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灵感

71368浏览    67560参与
维·开学不见人影ing·则

#荒诞尽头

【待某日繁星坠空、时光溯流,

   我在未来的梦境中等你归来。】


===========


这是某一天突然在我脑海里浮现的一句话,从今往后我所有的个签大概就都是这个了。

荒诞回忆录的一切都以这句话为基准。

过两天我考完试会围绕这句话写个故事。嗯……是我自己的故事,灵感来源于昨天晚上和室友聊天到十二点半的内容,一个理性的浪漫主义者。


然后请个假昂,下个礼拜我要期末考试外加生物地理信息合格考,周末不回家,连上这两天大概得等到18号以后才有时间发文。

还有藕饼的夏日祭……我可能要卡点写完……


占tag致歉。

【待某日繁星坠空、时光溯流,

   我在未来的梦境中等你归来。】


===========


这是某一天突然在我脑海里浮现的一句话,从今往后我所有的个签大概就都是这个了。

荒诞回忆录的一切都以这句话为基准。

过两天我考完试会围绕这句话写个故事。嗯……是我自己的故事,灵感来源于昨天晚上和室友聊天到十二点半的内容,一个理性的浪漫主义者。


然后请个假昂,下个礼拜我要期末考试外加生物地理信息合格考,周末不回家,连上这两天大概得等到18号以后才有时间发文。

还有藕饼的夏日祭……我可能要卡点写完……


占tag致歉。

看见一切美好の事物
被自己的情绪和心态束缚住了,...

被自己的情绪和心态束缚住了,

郁结的永远是自己的心口。

一个人真正成熟的标志,

一定包括不被坏情绪支配,

能够稳定管理好自己的情绪。

晚安……

被自己的情绪和心态束缚住了,

郁结的永远是自己的心口。

一个人真正成熟的标志,

一定包括不被坏情绪支配,

能够稳定管理好自己的情绪。

晚安……

景韶

骑士惨遭蛊惑,

天使不幸堕落,

黎明将被吞没,

世界逐渐落寞。

骑士惨遭蛊惑,

天使不幸堕落,

黎明将被吞没,

世界逐渐落寞。

莺时森森

一个在喝可乐时灵光一闪创造的孩子hahahah

等哪天有空了就讲讲我们家小可乐的故事hahaha


“你们知道,可乐为什么叫可乐么?”班上有名的“播报员”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跟大家讲着“秘密”。
“可乐她妈生她的时候难产,这个孩子头大,卡那儿了,怎么生都生不出来。她妈口渴了,就让她爸买了罐装可乐来,一喝下去打了个气嗝儿,可乐就这么生出来了。”
“所以可乐叫可乐,尤其喜欢喝可乐。”

一个在喝可乐时灵光一闪创造的孩子hahahah

等哪天有空了就讲讲我们家小可乐的故事hahaha


“你们知道,可乐为什么叫可乐么?”班上有名的“播报员”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跟大家讲着“秘密”。
“可乐她妈生她的时候难产,这个孩子头大,卡那儿了,怎么生都生不出来。她妈口渴了,就让她爸买了罐装可乐来,一喝下去打了个气嗝儿,可乐就这么生出来了。”
“所以可乐叫可乐,尤其喜欢喝可乐。”

天堂莫吉托🍸

背德即骨肉相连的爱情。

背德即骨肉相连的爱情。

秋影gum

《生命之名》 007 三点水

我们又见面了~开心

最近小秋影更的很勤快呢


————Start————

不远处的雪丘背面,一个半透明的,如同镜面一样的女孩蜷缩在一角,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镜面如同翻转一般,女孩的身形出现在这里,距离那些摸不着头脑的骑士们也就上百米距离。“咳”,她下意识用手捂着嘴,放下来的时候,手心中仍有点点鲜红。


“果然,现在使用还是太勉强了吗......”女孩的眼里闪着冷峻的银光。在她的右手边,她的战利品,在阳光下闪着淡金色的光。


她背倚着雪丘,双腿再也无力支撑,身体渐渐滑落,半蹲,在雪丘上拖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抱膝,坐下,周围的寒冷一点一点地侵蚀着她。


到底...

我们又见面了~开心

最近小秋影更的很勤快呢



————Start————

不远处的雪丘背面,一个半透明的,如同镜面一样的女孩蜷缩在一角,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镜面如同翻转一般,女孩的身形出现在这里,距离那些摸不着头脑的骑士们也就上百米距离。“咳”,她下意识用手捂着嘴,放下来的时候,手心中仍有点点鲜红。


“果然,现在使用还是太勉强了吗......”女孩的眼里闪着冷峻的银光。在她的右手边,她的战利品,在阳光下闪着淡金色的光。


她背倚着雪丘,双腿再也无力支撑,身体渐渐滑落,半蹲,在雪丘上拖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抱膝,坐下,周围的寒冷一点一点地侵蚀着她。


到底是为了什么......


