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非人类

2283浏览    127参与
陌柒♛

非人类X你 当你受伤(一)

 非人类X你 当你受伤(一)

  本文出现恶魔,吸血鬼,精灵

  OOC预警

  甜宠无虐

  

  恶魔篇


  “媳妇,你没事吧!”他急急忙忙赶来学校医务室,看见坐着床.上的你紧张问道。


  你看着校医意味深长的目光脸红了红,“咳咳,没……没事儿。”他看了一眼校医,校医解释道“手臂上的血止住了,手肘上的擦伤也已经处理好,这几天注意不要碰水就好了。这几天注意观察下,要是还是觉得头晕或头痛,还是去医院看看。”他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狭长的凤眼无奈地看着你,“傻媳妇,我就一会儿不在你身边你就受伤了,这么离不开我啊?”揶揄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欠揍,仿佛刚才着急的人不是他...

 非人类X你 当你受伤(一)

  本文出现恶魔,吸血鬼,精灵

  OOC预警

  甜宠无虐

  

  恶魔篇


  “媳妇,你没事吧!”他急急忙忙赶来学校医务室,看见坐着床.上的你紧张问道。


  你看着校医意味深长的目光脸红了红,“咳咳,没……没事儿。”他看了一眼校医,校医解释道“手臂上的血止住了,手肘上的擦伤也已经处理好,这几天注意不要碰水就好了。这几天注意观察下,要是还是觉得头晕或头痛,还是去医院看看。”他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狭长的凤眼无奈地看着你,“傻媳妇,我就一会儿不在你身边你就受伤了,这么离不开我啊?”揶揄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欠揍,仿佛刚才着急的人不是他一样。


  “谁知道那颗球忽然飞出来嘛。”你撇撇嘴,“而且,哪里是离不开你啊,这次是意外!意外!”


  “是是是,是意外。但我可不想这个意外再发生一次。”他正色地看着你。


  你不自在地看向窗外,他就这么坐在旁边看着你,什么都不说。你忽然回头,看见那家伙眸中的倒影,都是你。“我想喝奶茶了。”


  他温和地笑了笑,习惯性拿起你的东西,没有一句反对,跟校医道完谢后牵着你的手走了出去。


  “想喝什么奶茶?”


  “不知道,忽然不想喝了,我想吃东西。”


  “吃什么?”


  “不知道诶∽”


  “那去超市吧,想吃什么菜你说我做。”


  “你确定你不会炸厨房?”


  “你要不试试?”


  校医含笑看着两个走路打打闹闹的人,转身进了医务室。


 恶魔篇结束.ing

 吸血鬼篇

  “叮——”的一声,电梯的大门打开后你慢慢走出来,小心地拿出钥匙开门,声音尽量放轻。探出头看了一眼室内,松了一口气,看上去他不在家啊。还未等你进门,就看见他忽然站在你的身边,冷声道“你在干嘛?”

  你被吓了一跳,“吓死我了,你怎么忽然出现?”他凑近闻了闻,皱起了眉头,“你身上有血腥味,怎么回事?”

  “你……你说什么啊,我哪有血腥味,瞎说。”说罢理也不理他就进了家门。他随手关上门,拉住你的手,“你受伤了。”

  “嘶……”他的手刚好抓住了你的伤口,你疼得到吸一口凉气。他连忙查看你的手,发现是一道擦伤,伤口沾满了泥沙,看上去还挺严重。“这就是你说的没事?”他的声音带着怒气,赤红的双目紧紧地盯着你。

  “哎呀,本来就没事嘛,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就是看上去很严重而已啦。”你小小声解释道。

  他一言不发地将你拉到沙发上,拿出医药箱帮你清理伤口,医用酒精倒在伤口上让你有些刺痛,手本能地收缩了一下,却被他牢牢地抓住,“忍一下,很快就好。”他的声音让你听不出喜怒,但是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你看着他认真清理伤口的侧脸,有些呆愣。

  “怎么了,很痛吗?”他注意到你的目光,随即轻轻地在你的伤口上吹起来,“很快就好,再等等。”

  将伤口处理好后,他收起医药箱,你拽了拽他的衣摆,软声道“别生气了,我下次一定注意不摔了。”他听了你的话没有说什么,回到房间去了。你愣愣地呆在客厅,没有任何动作。

  过了不久,他从房间出来后看见你躺在沙发上睡觉,叹了一口气,将一条毯子盖在你的身上,刚打算起身离开,就被已经起来的你抓住了手,“别走。”你小小声开口。

  他回头,静静地看着你。你握住他的手又收紧了许多。他坐在你旁边,无声。

  “别生气了好不好”

  “你觉得我生气是为什么?”他开口。

  “我又不小心摔了。”

  “这不是我生气的根本理由。亲爱的,我生气的是你受伤后不快点处理伤口,还不打算让我知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你和你解释。

  你咬了咬唇,“不是的,我只是不想你担心,而且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你觉得不告诉我我就会不担心吗,你当吸血鬼的鼻子白长的?”

  “下次,下次一定不会了!”

