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青之驱魔师

13.1万浏览    1559参与
本垒打

-我是誰?-


看驚天魔盜團時的摸魚

p2無字版

p3裸版

-我是誰?-







看驚天魔盜團時的摸魚

p2無字版

p3裸版

天源阿鬼
呆在家里真实的无聊

呆在家里真实的无聊

呆在家里真实的无聊

我是子丹
实在想不好背景要画啥,这个造型...

实在想不好背景要画啥,这个造型我真的老喜欢了(虽然梅菲斯特给他换的那一身一喜欢但是太难了)。

实在想不好背景要画啥,这个造型我真的老喜欢了(虽然梅菲斯特给他换的那一身一喜欢但是太难了)。

学业繁忙
画个官配 漫画的感情线真是飘渺...

画个官配

漫画的感情线真是飘渺倏忽

画个官配

漫画的感情线真是飘渺倏忽

青灯落白

【青之驱魔师】【雪燐】痴汉三十题21-30(完结)

历经六年这个三十题终于完结了,撒花!

因为感觉有些题实在是写过来写过去,所以就直接一文式了

欢迎捉虫,感谢每一位陪伴的小伙伴wwww

——————————————————————

21.求爱

燐目瞪口呆地看着屋内的人,甫一进门就看到如此刺激的场景,燐在想是不是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对。关了房门再重新打开,还是刚才一样的场面,唯一不同的就是屋内那人更近了一步。

“雪男……”燐轻声道,屋内画风不对的人就是雪男。虽是穿着平时常穿的衣服,但是行为实在是太诡异了一些。

雪男正对着镜子给自己带猫耳朵头饰!

“哥哥。”雪男看见燐开门,向他走了过来,将燐拉进屋内,关了房门。面对着这样的雪男,燐突然有...

历经六年这个三十题终于完结了,撒花!

因为感觉有些题实在是写过来写过去,所以就直接一文式了

欢迎捉虫,感谢每一位陪伴的小伙伴wwww

——————————————————————

21.求爱

燐目瞪口呆地看着屋内的人,甫一进门就看到如此刺激的场景,燐在想是不是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对。关了房门再重新打开,还是刚才一样的场面,唯一不同的就是屋内那人更近了一步。

“雪男……”燐轻声道,屋内画风不对的人就是雪男。虽是穿着平时常穿的衣服,但是行为实在是太诡异了一些。

雪男正对着镜子给自己带猫耳朵头饰!

“哥哥。”雪男看见燐开门,向他走了过来,将燐拉进屋内,关了房门。面对着这样的雪男,燐突然有些紧张。

“哥哥……”雪男柔柔地抱住燐,低下头蹭着燐的脖颈。燐一片僵硬,有些不知所措。而后,雪男直起了身,虽比燐略高一头,但他的眼睛湿漉漉的,无比柔软。

“雪男,你这是怎么了?”燐愣了一会,也轻轻地回抱住了雪男。

“哥哥,抱我。”雪男在燐耳畔低声说道。

“我在抱着你啊。”燐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抱我。”雪男贴上了燐的嘴唇,有些凉。

燐的脑袋哄得一下炸开了,完全不知所措,一直僵硬着身子,任由雪男将自己带到了床上,任由雪男一件件脱下自己的衣服,引导着,直至成为一体。

第二天,燐才知道原来雪男是被一只恶魔附了身,一只发情的猫妖。
22.微热的视线

燐突然变成了一只猫,一只蓝眸黑毛的猫。当时正在吃饭,雪男吃惊地摔了自己手中的碗:“哥哥!”

咨询了博学的梅菲斯特,得到的结果是时间到了自然能变回去,燐愤怒地喵了一声。

然而被自己的叫声吓到后,无论雪男怎么逗,燐都不肯再叫一声。而后气急了,直接从雪男的怀里跑走。

燐在校园里乱走时偶遇神木出云,出云立刻星星眼地看着面前这只黑猫,柔声道:“小猫咪,你是迷路了吗?”试图将黑猫抱起,燐不从,遂放弃。

退而求其次,出云将口袋里的粉色蝴蝶结领结给燐系上,掏出手机各个角度拍照,燐似乎看到了出云身边不断冒出的粉色泡泡。

听到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出云连忙离开。

雪男在一棵树下找到了燐,当时,他正舒服地躺倒在地,尾巴一甩一甩的,颈部和尾巴都有蝴蝶结装饰,身边也放了不少零食。

燐之前玩累了,正眯着眼想休息一会,突然感觉到一道微热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嗅了嗅,是雪男的味道,燐放心地继续眯着。

