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韦伯

17.1万浏览    2065参与
旦雲開

帝二世【黎明】

主从反转梗:Master大帝与Caster二世

【问答】 的后续

私设多多、OOC注意

设定&梗来自绿绳太太与筑瑶星太太,感谢太太!

-----

「向着远大的目标前进没有问题,但前提是——那个目标确实存在吧?」

「咦?」

无视睁大双眼的伊斯坎达尔,埃尔梅罗二世认真地看着他:「本来就是啊。如果我们追求的目标本身其实不存在的话,那一路上的努力⋯⋯我不会说不值得,但应该会有更好的使用方式。更何况,我们现在追求的目标,是以性命为赌注的。

如果圣杯真的存在,那确实有赌上性命的价值⋯⋯但以目前我们所掌握到的情报中,圣杯的存在与否并没有得到证明。」

「先生的意思是⋯⋯」......

主从反转梗:Master大帝与Caster二世

【问答】 的后续

私设多多、OOC注意

设定&梗来自绿绳太太与筑瑶星太太,感谢太太!

-----

「向着远大的目标前进没有问题,但前提是——那个目标确实存在吧?」

「咦?」

无视睁大双眼的伊斯坎达尔,埃尔梅罗二世认真地看着他:「本来就是啊。如果我们追求的目标本身其实不存在的话,那一路上的努力⋯⋯我不会说不值得,但应该会有更好的使用方式。更何况,我们现在追求的目标,是以性命为赌注的。

如果圣杯真的存在,那确实有赌上性命的价值⋯⋯但以目前我们所掌握到的情报中,圣杯的存在与否并没有得到证明。」

「先生的意思是⋯⋯」

「曾经有人想追求尽头之海。」埃尔梅罗二世彷彿陷入了回忆:「可是地球是圆的,根本不存在什麽尽头⋯⋯当时的他们不知道,就这样为了虚幻的目标耗费了许多岁月。」

那个只因自己的理想,就大肆蹂躏路途中经历的国家的人。

「别误会,我不是说这样不好。比起魔术师,在我看来你更像普通人。为了圣杯这种可能是个谎言的目标付出生命有着太高的风险⋯⋯我不希望你因为这样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失去性命。说不定在真相的背后,还有什麽意想不到的背叛存在。」

伊斯坎达尔稍微沉默了下,不是因为「圣杯可能是个谎言」,而是刚刚先生的态度,他讲得煞有其事,不是单纯的自己的推测,彷彿真的有人与他说过一般。

他彷彿听到了尽头之海的浪涛声在谁的心头响起。

可能他沉默太久,埃尔梅罗二世突然又揉了揉他的头发,他用带着歉意的笑容安抚自己:「抱歉,我不是要泼你冷水⋯⋯我只是⋯⋯」

伊斯坎达尔其实心裡也知道。

他自己是外行魔术师,他召唤出的从者是不擅武斗、甚至没有办法储存太多魔力的Caster。虽然对方拥有能召开固有结界、呼唤强力学生的宝具,但宝具的维持就是大量的魔力。从各方面来看,只要他们与对手正面对决,赢的机率可说是微乎其微。

再加上埃尔梅罗二世所说的,比起魔术师,他更靠近普通人这一方⋯⋯若不是遇到了埃尔梅罗二世,他甚至根本没有追求圣杯的理由。那擅长解析别人术式的鑑识眼轻易得知了自己的本质。

让自己活下去。这是埃尔梅罗二世的愿望。

他召唤出的从者一直都是这样,表面上对什麽都不在乎,总是摆着臭脸对自己说教;实则已经明白了事物的本质,跳过说明地展现对事情的概念。表面上看起来冷静的老师其实有着许多疯狂的行为,比如为了那次比起圣杯战争、更加危及普通人的事件,他拿出了比面对英灵还认真谨慎的态度使用宝具;比如在聊到对于圣杯的看法,他的判断是御主的未来更加重要,而他也确实执行。

每一个行为的出发点都不是自己,而是儘量不危及他人。他的先生总是以一种彆扭的方式关心别人,也包括身为御主的自己。

他最后还是再度伸出手,把他的先生紧紧抱在怀裡。先生似乎认为他是受到了打击,又安抚地拍拍自己的背。他感受这样美好的温度,祈求这段时间能长一些,再长一些。

*

他的御主正在楼下与家人共进晚餐。伊斯坎达尔邀请他实体化一同享用,他拒绝了,身为魔力不足的Caster还是灵体化为好,这是他的说法。

一方面确实是这样的原因,另一方面,若他在圣杯战争中失败,他不希望伊斯坎达尔还要为了自己的突然离去找出什麽谎言与他人解释。

还真是奇妙的世界。他想。当时他感受到的强烈的决心与自己共鸣,可能是在英灵座的时光中太久没有相同的鼓动,他自己也不知道出于什麽原因,对那份决心做出回应。

然后就遇到了他——他的王,伊斯坎达尔。

主从连结让他知道这个人就是他的御主,鑑识眼分析出他并非是做好万全准备的魔术师,而是因为各种巧合被捲入圣杯战争的「普通人」。当然,他没有对于自己的记忆,此时此刻,他就只是一位普通人,一位名为伊斯坎达尔的普通人。

是转世吗?还是平行世界呢?这些都没有关係了——他的王确实得到了肉体,以真正作为人类的姿态再度诞生、成长于这个世界。

他想他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大概。

受到冲击之馀,他也明白了那与自己共鸣的决心来自于他们所面对的危机。他迅速拆解了对方的术式,以一些对魔术师来说并不入流的小手段断开了敌人的追踪。

就是一刹那的事情而已。他在心底下定决心——让他的御主活下去成为了比起任何愿望都还要优先的义务。

当然,如果他的御主有甚麽愿望,他也会尽力让其实现。可是,他的技能让他清楚明白敌我之间的差距,不管是对上其中哪一组从者,只要是正面对决,他们获胜的机率就会瞬间低到微乎其微。

再者,跟他从前的经验一样。他无法确定这次的圣杯是否存在,那可能只是一个虚幻的目标,或是根本不是他们原先期待的东西。

他绝对不会让伊斯坎达尔再一次尝试那种以生命为赌注的恶劣玩笑。

既然他这次作为普通人诞生,那就应该有个普通人该有的未来。

那次事件中开宝具是意料之中的意外,他没想到在这次的圣杯战争中也有这种影响普通人的大灾难。为了维护御主未来的生活,不在这裡打倒对手的话不论是谁都没有未来。很幸运地,伊斯坎达尔当下并没有发现自己的魔力不足,他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反正休息足够就会回复了。他想,当时Rider也是这麽想的吧。

