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靖安

21.7万浏览    1144参与
Stella •R•H•Murphy     ⃒⃘⃤

我本以为是代餐,没想到是正主

前期只是代餐,后来会陆续穿过来。请不要把代餐和正主真的联系起来。

想了想修改了一下设定,正主传过来之后同一身体里是两个意识,但是只有正主能操纵身体,两人可以聊天。

部分穿成学生(后来会回去),部分跑来看戏。

不要问我他们赛季中为什么会有空来看戏,问就是疫情比赛天天取消。

平行世界,没有近期各政治事件。

目前暂定三方,格林威治,柚天,靖安。

老一辈会有亚普,库萨,PG,GG涉及,皆BE。

私设安未婚,当然也没有最近的某些事。

韩语机翻,我琢磨着要不要请大小姐帮我看一眼。

———————————

暑假终于结束了。

我饱含热泪地踏进教室,老天,我终于可以嗑代餐了!


等一下...

前期只是代餐,后来会陆续穿过来。请不要把代餐和正主真的联系起来。

想了想修改了一下设定,正主传过来之后同一身体里是两个意识,但是只有正主能操纵身体,两人可以聊天。

部分穿成学生(后来会回去),部分跑来看戏。

不要问我他们赛季中为什么会有空来看戏,问就是疫情比赛天天取消。

平行世界,没有近期各政治事件。

目前暂定三方,格林威治,柚天,靖安。

老一辈会有亚普,库萨,PG,GG涉及,皆BE。

私设安未婚,当然也没有最近的某些事。

韩语机翻,我琢磨着要不要请大小姐帮我看一眼。

———————————

暑假终于结束了。

我饱含热泪地踏进教室,老天,我终于可以嗑代餐了!


等一下?

我们班啥时候有韩系帅哥了?

崔老师虽然妈妈是朝鲜族,但是也不是很韩系。

真要说起来,崔老师就算有韩风,也被他的摇滚范给压下去了。

所以这谁啊?走错班了?


我把东西收拾好就给班长传了张纸条。

阿蒙一脸好奇:“说不定班长也不知道呢?”

“怎么可能?”我一脸的斩钉截铁,“我们班就没有他瞿安庆不知道的事!”

果然,传回的纸条上班长潇洒地写道,这是新同学,刚转来的。

新同学?!?


没过多久班主任就来了。我看着一群人手忙脚乱地把刚刚讨论出来的社会实践总结结尾,满含同情。

好耶,我早就写完了!


诶,怎么有人还在写?

哦,是卷王在写五三啊。

我对着他从地面摞到椅面的教辅倒吸一口凉气。

不愧是你,方道远。


就在这时,阙总戳了戳我。我转头就看到他神情恍惚:“咋了哥?”

他脸色难看地问:“你还记得我们俩上次去省里参加数学竞赛吗?”

“当然记得。”我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反应过来,“你那次遇到这个新来的帅哥了?”

“……”阙总脸上大写的无语,“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他叹了一口气,“我上次旁边坐的就是他。”

“Then?”我面无表情,“后续呢?”

阙总一脸的尴尬,又没忍住切换到了东北话:“你知道我有的时候会有点说话不过脑子,呃,我考完之后顺便和我们那个考场的对了答案,他有一题计算出错我没忍住嘲笑了他。”


“What?”我谴责地看着阙总,“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帅哥?”

他大概是终于忍不住了,送了我一个白眼。

“你什么时候能先关注重点?”


我重新坐正看向讲台,继续欣赏帅哥的俊脸和精致的衣装。

啧啧,看样子墨姐一直期待的挚友来了。


班主任让他先做个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金玟恒,来自上海。”

居然还是腼腆的性格?耳朵都红了诶。


班主任略帮他补充了几句,说他是朝鲜族,又讲了一下他为什么转学过来。

朝鲜族?怪不得这么韩风。


不过,校园欺凌啊……

我默默攥紧了手。

跟我一样吗?


