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青春文学

34057浏览    1923参与
爱你从不迟到

凡英:南京爱情故事

第32章  谁收拾谁


时光匆匆,转眼间方一凡和乔英子已经入跨过大二的一大半时间,现在已是大二第二学期的下半期,在大二的一年里,方一凡得到更多机会不仅参与到学校组织的节目活动中,更是得到了校外的商业活动节目的机会,在南艺学校里的时间都开始减少,能去南大找乔英子的时间更是屈指可数,更多的是乔英子迁就着方一凡的时间。


乔英子经过两个学期在南大实验室的锻炼后,各项实验室的事情都已是得心应手,已是导师的左膀右臂,实验室里的佼佼者。


每周乔英子都精心安排着自己的时间,如果方一凡参加活动的地方离南大并不算太远,她都会抽空前去观看,等待着方一凡的节目结束,这是他们在这一年里最常见的...

第32章  谁收拾谁


时光匆匆,转眼间方一凡和乔英子已经入跨过大二的一大半时间,现在已是大二第二学期的下半期,在大二的一年里,方一凡得到更多机会不仅参与到学校组织的节目活动中,更是得到了校外的商业活动节目的机会,在南艺学校里的时间都开始减少,能去南大找乔英子的时间更是屈指可数,更多的是乔英子迁就着方一凡的时间。


乔英子经过两个学期在南大实验室的锻炼后,各项实验室的事情都已是得心应手,已是导师的左膀右臂,实验室里的佼佼者。


每周乔英子都精心安排着自己的时间,如果方一凡参加活动的地方离南大并不算太远,她都会抽空前去观看,等待着方一凡的节目结束,这是他们在这一年里最常见的见面方式。


今天是星期五,方一凡难得有空地出现在南大校园里,他和乔英子已经约好了今天下午6点会过来找她,乔英子当然很开心,只是她最近也在实验室忙着一个实验,下午6点可能无法离开实验室,也提前和方一凡说了这个情况,他笑着回道:没关系,我在南大里等等你。


下午6点,乔英子看着时间,心中有点焦急地想到:方猴儿应该已经在等着自己了,但现在自己一时又还走不开,还是先发条微信给他,别让他等着急了。


于是乔英子拿出手机发着微信给方一凡:“方猴儿,你到了吗?我还得等半个小时左右才能收尾,你得等等我了。”


方一凡秒回着信息:“我刚到,没事,我在你实验室的大楼前等你。”


乔英子看到信息笑子笑,没有再回复,而是加紧做着手头上的事情,她身旁的学弟看到乔英子似乎有点赶时间的样子,于是好奇地问:“学姐,你有事?”


“嗯,我男朋友在大楼前等我。”乔英子没有隐瞒,如实地说道。


“学姐,你有男朋友了?之前都没听你说过?”学弟很是震惊,实验室里的很多同学也同样是震惊的表情,因为方一凡自大二以来,真的很少再来南大,而乔英子也从未特意宣扬过她已经有男朋友这件事。


“我大一时就已经和他在一起了,只是大二他比较忙,少来我们学校了。”乔英子幸福地说道。


“你男朋友不是我们学校的吗?”学弟继续问道。


“不是,他是南艺的,好了,别聊天了,继续做事吧,他还在楼下等我呢。”乔英子回应着说。


学弟听到乔英子的话后,把注意力从这件事拉回来,重新投入到手上的事情当中,只是他心里还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男生能得到乔英子的青睐,他决定等一会一起去看看方一凡。


在这个学弟看来,乔英子不仅在学业上很优秀,而且长得也清新可爱,能配得上她的必定也是非常优秀的男生,只是他从心底里看不起南艺,认为只是一个艺术学院而已,是无法和南大相提并论的,而偏偏乔英子的男朋友却是南艺的学生,所以他不能理解。


如果可以他认为自己更配得上乔英子,自从他进入实验室以来,就已经深深地被乔英子所折服,不管是专业知识上,还是她的为人处事上,她都无可挑剔,他一直把这份感情藏在心中,等待着合适的机会向她表白,没想到今天却从乔英子的口里得知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时间终又过了半小时,乔英子收拾完手尾,准备离开实验室,学弟此时也跟了上来,笑着说道:“学姐,我们一起走吧。”


乔英子没有多想什么,下意识地说:“行,那一起走吧。”


两人一起走出实验室大楼,乔英子远远地就看见了方一凡,满脸甜甜的笑容向着他跑了过去,没有理会刚刚还在身旁的学弟,留下学弟愣愣地看着跑着飞快的乔英子。


乔英子跑到方一凡的面前笑着说着:“方猴儿,不好意思,让你等了那么久,你不会怪我吧?”


方一凡摸了摸她的脑袋:“怎么会,才等了你半个小时,就是等你几小时也行,反正今晚我又不回去。”


乔英子愣了一下,然后开心地说:“真的吗?今晚你不回去?明天你没有节目要表演吗?”她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方一凡微微一笑:“当然是真的,这我骗你做什么。”


此时,学弟终于走到他们的身边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学姐,这位就是你的男朋友吗?”说完双眼就一直在方一凡的身上转着,似乎在比较着什么。


两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所惊扰,尤其是方一凡更是错鄂地看着这位学弟,他感受到了学弟正在观察着自己,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有这么盯着别人看的吗?当他看到学弟似乎有点敌意的眼神后,心中已是明了,心里暗道原来如此。


乔英子回过神来,微笑着介绍道:“嗯,他叫方一凡,南艺的学生,我的男朋友。”然后又跟方一凡说道:“方猴儿,这是我实验室里的学弟,他和我一组搭档做实验。”


方一凡笑笑,大方地伸出了右手,出于礼貌简单打了一声招呼:“你好。”


学弟也伸出右手和方一凡轻握了一下手,并且回应了一声你好,然后又转头对着乔英子说道:“学姐,那我不打扰你们了,我们明天实验室见。”他似乎想特地在方一凡面前强调这件事。


乔英子本来还想回应好,但想到刚刚方一凡说他今晚不回去,明天也没有节目,于说拒绝道:“学弟,明天我就不去实验室了,剩下的事情应该你们也能完成,明天我得陪我男朋友。”


学弟心情明显开始低落起来,无奈地说:“那好,我先走了。”


在学弟走后,方一凡牵起乔英子的手问道:“英子,你这位学弟不简单啊,他在追求你?”


乔英子疑惑起来,不解地说:“不会吧?他从来没和我说过些事,甚至都没约过我,你怎么会觉得他在追求我?”


方一凡:“因为我感觉到了他对我的敌意,那一种对自己情敌才有会的眼神。”


乔英子半信半疑地问:“方猴儿,你说的是真的?”


方一凡肯定地道:“当然是真的,我是男人,我能不了解这种眼神吗,就如同当初的我看向李易辉的眼神是一模一样的。”


乔英子笑着问:“所以你是又吃醋了?”


方一凡开着玩笑说道:“当然吃醋了,假如能把你藏起来的话,我一定会把你藏起来,只让我一个人看。”


乔英子开心地说:“方猴儿,你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小醋王了,不过我喜欢你吃醋的样子,我现在正考虑是否能让多吃点醋。”


方一凡:“英子,我觉得这个事还是让我吃自己的醋比较好,别人还是免了吧!”


乔英子甜甜一笑:“方猴儿,好了,不逗你了,不管他对我有没有想法,我心里都只有你,他只是我的学弟而已。”


方一凡笑了笑:“我知道,我并没有要你解释或者答应什么。”


乔英子:“嗯,那就好,那我们走吧,先陪我回趟宿舍,我去收拾一下东西,然后我们再出去吃饭。”


方一凡故意问:“要收拾什么东西?”


乔英子:“衣服啊!难道晚上我不用换衣服吗?”


方一凡淡淡地说:“英子,我好像没说过今晚要你住外面吧?”


乔英子懵逼地看了他一眼,随后看到他脸上的笑意,马上明白了过来,嗔道:“方猴儿,你现在是学会耍我了是吗?那行,今晚你自己外面睡去,我睡宿舍。”


方一凡连忙陪笑道:“别呀,我只是开个玩笑,走,我们现在就去你宿舍。”


乔英子:“哼!下次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还敢耍我!”


方一凡使劲点了点头:“再也不敢了!”说完他便牵看乔英子的手往她的宿舍走去。


乔英子边走边说:“哼!不敢,今晚也要罚你。”


方一凡:“行,随便你怎么罚,只要你开心,我就快乐。”


乔英子笑着问:“真的吗?如果我要你睡地上呢?”


方一凡反笑道:“当然是真的,如果你舍得的话,今晚我睡地上也是可以的。”


乔英子嘴硬着说:“我怎么会舍不得,我们走着瞧!”


方一凡:“哈哈,好,那就拭目以待!”


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乔英子宿舍楼门前,她飞快地上楼回宿舍收拾自己的衣服,没多久收拾好衣服,背着背包再次出现在方一凡面前,方一凡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乔英子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震惊地问:“英子,你这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点?”


乔英子气息都还未平稳,辩解道:“还好吧,我只是不想让你等那么久。”


方一凡却还是疑惑地问:“英子,我怎么觉得你很心急,似乎有点迫不及待的意思?”


乔英子脸上迅速布满红晕:“方一凡!你再说一次!”


方一凡马上秒怂道:“不是,我是说你肚子是饿了吗?那么心急着出去吃饭!”


乔英子狐疑地问:“你刚刚是这个意思吗?”


方一凡一脸正气:“英子,我刚刚就是这个意思。”


乔英子完全不相信:“骗谁呢,老流氓!”


方一凡反击着:“骗你呢,女流氓!”


乔英子揪起他的耳朵:“方猴儿,我看你真是演节目,演坏脑袋了,胆子大了不少!”


方一凡脸部表情急剧地变化着,似乎还真有点疼:“英子,疼,先放手,这是在你学校,注意点影响,也给我点面子。”


乔英子放开了揪着他耳朵的手:“哼!看你还敢不敢,今晚再收拾你。”


方一凡只是陪笑着,无言地笑着,但却在心里暗道:还不知道谁收拾谁呢!


全文3277字!

孙家二少

第七十四章:马尔代夫之旅-意外来电下篇

       哼,太累了,简直是笑话,原来以为对方是一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在男人方面绝不会是自己的对手,方一凡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但经过这两次交锋,分明可以感觉出来,乔英子这个女人绝不简单!女子整理了一下情绪,“不,不用了,还是等他醒来我自己问他吧”

    英子笑了笑,“那行吧,不过”英子停顿了一下,望了一眼床上的男人,“你可得多等一会儿了,因为他昨晚睡得还挺晚的”

      果然,他两昨晚果然是睡在...

       哼,太累了,简直是笑话,原来以为对方是一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在男人方面绝不会是自己的对手,方一凡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但经过这两次交锋,分明可以感觉出来,乔英子这个女人绝不简单!女子整理了一下情绪,“不,不用了,还是等他醒来我自己问他吧”

    英子笑了笑,“那行吧,不过”英子停顿了一下,望了一眼床上的男人,“你可得多等一会儿了,因为他昨晚睡得还挺晚的”

      果然,他两昨晚果然是睡在一起的,女子深吸一口气,假装笑着回道,“没事,多等一会儿没关系的,我就先不扰你们了,先挂了”

“好”挂掉手机,英子慢慢走到床边,见床上的男人似乎还在睡觉,拿起手机就扔到了床上,床上的男人立即笑着坐了起来。“大清早,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什么亲夫”英子脱掉鞋跳到了床上,假装掐着方一凡的脖子,“偷听别人讲话很好玩吗?”

      方一凡一把搂住英子的腰身,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乔英子同学,你确定我是偷听吗,况且这通电话明明是打给我的”

“既然是你那亲爱的学姐打给你的,那你怎么不去接啊”英子生气的就要跳下床,谁知方一凡双手紧紧环住英子的腰身,不让她离开自己的可控的范围。

“怎么,吃醋了”方一凡笑着问道

“才没有”英子撇过脸去,不去看他

     方一凡一只手捧着英子的脸,让她面对自己,“还没有呢,隔着房门我都闻到一股醋味了”

“好你个方一凡”英子拿起枕头就要砸向他,“原来你早就醒了?”

“你说呢?”方一凡慢慢凑到英子的耳边,“英子,你确定昨晚是我太累了吗,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辛苦啊”

“才没有,再说我要不那么说,你那个迫不及待的学姐能这么快挂电话吗”英子扳开方一凡搂在腰间的手臂,穿上鞋子下了床。“对了”英子回过头,“你那亲爱的学姐找你有事情,你最好还是给她回一个吧,免得显得我特别小气”

“这样啊”方一凡见英子已有点小生气,但是还想要看看乔英子这个学霸的醋坛子到底有多深,“也是,学姐大清早给我打电话肯定有急事,我还是尽早给她回一个吧”说完捡起床上的手机,假装要打电话的样子。

“随便你”英子大声喊道,匡的一声关上了门。

       这个英子,吃醋的样子还挺好看,连空气中的酸味都变得好闻了,方一凡宠溺的笑了笑,该起床了,今天开始度假的第一天,还有很多惊喜在等着呢。方一凡洗漱好后,换了一套休闲的服装,便走下了楼,见英子正在厨房忙碌着,说实话,跟英子认识这么长时间,还真没有尝过英子的手艺,应该是可以入嘴的吧?

“英子,你大早上要给我做什么爱心早餐呢?”方一凡笑着走到餐桌面前。

     英子对他翻了个白眼,手上端着两个白盘子,盘子里面各摆了几片面包,还有一瓶番茄酱,非常气愤地放在餐桌上,随后自己坐了下来。

“就吃这些?”

“反正我就会做这些”拿着一片面包就放进自己的嘴里,“要是想吃好吃的,找你亲爱的学姐去,她肯定迫不及待的给你做山珍海味”

       方一凡笑一笑,拿了两块面包,沾点番茄酱,一片递给了英子,一片放进自己的嘴里,“还生气呢,山珍海味我不稀罕,跟着我们家英子在一起,天天早餐吃面包加番茄酱我都愿意”

      叮,陶子发了微信过来,“英子,你们出去玩就出去玩吧,有你家方一凡这样秀的吗?”

“什么啊?”

“你还没看到?”

“看到什么?”

“你看朋友圈吧”

     英子接过面包,疑问地看着方一凡“你发朋友圈了?”英子放下手机试探性的问道

 “嗯”方一凡吃了一口面包,假装随意的回道

“你不是刚起来嘛,大清早发什么朋友圈?”

“大清早发朋友圈太正常了啊”

“你发了什么?”

“你自己看”

     英子再一次拿起手机,打开朋友圈,不自觉地嘴角上扬,“你这也….”方一凡在餐桌的那一头站了起来,一只手捧起英子的脸,猝不及防的亲上了英子的嘴唇,英子被方一凡吻得喘不过气来,方一凡才放开了她,末了还顺带舔走了英子嘴角的番茄酱。

“这样的话,就不会有陌生电话或事情来打扰我们的vacation了”方一凡笑着坐回了自己椅子上。

      这个方一凡,总是这么出其不意:

本人与女朋友有事近期不在国内,无事勿扰;有事请留言;留言也不要在深夜或是凌晨,因为,我可能会很忙或是很累!

Location:Maldives

     不得不承认,英子时常被方一凡这种惊喜所感动道,偶尔也会有惊吓,英子似乎想起什么“方猴儿,你发朋友圈的时候屏蔽叔叔阿姨和我爸妈了吗?”