至于因为游戏而被发现、甚至补魔之后的事就真的是意外了。居然说想要让自己获得肉体⋯⋯这种愿望使用方式的荒谬程度简直能跟他相比。

不过伊斯坎达尔把自己当作人而非单纯从者看待这一点他还是很开心,果然不论是转世还是什麽,伊斯坎达尔就是伊斯坎达尔。

「喜欢上从者什麽的⋯⋯还真是⋯⋯」

他似乎也是註定会被伊斯坎达尔吸引吧。经由他们那一长段的问答,埃尔梅罗二世用另一种方式确定了伊斯坎达尔的思考模式。他的脑袋进行着精密的计算,试图在两人的愿望中找出平衡。

比起他作为御主参与的圣杯战争,这次作为御主的伊斯坎达尔比当时的他更加不熟悉魔术,更不应该与圣杯战争扯上关係。

所以让他活下去,是他的愿望也是他的义务。

圣杯战争是个有时间限制的临时任务,身为从者、身为曾经的御主的他再清楚不过。他记得伊斯坎达尔拥抱他的温度,他希望这份温暖能在他的身边待的久一点,再久一点。

*

他这段时间几乎都在休息,与爷爷奶奶吃完饭后、盥洗后他还主动询问有没有什麽家事可做,在一切能稍微让他杀时间的事物做完时他才与家人道过晚安。

回到房间,他的先生依旧是灵体化的状态,但他能感受到先生的存在。他被先生赶去休息,无奈这段时间他没做什麽耗费体力的事——即使是与先生补魔后,他也有再休息一段时间。于是便导致了他现在躺在床上无法入眠的困境。

不太疲倦确实是一个原因,另一方面是在短短的这段时间,他与先生的关係有了大幅的进度。补魔是一环,但对他影响更甚的是那些与先生的对话,他藉着先生的口更加了解他的为人,也知道了对自己、对圣杯战争的看法。

先生很好,那自己的表白是否造成了先生的困扰呢?他知道先生不仅仅将他当成御主,但这也不代表自己可以是先生的恋爱对象⋯⋯

还有先生所说的那些比起圣杯,让自己活下来才是先生的愿望什麽的。他很高兴,同时他也害怕先生会因为这样的原因而隐瞒自己去做什麽危险的事。

如果自己能够再强一些,先生是不是就能更依赖自己?先生是不是就不会这麽辛苦?他是不是更有机会得到先生的青睐呢?

种种思绪使他辗转难眠,然而在疯狂的思考中时间过得飞快,也许他在途中还是多少有睡一些,等他察觉时已经到了凌晨接近日出的时间。他想了想,既然自己有足够休息又睡不着,那乾脆下床吧。边走边思考也比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好一些。

他到厨房想给自己冲点什麽,没想到他先闻到了咖啡的香味:「爷爷?」

老先生正将热饮放进保温杯,看见自己他似乎也有些诧异:「哎呀,伊斯坎达尔,你怎麽这麽早起来?」

「爷爷才是!怎麽会偷偷摸摸地泡咖啡呢?」

老先生的眼睛恶作剧似地眨了眨眼:「嘘,玛莎还在睡⋯⋯我想去看日出,你就和我一起来吧。正好我也有些事想和你聊聊。」

伊斯坎达尔还在为爷爷的行为困惑时,他感受到灵体化的先生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同时先生的声音一併传到他的脑中:「他有事想和你说,你就去吧,我会警戒附近的。」

得到了先生的协助后,伊斯坎达尔点头答应。随后照着爷爷指示拿起了保暖用的毛毯,两人一同上了屋顶。


感谢阅读!

二世:我已经不是那个害羞的韦伯啦!堂堂征服王的心尽在我手中!

还是二世:那家伙⋯⋯说什么喜欢在下⋯⋯太狡猾了>////<


在思考此篇内容以及反转梗中二世与大帝的设定时,感谢绿绳太太和筑瑶星太太愿意回覆私信、分享看法与思路,带给我很多启发,真的大感谢!文中的设定与剧情也参考了两位太太分享的设定等思考,非常感谢两位太太!


终于把前面大部分完成了,开始往结尾迈进~

标题【黎明】本来是因为日出的对谈才叫黎明,结果却因为字数只写到开头(还是有涉及到黎明应该可以吧

绿绳

帝韦伯末日丧尸AU 非常瞎的瞎编慎、ooc慎

48、

然而这多呆一段时间的愿望也只是奢求。他没剩多少时间了,虽然感染后的发病速度因人而异,但最迟到明天早晨,自己一定也会成为那些活死人中的一员,而在那之前,让自己最大限度的发挥作用并在完全转化之前离开小子才是他应该做的事。

虽然这么做也许太过残酷,但越早向小子交代一人生存的重要事项越好,自己不在之后体能将成为韦伯短时间无法弥补的欠缺项,而除了他们先前训练过的内容,韦伯的行进还需要放慢速度格外小心,他将自己的那份子弹和电击片交给小子,然后尽量快的对他嘱咐着自己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用以活命的其他注意事项,嘱咐他如果自己提前转化就绝对不要犹豫的朝自己......

帝韦伯末日丧尸AU 非常瞎的瞎编慎、ooc慎

48、

然而这多呆一段时间的愿望也只是奢求。他没剩多少时间了,虽然感染后的发病速度因人而异,但最迟到明天早晨,自己一定也会成为那些活死人中的一员,而在那之前,让自己最大限度的发挥作用并在完全转化之前离开小子才是他应该做的事。

虽然这么做也许太过残酷,但越早向小子交代一人生存的重要事项越好,自己不在之后体能将成为韦伯短时间无法弥补的欠缺项,而除了他们先前训练过的内容,韦伯的行进还需要放慢速度格外小心,他将自己的那份子弹和电击片交给小子,然后尽量快的对他嘱咐着自己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用以活命的其他注意事项,嘱咐他如果自己提前转化就绝对不要犹豫的朝自己开枪,还有如果物资因为行进放缓提前耗尽那么他在一个人寻找物资的时候应当注意什么,然后一边准备将自己的食物和饮用水也转交给对方一边分析着时钟塔雇佣的那些人的事情。

然而不管他的话说到哪里,韦伯打从Rider提到他要在天黑前离开并且跟他说“如果在那之前我就开始发病的话你就朝我脑袋开枪。”的时候他就再也没法听进去。

在那伤口带来的如坠冰窖的恶寒中,韦伯为Rider的话腾起了难以言喻的怒火,而这怒火的根源在于这话仿佛进一步将他们推向了不可挽回的诀别。

被淹没在桥廊中的迪卢木多和那个衣柜里面目全非的女孩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而他拒绝让Rider像他们一样、也拒绝Rider已然接受的诀别。

他得快点!也许就要面临失去的恐惧让他在应激之下感到难以呼吸且心跳剧烈,但他依旧强压着身体的“轰鸣”让自己动作起来,当Rider按在他肩头的双手让他还能稍微回到当下的时候,他这才意识到对方刚才塞到他手里的子弹和电击片不知什么时候掉了一地,而自己正歇斯底里的扯着缠在手腕上的布条。

“冷静一点小子!你得振作!!听到了没有?!”Rider满面严肃的晃动着韦伯试图让他放松,但他接下来的话却让韦伯感到一阵委屈“虽然现在可能难以接受,但其实一个人的生活也没有那么糟,只要小心一点,小子你一定能成功到达迦勒底。”

不是这个问题啊笨蛋!