  “还想有下次?”他挑眉

  “没!没了。”你吐了吐舌头,见他脸色终于缓和下来后,耍赖似的抱住了他,“我就知道你最好啦。”

  “嗯”他轻轻应了一声,面色微红。

  

  吸血鬼篇结束.ing

  

  精灵篇

  “啊——”你感觉手上有一瞬间的凉意,接着马上灼痛起来。他听到声音立刻跑进厨房,看到你手上一片红肿和旁边打翻的水壶立马打开水龙头,将你的手放到冷水下去冲洗。自己则是出去拿烫伤药膏。

  水流经过伤口虽然有点用处但是不久疼痛的感觉传来,他拿着一个绿色的药膏进来,关掉冷水将你的手擦拭干净后打开了那罐药膏,用棉签涂到你的手上,疼痛的感觉让你不自觉地收了收手,“忍一忍,这个药膏很快就生效。”他帮你吹了吹伤口,继续涂抹。

  药膏很快就干了,他随即涂起了第二层,刚涂上去,冰凉的感觉很快蔓延开,手上灼热的感觉也减轻了,“好了,今晚再涂一次就没事了。”他松了一口气。

  你点点头,想把刚才打翻的水擦干,还未有动作精灵就先你一步拿起了一旁的抹布,温和道“媳妇你先出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我来清理就好。”

  你只好去外面沙发上坐好,看着自己明显好转的手,不得不感叹精灵的那个药膏的神奇。忽然看见精灵的手机放在桌面上,大大的game over的字样出现,是忽然挂机被打了。

  精灵清理完厨房出来,看见你坐在沙发上,笑着开口,“媳妇,现在手感觉怎么样了?”

  “嗯,好很多了,你的药真有用。”

  “我看看。”他知道自己这个药膏的药效,但是还是不放心。你将手伸了过去,他这才放心。他摸了摸你的头发,心疼地开口“傻媳妇,你怎么就这么把自己烫到了呢,要注意一点。”口气十分无奈。

  你点点头,“嗯”    

  厨房,倒在一旁的水壶:你俩这个撒狗粮的倒是先把我拿起来啊喂!

  精灵篇结束.ing……好吧我承认精灵OOC了1551【老感觉这个写得怪怪的QAQ】

  

  TAT刚才写文写到一半电脑死机了,就在我以为我这个下午白写了之后,文档它有自动保存!激动啊,真的坐过山车般的感觉。然后之后的龙,狼人,天使,人鱼就下周更了哈因为我把手稿本忘在学校里了1551,这周时间有点赶导致文的质量可能差了,在这边柒柒跟各位读者小伙伴说声抱歉,下次一定早点更文。求婚篇正在构思中,喜欢非人类的小伙伴就留下吧,有什么想看的场景和内容可以在评论区留言或是私聊柒柒,祝小伙伴们看文愉快~


  

  


  


  


金剛桑

尋找龍妃之一 自己送上門來的婚約對象

下面開始是主角(空龍)視角


一年前我和父母遊玩時遇上了車禍,索性沒發生什麼大礙,不過總覺得忘了什麼重要事,而我很確定這事和茗黑、鳴封他們有關,當時只是說出了他們的名字,他們卻在聽後露出了複雜的表情,雖不知是為什麼,不過我也沒多問,畢竟他們看來不想回答的樣子。


在我發生車禍的不久後,鳴子阿姨給了我和茗黑他們一個龍形彩石和一條鏈子說能保平安,阿緣叔打趣的說“戴上說不定能有艷遇”聽阿緣叔在那亂講,當我沈浸在回憶裡時有人點了下我肩膀,還沒從回憶裡回過神來的我有點不悅「幹嘛啦!茗黑」


「看那邊。」茗黑指著前面不遠的一個地方。


朝茗黑指著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

下面開始是主角(空龍)視角


一年前我和父母遊玩時遇上了車禍,索性沒發生什麼大礙,不過總覺得忘了什麼重要事,而我很確定這事和茗黑、鳴封他們有關,當時只是說出了他們的名字,他們卻在聽後露出了複雜的表情,雖不知是為什麼,不過我也沒多問,畢竟他們看來不想回答的樣子。


在我發生車禍的不久後,鳴子阿姨給了我和茗黑他們一個龍形彩石和一條鏈子說能保平安,阿緣叔打趣的說“戴上說不定能有艷遇”聽阿緣叔在那亂講,當我沈浸在回憶裡時有人點了下我肩膀,還沒從回憶裡回過神來的我有點不悅「幹嘛啦!茗黑」

 

「看那邊。」茗黑指著前面不遠的一個地方。

 

朝茗黑指著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穿著白襯衣和黑長褲有著一頭銀髮的少年站在那,本想過去問他頭髮顏色怎那麼奇怪卻被制止了。

 

「別阻止我,茗黑!」

 

「不是我要阻止你,是說你也該看下情況吧!」

 

「茗黑,說的對。」

 

「連鳴封都……好吧。」

 

聽他們兩人的話停下上前去的動作,決定看清情況再行動,本來是看見銀髮少年被一群看來像流氓的人包圍,可過不了多久他們就被銀髮少年給解決,最後夾著尾巴逃了。

 

「就這點程度嗎。」

 

「果然是他,對吧。」

 

「沒錯。」

 


這兩人不知道又在講什麼不想讓我知道的話,可惡太小聲了聽不見「問你們哦,剛有想幫他的意思嗎?」來轉移話題好了。


鳴封看了茗黑一臉眼後對我說「完全沒有。」


「別說的這麼絕嘛,鳴封,只要不像阿翔一樣是個笨蛋就行。」


「什!?茗黑你這傢伙!!」正打算揍茗黑時,銀髮少年朝我們的方向走來,只見茗黑拍了他肩小聲說了幾句後就識相的走掉,可鳴封你人哪去了,怎麼就突然消失了,是瞬移嗎!