记忆,又飘回到两年前的那个晚上。


那之前,她还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那夜,繁星满天。屋内,七岁的她正与爸爸妈妈享用着烛光晚餐,


天变了。


屋子在那一刻,轰然倒塌。父亲出去迎战,母亲只来得及将她塞到废墟中,一条木梁之下。她吓坏了,向母亲伸出手,母亲,只来得及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就转过身去,向那充斥着杀机的,五彩缤纷的地方腾空而起。


“活下去。”这是母亲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一道光束击中了木梁,世界震动着。她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醒了。透过缝隙,她已经看不到双亲的身影。


泪水,混合脸上的灰尘淌下。


下雪了。外面,依旧繁星满天......可夜更浓重。


太阳,还会升起吗。


好不容易钻出缝隙,她的眼前,只是一片狼藉。雪地上,横七竖八的脚印散布着,还有许多坑坑洼洼的凹痕。有半截令牌一样的物件,直挺挺地插在雪地里,上面已经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雪。


颤抖着,她伸出双手,将令牌拔了出来。令牌的下半截已经被炸掉,上面,除了“三点水”三个字之外,就只剩残缺不全的代号:“氵”。


她跪在了地上。


两年后,深蓝的光,充斥着整个水晶球。她终于可以进入三点水,那个神秘的刺客组织,去寻找那被埋没的真相。


一道纯白的身影渐渐出现,爱溺地搂住了女孩的头。女孩拥有了片刻的温暖。


“妈妈......”女孩喃喃念道,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


不知过了多久,她抬起头,看向了那个身影:“谢谢你,雪女。”


雪女一笑,便化作雪花消失了。


女孩站起身来,用冰立了一个小小的墓碑,然后一深一浅地走向远方。背对着太阳,她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请原谅我,至少再找到真相之前,我还拥有一颗善良的心......

————To be continued————

我是秋影,我们下次再见~

//这是二发,上一次被屏了???(有blood出现所以被屏了???)

记得热度哦!

点我查看合集,记得支持作者哦


看见一切美好の事物
寄许一人以偏爱, 愿尽余生之慷...

寄许一人以偏爱,

愿尽余生之慷慨.

寄许一人以偏爱,

愿尽余生之慷慨.

亦纹kira

110th Kin96 超频的黄战士

rock大叔!

110th Kin96 超频的黄战士

rock大叔!

看见一切美好の事物
喝酒,不要超过六分醉. 吃饭,...

喝酒,不要超过六分醉.

吃饭,不要超过七分饱.

爱一个人,不要超过八分满。

喝酒,不要超过六分醉.

吃饭,不要超过七分饱.

爱一个人,不要超过八分满。

看见一切美好の事物
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本质的善良,...

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本质的善良,

天性的温厚,

开阔的胸襟。

有了这三样,

其他都可以逐渐培养;

——《傅雷家书》 ​

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本质的善良,

天性的温厚,

开阔的胸襟。

有了这三样,

其他都可以逐渐培养;

——《傅雷家书》 ​

神秀

灯塔

“你知道海岸边上的灯塔吗?”

  在温暖的酒吧里,一个衣着褴褛的老者突然坐在我的身边。

  “你来到这里应该看到了吧,就在镇子的西面。”他提着一瓶烈酒,喝了一口,重重地砸在吧台上说到。

  酒保自顾自的擦着手里的酒杯。

  “这里曾经是波罗的海上的港口,从北冰洋上运往欧洲的船队都会经过这里。那时候远比现在要热闹,白色的船帆遮蔽整个港口,无数的货物运到这里,又被运往别处。”他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出淡淡的红色,表情好似正在回忆着那充满荣耀的时代。

  “我在那时就是灯塔的看守,这是从我爷爷那里传下来的,他传给了我的父亲,而我的父亲又传给了我,我的家族保证着这座灯塔百年间未曾熄灭。”

 ...

“你知道海岸边上的灯塔吗?”

