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青石

46338浏览    241参与
Cain

買重複了


想要出掉多的


佔Tag見諒


有意者請私信我 謝謝🥴


圖二青石已售出

買重複了


想要出掉多的


佔Tag見諒


有意者請私信我 謝謝🥴


圖二青石已售出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注意!这本是青石!是青江x石切丸!而且有车!看清楚再下载否则被雷了跑来叽歪二话不说挂出来示众。


图源&修图&翻译&嵌字:樨,这次全部都是我所以满粗糙的。


下载地址【链接:http://t.cn/RL2IsxN 密码:yr3i】

解压密码:【虎穴注文番号+虎穴价格+石切丸与青江本体的长度差】阿拉伯数字17位,无空格无符号。虎穴搜不到得请将下方“完售也显示”的方框勾选上即可。


禁二传二改移作他用,请勿评论讨论解压码。

注意!这本是青石!是青江x石切丸!而且有车!看清楚再下载否则被雷了跑来叽歪二话不说挂出来示众。


图源&修图&翻译&嵌字:樨,这次全部都是我所以满粗糙的。


下载地址【链接:http://t.cn/RL2IsxN 密码:yr3i】

解压密码:【虎穴注文番号+虎穴价格+石切丸与青江本体的长度差】阿拉伯数字17位,无空格无符号。虎穴搜不到得请将下方“完售也显示”的方框勾选上即可。


禁二传二改移作他用,请勿评论讨论解压码。

一

画了 @一棵不开花的树 文章里的月下青石场景,请大家来品品阿树的美丽文字!!!➡️http://lingshu.lofter.com/post/1ae676_1c69d72bd

画了 @一棵不开花的树 文章里的月下青石场景,请大家来品品阿树的美丽文字!!!➡️http://lingshu.lofter.com/post/1ae676_1c69d72bd

一棵不开花的树

【青石】世界尽头之秋

【青石】夏花   ←算是这个的后续。很短   设定很随便 (前)大学师生paro

架空现pa设定,原型原背景随便想的不必深究,继续还债(bushi

作业bgm:新宝島-Lefty Hand Cream


“这么大老远的跑来找我吗?”

“我把自己当成教师节礼物送您如何。”

“别叫我老师了哈哈,可能再过几个月我还得管你叫老师。”

“哪能这么说呢,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真是说不过你,而且,虽然你的心意我领了,但实际上……怎么说,你首先是个拥有自我的人,不是吗。”

“没想到一个文科的老师居然比我这个理...

【青石】夏花   ←算是这个的后续。很短   设定很随便 (前)大学师生paro

架空现pa设定,原型原背景随便想的不必深究,继续还债(bushi

作业bgm:新宝島-Lefty Hand Cream





“这么大老远的跑来找我吗?”

“我把自己当成教师节礼物送您如何。”

“别叫我老师了哈哈,可能再过几个月我还得管你叫老师。”

“哪能这么说呢,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真是说不过你,而且,虽然你的心意我领了,但实际上……怎么说,你首先是个拥有自我的人,不是吗。”

“没想到一个文科的老师居然比我这个理科生还不解风情。”

“没办法,职业底线使然。”

“即使您现在已经不是老师了?”

“刚刚你不是说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啊。对哦。”




——如果我说“变成物品”就是我依据自己的意志作出的选择,又如何呢?……哈哈,忍不住就开始想看看您认真的样子。

车载音响中的轻音乐,很轻易地在汽车内部流散开去,间或混入一丝发动机的杂音。秋夜中微风飘荡,四周光影明灭。自临近的镇上采买物品,回程之时,天色已晚,不过石切丸也不着急赶路,或者不如说这种时候,他才更要不紧不慢地小心驾驶。


借实习之由来此拜访后,青江更多地感到一种不可思议,他本以为是文质彬彬缺乏烟火气息的石切丸居然能在这样的地方安家,培育花种,料理田野和花圃。

这只是做回老本行罢了,石切丸如此解释。

的确,石切丸老师告别古板沉郁的衬衫西装,随意戴着草帽墨镜,穿着白背心卷着裤腿照顾植物的时候,原本在整齐的着装下藏匿的体躯更多地暴露出来,显得更健康,更有些似乎和本人气质格格不入的强健感和侵略性。



“啊......我有点困了。你有本吗?”

“我还没考。”

“等等,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好像有。”



所谓的采菊东篱下或许就是这样吧。田园生活不仅有理想乡那般的静谧,还有跟不上趟的基础设施和生命力过于顽强的昆虫们。

譬如这个充满意外的夜晚。本该安静,却被发动机崩毁的巨大声响所刺中。




“什么,道路救援要那么久才能来吗?……哦,好的。喂?喂?”

“……所以需要多久呢。”

“至少也要四五个小时。”



青江隔着车窗玻璃向外望去。石切丸下了车,取出警示标识立在车子前后,重又坐回驾驶座。

远处的小镇灯光明灭。好像黑色沙漠中的金色绿洲,又如果说那也是无垠宇宙中的星辰。这个狭小的铁皮空间似乎就是废弃空间站一般的存在了。

只有他们两个人,互相打量着对方。仿佛身处世界尽头的废墟,只有二人在其中。明明这只是寻常郊野。四下里草叶和虫鸣却使空气显得更加寂寥。石切丸的脸深埋在阴影中。窗户投进的月光将他的颈项,和抓着手机的那只手的手腕,一并映成一种清冷的青白色,又被车框留下的影子所切分,骨节清晰。青江的双眼中流过些许幽暗的光泽。

车子抛锚,身边缺乏食水,似乎本应该不安,甚至害怕的。但是可以清楚地听到对方的呼吸之声。


“现在应该干点什么呢……”

“只能等着了吧。”

“要不老师先睡一会,我来留意周围吧,毕竟我开不了车。”

“出来之前喝了咖啡,倒也睡不着。”

“啊。那要吃这个吗?”