銀髮少年走到我面前,看著我不發一語「做什麼?」受不了沉默的我只好不怎麼客氣的問他。


銀髮少年沒說話只是拿起我的護身符看了一會,又輕輕放下「你怎麼這麼矮?」說出了讓人不爽的話來。


「喂!第一次見面就說別人矮你有沒有禮貌啊!再說我才不矮,以後會長高的,絕對會!」被比自己高的人這樣說真是超讓人不爽的,我很不客氣的反駁他的話。


「第一次見面?」銀髮少年好像被我的話給嚇了一跳,露出了有點困惑的表情,是說帥哥真好啊!就連困擾的表情也這麼帥!


「呃…你用不著這麼困擾吧……」我試圖伸手去安慰他,在我要摸他頭髮時他突然抓住我的手,開始上下打量我,最後目光和我對望。


「奇怪了?臭老爸不是說龍時的記憶是有的,為什麼他沒有,算了之後再找老爸問個清楚。」銀髮少年嘴裡不知在說些什麼,但從他的表情來看一定不是好事。


「那個……沒事的話我先走了,啊!茗黑、鳴封跑哪去了,剛不是在這嗎?」果然帥哥就是帥哥,即使是這種表情也還是好看,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那倆傢伙從剛就沒說話不會是跑了吧!


「你說的那兩人剛說有事要先走,讓我傳話給你。」銀髮少年回答我的問題,是說不要露出這種好像是你錯的表情,這樣我會有罪惡感的!


「氣死我了!要幽會也不帶這樣的吧你們!」可惡!我詛咒你們被一群愛慕者包圍進不了教室或被老師叫去幫忙晚進教室,不管哪個都好給這對狗男男一點懲罰吧老天爺!


「不過能見到你我很開心。」銀髮少年突然說了這麼句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啊?你在說什麼啊,我們不是第一次見嗎?」我敢肯定今天是我第一次見到銀髮少年,不然像他發色這麼顯眼的人我怎麼可能忘!

 

銀髮少年聽後只是看著我微笑「並不是哦,從很久以前你就認識我了。」

 

「你說我見過你?那我怎沒印象?」像他這種帥哥就算只瞄一眼我也會有印象才對,奇怪?怎麼想不起來?

 

銀髮少年笑得有些為難「不過你好像忘記我了,沒關係我會讓你想起來的。」

 

「呃…哦……」別那個表情嘛搞得像我的錯一樣,是說我真的想不起來您就行行好別勉強我了!


銀髮少年突然咕噥了起來「記得青龍說過這樣做能幫助記憶,試試好了。」接著抓住我肩膀,讓我直視他的臉,這種距離就連我是男的都有點心動,不得不說他長得很好看,不、不!現在不是看呆的時候得問他要做什麼!

 

有什麼軟軟的東西貼上了我的嘴「嗯……?」等、這個觸感不會是、是嘴吧?他是不是親了我?我為什麼不推開讓他親啊?為什麼不覺得噁心,到底是為什麼!!

 

銀髮少年放開了我的嘴「想起來了嗎?」有些不安的問著我,手也從我肩膀上移開了。

 

看他這樣好像我欺負他似的,我趕緊回他「呃…對不起。」是沒想起什麼,不過他吻我時的那個觸感莫名熟悉,可我就是想不起來,只好這麼和他說。

 

銀髮少年看我這樣說後有些失望「沒關係,我會努力讓你想起我的。」後又突然振作了起來。


這個人的情緒還真是說變就變,和外表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這種的就是所謂的反差吧「那個,雖然你好像認得我,不過還是和你說下我叫李逸翔,你呢?」和他說了這麼多貌似沒說名字,還是和他說下好了,順便問他叫什麼好了。


銀髮少年一臉理解了的表情看著我「現在是叫這名字啊……我叫天……啊……顏天吳。」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他說名字時的反應很奇怪,不過至少知道他叫什麼了。


「剛忘了問你,你說認識我,我們是什麼關係啊?」從他剛才那親密的舉動來看,我們的關係絕不是一般朋友。


銀髮少年聽後有些驚訝「……那可以答應我等下不管我說什麼都不要反應過度好嗎。」看著我露出了和剛才一樣困擾的表情。


「呃…我盡量。」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說,所以給了有些含糊的回答。


銀髮少年湊到我耳邊輕聲「其實……我是你的婚約者,嚇到你了吧,抱歉。」表情滿是歉意的看著我,像是他說了什麼不好的話似的。

 

「什!?等、先讓我緩緩!你說你是我的婚約者,可我是男的你也是男的,為什麼會有婚約!?」雖有一瞬間想過和這麼帥的人結婚也是不錯,可重點是我們同性別要怎麼結婚!還有是誰給我們定的婚約!槽點太多都不知怎麼吐槽了我!

