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非双洁

848浏览    189参与
Ringo

『0063』

又被折腾了一回,景妄言躺在沙发上,已经完全不想动。


景逸洲这会儿十分餍足,也不介意,打开冰箱,问景妄言午餐想吃点什么。


景妄言拖着声音懒懒应他:“吃你。”


“……我问饭菜。”


“那随便。”


“你就没有什么想吃的美食?”


景妄言想了一想,忽然道:“说起来,我小时候喜欢吃一种糯米团子,你能做吗?”


“糯米团子?什么样的糯米团子?”


“就是和着碎肉和葱花的糯米团子。”


这听上去并不难,景逸洲取出糯米、猪肉和葱,切出碎肉和葱花,加入蒸好的糯米搅拌,揉成团状后下锅煎炒。


混着细碎肉色与葱绿的白糯米团子很快喷着热香上桌,景妄言接过...

『0063』

又被折腾了一回,景妄言躺在沙发上,已经完全不想动。


景逸洲这会儿十分餍足,也不介意,打开冰箱,问景妄言午餐想吃点什么。


景妄言拖着声音懒懒应他:“吃你。”


“……我问饭菜。”


“那随便。”


“你就没有什么想吃的美食?”


景妄言想了一想,忽然道:“说起来,我小时候喜欢吃一种糯米团子,你能做吗?”


“糯米团子?什么样的糯米团子?”


“就是和着碎肉和葱花的糯米团子。”


这听上去并不难,景逸洲取出糯米、猪肉和葱,切出碎肉和葱花,加入蒸好的糯米搅拌,揉成团状后下锅煎炒。


混着细碎肉色与葱绿的白糯米团子很快喷着热香上桌,景妄言接过勺子,捞了一个糯米团,吹了一吹,小心翼翼咬一口。


舌齿间的糯米香软发烫,翻滚一番才被咬碎咽下,滋味却也碎得几近于无,还来不及品味出什么就消失殆尽。


景妄言“嘶”了一声,“有点太烫了,没尝到什么味。”


景逸洲把他手里的勺子抢过来,“那就等凉了再吃。”


又看那一盘糯米团子,有点怀疑,“话说,就这么简单的食物,你自己也能做,为什么就这么喜欢,还这么着急要吃?”


“没有当年的味道啊。”景妄言顺手开了景逸洲一盒牛奶,吸了两口,微凉的纯牛奶很快把被烫过的舌尖治愈,“这个糯米团,只有我奶奶做过一次,但几年后说起时,她已经不记得了。”


眼看喷香的糯米团子忽然沾染一点哀伤,景逸洲道:“也许只是心血来潮做的,很简单很平常,老人家过了几年自然就不记得了。”


景妄言微微张口。但那对我来说很重要啊。


还没把这话说出口,一双胳膊就环住了他的双肩。


“不过没关系,我会努力替他们记住的。


“你喜欢的,对你重要的,你想要的,我都会努力记得,努力争取。”

成年雄性企鹅

女王生存法则2.

温秘书这边走的潇洒,裔江那里就不怎么顺利了。

之前程柚南送礼,裔江都不在。

“小鹤,把那东西拿过来。”这不,突然来了兴趣。

“哦,来了。”白鹤乖乖的应了声,抱着那几个盒子,小跑了过去。

“靠,死丫头。”盒子打开,白鹤被闹了个大红脸。

裔江拧着眉,太阳穴突突疼。他可算是知道他以前的那些情人在收了那死丫头的礼后,要么立马分手,要么家里从不缺套了。

“小鹤,你先回家,下次再请你吃饭。”

“那,那些套留下。”

白鹤愣了一下,低着头,声音闷闷的“哦。”

~~

温秘书拎着排了半个小时买来的蟹黄汤包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砰——”刚打开办公室的门,一个文件夹从耳边飞过,最终撒在了地上。...

温秘书这边走的潇洒,裔江那里就不怎么顺利了。

之前程柚南送礼,裔江都不在。

“小鹤,把那东西拿过来。”这不,突然来了兴趣。

“哦,来了。”白鹤乖乖的应了声,抱着那几个盒子,小跑了过去。

“靠,死丫头。”盒子打开,白鹤被闹了个大红脸。

裔江拧着眉,太阳穴突突疼。他可算是知道他以前的那些情人在收了那死丫头的礼后,要么立马分手,要么家里从不缺套了。

“小鹤,你先回家,下次再请你吃饭。”

“那,那些套留下。”

白鹤愣了一下,低着头,声音闷闷的“哦。”

~~

温秘书拎着排了半个小时买来的蟹黄汤包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砰——”刚打开办公室的门,一个文件夹从耳边飞过,最终撒在了地上。

“不是说了谁都……!!”程柚南凶巴巴的抬头,一看来人,立马弹了起来。

“小,小竹。”

“姐姐,又头疼啊。”温秘书随手把餐盒放在一旁的茶几上,大步走到女人身后,将她按在椅子上。

弯腰,

将那白暂细长的双手轻放在女人头上,按了起来。

“唔~”女人舒服的眯了眯那双清冷的丹凤眼。

温秘书将头更低了几分,温热的呼吸就洒在了程柚南纤细的天鹅颈上。

“温竹,你越线了。”程柚南还是一脸享受,可从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让温竹眼里柔情变成隐忍。

“是,阿姐。”少年的声音蔫蔫的,那双手却还是勤勤恳恳的按摩。

程柚南的手机响起,显示人是裔先生。

“哟~您现在不应该醉死在温柔乡里吗?”

“难不成是,性生活混乱,不行了?”

“要不要本小姐帮我们裔总安排男科?”程柚南挥了挥手,示意温竹停下。

“今晚回月亮湾。”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

“切,没劲。”程柚南撇了撇嘴。






Ringo

『0062』

在景妄言的照料下,景逸洲不到一周就完全康复,并开始理直气壮地索要之前写在纸上的奖励。


某鱼第三天中午就开始罢工,瘫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道:“累了,让我休息一天。”


“可以,你休息你的,我吃我的。”


景逸洲微笑里的坏都要洋溢出来,狼爪子捧起景妄言的手就要亲下去,然而对方把手迅速抽出,“你都连续折腾两天了。”


景逸洲视线上浮到半空,“不知道之前是谁连续折腾了五天。”


“我好歹每天只折腾一次,可你两天就折腾掉了一个正字。”


“还不是因为我难得吃到一回。”景逸洲再捧起景妄言白净的手,啪叽一下亲上去,“男朋友,说话不能不算话,还有三个正字呢。”


景...

