谁就是兄长,另一人为小弟。两个孩子谁也不服谁,卯足了劲在河床里掘得昏天黑地泥沙滚滚,最后把收集起来的破烂宝贝们堆成两堆细细计数。就在快数完的时候,被光亮吸引过来的厌火天獠带起一阵波涛汹涌,将两堆东西全给冲散了。

  黝儿气得直揪天獠的长毛,天獠却以为好朋友是在与自己玩耍,一个劲朝他身上拱。另一个黝儿看着他们闹,慢慢地张开手掌,掌心里藏着半颗残破的珍珠。

  他笑眯眯地做出口型:是我赢了哦,小——弟——

  最后,性格外向好动些的那个黝儿以半颗珍珠之差输给了性格内敛沉静些的黝儿,就这样做了双子中的小弟。

  思绪回笼,小黝儿用一根枯枝扒拉着火堆,看着烤鱼的兄长道:“大哥,我想鬼叔和长毛仔了。”

  哥哥烤鱼的动作一顿,眼里同样流露出思念,将烤好的鱼递给小弟,低低地道了一声:“…………我也是。”

  小弟与他不同,天生吃东西味同嚼蜡,只有吸食香气才能饱腹。他便每次获得食物时都努力将东西做得更好闻些,先拿给小弟“品尝”。

  “但鬼叔说过,阎魔鬼后在到处抓我们,只有逃到苦境才能活命。我们在这个地方待了也有段日子,明天就离开吧。”黝儿听见兄长声音里暗藏一丝恐惧。他点点头,将吸尽香气的烤鱼递还给对方———那时候的越骄子还不知道,被吸尽香气的食物再吃是几乎没有味道的,因为非常君从未对他讲过。

  双子流亡的一路上十分小心,可终究还是被阎魔鬼后派来的杀手找上了。经验尚且不足的幼兽如何能骗过狡猾老练的猎人?黑衣蒙面的杀手们狞笑着将兄弟俩团团围住,雪亮的刀刃闪烁着寒光。

  要死了吗?两兄弟背对背紧靠在一起,互相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厚重的绝望。

  不,绝不能死在这。至少要活下来一个。

  就在杀手们以为十拿九稳而嬉笑着放松警惕时,其中一个孩子突然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运起体内那股尚不熟练的鬼能猛地刺向一名杀手!

  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之刻,灌注了鬼能的枯枝瞬间化身利剑刺进了那名杀手的腹部,却只制造出一个浅浅的伤口,莫谈致命,连血都没出。

  “快跑!!”他朝另一个孩子大喊,却彻底激怒了受伤的杀手,蹬起一脚将这不自量力的娃儿踹飞。看到兄弟被踹到地上口吐鲜血,另一个孩子立刻红了眼睛,扑上去死死咬住踹人者握刀的手,丝毫没有注意到背后即将落下的刀锋。

  倒在地上的孩子咬牙想要起身为他挡刀,却眼看着来不及了。时间在他眼中忽然变得很慢很慢,那锋利的长刀闪烁着寒光,一点一点落下———

  轰!!

  磅礴气劲袭来,带着无匹的气势将所有杀手击退数尺,精准避开了两个孩子。面对突然的变故,倒在地上的孩子来不及细想,强忍着浑身剧痛跑去抱住刀下留得一命的小弟。

  沉稳的步履声响起,气势渊渟岳峙的白发长者从林中缓步而出,眉宇间不怒自威。杀手们被这气势吓退,似乎猜出了来者是何等的大人物,连滚带爬地逃跑。

  “别,别过来!”两个孩子紧紧攥着对方的手,看到威严的白发长者一步步走近,踉跄着一步步向后退。

  “吾乃云海仙门之主,九天玄尊。两位小朋友,你们不用害怕,吾不会伤害你们。”白发长者停下脚步,负手而立。

  “你的资质不凡,将来一定会成为不世之才。”他的目光从两个孩子的脸上扫过,最终停留在其中一人身上。而那个被兄长护在身后的孩子,敏锐地意识到了对方的话外之音。

  “那我呢?”他大着胆子问。

  九天玄尊没有回答,只是转过身淡淡道:“汝等,先随吾回云海仙门吧。”话音刚落,树影摇曳,一阵气机带来流风。玄尊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面上威严从容之色忽然产生了一丝裂痕。