正要睡着,却被雪男突然揪着尾巴提了起来。燐扑腾着喵喵叫,雪男看着燐,不满瞬间消散,将燐喵抱在怀里,轻柔地抚了抚毛。
23.睡颜

雪男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在燐睡着的时候看着他的睡颜。

“实在是太可爱了。”无论看了多久,雪男都会这么感慨。
24.对方的衣物

众所周知,猫是不需要穿衣服的。

可是在燐变成猫以后,雪男多了个爱好,无事时就在宿舍里给燐喵做小衣服。于是,燐喵每天上课都会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或是燕尾服,或是水手服,或是运动服。

甚至有一次穿了一件小裙子!燐喵自然十分抵抗,但小猫咪的力量怎么抵得过激情满满的雪男呢。
25.索取

“哥哥,拜托了!”雪男对着站在桌子上的燐喵说道。

燐喵这几日已经被雪男折腾地没脾气了,敷衍地轻叫一声,任由雪男从自己身上剪了一撮毛,放进随身携带的御守里。
26.你的声音

一向手机静音的奥村雪男最近手机却响个不停,他的同事私下里谈论不停,都说雪男可能有了情况,联系频繁。

其实是雪男将燐喵的叫声设置成了十五分钟一次的闹铃。
27.对你的执着

因为燐喵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每位经过的人都会有撸一把的冲动,却因为燐喵身边的门神走得远远的。

“奥村老师实在是太吓人了。”诗惠美对出云这么说道。

我的哥哥怎么可以被别人摸,雪男对燐喵严防死守着。
28.强吻

燐喵在一周以后就变回来了。因为雪男在这一周对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燐喵实在太过分,燐决定接下来的一周绝对不理雪男。

一日,燐回去的时候有些晚,宿舍没有开灯,看来雪男还没有回来。

燐到屋里也没有开灯,将降魔剑放到门边后,正要把外套脱掉。一道冲击力将燐抵至墙上,双手也被禁锢住。惊吓过后,燐闻到熟悉的味道,放松了警惕。

“雪男,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哥哥!”燐不满地撇嘴。

“哥哥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理我了。”雪男凑在燐的耳旁轻声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之前太过分了!”

“哥哥不明白吗?”

“明白什么?”

雪男没有回答,空气中只剩下一片静谧。

倏地,雪男咬住了燐的嘴唇,燐一惊,而后不断挣扎,口中逐渐出现铁锈味。雪男化咬为含,限制了燐的动作。

不一会,只剩下密密的吻。
29.贪恋温度

晚上没有了猫猫抱在怀里,雪男只得在晚上睡觉时紧紧抱住燐。
30.惩罚

为了惩罚燐一个星期没有理自己,雪男让燐一个星期离不开宿舍。

——————————END——————————

*抱我:日语中“抱我”有求爱的意思,都懂www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有缘再见啦。

羽黑是个菜鸡
敲敲,小可爱们看一下鸭。这里是...

敲敲,小可爱们看一下鸭。这里是青之驱魔师语C。现在人少还和谐。小可爱想要皮的人大概还有。允许自设。占tag致歉。

敲敲,小可爱们看一下鸭。这里是青之驱魔师语C。现在人少还和谐。小可爱想要皮的人大概还有。允许自设。占tag致歉。

病菌菌

【雪燐手书】君はできない子(半成品

绞尽脑汁想不出更好的分镜,先把做好的部分丢上来看看反馈

戳图片跳转B站↓

[图片]

绞尽脑汁想不出更好的分镜,先把做好的部分丢上来看看反馈

戳图片跳转B站↓



折
临摹x1 完成度很低很低问题很...