『0062』

在景妄言的照料下,景逸洲不到一周就完全康复,并开始理直气壮地索要之前写在纸上的奖励。


某鱼第三天中午就开始罢工,瘫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道:“累了,让我休息一天。”


“可以,你休息你的,我吃我的。”


景逸洲微笑里的坏都要洋溢出来,狼爪子捧起景妄言的手就要亲下去,然而对方把手迅速抽出,“你都连续折腾两天了。”


景逸洲视线上浮到半空,“不知道之前是谁连续折腾了五天。”


“我好歹每天只折腾一次,可你两天就折腾掉了一个正字。”


“还不是因为我难得吃到一回。”景逸洲再捧起景妄言白净的手,啪叽一下亲上去,“男朋友,说话不能不算话,还有三个正字呢。”


景妄言轻哼一声,“可以,不过你要小心,我其实比你更容易感冒,要是把我给折腾病了,我之后就翻倍吃回来。”


景逸洲:……某条血养的锦鲤说话就是恶毒。


“放你的心吧,我可比你温柔多了,不会把你折腾病的。”


景逸洲双手撑在景妄言坐着的椅子边缘,额头轻轻撞了下景妄言的额。


赤红的眼瞳狡猾地眨了下,瞬间把眼下人泛红的双颊录入记忆。


软肉相贴,贝齿轻划。纽扣松解,风衣滑落。

傅生

重生之深情帝王再爱我一次

嘉合十年   二月  二十五日

    小爷我又活过来了!千林湖的水真他妈的冰,差点把小爷冻死。等等,小爷我好像真的死了。


嘉合十年   三月  二十七日

    小爷我花了整整一个月,终于摸清了这小子底细。茶商的独子,别的不说,文章是写的真好,虽然比起小爷我还差那么一点。据说开春进京赶考,马上该放榜了,不知道这小子考得怎么样。


嘉合十年   四月  ...

嘉合十年   二月  二十五日

    小爷我又活过来了!千林湖的水真他妈的冰,差点把小爷冻死。等等,小爷我好像真的死了。


嘉合十年   三月  二十七日

    小爷我花了整整一个月,终于摸清了这小子底细。茶商的独子,别的不说,文章是写的真好,虽然比起小爷我还差那么一点。据说开春进京赶考,马上该放榜了,不知道这小子考得怎么样。


嘉合十年   四月   二日

    啊哈哈哈哈哈哈,榜眼!不愧是小爷我重生的对象。宋翌……名字不错,咳咳,还是没有小爷我的名字好听。不说别的,打听打听我傅生的名号,礼义骑射那那不是这长安城的翘楚,小爷我可是徽国公嫡子,母亲更是郡主,议亲的人都快踩坏我家门槛了。从小被送入宫教养,常常和当时的太子如今的陛下偷偷溜出去买糖人,那日子,想想就怀念啊。


嘉合十年   六月   十五日

    今天是授官的日子,小爷我在宫里终于又见到陛下,我的裴安。裴安看着苍老了许多,三十出头的年纪却有一种少年老成,小爷我刚认识裴安的时候,他也跟个七老八十的成熟过头男人似的。对了,我在大殿上见我爹了,爹爹鬓角都白了。


嘉合十年    八月    一日

    裴安提出给皇后办法事的事,说十五是皇后的生诞。八月十五……是我的生日啊。小爷我嫁给裴安十三年了,每年的八月十五裴安都会给我办场盛大的生日宴。我更意外,我一个翰林院学士,裴安竟点名要我来操办此事,德灏候看了宋翌这小子的脸也倒吸一口气,大殿上都是议论的声音,宋翌真是长的像极了小爷我。


嘉合十年    八月    十五日

    裴安好像很喜欢我,今天赏这个明天送那个,惹的别的大臣不快。午后是皇后的法事,听说皇后坠湖薨逝,尸体至今都没有打捞上来,裴安在寝殿一个人坐在那里,好久好久……就连之前他宠爱的房贵人给他送了点桂花糕都被裴安吼着赶出去。 

    今天是中秋节啊,往常裴安都会在我的寝殿休息,今天没了裴安有些不习惯。小爷我可是天之骄子,有什么不习惯的,哼。


嘉合十年   十二月    七日

    小爷我的大哥要回来了哈哈哈,大哥最疼我了,他在沙场征战多年,就是小爷我也有四年没见了,不知道大哥他知道我死了,会怎么样。


嘉合十年   十二月     三十一日

    今天是除夕,陛下举办宫宴,实际就是给我儿子相亲,丧心病狂的李裴安,我儿子才十岁啊!虽然我儿子也不是我亲生的……

     真没出息,一见爹爹就鼻子酸,一定是那酸辣鱼熏的。去外面吹吹风醒酒,遇见大哥和二哥了,大哥最疼我了,忍不住叫了句大哥,却只换来大哥一句“宋学士,有事吗”

    他们是不会相信重生的。

    裴安喝醉了,出来走走,或许是宋翌和我太像了吧,他竟抱着我对我说

    “生生,我想你了”

Ringo

『0061』

景逸洲的母亲这晚买了些药材回家,熬出的药汤色深浑浊,景逸洲尝了一口,被苦得吐了吐舌头,“怎么这么苦啊?”


景妄言:“良药苦口利于病,好好按时按量吃完,才能快点好起来。”


景逸洲偏头看白纸,一面已经写满了食物名称,一面写着“景妄言”三个字,还画了两个正字。


“……我现在不是很有动力了,感觉想吃的基本都写了。”


“那可怎么办啊?”景妄言叹息,眉眼却染上笑意,“你要早点好,我才能早点再吃到你啊。”


景逸洲:“……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喝不下。”


“那,这个方法怎样?”