“糟糕,我给忘了”


召唤兽流氓兔

心中的小欢喜·高中篇

第五章·功夫小子


      画面转回孙少诚……


      孙少诚冷静的冲那人说道:“可以,你要我说多少遍都可以。你…不…是…个…爷…儿…们。”这句话一字一顿的传入了那人的耳朵。


      那人愤怒的向孙少诚挥了一记直拳,孙少诚很轻易的就挡住了第一轮的进攻。被挡下了之后,那人又结实地挨了孙少诚一记勾拳,他抱着肚子在原地哀嚎了起来。...


第五章·功夫小子


      画面转回孙少诚……


      孙少诚冷静的冲那人说道:“可以,你要我说多少遍都可以。你…不…是…个…爷…儿…们。”这句话一字一顿的传入了那人的耳朵。


      那人愤怒的向孙少诚挥了一记直拳,孙少诚很轻易的就挡住了第一轮的进攻。被挡下了之后,那人又结实地挨了孙少诚一记勾拳,他抱着肚子在原地哀嚎了起来。


      马仔B:“二哥,你怎么样了?”


      那人摇摇头愤怒的说道:“我没事,别放过他。”


      马仔A:“你tmd活腻歪了吧,敢打我二哥!”


      孙少诚不屑的说道:“唉,原本以为你们的二哥很能打,也不过如此嘛!”最后还抠了一下鼻孔。


      那两个马仔看着孙少诚个个怒火中烧恨的咬牙切齿,如果眼神能够伤人,这个时候的孙少诚已经遍体鳞伤了!


      孙少诚挑衅着说道:“你们也别拿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的时间很宝贵的,你们一起上吧!”


      马仔A和马仔B互相点头,马仔A:“这是你说的,到时候别怪我们欺负你!”


      孙少诚:“嗯,我说的。行了,来吧,别像个小媳妇儿一样磨磨唧唧的。”说完孙少诚不紧不慢的将身上的书包扔在一边


      马仔A和马仔B明显被这句话彻底激怒了,两人握紧拳头一前一后的以百米冲刺地速度朝孙少诚冲去。就在马仔B接近孙少诚的一瞬间,孙少诚灵巧一躲又躲避了他们的一次进攻,一边转身一边防备着马仔A,然后对着马仔B腹部就是一记肘击。马仔B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马仔A见状继续向孙少诚冲去,孙少诚踹了马仔A一脚,马仔A倒地翻滚,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跃起又重新准备挥拳冲向孙少诚。


      这时,激烈的打斗终于惊动了学校保安。保安:“干什么的,干什么的?怎么能在学校门口打架呢?”


      马仔A和马仔B见状跑到那人身边,架着那人准备跑。那人冲孙少诚叫喊道:“你给老子等着,我大哥一定会来搞死你的。”


      孙少诚不屑的大喊:“我等着你们来搞死我。”说完孙少诚扭动了两下脖子活动活动筋骨捡起书包朝众人走去。”


      保安带着潘帅学校里走了出来,潘帅老师一脸蒙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孙少诚:“报告老师,没什么。就两三个混混,欺负我们学校的女同学,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了把他们三人打跑了。”


      潘帅一脸震惊的说道:”什么,还有这种事?都是你打跑的,真的假的?”


      被救的女孩抽泣的说:“潘老师,他说的是真的。打扫完一班教室卫生,刚出校门,他们就缠着我拉拉扯扯的。”


      潘帅看到这名被救女孩:“苏梓乐,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他们是谁?”原来这名叫苏梓乐的女生是潘帅老师所在班级的学生。


      苏梓乐止住眼泪说道:“我不认识他们,他们那个头头冲上来就对我拉拉扯扯的,说让我做他的女朋友。我说我不,他们就准备动粗,如果不是这位同学,可能受伤的就是我。”


      潘帅:“那好,你说的我都知道了。去我办公室等着,等你监护人来接!”


      潘帅对着方一凡众人说道:“好了,这里没你们的事了。天色不早了,赶紧回家!”


      众人:“哦,潘老师再见!”


      潘帅:“陶子,你来一下!”


      黄芷陶:“什么事啊,舅舅?”


      潘帅:“等一下,你姥姥要是给你打电话,帮我说几句好话。替我对她说对不起,是我不该挂她的电话。”


      黄芷陶点点头哦的一声说道:“是不是姥姥又催你找对象了。”


      潘帅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我这刚工作没几年,年年摧。”


      黄芷陶点点头的说道:“知道了,放心吧舅舅,早点回家!”


      潘帅点点头:“好的,手边的工作处理完了就回去,路上慢点。”


      黄芷陶快速追上众人,挥挥手说道:“知道啦!”


      --------------------------------------


      放学路上…


      方一凡:“孙少诚,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的!”


      季扬扬:“我好几次都想冲上去帮忙,都被她俩挡住了。你俩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会武术?”


      黄芷陶:“前几天我和英子见到他在小区公园里练过拳。”


      方一凡:“孙少诚,你怎么学的,这么厉害?”


      孙少诚:“我不是有哮喘嘛,练来强身健体。最早是家里带我练太极,后来邻居的一个大叔是开武馆的,跟他学的截拳道和拳击。”


      方一凡:“佩服佩服,在下佩服。”


      方一凡:“唉,对了。定了吗?周末去哪玩?”


      乔英子:“我提议,游乐园。”


      方一凡:“那你们觉得呢?”


      三人齐声:“我们没意见。”


      方一凡:“那行,时间暂时定在6号,具体时间我们在微信谈。”


      孙少诚:“那我再加一个7号晚上,我家烤肉趴!”


      乔英子听到有吃的眼睛一亮说道:“好啊,好啊!我觉得行。


      书香雅院门外……


      方一凡:“你们到了,那我们就先走了!到家了再微信联络!”


      乔英子:“拜拜,路上小心!”


      孙少诚走到自己家门口说道:“拜拜,我先进去了。”


      --------------------------------------


      乔英子同众告别后回到自己家中………


      见到英子回家,正在看电视宋倩说道:“英子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晚?”


      乔英子:“回来了,校门外发生了一些事。”


      宋倩:“洗手,吃饭吧。”


      宋倩:“校门外出什么事了?”


      乔英子:“就是'有三个混混,在门外面骚扰一个我们隔壁班的女生,然我们扫完教室出门正好跟他们撞见了!”


      宋倩:“那三个混混没欺负你们吧?”


      乔英子:“没有,多亏了我们那个新同学孙少诚。”


      宋倩:“多亏了他什么?”


      乔英子:“他太厉害了,冲上去把那女生救下来了不说,还把那三个混混教训了一顿!”


      宋倩:“那就好,你们没被欺负就好。”


      乔英子:“对了,妈。求您件事。”


      宋倩:“什么事?你说。”


      乔英子忐忑的说道:“国庆节,我们几个打算出去玩。”


      宋倩想了想说道:“行,但是一定要等作业完。一定要注意安全,必须早点回家。诶,对,了出去玩的具体时间确定没?”


      乔英子:“还没呢,谢谢妈。爱您!”


      宋倩:“难道我要是不答应,你就不爱我了。”


      乔英子:“哪能呢,最爱您了。您忙,我先回屋了。”


      宋倩:“噢,吃饱了没有?”


      “吃饱了,您就放心吧。”:乔英子边走边回答道。



中二少年写中二故事

新角色不会对所有CP产生威胁请放心食用

 温馨提示: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文笔太差,不喜勿喷  另:个别人设可能与剧中不符,敬请谅解!

PS:本文可能不会完结(除非我不想写了),我所设想的框架是从高中、大学、婚后、一直到退休!

爱你从不迟到

凡英:若爱只剩悲伤往事

若爱只剩悲伤往事 7


在这档乔英子参加的访谈节目播出之后,她的知名度得到进一步提升的同时收获了一大批粉丝,他们都心疼着自己的偶像,她竟是如此令人心疼,终于也明白了自己偶像所唱的歌为什么都是那么的忧伤,也是那么的忧郁。


众多粉丝们都在乔英子的微博里为她加油,为她鼓气,一时之间她成了炙手可热的歌星,这个歌星有着悲伤感人的故事,有着高冷但却令人心疼的气质。


在北京的亲朋好友们,包括乔卫东和宋倩以及已经五年都没有联系的方圆和童文洁,都观看了这档访谈节目,看完节目的他们全都默默无言,只留下阵阵哀叹和心疼乔英子的眼泪。


乔卫东和宋倩一直试图解开乔英子的心结,只是他们根本不敢有过激的...

若爱只剩悲伤往事 7


在这档乔英子参加的访谈节目播出之后,她的知名度得到进一步提升的同时收获了一大批粉丝,他们都心疼着自己的偶像,她竟是如此令人心疼,终于也明白了自己偶像所唱的歌为什么都是那么的忧伤,也是那么的忧郁。


众多粉丝们都在乔英子的微博里为她加油,为她鼓气,一时之间她成了炙手可热的歌星,这个歌星有着悲伤感人的故事,有着高冷但却令人心疼的气质。


在北京的亲朋好友们,包括乔卫东和宋倩以及已经五年都没有联系的方圆和童文洁,都观看了这档访谈节目,看完节目的他们全都默默无言,只留下阵阵哀叹和心疼乔英子的眼泪。


乔卫东和宋倩一直试图解开乔英子的心结,只是他们根本不敢有过激的行为,只能旁敲侧击的暗示着她是时候该放下了,都已经五年了!


只是乔英子坚定地说道:“爸妈,希望你们能尊重我的感情,更不要再介绍些什么对象给我认识,如果你们还是这样,那么我只有从家里搬出去住。”


乔卫东和宋倩面对乔英子如此决绝的话,更是如若受惊了小鸟一般,不敢再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继续无助地看着乔英子生活在方一凡的世界里,没有任何办法。


这一次乔英子在访谈节目所说的话,更是让他们绝望了,她根本不可能从过去走出来,因为她压根就没有打算要从过去走出来,这一次访谈节目压倒了乔卫东和宋倩心中最后的希望。


而黄芷陶在看完节目以后,心里也满是悲伤的感慨,回想到自己曾经和乔英子的对话。


那是乔英子在大三第一学期寒假期间在家里,黄芷陶去乔英子家找她时,那时她就像高三时那样坐在房间里窗台上思念着方一凡。


---------------------------分割线----------------------------


黄芷陶走进乔英子的房间,看着距离方一凡的离去都三年过去了,乔英子还是如此的状态,忍无可忍地质问着她:“英子,方一凡让你好好活下去,你就是活成这样的吗?你为了他的梦想而选择了南艺和音乐专业,这件事我不好说些什么,但你现在这样的状态,在天上的方一凡你觉得他会快乐吗?他的梦想就只是成为歌星吗?”


乔英子只是淡淡的回应着:“陶子,方猴儿他不快乐的话,就不能这样离我而去,他用自己的生命把我留在这个没有他的世界里,你告诉我我该如何快乐?你这是也要我忘记过去,忘记他吗?如果是,那我请你现在就出去,我一句也不想听。”


黄芷陶仍未死心地说:“就是因为方一凡用他的生命把你留在世上,你才要更加珍惜,不能因为失去而失去,我相信方一凡肯定希望你能快快乐乐的活着,而不是这般行尸走肉一般,毫无灵魂的活着,你知道吗?”


乔英子凄凉地回应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但是我根本没办法快乐起来,我每天生活在自责与内疚当中,如果不是想帮他完成梦想,我一点也不想留在这个世界上,现在你们一个个都要我忘记过去,忘记他,你觉得可能吗?如果我真的能忘记他,那这个还是我吗?”


黄芷陶尽着自己最后的努力:“英子,但你想过没有方一凡的梦想不止只是成为歌星,他肯定更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从他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就可以看出了,那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的完成这个梦想呢?”


乔英子悲伤的说:“如果这也是梦想的话,那我只能让方猴儿失望了,只能用来世还给他这个梦想,陶子,并不是每个梦想都能实现的,我现在只想完成他成为歌星的梦想,在鸟巢体育馆举行演唱会,这是我唯一能帮他实现的梦想。”


黄芷陶难以理解地问:“怎么说不是每个梦想都实现呢?你都没有努力过,怎么知道它无法实现?”


乔英子反问道:“陶子,我也有个梦想,我的梦想就是方猴儿能活过来,回到我的身边,你觉得这个梦想是通过努力就能实现的吗?”


黄芷陶一时哑口无言,愣愣地看着乔英子,这看似钻牛角尖的话却是如此的现实,是啊,并不是每个梦想都能通过努力而实现,只是方一凡的梦想,乔英子还有努力的条件,而乔英子的梦想已经没有努力的条件了。


黄芷陶缓了很久,深吸一口气说:“英子,我们要面对现实,方一凡已经走了三年了,而你却还活着,你还有实现他的梦想的条件,你所说的梦想,确实无法实现了,那只是因为这个梦想不切实际而已,并不是说努不努力的问题。”


乔英子仍然无动于衷:“实现梦想的条件?实现方猴儿这个愿望的前提都已经失去了,还能有什么条件?不过,陶子,你放心,我会好好活着去实现方猴儿鸟巢体育馆举办演唱会的梦想,但是如果你让我忘记他,去接受新的生活,对不起,我不可能做到,你怎么说也无法改变我的决定,那我只能说让你们都失望了。”


黄芷陶沉默了起来,最终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留下一句话:“英子,如果是这样,方一凡肯定会很伤心,希望你好好想清楚,他是不是这样想的。”然后离开了她的房间,给她一个人好好的想想。


---------------------------分割线----------------------------


黄芷陶的思绪从那次和乔英子的谈话中回到现实,自言自语道:“英子,你的选择让我真的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上能让你醒悟的人或许就真的只有方一凡了吧!”


另一边的乔英子过多没有多关注这场访谈节目的影响,继续着拼命的工作着,似乎唯有这样才能让时间过得更快一些,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样的状态下过去。


时间终于来到2029年1月初,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乔英子已经成长为歌坛巨星,她的一举一动足以让她的粉丝为之疯狂,她几乎没有什么负面新闻,更不用说绯闻,有关于她的新闻舆论都是音乐方面的,从这点来看她是敬业的,也配得上她如今的地位。


同时乔英子也是令人心疼的,在这几年里,她多次因为工作过于劳累而被送进医院,没有人能劝住她,每次出院后她还是废寝忘食地工作着,没有一丝懈怠,她的身体状况更差了,她在不断透支着自己的未来。


以乔英子目前的歌坛地位,早已在多年前就可以举办一场演唱会,但她为保证这场演唱会是空前盛大、座无虚席的,一再延缓着举办演唱会的日期,最终在去年夏天定于2029年的1月30日在鸟巢体育馆举办这场演唱会。


这一天不仅是乔英子为自己定下的最后期限,也距离深圳那天方一凡离世整整十周年,对于她来说,这一天的意义是重大,就在这一天实现此时已经是同属他们两人的梦想。


此时距离演唱会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二十多天了,乔英子精心准备着这一切,这十年来从未见她如此上心过,这是十年来她状态最好的一刻,如果不去看之前她的经历,你会觉得此时的乔英子是完美的,她没有缺失任何东西,只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此刻的状态都是她强自让自己振作,这是更令人心痛的她。


乔英子的演唱会早已铺天盖地的在宣传,容纳量八万人的鸟巢体育馆已经无法阻挡热情而又期待这场演唱会的粉丝,门票早已售空,黄牛党手中的门票成了没有买到门票的粉丝唯一的希望,只是这门票价格已经翻了十几倍,但还是在热销中,随着演唱会的日益临近,价格似乎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


乔英子自己预留了十张演唱会的门票,那是全场最好的位置,她准备把这十张门票留给方一凡和她最好的朋友们,还有他们双方的父母。


虽然方圆与童文洁已经十年没有再联系过,但是这一次她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见到他们,并且请他们去观看这场演唱会,因为这本应方一凡的演唱会,他肯定希望自己的爸妈能去看这场演唱会。


随着时间一天天继续过去,在距离演唱会只有三天时,乔英子时隔多年后再次来到方圆家门口,在方圆和童文洁搬家来到这里之后,她从初时有空就来看看他们,只是每次按下门铃看见是她后,门又再次关上,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到后来她就只在小区里远远的看着他们,替方一凡看看他们过得好不好!