 

銀髮少年見我反應這麼大,頓了會後這麼說「……也是,果然會噁心吧,都是男生。」表情看來很失落,讓人很想安慰他。

 

「不是啦你搞錯了!我沒覺得噁心,只是我們才剛認識你就突然說和我有婚約,害我嚇到了而已!」奇怪?我為什麼要安慰他?可是總覺得不安慰不行,啊!可惡!搞不懂啊!

 

銀髮少年看我這麼慌張的解釋,突然笑了起來「嘻……就算沒了記憶也還是一樣,這樣我就放心了。」這笑容我敢保證一定會迷倒不少女性的,可是為什麼覺得這笑容有種熟悉感?

 

「記憶?對了,我想到一個好主意了!你說我沒認識你時的記憶對吧?」帥哥不愧是帥哥,笑得真是好看,總有種想親上去的衝動,不對、不對!我在想什麼鬼!得換個話題,對!換話題!

 

銀髮少年聽我這麼說又露出了失落的表情「……是呢,怎麼了嗎?」接著用不是很明白的眼神看著我問。

 

「那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好了嘛!說不定我哪天就會想起來了,這主意不錯吧!」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簡直聰明!

 

銀髮少年顯然被我嚇到了「哎?可以嗎?」臉上寫滿了疑惑的看著我。


我握住銀髮少年的手,一臉愉悅的回他「沒什麼不可以的,以後多指教了顏天吳!」看他的樣子好像還處在錯愕中。


之一完-

金剛桑

尋找龍妃 總編集

*很久以前打的長篇文,劇情什麼的別管它了哈!


*基本登場人物都是非人類(是龍),但一般型態是人型!


*只是想寫開車文而已,但好像跑題了!(希望不會被閉頻)


*其實我也不造這系列能不能完結,畢竟那時只想開快車!(中學生時期的我還真是肉食啊!)


*以上都能接受的話就往看吧!


人物介紹

http://xiangzhaoshaonubaihedejingangsang.lofter.com/post/1d0974bc_1c71dbf6a


契子

http://xiangzhaoshaonubaihedejingangsang.lofter.com/post/1d0974bc_1c71dd494...

金剛桑

尋找龍妃 “契子”

「兒啊!兒啊!怎辦啊!」嗚哇!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看著真噁心,還有表情也是,真不想承認和他有血緣關係。


「老爸你吵死了,有話快說!」是又發生什麼事一直亂叫,大概是和老媽吵架了吧,真是笨蛋!


「就是、就是你媽下凡去了!」老爸你哭就哭別把鼻涕和淚水弄在我身上,髒死了!


「哈?你不是又和老媽吵架了吧,這次吵什麼。」好在我有穿外套,才沒讓衣服被老爸的鼻水給弄髒,不過可惜了這外套,算了之後洗洗就好。


「這次沒啊!敝人不過是說了你媽喜歡的偶像的不是而已,他就氣得往敝人臉上扔書還大喊“在你反省前我是不會回來的,再見!”然後去人間了。」老爸你說這話是不是沒經過大腦,和老媽這樣說的...



「兒啊!兒啊!怎辦啊!」嗚哇!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看著真噁心,還有表情也是,真不想承認和他有血緣關係。


「老爸你吵死了,有話快說!」是又發生什麼事一直亂叫,大概是和老媽吵架了吧,真是笨蛋!


「就是、就是你媽下凡去了!」老爸你哭就哭別把鼻涕和淚水弄在我身上,髒死了!


「哈?你不是又和老媽吵架了吧,這次吵什麼。」好在我有穿外套,才沒讓衣服被老爸的鼻水給弄髒,不過可惜了這外套,算了之後洗洗就好。


「這次沒啊!敝人不過是說了你媽喜歡的偶像的不是而已,他就氣得往敝人臉上扔書還大喊“在你反省前我是不會回來的,再見!”然後去人間了。」老爸你說這話是不是沒經過大腦,和老媽這樣說的話十有八九會讓他生氣,你是不是蠢!


「老爸你的腦神經裝的是豆腐嗎,居然敢在老媽面前說他偶像壞話,你不會是忘了老媽在嫁給你前是個重度追星族這事吧。」我怎會忘了老爸是個笨蛋,還是說話不過腦的大白痴!


「嘿嘿……完全忘光了!這事先放一邊,先幫敝人找你媽要緊!」老爸,現在不是笑的時候吧,傻笑個什麼啊!還有自己去找人!


「老爸你真是笨的可以。老媽不都說了你有反省他就會回來,你就耐心等吧。」和老爸這種只聽自己想聽的人講道理是沒用的,我還是實話說吧。


「問題是敝人等不了啊!敝人只是因為你媽他、你媽他最近一直迷偶像都不理敝人才會說他偶像壞話的!」這個臭老爸為什麼像個小鬼似的有夠麻煩!