景妄言夺过汤碗,含了一口,再贴上景逸洲的唇。


唇齿相贴,药液淌入,熟悉的...

『0061』

景逸洲的母亲这晚买了些药材回家,熬出的药汤色深浑浊,景逸洲尝了一口,被苦得吐了吐舌头,“怎么这么苦啊?”


景妄言:“良药苦口利于病,好好按时按量吃完,才能快点好起来。”


景逸洲偏头看白纸,一面已经写满了食物名称,一面写着“景妄言”三个字,还画了两个正字。


“……我现在不是很有动力了,感觉想吃的基本都写了。”


“那可怎么办啊?”景妄言叹息,眉眼却染上笑意,“你要早点好,我才能早点再吃到你啊。”


景逸洲:“……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喝不下。”


“那,这个方法怎样?”


景妄言夺过汤碗,含了一口,再贴上景逸洲的唇。


唇齿相贴,药液淌入,熟悉的软裹挟着极致的苦,格外刺激。


松口瞬间,景逸洲赶忙抢回汤碗,“我喝,我喝,你不要再动口了!”


景妄言笑而不语,只舔了舔自己唇上的残液,轻轻“嘶”了一声。


是有够苦的。


不过,在某个方面,也算是甜吧。

Ringo

『0060』

景妄言自由骑行一小时二十五分事件的第二天,景逸洲感冒了。


景逸洲边捧着纸巾擤鼻涕,边埋怨景妄言:“都怪你,骑得那么快那么久。”


“好了好了,都答应你以后不会载着你还骑那么厉害了。我也让家里人把我自己的自行车送来了,下次你可以自己骑。


“作为补偿,你先吃这碗粥吧,我亲自为你熬的。”


景妄言端着一碗清淡的蔬菜粥,坐到他身边,“需要我喂你吗?”


“……不至于,我自己来吧。”


景逸洲接过碗,低头看,白瓷碗内的粥米粒粒莹白,几类切碎了的蔬菜搅在其中,腾腾热气在温暖的室内难以散去。


景逸洲舀起一勺粥,吹一吹,送到唇边,试探着碰触,感到温度合适,才把...

『0060』

景妄言自由骑行一小时二十五分事件的第二天,景逸洲感冒了。


景逸洲边捧着纸巾擤鼻涕,边埋怨景妄言:“都怪你,骑得那么快那么久。”


“好了好了,都答应你以后不会载着你还骑那么厉害了。我也让家里人把我自己的自行车送来了,下次你可以自己骑。


“作为补偿,你先吃这碗粥吧,我亲自为你熬的。”


景妄言端着一碗清淡的蔬菜粥,坐到他身边,“需要我喂你吗?”


“……不至于,我自己来吧。”


景逸洲接过碗,低头看,白瓷碗内的粥米粒粒莹白,几类切碎了的蔬菜搅在其中,腾腾热气在温暖的室内难以散去。


景逸洲舀起一勺粥,吹一吹,送到唇边,试探着碰触,感到温度合适,才把粥整勺咽下。


蔬菜粥的味道太淡,在口腔中几乎是转瞬即逝,景逸洲略显失望。


景妄言:“都说是清淡的了,你生着病,想吃好吃的,就尽快好起来吧。”


景逸洲又咽下一口粥,“那等我感冒好了,你亲自给我做?”


“可以啊,你想吃什么?”


景逸洲摸摸下巴,词一个接一个蹦出口来:“栗子蛋糕,香芋奶茶,韭菜盒子,烤鸡,寿司……”


景妄言喊了停,给他取来纸笔,“太多了,你自己写个清单吧,不过,每写一个,你就要吃一口粥。”


景逸洲眨眨眼,“男朋友,你怎么这么狡诈啊?”


“什么狡诈?我这是聪明。你要是不想这样的话,我直接把纸笔收走了。”


景妄言说着,作势要带着纸笔起身离开,马上被景逸洲揽住按好。


景逸洲从他手里拿走纸笔,唇抿着微笑,“那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只要我想吃,你都要给。”


景妄言闻言,稍稍思索才道:“只要你想吃的不太离谱的话……应该可以。”


“那……”


景逸洲给自己咕咚咕咚灌下一大口粥,随后在纸上刷刷刷写下几个字,亮给景妄言看,“这个行不行?”


只见白纸上,由水性笔写下的笔画清晰,龙飞凤舞,组成“景妄言”三个大字。


景妄言:……就知道这家伙不安好心。


“行啊。”


淡淡的话音被干脆地甩开,面孔之间的距离被骤然拉近。


景逸洲呼吸一滞,柔软的舌尖也就在这一瞬迅速掠过他的唇角,劫走其上白软的米粒。


眼前深绿的眼瞳稍眯,温和里读不清究竟是掺进了几分坏。


“只要你病好后吃得下,就尽管来尝一尝。”

Ringo

『0059』

聊了许久,披萨终于凉了些许。


景逸洲这次抢了先戴上塑料手套,切出两片披萨,一片递给对面的景妄言,一片送入自己口中。


他先从料最少的外圈咬下,香脆的滋味随着一下一下的咀嚼破碎、杂糅。


再往里咬,咬到杂蔬和牛肉,西红柿、洋葱和牛肉独特的味道都在口腔中漫开。


景逸洲:“你感觉怎么样?”


景妄言:“有点酸,我不喜欢这种酸味,可能是因为西红柿、洋葱和奶酪。”


“那下次在家自制披萨的时候,把这些都替换掉。”


“你还想自己做啊?”


“不行吗?”


“行啊,你想做就做,”景妄言眯眼笑着,又露出坏心眼来,刻意压低的声线像电流,迅速蹿过景逸洲还没...

『0059』

聊了许久,披萨终于凉了些许。


景逸洲这次抢了先戴上塑料手套,切出两片披萨,一片递给对面的景妄言,一片送入自己口中。


他先从料最少的外圈咬下,香脆的滋味随着一下一下的咀嚼破碎、杂糅。


再往里咬,咬到杂蔬和牛肉,西红柿、洋葱和牛肉独特的味道都在口腔中漫开。


景逸洲:“你感觉怎么样?”