乔英子深吸一口气终于按下了那多年不再按下的门铃,开门的是童文洁,她知道自己再不说话,门恐怕马上又关上了,于是在门开的那一瞬间她就马上说话了。(详情请见第2章!)


最后童文洁最终流着眼泪同意和方圆一起带着方朵朵去观看这场演唱会,乔英子直至此时终于完成了演唱会的所有准备工作,现在就等1月30日的来临。

孙家二少

第七十三章:马尔代夫之旅-意外来电上篇

        方一凡在浴室里磨蹭了很久,时不时还轻轻推开门看看英子有没有睡着,在确定英子已经进入深度睡眠之后,方一凡才擦干身体,套上浴袍,爬到床上,掀开被子,轻轻把英子搂到自己的怀里,才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昨天从北京到马尔代夫,再加上晚上的一折腾,英子这一觉睡得尤其踏实。高三的时候,最羡慕的不过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如今到了大学倒是实现了。英子从方一凡的怀抱中醒来,但她却不舍得起来,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眷恋这个怀抱了,自从小时候爸妈离婚之后,英子...

        方一凡在浴室里磨蹭了很久,时不时还轻轻推开门看看英子有没有睡着,在确定英子已经进入深度睡眠之后,方一凡才擦干身体,套上浴袍,爬到床上,掀开被子,轻轻把英子搂到自己的怀里,才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昨天从北京到马尔代夫,再加上晚上的一折腾,英子这一觉睡得尤其踏实。高三的时候,最羡慕的不过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如今到了大学倒是实现了。英子从方一凡的怀抱中醒来,但她却不舍得起来,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眷恋这个怀抱了,自从小时候爸妈离婚之后,英子就很少愿意主动亲近别人,唯有这个方猴儿,一天到晚在自己身旁叽叽喳喳的,虽说嘴上嫌他烦,但是实际心里却有点小欢喜,以前的日子有他在身边才不寂寞,以后的日子也会有你一直在身边吧。英子情不自禁抚摸着方一凡的眼睛,鼻梁还有嘴巴,虽然从他怀抱里醒来已不是一次两次,但似乎从未仔细欣赏过他的脸庞,小时候还并不觉得他长得帅,如今仔细看来,的确是有几分“姿色”,英子被自己脑子里这种奇怪的想法给吓到了,她一个南大的天文系学霸怎么会整天想着这些,好像自从跟方一凡这个“色鬼”在一起之后,连自己的想法都变“色”了。英子望着方一凡俊俏的脸庞,微微笑了笑,把手伸了回来,轻轻掀开被服,爬了起来,动作尽量很轻,避免吵醒还在睡梦中的方一凡。掀开窗帘,映在眼前的就是一片海景,清晨的朝阳才从海平面上缓缓升起,英子伸了个懒腰,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海水的味道,淡淡的咸味,让英子心旷神怡。

     也不知道方一凡今天有什么安排,英子决定先去洗漱,然后做一顿爱心早餐,毕竟为了这次度假,他花了不少的心思,是该好好犒劳犒劳一下他了。说着英子就准备走进浴室,简单洗漱,画了一个简妆,英子便从浴室走了出来,换了双拖鞋,准备去厨房看看。

“叮咚叮咚叮咚”,方一凡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方一凡似乎听到什么声音,在床上翻了身,英子急忙把手机拿了过来,开了静音,生怕这意外来电把打扰了方一凡的睡眠。英子走出了房间,轻轻带上了门。看了来电显示,是来自南京的陌生号码,没有备注,想着可能是什么推销电话,英子便滑开屏幕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头是一名女子的声音,“喂,你好,请问是方一凡同学嘛?”,英子惊讶的睁着大眼睛,这语气,这声音,分明是她!

      虽然很惊讶,但英子很快就整理好了情绪,她倒想听听这个女人在暑假一大清早就给方一凡打电话的原因。电话这头的英子并没有发出声音。这个方一凡电话号码是从学生的通讯录里找到的,应该不会有错啊。

“你好请问是方一凡同学嘛,”电话那头的女子再一次确认,英子依然没有回答

“我是你形体课的学姐,大清早给你打电话没有打扰到你吧,本来也没有想要打扰你的,只是想着趁着暑假,过几天和几个朋友准备去北京玩一玩,但是我们人生地不熟的,就想着你要是有空的话可不可以给我和几个朋友当个向导,毕竟有个纯北京人带着我们的话什么事情都要方便一点,你接下来一周有空嘛?”女子小声的问道

    英子笑了笑,回道,“学姐你好”

“竟然是她,大清早方一凡的电话怎么在她的手上,难道他两昨晚”女子也立刻就听出了英子的声音

     轻轻推开门,望了一眼还在床上的方一凡,“昨晚太累了,到现在还没有睡醒,要不”,英子清了清嗓子,“等他醒了,我让方一凡给你回个电话?”


仲冬贰拾

我亲爱的豆蔻小姐



你是我求的的太阳,永远的绽放



可我却偏偏是晚霞,跟在你身后



我无法绽放

我亲爱的豆蔻小姐




你是我求的的太阳,永远的绽放




可我却偏偏是晚霞,跟在你身后




我无法绽放

爱你从不迟到

凡英:若爱只剩悲伤往事

若爱只剩悲伤往事 6


在乔英子说完这段话后,节目主持人也算是经历过各种风雨的人了,饶是如此,她也陷入了短短的沉默当中,一时无法自拔,乔英子给她带来的震憾实在是太大了,她才多少岁,23岁而已,说出来的话却是犹如饱经风霜一般让人心痛。


在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访谈节目继续,只见主持人深呼吸了一下说道:“英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些什么,但是以我看来,你的人生路漫长,你心中的那个他一定也不希望你因此而单身一世,何不尝试着忘记过去,接受一段新的感情,开启人生的一段新旅程?”


乔英子再次摇了摇头,眼神充满了哀思,坚定地说道:“我叫乔英子,但在5年前乔英子就已不再是乔英子了,我只会更加...

若爱只剩悲伤往事 6


在乔英子说完这段话后,节目主持人也算是经历过各种风雨的人了,饶是如此,她也陷入了短短的沉默当中,一时无法自拔,乔英子给她带来的震憾实在是太大了,她才多少岁,23岁而已,说出来的话却是犹如饱经风霜一般让人心痛。


在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访谈节目继续,只见主持人深呼吸了一下说道:“英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些什么,但是以我看来,你的人生路漫长,你心中的那个他一定也不希望你因此而单身一世,何不尝试着忘记过去,接受一段新的感情,开启人生的一段新旅程?”


乔英子再次摇了摇头,眼神充满了哀思,坚定地说道:“我叫乔英子,但在5年前乔英子就已不再是乔英子了,我只会更加珍惜我5年的前的过去,不会忘记一丝一毫那有他在时的回忆,我只会时刻提醒自己,在我看来感情没有新旧,我的感情只有一份,而这份感情已经5年前交给了他,他都没有还给我,我怎么开启人生的一段新旅程?”


主持人喃喃自语道:“乔英子不再是乔英子?”


乔英子接过话说道:“嗯,乔英子不再是乔英子,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完整的我,因为这5年已经少了他的存在,我在等着他还给我的那一天。”说完后,心里暗暗又加了一句:如果他一直不还给我,那在我实现他的梦想,如今也是我的梦想之后,我会亲自找他要。


主持人再次十分震惊她的话:“英子,我真的感动你们之间的故事,那么有这么一个机会,当然只是假如,你想对他说什么?”


乔英子思绪万千,很是感慨,用着平常众人没见过的神态,那是一种只会和方一凡说话的神态说道:“方猴儿,如果有来生,能让我重新选择,我希望永远和你在一起,一同走向生命的终点站,这一次你不可以再像这辈子一样抛下我,一定不可以。”


主持人语气也被她的话所感染,带着丝丝哀痛问道:“你叫他为方猴儿,这是你对他的昵称吗?可否说一下他的名字?”


乔英子点点头:“是的,这是我对他的专属称谓,他的名字叫做方一凡,我与他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学习,一起快乐,也一起哭过。”


主持人:“没想到你们还是青梅竹马,能否说一下他是怎么离世的?”


乔英子此时心中的悲痛难以自控,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流着:“他是为了救当时想轻生的我,而跌落到海里。”


主持人从桌面上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了乔英子,带着歉意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是这样的情况,提起了你伤心的往事,悲伤的往事。”


乔英子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没关系,这其实没什么,若爱只剩悲伤往事,我愿留住这些往事。”


主持人:“英子,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时光倒流,你觉得你能挽回这让痛苦的经历吗?”


乔英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时光倒流?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在向上天祈祷时光倒流,只是我却也知道这根本不可能,我在梦里幻想过,如果时光倒流,重新选择一次,一定不会是这样的结局,可惜现实没有如果,可惜这只是我多想了。”


主持人:“英子,谢谢你的回答,现在节目时间差不多了,感谢你能来参加我们的节目,让我们认识了不一样的你,最后我还是想祝福你,愿你梦想成真!”


乔英子:“没事,我同样感谢节目组给我这样一个平台诉说着我的一切,谢谢!”


访谈节目结束后,乔英子没有在节目录制现场多作停留,而是在胡成的陪同下,坐着保姆车回酒店,相比热闹的节目组,她更想一个人静静地呆在酒店里。


在回去酒店的路上,胡成内疚地说道:“英子,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更想不到你有如此往事,也没想到你会在节目上如实地说着你的过去。”


乔英子似乎还沉浸于访谈节目发生的事情当中,没有回应胡成的话,而是出神地望着车窗外,眼睛因为流过泪水还是很红润。


胡成见她没有反应,再次说道:“英子,我不该劝你接下这个节目,对不起!”


乔英子这时终于有所反应,不在意地说:“胡哥,没关系,这其实没什么,我也没有丝毫隐瞒的打算,这是我的过去,我不想回避它,这是我的全部。”


胡成叹了一声,终于问出了两年以来心中的疑问:“英子,我们合作两年以来,你一直都是忧伤的,你的抑郁症就是因此而来的吗?”


这两年以来乔英子一直还吃着抑郁症的药物,但他没敢多问,他只知道乔英子曾经有段伤心的往事,只是不知道具体过程,今天大致了解了她的过去,终于问出来他心的疑问。


事实上乔英子的抑郁症从来就没有好过,她一直靠着药物坚持着,对于病情,乔英子根本不在乎,只是为了能够坚持在舞台之上,她坚持让自己做得最好。


乔英子此时摇了摇头说:“胡哥,不是的,在之前我就已经有抑郁症,就是因为抑郁症我当时才会有自杀的想法,也正因为如此,他在明知道救了我之后,自己就会跌落到海里,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救了我,这是我心中的痛,我很后悔,也很自责,但这与事无补。”


胡成深深地看了乔英子一眼,带着心疼的语气说道:“所以这么多年以来,你带着这份后悔和自责?日日夜夜的在摧残着自己?”


乔英子语气凄凉地说道:“摧残自己?何谓摧残自己?我的心早已在5年前随他而去,如果你打算劝我,那只会是白费口舌,我的父母和朋友这么多年以来没少花心思,但这不是你们几句话就能挽回他,也可能不几句话让我放下这份后悔和自责。”


胡成忍不住再次问道:“那你就一直这样下去,你的身体自我认识你以来就一直很差,我真怕你支持不下去。”


乔英子坚定地说道:“胡哥,你放心,在没有完成我的梦想之前,我是不会倒下的,我有这份决心,也有这份信念。”


胡成好奇地问:“英子,你的梦想是什么?我很好奇是什么梦想,让你支持到现在。”


乔英子眼神落寞:“我的梦想就是在鸟巢体育馆举办一场座无虚席的演唱会,这也是他的梦想,本来这场演唱会的主角应该是他,但他不可能实现这个梦想了,现在唯有我帮他实现这个梦想。”


胡成惊讶至极:“你说你的梦想就是他的梦想?你是为了他才想在鸟巢体育馆举办演唱会?”


乔英子点点头,然后补充道:“确切地说连我大学选择的学校和专业都是他的梦想,在那之后他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了,我只是为他活着而已。”


胡成没有再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是难以置信地看着乔英子,这样一个女孩,外界称为“冰冷女神”的女孩,到底是坚强还是脆弱?谁又能说得准!他看着神情落寞的她,竟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仿佛这个悲伤的故事就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现在的他除了心疼,也就只有心痛了。


陷入沉思中的胡成,如今终于明白了是什么让乔英子这两年里除了忙碌于工作当中,就只是静静地一个人发着呆,他当时只知道乔英子是伤感的,却不知道竟是如此伤感!他想劝说,却又无从说起,让她放弃过去?自己想想都不可能,根本找不到劝说她的理由。


乔英子并不知道胡成此时的想法,她也不关心,两人没有说话后,她也重新出神地望出车窗外,这是她的习惯,看着车外飞快流逝的一切,仿佛时间也随之流逝一样,这样一天就能过得更快一些了,离她实现梦想的日子也就更早一些了。


乔英子每当夜色降临,也总是祈祷着晚上睡觉时能梦见方一凡,虽然她每次都是在药物的帮助下睡着觉,但她还是每日这样祈祷着,只是她的梦里出现过方一凡的次数真是屈指可数,每次清晨醒来后,她都会责怪着他,连她的梦里都不来。


于是,乔英子只能按秒精确计算着时间过日子,一天24小时1440分86400秒,仿佛她在与时间赛跑一样,她心中有个倒计时,她给自己最后的期限就是2029年1月30日,在这一天她无论如何也要实现鸟巢体育馆举办演唱会的梦想。

召唤兽流氓兔

心中的小欢喜·高中篇

      第四章·路见不平


      9月30日(PM 07 : 30)………


      这天早上,孙少诚提了一个大袋子准备去学校。袋子里装着他早晨刚做的珍珠奶茶。


      孙少诚在小区外见到了乔英子和黄芷陶说道:“早上好,英子同学、陶子同学!”


      乔...

      第四章·路见不平


      9月30日(PM 07 : 30)………


      这天早上,孙少诚提了一个大袋子准备去学校。袋子里装着他早晨刚做的珍珠奶茶。


      孙少诚在小区外见到了乔英子和黄芷陶说道:“早上好,英子同学、陶子同学!”


      乔英子和黄芷陶齐声:“早上好……”


      乔英子:“你这大袋子里装的什么?”


      孙少诚:“噢,我差点忘了。”说完就拿了两杯出来递给她们。


      黄芷陶:“这是什么?”


      孙少诚:“珍珠奶茶,我自己做的,你们尝尝吧。”


      乔英子接过杯子尝了一口说道:“看不出来啊,你还会做这个呢!”


      两人边走边边咕咚咕咚的喝着。,


      一边的孙少诚看不下去了,说道:“喂喂…两位,别光喝呀!第一次做,求点评,给个意见呗。”


      乔英子:“不错,好喝。唯一的意见就是珍珠太硬。”


      黄芷陶:“同上,嚼都嚼不动。”


      孙少诚:“看来,木薯粉和红糖的比例还需要调整!”


