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非主线

66浏览    4参与
茅孩

紫罗兰永恒花园同人(3)「此篇为第一个故事」【非主线剧情/无ooc/偏治愈故事/无车无糖】(不定期更

穿过麦浪中的小路,离桦树林就不远了。桦树的前半生应该是斑马吧,树干上斑斑驳驳的黑纹到底是叶的影子还是“斑纹”?风吹动银光,哗啦哗啦地随叶子落下,叶子是落在地上了,融入土地了;银光是落在地上了,见不着影了。薇尔莉特跟着委托人,行走在这之中。


委托人的脚步逐渐慢下来,踩着一地的碎叶,拖着步伐突然停下来。


“薇尔莉特小姐,我似乎想起来要写什么了。让我给你讲讲吧。”委托人捋了下衣服坐在椅子上。


“是的夫人。”


薇尔莉特直接坐在椅子上,准备好要听委托人的写信内容。


几片叶子在他们面前飞舞起来,她紧攥着右手开始讲了:...

穿过麦浪中的小路,离桦树林就不远了。桦树的前半生应该是斑马吧,树干上斑斑驳驳的黑纹到底是叶的影子还是“斑纹”?风吹动银光,哗啦哗啦地随叶子落下,叶子是落在地上了,融入土地了;银光是落在地上了,见不着影了。薇尔莉特跟着委托人,行走在这之中。

 

委托人的脚步逐渐慢下来,踩着一地的碎叶,拖着步伐突然停下来。

 

“薇尔莉特小姐,我似乎想起来要写什么了。让我给你讲讲吧。”委托人捋了下衣服坐在椅子上。

 

“是的夫人。”

 

薇尔莉特直接坐在椅子上,准备好要听委托人的写信内容。

 

几片叶子在他们面前飞舞起来,她紧攥着右手开始讲了:

 

“啊......那个孩子叫做林,很瘦小又暴脾气的孩子呢。林她是我很多年前的一个朋友,她是从遥远的南方搬过来的,原因她倒是没说过。我也没有问。战争初期他们一家又为了躲避战火,搬到了一个中立国,其实战火也没怎么波动到这里,只是他们家害怕罢了。哦对,林她的家并不是很好,这也只是我之后从别人的嘴里听到的,林她平时都不谈这个的,她总是找我来桦树林玩,我常拉她到我们家玩,她每次去的时候总是很拘谨,一直不安的瞅来瞅去。”

 

“让我再想一想......林到底是什么时候遇见我的。想到这个一切就好解决了。”

 

“对了,忘记告诉你我的名字了。我叫做——里林。不过你愿意叫我夫人也可以,我无所谓。只是不想让你觉得我是个不值得信任的人。”


“是的,夫人。那么,夫人您还没有想起来一些事吗?”


“哈,没那回事!我想起来了。”

 

里林迅速起身,脸颊因激动闪烁着红光。一阵大风刮起,满地的落叶飘飞到空中,凭空间多出了好几座屏障,仍留在地上的叶子倒映出金光,照亮了整个世界。薇尔莉特看到了她那双富有神采的眼睛,那是她头一次看到。翻转的枯叶在她的眼睛里飘落,又一次——风又刮起满地的叶,不断的在她眼睛里翻涌、旋转、落下。

 

“很久以前的一个夏天,我们的小乡村里来了新的一家。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怎么会来人呢?我当时也很好奇呢。就在我们家前面一点的地方,有一个斜坡,那旁边有棵大树。现在想来,那棵树不算很大,它只是大的可以容下两个我休息。我说话的时候,如果你有任何疑问都可以提出来,薇尔莉特。”

 

“是的,夫人。”她点点了点头。

 

那个时候的我从小门里望见了斜坡上有几个人站着——两个大人,一个小孩。瘦小的孩子紧紧地抓着一个大人的衣服,她在向我这边张望,不过她应该看不到我,我挑选的地方十分隐蔽。


 

那个孩子还在向这边望,刺眼的太阳光把草儿化的微驼,逼我向后退一步。

 

 

我拖来一把椅子,靠在门口。门外的一片青地上稀疏地长着矢车菊,淡淡紫,茸茸的花瓣。这样看上去,天的白和菊的紫似乎连起来了。有一个白点移动过来,站在风下,站在花上。风似乎全都扑到她身上了,她弯腰低头拾花,塞进口袋。仰起头,不经心地看往我这边。

 

我们彼此默声着,又互相观望着。


——

 

你好,已过近一年。我从不会弃,只是在等待。此篇结尾略改了改。

 

 

 