青江从包里摸出了一个月饼。然而石切丸摇摇头。

“现在吃这种高甜的食物容易渴,一会渴得受不了却没水喝可就不妙了。倒不如不如下车看看月亮?”

时近中秋,明月应圆。

“最好也不要吧,外面虫子多。”

“但是不打开窗户也不行,就这样在车里面睡觉会死的,也无法开空调。所以,总会有蚊虫进来。”

石切丸从手边的储物槽中拎出一瓶风油精来。小巧剔透又无比普通的玻璃瓶子,装着翠绿的药液。

“涂点吧,凑合一下。”

而后他降下车窗。

“从这里也是可以看到月亮的。”


青江捏着小瓶子,倒了一点风油精涂在手腕上。药液特有的味道弥漫开来,连带着有些清醒神志的功效。他顺着石切丸的手指关节看过去。

明月果然很圆。偶尔被浮云遮挡,偶尔从云中袅袅而出。



——今夜月色很美

当这样来路不明的话已经变得众人皆知,便不再有任何趣味了。

青江这样想着,打消了吐出这话的念头。继而除却专业相关的话题,他不知道说什么了。

要说的,方才好像也都说尽一般,夜间极端的安静之下,似乎就这样与石切丸坐在车里赏月就好,而不必再说其他的什么。车辆在高速公路之外的偏僻地方抛锚,他反倒觉得这样的遇险某种程度上却神似生命中的一瞬。短暂地停留在梦境中之后,车辆还是会被修复,或是纵使不被修复,也会被其他车辆拖拽起来,风驰电掣地前行。



“在想什么呢?”

忽然石切丸的话音传来。

“啊。”

青江柔顺的发尾正被自己无意识地在手指上绕成一圈。他听到话音,把指头松开。令人想见三春飞瀑,汩汩泉眼中正接住一汪月光。




“老师种了我之前拿去的花种了吗。”

“那些种子啊……只是在想,种下去了就没有了,稍微有点可惜。”

“……哎?”

“但是不种的话,它又迟早会死。”







直到抢险车的喧闹声划破近乎绝对的静谧为止,这都是一个比深潭碧水还要深沉的夜晚。





一棵不开花的树

【青石】夏花

因为和柚太达成的某些换腿肉交易这里应该以后应该还是会掉落青石的8(doge)

大学师生现paro   很短   设定很随便

点梗,正好就最近的某些事取了个材x


青江不由自主地就从托着腮吊儿郎当的样子,转换成了端端正正认真听讲的坐姿,甚至抽出了笔。

这个以前从来没见过的代课老师,好像讲起课来的确还可以。

而且声音还挺好听的……仔细看去,在他见过的老师当中显得年轻。个子高挑,深栗色短发,发尾修剪得很是齐整。


说来有些话长,学期开始的时候青江去超市购物,回来的时候路过教职工公寓,看到某家一楼的院子里开放着色彩斑斓的...

因为和柚太达成的某些换腿肉交易这里应该以后应该还是会掉落青石的8(doge)

大学师生现paro   很短   设定很随便

点梗,正好就最近的某些事取了个材x






青江不由自主地就从托着腮吊儿郎当的样子,转换成了端端正正认真听讲的坐姿,甚至抽出了笔。

这个以前从来没见过的代课老师,好像讲起课来的确还可以。

而且声音还挺好听的……仔细看去,在他见过的老师当中显得年轻。个子高挑,深栗色短发,发尾修剪得很是齐整。


说来有些话长,学期开始的时候青江去超市购物,回来的时候路过教职工公寓,看到某家一楼的院子里开放着色彩斑斓的花朵。晴空之下,满架清香沁人心脾,他不由得多驻足了许久。这院落的主人是谁呢,这样的好奇心驱使着青江,想等到主人回来,瞥上一眼,却始终没有见到。

结果等着等着,忽然想起正好错过了选课系统开启的时候,回过神来剩下的通选也只剩一门了。

“宗教与社会”。

青江皱皱眉头。看起来好像很复杂的样子,老教授似乎也很严格。为了学分也只能硬着头皮选了。但很意外的是,开课第一天,来授课的老师并不是原来的老教授,而是这个比较年轻的代课老师。


“三条老师忽然有事情不能来上课,暂时由我来代课。我名叫石切丸。”


毕竟是选修课,听不听都无所谓吧。本来这样想的青江却不知不觉之间,真的把课都听完了。

“下课了。关于这节课的课程内容同学们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除了学分那些的。我尽可能不为难大家。”

“……”

“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我还要回去浇花,先走咯。”

石切丸老师最后的发言倒是惹得一教室人大笑起来。

“老师养的是什么样的花?”青江插了句嘴。

“什么样的都有呢。在我院子里。”石切丸转身应道,而后就走出教室去。等青江抱着随身物品跟出去,石切丸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这算什么回答啊。青江耸了耸肩。

他不由得想起那次路过的开满花朵的小院落。莫非那个一层的公寓就是石切丸的家?不过教职工公寓离得有些距离。想到今天还有本专业的作业要完成,也就仍然先打道回府。


之后的课次里,石切丸越讲课,青江约觉得,大概选择这门课还是值得的。当然,石切丸似乎也不是那种一般意义上会受到学生们热烈欢迎的老师——他整个人还是显得很安静沉稳,且不会在课程中讲笑话的。毕竟课程是宗教学,也理当严肃些。