打断我思绪的是崔老师过于激动而翻了椅子的声音。

于是全班都注视着他利索地爬起来,兴奋得顾不得扶好椅子,眼巴巴地看着金小帅哥,嘴里蹦出一堆显然不是我们能听得懂的东西,我猜应该是韩语:“너 한국어 할줄 알아?드디어 누군가가 나와 함께 한국어를 할 수 있게 되었다!남방에서 학교를 다니다가 방학을 하다가 고향에 돌아오자마자 외할머니에게 혼난다.‘왜, 한국어도 못하니?’”「你会说韩语吗?终于能有人陪我说韩语了!在南方上学,一放假回老家就被姥姥骂,“怎么啦,连韩语都不会说啦?”」

金小帅哥的眼睛也亮了:“너도 조선족이야?나는 엄마 아빠가 올 시간이 없어서 한국어를 해줄 사람이 없을까봐 걱정했었다.”「你也是朝鲜族吗?我之前还担心阿爸阿妈都没空过来没人陪我说韩语呢。」


由于听不懂,班上的其他人,包括班主任,都只能面面相觑。而两人还在交流。


“어머나 그럼 너는 학교에 머무를 거니?학교 기숙사의 여건이 좋지 않은데 너는 익숙해질 수 있니?우리 집에 머물러도 괜찮아!우리 엄마가 기뻐하실 거예요!”「天哪,那你要住校吗?学校宿舍条件不是很好,你能习惯吗?到我家住也可以的!我阿妈会很高兴的!」

“아니요. 아빠가 근처 호텔에서 한 학기 동안 스위트룸을 예약해 주셨고.”「不用的,阿爸在附近的酒店给我定了一学期的套房,姐姐也会暂且来南京照顾我。」

…………


“崔文昭,金玟恒同学。我能理解你们激动的心情,但是请你们课间再聊,好吗?”饶是脾气软和的班主任也受不了他们俩了,果断开口。

我险些笑出声,憋了一会儿笑之后才发现班主任给我们调整了一下位置。

调整之后,就是玟少爷坐在我的位置上,我和阿蒙成了同桌。

哦,玟少爷是阿蒙给起的称呼,回头还要看他同意不。阿蒙说,以她这么多年去北京看她爸的时候得到的经验,这位估计是个少爷。

实际上,这一点所有人都一致同意。


但是,座位这么排……

我看了一眼阙总,发现他已经整个人都僵住了。

阙总,我会祝福你的,加油。

——————————

预计还有两次全代餐同学。

部分名字:

王濛——梁蒙宜

武大靖——瞿安庆

再次强调代餐同学和正主是不一样的!代餐cp不一定会和正主一样!

崔文昭只是长得像安而已。梁和瞿与正主的相似性不多,所以“我”不会意识到。

班主任原型是我们班以前的地理老师。刚毕业,超帅,是校草……性子超软,从来不骂人不找人谈话,怎么着都不生气。

代餐同学的cp的话,我暂定魏方,剩下你们更吃谁和谁?要是没人讲的话我就跟同学商量着定了。

还有,你们想看我和我挚友的那些事吗?虽然我们俩真的只是朋友,但是甚至有老师嗑,这要是不是我本人我也嗑。

想看我就把他加进来。

哦,他没有lofter账号哈哈哈

———————————

再问个问题。

为什么我看很多说方方是斯坦福的?(迷茫)

倫敦不起霧

天狗不食月

Summary:

神话里,天狗一遍遍追着月亮,所以有了月食。

但是现实里,天狗追月追了十年,终于放弃了。等到月亮再想找小狗的时候,小狗已经跑远了。月亮还在那里,但身边没了小狗。


短打/勿上升/不完全现背/be都是假的假的假的

Bgm:于心有愧


安贤洙要回韩国了。


这个消息是范可新告诉武大靖的:“大靖,安教练要回国了啊,可能不续约了。”范可新端着餐盘在武大靖对面坐下:“我还以为他能和咱续约呢。”

武大靖脑子里有点乱,他从来没有听安贤洙讲过这件事,上周他问他的时候安贤洙说还没定下来呢,这么一看明明早就定好了。......


Summary:

神话里,天狗一遍遍追着月亮,所以有了月食。

但是现实里,天狗追月追了十年,终于放弃了。等到月亮再想找小狗的时候,小狗已经跑远了。月亮还在那里,但身边没了小狗。

 

短打/勿上升/不完全现背/be都是假的假的假的

Bgm:于心有愧

 

 

安贤洙要回韩国了。

 

这个消息是范可新告诉武大靖的:“大靖,安教练要回国了啊,可能不续约了。”范可新端着餐盘在武大靖对面坐下:“我还以为他能和咱续约呢。”

武大靖脑子里有点乱,他从来没有听安贤洙讲过这件事,上周他问他的时候安贤洙说还没定下来呢,这么一看明明早就定好了。

 