茅孩

紫罗兰永恒花园同人(2)「此篇为第一个故事」【非主线剧情/无ooc/偏治愈故事/无车无糖】(不定期更

薇尔莉特的行李箱比以往更重了些,由于不清楚写信内容是什么,只好多带些东西。一路上火车外的风景辩不得是夏天还是秋天,华美的树木都长开来,有的枝干竖直向上,好像在深渊底部呼唤光明,有的枝干四处发散,好像挣扎着想去更远的未来。有的枝干下垂,好像要逃进更莫测的地底。树无穷,人有尽。陌上杨柳在结思绪,跳动的绿色在阳光下变得模糊。草和花在风中漂泊不定,却能被根牢牢抓住;星星点点的亮在黑暗中忽明忽暗,却能被人紧紧握住。那柳枝折下来一段,似乎可以保留旅途上未知的心情。
 
薇尔莉特的头发是泛黄的信纸色。她的手一直安放在行李箱上,一动不动的坐着,像一个木讷的洋娃娃。慢慢的火车和风一起前行,风穿过城市乡村和...

薇尔莉特的行李箱比以往更重了些,由于不清楚写信内容是什么,只好多带些东西。一路上火车外的风景辩不得是夏天还是秋天,华美的树木都长开来,有的枝干竖直向上,好像在深渊底部呼唤光明,有的枝干四处发散,好像挣扎着想去更远的未来。有的枝干下垂,好像要逃进更莫测的地底。树无穷,人有尽。陌上杨柳在结思绪,跳动的绿色在阳光下变得模糊。草和花在风中漂泊不定,却能被根牢牢抓住;星星点点的亮在黑暗中忽明忽暗,却能被人紧紧握住。那柳枝折下来一段,似乎可以保留旅途上未知的心情。
 
薇尔莉特的头发是泛黄的信纸色。她的手一直安放在行李箱上,一动不动的坐着,像一个木讷的洋娃娃。慢慢的火车和风一起前行,风穿过城市乡村和田间,又吹到薇尔莉特的脸上。
 
库特利加尔国到了,但委托人的地址是一个偏僻的乡间,这里的街道都没有名称,全凭街道上某一样具有代表性的东西分辨。薇尔莉特按照委托信上给的地址终于找到了委托人的住所,走下斜坡,到了房子的门前,才发现门旁堆着许多细碎石头和一两把农具。她敲开了那扇窄小的门,却迟迟没人应答。
 
“请问有人吗?”
 
“请稍等一下!”
 
吱呀——门开了,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士。
 
“初次见面,只要是客人的要求,不论天涯海角都会前往。我是自动手记人偶服务,薇尔莉特·伊芙加登。”薇尔莉特把行李箱放在地上,手提起裙子右脚向后一退作了自我介绍。亮红色的发带漂浮起来,胸前祖母绿宝石的光泽流转变化。
 
薇尔莉特照往常一样说了那句话,动作流利。老奶奶看着薇尔莉特,似乎要说出什么来,但还是没说出。她褐色的短发末端向外硬棱的翘着,毛茸茸的红围巾紧紧地包裹着脖颈,尾端被甩在背后,北方现在已是秋日了,库特利加尔国特殊的地理位置让现在变得更凉了,那条围巾就是最好的证明。围巾上的点点红光泛滥出来,一发映在她白凄凄的脸上,长叶似的眉毛低低的顺着脸,那双眼睛灰的格外沉重,灰的格外暗淡。她只把门开了个小角,从门后窥看着薇尔莉特,又问了一句:
 
“干什么的?”
 
“我是提供自动手记人偶服务的。”
 
“啊——好,好,好。快进来吧。”这时她才想起找人偶为她写信的事。
 
薇尔莉特小心的走进了她的家,对委托人说:
 
“请问我要怎么称呼您?”
 
“随便,就叫我夫人吧。”委托人淡然的回答,“那么薇尔莉特小姐请这边坐,我来和您详细的说说吧。”
 
屋子里处处都是柜子,似乎还有些倾斜,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有一个柜面上全是奇形怪状的纽扣,纷飞的颜色早已消失,边缘磨损的厉害,它们就那样放着,似乎有一百年都不动了。柜脚下还放着一把沾满泥土的铁锹,全都是老掉牙的东西。
 
委托人慢慢的也坐下来,把宽大的围巾摘下来拿在手里,平静的看着薇尔莉特,开始说明她自己。
 

“我还以为你们公司不会派人来呢,我写的委托信那么潦草大意......其实不来也没关系的。我想要写信给我十几年前的。不对......应该......应该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同我一起玩耍的孩子,她叫做达。达......达......她好像。”
 
委托人的左手指在右手手心里乱划着字,嘴里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夫人您怎么了?”薇尔莉特问询道。
 
