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2151浏览    3407参与
Space_X
  年味渐浓,熙攘人群人群又复...

  年味渐浓,熙攘人群人群又复现了,一切皆好,等待花开…

  年味渐浓,熙攘人群人群又复现了,一切皆好,等待花开…

某田冻死了c

【头鱼书山/头书】静(下)

+轻度躁狂症头鱼,被家//暴书山麻麻,习惯了爸爸打麻麻的可怜孩子神坠;

+家//暴赤腥有,不喜立马退出

+不上升不舞脸不ky,文明混圈从我做起

🙅‍拒绝家暴🤺对家暴说no🙅‍拒绝家暴🤺抵制一切形式的暴力🙅‍拒绝家暴🤺极力反抗家暴🙅‍NO

Previous

上篇 中篇

————

“好久不见啊,书山。”

“我是不是说过,你再敢跑,就要死啊。”

据说跳楼自丨杀的人,大部分是脸朝上死的,因为他们都后悔了。

据说自由的极乐鸟一生只落地一次,那便是它们生命的终点和故乡。

————

“好久不见啊,书山。”

--

一次尝试自杀,一次反抗和一次逃跑已经耗尽了书...

+轻度躁狂症头鱼,被家//暴书山麻麻,习惯了爸爸打麻麻的可怜孩子神坠;

+家//暴赤腥有,不喜立马退出

+不上升不舞脸不ky,文明混圈从我做起

🙅‍拒绝家暴🤺对家暴说no🙅‍拒绝家暴🤺抵制一切形式的暴力🙅‍拒绝家暴🤺极力反抗家暴🙅‍NO

Previous

上篇 中篇

————

“好久不见啊,书山。”

“我是不是说过,你再敢跑,就要死啊。”

据说跳楼自丨杀的人,大部分是脸朝上死的,因为他们都后悔了。

据说自由的极乐鸟一生只落地一次,那便是它们生命的终点和故乡。

————

“好久不见啊,书山。”

--

一次尝试自杀,一次反抗和一次逃跑已经耗尽了书山所有的勇气,现在面对头鱼,书山早已不知道该怎么反抗。

头鱼一脚踢开房门,大手掐住书山的脖子,反手用力关上了门,然后借着身高的优势,把他往房间里架。

“咳……放开我……”书山踉踉跄跄,出于本能而挣扎,手脚胡乱地挥着,试图摆脱头鱼。

头鱼急促而沉重地呼吸着,猛地把他扔到墙上,在书山大口喘气的时候又扯着他的头发往后一摔,书山的后脑狠狠地撞上墙体,耳鸣嗡地一声在脑子里炸开。

“呜啊……!嘶…呃……”书山痛苦地呻吟,堪堪护住头,但下一秒就被头鱼一脚踩上肩胛骨,坚硬的鞋后跟毫不留情地在软肉上碾踩,书山又是一阵痛呼,眼泪在眼眶里噙成一滩晶莹的水。

“你是真能跑啊,书山。”头鱼半眯着眼,用鞋面拍了拍书山的脸。

书山被压在墙上,毫无规律地抽泣着,浑身打颤,肩膀因为恐惧地喘气而一耸一耸。

“我是不是说过,你再敢跑,你就要死啊。”头鱼往书山身上踹了一脚,揪着他的衣领,粗暴地把书山从地上扯起来,贴着他的脸,野兽般的眼神仿佛要吃人。

“你为什么要跑啊?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跑,啊?!!”头鱼怒吼着,“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很伤心啊?为什么,书山,我还不够爱你吗?!!”

书山哭得眼泪糊了一脸,双手无力地挡在头前,只能一个劲地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头鱼…呜……我错了……”

头鱼给了书山一巴掌,磨磨后槽牙,抓着他领子的手稍微松开了些。谁知书山趁着这个空隙,突然用尽全身力气猛地推开头鱼,往后跌了一步。

“你妈逼的,草……”将死的猎物跑了,头鱼骂了一声,伸手就要去捞他,但动作比书山慢了一步。书山踉踉跄跄地撞进一旁的卫生间,哐地用力关上了门,震耳的声音让书山浑身都在尖叫,但却梗在喉咙,叫不出声来。

“妈的,开门你个臭逼!!”头鱼大声地用拳头砸门,咔嚓咔嚓动个不停的门把捏在书山满是冷汗的手心里,只让他有种下一秒头鱼就会破门而入的错觉。他歪着身子,双脚紧绷着,右边的肩膀和整只手臂顶着门板,形成反作用力,死死抵住门,瘦弱的身板隔着门也被砸得微微颤抖,浑身的肌肉都因为瞬间的紧张而有些僵硬。

突然地,门外一声闷响之后,砸门的动静没有了。安静了一会儿,取而代之的是头鱼软了下来的声音,像是贴在门上,对着门缝说话,因为刚才剧烈的动作,声音听着微微有些喘。

“书山,书山我真的好爱你啊……我是不是又让你不高兴了?出来吧书山,我保证,我保证好吗,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打你了,书山……”

书山还有些惊魂未定,面对头鱼突然改变的态度觉得不知所措,但还是慎重起见,不敢松开门把。

“你他妈开门啊!!!”