      --------------------------------------


      春风中学高二三班教室……


      孙少诚:“早上好,方一凡、季扬扬!来,给你们尝尝这个!”说完孙少诚从袋子里拿出了两杯珍珠奶茶递给他们。


      方一凡接过奶茶:“早上好,这是什么?”


      孙少诚:“珍珠奶茶,尝尝看,给个意见!”方一凡、季扬扬两人很快就将奶茶喝完了…


      方一凡接过奶茶:“好喝唉,只不过里面的珍珠有点硬嚼不动。”


      季扬扬:“不错,哪买的?”


      孙少诚:“自己做的,头回尝试着做!”


      季扬扬:“是自己做的,如果还是第1次做的话,那还是不错的。比我强,我连个速冻饺子都不会煮。”


      孙少诚:“听了你们很多建议。都说珍珠太硬,回头调一下比例就行了。”


      乔英子:“你会做桂花乌龙茶吗?”


      孙少诚:“不会,不过可以尝试一下。”


      --------------------------------------


      放学后……


      方一凡:“月考终于结束了。”


      方一凡:“喂,各位!马上要到国庆节了,要不要一起出去放松放松?”


      乔英子:“同意,整天闷在家,都快长霉了。”


      黄芷陶:“好啊,可是我们去哪玩呢?”


      方一凡:“孙少诚,你想去那里?”


      孙少诚:“我也能加入你们吗?”


      方一凡点点头说道:“当然,都是朋友!”


      孙少诚:“我都行。听你们的,这地儿我也不是很熟。”


      --------------------------------------


      PM 18:50春风中学学校门口,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住手。”孙少诚刚走出校门就大喊道。原来校门外有三个社会青年正在欺负一个女同学!


      马仔A:“哎哟,二哥来个多管闲事儿的。”


      马仔B:“二哥,教他做人,让我先上。”


      那人小声说道:“上上上…上个屁,这是学校,出了问题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小声:“二哥,那我们就让他在这里装13。”


      那人小声说道:“没事,先看看他想干什么!”


      马仔A大喊:“你是谁?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这位是我们二哥的女朋友。”


      孙少诚没有理会而是慢慢的朝那三名面混混走去,牵着那名女生的手臂准备往外走。


      正在这时那个人的马仔A冲出来冲孙少诚喊道:“你TM是个聋子吧,我跟你说话呢。”


      孙少诚没还是有理会,继续往外走。


      马仔B:“我哥在跟你说话呢。”


      孙少诚:“噢,你们是在跟我说话吗?不好意思,我一直以为是苍蝇在我耳边嗡嗡叫。”


      “同学,他说的是真的吗?”:孙少诚转过头问道。


      那个女生颤颤巍巍的说:“不…他在说谎。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同学,一定要救救我。”


      孙少诚:“听到没,她说不认识你们。”


      那人满腔怒火道:“你一定要管这件闲事儿吗?”


      孙少诚没有理会,继续往后走把这个女同学交到方一凡他们的手中。


      方一凡:“要我们帮忙吗?”


      孙少诚轻蔑的说道:“不用,放心吧,一群小混混而已。”


      孙少诚指着学校大门问道:“认识那4个字吗?”


      孙少诚见他了没回话,继续问道:“认识这衣服吗?”


      那人愤怒的喊道:“耍我?”


      孙少诚:“耍你?我只是想告诉你,这儿是春风中学,她是春风中学的学生。欺负她,就等于欺负我。对于欺负我的人他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那人气愤到了极点,对两个马仔细声说:“上,收拾他。”


      孙少诚说完转背就准备离开。马仔B冲上去一脚踹向了孙少诚,孙少诚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孙少诚:“原来,你们就这点本事啊。喜欢背后阴人,还喜欢欺负女孩,真不像个爷们儿。”


      你丫的再说一次!”那人猛地拽住了孙少诚的衣领,眼神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仿佛可以把人吞噬。


      --------------------------------------


      一边的方一凡等人一脸惊恐,他和季扬扬准备冲上去帮忙却被黄芷陶和乔英子挡住了。


      方一凡:“你们为什么拦着我们呢?”


      季扬扬:“就是,我们怕他会吃亏。”


      黄芷陶:”放心,他能够搞定。”


      乔英子:“你们去说不定还会影响他。”


      方一凡和季扬扬一脸错愕的望着他们


      --------------------------------------


温馨提示: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胜荣幸,文笔太差,不喜勿喷

另:个别人设可能与剧中不符,敬请谅解!

PS:本文可能不会完结(除非我不想写了),我所设想的框架是从高中、大学、婚后、一直到退休!


爱你从不迟到

凡英:南京爱情故事

第31章  室友控诉


在大一第二学期剩下的时光当中,方一凡和乔英子都在各自领域当中继续发光闪耀,感情稳中有进,一如既往地甜蜜,为此他们各自的室友没有少受他们的折磨。


方一凡的室友如是这样向他控诉着:方一凡,其实现在南京的天气不冷了,还很热,你完全可以出去外面或在阳台上语音聊天,天天被你们这样搞,我感觉我快要抑郁成疾了……


方一凡疑惑地问:“你到现在都还不能习惯吗?这其实对你也是一种锻炼,为你以后交女朋友打下坚实的基础,我觉得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室友皮笑肉不笑地讥讽着:“感谢你?感谢你天天让我鸡皮疙瘩掉一地?感谢你天天让我听着你们那些肉麻至极的话?”...

第31章  室友控诉


在大一第二学期剩下的时光当中,方一凡和乔英子都在各自领域当中继续发光闪耀,感情稳中有进,一如既往地甜蜜,为此他们各自的室友没有少受他们的折磨。


方一凡的室友如是这样向他控诉着:方一凡,其实现在南京的天气不冷了,还很热,你完全可以出去外面或在阳台上语音聊天,天天被你们这样搞,我感觉我快要抑郁成疾了……


方一凡疑惑地问:“你到现在都还不能习惯吗?这其实对你也是一种锻炼,为你以后交女朋友打下坚实的基础,我觉得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室友皮笑肉不笑地讥讽着:“感谢你?感谢你天天让我鸡皮疙瘩掉一地?感谢你天天让我听着你们那些肉麻至极的话?”


“你还竟然还有脸问我怎么还没有习惯!你不能无耻到如此地步,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你想知道是什么愿望吗?”


方一凡下意识地问:“什么愿望?”


室友煞有其事地说:“我这个愿望就是,求求上天早点把你这个妖孽给收了,免得留在这里祸害这个青春年少的我,你看看我已经被你摧残成什么样了!”说完只着自己大大的黑眼圈,像是要证明些什么一样。


方一凡毫不在意地说:“大哥,你凭着自己的良心说,你确定你的黑眼圈是我造成的?而不是因为你通宵打游戏,没有睡觉才会这样的?”


室友一脸痛心,悲愤着说:“方一凡,如果不是你们搞得我睡不着觉,我至于无聊到通宵斗地主吗?我是闲着没事干还是咋的?”


方一凡:“我看你就是闲着没事干!天天闲得跟无业游民一样,不是没事干是什么!况且我就睡得很好!”


室友讽刺道:“呵呵,我不得不承认你所说的部分是事实,但你们的所作所为才是我睡不着的根源,知道不?至于你,你当然睡得很好,听到你想听的话,你有什么睡不着的。”


方一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虽然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但是我觉得你还是得像习惯我早上的闹钟一样习惯这一切。”


室友眉毛一挑:“你这是不理会我的控诉,不打算作出改变了?”


方一凡:“哦,确实没这个打算。”


室友再次悲愤着说:“方一凡,你这是要毁了我!”


方一凡:“我这是为了你好,刚刚我都已经说过了,我是为了锻炼你,你以后用得着。”


室友:“……”


方一凡在室友的这次控诉过后,非但没有一丝改变,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室友的心里已经为他贴上一个标签:这是个恶魔!


在方一凡宿舍发生的控诉风波,乔英子宿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事后可以看出似乎这两人已经完全不在乎同在屋檐下的室友,这是一对恶魔!


另一边陈思琪在几天后,也深入的地就关于语音聊天这件事与乔英子进行了面对面交谈,结果是可以想象的,陈思琪再次被深深地又打击了一次,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陈思琪一脸认真的说道:“英子,我觉得有必要我们需要谈谈。”


乔英子茫然地问道:“什么事搞得那么认真?”


陈思琪:“就是你和你的发小每天语音的事。”


乔英子:“思琪,首先要纠正一点,他是我发小,但也是我的男朋友,然后每天语音有什么问题?我和他不是一直都这样的吗?”


陈思琪无语道:“英子,你不用特意强调,我知道他是你男朋友,我们还是聊一下正事吧!”


乔英子疑问的眼神看着她,等待她的下文。


陈思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和他语音时能否考虑一下我,我还在宿舍,以前你们倒还好,说话还算正常,可是最近你不觉得你们说的话太过于肉麻了吗?”


乔英子回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有吗?我觉得还好吧,很正常啊,况且你之前不是说要找男朋友吗?找到没有?你也可以这样的,说不定我也得习惯你和你男朋友呢。”


陈思琪受到一万点暴击,无比悲愤地说:“正常?英子,做人不能这样,你们一点也不正常,哪有谈个恋爱像你们这么腻歪的,我要找着了男朋友,还会和你谈这件事?就是没找着才和你谈谈。”


乔英子笑道:“那你抓紧时间找一个男朋友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陈思琪:“问题是在我身上吗?不是应该从你身上去解决这问题吗?你以为找男朋友只是买件衣服那么简单啊,买衣服都还要挑呢,何况是找男朋友这件事。”


乔英子弱弱地问了一句:“思琪,关于男朋友现在你有得挑吗?”


陈思琪一脸沉痛:“英子,这不是重点,我们还是说重点吧。”


乔英子不明所以:“什么重点?”


陈思琪:“你们每次语音时稍微控制一下你们激动的心,最好改变一下你们聊天的方式,比如有些话文字上说就好。”


乔英子:“哦!我知道了。”


陈思琪很意外如此轻松,想再次确定这次谈话的结果,于是问道:“英子,你这是答应了吗?”


乔英子:“我答应什么了?”


陈思琪错鄂地问:“你不是答应了作出改变了吗?”


乔英子:“改变?为什么要改变,我觉得目前这样就挺好的!思琪,你当作听不到就好了。”


陈思琪难以置信地说:“英子,你是挺好,但我不好,我和你同一个宿舍,我能听不到吗?”


乔英子想了想:“好像也是,那就学会习惯吧。”


陈思琪:“……”


最终这场看似认真的谈话,陈思琪没有收到想要的结果,接下来的苦难反而变本加厉起来!无耻,只能用无耻来形容他们两个人!


他们是甜美而幸福的恋爱,这是令人羡慕的恋爱,当然如果他们能在各自室友面前稍微克制一下,稍稍顾一下单身狗的感受,或许他们会更加让人羡慕,看看他们室友幽怨的眼神就知道情况是愈来愈严重,简直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然而方一凡和乔英子却是犹自不知,犹如旁若无人一般继续残害着各自的室友,长此以往下去,恐怕作为室友的他们有留下永远都无法抹去的心理阴影,他们的抗议、控诉纷纷没有被方一凡和乔英子所采纳,最后他们不得不在方一凡和乔英子语音聊天时戴上耳机,听着音乐,这是唯一能缓解这种情况的方法,他们不禁叹道: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除此之外,在这最后半个学期里,乔英子以优异的表现,得到导师的推荐进入了南大的天文实验室,在这不久的时间里,她已经成为实验室里举足轻重的骨干力量,研究着自己喜欢的天文。


乔英子实现了自己研究天文的梦想,即便现在只是在学校的实验室而已,但对于如今的她对于现在拥有的一切已经非常满足了,她现在经常在想大学毕业自己该干些什么,是继续从事天文研究工作呢,还是作其他打算,目前她还没有作出决择,她想看方一凡以后走的是怎样的路,然后再决定自己的未来,因为她的未来里是以他为中心而决定的。


在未来,或许乔英子不会选择天文研究工作,她只想方一凡在哪里,她就在哪里,为此付出任何代价她也认为这是值得的,只要能在他的身边就好。


而方一凡也逐渐成为南艺里炙手可热的新星,各种演出机会层出不穷,在大一的学生当中,他的表现绝对可以说得上是现象级的,如果不是知道他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且还是南大的美女学霸,或许对他有想法的女生,绝对是排成一个连那么长。


即便如此,对方一凡还有想法的女生也没有断绝,其中最明显的还是李艳,虽然经过乔英子上学期节目排练时的尖锐谈话后,她已经收敛了许多,没再明显地表现出来,但是她从未就此心死,一直寻找着机会,或许此时她的心态已经不再是喜欢,而一种怨恨,一种得不到自己想到的东西的怨恨。


李艳在节目演出上同样优秀,甚至是比方一凡更优秀,优秀的背后却隐藏着她对方一凡的怨恨,当然她认为这是爱,因此危机从未消散,只是差一个契机而已。


李艳目前的心态,热恋中的方一凡和乔英子并不知道,他们也不想知道一个无关紧要人的想法,在他们看来,李艳只是一个路人而已,连人生的过客都算不上。


如今大一已经过去,他们即将在9月份迎来自己的大二生活,那时他们也会成为学弟学妹们的学长学姐,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从当初稚嫩的少年蜕变成如今青春年少的青年,从当初羞涩懵懂蜕变成如今的成熟稳重。


暑假开始时,当他们踏上回家的路,下次回来南京时,一切都又将是新的开始,让他们期待的开始,他们的人生将再次开启新的篇章。


全文3025字!

爱你从不迟到

凡英:南京爱情故事

第30章  无敌凡英


在乔英子把玫瑰花拿回宿舍摆放好后,甜甜地看着玫瑰花笑了笑,然后才转身离开宿舍下楼找方一凡而去,此时的她心情是愉悦且幸福的。


一束玫瑰花真的很普通,但对于乔英子来说却一点也不觉得普通,因为这是方一凡送的,对于他,乔英子现在没有丝毫的免疫力,完全无法抵挡,也不想抵挡。


两人汇合后走在离开南大的路上时,乔英子开心的问道:“方猴儿,你怎么会想起给我送花了?你都从来不送花给我的。”


方一凡牵着她的手,笑着回应:“就是因为我从来没有送过花给你,我才要补足这个不算遗憾的遗憾。”


乔英子有点不明所以:“为什么说是不算遗憾的遗憾?”


方一凡牵着...

第30章  无敌凡英


在乔英子把玫瑰花拿回宿舍摆放好后,甜甜地看着玫瑰花笑了笑,然后才转身离开宿舍下楼找方一凡而去,此时的她心情是愉悦且幸福的。


一束玫瑰花真的很普通,但对于乔英子来说却一点也不觉得普通,因为这是方一凡送的,对于他,乔英子现在没有丝毫的免疫力,完全无法抵挡,也不想抵挡。


两人汇合后走在离开南大的路上时,乔英子开心的问道:“方猴儿,你怎么会想起给我送花了?你都从来不送花给我的。”


方一凡牵着她的手,笑着回应:“就是因为我从来没有送过花给你,我才要补足这个不算遗憾的遗憾。”


乔英子有点不明所以:“为什么说是不算遗憾的遗憾?”