「老爸你這是哪門子吃醋法,又不是小孩了成熟點行嗎。」可惡!看他這樣我好想揍他,老媽為什麼要把這個麻煩鬼丟給我,想把他從這裡丟下去,可是說到底他還是我爸,這樣做不太好,老媽在的話就可以無罪惡感的把他丟下,老媽我想你了。


「不管啦!總之幫敝人把你媽找回來!」就算露出那種表情我也不會心軟的老爸!


「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我才不做,找其他龍幫你。」說到底本來就是老爸你的錯不是嗎,為什麼要我收拾殘局,自己搞定去!


「兒啊!關於找其他龍幫忙這事敝人已經做了,你是最後一個喲~」老爸你別露出那種和外表不合的表情,而且一點也不可愛!


「那噁心的語尾助詞是怎樣,有其他龍幫你不是很好嗎,那沒我事我要走了。」有別的龍幫忙就不需要我去找了嘛。


「哎?俗話不是說人多好辦事嗎!啊!我們是龍所以是龍多好辦事!嘛,家常話就不說了去人間找你媽回來吧!」為什麼笑得那麼陰險,絕對有陰謀。


「喂!老爸你先給我等等!你讓幾隻龍下去人間找老媽,快說!」嗯?老爸他剛是不是說把其他龍丟下凡,不會連空龍也……


「兒啊!別這麼激動!我想想哦,有13隻龍被敝人丟下凡去找你媽,說服他們可真不容易,敝人可是費了好大勁才成功的,哎嘿~」嗚哇!這表情真讓人火大!


「臭老爸!你不會也想把我丟下凡吧?」看他這表情是想把我給拖下水吧,誰會讓他得逞啊!


「答對了,加油哦我兒,見到其他龍記得打聲招呼!」啥?地板什麼時候有這種機關了我怎不知道,大概又是趁我和老媽外出時候做的,就不能做點正常的東西嗎!


「臭老爸我恨你!!再說了我除了空、青、風、木龍以外不認識其他龍也沒見過他們是要打什麼招呼!」可惡!等我找到老媽後再讓他和我一起修理老爸,這筆帳你先給我記著了老爸!


 

以上是天龍視角


-契完-


墨錦吟
舞曲已经开始奏响,你已经没有机...

舞曲已经开始奏响,你已经没有机会离开。



月下之城,欢迎您的到来:



我们携手12位老师从10月31日晚18:00开始,为大家带来一首万圣狂想曲。


18:00  @猫三三 



19:00  @拾柒



20:00 @清和. 



21:00  @墨痕未染 ...

舞曲已经开始奏响,你已经没有机会离开。




月下之城,欢迎您的到来:
















我们携手12位老师从10月31日晚18:00开始,为大家带来一首万圣狂想曲。


18:00  @猫三三 












19:00  @拾柒 







20:00 @清和. 
















21:00  @墨痕未染 
















22:00  @阿土土土土土 
















23:00  @y.沐萧 
















00:00  @奶泡拉茶 
















01:00  @墨錦吟 
















02:00  @奶泡烤奶 
















03:00  @林九曦. 
















04:00  @老方。 
















05:00  @春日融雪 
































-狂欢之曲,敬请期待-
































鸣谢: @港仔.寻香子  @无名联文组 

风从龙云从虎
好久没继续钢奥系列之后的重拾,...

好久没继续钢奥系列之后的重拾,但是没想法细化了,当个脑洞记录吧,是钢奥leo。

好久没继续钢奥系列之后的重拾,但是没想法细化了,当个脑洞记录吧,是钢奥leo。

碳基的QB

【人外篇】各类男友的场合

#原创脑洞向逻辑不存在

#文笔小学生

#设定无限制

#女性向注向

#西方幻想世界观

人外真好吃嘿嘿♡

鬼的场合

  因为血统的关系你们的体型差很大,他抱着你就像在抱一个小孩子。因为脑袋上的第三只眼睛很可怕所以他总带着面具只有在你们独处的时候他才会摘下来。你们第一次见面时,是他救了你。只有你知道他凶恶的外表下是一颗温暖又善良的心~

  他的头发很漂亮黑黑滑滑的宛如上好的丝绸,相恋之后你才知道他很粘人,喜欢你帮他梳理头发。他很少对你,发火总是小心翼翼,总认为你是很脆弱的生物。从来不在你面前用餐,害怕会吓到你,其实你什么都知道。

龙的场合

  你家这...