韦伯的视野一片模糊,然后他终于在这焦虑、委屈和急迫的混乱情绪中将自己想说的话从恐慌到发不出声的喉咙中挤出:“我能救你!”

他沙哑的说道。

“我能救你!”但其实他并不能打包票,那是64%的希望,是曾经被时钟塔利用的深藏在韦伯血液中的秘密,如果是在一个月前,韦伯绝不可能为了某个人将自己的秘密暴露,但到现在,即使还未搞清自己对Rider的感情,承受暴露秘密的风险也变成了不假思索的选择。

于是紧接着,他在Rider的震惊之中抽出匕首,在对方将之阻止之前割开了终于从绷带中露出的手腕,然后他命令:“喝下去。” 


绿绳
《吻》 (一直想画这个梗,于是...

《吻》

(一直想画这个梗,于是对克里姆特拙劣模仿⁄(⁄ ⁄ ⁄ω⁄ ⁄ ⁄)⁄)


《吻》

(一直想画这个梗,于是对克里姆特拙劣模仿⁄(⁄ ⁄ ⁄ω⁄ ⁄ ⁄)⁄)


慢慢慢、
画画大图,跟前两个是一起的。

画画大图,跟前两个是一起的。

画画大图,跟前两个是一起的。

绿绳

帝韦伯末日丧尸AU 非常瞎的瞎编慎、ooc慎

47、 

好在这些活死人再怎么有爆发力也没有刚才的追兵强大,Rider最终收拾了这些家伙,然后将那敞开的井盖踢上,紧接着又捞住韦伯飞快的离开了这里。

周围的丧尸多少因为打斗的声音和同类的嘶吼发生了聚集,下水道里尚处麻痹中的四个人却只能听着上面诡异的动静瘫在水里,幸好井盖被那两个人重新盖上,他们还可以通过联络器向他人求援,不然他们接下来的命运就会变成悬而又悬的问题。一战过后,兰斯洛特和高文也多少产生了一点惊讶,那两个具有威胁性的罪犯竟然没趁他们失去行动能力补枪,也没放着井口敞开让丧尸进来。

莫德雷德听到了线路里的联络和救援安排,更加......

帝韦伯末日丧尸AU 非常瞎的瞎编慎、ooc慎

47、 

好在这些活死人再怎么有爆发力也没有刚才的追兵强大,Rider最终收拾了这些家伙,然后将那敞开的井盖踢上,紧接着又捞住韦伯飞快的离开了这里。

周围的丧尸多少因为打斗的声音和同类的嘶吼发生了聚集,下水道里尚处麻痹中的四个人却只能听着上面诡异的动静瘫在水里,幸好井盖被那两个人重新盖上,他们还可以通过联络器向他人求援,不然他们接下来的命运就会变成悬而又悬的问题。一战过后,兰斯洛特和高文也多少产生了一点惊讶,那两个具有威胁性的罪犯竟然没趁他们失去行动能力补枪,也没放着井口敞开让丧尸进来。

莫德雷德听到了线路里的联络和救援安排,更加确定自己对那两个家伙的直觉是对的,同时也为他们把井盖盖上了的举动加深了先前的猜想,那两个人果然不像真的烂人。

而此时,在莫德雷德还没察觉的时候,卫宫切嗣的注意已经悄然分散到了她的身上,这个时钟塔的特工意识到,身边的这个年轻女孩似乎比自己最初认为的更有头脑,对方虽然看起来鲁莽且在之前与那两个目标对战的时候中了计,但在与对手接触过后她似乎也准确的抓住了那两人可能存在的思考方向(虽然其反馈结果是以直觉的形式体现,但在她的潜意识中,察觉到那两人的诡计并产生质疑显然是针对应变的有力优势)于是暗中的,卫宫决定将这个女孩作为可以利用的对象,在悄悄观察的同时也将她的反应作为一份参考。

一番穿梭之后,韦伯和Rider终于在一个远离圆桌骑士和丧尸的空巷子里停了下来,他们得喘口气,韦伯将头从巷子里探出,在确定周围真的没什么可疑人物和丧尸了之后打算与Rider讨论接下来的对策,虽然他们今天的下水道策略成功了,但对手此后一定也不会再轻易上当(甚至有可能利用这里的环境对他们进行反制)对此他们必须要尽快针对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计划,韦伯的头脑为此转的飞快,同时他也迅速的说着自己对现状的看法,然而Rider,这个放在平常一定会积极加入讨论的男人却少见的只说了些他认为需要改变的地方,而当韦伯意识到Rider的反常以及那些建议的主语统统都只有“你”的时候,不祥的预感就像一双冰凉的手般扼住了他的喉咙,即使是疲惫,Rider也不可能把他自己排除在计划之外,他睁大眼睛紧盯着Rider,心中浮现的答案几乎让他窒息,而对方对此没有任何反驳或是安慰,只是露出了一种令人难受的笑容,半晌之后韦伯只挤出了一个音节,“不”,他喃到,但无论这是否叫人难以接受,Rider最终抬起手臂露出了他胳膊上已经开始泛起紫灰的伤口,那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口,甚至只渗出几个血珠,但那就是货真价实的终结:“我很抱歉小子,看来我已经没办法再陪你一起走下去了。”

就在刚才,他们遭遇汽车残骸里的丧尸突袭的时候,Rider因疲惫产生了瞬间的松懈,而当那只带着血污的爪子刺进他的手臂时,感染已经板上钉钉。

看着韦伯如同被尖锐匕首刺中一般的神情,Rider感到难以抑制的痛心和后悔——也许他不应该信誓旦旦的说出那些会陪伴他去到迦勒底的承诺,而他此时本能升起的愿望就只有一个:要是能再与小子多呆一段时间就好了。


旦雲開

帝二世【问答】

主从反转梗:Master大帝与Caster二世

【缱绻】 的后续

私设众多、OOC注意

设定&梗来自绿绳太太与筑瑶星太太,感谢太太!

