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韩俊辉

943浏览    38参与
尹瑞希冰淇淋

李朗x韩俊辉 - 负重一万斤长大着

李朗x韩俊辉 - 负重一万斤长大着

尹瑞希冰淇淋

是朗儿,俊辉,胜卓的crossover视频


可以是BL 也可以是兄弟情😅全靠意会


是朗儿,俊辉,胜卓的crossover视频


可以是BL 也可以是兄弟情😅全靠意会



尹瑞希冰淇淋

至上之法 俊率 - I fall in love

至上之法 俊率 - I fall in love

六月的酒

俊率a|宿醉

◇韩俊辉×姜率a◇

智率b福瑟

三千字短打,一个非常老土的暧昧期酒局


姜率a即便成为了正儿八经的律师,也改不了拿命喝酒的坏习惯。脱下笔挺的正装,卸掉精致的妆容,换上宽松卫衣,抓一根手边的笔盘起头发,她兴冲冲地涌入躁动的人群。


许久未见的同期们难得聚在一起。“在我们之中,小率姐绝对是变化最小的那个。”闵福基赞叹道。


“——而你,”姜率a已经开始大舌头了,“就是变化最大的了。谁能想到你会把一头卷毛烫直啊,毛茸茸脑袋多可爱。”


闵福基低头羞涩一笑:“艺瑟姐说这样好看。”


“嘁,原来是情——侣——之间的把戏。”姜率a拍拍赵艺范的肩,“差不多同病...

◇韩俊辉×姜率a◇

智率b福瑟

三千字短打,一个非常老土的暧昧期酒局




姜率a即便成为了正儿八经的律师,也改不了拿命喝酒的坏习惯。脱下笔挺的正装,卸掉精致的妆容,换上宽松卫衣,抓一根手边的笔盘起头发,她兴冲冲地涌入躁动的人群。


许久未见的同期们难得聚在一起。“在我们之中,小率姐绝对是变化最小的那个。”闵福基赞叹道。


“——而你,”姜率a已经开始大舌头了,“就是变化最大的了。谁能想到你会把一头卷毛烫直啊,毛茸茸脑袋多可爱。”


闵福基低头羞涩一笑:“艺瑟姐说这样好看。”


“嘁,原来是情——侣——之间的把戏。”姜率a拍拍赵艺范的肩,“差不多同病相怜的只有我们俩了。简直跟在法学院的时候一样嘛!”


“才不是。从头到尾只有我才是孤身一人好不好。”赵艺范小声嘟囔。


“那么我亲爱的室友现在的恋情如何?”率a对面前的率b挤眉弄眼。


“也就那样。”率b优雅地举起手边的红酒一饮而尽。


“说实在的,你们俩在一起,我当初超——级意外来着。因为你以前不是……”


“——因为我对别人的事洞若观火,所以不打算再掺和进来了。”率b打断她。


席间的其余人微微点头。


“……啊?”率a歪头,“不是因为和智镐由恨生爱吗?”


“这什么形容词……”韩俊辉笑了,“我们的室友在很久之前就彼此欣赏的。”


“不,他单方面崇拜我。”率b纠正道。


姜率a揉揉眼睛:“诶,原来韩俊辉也在啊?穿成这样我还以为是服务员。”


“小率姐你简直是个天才!”闵福基捂嘴偷笑,被韩俊辉一记眼刀吓得瞬间凝滞。


“你喝醉了,要不要早点回去?”俊辉问身旁的率a。


率a潇洒地摆手:“才——没醉,我可还能喝。”


赵艺范投来意味不明的目光:“哥,率姐这种情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待会还要麻烦你。fighting!”


韩俊辉朝他眨了眨眼。




“刚刚你是不是在故意回避我?”俊辉关上副驾驶的门,留下一句看似随意的诘问。


没等率a回答,他绕过车头坐上驾驶位。就这一阵的工夫,率a脑袋低垂,左手捏着安全带卡扣定住不动了。


“这就睡着了啊……”俊辉叹了口气,帮率a扣上安全带。不由伏下身子看她的脸,此时她的样子和法学院时期别无二致。


无数被时光模糊的记忆霎时清晰,俊辉没阻止自己继续靠近她。愈发越界的距离。率a红润的嘴唇近在眼前。带着酒味的微弱呼吸也缠上了他的鼻翼。


该死。终于被理智唤醒似的,他在一瞬间弹开,逃离回属于自己的驾驶座。


率a被惊动,茫然地抬头环顾四周:“诶,我怎么在这里。”


“你喝醉了,前辈。”俊辉埋头系安全带。


率a的嘴抽动了一下:“什么前辈,小心我告你名誉妨害。”


“忘了之前欺诈的事吗?”


“是你忘了我知道你怕狗的事吧。”


“算了,我们扯平。”俊辉发动车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是住在之前的地址?”


“我可不像你们这些律政精英,能轻轻松松在不同地方安置不同的住处。能有现在的条件我已经很开心了。”


俊辉虽然没看她,但脸上习惯性地展露了微笑:“因为我们的姜率很努力呀。”


率a闭上眼,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陷进副驾驶的椅背:“嗯,姜率很努力。两个姜率都很努力。”


俊辉不说话。


“——所以当初在法庭上,你说在乎的是哪个姜率?”