#原创脑洞向逻辑不存在

#文笔小学生

#设定无限制

#女性向注向

#西方幻想世界观

人外真好吃嘿嘿♡

鬼的场合

  因为血统的关系你们的体型差很大,他抱着你就像在抱一个小孩子。因为脑袋上的第三只眼睛很可怕所以他总带着面具只有在你们独处的时候他才会摘下来。你们第一次见面时,是他救了你。只有你知道他凶恶的外表下是一颗温暖又善良的心~

  他的头发很漂亮黑黑滑滑的宛如上好的丝绸,相恋之后你才知道他很粘人,喜欢你帮他梳理头发。他很少对你,发火总是小心翼翼,总认为你是很脆弱的生物。从来不在你面前用餐,害怕会吓到你,其实你什么都知道。

龙的场合

  你家这只龙是个傲娇,挠挠下巴摸摸头就能哄。他的鳞片很漂亮,总把自己换下来的鳞片做成首饰送给你。允许你共享他的财宝,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在他的家当上蜷着你一起睡觉。你永远不会知道你睡着的时候他的又亲又搂又抱~你也不会知道他已经和你共享永生。很少在外人面前露出人身,总喜欢用尾巴卷着你的脚踝。他一直很后悔第一次见面伤到了你,对其他的人总是充满防备和不信任,但不会限制你的人际交往。

  他很强大还有着小山一样的宝藏,对你总要去外面自己赚钱而感到有些不满。喜欢裹着你的毯子发呆其实他比你想象的还要依赖你,虽然比你大1000岁。

兽人的场合

  你的男友兽首人身爪子虽大但是有肉垫,浑身毛茸茸的可软可软,手感特别好。喜欢你帮他梳毛,捏耳朵。对了他是一只兔子兽人,你知道兔子全年发⭕……但他不想让你困扰,随时自己解决,你总恶趣味的躲起来偷看。后来你才知道他早就发现你在偷看了,只是不说。性格特别温顺是个很帅气的兔子先生,话很少但是声音很好听。有一次你生病了他一直陪着你熬夜,还唱歌给你听,第二天眼睛更红了。素食主义者,喜欢给你做饭,还为你特意去学了各种肉类烹饪。 后脚力很足导致你每次完事很虚弱,压着你他总有一种满足感。兔子脑袋没有什么表情,摆动的耳朵总能暴露他的情绪。

树人的场合

  他是一只妖精一般的存在,只要是植物都在他的管辖和寄生范围可以变的很大也可以变的很小巧。不会说话,但不妨碍你们的情感交流。懂的事情不是很多,对一切都很好奇,对危险的事物很敏感。占有欲有些强,总喜欢抚摸你的皮肤,你总怀疑这棵树有肌肤饥渴症。这是颗色树,你害怕那些藤蔓就像那些妄图侵略他领地的人一样,真是让人头疼。

精灵的场合

 

  他在精灵的社会里还没有成年,精灵美丽的外表和优美的歌声是他最不在意的。总把自己搞的很狼狈,好斗,是族里最年轻优秀的弓箭手。熟了才知道他是个话痨,特别容易脸红调戏他一下耳朵尖都要紫了。对你总是笑嘻嘻的很有战略天分,有些顽固。从前很孤独,所以更需要你的爱,其实很没有安全感,所以才喜欢战斗这在族中是很突兀的,因为精灵并不是个好斗的种族。你是他老师的其中一个,成为恋人后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改掉用敬语的习惯。但这后来也成了他调情的一个手段,你总想把他耳朵拧掉。

下一篇是天使,恶魔,人鱼,还有炼金人偶w

风从龙云从虎
这次不画官方奥机械画个自己的u...

这次不画官方奥机械画个自己的umoc机械化,是个“玻璃瓶神”的概念。打开即送三个愿望,先到先得(不是)


还有再次试图得到约稿。详细可点头像进主页查询。

这次不画官方奥机械画个自己的umoc机械化,是个“玻璃瓶神”的概念。打开即送三个愿望,先到先得(不是)


还有再次试图得到约稿。详细可点头像进主页查询。

面君ラーメンくん

cherry的个人故事,想让更多人知道它,希望喜欢的可以帮忙扩散一下

cherry的个人故事,想让更多人知道它,希望喜欢的可以帮忙扩散一下

氯化钠溶液

E.V.Ai

编号:06270031

不是人类,只是阿莱格耶博士往一个普通的衣橱模特里装了点东西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原本是废弃品,现在被【Eliminator】组织在违背阿莱格耶博士的情况下捡来当作武器使用。


早期的EVAi是木制的,经常由于电流过大而引起自燃,现在以将内胆改为铁制品。


失去了原来的手和脚,也并不是正常的比例。但是因此能够更方便地装上其他的东西。

大脑的部分是某个【已逝的人】的被泡在营养液的大脑与很多铜丝线与绝缘胶皮的混合物。


【Eliminator】的成员之一

杀戮武器。目标与对象是中界边缘的人类。

E.V.Ai

编号:06270031

不是人类,只是阿莱格耶博士往一个普通的衣橱模特里装了点东西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原本是废弃品,现在被【Eliminator】组织在违背阿莱格耶博士的情况下捡来当作武器使用。


早期的EVAi是木制的,经常由于电流过大而引起自燃,现在以将内胆改为铁制品。


失去了原来的手和脚,也并不是正常的比例。但是因此能够更方便地装上其他的东西。

大脑的部分是某个【已逝的人】的被泡在营养液的大脑与很多铜丝线与绝缘胶皮的混合物。


【Eliminator】的成员之一

杀戮武器。目标与对象是中界边缘的人类。

伍仁查茶

1、领航者:指引混沌新世界方向的引路人,以巫女的形象为主,下腹部会发光,也就是指示灯。每个领航者的灯光颜色都是不相同的。领航者喜欢群居,她们经常出现在航线附近的礁石上。但是领航者并不是一直善良的,由于本身不具有攻击力,饥肠辘辘的领航者会将航海者引向狩猎者的地盘...