可是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想啥呢大靖,他没和你说吗,我们都以为你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范可新在武大靖面前挥了挥手,想确认武大靖有没有听到这个消息。

为什么会觉得我会是第一个知道的呢?武大靖不知道。

“啊..他没和我说啊。”武大靖勉强挤出了一个笑。

 

安贤洙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武大靖,他清楚武大靖的感情,他也了解自己的心意,可是他给不了回应,也不能给予回应。

 

接下来的日子,女队都在张罗着给安教练带些特产走,大包小包的,恨不得把安贤洙的行李箱都塞满。

男队那边也是,很多人从童年时就把安贤洙当做偶像,一见到安贤洙就搂住他:“安大哥我们想你啊,你可得回来看看啊别忘了我们。”安贤洙也总是笑眯眯地回应着:“好。”

 

这些人里,都唯独少了武大靖。

 

少了平时总围在他身边转悠的武大靖,安贤洙觉得有些不习惯。

 

 

送别的时候是在晚上,月亮被乌云遮住了半边,看得不真切。

 

隔着人群,武大靖朝安贤洙挥了挥手

“就到这吧。”他想。

安贤洙看到武大靖低下头,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

安贤洙想要朝武大靖走去,但奈何送别的人实在是太多,他们之间又隔得那么远。

 

有那么一瞬间,武大靖想冲过去问安贤洙:“遗憾吗?整整十年,我们连个完整的告别都没有。”

可他还是忍住了,他不能也没有立场。

 

大巴车上,安贤洙正在看一张便利贴,是武大靖托曲春雨给他送来的,可以说是他们这些天,唯一的沟通了。

便利贴上只留了一句话“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祝前程似锦,一切顺利。”

连个落款都没有。

安贤洙觉得中文实在是太难了,他看不懂这句话。

 

 

又是一年春,月全食。*

 

安贤洙的手机屏幕亮了,是武大靖发来的消息。

“安教练,我要结婚了。”

 

“恭喜,祝你幸福。”

安贤洙抿了抿嘴,终究还是没把离婚证的照片发出去。

 

 

 

*文名的想法来自《天狗食月》这一神话故事,但想法核心却不同。天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追逐月亮,当天狗真的不再奔向月亮的时候,可能就是真的放下了。

*查了一下资料,预测在2025年3月14日会发生月全食。 

Stella •R•H•Murphy     ⃒⃘⃤

我本以为是代餐,没想到是正主

前期只是代餐,后来会陆续穿过来。

类似于游戏身份卡,父母“常年出差”。

可以把“我”端良期理解为就是我本人,因为这就是一个我嗑我们班cp的记录,然而太像三方了所以我有了这个脑洞。

部分穿成学生(后来会回去),部分跑来看戏。

不要问我他们赛季中为什么会有空来看戏,问就是疫情比赛天天取消。

平行世界,没有近期各政治事件。

目前暂定三方,格林威治,柚天,靖安。

老一辈会有亚普,库萨,PG,GG涉及,皆BE。

私设安未婚。

——————————

在嗑我们班两个大佬cp的第三个月,我终于认识到为什么我嗑的这么开心了。


这不就是三方代餐吗!!!


恐怖如斯方道远:内卷之王,文......

前期只是代餐,后来会陆续穿过来。

类似于游戏身份卡,父母“常年出差”。

可以把“我”端良期理解为就是我本人,因为这就是一个我嗑我们班cp的记录,然而太像三方了所以我有了这个脑洞。

部分穿成学生(后来会回去),部分跑来看戏。

不要问我他们赛季中为什么会有空来看戏,问就是疫情比赛天天取消。

平行世界,没有近期各政治事件。

目前暂定三方,格林威治,柚天,靖安。

老一辈会有亚普,库萨,PG,GG涉及,皆BE。

私设安未婚。

——————————

在嗑我们班两个大佬cp的第三个月,我终于认识到为什么我嗑的这么开心了。


这不就是三方代餐吗!!!


恐怖如斯方道远:内卷之王,文理都不错,正常性格内敛含蓄沉默高冷,对魏哥整个人都柔和起来了,简直就是亮了一个色调

自信过头魏述:卷毛,也是内卷狂人不过没有卷王卷,成绩比卷王好一点,整个人天天嗨到不行,目标性极强,想尽一切办法一定要达到


然而,两个人每天都觉得是好兄弟,卷王一点点都没有意识到他对魏哥尤其特殊,作为团支书简直双标到了极点,而魏哥也一点没有意识到他有多喜欢往卷王那凑。


哎,这么想的话,其他人好像也有点问题哦?


