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6693浏览    756参与
木兮牌茶袋子
韩城福安 设子终于画完啦

韩城福安

设子终于画完啦

韩城福安

设子终于画完啦

羟
小猫咪坏心眼多着呢。

小猫咪坏心眼多着呢。

小猫咪坏心眼多着呢。

精神病院院长(某某院長)
懒得再译了,将就一下吧 (其实...

懒得再译了,将就一下吧

(其实就是n号房事件)

(是存稿)

(最近一直没什么动力搞点zz)(喝茶)

想在7.4搞一个阿美丽卡的12h活动有老师愿意参加吗(•̀⌄•́)

我脾气很好的,一起玩啊(๑ت๑)

懒得再译了,将就一下吧

(其实就是n号房事件)

(是存稿)

(最近一直没什么动力搞点zz)(喝茶)

想在7.4搞一个阿美丽卡的12h活动有老师愿意参加吗(•̀⌄•́)

我脾气很好的,一起玩啊(๑ت๑)

喝~茶

小韩到底看到了什么😍

小韩到底看到了什么😍

乔按(๑òᆺó๑)

第四章 失踪

(车审核没过,所以不能怪我)

法兰西关上了手机,谁也不说话,就在沉默了两三分钟之后,英吉利开口了。

“先从哪开始找”

法兰西沉默了一会“去找韩和日,看着他们,不能让瓷发生意外”

“嗯”

此时的美利坚跑到俄罗斯家里,俄罗斯站在门口,一直在敲手机键盘。

“你还有心思在这里敲键盘,俄国佬,honey出事了,我们都得完”

“我在给阿瓷发信息”

“什么?回了吗?”美利坚焦急的看着俄罗斯。

“没有,一直都没回”

“现在怎么办,你父亲知道吗”

“不知道”

“去找韩和日,那两个家伙肯定知道”

“赶紧走吧”俄罗斯关掉了手机把铃声调到最大。

“跟我来,那两个家伙应该还在餐馆”

某某餐......

(车审核没过,所以不能怪我)

法兰西关上了手机,谁也不说话,就在沉默了两三分钟之后,英吉利开口了。

“先从哪开始找”

法兰西沉默了一会“去找韩和日,看着他们,不能让瓷发生意外”

“嗯”

此时的美利坚跑到俄罗斯家里,俄罗斯站在门口,一直在敲手机键盘。

“你还有心思在这里敲键盘,俄国佬,honey出事了,我们都得完”

“我在给阿瓷发信息”

“什么?回了吗?”美利坚焦急的看着俄罗斯。

“没有,一直都没回”

“现在怎么办,你父亲知道吗”

“不知道”

“去找韩和日,那两个家伙肯定知道”

“赶紧走吧”俄罗斯关掉了手机把铃声调到最大。

“跟我来,那两个家伙应该还在餐馆”

某某餐馆里

韩和日看到英吉利和站在旁边的法兰西“什么?你的脸还好好的?”韩看着法兰西那毫无瑕疵的脸添上了一点红晕,反而变得更加好看。

“法兰西不想跟这种人浪费时间直接开门见山道“你把瓷放哪了”

韩看着法兰西紧张得模样好像明白了,瓷失踪了。

这个时候俄罗斯一脚踹开了店门,美利坚走到柜台拿出一张支票“今天这里不要出现任何人”店长点头哈腰的收下了支票。

韩和日看到了美来了立马来了兴致“阿美桑,你怎么来了”

“我跟这几个的目的一样,瓷去哪了”美利坚盯着韩和日,之前的温柔完全不见,只看见了冷漠。

“阿美桑,你也怀疑到了我们身上吗”日看着美利坚。

法兰西听到了这句话不爽的说“你能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更何况瓷呢?”

英吉利看着韩和日“我希望你们能自己说出来,不然到时候就不止我们来问你们了”英吉利威胁得说着。

“……”

“还不说是吗,说吧你们想怎么死”俄罗斯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这个时候韩看向了美利坚“然后我说,其实这不关我们的事,你会信吗,阿美”

美利坚厌恶的看着韩和日“不关你的事?那关谁的事呢,宝·贝”

“可是,我们真的不知道瓷去哪了”日着急的喊出来。

“不知道?你觉得我们能信吗,你前一秒刚说要对付瓷,后一秒瓷就失踪了,说出去谁会信?”俄罗斯看着韩和日,恨不得把他们皮扒下来。

法兰西感觉到了俄罗斯的杀气“好了,把气撒这两个家伙身上也没用,现在重要的是找到瓷”