临摹x1

完成度很低很低问题很多很多

临摹x1

完成度很低很低问题很多很多

滟澜两笑

  (本来是想把眼睛也做成睁开/闭合的样式,结果剪完眼皮再挖洞时挖大了,眼皮盖不住洞呢(淦


    一只菲雷斯犬就这么草率地做出来了💦动起来效果也不太好,就先放桌儿上供起来着了

  (本来是想把眼睛也做成睁开/闭合的样式,结果剪完眼皮再挖洞时挖大了,眼皮盖不住洞呢(淦


    一只菲雷斯犬就这么草率地做出来了💦动起来效果也不太好,就先放桌儿上供起来着了

柒葉AWA
0202年了,我还是喜欢尼桑!

0202年了,我还是喜欢尼桑!

0202年了,我还是喜欢尼桑!

杰西卡の星星棒

燐~prpr可可爱爱的尾巴

这次居然没怎么拖的撸完啦

P2是调色版 

燐~prpr可可爱爱的尾巴

这次居然没怎么拖的撸完啦

P2是调色版 

天源阿鬼
118话,诗惠美奶奶用尽全力变...

118话,诗惠美奶奶用尽全力变年轻的样子,美到我了

118话,诗惠美奶奶用尽全力变年轻的样子,美到我了

广东肠粉王

有一说一,青驱应该没有这么冷才对啊,为什么感觉已经冷成北极圈了呜呜呜

有一说一,青驱应该没有这么冷才对啊,为什么感觉已经冷成北极圈了呜呜呜

太宰治

刘青龙难道不香吗?

      一出场我就觉得这是个帅哥,帽子拿下来果然没让我失望,越看越好看,性格我觉得阔以,看来不到一半就迫不及待来了老福特想康康关于刘青龙的文,结果只有一个,所以我觉得我想当第二个,文完全没有,想看但是写起来感觉自己又不行,所以我要疯狂安利这个名叫刘青龙的驱魔师。

       去康康吧,他真的很可爱,再一次强力安利!!不康你会后悔的!

ps:第一次发老福特,写的是感想,虽然很流水账,但是一定要去康康!...


      一出场我就觉得这是个帅哥,帽子拿下来果然没让我失望,越看越好看,性格我觉得阔以,看来不到一半就迫不及待来了老福特想康康关于刘青龙的文,结果只有一个,所以我觉得我想当第二个,文完全没有,想看但是写起来感觉自己又不行,所以我要疯狂安利这个名叫刘青龙的驱魔师。

       去康康吧,他真的很可爱,再一次强力安利!!不康你会后悔的!

ps:第一次发老福特,写的是感想,虽然很流水账,但是一定要去康康!

      感谢观看我的流水账啦!安利哦!超强超强安利!^o^~

       

青灯落白

【青之驱魔师】【雪燐】痴汉三十题16-20

大家好久不见wwww

太多年没写发现自己码字感觉好不对orz希望大家还能看得下去吧

努力完结这个坑!

写完突然发现好像有几个不是雪男是痴汉了?那就双向吧!XD

欢迎评论,欢迎捉虫。

——————————————————————————————

        16.对方一个细微的变化

        这是在燐打败撒旦后又十几年发生的故事。...


大家好久不见wwww

太多年没写发现自己码字感觉好不对orz希望大家还能看得下去吧

努力完结这个坑!

写完突然发现好像有几个不是雪男是痴汉了?那就双向吧!XD

欢迎评论,欢迎捉虫。

——————————————————————————————

        16.对方一个细微的变化

        这是在燐打败撒旦后又十几年发生的故事。

        一个普通的冬日。

        下了一整夜的雪,清晨推开窗,入目皆是一片纯白。

        “好大的雪啊,喂喂,雪男我们出去玩吧!”

        “哥哥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小孩子气……”雪男走到燐身边,看着窗外。

        “这跟年龄有什么关系啊,不要找借口,快走啦雪男。”在燐的催促下两人一起出了门。

        雪并没有停,只不过是略微飘洒着点点洁白。

        两人也没有玩什么,只是散着步,踩着雪,咯吱咯吱响。燐偶尔会团个雪球砸向雪男,却总被雪男灵活地躲开。

        不一会雪下得有些大了,落在发上、衣上,两人也不在乎这雪,静静享受这难得的时光。

        后来,燐就只是走在雪男身旁。两人的足迹渐渐形成了平行线,指向远方。

        发上落满了雪,乍一看过去,就像是两人皆已白头。

        ——也算是白首。

        走得累了,燐和雪男就返回家中。刚到玄关,二人掸了掸衣上和发上的残雪,走进室内。

        “别动,雪男。”燐突然踮起脚,凑了过去。

        雪男看不到燐在做什么,只是突然间感到头皮一痛。原来是燐拔了自己一根头发。

        “雪男你开始长白头发了啊……”燐的手中拽着那根白发,头有些低垂。

        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的外貌差异越来越大。燐还是年轻时的模样,而雪男却……已开始长白发。