以上可接受请:


「我问你,你参加圣杯战争是为了什麽?」

在埃尔梅罗二世的努力下,他成功让他的御主留在家中补魔而非去往当时召唤出他的森林。Caster并不是擅长战斗的职阶,若在丛林有魔术师偷袭他们一定会陷入劣势。

补魔结束后,埃尔梅罗二世原先想要直接灵体化再给他们一点时间休息。可他的御主不希望,于是演变成这样——他只穿着衬衫而御主只穿着内//裤,伊斯坎达尔抱着他两人侧身面对面躺在床上的那种。

他实在想不透他的御主到底在想什麽...

主从反转梗:Master大帝与Caster二世

【缱绻】 的后续

私设众多、OOC注意

设定&梗来自绿绳太太与筑瑶星太太,感谢太太!

以上可接受请:


「我问你,你参加圣杯战争是为了什麽?」

在埃尔梅罗二世的努力下,他成功让他的御主留在家中补魔而非去往当时召唤出他的森林。Caster并不是擅长战斗的职阶,若在丛林有魔术师偷袭他们一定会陷入劣势。

补魔结束后,埃尔梅罗二世原先想要直接灵体化再给他们一点时间休息。可他的御主不希望,于是演变成这样——他只穿着衬衫而御主只穿着内//裤,伊斯坎达尔抱着他两人侧身面对面躺在床上的那种。

他实在想不透他的御主到底在想什麽,当时的召唤太过突然,让他对这个御主的了解仅止于初步认识⋯⋯即使是补魔后,他也只觉得这个御主对待自己的态度简直温柔过头。就某些方面来说,他的御主比当时飞去美国的弗拉特还疯狂。

就好像是真的把他当成一个人来看待。

「其实我没有要得到什麽⋯⋯」伊斯坎达尔也认真地回答:「就像先生知道的,我得到令咒、召唤了先生都是意外。但我很感谢这个圣杯战争!让我能和先生相遇!」

「⋯⋯」埃尔梅罗二世哑然失笑,行,因为这种原因而感谢圣杯战争的人也不是没有:「其实我后来思考过,为什麽当时没有圣遗物、也没有任何法阵的情况下我会接收到你的呼唤。」

伊斯坎达尔看着他,在带着期待的眼神中埃尔梅罗二世继续说下去:「当时你正被其他魔术师追赶,你在一瞬间,产生了想要试着去反击、不管对方是谁,总之不可以单纯地被压着打、想要对那些未知发起挑战的想法⋯⋯就在那时,这份『决心』与我共鸣,以你的魔力和令咒为路径对我发出召唤,而我回应了⋯⋯大概是这麽回事吧。」

「这、这麽说,只是单纯的『决心』就能和先生共鸣召唤先生吗?!」

「谁知道呢?」埃尔梅罗二世低下头,伊斯坎达尔此时看不到他的脸:「向着那些自己无法比肩的事物发起挑战⋯⋯呼呼,这是少数和你的共同点呢。」

「先生有什麽无法比肩的事情吗?明明先生这麽厉害,成为了英灵,又有那麽强的宝具⋯⋯」伊斯坎达尔是认真地这麽觉得,不过仔细思考后,如果他的先生总是一帆风顺的话,肯定会看不起自己作为他的御主的。

「先谢谢你的称赞,御主。」埃尔梅罗二世拨弄着自己的头发:「就像我上次说的,我本身的魔力不足,就连这头长发也是为了储存魔力而留的。我曾经因为一时的冲动,让自己知道自己的淼小⋯⋯但就在那时有人给了我指引,让我活下去,要我在自己的战场好好努力。我照做了,也成为了英灵。不过无法储存太多魔力的英灵成为Caster还真是可笑⋯⋯」

先生的长发突然成为了他更想怜惜的象徵,伊斯坎达尔勾起他的发丝,用虔诚的目光献吻。

「先生⋯⋯我能更了解你吗?」

「儘管问,My Master」

「先生为什麽会当老师呢?」

「⋯⋯为了赎罪,吧。我年轻时的冲动间接导致我的老师身亡,所以我接手了老师的教室。」

「可是先生是个好老师吧!」伊斯坎达尔回想起那个宝具:「能让那麽多学生愿意来帮助先生,代表对他们而言先生是非常重要的人啊!」

「我在当老师的时候,需要解决一些⋯⋯麻烦。」他的先生斟酌了一下字眼:「但我并没有魔术的才能,跟那些魔术师战斗,我会死。我总是需要弟子与学生来保护我,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后面分析战况,给他们下指示而已。

我也曾看过能够召来同伴的宝具,但是他们是作为战友一起征战四方,即使化为英灵也愿意一起前往新的战场⋯⋯但我呢?受我的宝具召唤而来的学生是我的战友吗?比起来是不是更像我的保镳?即使成为了英灵也得保护他们只有头脑还能看的老师——」

伊斯坎达尔捧起对方的脸并从两侧微微挤压,制止了对方的话。

「先生请不要这麽说!」他的语气热切:「先生非常好!即使是误打误撞先生还是回应了我的召唤,明明我是对魔术一窍不通的外行人先生还是尽全力保护我、分析敌人后想出怎麽反击的方式,在解析术式的先生简直让人着迷不已!还会为了普通人不惜消耗自己的魔力,因为不想让人担心所以什麽都不说⋯⋯」

埃尔梅罗二世被说的有些脸红,什麽保护,那不就是作为从者对御主的基本作为吗?分析术式?那可是让他得到什麽「掠夺公」这种一点也不好听的绰号的技能⋯⋯

上次被这样毫无保留地称赞是什麽时候呢⋯⋯啊,好像是有人称赞自己是个厉害的魔术师,还说了什麽成功率低的下策成功就比使用上策还厉害的歪理⋯⋯

「先生。」伊斯坎达尔的声音扭扭捏捏:「我现在好像有想要向圣杯许的愿望了。」

「喔?」埃尔梅罗二世抚上他的手:「说来听听?」

伊斯坎达尔酝酿了一下,让埃尔梅罗二世也稍微正经起来。

他的语气诚恳又严肃:「我想让先生得到肉/体。」

「⋯⋯啊?」

「先生请不要露出那麽傻眼的表情!」伊斯坎达尔握住他的先生的手:「我觉得先生是很有魅力的人!我想更加了解先生,不希望我们的关係只是在圣杯战争裡⋯⋯我想和先生去旅游,想和先生一起度过更长的时间!我、我喜欢先生!」

埃尔梅罗二世的脑袋因为过大的资讯量而当机。

「等等等等⋯⋯」埃尔梅罗二世捏了捏自己的鼻樑,想让自己脱离这个奇怪的梦境,但手上传来的热度又让他明白眼前这个人的所说所为都是真实:「⋯⋯多少魔术师渴望圣杯,你却想用圣杯完成这种愿望——」