  “义兄———”

  花瓣拂落,香氛袭来。天际降下一道粉色光华,化现出一位气质雍容衣饰华丽的女子。花宵朝雾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上前去,倾城容颜绽出笑意,更添令人心旌摇曳之美:“义兄,你怎么走得这样急?小妹险些跟不上你。”

  看到此女,九天玄尊眼中闪过一瞬尴尬:“生灵受难,吾只是看到后当救则救罢了。你愿随吾回云海仙门守护天下苍生,已是报答良多,不必奉吾为兄。”

  “那是吾应做的,怎能算作报答?”花宵朝雾还想说什么,瞧见九天玄尊身后的两名黑面孩童,惊讶道:“这俩娃儿………”

  双子脱险后惊魂未定,乍看到光彩照人的花宵朝雾后皆是愣得出神,过了半晌其中一人才喃喃道:“你,你是仙女姐姐吗?”

  “你来得正好,吾正在思虑这两名人鬼之子的归处。”九天玄尊轻咳一声,将花宵朝雾的注意力引回。

  “这对兄弟虽说皆是人鬼之子,但一子以人体为重,另一子却是以鬼体为重。吾欲将前者带回仙门养育栽培,传授其术法武学;而后者,便由你负责教导岐黄之术,如何?”

  九天玄尊轻抚长须,虽是问句结尾却毫无疑问语气,更像直接就此定论,不容反驳。

  在示流岛诛灭邪神后,九天玄尊于回返途中发现被邪神党羽镇压在八龙邪峰之下的花宵朝雾,将其救出带回云海仙门。花宵朝雾重伤初愈,没想到一醒来后就对他穷追不舍,强认玄尊为义兄,偏偏她还是…………玄尊也不好直言太过。

  若将其中一个孩子交由花宵朝雾教导医术而非武学,既解决了鬼体为重可能性情难定的隐患,又为仙门暗中预备了一名未来的医者,作为吾儿奉天接下仙门后的辅佐助力。最后一点…………也能转移一下花宵朝雾的注意力。

  玄尊在心中如此擘画道:一切皆在吾的掌握之中。

  “好,都听义兄的。”花宵朝雾走到两兄弟面前,抬起手想要摸摸他们的头,两兄弟却应激似的向后退了一步,面露惊惧。

  花宵朝雾小心地拥住两个瘦弱的孩子,像拥住两只受惊的雏鸟,无有分别的在每人额头上都轻轻亲了一下。

  于是两个黝儿同时坠入轻飘飘的幻梦中。

  

  

  

  

  

  

  

  

  

  

  

  

阿蒙阿蒙233

主持人:奇梦人

A方:玉逍遥、君奉天、地冥·无神论、末日十七、玉离经、云忘归

B方:倚情天


ps:若赣话将断了传承,那么

         尚有倚情天一手撑天!!!!

      😏😏😏😏😏


主持人:奇梦人

A方:玉逍遥、君奉天、地冥·无神论、末日十七、玉离经、云忘归

B方:倚情天


ps:若赣话将断了传承,那么

         尚有倚情天一手撑天!!!!

      😏😏😏😏😏

没吃药药

【寄玉】足够

-时间在xxlb中间养伤

-都是捏造,ooc


寄尘寰伤重,一昏迷就是昏迷了许许多多天,岳云深衣不解带地守在他的身边,一边埋怨寄尘寰不管不顾,一边心都要给对方操碎了。偶尔的时候也会怨一下自己,手指戳一下寄尘寰的额头,又嫌不够解气,又在并算不上多么圆润的脸颊上重新戳戳戳,而后才说,唉,是不是我真的已经能力不足,才叫尘寰你现在还昏迷不醒。

寄尘寰自然是没有回答,也听不到岳云深这一番话的,他只是沉静地睡着,沉静到岳云深连呼吸都几乎要听不到一般。岳云深本也没指望这个伤患会像话本中那样听了他的话就感动得马上苏醒——若真是这般,寄尘寰大约直接会被他吵得根本睡不过去。他只是又牵起寄尘寰的手,掌心中的......