魏哥妩媚精致的同桌墨姐,不就是森妹?

卷王的前桌“摇滚boy”崔文昭,长得真的好像安啊。

永远的全班第一谢君泠,羽生是你吗羽生?


不是我说,我们班这什么情况!?!

冬奥代餐班吗?


这样说来,成天东北话的黑龙江小哥阙总是任还是天?

——————————

以下是部分化名:

我——端良期

周知方——方道远

陈巍——魏述

杰森•布朗——汤臣墨

安——崔文昭

羽生——谢君泠

小林——金玟恒

下次小金就出场了……其实小金原型是个妹子,上海的朝鲜族大小姐

卡时空

星星

都灵冬奥会上最耀眼的星星,一个国家的骄傲,也许那时候可以这么说。他也曾妄想过摘星。可是星星,是可以摘下的吗?

       在之后的索契冬奥会上,武大靖终于和这颗星一起并肩而赛,彼时他们还是对手。


星星 


都灵冬奥会上最耀眼的星星,一个国家的骄傲,也许那时候可以这么说。他也曾妄想过摘星。可是星星,是可以摘下的吗?

       在之后的索契冬奥会上,武大靖终于和这颗星一起并肩而赛,彼时他们还是对手。



星星 

关东煮卷煎饼

【靖安】有福

乡村文学 3.7k左右 HE

在wb

昵称和lof一样@关东煮卷煎饼

关键词是【有福】

置顶也有


乡村文学 3.7k左右 HE

在wb

昵称和lof一样@关东煮卷煎饼

关键词是【有福】

置顶也有


werbistdu

【靖安】随遇而安 4

ao3:sweaterteddy

微博:世界末日三十年前

  Chp4

安贤洙今天拉坯非常不顺利,更加没法进入到下一步的阶段,修坯。在转盘上的泥因为实在拉了太久,软到根本没办法立起来。他一拳把碗锤扁在转盘上,拿线把泥刮下来丢到地上的泥水混合物桶里,然后看了眼支在转盘前的木板上的手机,今天一天的素材就够剪一个破防瞬间合集了。拉坯是一件极其考验耐心与力量的工作,而且不论从陶泥的角度还是作为一个陶艺家的角度来说,都不应该在上面花费太多的时间。泥巴稍微揉圆摔到转盘中心,一边脚踩踏板控制转盘转速,一边拍击陶泥使其位于正中央的位置,接着就开始上下压扁陶泥,拉长,重复三四次,马上就开始构想实物呈......

ao3:sweaterteddy

微博:世界末日三十年前

  Chp4

安贤洙今天拉坯非常不顺利,更加没法进入到下一步的阶段,修坯。在转盘上的泥因为实在拉了太久,软到根本没办法立起来。他一拳把碗锤扁在转盘上,拿线把泥刮下来丢到地上的泥水混合物桶里,然后看了眼支在转盘前的木板上的手机,今天一天的素材就够剪一个破防瞬间合集了。拉坯是一件极其考验耐心与力量的工作,而且不论从陶泥的角度还是作为一个陶艺家的角度来说,都不应该在上面花费太多的时间。泥巴稍微揉圆摔到转盘中心,一边脚踩踏板控制转盘转速,一边拍击陶泥使其位于正中央的位置,接着就开始上下压扁陶泥,拉长,重复三四次,马上就开始构想实物呈现出的样子。有时他不构想,一边在心里打草稿一边调整坯子的高矮胖瘦,这里要不要棱角?这里圆润一些?然后在合理的时间范围内拉出应该有的样子,拿刮板刮去表面的泥水,再把坯子取下来,放到一旁的木板上。

他把手机按了暂停,站起来活动了两下,天色慢慢暗下来,专心做事的时候有点难以察觉时间的流逝。晚饭吃什么?他坐到墙角沙发上对着二楼阁楼发呆,馄饨?饺子?盖浇饭?他作为外国人来到中国,今年是第五年。中文多少学了点,其实应该要报班学个中文,不过他在视频网站上找到了一些视频课程可以免费观看,于是断断续续地看,记笔记,学着说。以前在韩国,在俄罗斯,韩语是母语,没能体会到学习语言的要领和关键条件,到了俄罗斯,再到中国,才明白环境真的很重要,在视频网站学习的中文反而使用得并不广泛,与中国人交流,学得更多,也更实用。

“准确来说你学的不能算是普通话,”王濛说,“东北话,是中文的第二形式。”

也不是特别懂她是什么意思,总之语气里多少带了点得意洋洋。

“你听好了啊,跟我读,”王濛张大嘴巴,“嘎嘎好!”