果然,只是下一秒,头鱼就又疯了似的拍门,试图按下门把。书山被吓了一跳,颤抖地喘着气,死死闭着眼睛抓紧了门把,没留意到又有一滴泪溢了出来。

门外又没声了。隔了几秒,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接着是房门吱呀地被打开,又砰地被关上,卫生间脆弱的门板也连着一震。书山的心脏几乎要跳出嗓子眼,全身都能感受到一下一下的撞击,血液充斥在窄小的血管里,一突一突地在皮肤上暴起青筋。

不锈钢的门把被手心捂得热热的。书山还顶在门上,等了很久,门外都没再出现一点声音。书山把耳朵贴在门缝上,也只听得到自己不平稳的呼吸声。

头鱼走了……?

书山犹豫了一下,慢慢压下门把。

--

头鱼重重地砸了一下门。他可以想到书山在门的那一边瑟瑟发抖的样子,压低了声音抽泣着,弱不禁风的身板抵着门,浑身颤抖。头鱼爱惨了书山被自己折磨得满脸恐惧的那副模样,每次看到那张布满了泪痕和伤痕的脸,他就越想继续,看看书山的情绪会发酵成什么样子;这也成了头鱼的乐趣之一。

门里没了声。或许书山还在哭,只不过碍于他那点可悲的自尊心,死死咬着嘴唇不肯出声罢了。

头鱼靠到卫生间对面的墙上,双臂环在胸前,一言不发地看着卫生间木色的门。

他忽然支起身子,踏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顿地走到房门边,像是生怕书山听不到声音一样,重重地压下门把将门打开,踏了几步,接着又把门关上。

只不过,这几步,是原地踏步。

然后头鱼轻手轻脚地从门边蹑到客厅,拿起一个玻璃花瓶握在手里,然后又悄悄地靠在卫生间门边。他眼眸暗沉,像深海里不见光的,剧毒的海蛇,匍匐在沙子里,等待猎物无意识地慢慢靠近,掉进自己的狩猎圈。

咔嚓。

门慢慢地打开了一条缝。

--

头鱼耐心的等着,待到书山的手出现在门边时,他高高举起花瓶——

砰!!

玻璃随着一声闷响碎了一地,书山闷哼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得额头上有温热的液体淌下来,视线里逐渐变得模糊,意识昏沉了过去,无力地向前倒下。

头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花瓶砸下去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将手里只剩下一个把的碎花瓶甩到地上,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书山躺在地上,头鱼弯下腰去摸了一把他的脉搏,见还在跳就撒开了手。

玻璃碎渣散落在书山的躯体周围,有几片碎块沾了点血,仿佛天使的光辉碎了一地,被人毫不留情地踩过去。

头鱼踢了书山两脚,后者没反应,但能从略微急促的呼吸中感觉到痛苦。头鱼冷哼一声,把晕过去的书山背到背上,一脚踹开房门出去了。

--

书山带着呼吸面罩,双眼无神地打量着天花板,余光能看到雾气随着一次次微弱的呼吸打在面罩的透明塑料上。他从没有过这种奇怪的感觉,感觉生命既强大,又如此不堪一击。这一刻,生命力离自己无限地近,却仿佛隔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

上一次在医院里这么躺着的时候,是书山大学时胃病犯了,又发烧,上吐下泻。头鱼陪着自己在医院里呆了三四天,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安慰他,又监督他的饮食,一段时间过后,书山的胃病就好了,那时候书山觉得头鱼就是除父母外,最爱自己的人。

天花板被刷得很白,没有一丝瑕疵。盯得久了,眼神有些失焦,书山于是用力眨了眨眼睛,不再看向那里。

有一瞬间,书山想拔掉输氧管。

但是当手握上那个半透明的软管时,书山却可悲地发现他使不上劲。或者说,不是没有力气,而是没有拔掉它的勇气。

缺氧是种什么感觉?书山恐怕是最了解的人之一。头鱼把他按进水里的时候,耳膜灌入水的感觉像是脑子要爆炸,因为挣扎而呛了好几口水,肺部仿佛火燎一般,痛苦得要撕裂。不一会儿大脑就会开始缺氧,有一瞬间的头晕目眩,心跳开始变得不规律,手脚逐渐无力,耳朵也听不到任何声音,静静地等待死亡的到来。