不过青江本身就对神秘的事物感兴趣。石切丸所讲的那些传说与习俗令他不由得开始兴致盎然。甚至有时候青江听着课,感觉其实石切丸就像是有什么神父高僧或者神主一样的气质。

而且期末作业倒也不是很难——至少对于认真听过课的青江是如此吧。


第二个学期,课表的任课教师中也有石切丸的名字了。虽然还是选修,虽然还是关于宗教,但也幸好还是通选。青江随口说着还要选这类课程的时候,室友们都先是一惊,而后调侃着真不像你能做得出的事啊。

的确自己专业还真的没人选择这样的课程。青江只是笑笑说,人都是会变的。


直到了学期中,青江越来越觉得,是时候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了。他打算下次课就搭配好一包自己所中意的花种,然后等到下课,便去问一问那个院落的事情。


然而下一次课,石切丸没有来。来上课的是其他老师。

又到了下一次课,石切丸还是没有来。

仔细包装过的花种在青江的包里躺了两个星期,原本的纸袋被挤压得皱巴巴的。


终于青江有些按捺不住疑问。他找到一天闲暇,带着花种去找记忆中的那个院子。但是院子里的花,明显少了很多。

“啊,是你。”

院子的主人从剩余的花朵和另外的枯枝败叶中抬起头。

石切丸对于这个翠色头发的学生倒是很有印象。这是他那门通选课上唯一一名生命科学学院的学生,通常是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右眼偶尔会被遮挡在医用眼罩之下。原以为他是无奈来混学分,想着判分时要不要手下留情,没想到也是认真听课了的。

“学生公寓可以养花吗?你要不要也拿上一盆?”

“您这是……”

“我很快要搬走了。”

“咦?您不继续任教吗?”

“我觉得我不适合在这里工作了。”

“这……方便我问一下为什么吗?”

“可能我习惯性地管学生管得多了些。总觉得不能放着不管嘛,就……听说我被某些学生针对了,我想……在事态一发不可收拾之前,还不如先离开比较好。”

青江愣了半晌。

的确。‘宗教’这种学科话题的确很难办,很容易会被解读成是所谓迷信。上课的时候,他也不是没见过石切丸很谨慎地解释某些概念。

“虽然研究这方面也有一段时间,我想比起在学校,可能还是回到乡下老家种花种地更适合我吧。又虽然对真正意义上的培育品种方面的事情,已经很是生疏了。怕是会让你见笑吧?”


青江终于把皱巴巴的种子袋掏了出来。

“哦?这是?”

“这是之前准备送给您的,只是之前没有来上课,拖到了现在。我在学植物学。如果您也乐意的话,可以留我个联系方式,我以后可以把我能找到的好品种寄过去。”




一棵不开花的树

【青石】"怪谈"本不怪

柚子太太点的梗

擅长讲鬼故事的青江与永远无法被鬼故事吓到的石切丸

日常清水,很短

有参考myu设定


夜深如墨,新月如钩。

两个身着浴衣的身影正并肩而行。自庭院中的石砌小径上,传来木屐擦碰的清澈声响。

夏夜正是适合用毛骨悚然的怪谈带来凉意的时候。而本就与怪谈有着密切联系的笑面青江,正好也是讲述怪谈的一把好手。他的长发仿佛暗藏精怪的柳叶,寄宿着幽灵的那只红色眼睛就在发帘之后隐约露出轮廓,如同幽幽燃烧的无根之火。若是他再举着蜡烛,任凭摇曳不定的烛火,在夜色中将自己的脸照得苍白,便更接近于什么灵异的妖物了。外表上的无懈可击,加上他透出几丝神秘的声线,细致而精彩的叙述,恰到好处的...

柚子太太点的梗

擅长讲鬼故事的青江与永远无法被鬼故事吓到的石切丸

日常清水,很短

有参考myu设定




夜深如墨,新月如钩。

两个身着浴衣的身影正并肩而行。自庭院中的石砌小径上,传来木屐擦碰的清澈声响。

夏夜正是适合用毛骨悚然的怪谈带来凉意的时候。而本就与怪谈有着密切联系的笑面青江,正好也是讲述怪谈的一把好手。他的长发仿佛暗藏精怪的柳叶,寄宿着幽灵的那只红色眼睛就在发帘之后隐约露出轮廓,如同幽幽燃烧的无根之火。若是他再举着蜡烛,任凭摇曳不定的烛火,在夜色中将自己的脸照得苍白,便更接近于什么灵异的妖物了。外表上的无懈可击,加上他透出几丝神秘的声线,细致而精彩的叙述,恰到好处的停顿……青江本刃也是对自己讲怪谈的能力颇为自信的。

但是几天过去了,他却发现石切丸似乎从没被自己吓到过。甚至在自己讲到某些跌宕起伏,出人意料的情节时,小孩子心性的短刀们大概是想到状貌诡异的怪物猛地窜出、甚至大开杀戒的场景,就会紧张地闭着眼、拉起身边兄弟的手、或用浴衣的衣袖掩盖着脑袋。就连一些打刀、太刀和长柄的付丧神也会面露些许意外之色。而只有那个神主模样的大太刀付丧神仍然心平气和,脸上永远没什么波澜。

因为是神刀,所以怪谈对他起不了什么作用吗?就像一般的妖怪都无法近得神职或者僧侣的身那样?青江暗自思忖着。

而后讲述怪谈的时间已过,付丧神各自散去,他这才向石切丸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只有石切丸先生觉得我方才讲的怪谈不可怕吗。”

“……”

“你似乎,面有难色?”