“因为你之前没回答我,我才没回答你的。”俊辉拉开副驾驶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姜大律师,请下车吧。”


“韩检察官,多谢。”率a伸出右腿,侧身甩头,模仿电视上看到的女明星。


“是哪一栋?”


率a指了指近旁的某栋建筑。于是俊辉和率a并肩而立,朝她指向的地方走去。


“今天陪我上去。”率a用温和的语气命令道。


“好。”俊辉不着痕迹地攥紧了放进口袋的手。


电梯停在五楼,率a摇摇晃晃地走到家门口,掏出钥匙开门。


“那我先回……”俊辉话音未落,眼里闯入率a求助的眼神。钥匙迟迟对不上锁孔,剩下的钥匙串和挂链发出焦急的清脆响声。


他上前握住姜率捏着钥匙的手指转动,打开了门。收回手还不忘吐槽一句:“这么大的人怎么还是生活不能自理的样子。”


率a瞪他,不言一语地把他拉进房间。


“……?”


“我知道,”率a打开灯,“你是在想,这样不好吧?确实不太好,但我突然好想弄清楚一些事情啊。”


俊辉看着灯光下率a愈显酡红的面颊,扶额装出懊恼的样子:“啊,真是不巧。明天没有工作安排。看来今晚找不到理由不待在这里了。”


率a得意地笑:“那韩检就陪我再喝第二轮吧。反正刚刚你没喝不是吗。”


“都醉成这样了,别喝了。”


“机会难得,来喝嘛。还是说你其实很不擅长喝酒?每次聚会都滴酒不沾的,简直自律到吓死人。”率a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这个总可以吧?”


“所以你想弄清楚的就是为什么每次我都不喝酒?”


“嗯……这也算问题之一。来这边坐。”率a蜷缩进温暖的沙发,率先打开手中的啤酒罐。感受到身旁的沙发空位有所下陷,她才安心地喝下第一口。


“那我也有问题问你。”俊辉从善如流地拉开拉环,“刚刚在聚会上,你为什么无视我?”


“是因为你穿得很像服务员。都是同期,干嘛穿三件套来?我还特地换掉职业装哎。”


“哼,谁会相信这种理由。这种态度你别指望我如实回答。”俊辉不悦地瞥向一旁。


“好啦我说我说,是我不好意思打听你的情感现状……”率a猛灌一口,“不觉得艺瑟福基和我室友他们的情感发展很奇妙吗?学生时代的延续。”


“然后呢?”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之前我室友好像对你……但现在肯定没有了,我想再在她面前问你的事是不是有点多余,因为也没必要再提嘛。”率a的声音渐渐小下去。


“那也不至于完全不理我吧……你室友不是会计较这些的人。”俊辉呷了口啤酒,“想知道的话不妨告诉你,从学生时期到现在,我一直单身。”


“呀韩俊辉,你眼光真的很高。不过什么样的人能配得上我们优秀的韩检,我一直很期待。”


“那你呢?”


“啊,我就算了……我不是小丹,哪怕现在经济独立,事业上的努力还远远不够呢。这些事情等之后再想。”


“你早已成为行业里闪闪发光的存在了,姜律。”韩俊辉目光灼灼。


率a没忍住笑出声:“不知道是出于真心还是恭维,但你知道吗,毕业这么久了,我还是会因为你的夸奖而开心。这可是通过司法二轮的天才同期韩俊辉对我的认可……明明那时候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差点留级的家伙,这样的我也终于熬到今天了啊。”


她抬头看向天花板,似乎陷入了遥远的回忆中。俊辉的眼神仍追逐着她的侧脸。


“所以我在意的就是这样的你啊。”俊辉喝完最后一口酒,平静地说。


“怎么,不是我室友吗?”


俊辉侧头望着率a笑:“以为我说的是你室友,你当时吃醋了吧。”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率a讪讪地回答。


见率a如此反应,俊辉挑起了另一个话头:“你刚刚问我为什么不喝酒是吗,是因为要送某个酒鬼回家。”


“……每次都?”


“每次都。”


两人都知道他所说的酒鬼是谁。率a起身冲向冰箱,拿出了在室友那里喝过的最烈的酒,直接就往嘴里灌。


“……你好像很惊讶。”俊辉关切地伸长脖子。


率a继续灌着。


“这么喝会出事的。”俊辉起身。


率a晕晕乎乎,嘴却没停。


“喂……”俊辉夺走了酒瓶。


率a终于醉倒,幸好俊辉接住了她。




“诶?俊辉哥怎么在这。”午休回家的姜星与厨房煮粥的韩俊辉四目相对。


“小星,那个……”


“啊,不用解释,我懂。姐姐就拜托你照顾了。”姜星俏皮地眨眼,心想还没见过这样连话都说不清楚的俊辉哥。


俊辉连昨晚的事情都未消化完全,和小星一打照面,现在更加惊魂未定。把醉倒的姜率搬回房间,俊辉在客厅的沙发一夜无眠。熬到中午,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想到率a一贯的喝法,还是留下来为她煮了一锅粥。