这种窒息感,书山不想再体验一次。他的手虚握着输氧管,最终无力地摔在了床上。

每一种死法都能让我想起你……到最后我连死掉的勇气都没有。我连去死都不配了吗,头鱼,我恨死你了啊。

--

让书山醒来的不是早晨透过白窗帘的阳光。他慢慢睁开红肿的眼睛,第一眼看到的还是刷得惨白的天花板,继而感觉到的是覆在手上的温度。好温暖,像太阳把自己包围起来一般。

只可惜了,ty,可以是太阳,也可以是头鱼。

书山浑身一僵。

头鱼倚在床边,握着自己的手,低垂着脑袋,看起来是睡着了。

但书山知道他没睡。头鱼有些沉重地呼吸,眉头紧紧皱着,另一手握着拳,手上青筋一突一突地跳。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撒了一点在头鱼脸上,但丝毫没有柔和的感觉,反而无比刺眼,让人想逃。

书山大气不敢出,在头鱼的手下微微颤抖,战战兢兢地想把手抽出来。可是书山一动,头鱼就缓缓睁开了眼,从书山的手一直往上,最终对上书山慌乱的眼睛。书山慌忙垂下眼睑,却突然意识到他在躲头鱼,怕头鱼再对自己做什么,一点一点地强迫自己又和头鱼对上视线。

“醒了啊。”头鱼开口,手在书山僵硬的手臂上轻轻摩挲,“等会儿吃点东西。”虽然听着没什么情绪起伏,但头鱼像给书山下命令一般,不容置疑地开口,接着按了铃叫护士来取呼吸器。

护士先是查看了一下书山身上的伤口,“被小混混打成这样啊?男生也得保护自己……”

书山刚想解释不是小混混打的,可真正的凶手就在一旁冷冷盯着他,书山没出口的半截话被堵在了半路。他全程都不敢说话,僵硬地任由护士取走呼吸器,又扶起自己的上身,直立靠在枕头上。送走了护士,头鱼打开带来的饭盒,里面装了点粥,还有一些清淡的配菜。他一言不发,舀了一勺粥,放到唇边吹了吹,然后送到书山嘴边。

书山小心翼翼地张嘴,微烫的米粥滑入咽喉,让空空的胃总算有了能垫底的东西,浑身也稍微暖了起来。

书山想说他可以自己吃,但还没说出口,头鱼就不由分说地又递上一口饭。冷冷的态度让他一颤,他这才意识到,头鱼才不是在照顾他,不过是嫌背了半条人命麻烦,在医院里做做样子罢了。而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做一条砧板上半死不活的鱼,任头鱼宰割。

吃了半碗粥,书山哑着嗓子说了声,“不吃了。”

头鱼没说什么,转过身去把饭盒收好,站起来就要走出病房。

“头鱼……”书山弱弱地叫了一声。

“干什么?”他门开了一半,头也不回地问。

书山一时语塞。他突然觉得自己才是这整件事情的元凶,头鱼反倒像是狠狠玩弄后被抛弃的忠心耿耿的小狗,仁至义尽地来照顾自己最后一次。

“怎么?”头鱼见书山不说话,转过身来又问了一遍。

书山张了张嘴,但头鱼抢在他之前开口,质问道:“你还觉得你这个样子会有人要你吗?”

书山一愣。

头鱼冷哼一声,“你也听到别人是怎么说你的了吧,你真的以为他们只是说着玩的?”

“什么……”

“天天吵架的情侣?恶心?同x恋?”头鱼一字一顿,每说一个词就向书山逼近一步,“我都知道啊书山,我都知道,我还这么不离不弃地陪着你……而你就这么想跑?”

书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随便你吧。你这副模样,真不知道除了我还有谁会喜欢你。”头鱼一脸冷漠,扔下一句话,转过身却勾了勾嘴角。

一步,两步,三步……

“头鱼……别,别走……”

书山发现他已经无法阻止自己陷入这个可怕的漩涡了。

而头鱼回过了头,正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他。

--

又漫长,又可怕,天天都活在黑夜里,看不到太阳。

所幸没有哪里伤得特别重,书山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除了有时候还会有点隐隐的腹痛——医生说是后遗症,之后好好调理就行——还有打着石膏的胳膊,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头鱼每隔一天就会亲自来送饭,没来的时候就托护士把饭送进来。书山有想过让头鱼把神坠带来,但是转念一想,觉得还是不要把孩子卷进来比较好,于是作罢。

出院的时候书山翻了翻他的病例本。

多处淤青,轻微脑震荡,轻微营养不良……一个一个词跳进书山的眼睛,可眸子里已经像一潭死水,木讷地看着这些横竖撇捺。

头鱼没有来接他出院;估计是看他还能走,就任他死活去了。书山也没说什么,一个人默默挎着包回了家。

“麻麻!”神坠颠颠地跑出来,抱着书山,瘪起嘴就快哭出来,“麻麻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书山看着心疼得不行,蹲下来搂住他,“麻麻出差去啦。麻麻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好好吃饭?”