石切丸微微垂下头,从青江的视线中移开目光。他栗色的发丝在夜风中轻轻拂动。

“其实我只是觉得有些伤感。这话也只是其他人不在的时候才说得出,否则大家好不容易出来纳凉消遣。这样的感触怕是有些煞风景。”

“这却是为何?”

“你讲的很多故事里面,那些侵扰他人,甚至食肉啖骨的怪物、怨灵……本来也只是活生生的人类而已。”


青江沉吟半晌。一时间他觉得整个本丸都彻底安静下来,耳边再没有半点声响,自己仿佛真的置身于怪谈之中。

本来讲鬼故事只是聊以消遣罢了。然而仔细想来,那些惊扰他人的怪物都曾是什么样的人呢?

失去土地的农人,失去孩子的母亲……

不堪繁重却报酬微薄的工作,化为妖怪的僧侣,因为一点小事被主人家逼迫而死的佣人少女,父母双亡冻饿而死的小孩子……

冤死的亡魂,得不到爱情的男女,为了履行誓言而舍弃性命的友人,丧失故国、身死族灭的武者……



“……好像的确如此啊。”

“怀着这些怨念的,谁又不是走投无路,而变成这副凄惨模样的呢。所以我不觉得可怕,只觉得悲哀罢了。没有人拯救,没有人能拯救,所以他们才会变成鬼、变成怨灵、变成怪物……从‘人世’被割裂出去。也就是说……有时候,让人变成鬼怪的,其实还是人。”

“是的。或许人世毕竟如此。而再怎么说,‘怪谈’也是人世中的人们写成的、流传开来的。虽为‘怪谈’,到底也不过是人世之常,讲述着无法实现的种种执念。不过更为重要的是……”

“什么?”

这次青江的停顿却吸引到了对方的注意。青江看着石切丸藤色的眼瞳将目光抬起,重新投在自己的脸庞上,便悠然一笑。那似乎是武士们鏖战一番,艰难得胜后才会露出的一种得意之色。

“虽然我知道你一向非常想去回应人类的执念和祈求,就像在神社中的那样……不过最好不要这样让自己负担太重哦。今天早点安心休息吧……你应该拥有的是神明留下的传说,我可不想有朝一日得去讲关于你的什么怪谈。”

香泉先生

梦里家山,我愿意从一千年前经过

                     文/香泉先生


只有用积墨,才能画出山水的厚重

与深刻,一条小径,比铁还坚硬

伸进深不可测的意境

'

蓑衣斗笠

江山轻如鸿毛

'

细雨连绵,才能洇透秋山的空

人间到此为止

青石为证

光阴的凉痛彻骨髓

'

美人迟暮

英雄末路

'

结庐在人境。屋后的花应该为红色...

梦里家山,我愿意从一千年前经过

                     文/香泉先生


只有用积墨,才能画出山水的厚重

与深刻,一条小径,比铁还坚硬

伸进深不可测的意境

'

蓑衣斗笠

江山轻如鸿毛

'

细雨连绵,才能洇透秋山的空

人间到此为止

青石为证

光阴的凉痛彻骨髓

'

美人迟暮

英雄末路

'

结庐在人境。屋后的花应该为红色

蝴蝶才会如此

为云的影子痴迷

'

小溪边的草,青青

野花像小星星,在四月里

'

青苔幽林里,鸟鸣山外山

我听见时间的声音

像一阵小风

在远处

流过

'

黛瓦粉墙,适宜美人居住,在城南

去年今日此门中

墙内桃花

'

功名利禄,这些个都是身外之物


鬼君闲

[青石青]震惊!石、青二刃竟在现世当众……!

  >>问:本文标题的含义有哪些?

  

  >>开门见山点明本文CP——温柔可靠好papa石切丸X车速高刹车快超稳老司机笑面青江。

  

  >>点明现代情节,暗示了本文甜甜甜甜到炸的剧情,并为后文的诡异展开埋下了伏笔。ooc高度预警。

  

  >>好想写三条集体暗堕黑道pa。月石月预警。三条源氏警匪纠乱预警。(醒醒你的双黑同人呢)。咕咕咕鸽子预警。

  

  

  

  

First.

  通往现世的“门”就固定在时♪之♬政↪府的大门口,华丽又庄重,门上镌刻着数不清的符文和刻印,纯白色的灵力缱绻地流淌在纹路之间,温柔静美。

  

  说实话,有这么多符文制约着,谁也没...

  >>问:本文标题的含义有哪些?

  

  >>开门见山点明本文CP——温柔可靠好papa石切丸X车速高刹车快超稳老司机笑面青江。

  

  >>点明现代情节,暗示了本文甜甜甜甜到炸的剧情,并为后文的诡异展开埋下了伏笔。ooc高度预警。

  

  >>好想写三条集体暗堕黑道pa。月石月预警。三条源氏警匪纠乱预警。(醒醒你的双黑同人呢)。咕咕咕鸽子预警。

  

  

  

  

First.