照例给她发了条“胃难受就出来”的短信。而且,在漫长的等待中,他几乎确定了更重要的事情。只要等她醒来——


无论率a作何反应,他们的关系在今后都会发生改变。俊辉盛好粥坐在桌前,雀跃地期盼着。




fin

六月的酒

俊率a|重刷嗑点(1-2)

⚠️全是剧透


不止嗑点,还意识到了很多一周目直接忽视掉的伏笔,这部剧真的好好看哦!因为我比较关注俊率a所以对嗑点就格外留意,这边随手记录一下,如果能唤起一些人重刷的欲望就更好啦。


第一集


1.时间线跳跃比较多,当时根本没发现(甚至不太认识韩俊辉)。率a在徐炳柱死后一直很纠结难受,不解大家为什么还能继续学习,有人在她的位子前贴便签让她声音小点别叹气,但还有一个人把“这么关心这件事的不止你一个”贴在本子角落。率a惊讶地转头四处找人,下一个镜头就切到了俊辉痛苦跑步。

目前只有这两人和杨教授明确表达了对徐炳柱事件的痛心。虽然后面没给出答案,但大张旗鼓来图书馆在学生本子上贴便签显然不...

⚠️全是剧透


不止嗑点,还意识到了很多一周目直接忽视掉的伏笔,这部剧真的好好看哦!因为我比较关注俊率a所以对嗑点就格外留意,这边随手记录一下,如果能唤起一些人重刷的欲望就更好啦。


第一集


1.时间线跳跃比较多,当时根本没发现(甚至不太认识韩俊辉)。率a在徐炳柱死后一直很纠结难受,不解大家为什么还能继续学习,有人在她的位子前贴便签让她声音小点别叹气,但还有一个人把“这么关心这件事的不止你一个”贴在本子角落。率a惊讶地转头四处找人,下一个镜头就切到了俊辉痛苦跑步。

目前只有这两人和杨教授明确表达了对徐炳柱事件的痛心。虽然后面没给出答案,但大张旗鼓来图书馆在学生本子上贴便签显然不像杨格拉底会做的事情,倒很符合俊辉的性格。并且率b一直坐在旁边,她应该知道都是谁来贴的,可能从这个时候就有一点点吃醋了。

便签我擅自解读出了三个信息:我一直在关注你,知道你的心情;我跟你是同一边的;谢谢。


2.另一类是明显的二人互动。模拟法庭上俊辉笑眯眯地吐槽睡裤。杨教授的第一堂课,俊辉捡笔解围;举例“亲吻这个学生”;率a被逼迫得想吐的时候一直很担心地朝这边看;率a回去撞到俊辉(超喜欢看他们撞到怎么调理),他第一反应是你还好吗,照片我删掉了。金教授的第一堂课,两个人已经坐在一起,说明俊辉答应了帮她提升成绩的请求;率a说“强盗”,俊辉又站起来替她解释,如果我是金教授我也会给他们一个来办公室搞暧昧的机会;不速之客李满浩闯进课堂言语挑衅,率a一声不响地开始录像,俊辉在旁边一起看她的手机画面(这个有点牵强)。

这一part俊辉显然比较主动。因为他“见过的人从来不会忘记”,所以在杨教授的课上他认出了解开花苞头的女孩是谁,我猜他想的是“是她吧,就算只凭借这种投机取巧的淘气也不会认错”。一开始他就认出了率a,回答问题的语气与用词有点微妙地想逗她的意味(报初遇之仇):“我想这里没有花苞头学生”“如果亲吻这位学生的照片等同于亲吻这位学生”。但因为他人很好,不会因为之前的事情介意(甚至可能觉得率a很有趣),所以率a向他求助他也接受,并且想要好好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率a她真的非常热心善良努力。也很聪明,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上去硬刚而是录像,很敏锐地发现了老师的异状第一个冲上去扶。开头模拟法庭上俊率a的关系已经是互相了解过一段时间的结果了,两人互相拌嘴,俊辉笑着看率a被纠正或者吃瘪的样子。


两人的关系在第一集就显现了,有点像比较温和的欢喜冤家。还有金教授的爆炸cp发言加持,所以很容易吸引观众的目光。总体来说可以看得出他们和对方相处比较放松,并且性格中也有相似的部分。

如果那张纸条是俊辉贴的,那说明他基本摸清了率a的性格,不仅如此,率a的反应可能是他为数不多的慰藉。他会因为这点越来越关注她在乎她——其实对她的在意从杨教授的课上就开始了,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第二集


1.俊辉张贴大字报,公开指责舅舅受贿,率a发现他和徐炳柱关系不一般。之前俊辉和舅舅在车里争论,他下车又被李满浩气了一通,一拳砸在车上。率a三次拉住他的手:第一次问和徐炳柱的关系,发现受了伤,叫他上药;俊辉拒绝,率a第二次拉住,有点强硬地想把他拉到医务室;俊辉打算直接走人,但第三次被拉住,终于说他是舅舅。