  在温暖的酒吧里,一个衣着褴褛的老者突然坐在我的身边。

  “你来到这里应该看到了吧,就在镇子的西面。”他提着一瓶烈酒,喝了一口,重重地砸在吧台上说到。

  酒保自顾自的擦着手里的酒杯。

  “这里曾经是波罗的海上的港口,从北冰洋上运往欧洲的船队都会经过这里。那时候远比现在要热闹,白色的船帆遮蔽整个港口,无数的货物运到这里,又被运往别处。”他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出淡淡的红色,表情好似正在回忆着那充满荣耀的时代。

  “我在那时就是灯塔的看守,这是从我爷爷那里传下来的,他传给了我的父亲,而我的父亲又传给了我,我的家族保证着这座灯塔百年间未曾熄灭。”

  “这真是一个好的工作,我为此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可惜的是这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老者不断的往自己的嘴里灌着烈酒,看他的样子恐怕平常就是如此的酗酒如命。酒保摇了摇头,似乎这类事情早已司空见惯。

  “有人说是因为战争,有人说是因为政治,总之船不再来了。原本繁华的街道变得荒凉,拥挤的酒吧变得冷清。那是一个大萧条的时代,我的父辈从未见过的时代。”

  “而他们遗留给我的那份骄傲和荣耀成为了毒药。当所有人都慌乱的逃离时,只有我拒绝醒来,守着过去。”

  “我崇尚那个时代,不愿和他人共伍。我将自己锁在塔里,终日与孤独相伴。我维持着灯塔里的亮光,幻想着有一天还能看到那千帆尽过的画面。”

  “年华一天天流逝,我的心也跟着慢慢沉寂。我开始祈祷,想要从精神层面得到慰藉。我向各种神明祈祷,无论是久远的还是新兴的,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盲目的相信总会有神明回应我。”

  “最终有一个声音回应了我。”他的右手开始不自觉的颤抖,我想他可能因为大量饮酒而伤害到了神经。

  

  “同样孤寂的灵魂回应了我的呼唤,在那里,我找到了慰藉,找到了可以为之倾尽一生的目标。我狂热的寻找着,那隐藏在厚厚灰尘下的古老词汇;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妄图发出那正确的声音。”

  老人突然沉默了下来,开始抽泣,转而又突然嗤笑。

  “人类怎么可能发出那声音,是啊,我是知道的,就算是最为睿智的先知也不可能发出那声音,只能模仿近似的词语。就算我吃下再多的药剂,翻阅再多的书籍也只能发出那古老的希帕波利亚语。”

  突然他的声音透出一股狂热。

  “我想要改变。我想要窥探那被掩埋的历史,了解那早已被人忘却的知识。我需要接触那些神秘的存在。我在午夜的灯塔上呼唤那月光下的漆黑之影,在孤立的礁石上呼唤那深海的丰饶之主,在昏暗的灯光下古老的灵魂与我交谈,在冷寂的墓园里倾听那坟墓里传来的吠吠之声。”

  “可是,我得到的回应并不能使我满足。”

  他的声音开始低沉,不住的往自己的嘴里灌酒。

  “我想要离开,想要追寻更广阔的天地。父辈的荣耀成为了我的枷锁,而我渴望挣脱这个枷锁。”

  “或许,在我幼年的时候就憧憬着,憧憬着乘上那传奇的阿戈尔。”

  “在梦里,我看到了一艘巨大的白色帆船。它的桅杆就像是世界树的树干,船身像山岳一般,两边的船桨像是蜈蚣的腿。”

  “我乘上了它。站在船头,闻着白橡木的清香。我看到上面的船员都如同神话里的人物,他们欢笑着,他们歌唱着,喝着烈酒跳舞。”

  “我也加入了其中,发出了孩提时的笑声。”

  “我们穿过一座又一座的岛屿,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冒险。我们有时在孤岛上欣赏美丽的风景,有时在喧嚣的酒吧里畅谈旅途的奇闻,又或在温柔乡中感受情人的温暖。”

  “但我们从未停止前进,停止找寻一个目标。我曾询问过他们旅途的终点,他们总是说:‘会找到的,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我也满心期待着,期待着终点的到来。”

  “但是……我背叛了他们。”

  他又喝了几口酒,似乎沉浸在难以置信的回忆里。

  “在一天的清晨,地平线上升起了白色的浓雾,周围的温度开始变冷。船驶进了那片浓雾,没有人掌舵,但还是在前进。所有人站在甲板上,看着船头的方向,我也在其中,因为视线的方向就是我们苦苦追寻的终点。”

  “我们拨开云雾,一座直插云耸的冰山矗立在面前。我们走下了船,站在冰面上。”

  “首领告诉我们:‘古老的伊基尔斯已经到了,它承载着我们伟大的主人。’所有人在他的带领下迈上了台阶,做着祷告,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走上山去。”

  “我们走过了长长的台阶,到达了一座带有穹顶的圆形大厅。在中心的圆台上,我看到……”