  通往现世的“门”就固定在时♪之♬政↪府的大门口,华丽又庄重,门上镌刻着数不清的符文和刻印,纯白色的灵力缱绻地流淌在纹路之间,温柔静美。

  

  说实话,有这么多符文制约着,谁也没想过这玩意儿有一天会暴走。

  

  按正常套路的话,通往现世的“门”都是连接着时♪之♬政↪府在现世的据点,但是很显然,传送门暴走这种事情自然不能走正常套路。

  

  石切丸发现自己站在一堆人类之间时就明白不对劲了,毕竟有这么多人的地方,怎么看都不可能是时♪之♬政↪府的据点。温和的大太刀略感茫然,身侧同伴的气息让他稍稍放下了心,回首一瞧,原来是笑面青江。

  

  “神刀大人也来这里了啊——”笑面青江撩起了一缕发梢,唇角扬起妩媚轻佻的弧度,他凝视着身着绿色神官服的付丧神,唇边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这里,应该是现世吧。”

  

  石切丸环视四周人声鼎沸的热闹景象,清透的目光带上了些许了然:“看来传送门出了什么事。”

  

  笑面青江不置可否,倒是饶有兴致地直视前面墙壁上巨大的海报,指点石切丸看看:“神刀大人看那是谁?”

  

  石切丸闻言看去,干净雪白的墙面上,一张巨幅海报贴在上面。海报上的两个人,一个穿着蓝白色的羽织,一个套着红黑色的披风,背对背执剑而立,身后是巨大的万叶樱,粉色的花瓣在风中纷飞。

  

  “这是……加州殿和大和守殿?”

  

  虽然长得不像,但两个人的衣服和佩剑都是极有辨识度的,更何况海报还在两个人的旁边非常直白地标明了“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的字样。

  

  “不止哟,这边还有神刀大人的画像呢。”笑面青江指向另一边画着小狐丸,石切丸,今剑,岩融,三日月的海报。左上角两个大字“三条”标注了他们的刀派。

  

  另一边,人群之中。

  

  “……爹?”

  

  藤原洋子一脸难以置信紧紧盯着石切丸,梦呓般低声叫出。

  

  “啊?”小岛静香听到好友这一声不明所以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

  

  石切丸自是听到了这句话,但他并没有什么做爹的自觉,只有作为兄长的自觉,眉眼柔和地注视着海报。

  

  “爹我能给你拍照吗?!”藤原洋子相当激动,举着手机扑了过来,但又像是摄于付丧神的气势而停在了不远不近的地方,用一种满是憧憬和激动的目光死死盯着石切丸:“可以吗?!”

  

  石切丸:“……”

  

  笑面青江:“噗嗤。”

  

  小岛静香:“洋子!冷静!”

  

  藤原洋子像是意识到了自己过于痴汉的行为,不好意思地稍微收敛了目光,然后努力压抑着兴奋到颤抖的语气问道:“你们是应邀的COSER吗?我没在预告里看到石切丸出阵的通知而且石切丸没多少人COS结果来了漫展居然见到了所以有点激动……”说话间她已经凑了过来,伸出了一只手,自我介绍道,“我是藤原洋子,刀乱里面我最喜欢石切丸!papa是我最爱的男刃没有之一!”

  

  石切丸并不懂得现世的礼节,对方后面的话也让他感到无所适从,耳畔飘上了一抹红晕,憋了半晌才冒出一个单调的“谢谢”。

  

  笑面青江保持着一脸微妙笑意,看到石切丸微微害羞的表情不禁感叹一句:“神刀大人真是…。”

  

  藤原洋子的眼睛亮了,拽着好友的手臂来回激烈地摇晃:“静香是石青啊石青啊啊啊啊啊啊啊!”

  

  笑面青江:神刀大人实在是太容易害羞了,好想逗逗他。

  

  小岛静香: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洋子你怎么了。

  

  藤原洋子: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了我可以你们原地结婚吧!

  

  石切丸:……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Secend.

  送走了狂热的papa迷妹,被要求摆了不少暧昧姿势的两刃不约而同地感觉到了羞涩。

  

  “那边有免费的点心派送喔。”笑面青江果断转移石切丸注意力。是的,高大可靠的御神刀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吃货。虽然不嗜甜,却非常喜欢点心。

  

  果不其然,温吞的大太刀带着清浅的微笑迈着沉稳的步伐缓缓走过去在一堆小姑娘中间排队领起了点心。

  

  笑面青江看着那振天然的神刀大人不由一笑,握拳遮住翘起的嘴角。穿着绿色神官服的付丧神有着修剪整齐的妹妹头,仅刘海中间有一小撮乱毛,深棕色发丝在阳光下泛着暗沉的金色,温吞有礼,柔和清冽,木屐踏在地面发出清脆声响,一步一步向着他走来。

  

  等等。

  

  木屐?

  

  噗。

  

  穿错鞋子的神刀大人也异常的可爱啊。笑面青江不由笑得更欢了。

  

  提着点心的御神刀不明所以跟着勾起了嘴角,柔声寻问:“青江殿一起吃吧?”

  

  笑面青江似笑非笑地眯着金眸看着眼前刃,垫脚在刃耳垂啄口:“我其实更想吃神刀大人呢。”

  

  点到即止,笑面青江迅速停下转而伸手十分正经地接过此时已经言语不能的石切丸手中精致的小点心,粲然一笑,拖长调提醒:“吃点心了哦神刀大人——”

  

  不禁逗老年人·欲语脸先红·尴尬弧长·石切丸硬生生扛住了想发出问号的想法,默念着“平常心平常心”,面上十分淡定,可红透了的耳尖早已彻底出卖了他。

  

  当然啦,笑面青江也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石切丸的,他捻起一块樱花饼,含入口中,粉舌顺势舐过指尖,冲着石切丸扬唇一笑,金眸微微眯起,昭示着主人愉悦的心情,紧接着他伸出手臂环住御神刀的肩膀,踮脚试图与石切丸持平对视,笑弯了眼睛把脑袋埋进御神刀的颈窝满足喟叹:“神刀大人怎么这么可爱……”

  

  可怜的石切丸简直面红耳赤话都说不出来,就僵在那里任青江抱着,小声在刃耳边嘀嘀咕咕:“青江,这里人太多了……”

  

  “在本丸的时候神刀大人可不像现在这样……”笑面青江的声音闷闷的从下方传来,带点调笑撒娇又带点委屈指责,温热的呼吸喷洒在石切丸的脖子上,他感觉自己的心上像是被幼猫的爪子挠了又挠,有些痒却又很诱人。

  

Third.