俊辉本意应该是“行吧我告诉你了现在可以走了吧”,但得到答案的率a没有留在原地,继续跟着他,劝他把大字报撤下来。期间有一些无意识流露的很可爱的举动,比如“你走了我的学习怎么办啊”“我还给你签了字的,虽然是一个小点”,举着手机给俊辉看,他虽然还是没什么表情但感觉情绪明显缓和一点了。


2.明明面对院长和舅舅都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在率a在的时候,俊辉竟然能笑了。俊辉请率a为他辩护,率a推托说比自己厉害的人有很多,也有很多愿意给他辩护的,为什么非要选她。他非常玩味地笑说“你觉得我跟学校作对,会有人站在我这边吗?”说明他对率a的性格已经了解得很透彻。

虽然率a也怕得罪学校,但内心还是很正义的,在俊辉的劝诱和文印室大叔的激将配合下终于接受为他辩护。辩护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话让我很恍惚:“如果我是院长,花钱也想让韩俊辉来这里上学。”应该是她的真心话吧,就是学渣对同级学霸非常羡慕的仰望和信任。交换立场后失魂落魄的样子俊辉也一定看在眼里。


3.杨教授成为嫌疑人的时间线,两人一起探视。率a因为和教授的过往对他非常敬重,但看到同学的不信任还是对自己的相信产生怀疑。探视单的名字写了一半又揉成团,结果俊辉拿过来,补上了两人的名字。

太喜欢两人共同写一个名字的感觉了,拿纸团时一瞬的手部接触也很妙。


4.率a在洗衣服的时候看见俊辉和舅妈对峙。俊辉静静地坐在那里,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已经哭过。算上之前手受伤那次,率a是第二次看见俊辉脆弱的样子。她共情力很强,所以不会不知道俊辉此刻的难受。

此处又要拉踩一波率b(对不起,但是前期率b确实有点冷冰冰的不近人情)。俊辉拿自己的案例来给学习小组做分析,相当于掀开自己的伤疤。杨教授还出了这道题,更加深了俊辉的伤痛,让他在考试期间流泪。杨教授久久凝视着考卷上的泪痕,率b却在艺瑟担心俊辉时回答“他答得很认真”,至少说明率b目前对俊辉不太了解。徐智镐对俊辉也差不多是这样。


这集有点沉重,揭露了俊辉和徐炳柱、李满浩和徐炳柱的关系,开头也提到率a和杨教授的过往。看下来感觉率a真是俊辉低谷时的阳光了。

猴猴猴狐狐狐

【至上之法】【俊率BE】祝你幸福姜率


主要是我很想看他们BE,就。。。

别打我,顶锅盖逃😂

【至上之法】【俊率BE】祝你幸福姜率


主要是我很想看他们BE,就。。。

别打我,顶锅盖逃😂

猴猴猴狐狐狐

law school什么时候拍2!

俊率A什么时候结婚!

😍😍😍😍😍😍

law school什么时候拍2!

俊率A什么时候结婚!

😍😍😍😍😍😍

猴猴猴狐狐狐

【踩点】【金汎】戏里千面剧抛脸,戏外乖巧大可爱


金汎的角色用美强惨概括不过分吧


起名废真的很痛苦,写了一堆文案给自己挑选

【踩点】【金汎】戏里千面剧抛脸,戏外乖巧大可爱


金汎的角色用美强惨概括不过分吧


起名废真的很痛苦,写了一堆文案给自己挑选

尹瑞希冰淇淋

至上之法 - (一切都是虚拟的)

私设众多,有OOC和不合理的地方,已经尽力维持人物性格。文笔极差,敬请见谅。


************* 


姜率A抱着她那堆笔记和资料进入便利店,随便选了个靠窗的座位就去买今天的晚餐。


本来想着买杯泡面在加一罐咖啡,但脑袋一直想起妈妈:“吃得健康点,别生病。”姜率把目光投向了隔壁的微波炉叮飯,最终买了一小盒茄汁香肠意面。


付钱后,她又继续对着那些笔记埋头苦干,没有多余的时间的时间休息,他维持着这个姿势差不多半小时,屁股没有离开过硬邦邦的椅子上,直接把微波炉里的意面抛诸脑后。


“小姐?小姐?”


姜率带着耳机,没有听到对方的呼叫,直到肩膀被用力拍了拍,...

私设众多,有OOC和不合理的地方,已经尽力维持人物性格。文笔极差,敬请见谅。


************* 


姜率A抱着她那堆笔记和资料进入便利店,随便选了个靠窗的座位就去买今天的晚餐。


本来想着买杯泡面在加一罐咖啡,但脑袋一直想起妈妈:“吃得健康点,别生病。”姜率把目光投向了隔壁的微波炉叮飯,最终买了一小盒茄汁香肠意面。


付钱后,她又继续对着那些笔记埋头苦干,没有多余的时间的时间休息,他维持着这个姿势差不多半小时,屁股没有离开过硬邦邦的椅子上,直接把微波炉里的意面抛诸脑后。


“小姐?小姐?”


姜率带着耳机,没有听到对方的呼叫,直到肩膀被用力拍了拍,才反应过来。


“什么事?”