2、狩猎者:狩猎者是处于新世界食物链顶端的物种之一,他们动作十分迅猛,为了拥有更快的速度狩猎者在进化中放弃了很多身体部分。现在她们的身体仿佛单纯由“骨骼”(并不是骨骼,而是一种合金,足够轻盈和坚硬)组成。狩猎者在部分情况下会和领航者组成共生关系。

1、领航者:指引混沌新世界方向的引路人,以巫女的形象为主,下腹部会发光,也就是指示灯。每个领航者的灯光颜色都是不相同的。领航者喜欢群居,她们经常出现在航线附近的礁石上。但是领航者并不是一直善良的,由于本身不具有攻击力,饥肠辘辘的领航者会将航海者引向狩猎者的地盘...

2、狩猎者:狩猎者是处于新世界食物链顶端的物种之一,他们动作十分迅猛,为了拥有更快的速度狩猎者在进化中放弃了很多身体部分。现在她们的身体仿佛单纯由“骨骼”(并不是骨骼,而是一种合金,足够轻盈和坚硬)组成。狩猎者在部分情况下会和领航者组成共生关系。

意气风发

【出胜】驯服(非人类/黑久)(二)

*请务必看一下上文。

它想到了一种方法,越狱。这里就是这种牢笼一样的地方吧,除了绿谷出久以外,它是见不到别人的。

哪怕是刚刚好有别人过来,绿谷出久也会第一时间遮住它的眼睛。

那就逃吧。

离开这。

08

正午,阳光刚好。爆豪胜己找了个还算舒服的位置窝着。绿谷出久刚好不在,可以小睡一会儿。

不一会便醒,睁眼却不同了。

绿谷出久就在边上。

近在咫尺,平稳的呼吸,舒缓的眉头告诉爆豪胜己,他已经睡着了。

利爪已经露出来了,它相信,杀掉他不过是一分钟的事。

橘黄色的毛皮似乎已经被阳光照的发光了,爪子颤抖了一下,先试探性的划破绿谷出久的衣服。

黑色的衣服在眨眼间便留下了极其深的破痕,...

*请务必看一下上文。

它想到了一种方法,越狱。这里就是这种牢笼一样的地方吧,除了绿谷出久以外,它是见不到别人的。

哪怕是刚刚好有别人过来,绿谷出久也会第一时间遮住它的眼睛。

那就逃吧。

离开这。

08

正午,阳光刚好。爆豪胜己找了个还算舒服的位置窝着。绿谷出久刚好不在,可以小睡一会儿。

不一会便醒,睁眼却不同了。

绿谷出久就在边上。

近在咫尺,平稳的呼吸,舒缓的眉头告诉爆豪胜己,他已经睡着了。

利爪已经露出来了,它相信,杀掉他不过是一分钟的事。

橘黄色的毛皮似乎已经被阳光照的发光了,爪子颤抖了一下,先试探性的划破绿谷出久的衣服。

黑色的衣服在眨眼间便留下了极其深的破痕,绿谷出久仍然没有动。

可以了——

开始吧。

09

不过是爆豪胜己再次抬爪的一瞬,柔软的兽耳便被人捏住。

又是那双圆圆的绿色眸子……

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是没死?

“小胜真是的……”

“在我睡着的时候偷袭……”

“怎么?是喜欢上我了?”

带着气音的低语,依然是他的。

棕金色的兽眼里转过一道光晕,爆豪胜己再次伸出爪子。

依旧是完全没有伤到绿谷出久。

衣服倒是碎成了好几片落在地上,精瘦的身材完全暴露出来。

“小胜~”语调末尾有些上翘,有些撒娇的意味,但被这个人说出来却感觉完全不一样。

爆豪胜己一次一次地试,绿谷出久依旧是毫发无伤,即使它精疲力竭了,他也依然是微笑着站在那里。

10

如果说……试试服从呢……

爆豪胜己的脑袋里出现了这么一个想法。

不抗拒,服从的话,他会对自己怎么样?继续维持着这种温柔,亦或是……

在动物里,爆豪胜己是聪明的。他从绿谷出久和他人的谈话也看得出来,他若是被驯服了,会被卖的。

在一个全新的地方。面对着陌生的人类。自己会被怎么对待?