方一凡牵着她的手似乎又更紧了些,似乎怕她突然跑掉一般:“别的情侣之间有的,我想你也能拥有,即使只是很平凡的一件事,别的情侣能做的事,我都会为你做到,别的情侣不能做的事,我也会想办法为你做到。”


乔英子笑了笑:“比如说送花?”


方一凡点点头:“嗯,你喜欢吗?不过这只是其中一件事而已,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为你而做。”


乔英子甜甜地笑道:“当然喜欢,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方猴儿,我觉得你现在越来越像我男朋友了。”


方一凡一脸的不认同:“英子,我本来就是你男朋友,什么叫做越来越像了,再说不是你男朋友能这样牵着你的手吗?”说完还举起了两人牵着的手。


乔英子打击着他道:“不是男朋友一样能牵啊!我不就曾经被不是男朋友的人牵过手吗?而且还不止一次。”


方一凡一脸紧张的表情,马上问道:“真的?是谁?”


乔英子好笑的说:“你呀!你不记得了吗?当初还是我去南艺时,你不是还不是我的男朋友吗?你不还牵了我两次手吗?而且手心都出了很多汗,那时候的你多可爱,哪像现在脸皮那么厚,老是牵我的手,还一点汗都不会出了。”


方一凡长舒了一口气,于是说道:“英子,差点被你吓到了,我还以是别人牵了你的手。”


乔英子:“怎么了!你紧张我啊?吃醋了?”


方一凡好像很认真的说:“对,有时候我连自己的醋都会吃,更何况是别人。”


乔英子停下脚步,不可思议的问:“方猴儿,你说你连自己的醋都吃?是什么意思?”


方一凡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因为他能对你做着很多别人无法做的事,比如说牵你的手,亲吻你。”说完还飞快地亲吻了一下她的小嘴。


乔英子脸迅速红了起来,因为这里还在南大校园里,很多路过的学生都看到了这一幕,她如何能不害羞,如何能不脸红,娇嗔着说:“方猴儿,你!你太不要脸了!~”


方一凡拉着脸红的她继续往前走着说:“那你喜欢这样的我吗?”


乔英子十分无语:“哼!方猴儿,你这是人至贱,则无敌!”


方一凡哈哈一笑说:“好了,我们走吧,再这样下去,恐怕半个小时都走不出南大。”


乔英子:“哼!还不都是因为你。”


两人在南大外面吃完饭后,就在附近的路边散着步,手牵着手,看着夕阳西下,享受这学期以来难得在一起的时光,仿佛世间只有他们两人一样。


他们一路走着,来到一个公园处,方一凡看着公园里一对对和他们一样在散步的情侣,带着有点羡慕的眼神,很是感概地问道:“英子,我们现在不像上学期一样每个星期都能见面,你会怪我吗?”


乔英子似乎感觉到了他此刻的心情,站到了他的前面,眼神幸福且坚定地说:“方猴儿,我怎么会怪你?我们都在为梦想而努力,再说我们又不是没有联系,天天我们不都视频语音着吗?我只觉得有你便是幸福。”


方一凡将轻轻拥入在怀抱里,深情地说道:“英子,我只是觉得我们不能像别的情侣一样,天天在你的身边,会让你感觉到委屈。”


乔英子在他怀里摇了摇头:“我一点也不委屈,你已经为了我而选择南艺,我还有什么好委屈的,相反我觉得我很幸运,我的人生当中都有你在。”


方一凡:“我同样很幸运,幸运我能在你的身边陪伴着你,我相信将来同样是如此。”


两人抱在一起,时间似乎停止了流动,在这属于他们温馨的时刻,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久久不愿与彼此分开。


终于,乔英子在他怀里很久之后,突然问道:“方猴儿,今天才星期四你怎么会来找我?”


方一凡开着玩笑说:“难道我一定要周末才能来看你吗?因为想你了,所以想来看看你,顺便突击检查一下你是否也一样想我。”


乔英子:“你最近那么忙,我不想你跑得那么辛苦,来了晚上又要赶回学校。”


方一凡:“不辛苦,我来找你一点也不辛苦,如果时间允许,我还希望天天都能来,好对你突击检查。”


乔英子踮起脚尖亲吻一下他的脸颊,笑着道:“那你现在突击检查的结果怎么样?还满意吗?”


方一凡摇摇头说:“不满意,亲这里,我或许能满意一些。”他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乔英子满足了他,微笑着亲吻了一下他嘴巴后说道:“这下总该满意了吧?”


方一凡:“还是不满意!才一下,都还没有感觉到。”


乔英子脸上红晕明显地显现出来:“方猴儿,你别得寸进尺了哦!”


方一凡化根本不为所动,而是被动为主动,低头向她的小嘴吻了下去,比起她刚刚的蜻蜓点水,这个吻或许才称得是吻,他很久之后才离开乔英子的小嘴,然后说道:“这下我就满意了!”


乔英子带着丝丝羞意说:“但是这下我不满意了。”


方一凡:“你不满意?你不满意什么?”


乔英子:“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在外面这样欺负我!”


方一凡问道:“那我该怎么让你满意?”


乔英子:“再这样亲我一次,或许我就能满意了。”


方一凡笑了笑,在她说完以后没有再回话,用行动回应了她,既然还不满意,那就做到直到你满意为止,一个浪漫而温馨的吻再次印在了她的小嘴之上。


关于满不满意的这个问题,在他们来说是相对的,就好比现在一样,满意只是一种态度,有依恋,也有对彼此的思念。


在结束这个浪漫之吻后,两人慢慢往南大走去,十五分钟的路程,硬是被他们走成了三十分钟,终于到了最后分别时,在乔英子宿舍楼前,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不舍。


此时他们已经在这里站了将近半个小时,乔英子带着充满留恋的眼神看着方一凡,仿佛还有千言万语要和他诉说一样,握着他的手久久也没有松开。


乔英子依恋地说道:“方猴儿,我一有空周末就过去找你。”


方一凡:“嗯,我忙完这段时间也应该能闲一段时间,我有时间会自己过来南大,不是你过去,我不想你太累。”


乔英子甜甜地说道:“好,那我等你过来。”


方一凡笑了笑:“我一定会的,时间也不早了,你上去吧,晚点给你发语音再聊。”


乔英子点点头:“嗯,那我先上去了。”


方一凡:“上去吧!”


乔英子随后依旧先上楼,然后方一凡才离去,回南艺而去。


她刚回到宿舍,陈思琪就取笑着她:“英子,你还舍得回来啊?我还以为你有要住外面了呢。”


乔英子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因为室友的一句话就脸红心跳,而是大方的说:“今天才星期四住外面他明天早上太赶时间了,所以还是算了!”


陈思琪:“哎呦,听你的意思好像还真打算过今晚住外面不回来?”


乔英子反击道:“是又怎么样?哪像得你这只单身狗,天天宅在宿舍里面。”


陈思琪不以为然:“我爱单身,单身使我快乐,没人管我,我自豪!”


乔英子:“是吗?我倒觉得恋爱使我幸福,有人管着感觉也挺好的,最起码我不像某些人只能和我聊天。”


陈思琪:“谁说我只能和你聊天?我很多朋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乔英子好笑地说:“思琪,那些人中有你的男朋友吗?再说我有说某些人就是你吗?你怎么对号入座?”


陈思琪被呛得难受:“英子,别太得意,等我找个男朋友以后,天天也腻死你!”


乔英子:“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希望能如你如愿,只是在你找着男朋友之前,别被我们腻死就好!”


陈思琪:“……”她无言地看着春风得意的乔英子,心里暗道,这已经不是当初动不动就脸红的乔英子了,真是人至贱,则无敌。


乔英子笑了笑,再补上一刀:“好好享受你单身的快乐吧,我要去洗澡了,等会还要和他视频,我得抓紧时间。”


陈思琪差点从嘴里喷出一口鲜血出来……享受单身的快乐,快乐个毛线,天天被你们肉麻的话弄得浑身难受,我怎么还能快乐,怎么快乐得起来!


乔英子却没再理会陈思琪的反应,转身收拾着自己的衣服,看着床边上桌子的玫瑰花,她的笑意更浓了!


这是一束玫瑰花的幸福,属于方一凡和乔英子的幸福!


全文3162字!

江念.
占tag致歉(与凡英无关嗷,就...

占tag致歉(与凡英无关嗷,就是一个声明)

这边是一个小随笔
       大号被封了,开个小号继续混。这个号就写写凡英啥的(清水系列),建议到我微博去看尺度略大的东西(以后无定义在那边更新)。微博请搜索源氏钢厂有限公司

占tag致歉(与凡英无关嗷,就是一个声明)

这边是一个小随笔
       大号被封了,开个小号继续混。这个号就写写凡英啥的(清水系列),建议到我微博去看尺度略大的东西(以后无定义在那边更新)。微博请搜索源氏钢厂有限公司

爱你从不迟到

凡英:若爱只剩悲伤往事

若爱只剩悲伤往事 5


看完方一凡日记的乔英子,将日记放好后,走出房间,这是她从深圳回来后,除了生活上必须走出房间外,第一次主动走出房间,而且难得地开口对着客厅里的宋倩说道:“妈,我想和你聊聊。”


宋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乔英子自从深圳回来后,除了自言自语说话,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一次话,更不用说主动和她说话。


乔英子没理会宋倩陷入呆滞的状态,继续坚定地说道:“妈,我想参加艺考,这次不管你反不反对,我都会参加艺考。”


宋倩听完她说的话,已经从呆滞转为满脸的震惊,不可思议地说道:“英子,你别吓妈妈,你不是喜欢天文吗?不是要报考南大吗?妈妈都答应你,只要变成从前就好,好不...

若爱只剩悲伤往事 5


看完方一凡日记的乔英子,将日记放好后,走出房间,这是她从深圳回来后,除了生活上必须走出房间外,第一次主动走出房间,而且难得地开口对着客厅里的宋倩说道:“妈,我想和你聊聊。”


宋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乔英子自从深圳回来后,除了自言自语说话,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一次话,更不用说主动和她说话。


乔英子没理会宋倩陷入呆滞的状态,继续坚定地说道:“妈,我想参加艺考,这次不管你反不反对,我都会参加艺考。”


宋倩听完她说的话,已经从呆滞转为满脸的震惊,不可思议地说道:“英子,你别吓妈妈,你不是喜欢天文吗?不是要报考南大吗?妈妈都答应你,只要变成从前就好,好不好?”


乔英子哀叹一声,脸色一如既往地坚定地说:“妈,如果你半个月前你能这样和我说,我会很开心,或许现在一切都会不一样了,但是如今我不想再考南大,更不想再学天文,我只想参加艺考,然后高考时报考南京艺术学院。”


宋倩还是难以理解她的决定,再次问道:“英子,为什么你突然会这样想?”


乔英子眼神充满了哀思,心痛不已地说道:“因为我要帮方猴儿实现他的梦想,从今天起,他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


宋倩难以置信这样的结果,但她现在不敢再刺激乔英子了,只能耐心地劝说着:“英子,凡凡已经走了,你还有自己的人生,你不能为了凡凡而活,得为自己想想,妈妈真的不会再阻止你要做的事了,你好好想一下,好吗?”


乔英子丝毫没有因宋倩的话而改变立场,淡然地说道:“妈,我以后的人生就是方猴儿的人生,他没有走,他还活在我的心里,你有句话说得对,我以后就是为方猴儿而活,所以如果真像你所的那样,不再阻止我做我想做的事,那你就不要再劝我了。”


宋倩盯着她看了很久,心里无奈地想到,或许如今这样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乔英子连活下去的动力都没有,跟前几天一样,真不知道她能支持到什么时候,于是叹道:“英子,既然你决定了,妈妈也不再阻止你,但是还是十多天就要艺考了,你都没有系统学过这歌唱和跳舞这一块,就算你去艺考,那能考得上吗?”


乔英子信念十足:“妈,我想好了,下午我就去找方猴儿的老师让他教我,明天起我就开始学,学直到艺考开始,如果这次没考上,我高三留级一年,明年再次来过。”


宋倩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点点头:“英子,你自己想好,妈妈说过了,不再阻止你做你想做的事,但是你一定要好过来,好吗?”


乔英子这次没有犹豫,即时回答道:“我会好过来的,因为我还有梦想没有实现。”说完后,她便转身回到自已房间,十天来,第一次认真地打扮着自己,准备下午去找方一凡的老师,让他教自己唱歌和跳舞。


---------------------------分割线----------------------------


十多天后,因为方一凡的梦想而恢复了生机的乔英子,虽然每当她独处时,她都会看着方一凡的日记,那悲伤的眼泪还是流了又干,干了又流,但起码表面是如此,只是她已经不再笑过了。


终于在她日夜不眠不休的努力下,认真学习着老师所教的技巧,加倍的付出,终于让她从后赶上,勉强通过了艺考,虽然排名较为靠后,但这个都不是问题,因为她的文化课成绩足以保证她考入南京艺术学院。


在高考结束后,乔英子没有疑问,第一时间选择了南艺,以高考总分714分的成绩考进南艺音乐系,这是南艺历史上不曾有过的,以她的成绩在全国任意挑选一间名牌大学都不是问题,但她却因为方一凡的梦想而选择了南艺,如今的她只是为他而活着而已。


时间跨入了大学时,乔英子一直认真学习着音乐相关的专业知识,她有着清新亮丽的外表,却是一直给同学一种冰冷难以靠近的感觉,她的追求者无数,但她从不拒绝,因为她从不回应这些追求者,所以何谈拒绝,在她的眼里仿佛这一切都不存在似的,如果说她有笑,那只会是在夜深人静时,拿着她的那架三星手机发着语音时,除了眼泪就还有撒着娇的笑。


乔英子的室友一直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要站在宿舍的阳台前沉思许久,每次都能看见她拿着手机发着语音,只是似乎每次她发语音,手机都没有响起信息回复的声音。


有一天,室友终于无法忍住好奇心,问了乔英子为什么每天都在阳台拿着手机发语音,却从来没有看见她听过语音的回复,乔英子望着朗朗星空说道:他已经在天上了,无法再回我信息了,但我相信他都能听见我所说的话。


乔英子的大学生活一直在这样的状态下,就这样一成不变的过去了两年多,乔英子的室友从她的发给方一凡的语音中,也慢慢了解了他们之间的故事,原来他们之间竟是如此的感人,也如此悲伤,这个故事是令人惋惜而心痛的结局,室友开始心疼乔英子,只是作为室友的她,心疼又能如何呢,乔英子还是一如既往这样的过着!


现在已经大三第二学期了,乔英子在音乐方面凭借自己的努力以及她那忧郁而哀伤的风格,逐渐有了自己的演唱风格,终于被一家大型经纪公司给签下,开始了自己的演艺事业,此时的她距离实现方一凡的梦想又更进了一步。


刚刚进入歌坛的乔英子,日以继夜的忙碌在工作里,为的就是早日实现方一凡的梦想,当然如今也是她的梦想,曾经的天文早已远离了她的生活。


终于又过了两年,乔英子已经大学毕业一年了,在她的努力下及经纪公司和经纪人胡成的帮助下,在演艺圈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只是这时距离她实现梦想还有很大的距离。


胡成作为一名在演艺圈已经多年的经纪人,他深深地知道乔英子有着成为巨星的潜质,更何况她身上本身就有一种郁闷的气质,而这种忧郁是从她身上由内而发的。


在胡成与她合作的两年时间里,他也从她身边的点点滴滴看出这个是有过去、有故事的女孩,她是待人是冰冷的,即使他们相处已经两年,乔英子在他面前也还是冰冷的,冰冷得让人心疼,他以看待妹妹一样,看待着乔英子,只是她太难以接近了。


乔英子出道后,从不参加综艺节目,即使是访谈类节目也很少参加,直到有一次胡成跟她说,有一档大型访谈类节目邀请乔英子去参加,她起初本意是想拒绝的,只是胡成再次跟她说,这档节目对她的知名度很有帮助,她才勉强同意参加了这档访谈节目。


在节目录制现场,主持人说道:“乔英子,你好,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访谈节目。”


乔英子神情浮现着很职业的笑容:“谢谢,我很荣幸能受邀参加这节目。”


主持人:“乔英子,我能叫你英子吗?”


