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青色雷光

365浏览    1参与
残缺骑士

从零开始的斑类生活 番外之青雷与剑,凡人与爱

①cp:塞尔西斯x愤怒昴←这两个人叫塞昴?

②各种捏造有√时间线应该是尚没有的正篇里,很往后的位置。总之比起原版愤怒昴有所成长。

③大篇幅对话


时至傍晚,学校里的学生也就陆续走光了。空旷的剑道室内,昴拄着下巴看塞尔西斯挥剑。看着看着突然来了一句:“塞尔西斯,我好像知道你为什么成不了天剑了。因为你太笨了。”

望向优闲趴在泡沫垫上的昴,塞尔西斯的眼底没有笑意。好一会儿狭长的眼睛才再次弯曲,像往常一样挂起笑脸。

“不行哦——!即便我个人是蛮喜欢老大你的,老大你也不能拿这件事开玩笑哦~”

面对塞尔西斯胁迫感十足的笑容,昴不急不慢的又说:“我是说真的。但笨并不是说你智商低,而是你太过率直...

①cp:塞尔西斯x愤怒昴←这两个人叫塞昴?

②各种捏造有√时间线应该是尚没有的正篇里,很往后的位置。总之比起原版愤怒昴有所成长。

③大篇幅对话


时至傍晚,学校里的学生也就陆续走光了。空旷的剑道室内,昴拄着下巴看塞尔西斯挥剑。看着看着突然来了一句:“塞尔西斯,我好像知道你为什么成不了天剑了。因为你太笨了。”

望向优闲趴在泡沫垫上的昴,塞尔西斯的眼底没有笑意。好一会儿狭长的眼睛才再次弯曲,像往常一样挂起笑脸。

“不行哦——!即便我个人是蛮喜欢老大你的,老大你也不能拿这件事开玩笑哦~”

面对塞尔西斯胁迫感十足的笑容,昴不急不慢的又说:“我是说真的。但笨并不是说你智商低,而是你太过率直情感上没有丝毫感悟。虽然那是你为数不多的优点,但是什么东西都要适度。”

塞尔西斯蹲下身子,看着昴的脸眨巴好几下眼睛。嘟起嘴摸着下巴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就憋出来三个字:“所以呢?”

昴:“......你现在虽然是在挥剑,但你只是在挥剑而已。”

塞尔西斯:“不是啊?我挥剑是为了成为天剑啊。”

昴:“我是说感情或者说是执念!上次你和莱茵哈鲁特比试确实伤到他了,可你为什么没有和他死斗到底呢?古代的剑豪可都是将自己的命赌在自己的剑上的,即便剑断了还有手脚,手脚断了还有牙齿。身躯不在了,也会将胜算赌在虚无缥缈的灵魂上。”

塞尔西斯:“......那不是很蠢吗?”

昴:“拜托,在一般人看来你的想成为天剑这点也很蠢。”

塞尔西斯:“那老大你觉得我的想法愚蠢吗?”

昴:“不觉得啊,都说那是你唯一的优点了”

塞尔西斯:“那就行了啊,你不觉得、赫利贝尔桑也不这么觉得。我们就能愉快的共处不就够了吗?”

昴:“话是这么说,但是......”

塞尔西斯:“更何况干嘛要在意不理解自己的人的看法呢......那样不是更愚蠢吗?老大不要突然说这种话,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会下降的~”

塞尔西斯先是打断了对话,随后又说到了昴自己身上。昴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话题将会被带偏,出于打人自己也会痛的考虑,昴狠狠地戳了塞尔西斯的脸颊好几下,在自己耐心耗完之前继续刚才的话题:“闭嘴,你这个只知道叫唤‘天剑’、‘天剑’的狼崽子。你这种将繁化简的思维方式确实能让你在战斗中获得更大的优势,但对于心境的锻炼几乎没有。”

塞尔西斯:“唔......继续。”

确认塞尔西斯有好好听之后,昴才继续扩展他刚才所说的话:“武技达到一定阶段之后,你要是还想要继续前进你就要开始修心了啊!那是什么?”昴指向远方逐一更换位置,随着他指向位置的变化塞尔西斯准确点说出每个物体的名称。

昴面无表情却用诱导性的口吻问道:“将他们连在一起呢......?”