11

它能做的,只有反抗。

一是让绿谷出久对他感兴趣,二是满足它自己小小的虚荣心吧。

一直以来被拥戴,此时却忍受着一个人类。

不过是一个晃神的时间,绿谷出久也就与它对视了。

“小胜。”已经有些低哑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响。

“你想走吗?”语气依旧温柔,却是没有丝毫询问的意思在。

爆豪胜己伸出舌头来,倒刺一根根的极其明显。

它甚至也没有经过思考就做出这个动作来。

它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所以面前的绿谷出久含着笑眯了眯眼它依然不明白。

“小胜啊……最喜欢你了。”

12

最近的战斗,越来越让爆豪胜己提不起兴趣来。

毫无难度。

几乎全是兔子,猫等等,即使有些攻击性,也很容易被打败。

又一次成功后,爆豪胜己很无聊地对着绿谷出久露出了牙齿。

它想要更难的挑战。

“好。”

绿谷出久抱着它离开这个空旷的地方,来到另外一个房间。

这两个房间……是连通的,只有一扇门,开了便是另一个地方。

它在绿谷出久怀里挪了挪身子,准备迎接这个挑战。

它相信的,绿谷出久给它的……不会弱。

—TBC

*老虎真的太可爱了。可惜快成诱受了。

意气风发

【出胜】驯服(非人类/黑久)(一)

*兽兽的重要性设定:虎>狗>猫>兔子>乌鸦。(实际上中间还有一部分。)

01

驯兽师,即驯服野兽的技师。

绿谷出久已经在这一行业混了五个年头了,技术自然是一等的优秀。

“久哥,今天给您又安排了一个。”

面前的男人指了指身后泛着寒光的兽笼,对绿谷说道。

“这次是什么动物?”

“是老虎,知道久哥您不喜欢常见的猫猫狗狗,特地从远处给您运来的货。”男人谄媚地递上钥匙,然后嘱咐了一声,“久哥您当心点。”

绿谷出久墨绿色的眸子微微泛光,随后便给自己的货物做了些记录。

金色毛发,红色眼眸,性格刚烈,嗯……还挺可爱?

02

老虎被送到一个很大的场地,一阵阵的兽吼传来,有凄惨的,也有猛烈的...

*兽兽的重要性设定:虎>狗>猫>兔子>乌鸦。(实际上中间还有一部分。)

01

驯兽师,即驯服野兽的技师。

绿谷出久已经在这一行业混了五个年头了,技术自然是一等的优秀。

“久哥,今天给您又安排了一个。”

面前的男人指了指身后泛着寒光的兽笼,对绿谷说道。

“这次是什么动物?”

“是老虎,知道久哥您不喜欢常见的猫猫狗狗,特地从远处给您运来的货。”男人谄媚地递上钥匙,然后嘱咐了一声,“久哥您当心点。”

绿谷出久墨绿色的眸子微微泛光,随后便给自己的货物做了些记录。

金色毛发,红色眼眸,性格刚烈,嗯……还挺可爱?

02

老虎被送到一个很大的场地,一阵阵的兽吼传来,有凄惨的,也有猛烈的。

“上吧。”

绿谷出久在它耳边轻声道。

老虎发出一声爆吼,用仇恨的眼光看着绿谷出久,迟迟不动。

“嗯?不去?”绿谷出久起身,回来时手上拿着一根鞭子。

“可能有点疼。”

虽说话语是温柔的,但鞭子抽在身上的感受就只有疼痛。

“怎么样,去吗?”绿谷出久再次在它耳侧呢喃,“还是……不。”

它面前的,是几只兔子。

老虎虽然性情暴躁,但是也还是有些同情心的。它深知自己一爪子下去,兔子必然血浆崩裂。

老虎挣扎着向兔子走去,还是用爪子挥了上去。

03

“啧。”

显然,这场战斗是一边倒的。

老虎被两只兔子咬住,腿上留下了一道道伤痕。脸上却仍然露着不屈的神色。

“没用。”绿谷出久嫌弃地带上手套,干净利落地把兔子处理掉。

“知道了吗,自己有多弱?”

绿谷出久用圆圆的眼眸看着那老虎。

“怎么?不屈服?”

“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爆豪胜己——可以?”

04

爆豪胜己在这里,是地位最高的,也是最卑微的。

因为他是弱的。

虽然有獠牙,有利爪,但却不强。

这样的,似乎也挺有趣?绿谷出久想驯服它,或许是因为其暴躁的性格。

也或许……

05

“久哥,您的老虎,卖不卖?”

“嗯?”绿谷出久不耐烦的转过头,他正和他的小胜玩。

“有个客人愿意出高价买。”

“不卖。”绿谷出久挂起一抹玩味的笑,再次把头转回去,逗弄着爆豪胜己。

“您确定?”

“确定。我还挺感兴趣的。”绿谷出久眯着眼,有些惬意地揉揉金色的毛发。

被遮挡住的伤口却是疼痛的,刺骨的疼。即使绿谷对于爆豪胜己再怎么温柔,那伤口却是无时无刻在提醒它,远离。

远离什么呢?是那虚假的温柔,还是自己已经渐渐的……

屈服了?

06

动物的头脑是简单的。至少不会思考过于复杂的问题。

爆豪胜己现在便是对绿谷出久只有满心的恨意。

又是一晚的战斗,满身的伤痕。它却是对得起头顶的“王”字了。

从被兔子咬出满身的伤,到第一。它是累的,也是认真的。

它想证明给绿谷出久看,它不是弱者。

然后呢?

爆豪胜己默默问自己。

然后怎么?

绿谷出久会高兴?这又对他有什么好处?

07

他不想在这样的思维里越陷越深了……

很累啊。即使作为动物。

——TBC

*爱生活,爱久哥。
*后期有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