  

  “可以稍微表演一下帮我们发个彩蛋吗……”少女眨着大眼睛bulingbuling地看着两刃,“原定的彩蛋表演coser来不了了,我看了洋子拍的照片觉得你们很合适……”

  

  “但是我们并不会表演。”笑面青江笑得温和却并不为所动。

  

  “拜托拜托,帮帮忙吧……我们会按原定coser的薪资付款的!”宫崎佳佳子急切地说着,“只是两三分钟而已!三千円!”

  

  “我们神刀大人可是时薪……”二百八十万的男人喔。笑面青江正要继续刺人,感觉背后的白装束被人拉了拉,回头无奈地看着石切丸,明白对方是不想自己再说下去。

  

  石切丸比笑面青江好说话得多,虽然他并不是老好人,但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请求不过是举手之劳,在他看来是在不需要多费口舌。

  

  于是,石切丸和青江首次出道了。时长三分钟。薪资三千円。

  

  身着绿色神官服的大太刀合着近侍曲缓步上台,木屐叮叮当当清脆悦耳。

  

  台下发生了一场小小的轰动,有几位妹子怕是平常在亲爹摸鱼的时候找不同找多了,一下子看出了不同之处。

  

  “噗嗤,你们看这个papa穿错鞋子了欸……”

  

  “真的真的,和亲爹一样丢三落四的哈哈哈……”

  

  说实话,石切丸这才知道自己穿错了鞋子,他耳朵尖一下子就红了,轻展衣袖抬手遮住了染上红晕的脸,闭上眼睛平静思绪,和着乐曲轻柔转身稍稍整理了一下站姿。

  

  他抬手扬袖回身抽出腰侧本体,单足踏地纵身跃起,平地带风在耳边猎猎作想。

  

  一道身影横空蹿出,同样拔刀出鞘,胁差与大太刀在空中刀锋碰撞,旋即接连落地。

  

  洁白的刀刃浮光交错时聚时散,温和却不失力道,衣摆纷飞,两刃默契异常,动作状似激烈使人心底紧张,仅短短三分钟的对打,点燃场内最后的热烈气氛,他们同时收刃入鞘,向台下颔首致意退场。

  

  ……

  

  “真的很感谢你们!这是约定的薪水!”宫崎佳佳子感激地鞠躬致谢,将装着三千円的信封交到他们手上,不过她显然还不打算放过他们,单刀直入开口询问,“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笑面青江很是不爽,却微微笑起来,直接忽略了她的询问转头看向石切丸:“神刀大人。”

  

  状况外的某御神刀一脸呆萌,脑袋上缓缓冒出了一个“?”。

  

  “拿出你的最高机动跟我走。”说着,笑面青江拉起石切丸的手就往外冲去。

  

  ……

  

  凭借付丧神的优良机动成功甩开了无知的人类真是可喜可贺!此处应有掌声送给某机动十一的大太刀啊!

  

  太阳早已沉入地平线,狭长的小巷子里面并没有路灯照明,笑面青江担忧地看向了石切丸,毕竟大晚上的大太刀眼睛基本上都是瞎的。“天色不早了……神刀大人还看得见路吗?”

  

  “啊,我没事。”石切丸下意识回答道。

  

  然而,世,事,难,料。

  

  啪叽——

  

  “噗…”

  

The end.

  

  加州清光带着两刃回来后……

  

  「手入室·中伤」

  

  “你们到底是在现世干了什么才会弄成这样啊……”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一脸无奈地在石切丸已经擦洗好的本体放在一旁的架子上,起身处理石切丸额头上磕出的伤痕。

  

  石切丸有点不好意思,垂睫避开药研藤四郎略带指责的眼神,乖乖坐好任刃在额头上摆弄,尴尬地“哈哈哈……”。

  

  虽然说大太刀夜盲摔倒很正常但是……石切丸回想起青江的笑声面上一红,不行,果然还是太丢刃了!


MaoTree

【青石】ENDLESS NIGHT-第2话
🌸「樱花盛开之时」 🌸 


<<上一话

【青石】ENDLESS NIGHT-第2话
🌸「樱花盛开之时」 🌸 


<<上一话

MaoTree

南海老师,请教我如何制作获取爱人芳心的陷阱!

南海老师,请教我如何制作获取爱人芳心的陷阱!

MaoTree
CP24 DAY2摊位【K38...

CP24 DAY2摊位【K38-40】豆花香中年
劳模柚子的四本青石本都在这里!请大家都来买一买!(热烈鼓掌)
另外还有无料抽抽乐,一等奖也许是和丸龟有关的…?
欢迎大家来玩!! 

※顺便说下抽抽乐,请先告诉摊主【笑面青江】和【石切丸】的全名才可以参与,报出CP23发行的EN第一话最后的密码可再加一次机会,帮人代抽的朋友也请多注意哦

CP24 DAY2摊位【K38-40】豆花香中年
劳模柚子的四本青石本都在这里!请大家都来买一买!(热烈鼓掌)
另外还有无料抽抽乐,一等奖也许是和丸龟有关的…?
欢迎大家来玩!! 