“哎呀,怎么又想不起来了。薇尔莉特小姐麻烦跟我去外面的桦树林一趟,我在这里......想不起事情。”委托人转身将围巾放到更远的桌子上,同时对薇尔莉特说:“薇尔莉特小姐请您先走出门口。”

待薇尔莉特走出后,站在门后的委托人才转身将门轻轻掩上,又用力的敲了两下门才放心下来,便对薇尔莉特说:“现在请您同我一起去吧。到了桦树林,我应该能想起些东西。”

茅孩

紫罗兰永恒花园同人(1)「此篇为第一个故事」【非主线剧情/无ooc/偏治愈故事/无车无糖】(不定期更

雾雨淫淫,白皓胶只。C.H公司所处的地方下起了雾雨,迷迷蒙蒙的雾就这样四处弥散,身后的细碎叶子沾满了露水,回头看,红褐色的邮政公司是新哥特式风格的砖瓦建筑。公司前的那棵树晃悠着宽大的手掌,从高处往外、往低处看,又是一番车水马龙的景象。房屋的外面挂满了花盆绿植,喷发出世界上最鲜嫩的颜色,沾满了空气,天空,仅仅作为装饰似乎说不通人们对它的喜爱。石板路上长满了青苔,流动的绿色从高处流到低处,铺满了整个石板,它们在呼吸着,亲吻着空气。运送邮件的手推车碾过青苔,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人们在上面走时极其小心。


霍金斯坐在C.H邮政公司的社长室里,桌面上是一张特殊的委托信,委托人想让薇尔莉特...

雾雨淫淫,白皓胶只。C.H公司所处的地方下起了雾雨,迷迷蒙蒙的雾就这样四处弥散,身后的细碎叶子沾满了露水,回头看,红褐色的邮政公司是新哥特式风格的砖瓦建筑。公司前的那棵树晃悠着宽大的手掌,从高处往外、往低处看,又是一番车水马龙的景象。房屋的外面挂满了花盆绿植,喷发出世界上最鲜嫩的颜色,沾满了空气,天空,仅仅作为装饰似乎说不通人们对它的喜爱。石板路上长满了青苔,流动的绿色从高处流到低处,铺满了整个石板,它们在呼吸着,亲吻着空气。运送邮件的手推车碾过青苔,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人们在上面走时极其小心。

 

霍金斯坐在C.H邮政公司的社长室里,桌面上是一张特殊的委托信,委托人想让薇尔莉特前往最北方的库特利加尔国帮她写信。

 

霍金斯的眼神往下扫了扫,注意到委托内容上的几个字:待见面后详细交谈。歪歪扭扭的字在精美的委托信上显得格外突出。

 

“会不会是哪个小鬼做的恶作剧?开什么玩笑,委托内容没想好就寄过来了......”霍金斯的两只手臂撑着桌面站了起来,深红色的刘海快要遮住眼睛,拿起委托信就要扔进垃圾桶。这几天的信件极其多,他连续忙了好几天。

 

门突然被薇尔莉特推了开来,她小小的身躯斜挎着大大的皮革包——那里面装满了信,但对于她来讲毫无压力。


她的眼睛正视着霍金斯说:“社长请再让我看看那封信。”

 

“呀?薇尔莉特你听到了吗?可真吓到我了。不过以后推门前要先打个招呼......你着实吓到我了。”霍金斯伸向垃圾桶的手颤了一颤,刘海已经遮挡住他的视线。他又将信放回到桌子上。

 

“抱歉社长,我会多加注意的。”薇尔莉特深深的鞠了一个躬,皮革包里的信露出一角。

 

“嘛......不需要这样的,以后多加注意就行了......你要的那封信似乎是个恶作剧,委托内容都没想好就寄过来了。既然你想要,那就看看吧。”社长弯下腰从垃圾桶里拿出信,将它递给薇尔莉特。

 

 

“社长,我觉得这封信应该不是玩笑,委托人名字地址都详细地写好了......请让我试试。”薇尔莉特仔细看了好久后极其平静的讲出来,少女坚定的眼神似乎被那封信牵引着。

 

“可真拿你没办法,那就去吧。嘛......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薇尔莉特你多准备一些东西就去吧。”

 

“是的社长。”

 

特尔西斯大陆中最北方的库特利加尔国地下资源丰富,也向周边各国出口这些地下资源,但也因为周边各国的摩擦,私底下也有不少国家不喜欢它。它在大陆战争中作为资源输出国,同时国内也进行着主战派财阀和主和派政府之间的斗争。周边各国以维持治安的名义对库特利加尔国共同出兵,内外都有忧患,大陆战争结束后,连接南北的铁路又重新修建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