伊斯坎达尔轻轻用唇堵住了埃尔梅罗二世的话语:「对我来说,能让先生留在我身边比什麽都重要。」

埃尔梅罗二世反驳:「那你不如许愿让我喜欢你,还比较有效率吧?」

「那怎麽行!圣杯只是让我能多和先生相处的方法,要让先生喜欢上我必须得是我自己努力才行!」

「你不讲理⋯⋯」埃尔梅罗二世发现这是他今天第二次说出同样的话,看着对方认真的样子,他知道刚刚那些话不是玩笑,是伊斯坎达尔之后努力的目标⋯⋯他叹了口气:「我还真想知道其他魔术师听到你的话会有什麽想法。」

「那先生呢?先生想要用圣杯实现什麽呢?」

看着对方隐约带着好奇与期待的目光,埃尔梅罗二世也不自觉地微笑:「你可能不相信,我没有什麽想要实现的愿望⋯⋯我的愿望就是御主的愿望能实现。」

伊斯坎达尔的表情立刻兴奋起来,而埃尔梅罗二世立刻轻轻捏着他的鼻子:「但你是例外。」

「跟其他魔术师相比,你更像是被捲入圣杯战争的普通人。」他揉向伊斯坎达尔的头发:「比起在圣杯战争中得到胜利,你的未来和生命更重要。让你活下去,让你能从这场圣杯战争中脱身是我的义务,也是我的愿望。」

「先生不想要圣杯吗?」伊斯坎达尔有些讶异:「我以为从者都是因为什麽原因想要圣杯才会参战,而且先生总是会向着远大的目标前进⋯⋯」

「笨蛋,光是我们推测出来的召唤原因,就可以知道召唤理由跟想要圣杯没什麽关係了吧。」说完,埃尔梅罗二世换上了较为严肃的神情:「向着远大的目标前进没有问题,但前提是——那个目标确实存在吧?」

「咦?」

/

关于标题:改自圣杯问答(原本想叫床//上问答)

/

感谢阅读!520快乐!

补充一下,这裡的设定是二世=经历过四战的韦伯。这次大概是四战背景(?)

那二世看到现在的大帝会不会很激动之类的呢?嗯,二世先生现在能如此游刃有馀是有原因的(?),至于具体为什麽,要再麻烦等我打完下一篇了(喂)

在思考此篇内容以及反转梗中二世与大帝的设定时,感谢绿绳太太和筑瑶星太太愿意回复私信、分享看法与思路,带给我很多启发,真的大感谢!文中的设定与剧情(特别是二世对于大帝的想法,虽然这裡好像还没写出来😓)也参考了两位太太分享的设定等思考,非常感谢两位太太!

/

大帝:先生!今天是520!是我爱你的日子!

二世:那只是作者选在这天发文,而且我爱你的日子?其他日子你就不爱我了吗?

大帝:!!( ・᷄ὢ・᷅ )我每天都很爱先生!

慢慢慢、
线稿,真的很累,不知道什么时候...

线稿,真的很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画完,跟上一张草稿是一起的,准备画个小故事出来,人类的韦伯真的,卡哇伊!!!!!!

线稿,真的很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画完,跟上一张草稿是一起的,准备画个小故事出来,人类的韦伯真的,卡哇伊!!!!!!

慢慢慢、
只是快要哭的小蜘蛛男孩

只是快要哭的小蜘蛛男孩

只是快要哭的小蜘蛛男孩

旦雲開

主从反转梗:Master大帝与Caster二世

帝二世【缱绻】

【憧憬】 的后续

薛定谔的补魔、OOC注意

设定&梗来自绿绳太太与筑瑶星太太,感谢太太!

被消失了请通知我⋯⋯以上可以接受请:


之后,埃尔梅罗二世回忆起来,在他因为各种原因过劳而导致的身体不适中,居然没有一个比得上那次让他全身无力的腰酸背痛。

/

「我问你,你参加圣杯战争是为了什麽?」


/

一不小心有了续篇,然后就会有续篇的续篇(咦)

越来越往爽文的方向走了⋯⋯

感谢阅读!


关于标题:

憧憬:大帝对二世的憧憬与爱慕(⁎⁍̴̛ᴗ⁍̴̛⁎)

缱绻:就是补魔ʕ •ᴥ...

主从反转梗:Master大帝与Caster二世

帝二世【缱绻】

【憧憬】 的后续

薛定谔的补魔、OOC注意

设定&梗来自绿绳太太与筑瑶星太太,感谢太太!

被消失了请通知我⋯⋯以上可以接受请:


之后,埃尔梅罗二世回忆起来,在他因为各种原因过劳而导致的身体不适中,居然没有一个比得上那次让他全身无力的腰酸背痛。

/

「我问你,你参加圣杯战争是为了什麽?」


/

一不小心有了续篇,然后就会有续篇的续篇(咦)

越来越往爽文的方向走了⋯⋯

感谢阅读!


关于标题:

憧憬:大帝对二世的憧憬与爱慕(⁎⁍̴̛ᴗ⁍̴̛⁎)

缱绻:就是补魔ʕ •ᴥ•ʔ

绿绳

帝韦伯末日丧尸AU 非常瞎的瞎编慎、ooc慎

46、 

意识到追兵增加的韦伯心中一惊,但想到他们接下来即将实施的计划反倒产生了“追来的人多了更好”的念头,不过这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纠缠在他心中更多的还是对计划里不确定因素产生的担忧和紧张,他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能够成功,但眼下能利用的环境也只有那个了!

因为带了绝缘手套,高文早就已经将加雷斯身上的电击片扯下来了,所以加雷斯受到的电击影响并不严重,然而因为刚才的打斗,循声聚来的丧尸依旧是个麻烦,于是就由贝狄威尔暂且留在原地对加雷斯进行看护,由高文、兰斯洛特还有那两个时钟塔的人继续对目标进行追捕。

莫德雷德从联络器里听着事态的发展......

帝韦伯末日丧尸AU 非常瞎的瞎编慎、ooc慎

46、 

意识到追兵增加的韦伯心中一惊,但想到他们接下来即将实施的计划反倒产生了“追来的人多了更好”的念头,不过这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纠缠在他心中更多的还是对计划里不确定因素产生的担忧和紧张,他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能够成功,但眼下能利用的环境也只有那个了!