        “我也三十多了,是时候开始长白头发了。”雪男微笑着,“不像哥哥你呢。”

        燐看向雪男的眼睛,除了无尽温柔外还有淡淡的涩。两人默默相对,只觉得那似水流年在内里滔滔流着。

        燐突然有了落泪的冲动。

        他扑过去,狠狠地抱住雪男,覆上他的唇,带着些许疯狂啃咬。雪男回抱着,他看着燐的脸,任由口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

        没过多久,燐就停了下来,将脸埋在雪男的怀中,不言,不语。

        “雪男……”

        那时,我们以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可到了后来才发觉,十年八年都不过弹指一挥间。

 

        17.Diy

        转眼间又是一年,二人的生日就要到了。

        天空飘起了大雪,倒映得蔚蓝更为澄澈,四周苍茫一片。夜里,雪势小了一些。偶尔能听到干枯树枝不忍积雪厚重而折断的声响,或是有人走过的吱呀声。

        燐和雪男在屋里庆祝着二人的生日。

        屋内未开灯,燐自制的蛋糕上插着蜡烛,耀着淡淡光晕。

        许了愿,吹熄了蜡烛,兄弟二人开始交换礼物。

        燐给雪男准备的是几顶稀奇古怪的帽子,雪男默默将它们收在柜子角落。而雪男给燐的礼物则是一个饰品,一个火苗与雪花模样的挂饰。

        “还不错嘛,雪男你眼光可以。”燐端详着这个挂饰,看得出来颇为喜爱。

        “那当然了,里面可是注入了我对哥哥深深的爱意呢。”果不其然,雪男看到了燐染满红晕的脸。

        “胡……胡说什么呢,这么丑怎么好意思带出去啊。”虽然这么说着,燐还是把挂饰系在了自己的剑袋上。

        雪男看着别扭的哥哥不觉笑了出来,看来这一月的手工没有白费功夫。

        ——这样,我就可以一直陪在哥哥身边了呢。  

 

        18.冲动

        奥村老师是一位非常成熟稳重的人,冷静、强大、可靠,绝不会出现惊慌失措的情况。

        上月,燐已经从候补生升为下一级骑士,有能力单独出任务了。

        昨日本是一个普通的星期六,燐和雪男正打算去采买点食材晚上做牛肉火锅,路上接到了电话让二人迅速赶到炎之林。回屋拿好东西后就直接用钥匙到达离炎之林最近的城镇,而后坐车抵至。

        这炎之林漫山遍野皆是枫树,每至秋日山上即是一片火红,就像灼灼红莲业火,绵延着烧进了人的心里。

        不过此时已是冬日,枯叶铺了满地,枝桠上只有孤零零的几片残叶晃动着。

        风声呼啸。

        地上覆着一层薄雪,掩不住枫叶的枯黄,踩上去脆响。

        这次的任务是消灭出现在炎之林的众多中下级恶魔并调查起因。

        待雪男和燐抵达炎之林时,已经有许多驱魔师在和恶魔苦战。即使有了心理准备,二人还是被这恶魔数量惊到——整个炎之林的上空密密麻麻,乌黑一片。

        燐立刻挥着俱利伽罗冲了上去,雪男也将手枪上镗紧随其后。这些恶魔能力并不高,不好处理的只是这铺天盖地的数量。

        三个小时后,所有恶魔终于被驱魔师们全部清除了。大部分人都脱力躺在地上等待医治,饶是雪男都受了不少伤。

        倏地,林子里传出巨大声响。

        由于恶魔体质的优异,身体已经恢复差不多的燐第一个冲去跑进了林子里。雪男本来打算跟着过去,但正被医治的他却没有办法终止,只能焦急地等待医治结束。甫一完成,雪男就迅速跑了过去。