韩和日仿佛看到了救命恩人一般,连忙附和着“是啊是啊”

英吉利皱了皱眉头“俄罗斯,瓷出门前在干什么”

“阿瓷出门前在看手机然后我瞄到有人给阿瓷发了信息,然后阿瓷就急急忙忙得出门了”俄罗斯回忆着。

“有看到是谁发信息吗?”美利坚一下子激动起来。

“我没看清,我只看到了一个字南”

“南?!”美利坚跳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美利坚一下子跑了出去。

其余的五人赶紧跟上去。

今天的月亮不知道为什么很圆,比平常都圆比平常都亮,一阵风把路边桃花树上的桃花带了下来。

美利坚慌慌张张的来到南斯拉夫家门口,用力的拍了拍门。

只听见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门“啪嗒”一声打开了。

外面的人都震惊了,眼前的人就是瓷,穿着蓬松睡衣的瓷。

“阿瓷,是谁啊”南斯拉夫走到家门口看到门外呆住的众人“怎么了?快进来吧”

美利坚缓过来审问着南斯拉夫“等下,南斯拉夫,你对瓷做了什么?”

“什么做了什么?”南斯拉夫对于美利坚的发言感到一头雾水。

“等下等下,误会了误会了,我来这是因为小塞生病了”瓷显然比南斯拉夫反应快连忙解释着。


“小塞?”美利坚在脑海里寻找着这个人。

“塞尔维亚,南斯拉夫的儿子”法兰西看着美利坚睿智的表情无语的回答道。

“那家伙啊,不对,你什么时候有个孩子了?”美利坚看着瓷和南斯拉夫“难道你们……”

“停,打住,想多了小塞是领养的”瓷看着美利坚解释着。

俄罗斯盯着瓷的衣服:宽松型的睡衣把瓷的锁骨诺隐诺现的展示了出来;把瓷接近完美的腰线衬托出来。

瓷注意到了俄罗斯的视线正在慢慢向下移,轻咳了一声“进去吧,站在外面也不好”

站在一旁的法兰西可谓是站在吃瓜的最前线对着俄罗斯一阵“嘘寒问暖”

俄罗斯红着脸进了门,美利坚则完全没注意到俄罗斯的异常,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世界”里。

瓷端来了热茶“对了各位,别去二楼,小心被传染”

俄罗斯看着房子里的装饰、布局和自己家里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惊讶的问“阿瓷,这房子怎么……”

“怎么这么像你家是吗,南斯拉夫是你叔啊”

“我叔…?我没什么印象”

“正常,你每次回来不都是蒙在房间里”

法兰西感觉到了不对劲,一个外人怎么对俄罗斯家里情况这么了解。

瓷注意到了法兰西怀疑的目光,笑着解释“这些都是老师跟我经常吐槽的”

这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南斯拉夫从二楼下来了“塞睡着了,各位有什么事吗”

瓷站起身“睡着了就好,没什么事,我们先回去了,下次见南”

“下次见”

俄罗斯看着瓷的衣服“阿瓷,你就穿这个回去吗”

“对啊,如果实在担心的话把你外套给我?”瓷几乎以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着。

俄罗斯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瓷的身上。

“哎…?”瓷震惊的看着俄罗斯。

“穿着吧,感冒了父亲会怪罪我的”

“这……谢谢,对了南,我的衣服先放你这了”

“好,到时候我给你送过去”

瓷被俄罗斯推了出去,门被“啪嗒”一声关上。

“阿瓷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我叔家”俄罗斯看着瓷。

“因为我照顾小塞的时候,小塞不小心吐我身上,我身上这衣服也是临时找到的”瓷说着把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裹紧了一点。

美利坚这时候开口了“honey,你这次你这次跑出来可让我们好找,你不做点什么吗?”

瓷停顿了一会“嗯——明天吧,明天下午五点到那家某某餐馆对面的公园里”

“公园?oh甜心,在那种公共场合不太好吧”

“你在想什么,我只是说明天去野餐,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瓷以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美利坚。

这个时候一直没说话的韩和日开口了“那个,既然人找到了我们也先走了”

美利坚向韩和日抛了一个媚眼“bye~宝贝们”

俄罗斯看着韩和日走了“我和瓷也先回去了,我记得我们不顺路吧,美·国·佬”

美利坚停顿了一下“好吧honey,我期待明天的聚会”

俄罗斯把瓷带走之后,法兰西开口了“美利坚,看出来吗”

美利坚没了笑脸“什么?亲爱的”