-时间在xxlb中间养伤

-都是捏造,ooc


寄尘寰伤重,一昏迷就是昏迷了许许多多天,岳云深衣不解带地守在他的身边,一边埋怨寄尘寰不管不顾,一边心都要给对方操碎了。偶尔的时候也会怨一下自己,手指戳一下寄尘寰的额头,又嫌不够解气,又在并算不上多么圆润的脸颊上重新戳戳戳,而后才说,唉,是不是我真的已经能力不足,才叫尘寰你现在还昏迷不醒。

寄尘寰自然是没有回答,也听不到岳云深这一番话的,他只是沉静地睡着,沉静到岳云深连呼吸都几乎要听不到一般。岳云深本也没指望这个伤患会像话本中那样听了他的话就感动得马上苏醒——若真是这般,寄尘寰大约直接会被他吵得根本睡不过去。他只是又牵起寄尘寰的手,掌心中的那只手温凉,全然不是寄尘寰应该有的温度,如今这样都是为了他。

尘寰,快些醒过来吧。岳云深轻轻侧过头,让少年的指节贴在自己脸上,缓缓给人输一些温和的内力,尘寰,你睡得太久了,我身边寂寞得已经有些不习惯了。

 

寄尘寰的伤用每天一点点的速度缓慢恢复,若是天下太平无事,岳云深倒也是很乐意日日陪在寄尘寰身边,慢慢陪着人养伤,然后等寄尘寰能像从前那样插科打诨的时候他一定要像少年去讨这份人情。可偏偏如今天下大乱,那个该死的神荒子还在外头蹦跶,哪怕谈无欲叫岳云深不要担心,他也没办法真正弃外边局势于不顾。

不幸之中的万幸大概是,寄尘寰开始慢慢苏醒过来,最开始的时候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一张嘴只是咳嗽,待得岳云深手忙脚乱地给人喂了点温水,寄尘寰才不过说了一个你字,又是两眼一闭晕了过去,记得岳云深赶忙给人把脉确认还活着才松一口气。后来慢慢清醒过来的时间多了一些,只是醒过来的时间并不是那么规律,岳云深又担心自己一个外出的功夫就要错过寄尘寰的状况,更是近乎寸步不离地守在寄尘寰身旁。

寄尘寰能好好说出一句话并且不再伴随剧烈的咳嗽的时候,他第一句话就是,玉龙,你现在为什么还在这里,你忘了我昏迷之前是怎样说的吗?

当日寄尘寰同岳云深说,去做你该做之事。而后他松了岳云深的手,又一次倒落在岳云深怀中。

岳云深眨了眨眼睛,把放在桌上已经凉了一会儿的药端给寄尘寰,才说,自然是记得,但是我又没同你允诺过什么,自然是想在哪就在哪。他不敢去看寄尘寰的眼睛,人也肉眼可见的蔫吧了下来——自寄尘寰醒过来之后,岳云深一直强打起精神,争取在人面前都精神抖擞,不让病患除了担心病体之外还要额外分出心力来担心别人。先前寄尘寰状况还不多好,说的话也少,自然还能让岳云深继续撑下去,可如今少年同他说了岳云深暂时还不想去面对的话,他便像个被戳破的皮球一样登时之间漏了气,这些日子下来积累的疲倦全露了出来。他又说,更何况,尘寰你现在这样,叫我如何能够放下你,万一待我回来的时候再见不着你,尘寰你还能够负责吗?