“嘎嘎好哇。”安贤洙有样学样。

“干啥啊!”

“干哈呀!”

“嗯。”王濛抱臂满意地看着他,“可以出师了。”

“没有这么快的。”安贤洙笑出声。

“可以了,够用了。”王濛说。

安贤洙隐隐约约想起一个词,和火车有关,问,“你是不是在...那个...火车?”

“啥啊?跑火车啊?”王濛瞪大眼睛。

“对对,跑...火车。”安贤洙连连点头。

“可以啊,学得挺好啊你。我这不叫跑火车,这叫对自己国家文化的自信,你能盖特到吗?盖特。”

“不。不能。”安贤洙诚实回答。

“啧。平常看上去挺聪明啊,又聪明又漂亮的,怎么脑子转不过来呢就是。”

“漂亮是,说女孩儿的吧。”安贤洙慢慢说。

“也可以说男孩儿。”王濛点点头。

“好的。”安贤洙回答。

“但如果有男孩儿说你漂亮可爱你可得小心了啊。多半没安好心。”王濛想哪说哪,安贤洙还没从上一个话题里出来,王濛已经开始了新的话题。王濛是他的第一个中国朋友,她做的陶器和他的不一样。他的陶器没有过多的修饰,大多在形状上变化,颜色多为釉料烧制后呈现出的灰、红、白色,会因为温度差异出现不同的自然的花纹,而他见过王濛的作品,条纹陶罐,渐变的颜色仿佛在计算机上处理过,彩陶,精细美丽到令人难以置信,完美而平滑,让人无法相信是纯手工制作的。有时他很嫉妒能做出这样陶器的一双手,不过他的工作室里总有很多粗陶需要继续处理加工,一步一步走自己的路就好。

他拿上钥匙出街。临走前突发奇想,发现自己记不清锅包肉的味道了,要不今晚吃东北菜吧。


来到附近一家店,走进店里,很热闹,老板娘问他几个人,他说“一个”,老板娘说您往里走,有单人位,他走到一个桌子前坐下,桌子比较小,面对面应该各有一个椅子,不过其中一个应该是被其他客人拿走了,他坐下之后扫码点餐,锅包肉,地三鲜,米饭。荤素搭配,干活不累。环顾四周都是结伴而行的两三人,楼上有包厢。不远处有两个男人面对面坐着,都是寸头,年纪不小,但也不大。大概在三十左右。手边各一瓶啤酒,面前烤串签子插了大半个筒。其中一个一边嚼着东西一边说着些什么,偶尔拿手腕擦一下鼻子,快速地眨眼,咧开嘴笑一下,抿着嘴笑一下,嘴巴一圈沾着油和烧烤料,被他抽一张抽纸抹掉。另一个人显得安静一些,说一句话,做个手势,就把对面的逗得够呛,仰着头笑起来,于是这人也笑起来。倒是腻乎得不行,安贤洙心里有点不着边际的猜测,不过很快就被地三鲜锅包肉吸引了注意力,不再留意那两个男人。等他暴风吸入期间抬起头看一眼,两人都有些沉默,拿起啤酒瓶互相撞了一下,安贤洙看见之前被逗笑的那个人眼睛发红。不和?回忆往昔?诚恳的忏悔?安贤洙低下头继续吃。等他再抬起头,两人的位置已经空了,啤酒瓶,烧烤签,不锈钢托盘,托盘里的油,明明是个垃圾堆,但是有点不对的地方。他把杯子里的水喝了,努力地看,才看出来,桌上没有剩下的食物,烧烤签全部插在筒里,地上没有揉成一团的抽纸也没有烟头,他吃饭时没有闻到烟味。往桌脚的垃圾桶看了一眼,抽纸都在垃圾桶里。好像在帮服务员干分担,安贤洙撇撇嘴,还算有公德心。他看了眼桌子确定没有东西落下,站起来,又重新步入哈尔滨的夏天里。

  

  

武大靖今天诡异地发现手里竟然没有未结案件了,预感绝对有事。他一觉睡醒又是离上班时间还有十五分钟不到,去掉洗漱换衣服的时间早饭来不及在家里做来吃。于是在路上买了麻球包子鸡蛋还是贵得他要是不饿真就不吃了,到了局里还没来得及想局长在不在二楼呆着的事,就被许宏志截住偷摸说局长这几天抽风没在楼上呆着,藏一楼看谁迟到呢。武大靖伸手看了眼手表,离上班时间刚过去一分钟整。他把豆浆喝完丢垃圾桶里,问:“你小子怎么没走啊?”