“有……”

“那有没有听头鱼爸爸的话?”

神坠听到头鱼的名字明显抖了一下,躲开书山的眼神,绞着手指。

书山心底一凉,“怎么了?”

神坠撩起前额的头发,一道丑陋的疤痕赫然显现。接着他拉起袖子,大大小小的淤青遍布手臂,看得书山心惊胆战。

“每次我说想找麻麻的时候,爸爸都会打我……”

“原来放在那里的椅子,也是爸爸砸的。”

书山捧着神坠的脸,微微颤抖的手抚过那道疤痕,鼻子猛地一酸,眼前的神坠因为泪水看起来碎成了好几片。他紧紧搂住神坠,一下一下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对不起,孩子,对不起……”

--

“喂您好,xx市110,xxx号接警员。”

“是110吗……?”

“是的,您请讲。”

“我要……我要报警,我被家暴了……”

--

“抱歉,先生。证据不足,不能立案。”警察理了理笔录,惋惜地对书山说。

“这怎么能算证据不足?”书山急了,撑着桌子,“我身上的伤,这个病例本,还有我说的那些,全部都是真的,都是他对我做过的……”

警察叹了口气:“真的对不起,单凭说辞是不能做决定的,但是如果能提供视频或者语音证据,立案的几率就会高很多。”

“……我知道了。”

--

 “你去哪了?”头鱼倚着门框,看书山开门的手停在半空中,有些僵硬地看着先一步从屋里打开门的自己。书山顿时感觉背后一阵冷汗。

“去……出去,走、走走而已……”书山磕磕绊绊地编了一个理由。

但很显然头鱼不会相信。他强横地把书山拎进门里,反手甩给书山一巴掌。书山低低地泣了一声,被打中的脸颊火辣辣地疼,他摇摇晃晃地站不稳,不敢逃,也不敢看向面前的头鱼。

“出去走走?”头鱼冷笑一声,扒下书山的背包,毫不留情地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地倒出来,“出去走走,带包带手机,身份证,户口本,还要带钱?”

书山有口难辨,僵硬地杵在原地。

头鱼这时候却叹了口气,蹲下来,把撒落出来的东西都整理好重新装进背包,然后破天荒地递到书山面前。

书山一时不知该不该接,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

但没等书山接过背包,头鱼猛地就把背包摔到书山脸上,又一脚把书山踹得跪趴在地,完了觉得还不解气,再踢了几下,见书山在地上绻缩得更紧了才勉强作罢。背包里不知道装了什么硬硬的东西,被头鱼狠狠砸过来的时候正中了书山的鼻子。头鱼的劲不小,硬邦邦的砸得书山有些头晕目眩,倒在地上时感觉脸上怪怪的,伸手一摸,满手的鲜血映入眼帘,看得人心惊不止。

 “你他妈是不是不想活了啊?!” 鼻血疯了一样地往外涌,头鱼可不管这些,抓起背包又甩向书山,“我要用什么才能绑住你!?啊?你说啊书山?!”

书山本能地偏过头去,抬手挡下背包。背包的带子软,但厚而粗,像鞭子般蜇在书山的手臂上,一阵刺痛让书山惊呼着缩回手,也随机意识到他又躲了头鱼。

完了。

“还他妈有力气躲啊?”头鱼扯着书山的头发把他的头提起来,眼里满是暴戾,恶鬼般的眼神仿佛要吃人,看得书山不停地发抖。

头鱼满意地看着被恐惧填满了的书山。他还是揪着书山的头发,在书山的痛呼声中把他一路拽到沙发上。

“上次要了你之后,你可是他妈的终于安分了好久啊。”头鱼咬着牙,把书山按在沙发上,又给了他一掌。

书山瞬间知道了眼前的疯子要干什么,一下子恐慌起来。

“不要!!不要求你了头鱼……不要……”书山哭喊着,奋力挣扎想要逃走,无奈力量悬殊,刚支起上身就被头鱼拉着脚踝拽回来,三两下扯掉了书山松垮的裤子,啪地一下在书山臀缝上落下一巴掌,那里的皮肤瞬间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暴露在空气中微微颤抖。