寄尘寰一勺一勺慢慢喝着药,目光垂在漆黑的药汁上,不再回答岳云深的话。长久得不到人的回应又觉有些恼怒起来,心想着这不是你先挑起来的话题,怎的现在又要把人晾在这里。

 

岳云深收养寄尘寰的时候,他知道这件事的朋友们除了独千秋之外几乎都不如何放心——他在外头的名号自然是可靠的不行,可深交之后才发现这也不过是滑头的人罢了。梦铃心玩笑说,别到最后是这个孩子照顾你这个大人吧。事实证明梦铃心没有失算,玉龙居后来慢慢就变成了寄尘寰和他看起来并不如何靠谱的主人。

寄尘寰小时候岳云深没少抱着孩子说可爱,等寄尘寰长大了,脸上的婴儿肥也消下去,身量一天窜得比一天高的时候,岳云深也是日日夸寄尘寰可爱,更甚者也没少要和少年贴到一处,寄尘寰少时就没少被岳云深这样对待,早就习惯了这人这样平日里不着调的态度,所以对他的亲近行为或许会躲,或许看似很无奈地玩笑几句,但最终都会让岳云深得逞,由得主人在自己正忙的时候还要凑过来搅扰。就这样,他们俩慢慢地捱过了玉龙居之中的诸多岁月,寄尘寰在他身边的时候慢慢地就要比还不认识这个孩子的时候要长久了,甚至,自从寄尘寰被独千秋送到玉龙居开始,他们两个就没有分开过多么长的时间——就算从岳云深正式入世开始,也不过是两次:第一次,是他伤重,寄尘寰留在异生龙渊等他,甚至只是留下一副深埋地底的玉棺;第二次,便该算是如今,纵然在他看得见触得着的情况下并不应当被称作分离,可寄尘寰何曾有过这样长久不同他说话的时候?

如今好容易等人醒来了,兜头上来的却是这样一句话也就罢了,可偏偏在岳云深给出自己的回答之后,寄尘寰只管喝那碗药,惜字如金得很,那样子看了就让岳云深觉得恼火到不行。屋子里只有勺子碰撞着瓷碗的声响,在岳云深受不住马上要开口的时候,却是寄尘寰把碗中剩下的药汁一饮而尽,极为难得的吐了吐舌头——大抵是被苦到了。而后他将那个碗搁在一旁,看着岳云深,忽而开口说道,是我做得不够好。

岳云深等了好半天,等来的不是寄尘寰催他出门守护天下,不是寄尘寰对他那些脆弱心思的淡淡不满,只是这样一句话,于是岳云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眨了眨眼睛,眼睑每开合一次,眼眶就要涩然几分,最后竟是隐隐有些发疼了。他摇了摇脑袋,干脆直接坐到床边去,牵过寄尘寰的手,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平日里寄尘寰说一句话他能回上二十句,如今却也只是说,不对,尘寰已经做得很好了。

被他握住的那只手回应了岳云深的动作,他紧了紧岳云深,似是安慰一般,岳云深再抬头,却见寄尘寰笑了,少年说道,说起来,玉龙,你有没有觉得怀念一些,见到了久违的故友吧?

他这话是在说他身上的武神之力,岳云深愣了半瞬,又听寄尘寰问他,若是你实在是想念,想不想再见见他——我是模仿不来那个人的样子的,也只能叫你看看那个人的样子罢了。

他虽是摆出了笑脸,看上去和过去没什么不同,可岳云深知道他仍旧在介意当日自己做得还不足够好,还远远不如独千秋那般能够站在岳云深的身边,给他最强有力的帮助。岳云深眉头都皱了起来,他伸出手,高高举起最后也只是轻轻落下,他十分不客气地揉搓着寄尘寰的脸颊,道,你说什么呢,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那样的代价吧……更何况,你你你,你现在身体这个样子,是要再死一次叫我伤心不成?