  一种极度的恐惧感正在从他的身体上蔓延而出,心脏都因为惊骇骤停了一下。他哆哆嗦嗦的端起酒保送来的酒杯,艰难的喝了一口。

  “一个丑陋而不洁的生物盘坐在那里。他有着像是一只肥大的白色蠕虫的外形,但体型却比海象还大。那半蜷曲的尾巴和身体中段一样粗,身体前端向上抬起。它有一个模糊的面部,其特征与任何陆地生物和海洋生物都不同。白色的嘴不停地开合,里面没有舌头也没有牙齿,随着面部不断地从圆台的一边摇摆到另一边。眼窝离浅浅的鼻孔很近,其中没有眼球。一团团眼球状的血珠不断从眼窝中涌现,随即破裂、滴落,在冰面上形成两堆石笋状的黑紫色物体。 ”(´<_`恕我笔力有限,只能照抄原版。)

  “靠近王座的人俯首跪拜下去,按照那蠕虫眼中的血珠滴落的节奏进行礼拜,每次跪拜其嘴巴开合一次的时间,以此献上自己的崇拜。”

  “当所有人都献上了自己的礼拜和宣誓之后,祭献开始了。”

  “人们用身体作为祭品,被蠕虫吞噬,一个一个。我默然的跟随着队伍走着,看着前面的人一个个消失,最终我走到了王座前。”

  “我单膝跪下,一个古老而熟悉的声音在我脑中响起:‘你已经完成了你的任务,我的孩子。现在你将与我一同分享那无上的荣光’。”

  “我抬头看着,一张白色的大嘴向我袭来,我的身旁跌落着一颗颗眼球状的血珠。”

  老人又沉默了,不久才发出声音。

  “我逃离了,不知名的念头在我心中升起,那是求生的欲望。我慌乱的推开人群,连滚带爬的逃离了大厅。”

  “在我的背后传来了震天动地的怒吼,那声音直刺人的灵魂。没有人阻拦我,他们只是回头看着。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只能看到他们惨白的眼睛和刺骨的寒冷。”

  “最后,在逃离时经过首领的那一刻,我听到了他的话。”

  “你已经无法逃离,你已经做下了那禁忌的七重礼拜,发下了那可憎的三重誓言。烙印刻在了你的灵魂上,连死亡也不能更改。”

  “他高喊那禁忌的名字。”

  “每当此时,我都会从梦中惊醒,他的声音就像梦魇般久久不能散去。”

  随着他故事的完结,酒吧里温暖的气氛又回来,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大概会在某个不入流的杂志上刊登。老人也在喝了几杯酒后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很感谢你,年轻人。在这个镇上愿意听我这个糟老头子说故事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了。”

  他伸出手想要和我握手。

  我慢慢的站起身来,脱下带在手上那厚厚的皮质手套,握紧了他的手。

  他一定感受到了一阵难以忘怀的寒冷。

  我俯下头在他的耳边,轻轻的用着那古老而悠长的声音,用那早已被遗忘的希帕波利亚语说出了那伟大的名字。

  “日列姆·夏伊科斯”

  我想他的眼中定能回复往日的荣光。

看见一切美好の事物
起起起不来. 来来来上学. 学...

起起起不来.

来来来上学.

学学学图画.

画画画图画.

图图图画本.

本本本着了.

着着着火了.

火火火车头.

头头大馒头.

哎呀……暴露年纪了.

起起起不来.

来来来上学.

学学学图画.

画画画图画.

图图图画本.

本本本着了.

着着着火了.

火火火车头.

头头大馒头.

哎呀……暴露年纪了.

看见一切美好の事物
幸福感是要刻意练习的, 你要把...

幸福感是要刻意练习的,

你要把反刍思维调转过来,

刻意的去留心生活中的那些小确幸,

给自己一个良性的心理暗示,

默默的鼓励自己,

而不是总关注那些不好的事情。


幸福感是要刻意练习的,

你要把反刍思维调转过来,

刻意的去留心生活中的那些小确幸,

给自己一个良性的心理暗示,

默默的鼓励自己,

而不是总关注那些不好的事情。


寒梅著花

以炽热的夏天吻一吻你。

以炽热的夏天吻一吻你。

看见一切美好の事物
好久没回来了. 还有老朋友嘛....

好久没回来了.

还有老朋友嘛.

晚安朋友.

好久没回来了.

还有老朋友嘛.

晚安朋友.

饮醉星河

《降临》

在空间站,外星人正式宣布要进驻地球收取新物质。

正当人们还在恐惧外星文明的降临之时,领先的母舰却在大气层中轰然解体。

“氧气!”一名科学家大喊,“他们的世界没有氧气,所以物质不会被氧化!但是他们却不能踏入地球一步!”

在空间站,外星人正式宣布要进驻地球收取新物质。

正当人们还在恐惧外星文明的降临之时,领先的母舰却在大气层中轰然解体。

“氧气!”一名科学家大喊,“他们的世界没有氧气,所以物质不会被氧化!但是他们却不能踏入地球一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