“别他妈像个被强/.奸了的女人一样好不好。”头鱼恶狠狠地掐了一把臀肉。

--

【车还在施工中…可以先加v进群 获取车的最新消息 ytt070429_zq1_0 备注头书群】

--

书山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惊醒了。

一整夜都没睡好,每当书山快要陷入睡眠,脑子里就不可遏制地想起头鱼,身上的伤口剧烈地疼痛起来,难受得书山嘶嘶吸着气清醒过来,手脚发凉。

做丨愛,人们总习惯用这两个字来形容x场面。可在头鱼这里,x交只不过是单单一个“做”字,从一下一下的活塞运动里获取单方面的快感,言语和行动里一点看不出爱的表现。

书山躺在寂静的夜里,窗外没有月亮,漆黑一片;他无助地把自己蜷缩成一团,闷在被子里,小小地泣了一声。

--

书山打算用自己作为筹码,去赌头鱼的最后一点良心。

书山住的楼算老的了,但是很高,足有二十几层,站在天台上看出去,可以看到一片湛蓝的天和慢悠悠飘着的云。风轻轻地拂过书山的衣角,身边高低不平的楼房像浪涛,书山不过是一层层汹涌的海浪里被抛上抛下的烂海草。

天台生锈的铁门吱啦啦地又被打开了,来者重重地呼吸着,“书山,原来你在这,让我好找啊。”

书山默默回头,看到头鱼脸上努力扯出一个笑,但声音微微颤抖。

“怎么了书山?”头鱼慢慢摆出一个防御的姿势,略略下蹲,一小步,一小步地靠近书山,“天台风大,我们回家啊。”

书山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头鱼。

头鱼少有地一阵发倏。但他很快稳定下来,试图安抚书山。

“冷静点书山,别想不开……”

“我很冷静,”书山打断了头鱼,嗓子因为长时间没说话而有点沙哑,“我不会和你回去的。你快走吧,小心落得个谋杀的罪名。”

头鱼稍稍扬起下巴,盯着书山,磨了磨后槽牙,咬肌一鼓一鼓。

“你这么好,没了你我可不行啊书山,”头鱼缓缓开口,“……还有神坠呢,坠宝还要你照顾。”

书山惨淡地笑了一下,“你也可以照顾好坠宝的。”

“神坠哈……”头鱼忽然叹了一声。

书山还想再说点什么,却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看着头鱼戏虐地从身后拉出一个哆哆嗦嗦的孩子。

神坠。

书山一瞬间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手脚冰凉,背后一阵一阵地冒冷汗,眼睛直直地看着神坠。

“麻麻……”神坠听着声音快要哭出来,但是被头鱼捏住肩膀按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怯生生地喊书山。

头鱼听到神坠对书山的称呼,不屑地大笑一声。“麻麻?你这个没用的妈就要跳了!”说着像抓小鸡仔一样揪起神坠的衣领,一点不留情地扔到地上,又狠踹一脚,看着地上的神坠委屈又害怕地缩成一团。

小孩哪里被这么对待过,痛得哇一声哭出来,支着摔疼了的胳膊往书山那边爬。

“不要爸爸……呜…麻麻……”

头鱼冷冷看着发抖的神坠和书山,又往神坠背上踹了一脚。“拖后腿的东西。”

神坠惨叫一声,受力翻过了身,一时爬不起来,还把最柔软的腹部暴露在头鱼视线中。

头鱼一步一步靠近呜咽着的神坠,满是玩味,一字一顿道:“书山啊,你再不过来,我可就要踩过去,找你了?”

“不要…不要求你了……”书山几近崩溃,眼里噙着的泪又一下被风吹得干涩。

头鱼没听见一样,抬起脚就踩在了神坠的小臂上,还恶劣地磨着鞋底。神坠疼得发抖,哀号一声大过一声,听得让人心里像被狠狠揪住了一块。

“不要!!!!”书山瞪大了眼睛嘶吼,最后两个音节已经破音了,吼出来时变成了畸形的悲鸣,一瞬间喉咙里涌上一阵腥甜。

头鱼放过神坠的手臂,抬起头却是一脸无辜地看向书山。

“你不过来呀,那我只好过去了?”说罢又轻踩了一下神坠的腰侧,“你说说吧,书山,下一脚我会踩在哪里呢?”