景妄言:“有点酸,我不喜欢这种酸味,可能是因为西红柿、洋葱和奶酪。”


“那下次在家自制披萨的时候,把这些都替换掉。”


“你还想自己做啊?”


“不行吗?”


“行啊,你想做就做,”景妄言眯眼笑着,又露出坏心眼来,刻意压低的声线像电流,迅速蹿过景逸洲还没反应过来的大脑,“想做就做。”


景逸洲:……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对劲点。

Ringo

『0058』

两人终于彻底结束长达约一小时二十五分钟的自由骑行,抵达的目的地是景妄言事先说好想要尝试的披萨店。


今日正是这就披萨店的会员日,景逸洲又持有这家店的会员卡,理所当然地享受了买一送一的优惠,顺便点了两杯奶茶。


等到两份披萨端上桌,景妄言戴上塑料手套,右手端铲子,左手捏披萨片,然而没两秒钟就收手。


“它还太烫了,我打算让它先冷静冷静。”


景逸洲盯他,“你原来也会觉得太烫?平时喝热水微烫都没事,吃饭菜也能咽得下烫的。”


景妄言淡淡脱出手套,放平小臂镇静道:“它们和披萨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


景妄言垂眸看那披萨,脆黄的边缘,混杂在一起...

『0058』

两人终于彻底结束长达约一小时二十五分钟的自由骑行,抵达的目的地是景妄言事先说好想要尝试的披萨店。


今日正是这就披萨店的会员日,景逸洲又持有这家店的会员卡,理所当然地享受了买一送一的优惠,顺便点了两杯奶茶。


等到两份披萨端上桌,景妄言戴上塑料手套,右手端铲子,左手捏披萨片,然而没两秒钟就收手。


“它还太烫了,我打算让它先冷静冷静。”


景逸洲盯他,“你原来也会觉得太烫?平时喝热水微烫都没事,吃饭菜也能咽得下烫的。”


景妄言淡淡脱出手套,放平小臂镇静道:“它们和披萨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


景妄言垂眸看那披萨,脆黄的边缘,混杂在一起,煎烤得微黑的的牛肉、洋葱、西红柿和青瓜……


“我其实不是很喜欢披萨。”


景逸洲疑惑,“那你还说要来试一试?”


“我就吃过一次披萨,说不上讨厌,也绝对不能说喜欢。”


景妄言说着,托腮看他,翠绿的瞳中沉着平静深邃的海,不时泛起微妙的光。


“但是,认识你之后,我就想多体验一些事情,很久没体验的也好,从未体验过的也好。


“我想,或许我能因为你,对这个世界多一些喜欢。”


景逸洲眨眼两下,伸手捏捏他的脸蛋,“男朋友,不要总说这些会让我觉得你为我背负了很多的话。”


“但我是认真的啊。”景妄言握住他的手,眼底的海轻轻泛起波浪,“景逸洲,我到底是该跟你分担,还是该自己一个人承受呢?”

Ringo

『0057』

终于抵达目的地时,景逸洲一看时间,距离他们离开体育馆已经过去约一小时二十五分。


他把手机上的时间亮给景妄言,“你看看现在多少点了,你骑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景妄言瞥了那时间一眼,靠着自行车轻轻喘气,笑靥依然温和,“这不是还是回来了吗?骑车的也不是你,没必要这么气吧?”


“任性成这样,而且也没提前跟我说好,我怎么不气?”


景逸洲冷着脸,低头看向景妄言的双腿,犹豫着要不要伸手揉一揉,选择先在嘴上关照:“腿怎么样?骑这么久这么快,不觉得腿酸?”


“我练得又不少,这一小时不算什么,骑到后半程就没事了,现在反而还没刚开始时累。”


景妄言仰头,对上行道...

『0057』

终于抵达目的地时,景逸洲一看时间,距离他们离开体育馆已经过去约一小时二十五分。


他把手机上的时间亮给景妄言,“你看看现在多少点了,你骑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景妄言瞥了那时间一眼,靠着自行车轻轻喘气,笑靥依然温和,“这不是还是回来了吗?骑车的也不是你,没必要这么气吧?”


“任性成这样,而且也没提前跟我说好,我怎么不气?”


景逸洲冷着脸,低头看向景妄言的双腿,犹豫着要不要伸手揉一揉,选择先在嘴上关照:“腿怎么样?骑这么久这么快,不觉得腿酸?”


“我练得又不少,这一小时不算什么,骑到后半程就没事了,现在反而还没刚开始时累。”


景妄言仰头,对上行道树茂密的树叶和昏暗的天空,脸上的笑意淡淡。


傍晚的风吹得他衣角猎猎,漆黑的身线在树影里把淡淡的忧郁围困。


不知为何,景逸洲从这一幕中读出来一种苦涩的怀念,像深夜加少了糖的咖啡,在夜风里迅速冷下去。

Ringo

『0056』

远远离开羽毛球场后,两人渐渐听不到老人的歌声了,在体育馆前停了停,琢磨起接下来该去哪骑车。


因为刚才似乎让景妄言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景逸洲就把选择的机会让给了景妄言——


然后他后悔了。


景妄言左右看了看,忽然眼光一亮,向体育馆右方的道路拐去。


景逸洲见状惊呼:“你干什么!那是绕城大道!”


景妄言:“你不是说让我选路线吗?反正绕城要费的也不是你的体力吧?”


“但你不熟悉允岚的路啊!迷路了怎么办?”


“迷路了不是还有你和手机上的网络地图导航吗?”


不管景逸洲怎样抗议,自行车还是上了宽阔的绕城路,开始了一段有一点漫长的旅程。


视...

『0056』

远远离开羽毛球场后,两人渐渐听不到老人的歌声了,在体育馆前停了停,琢磨起接下来该去哪骑车。


因为刚才似乎让景妄言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景逸洲就把选择的机会让给了景妄言——


然后他后悔了。


景妄言左右看了看,忽然眼光一亮,向体育馆右方的道路拐去。


景逸洲见状惊呼:“你干什么!那是绕城大道!”