乔英子:“当然可以。”


主持人尖锐地问道:“英子,你出道两年了,你刚出道时,据说你还是一名大学生,到如今你所唱的歌曲似乎都是忧郁而悲伤的为主,请问这是否与你的经历有关?”


乔英子心中一痛,沉默了一会说道:“我所唱的歌都是我人生经历的一部分。”


主持人:“大家都说你很高冷,你的粉丝都称你为高冷女神,我们很好奇是什么样的经历能让你形成如此的风格,能和我们说说你过去的经历吗?”


乔英子深吸了一口气:“其实没什么不能说的,只是这个故事太长,可能时间上也不允许,毕竟18年的经历,我不知从何说起,因为对于我来说,我的过去都是我极其重要的一部分,缺失了哪一点,都不是我的过去,所以我想还是算了吧。”


主持人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好,那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你的过去,你会用什么话来形容?”


乔英子思绪万千:“我的过去可能真不是一句话就能形容出来,如果硬要说有,那就只有借用一首古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主持人备受感动:“英子,没想到你年纪那么小,竟有如此刻骨铭心的经历,那是不是意味着如今的你还是单身?”


乔英子点了点头,但随后又摇了摇头,一时没回应。


主持人疑惑道:“英子,你这点点头又摇摇头是什么意思?是还不是?”


乔英子:“是也不是,按你们的看法来说我是单身的,但在我看来,我早在五年前就不是单身了,因为在我心里,我的那个他已经是我的爱人。”


主持人:“那你还会再谈另一段新的感情吗?”


乔英子:“不会了,因为我从未单身,何来一段新的感情,我的心里除了他,已经无法下容下任何一个人。”


现在看着节目录制的人都深深被她的话所震憾着,尤其是胡成,虽然认识她已两年,但他也不知道如此具体,也不知道她如今是这样的想法,她身上的忧郁和悲伤或许就是从这里而来。

召唤兽流氓兔

心中的小欢喜·高中篇

    第三章·友谊升华


      马路边停了一台汽车,车上的人喊着:“凡凡……快上车,回家了。”开车是方一凡的妈妈童文洁。


      方一凡:“不跟你们说,我先走了,拜拜!”


      众人齐声:“拜拜,明天见。”


      童文洁:“英子,帮我向你妈妈带好,有时间上我们...

    第三章·友谊升华


      马路边停了一台汽车,车上的人喊着:“凡凡……快上车,回家了。”开车是方一凡的妈妈童文洁。


      方一凡:“不跟你们说,我先走了,拜拜!”


      众人齐声:“拜拜,明天见。”


      童文洁:“英子,帮我向你妈妈带好,有时间上我们家玩儿。”


      乔英子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


      --------------------------------------


      方家的车上…


      方一凡:“妈,你不是说今天要出去见客户,很晚才回的吗,怎么这么早来接我了?”


      童文洁:“要见的客户就在附近,出来正赶上你们学校放学。诶,对了凡凡,刚才那个黑黑的男孩就是你说的那个新同学吧?”


      方一凡:“嗯,他是天津人,一个人住,就住在英子他们小区。”


      童文洁:“一个人住?”


      方一凡:“嗯,他说他父母是做工程的都在国外,他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哥哥是军人,姐姐在外地上学。”


      童文洁:“噢,难怪!”


      车上,方一凡母子俩一路有说有笑的回家了。


      --------------------------------------


      书香雅院


      季扬扬:“哎呀!你们到了,就此别过。”


      三人同声:“拜拜。”


      乔英子:“刚刚看到你的微信名「无梦为安」,挺有文艺气息的,你自己想的吗?”


      孙少诚:“是,这是我的笔名。我在「21世纪文学」(瞎编的)写小说,目前己经连载了两部小说了!”


      黄芷陶:“21世纪文学的「无梦为安」是你?”


      孙少诚点点头……


      黄芷陶:“我记得我看过,写的不错!”


      孙少诚:“谢谢!”


      黄芷陶:“我到了,拜拜,明天见!”


      乔英子:“明天见。”


      这时宋情从单元门走出来说道:“英子,回来啦!”


      乔英子:“妈,我回来了。”


      孙少诚:“阿姨好,那我就先走了,再见。”


      宋倩:“这孩子,皮肤黑黑的,还挺精神的。他就是你们班来的那个新同学吧?”


      乔英子:“是的,妈你怎么出来了?”


      宋倩:“我要去一趟物业,还要去趟超市。你自己先回家,马上回来给你做饭。还有,我锅里炖着汤,20分钟后记得帮我把火关了。”


      乔英子点点头……


      乔英子回到家如往常一样和方一凡互通微信,这个习惯已经保持5年了。


      --------------------------------------


      PM 19:00超市


      推着购物车的孙少诚看到了乔英子的妈妈,走过去打招呼道:“阿姨好。”


      宋倩:“噢,你好。你就是刚刚和英子一路回来的那个新同学,你来帮家里买东西啊?”


      孙少诚:“嗯……那个,阿姨我就不打扰您购物了。我也得结账回家了,阿姨再见!”


     宋倩疑惑的看着男孩远去的身影,反常的表现让宋倩有一丝不解。


      --------------------------------------


      英子家


      宋倩:“英子…妈回来了,肚子饿了吧?等一会会,我马上去做饭。”


      乔英子:“知道了,妈。”


      宋倩:“英子…出来洗手,开饭啦。”


      乔英子从房间出来洗完手后坐在餐桌边


      宋倩手里端着一锅榴莲鸡说:“我刚刚在超市碰到你们那个新同学了,看见他一个人推着购物车在买东西。他好像住咱们隔壁的单元吧,我怎么从来没碰到过他家里人呢?”


      乔英子:“就他一个人住。”


      宋倩一惊:“一个人住?”


      乔英子:“是的,他说他父母都在国外,他自己会做饭。”


      宋倩:“高中生还会做饭,那还是挺独立的。”


      --------------------------------------


      孙少诚家中,刚吃完饭的现在码字的孙少诚接到来自姐姐的微信视频……


      PM 20:30


      视频接通…


      孙少婷:少诚,在干什么呢?


      孙少诚:姐,我没干什么,在码字呢!


      孙少婷:噢!换了一个新环境,感觉怎么样啊?


      孙少诚:还行。


      孙少婷:有什么情况一定要跟我们说。学校方面怎么样,有没有交到新朋友?


      孙少诚:学校挺好的,也交到了几个新朋友,人都挺好的!


      孙少婷: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又想到了过去,不愿意接触新同学们。


      孙少诚:没有,你放心吧。


      孙少婷:最近身体怎么样,哮喘还犯过没?


      孙少诚:没事儿,今天中午犯了一次,放心吧,没过以前犯得频了。


      孙少诚:姐,别说我了,你最近怎么样?


      孙少婷:我,就那样。对了,在过一阵子我会去北京读博,到时候去看你!


      孙少诚:那这样可就太好了,你终于不用跟“姐夫”异地了!


      孙少婷:对,去去去…对什么对。他怎么就成你“姐夫”了。


      孙少诚:嘿嘿嘿……哎哟。姐,你脸都红了!


      孙少婷:行啊,会拿你姐开涮了。不过看到你状态这么好我就放心了。行了,就这样吧!你一个人在北京,要自己照顾好自已。下次聊,拜拜。


      孙少诚:谢谢姐,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拜拜!


      --------------------------------------


温馨提示: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胜荣幸,文笔太差,不喜勿喷

    另:个别人设可能与剧中不符,敬请谅解!

    PS:本文可能不会完结(除非我不想写了),我所设想的框架是从高中、大学、婚后、一直到退休!


孙家二少

第三十二章:雪夜逼宫中篇

       得到苏玛的“启发”和“指导”之后,吕鹰杨迅速召集一众党羽去自己的军营议事,苏玛则在前厅准备相关吃食,“阿苏勒,既然你不仁,我也不会对你客气了,我得不到你,那我就毁了你”,将煤炭丢进了燃烧的火炉里面。

“禀告大君,大君一直安排奴才暗中盯着三王子,奴才刚才看见三王子军营里来了一批将军,都是朝堂上支持三王子的党羽,所以前来禀报”

“看来,他终于还是坐不住了”大君转过身,“你去,把这个消息悄悄传递给世子,切不可让他知道消息的来源”

“是”隐卫并没有立即起身,“只是,奴才有一事不明,既然大君有意辅佐世子,为何不光明...

       得到苏玛的“启发”和“指导”之后,吕鹰杨迅速召集一众党羽去自己的军营议事,苏玛则在前厅准备相关吃食,“阿苏勒,既然你不仁,我也不会对你客气了,我得不到你,那我就毁了你”,将煤炭丢进了燃烧的火炉里面。

“禀告大君,大君一直安排奴才暗中盯着三王子,奴才刚才看见三王子军营里来了一批将军,都是朝堂上支持三王子的党羽,所以前来禀报”

“看来,他终于还是坐不住了”大君转过身,“你去,把这个消息悄悄传递给世子,切不可让他知道消息的来源”

“是”隐卫并没有立即起身,“只是,奴才有一事不明,既然大君有意辅佐世子,为何不光明正大的告诉世子,何必偷偷摸摸,如此麻烦”

      大君苦笑道“鹰杨毕竟也是我的儿子啊,我让你暗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是想确保他不会犯大错,如果他肯老老实实,一生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倒也罢了,可如今他还是走上让了我不想他走的那条路”

“可世子”

“阿苏勒也终将需要长大,这是他成为君主最重要的一课,去吧”

“是”

“大君,老奴斗胆请示,既然明知三王子要反,还请大君移步….”

    大君摆摆手,“不用,我就在这里坐着,等着他过来”

“谁?”听到屋顶的脚步声,阿苏勒迅速开了门,“怎么了,阿苏勒”阿苏勒的喊声打断了羽然欣赏雪景的心情,门外不见来人的踪影,只留下一张字条,“吕鹰杨要反,速准备”

“见到是谁送来的”

       阿苏勒凝重的摇摇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三哥终于还是坐不住了,暴风雪要来了”随即走到屋里,拿起苍云古齿剑。

“阿苏勒,我不希望你…”羽然拦住了阿苏勒要冲出门的脚步

       阿苏勒把羽然搂在怀里,抚摸着蓬松的头发,羽然就是这样的性子,从来就不喜欢打理自己乌黑的长发,时常都是披头撒发亦或者是随意扎了起来,说起来,羽然还偏爱像男子一样束发,阿苏勒实在没有办法。“羽然,你乖乖的待在寝殿里,哪里都不要去,我会安排我最得力的亲兵时刻在屋外护着你”

“可是,阿苏勒,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希望你做什么大君,我们只要两个人好好过日子就好了”

“我知道,但是羽然,这是我不可推脱的责任,从我成为青阳世子的那天起就注定了的”

“但是,阿苏勒我怕”

“羽然,相信我,还有就是等我回来”


孙家二少

第七十一章:马尔代夫之行-1

       北京飞马尔代夫要从上海转机,前后大概7个半小时左右,所以方一凡早早就安排好了,周一早晨吃完早饭差不多10点钟从北京出发,到预定的酒店也差不多下午五点,吃个晚饭好好休息一晚,真正的度假生活要从明天开始。9:30的时候方一凡就到英子家等候了,这次和方一凡单独出门英子爸妈也没有过多的叮嘱,反正英子是方家人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再说这马尔代夫山高皇帝远的,叮嘱再多又有啥用?倒是方一凡临走的时候,方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父亲再三叮嘱方一凡,

“儿子,那个,这次你和英子去马尔代夫度假哈,”方圆揉揉鼻子,“两个人在那么浪漫的地方...

       北京飞马尔代夫要从上海转机,前后大概7个半小时左右,所以方一凡早早就安排好了,周一早晨吃完早饭差不多10点钟从北京出发,到预定的酒店也差不多下午五点,吃个晚饭好好休息一晚,真正的度假生活要从明天开始。9:30的时候方一凡就到英子家等候了,这次和方一凡单独出门英子爸妈也没有过多的叮嘱,反正英子是方家人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再说这马尔代夫山高皇帝远的,叮嘱再多又有啥用?倒是方一凡临走的时候,方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父亲再三叮嘱方一凡,

“儿子,那个,这次你和英子去马尔代夫度假哈,”方圆揉揉鼻子,“两个人在那么浪漫的地方,有些时候该控制的还是要控制一下,英子毕竟是女生,要是的确有需要的话”方圆从裤兜里掏出一盒杜蕾斯,“别忘了这个”

       方一凡慌张地把这个又塞回方圆的裤兜,提醒道“爸,这是家门口,你给我这个干嘛”

“爸这不是提醒吗,你两都还是大学生,要是真出了什么问题,英子还怎么上学啊”

       方一凡拍拍方圆肩膀,“爸,你放心吧,我都是成年人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都清楚,再说”,方一凡凑到方圆的肩旁笑着轻轻的说道,“您这一盒也不够我用的啊”

“你这混小子”方圆举起手就要抽他

       方一凡迅速拿起行李箱跑出了家门,再不走,搞不好真要挨一顿揍了。

一切准备就绪,方一凡和英子准时10点从公寓出发。按照计划,差不多下午5点左右飞机就在马尔代夫机场落地了。落地后的方一凡便直接带着英子从马尔代夫首都马累乘坐水上飞机来到最终的目的地——马尔代夫四季沃亚瓦岛屿,这是英子和方一凡第一次来到马尔代夫,第一次坐水上飞机,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和美好,英子惊讶地在飞机上大叫起来,“英子,你慢点,小心”方一凡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更惊喜的还在后面。

       莫约飞行了四十分钟,水上飞机停在了目的地,服务人员也提醒两位乘客“Enjoy Your Vacation”,方一凡和英子便拿着行李下了飞机,映入眼帘的一座精致的私人岛屿和海景别墅,英子被眼前的一切都惊呆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方一凡自然知道此时此刻的英子很感动,但是这才哪儿跟哪儿啊,他为了这次度假费了多大精力和心思,又做了多少的攻略,提前多长时间就开始预定机票,酒店,他决不允许英子把所有的感动都用在他们刚落地的这一刻。方一凡轻轻推了推英子,“英子,咱两干嘛一直站在外面啊,赶快去里面看看”

        英子得到了方一凡的提醒,便飞快地往别墅内跑,别墅里面的陈设也是应有尽有,与这座私人岛屿的配合都是那么默契,英子眼角微微有一丝感动的泪光,她可以想象得到方一凡为了这一切花了多少心思,花了多少费用。英子转过身,抱住了正在放置行李箱的方一凡,双手环住了他弯着的腰身,嗓子有点哭腔的说道,“方猴儿,谢谢你,你做这些我之前都不知道”

      方一凡笑了笑,放下行李箱,回抱起她,轻轻拍怕她背,“要是提前让你知道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啊”

     英子轻轻拭去眼角感动的泪滴,恍过神来,轻轻推开方一凡,严肃地望着他,“方猴儿,这个包下一座岛屿肯定花费不少吧”

      这个英子,现在这么浪漫的气氛谈钱多伤感情啊,但是,方一凡知道,英子是心疼他,方一凡笑了笑,再一次把英子拉到自己的怀里,调侃道,“英子啊,这些钱,跟你家四套房子比起来就不值一提了吧”

“你还想着我们家那四套房子是不是”英子捏着他的下巴质问道

     方一凡握住英子手,“当然想啊,因为四套房子的前提是“YouAre My Wife””

      英子笑了笑瞥过脸去,双手环住方一凡的脖颈“呦,不错啊,方猴儿,来到马尔代夫,你英文水平都有所见涨啊”

“这叫入乡随俗”方一凡自信的回道

“四字成语都用上了,我该对你刮目相看了哈”

    方一凡趁英子不注意,一把把英子抱到了海景双人床上,

“啊,方猴儿,你干什么”英子被方一凡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

“英子,我可不仅要你对我的文学素养刮目相看,我其它的地方也能让你“刮目相看”!”