※顺便说下抽抽乐,请先告诉摊主【笑面青江】和【石切丸】的全名才可以参与,报出CP23发行的EN第一话最后的密码可再加一次机会,帮人代抽的朋友也请多注意哦

一棵不开花的树

【青石】蓬莱旧事

作业bgm:彼岸の時雨 - higan no shigure

是之前给柚子太太写的漫画梗,自己扩充了一下。

乌头花的梗来源是音乐剧里信康拿给石切丸看的花


“……哦?”

青江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请和我……()……吧。不然的话我会死去,拜托了。”


破败的神社。

爬满裂纹的石鸟居,干枯的井户,庭院中大片枯萎的花草。穿过这些了无生气,但能让他感到舒适的存在,他在神殿前站定,看见一个长身的男子倒在离殿门不远处。


全文戳这里


作业bgm:彼岸の時雨 - higan no shigure

是之前给柚子太太写的漫画梗,自己扩充了一下。

乌头花的梗来源是音乐剧里信康拿给石切丸看的花




“……哦?”

青江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请和我……()……吧。不然的话我会死去,拜托了。”


破败的神社。

爬满裂纹的石鸟居,干枯的井户,庭院中大片枯萎的花草。穿过这些了无生气,但能让他感到舒适的存在,他在神殿前站定,看见一个长身的男子倒在离殿门不远处。





全文戳这里





MaoTree

【青石】3月爽图精选

(还有一些在微博上不方便搬过来的就不搬惹

【青石】3月爽图精选

(还有一些在微博上不方便搬过来的就不搬惹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自助灵力增幅刀装生产装置

说好了要写我入坑刀男后看到的第一个cp,是青石,但是这篇……自我放飞到难打tag

☞触手x笑面青江&触手x石切丸,请系好安全带以免飞出车窗


“没想到,因为我个人的原因会给大家带来这么多麻烦……真的非常对不起!”

在紫发的近侍刀捏碎了不知道第多少个刀装,本丸的资源就快要见底时,审神者嗓音嘶哑,他对着眼神已经死掉了的歌仙兼定一个90°弯腰,双掌合十,就差在刀装室伏地土下座了。

“……没关系,慢性咽炎导致灵力波动又不是主上的错。只是这几天没有新刀装能用,出阵的时候多少会有些损伤……”

“呜呜呜……那不就是我的错嘛!”审神者抽着鼻子,扯了一把歌仙的袖子,“还好我们小判...

说好了要写我入坑刀男后看到的第一个cp,是青石,但是这篇……自我放飞到难打tag

☞触手x笑面青江&触手x石切丸,请系好安全带以免飞出车窗



“没想到,因为我个人的原因会给大家带来这么多麻烦……真的非常对不起!”

在紫发的近侍刀捏碎了不知道第多少个刀装,本丸的资源就快要见底时,审神者嗓音嘶哑,他对着眼神已经死掉了的歌仙兼定一个90°弯腰,双掌合十,就差在刀装室伏地土下座了。

“……没关系,慢性咽炎导致灵力波动又不是主上的错。只是这几天没有新刀装能用,出阵的时候多少会有些损伤……”

“呜呜呜……那不就是我的错嘛!”审神者抽着鼻子,扯了一把歌仙的袖子,“还好我们小判够多,现世货币我也有存款,实在不行我可以去万屋买资源回来应急。”

“不用不用,我们倒是还没到那个程度——”

“我这就去万屋一趟!等我!”

 

 

 

几个小时后,审神者拿着一根装在真空包装袋里极度接近香肠的东西回来,不,歌仙几乎确认那个东西就是一根脱水风干的红色香肠。

“别用这种鄙视的眼神看我啦。这个叫作万屋特供的'自助灵力增幅刀装生产装置',可以把刀剑男士自身的灵力高效利用起来,就算审神者的灵力不稳定,也能生产刀装。”

“万屋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所以说这根香肠不是食材?”

歌仙凑近了一点,装在透明包装袋里的香……什么什么装置有着细密的纹路,弯曲的部分似乎分了岔,感觉是什么生物压缩后的残骸。

“哪里像香肠了……算了确实有点像。等我看看使用说明……”审神者在空中呼出显示屏投影,才看了几行脸色唰地变了,“哇……不是吧,使用方法真复杂……活体道具一经售出不予退换……我可是花掉了全部小判哎……”

“等一下,您说什么?!这东西有这么值钱?”歌仙额角青筋暴起,“您之前把资源全用在白山吉光的限定锻刀上就算了,现在用全部小判买一根香肠?”

“都说了不是香肠啊!是自助灵力增幅刀装生产……咳咳咳……”

怒火中烧的歌仙一看到审神者凄凉的病容就噎住了,语气也稍微缓和了些,他的视线落在审神者买来的异常昂贵的装置上。

“等下记得喝我泡的罗汉果茶。好吧,这个要怎么用?”