景妄言:“你不是说让我选路线吗?反正绕城要费的也不是你的体力吧?”


“但你不熟悉允岚的路啊!迷路了怎么办?”


“迷路了不是还有你和手机上的网络地图导航吗?”


不管景逸洲怎样抗议,自行车还是上了宽阔的绕城路,开始了一段有一点漫长的旅程。


视野中,树林与草丛在大道两侧掠过,属于城市的风景已经只剩一幢幢蒙着白雾的高楼大厦。


电动车、轿车、货车……一辆辆车都在他们左侧疾速通过,向着远方奔去。


景妄言也不甘示弱,灵活地调档,使劲踩下踏板,自行车便在平坦的道路上飞一样向前。


景妄言:“既然是绕城大道的话,一直沿着大路往前应该就能回到城市里了吧?”

景逸洲:“没有这种说法吧?你不要乱走啊!”


景妄言:“看到那个红色的顶没有?是加油站!我来允岚的时候有看到它!”

景逸洲:“那说明我们都快出允岚了吧!你再不转向,我们就真的迷路了!”


景妄言:“这个路口我认得!之前有一次我骑车绕错路,到过这里。”

景逸洲:“……你不要这么骄傲好不好?”


景逸洲:“你骑了这么久,还不累?”

景妄言:“我体力有多好,你还不知道吗?”

景逸洲:“……”


景逸洲:“左拐和直走都是好选择,但你右拐干什么!”

景妄言:“可是这个下坡好爽,让我下去转一转再回来也不迟叭。”


景逸洲:“我觉得这个路越看越不对劲了,要不我们还是打开导航吧……”

景妄言:“叫声老公我就考虑一下?”

景逸洲:????


混蛋景妄言!——

Ringo

『0055』

才修好自行车,景妄言就骑着它载着景逸洲到了体育馆,要转上一圈。


在经过羽毛球场时,两人听见了一道老人的歌声。


歌声似乎是用音响播放,从羽毛球场深处悠扬传来,醇厚低沉,正用不知属于何地的方言,唱着他们听不明白的词。


景妄言顾着骑车看路,只听到了歌声,没有在意,景逸洲却看到了一些东西:


只见羽毛球场门上挂着一把锁,以及注明暂时关闭的牌子。


然而透过高高的绿色包围网,可以看见球场正对着门的另一端,有一辆显然已有了年头的灰色售货小推车静静立着。


视线再右移到角落,有一道漆黑瘦小的人影一闪而过。


这情景微恐氛围太足,把景逸洲吓得心中发凉,几乎是下...

『0055』

才修好自行车,景妄言就骑着它载着景逸洲到了体育馆,要转上一圈。


在经过羽毛球场时,两人听见了一道老人的歌声。


歌声似乎是用音响播放,从羽毛球场深处悠扬传来,醇厚低沉,正用不知属于何地的方言,唱着他们听不明白的词。


景妄言顾着骑车看路,只听到了歌声,没有在意,景逸洲却看到了一些东西:


只见羽毛球场门上挂着一把锁,以及注明暂时关闭的牌子。


然而透过高高的绿色包围网,可以看见球场正对着门的另一端,有一辆显然已有了年头的灰色售货小推车静静立着。


视线再右移到角落,有一道漆黑瘦小的人影一闪而过。


这情景微恐氛围太足,把景逸洲吓得心中发凉,几乎是下意识搂紧了景妄言。


在羽毛球场旁的空地前,景妄言停下自行车,听他解释完毕,再看羽毛球场的方向。


然而羽毛球场两面都被草丛和树林包围,站在这个角度去看,它大半的风景都被高高的杂草树木遮挡,只能听见深深草木之中,那老人的歌声远远传来。


景妄言看向景逸洲,“要不要走近去看看?”


景逸洲一直把他死死抱紧,听见这话吸了吸鼻子,“不要,要是去看的话,要么会知道是误会,要么会惹祸上身。”


“那你现在想怎么办?”


“你现在做点什么,转移我的注意力,然后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景妄言思考片刻,视线逐渐偏移向一旁的草丛和树林。


景逸洲:“……首先,不要在这里想那种事。”


景妄言又思考片刻,视线移回,黏在景逸洲唇上。


景逸洲:“……就没有更正经一点的办法?”


“要不给你唱首英文歌?”


景妄言唱的是一首景逸洲也觉得熟悉的经典英文歌曲,比方才老人的歌声更悠扬悦耳。


舒缓的曲调温柔到了极致,好似流淌于寂静的山谷间的清凉溪水,缓慢抚过惊慌不安的心脏:


"Just close your eyes,the sun is going down.

"You'll be alright,no one can hurt you now.

"Come morning light,you and I'll be safe and sound…"


自行车也随着歌声缓缓转动车轮,景逸洲靠在景妄言肩上,不由得问:“这是什么歌?”


“Taylor Swift和乐队The Civil Wars的《Safe and Sound》,译名《安然无恙》,我喜欢上的第一首欧美歌曲。”


景妄言的话音很轻,在掠过身侧的风里,仿佛纷飞的鸟羽。


自由飞翔的鸟儿陨落在风里,它的羽翼片片脱落、飘散,雪一般将心灵厚葬。


“这也是我妹妹从她的英语家教那里听来的,她喜欢上的第一首欧美歌曲。”

Ringo

『0054』

也许是因为毕竟上了年纪,自行车没用多久就漏气了,到了周末,景逸洲和景妄言才一起推着它去修车铺补胎。


修车的师傅是个中年男人,个子不高,剃得干净的圆脑袋发亮。


他熟练地把车胎的内胎取出,按入水盆中一段一段检查出漏气孔,随后用工具打磨,贴上贴片,用锤子压平,才将内胎塞回。


离开修车铺后,景逸洲慢慢吐出一句:“好像补胎也不是很难,只要工具齐全,我也可以补胎。”


“问题就在于工具,你买全那些工具要花的钱,都够请别人补胎多少次了。”


景妄言拍拍他的脸颊,示意他清醒冷静一点,“所以,别想了,该补胎的时候还是找修车铺好。”


说着又补叹一句:“你平时那么节省...