        林中蓝色的火焰跳跃翻转,明明灭灭,处于火焰中心的燐飞快地移动着。

        燐的对手只有两人,但这两位一个是气王亚瑟塞尔,另一个是虫王别西卜。可以说,直接面对着八侯王中的两位,现在的燐根本是毫无胜算。但燐还在坚持着,即使伤痕累累。

        雪男向那里跑着,他恨不得能直接传送到哥哥的身边,但也无法。

        就在雪男快要赶到的时候,情势突变。燐一个不慎就被气王击中了破绽,乱了节奏的燐只能在亚瑟塞尔和别西卜的双重攻击下尽力稳住自己的身形。只是,并不能坚持多久。

        雪男看见空中的燐急速下落,狠狠撞到了地上。心脏骤紧,似乎被狮鹫的利爪紧紧握住。

        燐的身侧满是鲜红的血液,如火。

        雪男冲到燐身旁,大声喊叫着“哥哥”,却得不到该有的回应。燐的脸上沾染着点点鲜血,反而增添了几分妖冶。看着了无生气的哥哥,雪男心中难耐的痛苦与绝望突然间喷涌而出。

        他缓缓抱起燐,相拥。明明本该是最温暖的怀抱,雪男却只感受到了一片冰冷。

 

        19. 酒

        周末午后,奥村燐被志摩廉造带走,声称要让他体验不一样的人生。于是,燐就满怀期待地跟着离开了宿舍,还在志摩的强烈要求下带走了小黑。

        “这是哪儿?”奥村燐四处看着志摩廉造带他走进的这个奇怪地方,整体环境比较昏暗,却有着彩色光柱在不断扫射,有些刺眼。

        志摩带着燐到了一处无人的小空间里,磨砂玻璃立在三方,只留一个方向的空隙供人进出。志摩叮嘱燐千万不能离开这个小空间,自己却带着小黑离开了。

        燐好奇地左看右看,此时还铭记着志摩的叮嘱,没有离开座位。不一会,一位侍者走了进来,将托盘里的橙汁放在燐面前的桌上:“您好,这是您点的橙汁,请慢用。”

        “我没有点橙汁啊。”燐奇怪地问道。

        “是您朋友给您点的。”侍者指着志摩廉造所在的方向,志摩一头粉色头发在人群中还是较为显眼的。

        “我想问一下。”燐指着隔壁桌面的饮品,“他喝的那个是什么?”

        “那位客人的是白兰地。”侍者毕恭毕敬地回答。

        “可以也给我来一杯吗?”燐充满希冀地问道。

        “当然可以,您稍等。”

        片刻,侍者就端着鸡尾酒走了过来,“您好,这是您点的白兰地,请慢用。”

        燐看着翻腾着气泡的琥珀色液体,上面漂浮着两块冰块。而后端起来,轻微地抿了一口,有一些刺激,有一些醇香,是从来没有品尝过的味道。

        直到口中后味全无,燐才又喝了一口,这次比之前稍微多喝了一些。多次尝试后,一杯白兰地竟被燐喝完了。

        另一边,志摩正在和女孩子搭讪,话题的切入口自然是——小黑。带着小黑和女孩子搭讪很容易成功,这是志摩多次实验的结果,可是小黑在燐的一次意外受伤后就和燐寸步不离,志摩无法,只得将燐也一起带出来。

        正当志摩和女生聊得兴起时,桌上趴着的小黑突然直起身子,警觉地看着一个方向,随即尖利地叫了一声,跳下桌子,飞快跑去。

        志摩反应过来后,也迅速跟着小黑跑了过去,而后看到前方的燐。

        “燐,你怎么出来了?”志摩问道,燐并没有回答。志摩看着有些异常的燐,脑里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回头看燐之前在的小隔间,看到了一个空着的杯子和一旁还是满着的橙汁。

        “糟了!”志摩想到奥村老师发现这件事后的情况,一身冷汗瞬间出现,只得加快脚步赶到燐的身旁。

        此时,燐正坐在前台,盯着一位顾客的脸。这位顾客戴着鸭舌帽、墨镜和口罩,看不清楚脸,还好并没有理会执着的燐,只是默默晃着手中的鸡尾酒。志摩到后,对那位顾客连声道歉,拉着燐想要离开。

        燐却不愿意走,挣扎着,咕哝道:“你放开我,我要和雪男说话。”