“你应该清楚吧”浅褐色的眼眸盯着美利坚,仿佛就像一个狮子盯着一个猎物。

美利坚嘴角上扬“当然了,亲爱的,你的观察力还是这么敏锐,但——苏联佬那个人真正接触起来,我不知道honey能不能受得了呢“美利坚朝着暗处走“我先回去了,再见亲爱的”

美利坚走后四周静得可怕,英吉利开口“亲爱的,瓷和苏联……”

“关系不一般,应该不止是老师和学生这一层关系吧”

“有些时候还是不要乱想了,回去吧亲爱的”英吉利牵起法兰西的手。

“回去继续完成没有完成的事吧,亲爱的~”

“啪嗒”别墅门被打开了“少爷,怎么今天这么晚才回来”

“有点事,晚了一些,抱歉啊,我父亲呢”俄罗斯东张西望着。

“老爷还在书房呢,怎么了少爷”

“这样啊,没事谢谢,把这位客人送到房间吧”

“啊好,客人这边请”老者带着瓷来到了一间客房。

“谢谢,对了这个衣服交给你们少爷吧”瓷把外套脱了下来递到老者手上。

“好的,祝您好梦”老者轻轻关上了房门。

瓷看了一眼房间的布置,干净整洁,瓷躺在了床上“好舒服——,跟躺在云朵里一样——”今天照顾小塞实在太累了,瓷一下子就睡着了。

俄罗斯站在书房门前深呼吸了好几下,终于鼓足勇气敲了门“父亲,在吗”

“进来吧”

俄罗斯推开了书房门“父亲……”

“瓷的那件事吧”苏抬头看着俄罗斯。

俄罗斯有点震惊但还是应了是。

“你应该看出来了吧,俄”

“……”俄罗斯看着苏,谁能受得了喜欢的人变成自己的小妈。

“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早点去睡吧”

“……知道了”俄罗斯走出书房,来到自己房间门前看着门上挂着的外套,心里一阵发酸。

俄罗斯拿下了外套走进了房间直接倒在床上“怎么会呢,阿瓷……”俄罗斯知道苏是个什么样的人,瓷这样就是在往火坑上跳。

但又有什么办法,俄罗斯什么都阻止不了,俄罗斯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

自热小火锅.

一些考试摸鱼

p1~p3是瓷爹和瓷妈 全拟注意避雷

p4~p5是小日子 霓虹牌核废水 全拟注意避雷

p6~p7是英法 傻笑的法法

p8 and p9是韩桑和阿美 全拟注意避雷~


谁啊这么逊 还没做完题就搁着摸鱼🤔

一些考试摸鱼

p1~p3是瓷爹和瓷妈 全拟注意避雷

p4~p5是小日子 霓虹牌核废水 全拟注意避雷

p6~p7是英法 傻笑的法法

p8 and p9是韩桑和阿美 全拟注意避雷~


谁啊这么逊 还没做完题就搁着摸鱼🤔

月亮

啊我是屑啊,太太你写的文甜死我了啊哈我爱你

啊我是屑啊,太太你写的文甜死我了啊哈我爱你

林鲸
东亚的四位邻居 (蒙古我对不起...

东亚的四位邻居

(蒙古我对不起你,可我是在太困了)

东亚的四位邻居

(蒙古我对不起你,可我是在太困了)

清蒸比目🐟

是美女姐姐嘿嘿(*¯︶¯*)

是美女姐姐嘿嘿(*¯︶¯*)

废物爬圈人
网上看到的来着(挠头) 韩的标...

网上看到的来着(挠头)

韩的标签不确定应不应该打,但还是打了

网上看到的来着(挠头)

韩的标签不确定应不应该打,但还是打了

克林mirror

朝韩双子❌

让人感到心梗双子✔️


ps:韩的眼睛有经过科技处理,原本跟朝是长得一模一样的(目移

朝韩双子❌

让人感到心梗双子✔️


ps:韩的眼睛有经过科技处理,原本跟朝是长得一模一样的(目移

兰

国际学院部分人简介

姓名:瓷

性别:男

身高:188cm

身份:学生会副主席和风纪委员和武术部部长

cp:俄

姓名:俄

性别:男

身高:198cm

身份:学生会成员和体育部副部长

cp:瓷

姓名:美利坚

性别:男

身高:189cm

身份:学生会主席

cp:英吉利

姓名:英吉利

性别:男

身高:188cm

身份:学生会成员和美利坚的助手

cp:美利坚

姓名:法兰西

性别:男

身高:187cm

身份:学生会成员和美术部部长

cp:无

姓名:日

性别:不男不女

身高:182cm

身份:美术部学员

cp:韩

姓名:韩

性别:不男不女

身高:180cm

身份...