“那个,我想用微波炉,里面那盘意面是不是你的?因为整个便利店除了我似乎只有你一个客人。”


“哦哦,是我....抱歉。”


她手忙脚乱,尽量以最快的速度把烫手意面拿出来,想着不要麻烦到别人。


“谢谢。”


刚才那个人简单加热了一下饭团,随即就急急忙忙离开了便利店,没有发现自己遗漏了东西。姜率的集中力被这件事情干扰了,只好先去买罐咖啡,正好见到那张五万韩元乖乖躺在微波炉旁边。


“先生!你钱掉了。”


但对方已经离开了便利店,好在那人并未走远,姜率只好追上去。


外面下着雨,姜率用手试图遮挡着雨水,但还是淋成落汤鸡。


前方刚才的那个人穿着雨衣,翻找着钱包,看来他也意识到自己掉钱了。


“先生...这....你掉钱了。”


“谢谢你,我这老糊涂的毛病又犯了。”


“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啊小姐,我把这个送给你吧,当作是答谢。”


“不用不用.....”


引入眼帘的是一本书,“至上之法”名字还挺有趣、,不过姜率对小说不感兴趣,更可况她也没做什么,也不好意思收下。


“不用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


“拿着,回去吧,全身都湿了。”


姜率接过小说,她才发现这并不是小说,反而是剧本,眼前的这个人估计是编剧或者是导演。


“好的好的。”


赶回便利店,用纸巾简单擦拭雨水过后,她的视线又回到资料上,她唯一怕的是再记不住这些就真的要“肥佬”了。


************* 


第二天


一心“热爱”学习的姜率复习了一整夜,昨晚那个人给的剧本则是被乖乖躺在袋子的深处里。知识点是记住了几个,但一整晚没睡觉她也累得很。待会还有杨格拉底的课要上,睡十分钟补眠不过分吧,上课时睡着了麻烦就大了。


一个信息打断了她的思绪,成绩出来了,她不期望会和上次一样拿到惊人的97分,她很有预感这次成绩会一如既往地不理想。


“拜托....拜托及格就行.......”


深呼吸,稍微睁开眼睛,成绩是..........


“率A姐!”


“吓我一跳!”


是姜率的好友全艺瑟,和她一样也也是读书会里的吊车尾


“你看到成绩了吗?”


“嗯,准备看。”


“呜呜....我今次完蛋了.....34分。”


“我预感也不太好。”


预感是没错的,33分,比艺瑟低一分,但这不是重点,结果都是没有及格。


“呜呜.............”


“呜呜.......没事,也算是进步了.........至少是分数不是二字头,是三字头”


姜率和全艺瑟两个同病相怜拥抱在一起。


“你俩故意的吧,分数都是差一分。”


Big Mouth 赵艺范这次考的也不怎么好,但人家还有心情在这里大嘴巴。


“你,是不是想变成五花肉出售?“


“嘻嘻,开个玩笑嘛,别当真。下次再努努力,肯定可以拿到四十分。”


“我也想...但我好像真不是读书的料。”


“加油,fighting。我先去和二年级的学姐复习去了。”



Big Mouth 奔奔跳跳,期待着和漂亮学姐复习,顺便约会约会。


“率A姐,艺瑟姐。你们别管他,他危机意识很低,只会八卦。”


“你考得怎么样?”


“一般般....”


同病相怜二人组,再加上一个闵福基,改名三人组。


“今次升材哥考89,俊辉哥则考81。我也想,投胎成为这种人.....“


“不愧是司法二轮和医科生..羡慕了。”


************* 

今天姜率A好运,有惊无险度过了杨格拉底的课堂,杨教授问的问题她昨晚也看过一遍。


下课后,她直奔图书馆,试图寻找司法二轮的身影,很罕见地没有看见他。


“奇怪,明明看到他往这边走的。”


姜率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她手上有几个很想问的问题,她又不想去麻烦杨教授。


坐在椅子上,又是复习的一天。上次考试已过,结果改变不了,也只能复习下次考试的内容。


如Big Mouth所说,她得争取考40分,最终目标是及格。


************* 

晚上


她复习了很久,看了不少题目,却始终没什么效果。有许多不理解的部分,可是室友姜率B又不在宿舍,韩俊辉又不知道去哪里了。


买了一瓶烧酒,疲惫不堪地靠在梯级边上,思考着未来该怎么办。


Youtube账号看的影片都是关于如何高度自律,如何短期内提高成绩,如何逆袭等等.....拼命考入韩国法学院证明自己,每天靠打鸡血和24小时疯狂复习来维持现在的成绩,可是这远远不够,不想留级至少得及格。


一口辛烈的烧酒从她的口腔滑过食道,才把她拉回现实。


再找几条励志影片,看看复习的办法,只可以这样了。


她在袋子里寻找手机,手机找不到,倒是摸到一本类似书本的东西,抽出来,正是昨晚那个人掉钱后给她的礼物。


她本不想理会,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成绩,可是她还是按耐不住,打开了这份剧本。


封面是正义女神,封面上有四个大字——至上之法,看来是悬疑法律剧。


右下角几个小字——金明民,金汎,柳惠英。这些演员姜率都不认识,上一次看的韩剧好像还是五年前的连续剧。


第一个出现的名字是姜率:


“怎么这么多人都叫姜率,这名字也不是很大众啊。姜率A,姜率B,姜率C。”


但之后所看到的颠覆了姜率的三观,出现一个两个同名的人并不出奇,但是杨宗勋,韩俊辉,徐智浩,全艺瑟,Big mouth。这些是她的同学朋友和教授。她诧异地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喝醉酒所产生的幻觉。


“谁???”