塞尔西斯像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问一样,眼睛看向刚才昴指过的地方。很随意的回答昴:“鸟在天空飞,人在树下走。”

昴盯着塞尔西斯的眼睛,叹了口气说道:“还真是你的风格,面对你的回答我都懒得生气了。走吧”

塞尔西斯抱着脚晃来晃去变换角度去看昴刚才指过的几个物品,听到昴说的“走”字时蹭地蹿了起来好奇地问:“去哪?”末了还不忘把昴拽起来。

昴被塞尔西斯拽起来之后,整理完衣服上的褶皱后说道:“去实际感受一下”。随后扭头便走了,全然不顾塞尔西斯的疑问,理所应当的享受了他的帮助。

两人来到室外,昴对着塞尔西斯说:“残阳将落,余晖打在地上,将这一带分为光暗两个世界。在这个寂静的世界里,此刻只有你我二人。带着这种感觉再去看?”

塞尔西斯想了一会儿掰着手指描绘他所感受到的东西:

[风在吹着我 

     要说想到什么没 

我也不知道]

『かぜがびく 

   なにおかんがえば  

しらないよ』①

昴听了塞尔西斯硬生生凑出来的川柳,抬头看了看天空,再回过头来看塞尔西斯的脸感觉顺眼许多。

昴:“你回去就把你会川柳的事告诉你原老大吧,他会开心的。”

塞尔西斯疑惑的歪着头,不知道是对昴知道他和以前的东家有联系而疑惑,还是因为昴刚才的语气里的温柔而疑惑。虽然前一项暂不清楚,但温柔绝对是看太阳看花眼,以至于看不清塞尔西斯的脸感到舒心许多所致。

空无一人的操场,在塑胶与水泥的间隙里,无名的小草挣扎着挤出身子,不知畏惧的向广袤的天空伸出自己的双手。在高高挺起的躯干之中,在挺翘嫩叶之上,在本不该存在的花冠之内——蕴含着一株待放的花朵。残阳缓缓落在花尖上,留下一片光影斑驳。

清风吹过,昴缩进围脖里低着头向前走。塞尔西斯看着天空逐渐落下的太阳,把自己的外衣披在昴身上。

昴低着头,所以避开了草;塞尔西斯抬着头,所以他碾碎了花。

可不管人们如何对待它,它都是它——一个在黑暗中前行的种子。②

昴和塞尔西斯走出校园的时候,太阳彻底躲到了云彩后面。但余晖映在云彩上,折射出来的光亮依旧够人们看清彼此。学生们早就走散了,现在出现的大多数是工作一天准备回家的中年人。

昴指着面前熙熙攘攘,却井然有序过马路的人群。问塞尔西斯:“那看他们,你看到了,或者是感觉到了什么?”

塞尔西斯歪着头看了一小会儿说:“疲惫、愚蠢。为了金钱而效命他人,将自己宝贵的身体弄得疲惫不堪,再也无法为了真正的梦想而努力什么的。实在是太愚蠢了啊。”

昴对着塞尔西斯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说:“人,一直都很愚蠢。不管是斑类还是猿猴,愚蠢可不会因为你换个祖先就舍弃你。所以活着就很蠢。你,努力这么久也敌不过莱茵哈鲁特早就获得的力量。所以你也很蠢,还蠢不自知。所以别说这种一看就明白的事情。好好动脑想一想,刚才不还造了个川柳吗?现在不用拘泥于形式,单纯用不同于以往的眼光看看他们就好。”