姓名:瓷

性别:男

身高:188cm

身份:学生会副主席和风纪委员和武术部部长

cp:俄

姓名:俄

性别:男

身高:198cm

身份:学生会成员和体育部副部长

cp:瓷

姓名:美利坚

性别:男

身高:189cm

身份:学生会主席

cp:英吉利

姓名:英吉利

性别:男

身高:188cm

身份:学生会成员和美利坚的助手

cp:美利坚

姓名:法兰西

性别:男

身高:187cm

身份:学生会成员和美术部部长

cp:无

姓名:日

性别:不男不女

身高:182cm

身份:美术部学员

cp:韩

姓名:韩

性别:不男不女

身高:180cm

身份:美术部学员

cp:日

姓名:苏

性别:男

身高:198cm

身份:体育部部长

cp:德三

姓名:德三

性别:男

身高:192cm

身份:体育部队长

cp:苏

姓名:沙俄

性别:男

身高:198cm

身份:暂时没想好

cp:普鲁士

姓名:普鲁士

性别:男

身高:192cm

身份:暂时没想好

cp:沙俄




诶嘿

“你旁边俩大可爱!”

“你旁边俩大可爱!”

桃宝Table🌀

Korea Peninsula

我为什么总喜欢画这么花哨的背景……

(构图有参考)

Korea Peninsula

我为什么总喜欢画这么花哨的背景……

(构图有参考)

小企鹅配有饭饭吃吗

不画了我原地摆烂

退!退!退!(并不)

不画了我原地摆烂

退!退!退!(并不)

金玉满堂

生草玩意

同志们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梦到了一个很怪的东西,怪到我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后背发凉。

[图片]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的语文老师叫我们写一篇关于文化传承的作文。我就去b站上找资源找材料,然后就看到很多我国的优秀文化传统。看到大家都在刷天冷防韩,想起了韩这些年做的那些偷东西的破事,不禁开始国粹输出。本来这事儿就过去了吧 ,我也没有放在心上,结果当天晚上就梦到了一个极其生草的怪东西。_(´ཀ`」 ∠)__ 

一个……一个……晚间狗血八点档烂剧

接下来都是梦里面的剧情极度生草,趁现在赶紧退出去,不然你就会被雷的三观尽失,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QAQ......

同志们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梦到了一个很怪的东西,怪到我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后背发凉。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的语文老师叫我们写一篇关于文化传承的作文。我就去b站上找资源找材料,然后就看到很多我国的优秀文化传统。看到大家都在刷天冷防韩,想起了韩这些年做的那些偷东西的破事,不禁开始国粹输出。本来这事儿就过去了吧 ,我也没有放在心上,结果当天晚上就梦到了一个极其生草的怪东西。_(´ཀ`」 ∠)__ 

一个……一个……晚间狗血八点档烂剧

接下来都是梦里面的剧情极度生草,趁现在赶紧退出去,不然你就会被雷的三观尽失,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QAQ

我梦到……梦到……韩(女体)是一个国家的王,美是另一个国的王子,韩超想嫁给他,美也超级喜欢韩(事情到这就开始不对了)但韩一直苦恼一件事,就是隔壁国的王苏对她一见钟情一直追求她(???),但韩不喜欢苏,因为苏是个抽烟酗酒家暴男还带着好多孩子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嘶~)。然后瓷妈是韩的侍女(???!!!(°ー°〃?))一直在模仿韩的一言一行(?????Σ( ° △ °|||)︴)后来作为韩的替身榜上了苏,但她跟苏过的并不幸福,后来苏还出轨了(??!!)出轨对象是谁不好还是越!(我承认我不是很喜欢越,因为越本身也比较喜欢偷我们的东西像韩一样 ,但真的她罪不至此  )然后瓷就想反过来勾引美,挑拨韩和美的关系 但最后因为反派死于话多被韩反杀了 ,然后韩就和美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了!!!!!!

不!!!我的心灵遭受了污染!!!