有人在她身边安装了监控,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她打开剧本的手在微不可见地颤抖。整本剧本里所提及的正正就是现实,徐教授死在了休息室内,杨教授被利器刺穿受伤,韩俊辉被怀疑杀死舅舅,自己找到证据证明事实并非如此。


每一个细节都对上了现实所发现的事情,就算是监控也不可能如此仔细。他们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动,和剧本所写的是一模一样的,不带一丝差别。


她震惊地翻到最后一页,是第四集的结尾,还有一行小字:


从你翻开这剧本的那一刻开始,历史就已经被改变。那么,祝你旅途愉快,找到你真正喜欢的人,不要再被剧本人设限制。


“不.....可能.....的”


她十分惊讶,惊讶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


姜率觉得不可置信,也就是说,她认知的世界并非真实,这里只不过是一部剧。并没有所谓的监控,一切之所以完全一样,是因为他们都是按照这剧本行事。


她很快也缓过来,就算这里是虚拟的那又怎样,生活不还是得继续。


*************  




















尹瑞希冰淇淋

至上之法

在微博上看到的题材,就是姜率发现她的世界只是一部剧,然后觉醒后爱上韩俊辉。


韩俊辉x姜率A

徐智浩x姜率B

闵福基x全艺瑟


最近实在想不到题材,所以就写这个OOC

在微博上看到的题材,就是姜率发现她的世界只是一部剧,然后觉醒后爱上韩俊辉。


韩俊辉x姜率A

徐智浩x姜率B

闵福基x全艺瑟


最近实在想不到题材,所以就写这个OOC

猴猴猴狐狐狐

【法学院|韩俊辉x姜率A】校园爱情有多甜


剪了太多虐向视频

这次来换个口味吧

甜甜的恋爱剧谁不爱啊~

金汎你真的不接爱情剧吗


ps:选的歌太短还有好多喜欢的镜头没用到

【法学院|韩俊辉x姜率A】校园爱情有多甜


剪了太多虐向视频

这次来换个口味吧

甜甜的恋爱剧谁不爱啊~

金汎你真的不接爱情剧吗


ps:选的歌太短还有好多喜欢的镜头没用到

ENTP

九尾狐传&法学院 - 再一次见到 (4)

新手,轻点喷,私设一大堆。


CP:1. 兄弟线 2. 砚智


正文: 


“韩检,午餐你想吃什么?还是泡面和炸酱面吗?”


“冷面吧,让老板多加个蛋。再帮我买杯雪糕。”


“啊?冷面?那好吧。”


“韩检不是不喜欢吃冷面吗?不是不喜欢在午餐时间吃冰的吗?。”助手感到很奇怪,他觉得韩检突然改变了很多,以前明明不抽烟,明明不喝柠檬茶。


俊辉翻看李砚的社交网站,自己关注了李砚,他的每个帖子都点了赞评了论,头像照片是自己,李砚都没有发现。这让俊辉心情很糟糕,这个哥抛弃了自己,遗忘自己。


在李砚关注的人里,韩俊辉看到了一个他很熟......

新手,轻点喷,私设一大堆。


CP:1. 兄弟线 2. 砚智


正文: 


“韩检,午餐你想吃什么?还是泡面和炸酱面吗?”


“冷面吧,让老板多加个蛋。再帮我买杯雪糕。”


“啊?冷面?那好吧。”


“韩检不是不喜欢吃冷面吗?不是不喜欢在午餐时间吃冰的吗?。”助手感到很奇怪,他觉得韩检突然改变了很多,以前明明不抽烟,明明不喝柠檬茶。


俊辉翻看李砚的社交网站,自己关注了李砚,他的每个帖子都点了赞评了论,头像照片是自己,李砚都没有发现。这让俊辉心情很糟糕,这个哥抛弃了自己,遗忘自己。


在李砚关注的人里,韩俊辉看到了一个他很熟悉的号 - 宥莉99


------------


奇宥莉很享受在社交网站上发表日常生活,也因如此奇宥莉无意中暴露了自己不少小习惯。她早上会去的餐厅,最爱的是栗子蛋糕,会去的健身场所,晚上必定会看的电视剧等等。


今天奇宥莉跟平时一样,在具申炷上班后到HappyHour餐厅吃早餐,却意外“偶遇”韩俊辉,他还主动跟自己说话。


“你是上次认错人的那位小姐吗?”按道理正常人不会因此而主动搭话,但俊辉只想透过奇宥莉了解李砚现在的生活。


“啊对对对,上次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要不我请你吃东西赔偿?”奇宥莉沉浸在见到李朗大人的喜悦中,完全没有怀疑俊辉的用意,完全中他了圈套。