寄尘寰等岳云深蹂躏够了他的脸,他才轻松道,只是叫你看看样子罢了,不会有多大事的。

寄尘寰,我不许你这样想!岳云深看起来真的难得的有些生气了,他的火气很少发到身边人身上,尤其是寄尘寰身上——他一手养大的孩子,他自然知道对方是怎样的人,更何况平日里总是自己烦对方烦得多一些,真要生气总感觉是自己理亏心虚。可如今他不能再这样看着寄尘寰有这样想法了。

诚然,最开始独千秋将小小一个还在襁褓之中,连哭都没学会该怎样哭的孩子交给他,是有赎罪的意思在,也给岳云深一个打发漫长岁月的伴。岳云深也不知自己是在接过这个孩子的时候,还是在慢慢把人带大的时候,对他也慢慢有了俗世父母一样的期许——他岳云深要什么有什么,不需要寄尘寰报答或是其他,既不需要寄尘寰出人头地也并不需要寄尘寰真正就当了他的侍从当一辈子,他只希望寄尘寰按照自己的心意活下去。

尘寰不是已经很优秀了吗,这都是我看过来的,大概我比尘寰还要了解你自己,尘寰你能否认吗?岳云深说道,又好像被气笑了一样笑一下,继续说,说什么比不上旁人做的不够好之类的话,你该不会以为我会怪你吧?寄尘寰,你同我一块在玉龙居过了那么久,你难道还不知道我是怎样的人吗?你真觉得我会因为这样的事怪罪你,又或者在心中拿你去和别人比较,再说你不够好吗?

寄尘寰望着他,那点笑意慢慢也就敛了下去,最后少年只是垂着头,说,上次我就没护好你,只能在异生龙渊慢慢等着你回来,其他什么都做不到。那段日子我就一直在想,若不是我,若是别人,兴许你就不用受这般罪。都这样无能了,我却还说什么你的命寄在我身上的话,岂不可笑。

尘寰,你现在就很好,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掉就更好了。岳云深凑过去把少年抱在怀中,温声说道,我只要你,别的人我看都不看一眼——就算换了天下第一来我也不拿你去换,尘寰,尘寰,你要是不在我身边,我该怎么办才好。

寄尘寰在岳云深怀中沉默半晌,才终于回抱住了岳云深,他稍稍侧过脑袋,吻落在岳云深下颌上,岳云深伸手拍了一下寄尘寰,还没半推半就说一下诸如现在你身体不好云云的话。寄尘寰的手搁在岳云深腰上,他仰首看着岳云深,笑道,这些日子你都在忙着照顾我,想来也没有好好休息过,上来吧,我们挤一挤?

你就不怕你身上的病气过给我?岳云深嘿嘿笑一下,倒也没有真要拒绝寄尘寰的意思,寄尘寰掀开了一角被子,也笑说,现在我们两个病患,说什么过不过病气的话。

 

二人在小小的床上面对面侧躺着,寄尘寰没让岳云深的脑袋枕在枕头上,他叫岳云深枕在自己手臂上,另一手搭在岳云深腰间,一下一下地轻轻拍着。岳云深大概是真的累了,和寄尘寰说了些有的没的的闲话,已是有些昏昏欲睡。

寄尘寰在这个时候轻声说,玉龙,我在养伤的时候做了个梦。

岳云深嗯了一声。

寄尘寰又说,或许也不该是梦,是那一日你背着我逃跑的时候,我梦见你同我说,我是你最重要的人,这……

他大概是想问岳云深这话是真的还是他梦中错听,可寄尘寰还没说完,岳云深就凑过来吻了吻他的唇角,岳云深说,我总觉得尘寰你心中应该知道的,这样的事实还要来向我确认吗?

寄尘寰一时无言,干脆又同对方亲起来,二人胡闹了好一会儿,岳云深慢慢在这样亲密的过程中睡去了,寄尘寰的手依旧稳稳搭在他的身上,他依旧轻缓地拍着岳云深的身体,用着哄孩子一样的口气淡淡道。

玉龙,睡吧,我一直在你身边。

 

【完】


不想取名字

破邪传观后感

  看完破邪传,加上魔封后续等等一系列老剧,我只想说:青阳子你到底有几个知己!!!(比如收万劫,静涛君,千层雪……)

九变妖媸:如遭火焚!

  看完破邪传,加上魔封后续等等一系列老剧,我只想说:青阳子你到底有几个知己!!!(比如收万劫,静涛君,千层雪……)

九变妖媸:如遭火焚!

汤
  未知從來 未知鄉

  未知從來  未知鄉

  未知從來  未知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