爱你从不迟到

凡英:若爱只剩悲伤往事

若爱只剩悲伤往事 4


第二天中午,林磊儿带着方一凡的那本日记来到乔英子家,宋倩欢喜异常,因为林磊儿带着最后的希望来了,她连忙让他去房间找乔英子。


林磊儿敲了敲门,等候了一会,没有回应,轻叹一声,直接打开房门,进入了乔英子的房间,只见她此时还是坐在窗台前,双眼无神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这样的她真让人心疼!


乔英子似乎没有察觉林磊儿进入了她的房间,似乎世上的一切都无法再打扰她的思绪,如果说有,那或许就只有方一凡了!


林磊儿心里很是惆怅地想到:“如果表哥看见英子是这样的状态,他一定也不会快乐,他一定会很心痛。”想到这里,他走上前去带阵阵哀痛,轻声说道:“英子,你这样对得起表哥吗...

若爱只剩悲伤往事 4


第二天中午,林磊儿带着方一凡的那本日记来到乔英子家,宋倩欢喜异常,因为林磊儿带着最后的希望来了,她连忙让他去房间找乔英子。


林磊儿敲了敲门,等候了一会,没有回应,轻叹一声,直接打开房门,进入了乔英子的房间,只见她此时还是坐在窗台前,双眼无神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这样的她真让人心疼!


乔英子似乎没有察觉林磊儿进入了她的房间,似乎世上的一切都无法再打扰她的思绪,如果说有,那或许就只有方一凡了!


林磊儿心里很是惆怅地想到:“如果表哥看见英子是这样的状态,他一定也不会快乐,他一定会很心痛。”想到这里,他走上前去带阵阵哀痛,轻声说道:“英子,你这样对得起表哥吗?”


乔英子心中的一根弦被林磊儿话触动了一下,心痛如厮,但却没有回应他,脸上的表情更加痛苦了,可见此时她心中的悲伤是何其痛苦。


林磊儿见她没有反应,再次说道:“英子,表哥已经走了,你不能再这样下去,表哥如果看见你这个样子,我相信他一定会很心痛。”


乔英子一如既往没有任何表示,此时的她哀莫大于心死,根本不是林磊儿这几句话就能改变什么,他的话反而让她更是深深的陷入了自责与内疚当中。


林磊儿叹息着,将手中的日记递到她的面前说道:“英子,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有用,这本是表哥的日记,希望你能认真看完,日记最后一篇的截止日期是1月29日!”


乔英子终于双眼像是看到了方一凡一样,看着面前的这本日记,双手颤抖着接过日记,眼泪滴落在这本日记之上,马上又手抹掉滴在日记上的眼泪,生怕弄破了这本日记。


林磊儿没有再说什么,默默无言地退出了乔英子的房间,并为她关上了门,这时给她一个更为安静的环境,或许比他再说些什么更加合适。


只见乔英子打开手中的日记本,第一页便是一张她和方一凡的合影,这是在高三开学誓师大会时两人的一张合影,相片里的她甜美的笑容和他阳光灿烂的笑容相得益彰,看起来就像是一对情侣,一对感情很好的情侣。


她不禁用手轻抚着相片上的方一凡,仿佛那不是一张相片,而就是他一般,她用手抹掉自己眼角下的眼泪,使劲控制着自己的眼泪不要继续滴落在日记上。


合影之下还有一段方一凡所写的简短的一句话:致我最可爱的天使,愿你永远就像照片里那样开心快乐,永无忧虑,你的笑容就是我的太阳,心动的开关!


乔英子继续将日记翻向第二页,认真的看着方一凡所写的每一个字,生怕漏了任何一个字。


9月1日,今天天气很好,今天我们高三正式开学了,上课前,我拍着快手视频向观看我直播的粉丝介绍着我学校里的一切,包括我心中的那个她——乔英子,我就像往常一样用着我们社会主义兄弟情的语气搂着她的肩膀,假装随意的介绍着她,她的反应果然也和我的预想之中一样,对我嗤之以鼻,一脸嫌弃的甩开我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对此,我不在意,因为只要我喜欢她就已经足够,能守护在身边就好。


9月2日,今天我们突击考试的成绩公布了,英子没有意外留在了冲刺班,而我也没有悬念去了基础班,这是我第一次和英子不在一个班级里读书,我心情很失落,对于成绩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是以后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经常看到她了。


9月3日,今天是分班后的第一天,我一整天都心神不宁,上课期间更是因为发呆没听到潘老师的叫喊而被罚站在教室之外,我在同学们嘲笑之中走出教室之外站着,但我一点也不在意这样的惩罚,我只想快点下课,这样好过去冲刺班找英子,用着各种借口找她。


9月4日……


9月5日……


9月6日……


……


9月15日,分班已经十多天了,我还是每次课间都过去冲刺班找英子,各种理由都已经用烂了,今天英子皱着眉头问我:“方猴儿,你最近怎么那么好学了?老是跑过来问我学习上的事情?”我当然故作认真地回答着因为我想回到冲刺班,然后英子看我的眼神就像看到珍稀动物一样,她满脸不相信的表情说:“那明天你把你的语文书和英语书拿过来给我看看。”我问为什么要看,英子笑意着说:“当然是验证你是否有认真学习。”


9月16日,我两手空空来到乔英子的教室,英子说道“我让你带过来的书呢?”我犹豫着说忘记带了,英子二话不说拉着我来到我的教室说道:“现在你不会告诉我,书在家里忘记带了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英子无情地拆穿了我的谎言……


乔英子一页一页地继续看着日记,看得很慢,日记里记录的事都只有她和方一凡,虽然他所写的事,她都全程有参与,但是看着这些日记仿佛她又回到了几个月前有他在的那段快乐时光里,她的双眼根本无法控制眼泪的滴落,她只得把日记拿得在眼泪滴不到地方。


12月10日,今天英子看起来很不妥,但我怎么问她,她都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只得买了她最喜欢的抹茶冰淇淋给她,想让她开心一点,但她却还是闷闷不乐,我看着她的样子很心疼,却又无可奈何,人生中我第一次感到竟是如此地无助。


12月15日,这几天英子持续不开心,完全没有一点之前的样子,经过再三追问后,我才知道原来英子和宋姨吵架了,为了大学报考什么学校而吵,英子想报考南大天文系,而宋姨则希望她留在北京,报考清华北大这类的一线大学。英子从小就喜欢天文,她的房间布置都是满满的天文元素,天文是她的梦想,我希望她能实现自己的梦想,然而我却帮不了她,宋姨不可能听我的,我只能期待宋姨能为英子多想想……只是这可能吗……我不知道。


12月20日,今天学校组织了高三家长和学生的减压活动,其中上午有项活动叫做拥抱疗法,我和英子也抱了几秒,就这几秒我的心跳就像小鹿乱撞一样的跳动着,让我脸红心跳,虽然我看起来是如此的随意和不在乎,但我内心却是从没有过的紧张。


只是下午畅言会后,英子的心情似乎更加糟糕了,让我不敢多想上午的拥抱疗法,陪在她的身边一直哄着她,但是却丝毫没有效果,我猜想一定是畅言会上发生了什么,但我却不敢多问,因为我不想再触及她所烦心的事,只想她淡忘那一切。


英子让我陪她回她的秘密基地看看,心情沉重的她,在这里想起了她小时候和东叔宋姨一起的幸福生活,只是如今这种幸福生活已经不复存在,我们再次用拥抱疗法相抱了一下,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相抱被我妈和宋姨都看见了,闹出了一场早恋风波,我们两人都极力否认着,没错,我是喜欢英子,但我这只是单恋……


12月28日,学校公布了艺考简介和报名冬令营的通知,我知道英子很想去南大的冬令营,但宋姨肯定还是不会同意的,因为她压根就不想英子报考南大,怎么可能让她去南大的冬令营呢?英子也同样知道这个情况,所以原本愁眉紧锁的她,更加不开心了,我只能变着法子让她暂时忘记这烦恼的一切,但这真的很难!


1月5日,今天我决定参加艺考,我喜欢唱歌和跳舞,就如同英子喜欢天文一样,这也是我高考的唯一出路,我打算艺考通过后,跟英子报考同一个城市大学,如果她报考南大,我就报考南艺,这样我就能继续在英子身边了,即使如今她当我还是兄弟,但是这并不重要,只要我能在她的身边就好。


1月20日,自从我决定艺考后,我必须更加努力学决关于音乐和舞蹈方面的专业知识,不再像以前那样无所事是,因为如今我有了目标,为的就是和英子在一个城市里上大学,即使不能在一个学校里,同在一个城市我也能继续守护她,直接她实现她的梦想,而音乐也是我如今的梦想,我梦想着有一天在鸟巢体育馆举行万人演唱会,而这一切我要与我的亲人和我最好的朋友分离,特别是英子,如果我能星光闪耀,那英子便是那照亮我未来的星星。


1月25日,英子最近精神越来越不好了,听磊儿说,她经常上课发呆,甚至睡着了,我真的很担心她,我知道她还在为南大的事情烦心,我只能安慰着她,或许时间能让宋姨改变想法,英子不断地摇头,否定着我的说法,我这时有种冲动,想直接去请求宋姨让她同意英子报考南南,这样英子就能开心起来了,只是我最终还没敢这样做。


1月29日,英子,为什么连我发给你的信息都不回我了,我是你的方猴儿啊!知不知道大家如今都很担心你,在用火星洞察号登陆火星的日期破解了你的电脑密码,才知道原来你去了深圳,南大冬令营的城市,我很自责,很内疚,明天你已经很多天不开心了,却不知道原来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严重到足以让你离家出去的地步,在我的极力请求之后,东叔最终还是同意了让我明天一起去深圳找回你的请求,我必须要亲自去找回那颗属于我的星星,那颗照亮我未来的星星。


英子,你不能有事,你还有天文的梦想,我还有歌星的梦想,在我的计划里,我们在未来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彼此分享实现梦想的喜悦,英子,我求你了,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等我去深圳找你,如果一定要有事,那我请求上天把你留下!


乔英子泪雨滂沱,开口轻声自言自语道:“方猴儿,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为什么!你为我做了那么多,却就这样走了,叫我如何是好!我怎么好好活着,你走了,我还能有什么动力活着!”


乔英子哭泣了很久,眼里闪现着决绝的眼色:“我的梦想是天文?以前是,但现在不是了!哼!我让你自以为是。”

召唤兽流氓兔

心中的小欢喜·高中篇

第二章·新同学  下

一个礼拜后的星期一 PM:4 :50


      天刚蒙蒙亮,孙少诚早早的出了门,开始饶着街道慢跑,目标是3公里。40分钟后孙少诚回到了小区公园,休息了15分钟,随即开始拳击练习!


      时间接近6点,晨练的人多了起来。众人看到练拳的孙少诚,顿时议论纷纷!


      一位老人说:“小伙子,打的不错!”...


第二章·新同学  下

一个礼拜后的星期一 PM:4 :50


      天刚蒙蒙亮,孙少诚早早的出了门,开始饶着街道慢跑,目标是3公里。40分钟后孙少诚回到了小区公园,休息了15分钟,随即开始拳击练习!


      时间接近6点,晨练的人多了起来。众人看到练拳的孙少诚,顿时议论纷纷!


      一位老人说:“小伙子,打的不错!”


      孙少诚听到称赞,有点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连连说:“没有…没有,瞎打的!”


      孙少诚:“不好意思哈,我有事,我就先走了。”


      老人又吆喝道:“大家散了吧,这小伙子不好意思了!”


      人群散去,孙少诚低着头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先冲个凉再吃早餐!


      “拳打不错,看不出来,深藏不露啊。”:边上的乔英子说道。


      孙少诚抬头看到两个穿着校服的女生,定睛一看原来是乔英子和黄芷陶。


      孙少诚:“噢,原来是乔英子同学和黄芷陶同学!”


      乔英子:“不要喊我乔英子同学,叫我英子就好。”


      孙少诚不好意思道:“好的,英子…同学!”


      乔英子无语的说:“你爱怎么喊就怎么喊吧!”


      黄芷陶:“拳打不错,那儿学的!”


      孙少诚:“小时候,邻居家的大叔是开武馆的,我算是他的关门弟子。”


      乔英子:“难怪。你这么早?”


      孙少诚喝了口水说:“我5点不到就起床了。先跑了个3公里,然后就练拳到现在!”


      乔英子、黄芷陶一脸吃惊的道:“这么早!”


      孙少诚看了一下手表说道:“你们聊着,我要先回家冲凉,吃早餐了。拜拜!”


      “拜拜!”黄芷陶、乔英子一齐回答,自己开始慢跑!


      --------------------------------------


      吃过早饭后,孙少诚去了学校!进门就见到乔英子在黑板上写班级每日一题。孙少诚微笑着向同学们点头打招呼,不一会儿方一凡走进教室向英子、陶子、扬扬说早上好,然后热情的向所有的同学打了招呼。孙少诚心想:我什么时候能学会像方一凡一样阳光开朗,可能他永远学不会吧!


      上课的时光总是枯燥的,上午的课上完了!到了午饭时间,同学们一窝蜂的冲向食堂。


      --------------------------------------


      PM:11 :50 春风中学食堂


      孙少诚打了饭菜找了个地方坐着正吃着,方一凡、乔英子他们几个走了过来!


      方一凡自来熟的拍了拍孙少诚的肩膀问道:“你这有人吗,我们能坐吗!”


      孙少诚:“能能能……太能了,坐吧!”


      乔英子:“方猴儿,别人刚来我们学校没多久,你就拍人肩膀,别人跟你很熟吗?”


      乔英子:“不好意思哈,他这人就这样。”


      方一凡:“我咋样了,这么说我!”


      孙少诚:“哈哈哈,没关系!”


      孙少诚:“看得出来你们的友情很深。”


      季扬扬讥笑着说:“他们那是友情,是爱情才对吧!”


      “去去去,胡说八道些什么。”方一凡乔英子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季扬扬:“你们这默契,就承认了吧。”说完就大笑。


      陶子:“不要感觉奇怪,他们聚一起就这样。”


      孙少诚:“你们这样的友情真好,真羡慕!”孙少诚说完就黯淡了下来。


      沉默……


      方一凡打破沉默:“怎么了,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孙少诚:“没事儿,只是想到了过去,我一直没有什么朋友的。”


      乔英子:“啊…我看着你的个性不是那种很难相处的呀?”