因为带了绝缘手套,高文早就已经将加雷斯身上的电击片扯下来了,所以加雷斯受到的电击影响并不严重,然而因为刚才的打斗,循声聚来的丧尸依旧是个麻烦,于是就由贝狄威尔暂且留在原地对加雷斯进行看护,由高文、兰斯洛特还有那两个时钟塔的人继续对目标进行追捕。

莫德雷德从联络器里听着事态的发展继续朝目标移动的方向赶去,她本以为也许真的要被高文他们捷足先登,但一会之后事情又出现了变数。从实时的联络汇报可知目标与高文他们一直拉开着一段距离,但正当莫德雷德以为高文他们早晚会追上的时候对面又传来了那两人突然停并下打开了一面井盖然后进入了下水道的消息。

下水道?莫德雷德心生疑惑,“其中有诈”的念头本能的升起,通常情况下两个外来人会选择进入下水道吗?他们在X2-a的街面上都曾迷过路,为什么会突然进到下水道里?难道说他们慌不择路想要利用这种黑暗且路线复杂的地形??但他们难道没想过生活在此地的敌人会比他们更加了解这里的下水道,并且更有可能利用那里对他们造成压倒性的打击吗?这说不通,特别是自己此前遭遇了陷阱让她更加确信对手不是那么容易犯蠢的类型。她下意识的开口阻止高文他们下井,但她现在显然又对自己的感觉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已经追到井口的一路人马怎么能在与猎物咫尺之遥的地方放弃——要知道如果放任他们在下水道中远离,那么他们就无法预判对方会从哪个区域的井口出来,而那样就等于是他们再次跟丢!莫德雷德当然清楚这个问题,而自己的担忧说不定只是杞人忧天捕风捉影,于是即使仍在担忧她也没再阻止。

追逐着目标的四个人进入了下水道,而那两人踏着水的哗啦声和隐约可见的手电光亮就在不远的前方。

下水道里的情况与韦伯他们先前查看时一样充满积水,在这里的行走区,积水甚至没过了小腿,而这对韦伯他们来说算是不错的有利条件,虽然水的阻力让他们的跑动遇到了一些阻力,但对于对手来讲这也是同样的,于是他们依旧保持着与那几人的距离——没错,只要保持距离制造一点时间差即可,而他们的目标则是随机出现在路途中的某一个井盖(出口)。

高文和兰斯洛特以及那两个时钟塔的特工试图在这烦人的水中拉近自己与目标的距离,但前面的目标显然也努力的与他们保持着差距,兰斯洛特隐约觉得对方保持的距离是刻意的,但容不得多想,那两人又在前方的一个井盖停下打算逃回地面。难道是想利用视野的遮挡掩饰他们的逃跑路径?但他们脚上的水也会在地上留下指明方向的印记啊。

他们堪堪在目标登上地面的时刻到达了出口的正下方,而上方人影移开的瞬间正好让阳光晃了他们的眼,仅仅在那一霎那,他们本以为会立刻逃跑的矮个子目标突然返身,接着,6枚电击片便被毫不迟疑的射向了他们此时正站着的那片水面。

下水道的水有着大量的酸碱盐,这意味着其导电性极佳,而即使电击片的电压不支持广泛传导,仅仅是脚下的一小块地方也会足够有效。韦伯和Rider的计划就是如此,既然敌人身手了得,一般的射击便很难命中目标,于是他们将追兵带到这个不用瞄准的地方,只是利用了下水道的积水便让他们全部因为麻痹跪倒在这离地面没有多远的地方。

拜那四人理想的聚集位置,电击片的计划非常成功,然而,韦伯和Rider的胜利并没有完全到来,接踵而至的危机叫他们几乎措手不及!

他们出来的地方不巧是个十年前的连环车祸的现场,而潜藏在汽车残骸之间的丧尸们就像受到刺激的野兽一般蹿出来袭击了他们。


绿绳

帝韦伯末日丧尸AU 非常瞎的瞎编慎、ooc慎 (高文用的武器是个大号管钳,因为动作缘故所以画的虚虚的[笑cry])

45、

在守夜结束的小憩和早餐之后,韦伯与Rider继续踏上旅途,在一路发现了比昨天更多的活人痕迹之后他们确定被时钟塔雇佣的流浪者团体今天更加活跃,于是他们的行进也更加小心,他们尽量不去贴近直线距离的路径,甚至改变路线专门绕了远路,然而经过昨天的碰撞,更加谨慎的不止他们, 虽然在远离直线路径的地方痕迹没有靠近直线路径的多,但对手显然也没放过这里。

临近中午,莫德雷德终于从联络器里听到了除“没有情况”以外的声音,高文和加雷斯已经发现了目标的踪迹,而这次的位......

帝韦伯末日丧尸AU 非常瞎的瞎编慎、ooc慎 (高文用的武器是个大号管钳,因为动作缘故所以画的虚虚的[笑cry])

45、

在守夜结束的小憩和早餐之后,韦伯与Rider继续踏上旅途,在一路发现了比昨天更多的活人痕迹之后他们确定被时钟塔雇佣的流浪者团体今天更加活跃,于是他们的行进也更加小心,他们尽量不去贴近直线距离的路径,甚至改变路线专门绕了远路,然而经过昨天的碰撞,更加谨慎的不止他们, 虽然在远离直线路径的地方痕迹没有靠近直线路径的多,但对手显然也没放过这里。

临近中午,莫德雷德终于从联络器里听到了除“没有情况”以外的声音,高文和加雷斯已经发现了目标的踪迹,而这次的位置位于离他们有些远的地方,于是她与狮子劫还有苦相男一同赶往联络中所说的区域。她和狮子劫都很了解X2-a的环境并知道包括下水道在内的所有周围的近路,但因为身边还要带着这个时钟塔的家伙以及没有交通工具,所以更快到达现场的肯定不是他们。

莫德雷德有些烦躁,因为这样一来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向那两人问话的机会,而此后卫宫也在路上对自己的联络器敲击暗号向身在发现目标的小组的手下询问情况,在一小阵停顿之后他得到了对面的回复,高文和加雷斯已经追上了目标,两方现在打得不可开交,接下来卫宫的手下确实以欠缺配合的假象拖住了加雷斯,并拖累她被身型瘦小的那个目标用电击枪击中了护具以外的地方,但高文实在是太强,“欠缺配合”的小小障碍对他来说根本不在话下。了解情况的卫宫不禁皱眉,但落入情绪并不能解决问题,于是他追问目标现在的情况,在得知那两个目标现正想找机会逃跑的时候命令手下想办法给那两个目标制造与高文拉开距离的机会。这是卫宫切嗣工作以来头一次期望他要下手的对象能坚持的久一点。

如果此前韦伯还要通过自我告诫才能停止“胡思乱想”那么现在他就是没有功夫“胡思乱想”。眼前这个金发的家伙实在太强!即使是Rider这样武艺高强的人,败下阵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韦伯曾试图寻找对手的破绽发射电击片,然而即使他认为找到了机会对方也能在瞬间反手将电击片打飞或是让它最终落在绝缘防弹衣上。继续硬碰硬的缠斗对他们没有好处,尽快撤离才是明智之举,然而,对手在猛烈进攻的同时也根本不给他们逃跑的机会,Rider已经试过带着韦伯脱离战场(利用假动作制造空隙)但对方不仅身手极佳爆发力也极强,无论Rider如何与之拉开距离这家伙都能立刻继续杀到面前对他们进行围追堵截,让他们难以真正的脱离。