『0054』

也许是因为毕竟上了年纪,自行车没用多久就漏气了,到了周末,景逸洲和景妄言才一起推着它去修车铺补胎。


修车的师傅是个中年男人,个子不高,剃得干净的圆脑袋发亮。


他熟练地把车胎的内胎取出,按入水盆中一段一段检查出漏气孔,随后用工具打磨,贴上贴片,用锤子压平,才将内胎塞回。


离开修车铺后,景逸洲慢慢吐出一句:“好像补胎也不是很难,只要工具齐全,我也可以补胎。”


“问题就在于工具,你买全那些工具要花的钱,都够请别人补胎多少次了。”


景妄言拍拍他的脸颊,示意他清醒冷静一点,“所以,别想了,该补胎的时候还是找修车铺好。”


说着又补叹一句:“你平时那么节省,怎么一到了给我花钱的事上,赚钱省钱时用的脑子就不见了呢?”


景逸洲很不屑,“给男朋友花钱的时候,脑子当然要卖了。”


景妄言忍俊不禁,“那你就这么把脑子卖了,不怕我嫌你傻,不要你了?”


景逸洲抿紧唇线,努力压住忍不住要翘起的唇角,赤红的瞳眸中却还是藏不起骄傲自信的光。


他不由得将自己的脚步放慢、加重,一字一词都坚定吐出:


“那就是我该把自己的脑子抢回来的时候了,因为,那也是你想要的东西。”

Ringo

『0053』

偶然得知景妄言喜欢自行车,景逸洲从杂物房里找出了自己的自行车。


景逸洲用的是黑红色越野变速山地自行车,洗去了一身尘埃泥垢之后,便露出酷炫的本色。


景妄言试骑后表示满意,接连几天都骑着它在城市内穿梭。


景逸洲某晚下班,在门口又遇上了等着他的男朋友,对方拍拍自行车后座,“要不要上来试一试?”


允岚市对自行车载人没什么限制,景逸洲也不是没见过小情侣这么干,但景逸洲看看自行车的小身板,还是表示担忧。


景妄言认真道:“你要相信你的自行车。”


在景妄言的软磨硬泡下,景逸洲还是试着坐了上去。


自行车缓慢起步,似乎真的压力不大,速度越来越快。


景...

『0053』

偶然得知景妄言喜欢自行车,景逸洲从杂物房里找出了自己的自行车。


景逸洲用的是黑红色越野变速山地自行车,洗去了一身尘埃泥垢之后,便露出酷炫的本色。


景妄言试骑后表示满意,接连几天都骑着它在城市内穿梭。


景逸洲某晚下班,在门口又遇上了等着他的男朋友,对方拍拍自行车后座,“要不要上来试一试?”


允岚市对自行车载人没什么限制,景逸洲也不是没见过小情侣这么干,但景逸洲看看自行车的小身板,还是表示担忧。


景妄言认真道:“你要相信你的自行车。”


在景妄言的软磨硬泡下,景逸洲还是试着坐了上去。


自行车缓慢起步,似乎真的压力不大,速度越来越快。


景逸洲不由得搂住景妄言的腰,小声劝他:“你骑慢点。”


景妄言稍稍放缓速度,“这样够不够?”


“这跟刚才有多大区别?再慢点。”


景妄言再放慢一点,“这样还不够?”


“再慢一点——你才慢这么一点怎么够啊?”景逸洲抱紧他,顺口嘀咕一句:“跟在床上一个德性。”


夜风刮得不小,景妄言却听得清楚,唇角微勾,“哦?跟在哪里一样?”


不等景逸洲反应过来,景妄言狠狠蹬了几下踏板,自行车又再飞一般向前。


景逸洲惊呼一声抱得更紧,头下意识埋进他肩窝,听见耳边呼呼风声中,某人掺着坏的笑音:


“这才是跟在床上一样,景逸洲。”


……王八蛋!


这晚从自行车后座直到床上,景逸洲咬牙切齿地把这词在脑子里重复了无数遍。


王八蛋!

Ringo

『0052』

回到家后,景逸洲就要把风筝和风筝线收进杂物房,他确实已经不是会对放风筝感兴趣的年纪了。


景妄言一直站在旁边,若有所思地盯着他手上的风筝线,看得景逸洲起鸡皮疙瘩,“你不会又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事情了吧?”


“挺了解我了啊。”景妄言抱着双臂轻轻一笑,“不过线太细了,容易伤人,用来吊木偶倒是不错。”


他这么一说,景逸洲越想越觉得风筝线用来当木偶线似乎十分合理。


当晚睡前,绑着风筝线的木偶在卧室书桌上走动起来,并对桌前的景妄言招了招手。


景逸洲边控制着木偶,边捏着嗓子配音道:“你好——我喜欢你——”


景妄言看得哈哈笑起来,好久才停下。


他对着小木偶...

『0052』

回到家后,景逸洲就要把风筝和风筝线收进杂物房,他确实已经不是会对放风筝感兴趣的年纪了。


景妄言一直站在旁边,若有所思地盯着他手上的风筝线,看得景逸洲起鸡皮疙瘩,“你不会又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事情了吧?”


“挺了解我了啊。”景妄言抱着双臂轻轻一笑,“不过线太细了,容易伤人,用来吊木偶倒是不错。”


他这么一说,景逸洲越想越觉得风筝线用来当木偶线似乎十分合理。


当晚睡前,绑着风筝线的木偶在卧室书桌上走动起来,并对桌前的景妄言招了招手。


景逸洲边控制着木偶,边捏着嗓子配音道:“你好——我喜欢你——”


景妄言看得哈哈笑起来,好久才停下。


他对着小木偶坐正,一双绿眸的眼神认真温柔至极,眼角勾着未尽的笑意。


“你好,我也喜欢你。”

Ringo

『0051』

游乐场空旷的草地上,有人趁着风大放起了风筝。


五颜六色的十几个风筝在蔚蓝天空中争着高升,随着风筝线的拉长,逐渐在人们眼中缩小了身影。


景逸洲挑了一个样式简单的红风筝,逆着风小跑把它放飞。


纯红的三角风筝乘着风高高升起,愈来愈长的白线在半空中折射出细长银光。


眼看红风筝的高度就要超越其他大部分的风筝,景逸洲却忽然选择将线一圈圈回收。


看着风筝安然无恙地回到他手上,景妄言问:“为什么这就收回来了?”