塞尔西斯狭长的眼眸眯起,不同于微笑时的状态。被眼睑所包围的竖瞳,正一声不响紧盯它的猎物不放。随即塞尔西斯便转过头,将视线重新投向人群。像刚才看向昴那样,审视着长流里形色各异的生物。

被塞尔西斯如此注视,有的人厌恶的别过头,有的人疑惑的转头看向四周没发现什么之后走了。最为大胆的还是刚才过去的小孩,她感受到塞尔西斯凌厉的视线不躲不藏回望过来。朝塞尔西斯所在的方向,露出一个笑脸。

从左到右,由南到北。不同的人走向不同的路口,他们疲惫、憔悴、丑陋。却形色各异,截然不同。每个人都有不同疲惫、不同的苦痛。硬要说他们丑陋的话,也是各有各的丑法。

塞尔西斯环顾几圈之后说:“有人在打电话,肢体动作显示他很紧张,但瞳孔却兴奋的放大了。再加上一些细节,他......应该是在和伴侣通电话吧?他旁边那个应该也是,但他身上还挽着另一个女人。介于人类并不像斑类一样重视生育,而是有着所谓誓约的前提来考虑的话。那家伙在出轨吧!同样两个男人,眼光这种东西还真的不是谁都有的。还有刚才朝我笑的那个小鬼,她正在换牙期。我推测她七岁半多一点,误差最多不会超过十五天。而且她没有好好保养牙齿,用不了多久她妈妈就要带她去看牙医了。唉,可怜的小鬼。”

昴听着塞尔西斯的话,不时点头。最后对塞尔西斯说:“你的剑里除了剑以外什么都没有,而莱茵哈鲁特的剑里却有他们。”

塞尔西斯皱起眉头俯视着众人,抬起的下巴在空气中轻轻划过:“所有?”

昴无视塞尔西斯的脸色继续说:“不止是他们,还有其他很多他自己都不认识的人。但这些人每一个都是他所要保护的人。”

塞尔西斯脸上不见笑意:“为了无所谓的人做到这种地步......剑会变重的。”

昴:“所以啊,他一直扛着这种无人能承受的重量前行。一直都在试图为那些不曾期待他的人做些什么。那样的他,你是赢不了的。”

塞尔西斯:“......”

昴:“我明白你的心情,简直热心肠到让人想吐的地步。不得不说自顾自‘关爱’别人到这种地步,还真和我的某个兄弟(傲慢昴)很像啊。不过我不觉得莱茵哈鲁特有达到你所说的天剑的境界哦?”

塞尔西斯:“......为什么?”

昴:“因为莱茵哈鲁特是一个完美的机器,但却是个残缺的人啊。如果你是只知道挥剑的野兽,那那家伙就是某种保护装置。你尚且还按本能行动,但他有没有自我意识都难说。那样的他也无愧于‘英雄’之名啊”

塞尔西斯:“?”

昴:“与其说是英雄建立功勋,不如说是功勋造就了英雄。至于英雄如何设想功勋,建立功勋的过程中和完成功勋之后有什么体验不都和他们无关吗?③因为他们所干的所有事,都是被某种集体意志或者说——命运所决定的。而且命运这种东西很讨人厌哦。”

塞尔西斯:“比如?”

昴:“因为命运是固定的,所以反抗命运者是否真的反抗成功便值得深思。毕竟‘人反抗命运’这一行为本身便可能包涵在他的命运之中啊。不过两者皆是不可证伪的东西,过度思考合理性就没必要了。”

塞尔西斯:“诶~看来我小瞧老大了。”

无视塞尔西斯所说的话,是面对塞尔西斯时也能将话题延续下去的最好方法。所以昴没有回应塞尔西斯,反而开始了另一个话题。

昴:“不过你的眼睛还真好使。在斑类的眼里,人类就是不穿衣服行走的猿猴啊。即便如此也能区分他们的面部表情,蛮厉害的。”