      方一凡:“过去没朋友没关系,那从今天开始我们大家就都是你的朋友了。”


      乔英子:“对,从今天起我们都是朋友了。”


      孙少诚感动道:“没想到刚来没多久就交到这么多的好朋友。”


      王一迪端着餐盘走了过来说:“还是这儿比较热闹,我能坐这儿吗?”


      孙少诚:“当然能!”


      王一迪没心没肺的说:“我好奇几天了,为什么天气这么热的,你的手腕还要带护腕呢?”


      孙少诚面露尴尬结巴的说:“没…没什么,个人习惯…个人习惯而已!”


      方一凡看到孙少诚难言的表情转移话题的说:“来了快一个礼拜了,对我们学校的环境和饭菜的感觉怎么样?”


      孙少诚扒了一囗饭继续说道:“都挺习惯的,我对饭菜什么的不挑的,只要吃饱就行。”


      黄芷陶:“听你的口音不像北京本地的,你老家那里?”


      孙少诚:“天津。”


      方一凡:“那你在北京跟谁住呢?”


      孙少诚:“家里在这附近有套空房子,我一个人住,只是定期有个保洁阿姨来帮我打扫!”


      众人一惊:“一个人住???”


      孙少诚平淡的说道:“父母的有工程常年在海外,哥哥是现役军人,姐姐又在外地上大学只有放假过年才回来!”


      季扬扬:“你一个人住,那吃饭怎么解决?”


      孙少诚:“自己做喽,不然就点外卖。”


      方一凡:“自己做,你会做饭,水平怎么样?”


      孙少诚:“水平,马马虎虎,但绝对能吃。”


      方一凡:“下次能尝尝吗?”


      孙少诚:“行啊,只要你们不嫌弃。”


      乔英子眼睛放光:“好啊,好啊…说定了!”


      孙少诚点点头……


      黄芷陶:“说到一个人住,我和季扬扬也差不多。我父母在国外,他的父母在外地。跟你,不同的是,我们和舅舅住一起。”


      王一迪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这人就这样,问话直来直去的。我没恶意,别介意。”


      孙少诚:“没关系,不介意。”


      方一凡:“唉…所以人送外号鲶鱼精。”


      王一迪:“方一凡,你一天不损我,你不舒服吧?”


      方一凡做了一个鬼脸………


      孙少诚:“哈哈哈…咳咳…哈哈…咳咳咳!”忽然,孙少诚捂住自己的胸口,脸色微微泛白,气息越来越急。大家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了……


      乔英子:“你怎么了,没事吧?方猴儿,快去给他弄瓶水来。”


      方一凡:“好的。”说完方一凡嗖的一下就跑出去了


      孙少诚慢慢悠悠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治疗哮喘的气雾剂,对着嘴巴里喷了几下,就缓过来了。


      方一凡:“水来了,水来了,给。没事吧?”


      孙少诚:“谢谢!我没事,不好意思哈,吓到你们了。我有哮喘,老毛病了。”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说道:“没事就好!”


      --------------------------------------

      温馨提示: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胜荣幸,文笔太差,不喜勿喷


      另:个别人设可能与剧中不符,敬请谅解!


      PS:本文可能不会完结(除非我不想写了),我所设想的框架是从高中、大学、婚后、一直到退休!


召唤兽流氓兔

心中的小欢喜·高中篇

正文  第一章  新同学 上

      北京市顺义区


      2017年9月13日


      春风中学高二三班教室内


      --------------------------------------


      开学后...

正文  第一章  新同学 上

      北京市顺义区


      2017年9月13日


      春风中学高二三班教室内


      --------------------------------------


      开学后的一个星期三,同学们正在热火朝天的议论着,即将到来的新同学。


      方一凡:“诶,英子,听说今天我们班上要来个新同学,你猜是男生还是女生?”


      乔英子:“嗯…管他男生女生,只要好相处就行了!”


      方一凡:“也对,要是来了个不好相处的就倒大霉了!”


      黄芷陶和季扬扬一前一后走进了教室


      黄芷陶:“你们在聊些什么呢?聊这么开心!”


      方一凡:“没什么,我们在猜新同学是男生还是女生!”


      季扬扬在一旁说道:“别猜了,是男生,我刚刚路过教师办公室看到了!”


      一边的王一迪闻声冲上来问道:“什么,什么,是男生?……帅不帅!”


      方一凡:“鲇鱼精,你说你俗不俗。”


      王一迪做了个鬼脸就跑开了


      --------------------------------------


      上课铃响起…李萌老师推开门走进教室


      上课……


      起立……


      老师好……


      李萌老师:“同学们好,坐下!”


      李萌老师:“进来吧。”话音刚落,门外就走进来一位皮肤黝黑,手腕带着红色护腕的男生。


      李萌老师:“你给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同学们好,我叫孙少诚,今年18岁。很荣幸能够成为你们的同学,希望在接下来的高中生涯里,与各位同学共同进步,共同学习。”:孙少诚自我介绍道。


      台下一片热议……


      同学A:“他,好黑哟!”


      同学B:“这叫古铜色吧,好羡慕!”


      同学C一脸花痴说:“好阳刚,好帅呀。”


      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


      李萌老师清了两声嗓子示意安静!


      孙少诚站着尴尬的问到:“那个…老师,请问我坐哪?”


      李萌老师指着一个空位说道:“你就坐那儿吧!”


      孙少诚点了点头说道:“谢谢老师。”


      孙少诚向自己的位置走去,路过方一凡时。


      方一凡:“你好,我叫方一凡!”


      孙少诚:“你好,我叫孙少诚,很高兴认识你。”


      打好招呼,孙少诚找到自己位置坐了下来!


      李萌老师:“好了,我们开始上课,大家把书本翻到第九页……今天这节课我们来讲……!”


      下课后热情的方一凡依次向孙少诚介绍道:“这位叫乔英子,她叫黄芷陶,他叫季扬扬。”


      孙少诚就和众人打了招呼!


      一天的课上完了,到了放学的时间。春风中学的学生很多都在附近的书香雅院,所以很多人都同路。孙少诚也住在这里,孙少诚的家就在某栋的一楼带个小院子,跟众人告别后孙少诚掏出了钥匙开门进屋!


      --------------------------------------


      英子家


      乔英子:“妈,我回来了!”


      宋倩:“英子回来了。高二开学几天了,感觉怎么样?”


      乔英子:“还能感觉怎么样,就那样!”


      宋倩:“哦,饭马上就好了,准备洗手吧。”


      乔英子没有回答,默默的去卫生间洗手。


      宋倩把饭菜做好端上桌冲英子喊道:“英子,洗完手没有,吃饭了!”


      乔英子:“洗完了,来了。”


      乔英子坐了下来,扒了几囗饭。餐厅里母女俩有一句没一句的交流着,空气中透露着些许的诡异。


      宋情:“听说今天你们班上来了个新同学。”


      乔英子:“嗯,就住在我们小区!”


      宋情:“品行怎么样?英子,听妈妈跟你说,品行不好的,你就不要跟他多接触!”


      乔英子:“哎哟…妈。我又不是查户口的,我哪能知道这么多!”


      乔英子吃完放下碗筷说:“我吃完了!”


      宋情:“这就吃完了,要不要添点?”


      乔英子:“不用了,吃饱了!。”说完就回了房间!


      自从12岁那年父母离异,英子就一直把自己家视作深渊,一直想逃离!原因不是因为觉得自己的母亲不够爱她。而是太爱她了,这种爱时常让她感到窒息。从那以后她养成了每晚和方一凡聊微信(QQ)的习惯!


      微信界面


      --------------------------------------


      PM 20 :30


      英子:方猴儿,到家没?


      方一凡:刚刚在外面吃完东西,到家一会儿了!


      方一凡:有什么事吗?


      英子:没事就不能跟你聊了吗?


      方一凡:哎哟,姑奶奶那里话!不能够,只要是你,那怕半夜,我也是你的一个树洞随时听你的倾诉。


      英子:这还差不多!


      方一凡:是不是因为你父母的事儿,还在难受?


      英子:嗯…自从他们分开后,我妈妈就把她的全部精力放在我的身上,我感觉我快受不了。尤其是开学前给我房间和客厅之间的墙上安了扇玻璃窗,给我的感觉就像监狱里一样。


      两人就这样聊了很久……


      方一凡:英子,我不跟你说了。我爸,我妈回来了!下次聊,拜拜!


      英子:拜拜,方猴儿。


      英子放下手机后心想:“方猴儿,我真的好羡慕你,你真的很幸福。”


      --------------------------------------


      方一凡家


      童文洁:“凡凡……我回来了,作业写完没?”


      方一凡:“在学校就写完了。咦,爸呢?”


      童文洁:“你爸停车去了!”


      不一会儿方圆就停好车上了楼。


      方圆:“媳妇儿,我回来了。”


      方一凡:“爸,你回来了。”


      方圆:“凡凡,吃过饭了吗?”


      方一凡:“爸,我在外面吃过了!”


      方圆:“吃过了就好,别饿着肚子了。”


      方一凡:“放心吧,爸!”


      说完方一凡便自己在学校里所见闻还有新同学都给自己的父母简单的描述了一遍。


      --------------------------------------


Murrrrrphy🍊

Chapter 3

“My lady! My lady...”Nancy broke into the room, her hoarse voice trembled as she screamed:”Miss Cecilia! Cecilia! She...”

“Calm down, Nancy.” Lady Pearl said quietly and forcefully. She didn’t look up from her table, and kept writing on a sheet of patchment. She tipped the quill on the ink...

“My lady! My lady...”Nancy broke into the room, her hoarse voice trembled as she screamed:”Miss Cecilia! Cecilia! She...”

“Calm down, Nancy.” Lady Pearl said quietly and forcefully. She didn’t look up from her table, and kept writing on a sheet of patchment. She tipped the quill on the ink bottle, adjusted her sleeves, and finally moved her eyes onto Nancy.


“So, what did she do this time?”

“She ran off into Sherwood Forest.” Nancy choked out the sentence. Pearl stared at her like she didn’t understand the word.

“She what?”

“I did everything, my lady. She just wouldn’t listen! She kept talking about those things she saw for days. And.. and then this morning, she ran away all of a sudden. I followed her all the way to...” 


Pearl stood up from her chair, arms held before her chest, looking more serious and uptight than ever. She stood still before the table, too shocked to say anything. Then she walked past Nancy and into the hallway without another word.


Nancy is always in such a haste. She is almost 70 years old, the years she gone through had done her nothing. She still panics like a little girl whenever something comes up. Is that why Cecilia become so against everything?


Pearl sighed silently. She scurried through the long corridor. The sun had reappeared after that abrupt storm. Rays of sunlight penetrated the purple vines and blossoms hanging under the eaves, and casted an exquisite shadow on the opposite walls. Everland was always a fine scene when the weather is mild. But Pearl still missed her real home back in Mainland.


During the days before the war---decade ago---when  she was still a graceful young dame in the Yuron royal court, going to banquet and revels every other night. There used to be endless feasts and good wines, so lavishing that Pearl now couldn’t believe she was once able to enjoy all that.


Pearl was immersed in her own head, and she didn’t see who is running right at her from the other side of the corridor.


“Oh morning, Lady Pearl.” Tracy stumbled right into Pearl, and dropped her thing onto the ground, ”Sorry, I am so rude.” She picked it up quickly and looked up at Pearl with an awkward smile. Her freckles under the eyes seemed more obvious with her cheeks turning red.


“It’s alright, darling.” Lady Pearl said gently, and helped her picked up her scattered arrows, handed them back to Tracy.


“I was actually looking for you.” Pearl said, looking earnestly into Tracy’s eyes.


“Looking..for..for me?” Tracy flushed even more like a well-ripe apple.


“Yes. I want to ask, is it possible that you might have an idea about what Cecilia might be doing in Sherwood Forest?”


“What? She went to Sherwood Forest?” Tracy cried.”She didn’t tell me anything. Never mentioned a word about it, my lady.” 


Pearl gazed at Tracy for a moment, and said:”You sure, my love? Because you know how dangerous that place can be, I believe you wouldn’t want to bring her any trouble. We would sent soilders into the forest soon enough anyway. I just wanted to know what’s her purpose. ”


“Eh...” Tracy stared at her hands, and stumbled,”I..ehh....”


Lady Pearl held up her head a little, eyes still focused on Tracy. “It’s alright if you don’t feel like sharing, love. Go on then, I’m sure you are already late for archery.” She smiled and patted on Tracy’s shoulder.


“Yes my lady. Have a pleasant day.” Tracy said. She clang tighter to her bow and ran away.


What is this girl hiding from me? Pearl felt frustrated.


She continued her walk to the northeast stairway, and went up to the second floor.


“Dennis, do you mind? I’d like a moment, please.” Pearl pushed open the assembly hall, ignoring that a room of fellow leaders were staring.

Dennis looked up from the map on the huge table, and nodded:”Of course, my lady.”


Dennis was a tall and slender man. He wore a long gray rob that made him looked even thinner. He had a funny mustache that make him look strangely young.

“What is it, Pearl?” He lowered his head to look at her, and asked with concern. His voice was so deep and strong for his slender stature.


“Cecilia. She went to Sherwood Forest.”

Dennis’s eyes turned blank, “What, again? When is it? Who’s she with?”

“Today.This morning. And I think she’s alone.”

Dennis looked up, and stared meaningfully to the hall doors behind Pearl.


“The girl is growing up. We don’t know what she’s planning to do this time. She’s hopelessly curious and brave.” Dennis lowered his eyes, and made a little pause, “maybe this time we should just... ”


“Let her go?” Pearl interrupted, “Listen to yourself, Dennis. Why are you so cruel? Do you expect her to come back with a bleeding arm like last time?”


“There is a heart of adventure in her, very much like you in that compartment, Pearl. We couldn’t stop her from climbing the highest walls at 5, couldn’t stop her from beating up the bully boys at 12. We won’t stop her this time as well. Cessy is a brilliant girl, I’m sure she knows what she’s doing.”


“I don’t believe it.You are talking nonsense.”Pearl’s eyes were blinking with anger, ”You approved of it or not, I am sending men down there to search for her.”

She turned to walk away before Dennis could made a response.


“I do love her, Pearl.” Dennis’ voice came from behind, he said it like he’s talking to himself, ”So much. But maybe this time, she is not ours to save.”


Pearl stopped for a while. And went on her way without turning back.


She went straight to Cecilia’s bedroom, and looked for Katherine:” Kath, I need you to do something for me.”


Kathrine looked up from the pile of clothing in her hands, rather surprised.


“Yes, my lady. Anything.” She stood up from the chair, and walked closer to Lady Pearl.


Katherine looked as ravishing as always, even dressing in a maid’s clothes didn’t held any of her beauty back. She had eyes of pure blue, like the deepest water of the Mer Ocean. And her wavy black hair were carefully put up on the back of her head. She never wore any jewelry except for that cumbersome necklace, with nothing but a big yellow crystal. Even Cecilia said once that it is too ugly for Kathrine. But she loved the necklace more than anything. Katherine never took it off, she said it’s a family heirloom passed down from her mother.


“Pick three men from the army, the ones that you trust most. Cecilia ran off to the woods, tell them it’s on my command to get her back here safe.”


Katherine didn’t act like she was surprised, she paused for a moment and replied swiftly: ”Yes, my lady. I’ll do my best.” And hurried for the door.


“Katherine,” Pearl stopped her, there were tears wandering in her eyes,“I can’t lose her again.”


“I know. I’m as worried as you are, my lady. I’ll try anything I can to get her back.” Katherine turned around and promised her firmly.


Pearl nodded in silence, and watched Katherine as she disappeared in the corridor corne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