景逸洲:“到这个高度就足够了,我这个年纪,放风筝没什么意思,还会担心线断掉,或者风筝挂到树上。”


景妄言沉默片刻,拉紧景逸洲的手,一字一顿道:...

『0051』

游乐场空旷的草地上,有人趁着风大放起了风筝。


五颜六色的十几个风筝在蔚蓝天空中争着高升,随着风筝线的拉长,逐渐在人们眼中缩小了身影。


景逸洲挑了一个样式简单的红风筝,逆着风小跑把它放飞。


纯红的三角风筝乘着风高高升起,愈来愈长的白线在半空中折射出细长银光。


眼看红风筝的高度就要超越其他大部分的风筝,景逸洲却忽然选择将线一圈圈回收。


看着风筝安然无恙地回到他手上,景妄言问:“为什么这就收回来了?”


景逸洲:“到这个高度就足够了,我这个年纪,放风筝没什么意思,还会担心线断掉,或者风筝挂到树上。”


景妄言沉默片刻,拉紧景逸洲的手,一字一顿道:“没关系,你什么年纪,把风筝丢在了哪里,都可以,我都会帮你找回来。


“你可以把风筝放得更高更远,只要它身上还连着线,我就会找到它。


“因为它是你的风筝。”


景逸洲觉得这家伙话里有话,皱眉抱好了风筝,嘟囔道:“我才不是会让你那么费心费力的人。”


景妄言只是微微一笑,简单应道:“好,不是。”

Ringo

『0050』

摩天轮才开始转动,景逸洲就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情侣搭摩天轮有个说法?”


景妄言视线从窗外平移到景逸洲脸上,表情淡淡,“如果你是说在摩天轮最高点接吻的话,我不太相信。”


“图个好预兆而已,你不亲就让我来。”


“如果接个吻这么简单就能有好预兆的话……”


景妄言敛眸,表情在柔和的光线中反倒生出一丝骇人的冷意。


景逸洲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你想干什么?”


景妄言凝视着他,方才冷淡的表情里,唇角已经泄出坏来,“你觉得,比起只在最高点接吻,从现在就开始接吻会不会更好?


“按照这个思路,如果我从现在就开始——”


“停停停!”


景逸洲抬手封...

『0050』

摩天轮才开始转动,景逸洲就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情侣搭摩天轮有个说法?”


景妄言视线从窗外平移到景逸洲脸上,表情淡淡,“如果你是说在摩天轮最高点接吻的话,我不太相信。”


“图个好预兆而已,你不亲就让我来。”


“如果接个吻这么简单就能有好预兆的话……”


景妄言敛眸,表情在柔和的光线中反倒生出一丝骇人的冷意。


景逸洲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你想干什么?”


景妄言凝视着他,方才冷淡的表情里,唇角已经泄出坏来,“你觉得,比起只在最高点接吻,从现在就开始接吻会不会更好?


“按照这个思路,如果我从现在就开始——”


“停停停!”


景逸洲抬手封住他的嘴,硬生生堵住差点儿就要吐出口的那几个字,脸上发烫,“不许乱来,现在只有在最高点拥吻的说法,别的不要乱试。”


却觉腕上轻轻拍下一掌凉意,低低的笑音随一股暖气扑在手心:


“好,我就等到最高点再吻。


“但最高点之后,我再乱来,又能怎么样?”

Ringo

『0049』

打娃娃小铺的老板今天又遇上了行家,还是一对,手捏着纸巾擦着额角的汗,暗叹还好出了一人一天限得三只娃娃的要求。


看着景妄言也完美三枪收下三只玩偶,景逸洲惊叹:“你也练过?”


景妄言:“打枪和射箭我都会。”


“……你会的事情也太多了吧?”


“因为认识你以前都太无聊了。”


“你不是有四个前任吗?还无聊?”


“有前任跟无聊冲突吗?”景妄言向前走,几乎贴到景逸洲身上,“我直到认识你才是初恋啊。”


景逸洲一听,心跳猛震了一下,“真的?”


“骗你做什么?”


景妄言再抬头,在他唇上碰了一下,轻软的触感转化为一股甜,在心尖盛放一簇鲜艳的春花。...

『0049』

打娃娃小铺的老板今天又遇上了行家,还是一对,手捏着纸巾擦着额角的汗,暗叹还好出了一人一天限得三只娃娃的要求。


看着景妄言也完美三枪收下三只玩偶,景逸洲惊叹:“你也练过?”


景妄言:“打枪和射箭我都会。”


“……你会的事情也太多了吧?”


“因为认识你以前都太无聊了。”


“你不是有四个前任吗?还无聊?”


“有前任跟无聊冲突吗?”景妄言向前走,几乎贴到景逸洲身上,“我直到认识你才是初恋啊。”


景逸洲一听,心跳猛震了一下,“真的?”


“骗你做什么?”


景妄言再抬头,在他唇上碰了一下,轻软的触感转化为一股甜,在心尖盛放一簇鲜艳的春花。


景逸洲想也不想就咬了一口,圈着男朋友撒娇一样低道:“那为了你以后不再那么无聊,你要一直——跟我在一起。”


景妄言笑出来,“行。”


小铺老板:嗨?你们还记得这是在哪吗?

Ringo

『0048』

走出鬼屋后,景妄言就兴致大减,过山车、大摆锤等等项目都刺激不出他先前的兴奋。


坐在长椅上休息时,景妄言问景逸洲感觉如何。


景逸洲想一想,道:“还好吧,毕竟我没玩过,还是有一点新奇感的。”


景妄言有点惊讶,“你没玩过?以前没来过游乐场吗?”


景逸洲仔细思考和回忆,“好像是没来过,也可能很小的时候来过,只是我记不得了。”


忽然脑中掠过一片模糊的光影,一道女人的声音温和响起:


“逸洲今天玩得开心吗?”