塞尔西斯:“我可是狼啊,这种事情小菜一碟啦”

昴面无表情的鼓掌,在塞尔西斯觉得昴又要夸奖他的时候,昴反而提到了别的东西。

昴:“但人类的婴儿也能做到分清猿猴之间面部的差别,可惜长大之后只是人种之间的差别就连脸都能认混。这就是思维窄化。所以我建议你近期多在意一下平常不怎么在意,甚至是刻意忽视的东西。”

说完昴双手合十,在胸前击掌。掌心碰撞后留下清脆的声响。昴也小声说道:“扣题完成,结束了!我还没被气死真是个奇迹。”但在小声又怎么能逃过狼的耳朵呢。

伴着汽车的鸣笛,踩着路灯的光晕。两个人到塞尔西斯公寓楼下常去的饭店吃宵夜。

在等待上菜的空闲时间里,昴就像每个教授知识之后,即便明知自己不该抱有期待,但却依旧幻想传授对象理解了自己想法的老师一样。饶有兴趣地问起:“你今天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啊?”

塞尔西斯快速答到:“我感觉老大你还蛮可爱的。”

昴听见塞尔西斯的话,少见的不是嘲讽、不是蔑视,只是弯着眼眉浅浅地笑了。

昴:“诶......难不成塞尔西斯君、你——喜欢我吗?”

语气轻柔的像是陷入爱情陷阱里的思春期少女。

塞尔西斯有些高兴的说:“当然!虽然这种事我并不清楚。不过我想这大概就是你说的喜......”

塞尔西斯的话还没说完,昴就抄起面前刚送上来的菜扣到了他脸上。然后对着旁边惊讶的老板说:“老规矩再来一份,放心这次不扔了。”

老板摇着头习以为常的把刚拿上来的盘子,又端了下去。

塞尔西斯没有动作,任凭脸上的东西在重力招呼下缓缓滑落。他看着昴厌恶的眼神,像往常一样挂着笑脸但眼里却满是杀意。

塞尔西斯笑着说到:“做到这种地步的话,即便是老大你也不行。仗着别人喜......”

塞尔西斯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昴打断了:“喜欢?!你喜欢我?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昴一边大声质问塞尔西斯,一边拽紧自己的头发。过了一会儿紧张的去挠脖子。随着他手掌的开合,有几撮头发从他手心里往下落。以塞尔西斯的视力不仅能看见头发,还能看见发根上连带的头皮,零星还带点血丝。

突然塞尔西斯的视线被昴的脸庞所占据。黑发黑瞳,但在光的照射下。他的眼睛是比琥珀更透亮的浅棕色。而瞳仁里有着想要将世界燃尽的愤怒。

面对昴的愤怒,塞尔西斯收起先前的杀意,狭长的眼睛也意外的瞪圆。

对于昴的质问塞尔西斯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刚才不清楚,但现在有点明白了。我说不定是真心喜欢老大你呢。我的心现在正在‘砰砰砰’一刻不停的拼命跳着呢!”

昴脱力似的捂住额头,讽刺地说:“你的心不跳你就死了!”

塞尔西斯:“但是......”

昴:“没有但是!”

昴挥舞着手臂,想要将塞尔西斯的话语甩在脑后。但挥出去的手臂却无法收回,因为塞尔西斯在昴的手划过他面前的时候咬住了他的手。塞尔西斯咬的很深,鲜血顺着昴的手腕往他的袖子里流。

塞尔西斯看见昴冷静下来之后,也松开了牙齿。握住昴的手腕来回晃荡昴的手。邹着眉头有些无奈的说:“真是的。说过很多次了,我是狼不是狗。还没有好脾气到让主人随便打啊。你要是不能冷静下来,我就只能在不伤及你性命的前提下让你强制安静了哦?老大——”

话音刚落昴便无视了手流血的伤口,凑到塞尔西斯面前用抛硬币后那种看死人的眼光盯着他说:“你是狼不是狗,也就意味着我不仅要打狂犬疫苗、破伤风疫苗。还要抽血化验一下我有没有被传染什么怪病咯?明明我好心陪了你一下午,满大街乱逛陪你找感觉,最后担心你饿还特意来这家你少见不讨厌的饭馆吃饭。到最后我却要因为制止了你的胡言乱语,被你咬以至于我要在大晚上跑去医院打育苗。以防我狂犬病发?”