许宏志和他并肩朝门口走,一边走一边说:“一中队又接了个侵财类案件,给我留下来了。”

武大靖一个掉头两人又往办公桌走过去,“你想看监控啊?”

“那我们还能干嘛啊?!”许宏志挤眉弄眼。

武大靖正想说还一堆文书工作盼着要干呢,台子就响了。已经有人把电话接起来,邪了门了说是烧烤店后街疑似发现人体组织,要马上到现场调查。两人背上挎包,走出门还是坐上那辆服役好几年的破车。

一上车武大靖抱着手就闭上眼了。许宏志看他一眼:“睡觉呢?”对方哼了两声表示没有。干这行忙起来最直接的感觉就是困,抓住每时每刻的机会补觉,坐着睡,站着睡,开垃圾会的时候、等人的时候,哪里都能睡,办公室的沙发、桌子、地板,车上、凳子上。睡到最后就是不习惯躺着睡。总之许宏志暂时没睡,和司机小陈聊了几句。小陈一样二中队的,常出外勤,照顾着他从区里过来,给他大致讲了一下情况,说现场估计呛得慌,过去得做好心理准备别吐了。武大靖笑了两下,还闭着眼睛,他能吐?他和你一样上大学那会儿上完厕所直接扎里染的头发。

许宏志说能算闭目养神么你这样。小陈也笑了,净跟那儿扯。

到了现场已经拉起警戒线,大早上太阳晒得热气从柏油路上蒸腾起来,烧烤店其实才刚刚结束营业没半天。前门占人行道摆着红色蓝色的塑料椅,地上地砖里都是黑色的油污。隔壁社区里不少人围过来正在看热闹,几人从人群里挤进去已经出了一身汗。后门的情况许宏志的确只消一眼胃就开始自己搅拌自己,小陈捂着嘴,表情很微妙,一半同情一半恶心,“这大夏天你脸白了都,要不要找个凉快点儿的地儿缓会儿?”许宏志把肚子上的手拿下来挥了两下,跟着武大靖又往里走了两步。垃圾桶,苍蝇,油污,厨余,臭气熏天,主要垃圾桶前面蹲着戴着手套的范可新,从几大块可以些微辨认出形状的块状物体抬头和他俩说:“中午整顿烧烤?”

“呵呵,”武大靖也笑,“不要妄想摧毁我对烧烤的爱。”

技术已经不少人在周围现场开始取证,武大靖猛地想起自己早上的预感,心想果然。


顶着大太阳忙到中午,几人坐在路边摊把午饭解决了。没吃烧烤,因为时间太长、味儿太重、以及武大靖不想被摧毁对烧烤的爱

漂亮小孩饲养员

米兰的风

老福特的审核机制我真的看不明白,下次能把我不能过的地方标出来吗😿


👉thishttps://m.weibo.cn/6725006028/4804910224769563 


老福特的审核机制我真的看不明白,下次能把我不能过的地方标出来吗😿


👉thishttps://m.weibo.cn/6725006028/4804910224769563 

川上桃花开
之前的被屏蔽了,重发一遍,再不...

之前的被屏蔽了,重发一遍,再不过就走wb

之前的被屏蔽了,重发一遍,再不过就走wb

关东煮卷煎饼

【靖安】去旅行吧

麻了 发不出来 走wb吧 @关东煮卷煎饼

关键词就是标题《去旅行吧》

置顶里已经更新了 可以从置顶看

人鱼au 和合集里的上一篇鲛人记是同一世界观

HE 全文4k


麻了 发不出来 走wb吧 @关东煮卷煎饼

关键词就是标题《去旅行吧》

置顶里已经更新了 可以从置顶看

人鱼au 和合集里的上一篇鲛人记是同一世界观

HE 全文4k


川上桃花开

【竞体群像】首钢笑话(1)

01.关于院名 

十二对情侣所处的院子有个清新脱俗且欠打的名字,叫情侣大院。隔壁大院的单身狗们曾在这个院名被挂上门口后学雪姨拍门三天

你有本事秀恩爱没本事开门啊!