听见景妄言叫他,景逸洲再回过神,双眼中微微湿润。


“你怎么了?”


景逸洲盯着他好一阵,伸手抱紧。


他不记得说话的女人究竟是谁...

『0048』

走出鬼屋后,景妄言就兴致大减,过山车、大摆锤等等项目都刺激不出他先前的兴奋。


坐在长椅上休息时,景妄言问景逸洲感觉如何。


景逸洲想一想,道:“还好吧,毕竟我没玩过,还是有一点新奇感的。”


景妄言有点惊讶,“你没玩过?以前没来过游乐场吗?”


景逸洲仔细思考和回忆,“好像是没来过,也可能很小的时候来过,只是我记不得了。”


忽然脑中掠过一片模糊的光影,一道女人的声音温和响起:


“逸洲今天玩得开心吗?”


听见景妄言叫他,景逸洲再回过神,双眼中微微湿润。


“你怎么了?”


景逸洲盯着他好一阵,伸手抱紧。


他不记得说话的女人究竟是谁,只是自己心中清楚,那绝不是他的母亲。

Ringo

『0047』

景逸洲趁空拉着景妄言去游乐场,才进大门不久就被拽入鬼屋。


鬼屋内光线昏暗,恐怖音乐循环播放,不时冒出几个面目狰狞的恶鬼,还有同行的其他人一阵阵突然的尖叫声。


景逸洲不至于被吓到尖叫出声,但受到的惊吓也不算小。


而再看某人全程兴奋,微笑从进门起就粘在嘴角没取下来过……


一个白衣女鬼冒出,惨白的脸孔上吐出一条长长的血舌头。


景妄言:“仙女姐姐,你的妆画得真好,用的化妆品有空可以介绍给我吗?”


一头黑长发从上方垂下,露出一只猩红的眼。


景妄言:“我觉得,你的眼睛做得实在不够漂亮啊。”


景逸洲:……


仗着这里没有丧尸才这么嚣张罢了。...

『0047』

景逸洲趁空拉着景妄言去游乐场,才进大门不久就被拽入鬼屋。


鬼屋内光线昏暗,恐怖音乐循环播放,不时冒出几个面目狰狞的恶鬼,还有同行的其他人一阵阵突然的尖叫声。


景逸洲不至于被吓到尖叫出声,但受到的惊吓也不算小。


而再看某人全程兴奋,微笑从进门起就粘在嘴角没取下来过……


一个白衣女鬼冒出,惨白的脸孔上吐出一条长长的血舌头。


景妄言:“仙女姐姐,你的妆画得真好,用的化妆品有空可以介绍给我吗?”


一头黑长发从上方垂下,露出一只猩红的眼。


景妄言:“我觉得,你的眼睛做得实在不够漂亮啊。”


景逸洲:……


仗着这里没有丧尸才这么嚣张罢了。


好不容易走出鬼屋,景逸洲松了口气,却听景妄言道:“这家鬼屋一般般,下次我们去更好的。”


景逸洲赶忙按住他,“别,别去什么更好的了,这个就够折磨我了。”


景妄言笑得开心,笑累了才揉着自己唇角问他:“话说,你为什么怕鬼啊?你应该是相信世界上没有鬼神的吧?”


景逸洲想了又想,缓缓吐出一句:“我不记得了,也许是因为……”


景逸洲仔细回忆,脑海中渐渐浮现一片漆黑,昏暗的夜光从窗口倾入,黑红的液体静静卧在地上。


而他似乎缩在角落里,听着自己的呼吸声紧促,手中握着什么东西……


忽然被景妄言拉了手向前走,回忆被打断,碎成一片银末,消散在阳光里。


“不记得就不要想了。”


柔柔的语音像一道微风拂过耳鬓,有一瞬梦幻得不像现实。


也可能,真的有什么不是现实。

Ringo

『0046』

景妄言总共买了四个木偶,摆在卧室书架上。


由木头雕成的人偶瘦瘦长长,四肢一节一节连接在一起,灯泡形状的脑袋上没有五官,身体上也没有任何布料作为衣服。


它们一个靠着墙壁,歪斜着脑袋;一个坐得还算端正,头向上抬;一个靠着旁边木偶的肩,俯视下方,两腿折起;还有一个躺在一边,两条腿露到书架外,在风中轻微晃荡。


每到晚上,灯暗了、灭了,四个木偶经过光影巧妙的装点,看起来便十分骇人。


景逸洲看得发怵,拉过景妄言道:“你买这四个木偶做什么?”


景妄言笑得兴奋,“好看啊。”


景逸洲再瞥一眼,还是迅速撇回视线,低低怨:“好看吗?我怎么觉得你就是单纯想吓我……”...

『0046』

景妄言总共买了四个木偶,摆在卧室书架上。


由木头雕成的人偶瘦瘦长长,四肢一节一节连接在一起,灯泡形状的脑袋上没有五官,身体上也没有任何布料作为衣服。


它们一个靠着墙壁,歪斜着脑袋;一个坐得还算端正,头向上抬;一个靠着旁边木偶的肩,俯视下方,两腿折起;还有一个躺在一边,两条腿露到书架外,在风中轻微晃荡。


每到晚上,灯暗了、灭了,四个木偶经过光影巧妙的装点,看起来便十分骇人。


景逸洲看得发怵,拉过景妄言道:“你买这四个木偶做什么?”


景妄言笑得兴奋,“好看啊。”


景逸洲再瞥一眼,还是迅速撇回视线,低低怨:“好看吗?我怎么觉得你就是单纯想吓我……”


“我是真的觉得好看,不过要是你真有那么怕,我就把它们放到书房好了。”


景妄言说着,伸手真要去取下木偶,却马上又被景逸洲按住。


他转头一看,某人视线左右飘移,“算了,其实我也没有多怕,现在看它们已经顺眼很多了。”


景妄言失笑一下,踮脚抱了景逸洲一下。


房间内寂静无声,只有木偶的长腿在风中轻响,相贴的心脏隔着皮肉规律跳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