头鱼像在看将死的猎物般打量着神坠,那种眼神让书山心底止不住地发倏;他像是被头鱼控制了一样,头鱼动一下,书山就紧张地往前走几步。但头鱼似乎对这样引导式的行为有些不满意,哼笑一声,高高抬起了腿,对准哭个不停的神坠的肚子就要踩下去。

“啊啊!!”神坠害怕地缩成一团,在感觉到头鱼的阴影压到自己身上后紧紧闭上了眼睛。

“呜嗯……”

预期的疼痛没有降临在神坠身上。小孩睁开汪汪泪眼,看到的是书山咬紧了牙撑在自己身上,一滴泪水夺眶而出,啪嗒一下掉在神坠的脸颊上。

“麻麻!”小孩一下紧张起来,抽泣着环上书山的脖子,“不要打麻麻……”

“好啊书山,养个孩子还能互相护着了。”头鱼一只脚踩在书山肩上,猛地往下一用力,书山就闷哼一声往一边倾倒下去,还不敢压在神坠身上,用手肘撑着水泥地。

报警,又一滴眼泪滴在神坠脸上的时候,书山想。

一定要再报警。

那天,大人的谩骂和小孩的哭声,都被天台的风吹走了。

--

“麻麻,爸爸打你,我们能不能报警啊?”神坠稚嫩的声音把书山从神游里拉出来。

“嗯……啊?”书山习惯性地要回答,吐了半个音节就愣了一下,“什么报警?”

神坠喏喏着:“就是……爸爸打麻麻,可不可以找警察蜀黍啊?”

书山斟酌了一下,开口道:“上次麻麻去找过警察了,他们说没有证据。”又想七岁的小孩怎么会懂什么是证据,正准备解释一下,神坠急急地喊,“我有!”

“……有什么?”

“证据呀。”神坠意识到刚才音量太高了,压低了点声音回答,“我有爸爸打麻麻的证据。”小孩越说越小声,手指绞着衣角。

书山用了一会儿才消化了神坠在说什么。

证据。

可以报警的证据。

“让我看一下?”书山努力不在孩子面前失态,控制住因为激动而有些发抖的声音。开玩笑,孩子懂什么……?

“在麻麻的备用手机里。”神坠接过手机打开相册,然后递回给书山。

相簿里静静地躺着两个视频。

书山点开第一个视频。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杂音,然后镜头里出现了书山和露了一半身子的头鱼。画面被遮住了一点,应该是从门里往外照的。

书山微微睁大了眼睛。

两人吵了一阵,头鱼把书包往书山脸上一摔,镜头随之颤抖了一下,神坠沉重又害怕的呼吸声也被录进了视频里。头鱼骂得越来越难听,视频画面一直在抖,能感觉到不忍看的惨状让神坠想逃,但是咬着下唇硬撑。终于在头鱼一个巴掌把书山打得倒在地上的时候,镜头被猛地按到了地上黑屏了,然后是孩子捂紧了嘴,闷闷的抽泣声。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书山的心怦怦直跳,像是有一个小小的自己被关在没有门的心房里,一下一下捶着墙壁。

“你……录的?”书山问出一个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

神坠还在绞手指,小幅度点点头,“还,还有一个。”

第二个视频更短些,画面都是黑的,杂音过后是几个巴掌和书山的哭声,头鱼的谩骂,接着竟有些渍渍的水声和肉体碰撞的声音。书山的哭喊变得凄惨起来,视频里神坠的声音也在发抖,没过几秒视频就断了。

书山有些复杂地握着手机。

“这个能算证据嘛?”

书山的视线忽然模糊了起来。

证据总算是有了,但这是他最不想要的结果啊。他宁可自己一个人受一辈子,也不想让神坠看到如此的一幕……目睹了家暴,这会对孩子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

“对不起啊神坠……”书山无力地轻声说道。

--

书山把两个视频备份了,又藏好了备用手机,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去准备晚饭。

头鱼回来得晚,依旧没给书山好脸色,吃完饭后冷冷地告诉他这几天工作忙,晚饭不用做他的份了。

“好。”书山边收拾边答应着。

有机会再去一次警局了,书山侥幸地想。

但书山没敢第二天就去,怕头鱼是骗自己的,让自己放松警惕后杀个回马枪,万一被他发现视频证据,再有机会就难了。保险起见,书山耐心地等了四天。头鱼确实回来得更晚了,而且吃完饭就埋头工作。

快大学毕业的时候头鱼就找到工作了,但头鱼从来没主动和书山提起过自己的工作。那时候书山还是个无业的大学生,他偶尔好奇,也都会被头鱼搪塞几句“能养活我们俩的啦”云云。久而久之,两人之间,或者说书山单方面地告诉自己,不能去管头鱼做什么工作。

暂且不去想工作内容是什么吧,头鱼总归是没那么关注书山的行动了。

书山知道头鱼在自己手机里安装了位置发射器,于是他只带了拷贝下来的两个视频,还有曾经去医院留下来的病历单。头鱼曾经警告过自己不许自拍,有书山的脸出现的照片或者视频也全都被他删干净了。书山当然知道他做何居心,用备用手机藏了不少照片,都是他被打完留下的伤疤,触目惊心。

拜托了,证据够吧。书山攥紧了装满证据的U盘。

“麻麻!”神坠一蹦一跳地过来问道,“麻麻要去哪里?”