02.关于语言

说来你可能不信,院子里的小孩一般都精通五门语言:中文,英语,日语,韩语,俄语

中文自不必说,英语是官方指定的第二语言。

日语一挂,金羡羽兄妹俩和张梓源功不可没,韩语那边,武安婧和林爱威任爱琳兄妹俩微微一笑,至于俄语,黛芙妮是妹妹呀,大家当然都乐意让着她。

其实是有后遗症的。

比如任爱琳在跟他林爹去机场接金建宇的时候脑子一抽蹦出来向空巴哇;金羡羽在见到由美奶奶的时候一紧张吐出一串韩文;柳明玥在...

01.关于院名 

十二对情侣所处的院子有个清新脱俗且欠打的名字,叫情侣大院。隔壁大院的单身狗们曾在这个院名被挂上门口后学雪姨拍门三天

你有本事秀恩爱没本事开门啊!

02.关于语言

说来你可能不信,院子里的小孩一般都精通五门语言:中文,英语,日语,韩语,俄语

中文自不必说,英语是官方指定的第二语言。

日语一挂,金羡羽兄妹俩和张梓源功不可没,韩语那边,武安婧和林爱威任爱琳兄妹俩微微一笑,至于俄语,黛芙妮是妹妹呀,大家当然都乐意让着她。

其实是有后遗症的。

比如任爱琳在跟他林爹去机场接金建宇的时候脑子一抽蹦出来向空巴哇;金羡羽在见到由美奶奶的时候一紧张吐出一串韩文;柳明玥在冰场碰到纪平梨花先吐出一句阿西,黛芙妮在看到谷帝时说了一句不甚清晰的姐姐

其实最后一个除了辈份乱了之外也没什么问题。

大姐大王濛看着孩子们,露出一个语言系统紊乱的痛苦面具

03.关于国籍

院内大人血统天南海北,国籍倒很是统一。

林孝埈自不必说,安贤洙挣扎多年,最终也转了中国籍,羽生结弦本就已在考虑转中籍,在金博洋怀第一胎时便拍板,让金羡羽一出生就是纯正的拆那娃子。

值得一提的是,羽生结弦和福原爱是同一年转的国籍,要不是各自公开过恋人,霓虹人还以为两人是情侣。霓虹金痛失两位国宝级运动员,大为心痛,纵使金博洋和张怡宁在日本人气也不低,终究是在外网上大战一场,撕了整整一周,最终官方下场净网才算了事。

莎莎和千金算是引进人才,俄萝女单太过内卷,二人正值巅峰,却被国内环境和压力压得喘不过气。金天天得知后,替国家抛了个橄榄枝,二人思虑良久,最终转来中国。

番茄今天喝咖啡了吗?

  原图在彩蛋里面

  有一些意象句子比较贴脸!

  原图在彩蛋里面

  有一些意象句子比较贴脸!

番茄今天喝咖啡了吗?

  在重庆流浪

  暂时请个假~

  

  最近事情多

  原图在彩蛋

  放大有惊喜

  谢谢理解๑•́₃•̀๑

  以上.

  

  在重庆流浪

  暂时请个假~

  

  最近事情多

  原图在彩蛋

  放大有惊喜

  谢谢理解๑•́₃•̀๑

  以上.

  

星光捕手

永不结冰9

老婆哄得好,招财又进宝

“我们大靖是很负责的队长呢”


提醒:有5安,但这篇很多格林威治


“诶,大靖哥去哪儿啦,刚我去他房间敲门好像没人”李文龙在食堂门口碰到同样刚刚吃过早饭的任子威


“可能是在吃饭吧,咋啦有事啊”

“我刚吃饭的时候听见有个教练说明儿安排咱队和河北省队的一起跑25公里,就想来问问大靖哥看是不是真的,又跑25公里天啊……”


任子威从听到河北省队这四个字之后就没心思听啥事啦,和河北省队一起就等于和小林一起,和小林一起等于和老婆结束异地,结束异地等于可以亲亲,可以亲亲等于……管他多少公里,反正是和老婆一起,干就完啦


“好好好,那我等会儿见他了我跟他...