“我去接盆水来,一边让它恢复原型一边跟你解释。”

 

 

吸水恢复原型中的香肠(伪)看上去极度可疑。

“怎么看都像是活着的生物……刚才还脱水成那个样子竟然可以复活。”

笑面青江蹲在地上,观察着水盆里蠕动的谜之物体,半透明的白装束在背后拖出一个仿佛精心设计的静物写生般的弧度。

 

审神者一旁仔细研究着使用说明,眼神飘忽不敢跟青江对视,毕竟刚才,就在十分钟前,歌仙听了他刚才说出的装置使用方法,立马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并特别叮嘱审神者不许让小夜试用,否则就把审神者的脸画进自家展出的春画里。

“这东西确实是活着的……啊,根据灵力总量的多少会增加相应出产数量,至于刀装的品质条件比较复杂,要跟付丧神灵力高涨的时间段结合。要使付丧神灵力高涨的方法,刚才已经告诉你了,咳咳。”审神者一本正经地解说。

“我明白了,作为灵刀又是胁差,刚好能生产出当下最急缺的远程兵装,再加上——”青江戳了戳吸水持续膨胀中的“装置”,意义不明地轻笑,“能让大家把我身体的一部分握在手里感觉也不错呢。”

“咳咳咳……其实除了远程兵装我们还缺精锐兵,就是大太刀才能装备的那个绿色的,消耗比较高的那个。”

“那要我把他叫来吗?”

“谁?”

“绿色的,消耗比较高的那个啊。”

审神者摸着下巴上的绒毛考虑了几秒,表情豁然开朗。

“对哦,那位打击数值最高的确实靠谱!那制造兵装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先去吃点药,喉咙快不行了……咳咳。”

 

 

于是,当石切丸收到来自笑面青江的无线通讯,慢悠悠踱步到刀装室,并打开那扇金灿灿的门时——

他的第一反应是青江被什么蛇妖附身了。

粉色肠子似的蛇形生物盘踞在一个圆盆周围,诡异的是粉蛇分了岔,其中像是脑袋的一根听到响动后扭头朝向自己……并点点头。

“……”

“来,momo酱,跟本丸里最靠谱的男人打个招呼。”

“……”

那个被可爱名字称呼的生物竟然真的听青江的话,抬起尖尖的“手”,朝石切丸挥了挥。

“……这什么啊?!”

“自助灵力增幅刀装生产装置,momo酱是我刚给它起的名字,因为颜色有一点像桃子。momo酱,笑一个~”

石切丸神情复杂。刚极化旅行回来本丸就发现审神者的灵力不稳,前段时间出现了景趣莫名季节混乱,现在则是无法生产出刀装,相应地出阵也减少了,这样下去的确不是长久之计。

“这装置看起来也太可疑了吧!青江,你通讯器里说的只有我能制造出精锐兵,其他大太刀不行吗。”

“太郎和次郎一起远征去了,我们本丸没有祢祢切丸,至于萤丸,我觉得不太合适,因为使用方法确实只适合结实一点的身体。”青江解释着,一步步靠近比自己高出不少的妹妹头大太刀,直到石切丸被逼到了墙边,内番服上的白色圆点被青江食指轻轻按住。

“虽然想吐槽萤丸比看起来要结实,算了。唉……那个装置到底是怎么做出刀装的?”

青江露出神秘笑容。

没错了,这个微笑,石切丸想起之前某次,把泡沫塑料伪装成奶油蛋糕并成功让包丁藤四郎气得拔刀的鹤丸当时就是这种表情。

“只要跟momo酱进行肉体和灵魂的结合就好了。”

“我拒绝。”石切丸突然间面无表情,秒答。

“这么快拒绝我很没面子诶!momo酱也会伤心的!”

面面相觑的沉默持续了三秒钟,打破寂静的是石切丸一个僵硬转身,方向明显是门外。

 

“容我深思熟虑后拒绝——”

“石切丸你能不能靠谱一点啊啊啊——!”

 

青江努力把求生欲望极强的扒住门框想逃跑的石切丸往回拽,即使他已经是极化后练度最高的,可加上女鬼的拉力也不太可能把石切丸拉回来(幸好对方逃走速度可以追得上),情急之下,青江转头对那只生物——似乎能听懂人话的谜之生物——

“momo酱!帮我拉住他!”

粉蛇一样的生物迅速伸展开身体,这让它看起来更像是没有头部的章鱼而不是蛇,其中一条粗壮的腕足卷起并拉住了石切丸的脚踝。

“哪有这种制作刀装的方法的!太奇怪了!那根肠子竟然是活的,整件事从一开始就特别奇怪——青江你就不觉得怪吗!”

“不,这方法很简单!”青江大声辩解,“你只要把momo酱当成飞机杯就好了!”

 

“……”

 

“……”

 

“石切丸,你不会不知道飞机——杯是什么意思吧,就是tenga……”

“我知道那是什么,只是这样?”

“不然你以为呢?”

石切丸的耳廓红了,他用扒门的手摸了摸鼻梁。

“呃……我还以为是让我爱上那根肠子跟它结婚什么的,外貌上太难以接受了。我觉得不是人类至少也要是铁器,而且我已经有青江了。”

“噗。对不起我没忍住……知道你是那种亲了别人一口就要托付终身的类型,不过想得也太远了,momo酱怕是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MaoTree

【青石】2月爽图精选②

第一页是提问箱点图!

【青石】2月爽图精选②

第一页是提问箱点图!

静子
迟到了两天的情人节贺图我不仅有...

迟到了两天的情人节贺图
我不仅有先生我还有媳妇(耶)

迟到了两天的情人节贺图
我不仅有先生我还有媳妇(耶)

MaoTree

【青石】1月爽图精选

漫画依旧是提问箱点图

其他塞不进的涂鸦以后找机会再放!

【青石】1月爽图精选

漫画依旧是提问箱点图

其他塞不进的涂鸦以后找机会再放!

MaoTree

【青石】龙与青江与石切丸

谢谢提问箱一位朋友分享的美妙梦境❤(稍微加了一点妄想w

【青石】龙与青江与石切丸

谢谢提问箱一位朋友分享的美妙梦境❤(稍微加了一点妄想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