“去找警察叔叔。”书山一想,把神坠一个人放在家里也不太安全,万一头鱼回来之后看不到他就对孩子动手……“坠宝和麻麻一起去警察局,好不好?”

神坠眼睛一亮:“去找警察蜀黍!好!”

派出所离书山住的小区不太远,就在隔壁街的一条巷子里,走路的话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走在路上的时候书山还是心有不安,给神坠戴上了鸭舌帽,特意压低了帽檐,自己也戴上了口罩。他生怕头鱼这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拎起他的领子就挥来一巴掌。书山不敢多想,捏紧了神坠的手,快步走进派出所。

这会儿已经是秋天,室外的天气挺凉。可能是因为派出所里开着暖气,书山刚一进去,全身就放松了下来,被头鱼笼罩着的那种冰冷的紧张感,都让暖气给慢慢融化了。

“我要报案……家暴。”

“孩子是?”

“他也是受害者。”

“我知道了。请您和小朋友分别来做个笔录吧。”

神坠有些害怕地看向书山求助。

“乖,不怕的噢。”书山抚摸着神坠的头发。

一人引着书山进了隔间。

“警察先生,能不能…把门锁上?”

审讯员不解,但还是挂上了门锁,“为什么要锁门啊?”

书山因为门锁上的声音一抖,轻轻地说:“我怕……不安全。”

两人坐下,审讯员开始照例问话。

“您的名字?”

“书山。”

“您要报一起家暴案?”

“是,是的。”

“施暴者和受害者的名字是?”

“头鱼,受害者是我和神坠,那个孩子。”

审讯员把U盘插进电脑,严肃地浏览着那几张照片和视频。视频里的哭喊声在小小的房间里回荡,显得无比凄惨而无助。

“每次我的眼神,哪怕有一点反抗,都会被他打得更惨。”

“在那两年的时间里,我身上没有一块地方是完好的,旧的伤口还没愈合,就又有新的伤口添上去……”

“你们的关系是什么?”审讯员问。

书山愣了一下。

吵架的情侣,恶心的同x恋……一个个说不出口的词出现在书山的脑海里。

“我们是……发小,现在是室友。”

审讯员:“所以算同居?”

“是……是的。”书山犹豫道。

审讯室陷入了一片寂静,只有审讯员在沙沙地写字。

“我能冒昧地问一下么,他都这么对你了,为什么不跑?”

“啊……”书山垂下眼眸,“一开始,除了打我,他真的很好。刚在一起……同居的时候我想健身,他就陪我在健身房一整天;我们那个时候是学生,挺穷的,他为了平摊房租,过年都不回家地去打工……但是后来他打得越来越频繁了,下手更重。我也不是没有想过跑,只是跑了,还会被他找到,再然后就是更重的暴力,还扬言再敢跑就打死我……”

审讯员轻轻点了点头,“我了解了。那还有什么问题么?没有的话就可以等上面给答复了。”

 “我想……领养一个孩子,不知道条件够不够。”书山抬起头。

审讯员让书山稍等,自己先出去和相关人员沟通。

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带着点歉意, “不好意思先生,您目前无可靠经济来源,且经历过暴力,无法完全信任,所以不能领养他。至于孩子呢,会先送往福利院,如果您有可靠的收入了,可以再去福利院申请收养。”

书山轻轻点点头。

“好的,我知道了。”

--

那天书山没有回家,带着神坠在公安局附近找了个地方住了一晚上。

把神坠哄睡之后,书山仰躺在床上睡不着,心里五味杂陈。他翻了个身,看着静静睡着的神坠,目光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

孩子啊。

书山慢慢地抚过神坠的脸,为他撩开一缕额前的碎发。

“嗯…麻麻……”神坠感受到痒意,口中喃喃着书山。

书山的心揪了揪,最终叹了口气,熄灯睡下了。

第二天,书山带着神坠又去了公安局。

“先生,来得正好,现在小队准备出发去您家了,如果有您一起去,会有很大的帮助。”

书山点点头,感觉心剧烈地跳着,一蹦一蹦的,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去。

他们跟着民警上了警车。一路上书山都紧紧牵着神坠的手,低垂着眼睛,努力平复自己横冲直撞的心。神坠安静地坐在书山边上,也任由书山牵着他的手,小小的眼睛眨啊眨,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警车很快停在了书山住的小区外面。两个民警走在前面,一个护着书山和神坠。小区里三三两两的人看到警察来都觉得稀奇,又看到跟着民警的书山,一下子嚼起舌根子。