怎么办?眼看陷入被动的苦战,Rider一边捞着小子对付强敌一边趁着短兵相接的叮当声音对小子耳语:“试着用火怎么样?然后我们试试你昨天说的那个。”

韦伯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而Rider告诉他不用着急,他只要专心做好他要做的事,抵挡对手的进攻就交给自己。韦伯当然知道即使是Rider也无法一直撑下去,但对方的话语显然让他镇定了不少,他在敌人忙于跟Rider战斗的时候将手伸向行李的侧兜,最终在高文又一次扬起武器时朝着他的绝缘防弹衣丢出了一小瓶打开瓶口的备用酒精,而紧随其后的是一根燃势微弱的火柴——这就够了,虽然他们不指望用这个烧死对方,但高文也确实被这身前燃烧的火势干扰,他虽然仍在发觉对方要逃的时候奔跑追上,甚至在韦伯再次尝试向他射出电击片的时候躲开,但需要脱掉这起火的护具的动作让他无法在同时作出攻击的动作,再加上那个时钟塔的家伙根本不打算帮他照顾加雷斯反而紧追不舍的试图用捡来的废料“帮自己灭火”,那两个目标就这样与他拉开了距离。

不过与此同时,兰斯洛特和贝狄威尔也赶到了现场。


绿绳

 帝韦伯末日丧尸AU 非常瞎的瞎编慎、ooc慎 

44、

然而韦伯却只遗憾今晚Rider没能跟他挤进同一张被褥。

这太奇怪了!我都在想些什么啊?!

聪明如韦伯,自己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他本应立刻就能明白,然而他暂时还无法承认(如果是他自己的话他会管那叫无法“确认”)而这种下意识的混乱大有可能是因为他最初看待Rider的方式因曾经遭遇的流浪者暗算而太过戒备,那种戒备持续的时间又很长,以至于他注意不到自己心里被Rider“捕获”的部分,而现在,随着信任的建立,那些被生存压力掩盖的东西便很容易浮出水面,只是契机刚好就在今天罢了。

换做还生活在城邦的时候,韦伯虽然也可能难以......

 帝韦伯末日丧尸AU 非常瞎的瞎编慎、ooc慎 

44、

然而韦伯却只遗憾今晚Rider没能跟他挤进同一张被褥。

这太奇怪了!我都在想些什么啊?!

聪明如韦伯,自己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他本应立刻就能明白,然而他暂时还无法承认(如果是他自己的话他会管那叫无法“确认”)而这种下意识的混乱大有可能是因为他最初看待Rider的方式因曾经遭遇的流浪者暗算而太过戒备,那种戒备持续的时间又很长,以至于他注意不到自己心里被Rider“捕获”的部分,而现在,随着信任的建立,那些被生存压力掩盖的东西便很容易浮出水面,只是契机刚好就在今天罢了。

换做还生活在城邦的时候,韦伯虽然也可能难以反应,但他至少还有好好思考和接受自己心意的余力,然而现在…现在可不是好时机,身处危机四伏的野外,韦伯难以置信自己竟然还能产生这些有的没的想法,这个灯下黑的年轻人此时只忙着自我检讨,别扭的背过身去打定主意不再思考这事,命令自己不要再浪费宝贵的休息时间,更不要在意那股淡淡的巧克力香味,然而在他没有深挖的心底,“希望Rider能永远都在”的愿望已经悄悄然伸出了根茎。

次日,卡美洛特的骑士与卫宫切嗣一行早早出发分散到了X2-a的各个区域,经过一番思考,卫宫切嗣最终决定将围捕作为本次行动的次要选择,主要选择换成在临近抓到目标的时候见机拖住圆桌骑士,只由少数人进行抓捕。

这是与和圆桌骑士直接争抢只有一线之隔的选择,作为经历过众多事件的老手,卫宫当然深知其中风险,但在没有现成突破口的眼下他也只有这个选择。成功便能在保持着合作的表面关系下以急着押送犯人回邦为由直接将目标押上巡逻车离开X2-a,而失败就会与圆桌骑士产生冲突甚至鱼死网破。卫宫切嗣希望结果能是前者,但如果他们只能走向糟糕的情况…那么按他下达给手下的命令,无论最后抓到目标的是他们之中的谁,第一要务都是趁剩下的人拖住圆桌骑士时将目标带回巡逻车离开这里,而当犯人被成功转移之后,他们便不用担心此后的任何发展,以卡美洛特现在的人力物力,卫宫料定即使己方真的与对方发生难以挽回的冲突,对方也定不愿浪费手上的资源跟时钟塔动手,而只要时钟塔最终履行药物资源的承诺,卡美洛特方最强硬的要求也只会是处决在合作中作出极端举动的自己和手下,而作为人类最后堡垒(城邦)的守护者,在必要的时候作出牺牲是理所当然的事(无论是自己和同伴的性命,还是付出其他代价)卫宫切嗣只期望在这难以生存的末世之中不要再缩减让人类得以维持的希望。

莫德雷德不喜欢这个一脸苦相的男的(卫宫)他不跟他们任何人说除必要以外的话,别人跟他说话他也很少回,而更重要的是,除了无趣之外这个家伙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会使阴招的气氛,然而无奈,今天的行动自己和狮子劫被分配到和他一组,这让莫德雷德不禁怀疑这是否是迟到的针对昨天违令的惩罚。

她的身体现在已经没有大碍,好在专用于活捉的武器没有实际的杀伤性,于是她现在又能在这新的狩猎活动中得到将功补过的机会(她以为他们被那苦相男找茬真的是因为自己的失败)然而今天的她可没了昨天那般积极,除了因为要带着那个阴沉的苦相男之外,她对这次行动的动摇依旧没有改善,阿尔托利亚太忙了,在过去的这一夜里她的临时监护人又被罚夜巡,于是这个陷入迷惑的年轻人便一个可以询问讨论的对象都没有了,她怀疑那两个“罪犯”并不是真正的烂人,然而为卡美洛特赢得资源又是再正确不过的事,所以昨天晚上心事重重的便不止韦伯和卫宫。不过她可不喜欢发愁,于是在发觉自己想不出答案之后也索性作出了决定。既然这是自己猜不到的事,那么不如就让那两个人自己告知答案——他们为什么对她施以援手?又为什么会被说威胁了城邦安全?

竹月

诈尸,并发一些怪东西

fate cafe漫才组(。

诈尸,并发一些怪东西

fate cafe漫才组(。

绿绳
女仆日的女仆Rider和店长二...