“额,可以的。那就一杯冻柠檬茶,谢了。”


---------


奇宥莉坐下后小心翼翼地问候俊辉,他很好奇现在李朗大人的生活,特别是有没有遇到喜欢的人。


”那奇宥莉小姐你呢?你平时怎么过的?“ 韩俊辉简单透露了几句关于自己但不怎么不重要的信息,抛砖引肉。


”我?我的老公对我很好,我和我师傅的朋友一家住在一起。他们夫妻也很照顾我。虽然我师傅已经不认得我了,但他以前的付出我会永远记在心里的。“ 显然这对夫妻就是李砚和南智雅。


”看来这对夫妻很恩爱。“


”那当然了,他们每天都要撒一堆狗粮,好在我不是单身。他们会定期旅行,一起做饭,一起做情侣手链。“


(一大堆对话)  


-------------


两个月后,李砚和南智雅打算去爬山拍照。因为李砚的一个疏忽(没有留意天气),导致当天准备好一切却无法爬山。


“砚,你下次注意点吧。我们回家吧”


李砚一直都是当山神,从来没有查天气的习惯,只好好小声认错跟智雅回家了。他想也没想到自己的疏忽让他再一次见到他梦寐以求的弟弟。


-----------


预警后面会越来越虐,李砚和弟弟会有更多互动,也会更虐。

ENTP

九尾狐传&法学院 - 再一次见到 (3)

新手,轻点喷,私设一大堆。


CP:1. 兄弟线 2. 砚智


正文:


时间回到李砚见回弟弟前。


李砚为了这次见面花费了不少时间,光是挑选领带就用了15分钟,最后还是智雅帮他搭配好衣服的。早餐大家也就随便吃了片热香饼就出门了。


“你见到李朗别乱说话,这次不只是你们兄弟两的见面,同时也是电视台的独家专访。我央求了金记者好久才愿意让我们去呢。”智雅一遍又一遍警告李砚,她可不想再被骂了。


“当然了,我会努力克制。”他的心跳得很快,他找娥音的时候也是如此。


---------------


韩检早早来到电视台,坐在房间里静静等着。金记者也带...

新手,轻点喷,私设一大堆。


CP:1. 兄弟线 2. 砚智


正文:


时间回到李砚见回弟弟前。


李砚为了这次见面花费了不少时间,光是挑选领带就用了15分钟,最后还是智雅帮他搭配好衣服的。早餐大家也就随便吃了片热香饼就出门了。


“你见到李朗别乱说话,这次不只是你们兄弟两的见面,同时也是电视台的独家专访。我央求了金记者好久才愿意让我们去呢。”智雅一遍又一遍警告李砚,她可不想再被骂了。


“当然了,我会努力克制。”他的心跳得很快,他找娥音的时候也是如此。


---------------


韩检早早来到电视台,坐在房间里静静等着。金记者也带着智雅李砚进入房间。几人互相打了声招呼后就直入主题。


摄影师准备好摄像机,开始录影后,访问正式开始。李砚的集中力都不在访问上。他盯着正在说着观点的韩俊辉,李砚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小声喊了一句,


“朗。”


金记者脸上闪过不耐烦,就因为李砚突然插嘴,导致又要重新开始了。他瞪了南智雅一眼。


”李实习,可不可以不要在录影期间说话,你先出去吧。“


就这样两人被”温柔“地赶了出去。


----------------


”啊!“ 韩俊辉在梦中清醒过来,自从见到那个认错他的小孩和女生后,他每晚莫名其妙会看到一些画面。他以为是创伤后遗症导致的噩梦,但今晚他突然发现这个梦是真实的。李实习,李砚用🗡划破他的身体。心里上的疼痛远大于身体上的疼痛,跌倒在地后、奄奄一息、只剩最后一口气。他还记得后面被救了后李砚一直无视他、伤害他。记忆只到李砚说后悔在饿鬼森林里救了他。


他起床自己倒了一杯蜂蜜水冷静一下。在社交网站上搜索着李砚的号,添加了关注。相册里有一大堆旅行、吃饭、秀恩爱的照片。



“你们过得真好呀。”


---------


预警后面会越来越虐。第四篇时间线会回到事务官给韩检买面那里。结局是HAPPYENDING,只会在中间部分虐。


还有有没有高手可以指点一下?文笔极差,不知道如何表达。


ENTP

九尾狐传&法学院 - 再一次见到 (2)

新手,轻点喷,私设一大堆。


CP:1. 兄弟线 2. 砚智


正文:


1. 


饭桌上,大家都沉默不语,只有吃饭和夹菜的声音。今天南智雅做了李砚最喜欢的炸鸡和烤鱼,但看着碗里的饭李砚实在是吃不下。刚才智雅找出了李朗现在的身份,很优秀。不过这个情况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去跟弟弟相认,可能会让弟弟陷入危险。李砚一直以来在抓祸害人间的妖精,跟不少妖族结下了梁子,而且也有一堆不服和嫉妒前山神的妖精。爱人智雅也有几次差点被妖伤害到,好在智雅聪明想到办法拖延时间,他才能及时赶到并救下她。


但不相认也不是,李砚想光明正大出现在弟弟面前,跟他一起...