老婆哄得好,招财又进宝

“我们大靖是很负责的队长呢”


提醒:有5安,但这篇很多格林威治



“诶,大靖哥去哪儿啦,刚我去他房间敲门好像没人”李文龙在食堂门口碰到同样刚刚吃过早饭的任子威


“可能是在吃饭吧,咋啦有事啊”

“我刚吃饭的时候听见有个教练说明儿安排咱队和河北省队的一起跑25公里,就想来问问大靖哥看是不是真的,又跑25公里天啊……”


任子威从听到河北省队这四个字之后就没心思听啥事啦,和河北省队一起就等于和小林一起,和小林一起等于和老婆结束异地,结束异地等于可以亲亲,可以亲亲等于……管他多少公里,反正是和老婆一起,干就完啦


“好好好,那我等会儿见他了我跟他说,先不跟你说啦,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先走啦”甩完这句话任子威就一路跑回宿舍,趁着还没开始训练,他赶紧先问问林孝埈是不是真的



“喂乖乖”

“子威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林孝埈在路上接到任子威的电话还有点奇怪

“嘿嘿,想你就打啦,乖乖吃早饭了没”

“我也想你🥰刚刚吃过,现在去准备训练啦”

“小林教练,我们是不是要一起训练了呀”

“子…子威别这样叫我…我…我也不知道”



小林教练,林孝埈带队的时候小队员经常这样叫他,所以每每听到任子威在床上这样喊的时候林孝埈的反应都会特别大,任子威就边亲边哄让他放松,林孝埈说过好几次不让他喊,说再那样叫就要把他赶出去,任子威答应的好好的,等到下一次却依旧不改,总把人闹得耳朵红红



“原来小林教练还不知道啊,那我知道,你要不要听”

“知道什么?我要听”

“那小林教练要喊我什么呀,嗯?”

“……明明我才是哥哥!”

“我想听嘛小林哥,你让让我”

“我不要听啦,子威坏蛋”

“诶诶诶……”


林孝埈挂电话啦


“乖乖别生气,我错了嘛”

“你想知道啥我都告诉你”

“就是刚刚有队友给我说我们最近可能要和河北省队一起训练,就想问问我们小林教练知不知道,如果是真的那过几天我们就可以见面啦”

“好想你”



老婆哄得好,招财又进宝,任子威对这句话可谓是烂熟于心



好吧,既然他都发信息向自己解释了,那就原谅他一次

“我也想子威🥰”

“想和你一起训练”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没事吧”

原来是任子威这边光顾着回信息也不看路撞着了人,一抬头才发现这不武大靖嘛

“诶5哥,我问你点事”

“啥事儿啊,去哪儿啊,就在这儿问呗”

任子威左看看右望望把武大靖拉到了个没人的地方,“我就是想问咱过几天真跟河北省队一起训练啊”

“啊?你咋知道”

“那就是真的啦!”

“也不是过几天,今天下午就走,明天开始训练”

“收到队长!”打听完任子威就第一时间给林孝埈发信息,又做了低头族

“记得看路啊!先别跟别人说啊!”

“知道啦5哥”



等到果家队和河北队集合完毕就是下午五点了,主教练交代完训练安排和注意事项就宣布解散,就当是给他们放了个紧张训练开始前的一个几小时的假


住宿安排由各队的教练负责,武大靖这边没问题,难弄的是任子威这边,但仿佛是上天给了这对异地恋人点运气——林孝埈被分到了单人间,刚领到自己的房间号任子威就凑到人耳边说悄悄话,“记得给我留门”,林孝埈的易脸红体质就容易藏不住事,这不,逃一样地跑了,行李还是任子威后来给送去的



和任子威分到同一间的是李文龙,这小孩,年纪不大,操的心不小,晚上起夜见旁边床上没人就秉持着“有事找队长”的原则给武大靖打了电话



“喂?”

“大象你搁哪儿呢”

“我那个出了趟门,等会儿就回去”武大靖刚想说让他早点回去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的声响,沉默了几秒撂下一句“别耽误人明天跑步”就挂了电话



“真是,明天不训练了吗”武大靖在一旁的小声嘟囔被安贤洙听到,弯起一双眼睛说“我们大靖是很负责的队长呢”

“那可不,这一群小崽子都多大人啦还得我照顾,所以安你看我这么辛苦今晚可以抱着你睡吗,我肯定只睡觉”

“不可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