        志摩连忙说:“燐,你认错人了,他不是奥村老师。”

        “他明明就是雪男,你不要打扰我们。”燐因为醉酒,挣扎的力度不大,志摩还能制住他,艰难地拖回了学校。

        推开宿舍门,雪男正坐在书桌前,志摩连忙道:“奥村老师,我把燐送回来了!”而后将燐放到雪男的怀里,一溜烟不见了踪影。因着一直在燐身边,闻着一股酒味,志摩没有感受到宿舍屋里若有若无的酒味。

        雪男低头看着面前的燐,醉倒的燐难得乖巧,面颊微红,雪男能感受到燐略高的温度透过裤子传了过来,温热,连带着雪男的心都热了起来。

        伸手将燐面上的碎发拨开,雪男笑地温柔。

        小黑见燐平安归来,闲得无事,便在屋里到处走,突然发觉衣柜深处多了个没见过的盒子,便用鼻子将盒盖顶开,里面是一顶鸭舌帽、一副墨镜和一个口罩,盒子里还有着淡淡酒味。都是些不感兴趣的东西,小黑失望地叫了一声,离开屋子。


        20.狂热的情书/简讯

        正十字学院最近流行起了一种名为“传音符”的小科技,八分音符形状,能够传递语音。因着可以自定外形细节,加之传音只能被指定人听到,颇受年轻人喜欢。

        奥村燐最近却因为这个传音符有些苦恼,原因就是从前日起,总会有音符飞来向自己表白。起初,刚收到音符表白的时候,燐激动地不能自已,眉飞色舞,连忙和雪男分享。可次数多了以后,燐也发觉这件事情有些不对。

        传音符只能传递本人的声音,燐收到的声音却是各不相同,有男有女。有些表白词还颇为大胆,令人诧异。

        奥村燐虽不解诧异,却无可奈何,只得继续接收不断的小音符。直到有一日——

        奥村雪男外出执行任务,本是非常简单的一个恶魔,雪男却难得失手,被恶魔的毒液喷了一身。虽是最后仍消灭了恶魔,雪男却住进了医院。燐无事时就在医院陪雪男,每日三餐送饭。突然有一天,燐发现身边一直不断的小音符许久没有出现了。仔细回想,似乎就是……雪男住院的那一天?

        燐回想起过往,觉得自己应该是发现了真相,所以他故意在雪男面前说:“雪男,最近一直通过传音符向我表白的人约我明天见面了,我觉得这个人这么有恒心,应该是真的喜欢我,我打算和那个人在一起试试。雪男,你说怎么样?”

        燐看向雪男,雪男一直低着头,看不到表情。等了一会,燐仍旧没有听到雪男的回答,他俯下身子看向雪男的脸。雪男眸色泛冷,嘴唇紧抿,看到燐凑过来后,直接将他揽过来压到身下。

        “哥哥……”雪男轻语。

        燐有些被吓到,微愣,没有说话。

        雪男垂下头,在燐耳边低声道:“我知道哥哥是在骗我,不过,你成功了。”热气一阵阵地吹着燐的耳朵,燐的脸肉眼可见得红了起来,“哥哥想得没错,所有的音符,都是我发的。”雪男看向燐,眼眸深邃,望不到底。

        雪男慢慢俯下身子……

——————————————TBC——————————————

*“那时,我们以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可到了后来才发觉,十年八年都不过弹指一挥间。”改自张爱玲《半生缘》:日子过得真快,对于中年以后的人来讲十年八年好像弹指一挥间,可是对于年轻人来说,三年五载便是一生一世。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麻角里啾啾
今天是阿玛依蒙~,唉感觉看青驱...

今天是阿玛依蒙~,唉感觉看青驱的小伙伴好少,明明超级好看!!!( ´•̥̥̥ω•̥̥̥` )

今天是阿玛依蒙~,唉感觉看青驱的小伙伴好少,明明超级好看!!!( ´•̥̥̥ω•̥̥̥` )

猫P荼
我来,我来北极溜一圈【?】 偷...

我来,我来北极溜一圈【?】

偷偷摸摸((((

我来,我来北极溜一圈【?】

偷偷摸摸((((

露中是真的
出 青驱官周 价格如图

出 青驱官周 价格如图

出 青驱官周 价格如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