新手,轻点喷,私设一大堆。


CP:1. 兄弟线 2. 砚智



正文:



1. 


饭桌上,大家都沉默不语,只有吃饭和夹菜的声音。今天南智雅做了李砚最喜欢的炸鸡和烤鱼,但看着碗里的饭李砚实在是吃不下。刚才智雅找出了李朗现在的身份,很优秀。不过这个情况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去跟弟弟相认,可能会让弟弟陷入危险。李砚一直以来在抓祸害人间的妖精,跟不少妖族结下了梁子,而且也有一堆不服和嫉妒前山神的妖精。爱人智雅也有几次差点被妖伤害到,好在智雅聪明想到办法拖延时间,他才能及时赶到并救下她。


但不相认也不是,李砚想光明正大出现在弟弟面前,跟他一起吃有一整个蛋的“智雅牌”冷面、下棋、喝酒..............但他并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这个真的是一条成功难住山神的哲学题。


“李砚,先吃饭吧,等会我们再讨论一下该怎么办。”智雅温柔地夹起一块炸鸡放到李砚的碗里。


“好吧,至少我们已经找到他的身份了。”


嗯,炸鸡很好吃


-----------

2.


晚饭过后,南智雅透过新闻、网站和记者朋友了解到不少信息,她把有用的信息简化后写在白板上,方便李砚、具申炷、奇宥莉和金修悟了解。


“小时候朗过得怎么样?”李砚深知对于自己没照顾好李朗,所以关于韩俊辉他最好奇的是这个。


”白板上有写:(年幼时父母双亡,后来被舅舅照顾,长时间被舅母针对。从小成绩优异,品格良好。)“


李砚沉默了。唉,至少没有当虾。还有机会见到他。


”李砚,你打算见一见他吗?我有个前辈大概两星期后会跟韩检做个访问。为了这个机会我还跟前辈吃了好几次饭呢。“ PD的工作让认识许多人,智雅也透过这些人得到一个难得的机会。


”好。好吧。“ 对于和朗见面,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期待还是害怕。


”九尾狐叔叔,你别一冲上去就抱住人家,否者会被当成神经病。我在剧里看过呢,女主打了男主好几个巴掌。“ 修悟小声建议道。


--------------------

三星期后


3.


“韩检,午餐你想吃什么?还是泡面和炸酱面吗?”


“冷面吧,让老板多加个蛋。再帮我买杯雪糕。”


“啊?冷面?那好吧。”


----------------


关于李砚和李朗见面那里在下篇会用倒叙法。因为有反转需要交代。


你们希望下篇是虐的还是happy?

ENTP

九尾狐传&法学院 - 再一次见到(1)

标题名字还在想


新手,轻点喷,私设一大堆。


CP:1. 兄弟线 2. 砚智


正文:


“叔叔,我好想你,你这段时间去哪了??”金修悟激动地冲上去抱着韩俊辉。俊辉的同事一脸惊讶,根据他们所了解,韩检已经所有亲人根本不在人世。而且韩检从来也没提过,所以他们开始八卦了起来这个小孩的由来。


“小朋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你妈妈在哪呀?”


“呜呜呜呜呜,叔叔不要我了呜呜。”


雪糕店里顾客们鄙视地看着俊辉,这么大了还在欺负小孩。


“谁......啊啊啊李朗大人!您回来了,您知道我们找了您多久吗,找到您真的是太好了。”奇宥莉拿着雪糕大喊...

标题名字还在想


新手,轻点喷,私设一大堆。


CP:1. 兄弟线 2. 砚智



正文:



“叔叔,我好想你,你这段时间去哪了??”金修悟激动地冲上去抱着韩俊辉。俊辉的同事一脸惊讶,根据他们所了解,韩检已经所有亲人根本不在人世。而且韩检从来也没提过,所以他们开始八卦了起来这个小孩的由来。


“小朋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你妈妈在哪呀?”


“呜呜呜呜呜,叔叔不要我了呜呜。”


雪糕店里顾客们鄙视地看着俊辉,这么大了还在欺负小孩。


“谁......啊啊啊李朗大人!您回来了,您知道我们找了您多久吗,找到您真的是太好了。”奇宥莉拿着雪糕大喊道,看到”欺负“修悟的人后态度直接180度大转变。


“那个,你和小朋友都好像认错人了,我真的不是你们想找的人。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俊辉礼貌地点了点头,带着巧克力雪糕离开了。


-------------


“真的吗?你看到李朗了吗?为什么不留着他?”李砚在沙发上跳了起来,在厨房里做饭的智雅也跑了出来。


“是真的啊。李朗大人居然这么有礼貌,所以我被吓到了吗,还有修悟一直在哭,雪糕也在融化。”


“朗其实很善良,如果我一直陪在他身边,估计............会和今生的朗一样。 ”


“会找到的,一定会的。”南智雅小声安慰着李砚。


大概是两天后,智雅在新闻网站上搜到一个跟李朗长的一样的人。- 韩俊辉。


“找到了??”


---------------


TBC


第一章还没正式开始,这是前传,所以沉闷了点。下次尽量精彩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