女仆日的女仆Rider和店长二世!\(//∇//)\

新品活动,Rider负责广发传单,二世负责招待大家试喝~

二世:喂喂!别把客人吓跑了啊、笨蛋!

女仆日的女仆Rider和店长二世!\(//∇//)\

新品活动,Rider负责广发传单,二世负责招待大家试喝~

二世:喂喂!别把客人吓跑了啊、笨蛋!

绿绳

帝韦伯末日丧尸AU 非常瞎的瞎编慎、ooc慎 黑咕隆咚两张[笑cry]

43、 

夜幕降临,卫宫切嗣此时正为卡美洛特又一次会议的结果喜忧参半。

托卡美洛特白天抓捕犯人失败的福,卫宫省下了琢磨如何摆脱这变相软禁的功夫。他当着所有与会者的面演了一出“愤怒与怀疑”的戏,以怀疑“放走要犯的强大卡美洛特骑士们”的诚意和打算撤回双方合作的威逼为铺垫提出让自己带人加入搜索的条件,而当一番辩论之后,他再假装将条件收回一点点,说着“如果你们信不过我,大可把我们分散并与你的骑士一起行动”时,骑士王就再没有拒绝的理由。她总不能真的为了限制他们的活动就放弃这次合作(要知道能获得一年份让居民们......

帝韦伯末日丧尸AU 非常瞎的瞎编慎、ooc慎 黑咕隆咚两张[笑cry]

43、 

夜幕降临,卫宫切嗣此时正为卡美洛特又一次会议的结果喜忧参半。

托卡美洛特白天抓捕犯人失败的福,卫宫省下了琢磨如何摆脱这变相软禁的功夫。他当着所有与会者的面演了一出“愤怒与怀疑”的戏,以怀疑“放走要犯的强大卡美洛特骑士们”的诚意和打算撤回双方合作的威逼为铺垫提出让自己带人加入搜索的条件,而当一番辩论之后,他再假装将条件收回一点点,说着“如果你们信不过我,大可把我们分散并与你的骑士一起行动”时,骑士王就再没有拒绝的理由。她总不能真的为了限制他们的活动就放弃这次合作(要知道能获得一年份让居民们健康的药物在野外是多么来之不易的好买卖,而在自己拿出担保之后她便更不好当着一众手下的面拒绝)卡美洛特的头领最终答应了他的要求,而他也正好可以借着分散的手下使圆桌骑士发挥他们应该发挥的作用。他会令手下秘密携带联络设备,一旦他们自己或圆桌骑士发现目标踪迹就立刻用暗号敲击联络器通知彼此,而后拖住发现目标的圆桌骑士,让己方的其他人能有时间脱离监控从而先一步围捕目标——要摆脱一两个一同行动的骑士对于卫宫和他的手下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他们又不是要跟这些武将硬碰硬,只要出了被控区域,趁同行者不备脱离控制就是他们这些暗杀者最擅长的事,而接下来他们只要赶在圆桌骑士之前抓到犯人,不让卡美洛特有向目标问话的可乘之机就算成功。

然而阿尔托利亚并没有让他称心如意,得知了两个目标在武力和策略上的所长以及持有的武器情况之后她顺水推舟的与圆桌骑士们商讨使用了跟卫宫相似的策略。原本他们是将抓捕的执行直接交给搜寻到犯人的两人小组,而现在他们拿出了数量有限的联络器,要求单个小组发现目标之后立刻联络其他小组一起实施围捕。(由于难以生产所以数量有限,这原本只会配发给守城者使用)

这听起来确实是针对抓捕难度和考虑到对方武器威胁需要支援而制定的策略,但从卫宫切嗣的角度来看这就让己方实施计划的难度增加了数倍,因为卡美洛特的联络器“数量有限”,只有每个圆桌骑士小组中的一人会领到联络器,所以自己和手下没办法快速得知他们在联络器中交换的信息,而就算在场的自己人会暗中通知己方有关目标踪迹的现状也没办法在第一时间得知圆桌骑士们在单独线路里商讨的行动计划——分散到圆桌骑士各组的每个手下都只能获知一点部署片段,而要整合这些片段就会使消息滞后,并且由于对方的围捕计划可能随时有变,如果他们还想针对对手的行动做出反应他们就无法立即脱离骑士的小组,甚至反过来,圆桌骑士也很有可能会利用他们的信息盲点直接甩掉己方并像自己原本计划的那样对目标捷足先登,而无论圆桌最后选择怎么样的手段,卫宫切嗣预想中的顺利围捕都会直接破产,接下来想要先一步捕获目标他们就大有可能要与圆桌骑士进行直接的争夺,现在唯一扳回一局的就只有能与圆桌骑士踏入同一个猎场罢了。

远在与卡美洛特相距甚远的废弃民居中,与Rider一同对现状和策略进行了商讨的韦伯此时正心事重重,但不要误会,他们在策略商讨的方面已经得出了结果,虽然实施起来会有一定危险,不过那与使韦伯心神不宁的原因却是两码事。

而究其原因,就在不久的先前,韦伯突然意识到自己内心的某处似乎被Rider击中了!

不单是以前那种被对方相似的梦想吸引或是对其拒绝言败的精神感到欣赏,现在的韦伯可是对他整个人都产生了难以描述的情绪,而他甚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只记得自己从那夕阳中的触动里回神,然后难以抑制的感到好一阵燥热,他暗自反驳“Rider才不帅气”但再然后那些一如往常的相处就开始变得不一样了,他总是和Rider挨的这么近吗?他们总是共用同一个水壶吗?他们总是相互、不、不对、等一等!即使以前也会这样,他也从没像现在一样对这家伙产生某种难以言喻的情绪,拜托,他为什么会因为受了安慰就对对方好感倍增啊?!Rider这家伙明明以前也是这样安慰人的吧?这更可能就是疏解压力之后对对方产生的感激之情吧?不知所措的韦伯坚定的这样认为,并在之后与对方商讨计划的时候控制住自己不要陷入情绪的混乱,但可惜当他终于挨到了睡觉的时间,床铺的触感反倒让他毫无防备的生出了能够佐证自己异样的想法。

那时令他产生这么多纠结的对象正在为守夜做着准备,那家伙一边用饮用水和巧克力煮简陋可可一边偷吃口粮中的牛肉干(说偷吃可能太过严苛了,Rider只是把那棒状的肉干撕下一些细条,然后像嚼干草那样慢慢品尝,以此安抚自己在守夜之中过于无聊的内心)那副样子在昏暗的蜡烛光亮里看起来像是什么傻乎乎的犬科动物,然而韦伯却只遗憾今晚Rider没能跟他挤进同一张被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