塞尔西斯叹了口气彻底收起敌意,像往常那样笑着回应他:“到也不用去打疫苗啦!再者说老大你平时就是这么脑补别人会迫害你的吗?你在甩锅这方面至少是‘莱茵哈鲁特’级别的。”

昴抽回手冷哼一声窝在椅子里,再也没说一句话。塞尔西斯看着他流血的手,轻轻含住手上的伤口,细心的舔抵着手上的血迹。

塞尔西斯的行为直到菜上全之后才停止。他要得全都是昴爱吃的菜(他自认为的)。塞尔西斯将所有的盘子都堆到昴的面前,放不下便叠起来放。也不管上面的盘子会不会压到下面的菜,放在下面菜究竟还能不能被吃到。只是单纯、固执的,重复着将食物放到昴面前的举动。

昴看着面前盘子叠起的小山,恢复了平常的态度,不咸不淡的对塞尔西斯说:“这件事是我不够理智,但没办法早在意识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就擅自动起来了。所以打你的不是我,是我的身体。”

塞尔西斯:“......收回前言。老大你在丢锅耍赖这方面确确实实是‘天剑’级别的。”

昴:“不,你想啊。你是谁?是除了剑以外什么都不顾的笨蛋。我是谁?座右铭为‘溺水者攀草求生’的混蛋。就这两个家伙,才聊了不到半天的时间。竟然成功让其中一方喜欢上了另一方?这简直比我祈求天降陨石毁灭地球还不靠谱。”

塞尔西斯:“因为老大你的祈求本来就不靠谱啊......!”

昴:“退一万步讲,我要是能够完全理解喜欢这种情感。我就不会沦落到被你怜悯的地步,也不会一直和你鬼混在一起。”

塞尔西斯:“和我在一起不好吗?你这样说我很伤心的!”

昴:“尤其被你告白之后,你义正言辞的非要证明你喜欢的我的样子。就好像被全班人偷偷讨厌却还不自知的家伙,突然有一天来到我的面前对我说‘同学,请看一下气氛’一样。即便是好脾气的莱茵哈鲁特也会本能的采取我刚才的行动的。”

塞尔西斯:“别把我和雷古勒斯相提并论啊!”

昴:“......抱歉。对了,你喜欢我的事情,也一起告诉你的原老大吧。他应该会倍感欣慰吧。对了,你可以走了。你本来就是考虑到莱茵哈鲁特的情况,未雨绸缪搞来的打手。现在已经不会再和他为敌了,所以你可以回去了。”

塞尔西斯:“用过就扔!老大你太狠心了!在你同样喜欢上我之前,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不久之后,昴获得了来自波拉奇亚的礼物和一封感谢信。信上内容如下:

『万分感谢

虽然我听到塞尔西斯的话的时候,反应和你一样。但如果我说实话,他一定会生气的。所以我所能做的也只有满怀善意的鼓励他,这一点而已。

此外如果可能,希望你能让塞尔西斯学会不要随便拔剑砍人。尤其是在吃饭的时间。下午茶的时候也不要。

如果有机会,希望能够见你一面。至少在对待塞尔西斯的事情上,我感觉我们会是聊的来的朋友。

                                                         此致

                                                          敬礼                  』


——————————————————————————


①我自己造的川柳,没什么意境。但我觉得塞傲天大概就这样吧……


②橡果论


③《自我论》部分选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