“诶,就是那个人吧。”

“是啊,就是他,四楼那个。”

“啧,晦气……”

书山没说话,头垂得更低了。

民警让书山先去敲门,三个人持枪背靠在门边,蓄势待发。

书山颤抖着站在门前,举起的手却迟迟不敢落下去。

“别怕,我们在呢,一开门我们就会制服他的。”民警轻声安慰书山。

书山深呼吸,轻轻在门上叩了三下。

敲门声刚落,门里就响起一阵砸东西的声音,重重的脚步声来到门口,猛地开了门。书山瞬间屏气,心砰砰直跳,不受控制地往后退了一步。

“你他妈还有脸回来啊?”头鱼见是书山,开门就骂了出来,扬起手就要打。

两边的民警自然不会让头鱼得逞,扑上去就把他制服在地。

“不许动!涉嫌使用暴力故意伤人,你被逮捕了!”

头鱼咬着牙挣扎了两下,被民警按得更紧了。

书山这才敢走进屋子里。房内一片狼藉,桌子椅子都被推翻,窗子上有不少划痕,原本放在台子上的东西都摔在了地上,花瓶什么的也被砸烂,碎了一地。书山看得心惊。一晚上,头鱼就能发这么大的疯,如果自己还和他在一起,日后呢……

头鱼被两个民警押走了。路过书山的时候,眼睛狠狠地瞪着他,眼里的血丝让他看起来更可怖。

“去你吗的,吃里扒外的狗///东西!!看你个臭b没了我你怎么活!!”头鱼还在骂,最终被民警强行塞进警车,警车呜呜响着开离了小区。

书山垂眸。

都结束了。

--

下午,书山领着神坠去了福利院。神坠一路上都一言不发。

办完手续,福利院里传来一阵小孩打闹嬉笑的声音。书山轻轻推了推神坠,“去和他们玩吧?”

神坠摇头,把书山的手臂搂得更紧了。

书山鼻子一酸;他蹲下来,捏着神坠的手。

“现在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他们都是你的朋友,你的家人,和麻麻一样。要和他们好好玩,答应麻麻,好么?”

神坠还是没说话,有些委屈地看着书山。

书山一把把神坠搂进怀里,“乖,麻麻以后还来看你,好不好?”

神坠这才环住书山的脖子,声音里藏着哭腔:“麻麻一定要来。”

“以后不能叫我麻麻啦,”书山苦笑一下,想了想,“叫书麻吧,书麻。”

神坠眼睛红红的,看着书山的眼睛,瘪着嘴。

“嗯……书麻。”

“去吧,乖宝。”

书山最后搂了一下神坠,偷偷抹掉了溢出来的泪水。

神坠被牵进去的时候不哭不闹,一直回头看着书山。书山也在原地看着他,直到神坠消失在拐角。

都结束了。

书山想。

他拖着沉重的身体回了家。家里凌乱不堪,但他不想去管了。

反正……

算了,好好睡一觉吧。

这一晚上书山睡得很安稳。没有做梦,也没有被伤口痛醒,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

他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走进厨房,给自己煮了一碗面。

窗外的阳光渐渐暗下去了,书山就这么坐在窗前,看着天色渐晚,虫鸣四起,晚风轻拂。

今天晚上有月亮。

书山爬到楼顶上的时候,清冷的月光撒了他一身。

星星也亮,在天上闪啊闪,让书山想起了神坠的眼睛,也是像星星一样,亮晶晶的。

--

据说跳楼自///杀的人,大部分是脸朝上死的,因为他们都后悔了。

书山平静地看着地面,深呼吸,慢慢吐出一口气,只感觉浑身无比轻松。

他一脚踏了出去,双臂扬起,扑进冷风里。

在某一刻,书山就像一只自由的极乐鸟,在寂静中逆风飞行着,去拥抱那片向往的地方。

ENd.

————

问:结合三篇,书山共被头鱼家///暴过几次?头鱼共对书山说过几次“我多爱你”和几次带有“我爱你”的句子(例如我最爱你了,我好爱你)?两个句子分别代表了头鱼对书山的什么情绪?

————

评论告诉我为什么这是he(叼玫瑰)

终于写完了!!书麻你好惨啊啊啊啊我对不起你!!!

————

起笔 2022.6.17

截稿 上篇 2022.7.19

        中篇 2022.9.6

        下篇 2023.1.8

主笔:某田

总督促&参谋长: @Yooono 老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