救命,我一生积善行德,也就最近讲多了一点地狱笑话,为什么要让我经历这样的怪事,如果我有罪,让法律审判我OK? 而不是……而不是……

我从梦里面被雷醒的时候就是这个表情,你知道吧?然后趁着对梦中的记忆还没有完全的消退,迅速把这该死的梦向我的朋友们分享了一下。然后你猜怎么着?他们都在笑话我!!ŏ̥̥̥̥םŏ̥̥̥̥

他们说:“你这梦不是韩本人,怕是梦不出来啊 ”“韩竟是你自己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嗝哈哈哈哈哈 ”

……

救命,我真的栓Q了,他们不仅一点都不同情我,甚至在那笑的越发猖狂 。

不过到头来有没有哪个大大想拿这个生草东西写个文的,我现在急需要一点东西,净化我的心灵与大脑。这个梦已经快变成我这一辈子最可怕的噩梦了好吧,我宁愿梦到被我妈变成了大青蛙,被教导主任追杀800里地,也不想梦到这种东西。(༎ຶ-༎ຶ)


兲䳿

亚洲六国宿舍 第二集 慵懒的一天(ch)

“哎呀,瓷。你能不能不要做嘛。”霓虹走过来拍了拍瓷的肩。


“为什么,我做饭不好吃?”他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霓虹。


霓虹哪敢说瓷做饭不好吃,从小就尝过他的手艺。


他只好作罢,垂下耳朵失落的走到刚坐的地方。


这时地下室的门也咔咔响了起来,他的注意力就被集中在那里了。


首先走出来的是一脸不情愿的朝,后面是一样挎着脸的韩,看起来昨晚肯定不愉快。


这使霓虹的思想飞跃,眯着眼扶了扶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眼镜和红领结说:“首先从朝的表情还有韩不整齐的衣领可以看出,他们昨天晚上一定发生了什么。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你别乱想。”瓷端着盘子走过来,伸出了手拍了一下他的头。不......

“哎呀,瓷。你能不能不要做嘛。”霓虹走过来拍了拍瓷的肩。


“为什么,我做饭不好吃?”他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霓虹。


霓虹哪敢说瓷做饭不好吃,从小就尝过他的手艺。


他只好作罢,垂下耳朵失落的走到刚坐的地方。


这时地下室的门也咔咔响了起来,他的注意力就被集中在那里了。


首先走出来的是一脸不情愿的朝,后面是一样挎着脸的韩,看起来昨晚肯定不愉快。


这使霓虹的思想飞跃,眯着眼扶了扶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眼镜和红领结说:“首先从朝的表情还有韩不整齐的衣领可以看出,他们昨天晚上一定发生了什么。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你别乱想。”瓷端着盘子走过来,伸出了手拍了一下他的头。不小心碰掉了他的眼镜,这使他更加清醒。


……


饭桌上总少一个人,虽说是第二天住在这里但是少了一个人还是有些别扭。于是霓虹用胳膊戳了戳还挎着脸的韩,小声说:“那个座位怎么还没人?”


他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顶着个黑眼圈正要开口的时候居然闭上了。


霓虹没反应过来,只听见了朝小声咳嗽的声音。


“好了我吃完了。谢谢前辈。”朝向瓷笑了笑已表示他对瓷的感谢,下一秒就拉着韩走到了院子里。


“你昨晚怎么这么闹。”


“我不是…”韩委屈的低下了头。


“那你昨晚怎么还叫那么大声,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我只是怕黑而已。”他将脸转向一边。


朝看了他一会儿,无奈的拍了一下头,“所以昨晚我们都没睡好…”


“其实我抱着你可以更好的入睡。”


“这可不行。”朝脸红了那么一段时间,冷静下来,不管结果如何就拉起了一脸委屈的韩走到了屋里。


只见霓虹正一脸和蔼的洗着手中的盘子。


原来…


“霓虹啊,我还有事先走了。”瓷拿出了手机。


“可是今天是星期日啊?”他朝院子里望了望。


“盘子就拜托你了。”瓷一脸高兴的把着他的手使劲握了握。


我去,我就不应该答应啊!


……


“你今天不出去吗?”洗完碗的霓虹正吃着小鱼干,看着韩。


“其实我打算出去,只不过…”还是电视剧吸引人。”韩按了一下“换台”。


“拜托这显得你很没出息。”霓虹盯了他一会,下一秒拿起了遥控器换了回去,“还是这个频道好看,你那个太低俗。”他摆摆手。


“什么?”正躺着的韩立马坐起来看着他,“明明是你看的才低俗,什么相亲真恶心。”


“哈?你看的偶像剧不恶心吗,什么欧巴!听着就肉麻。”霓虹叉着腰。


就这样他俩又打起来了。此时朝推开了门走了出来,若无其事的去厨房打了瓶水,又走了回去。


“前辈,你说为什么他俩老是打架。”朝正坐在自己屋里的椅子上,悠闲的在手机上打字。


“哈哈哈,你是说日韩吗?很正常,年轻人嘛。”瓷回复。


“哦…那我?”


“嗯,像你这种的很不错啦,不会招人讨厌。”


“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