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韩吉佐耶

15042浏览    553参与
优本罗华

【巨人周边情报】

2022年7月“第5周”

新款扭蛋《进击的巨人》登场!巨人最终季!

这次的全员5人的小扭蛋太可爱了!


【巨人周边情报】

2022年7月“第5周”

新款扭蛋《进击的巨人》登场!巨人最终季!

这次的全员5人的小扭蛋太可爱了!



-浪掷
随时手存的图忘记是哪位太太了,...

随时手存的图忘记是哪位太太了,知道的话可以说一声🥰

随时手存的图忘记是哪位太太了,知道的话可以说一声🥰

Hange Zoe
哟!今天是noname的专场!...

哟!今天是noname的专场!

尽情的享受Rock吧!!


|演出|


哟!今天是noname的专场!

尽情的享受Rock吧!!





|演出|




-浪掷

【利韩】Phoenix (1)

无国界医生韩x雇佣兵利   

第一章利甚至没出场


被亲友a说是节奏很慢的文,被亲友b说太专业根本不像同人文

写的不好可以骂我但不要人身攻击 ​​​


“大浪来了,而你正在浪尖上。”


*现代AU

*医学体系和一切相关知识都是参考的 有bug可以提出

*2013-2014年埃博拉疫情为了情节设置我推后了两个月,原定第一例是在2013年12月发现,推后至2014年1月......



无国界医生韩x雇佣兵利   

第一章利甚至没出场


被亲友a说是节奏很慢的文,被亲友b说太专业根本不像同人文

写的不好可以骂我但不要人身攻击 ​​​




“大浪来了,而你正在浪尖上。”




*现代AU

*医学体系和一切相关知识都是参考的 有bug可以提出

*2013-2014年埃博拉疫情为了情节设置我推后了两个月,原定第一例是在2013年12月发现,推后至2014年1月

 


             (一)

七月份的非洲天气热的令人窒息,四十度的高温下室外好像变成了蒸笼。热气相互感染,汗好似寄生虫般吸附在皮肤上,黏腻得结成了团洇湿了衬衫。往村庄走,干裂的土地渐渐转换成了崎岖不堪的泥地,树木零星,过膝杂草杂然地生长在道路的两旁。

 

西非多虫,混浊的小泥潭和湖边是蚊子安然生存的摇篮,越靠近人烟的地方,萦绕在周围的蚊子和其他不明飞虫就越多。出发前所有医务人员全部接种了黄热病,肝炎等近十种疫苗,为了保险,大部分人都身着长袖长裤,在四十度的天气下无疑是一种酷刑。

 

韩吉从裤口袋拿出一张纸擦擦自己额角的汗,纵使之前已经随着无国界医生培训组织来非洲这边适应,甚至去东南亚实习过,她还是不大喜欢这里的热带气候。她甚至怀念起了迈阿密的蚊子,虽然咬的她两腿都是包但至少不会携带病毒,现在想要穿短袖短裤简直是一种无知无畏的奢侈。


今年无国界医生来西非的时间比往年早一些,因为突如其来的埃博拉疫情爆发,以至于韩吉刚刚坐飞机去比利时集合还未歇脚就被通知要立刻动身前往西非——无国界医生收到增援通知的时候西非已经有300例病例,第一例埃博拉出现在盖凯杜的时间是在2014年1月*,据说是从丛林中传出来的病毒。一位男孩被蝙蝠咬伤,感染埃博拉后迅速感染他的家人。盖凯杜位于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几内亚三国的交界处,人口频繁的流动大大加快了埃博拉病毒在西非的传播。

 

她们这次来的村庄是在利比里亚里盖凯杜的开车几小时的地方,背倚河流,出村没过多久去城镇的马路。相比于以往街道旁摩托车轰鸣和儿童打闹声,今日显得异常安静。车停在村门口,村里的房屋都用泥砖或者水泥砖砌成,深蓝或者大红色的金属板相互紧凑成屋顶,锈迹斑斑。没有统一的规划,整体房子建造的位置随意。墙体上的污渍大半是被路过的人踩的积水溅到的,有些墙上还会被涂鸦一些常人看不懂的图案。几天前韩吉队伍收到消息,要求检测村子里埃博拉感染者。村子里所有人都被提前通知安静待在家里。利比里亚和其他西非所有国家一样,有着低到令人窒息的医患比,加上埃博拉前期与拉沙病症状相似,病情不被及时诊断,若有一例埃博拉病例整块区域都会被病毒袭击。

 

在村口韩吉看到了先前通知村民们安静在家的利比里亚当地医生,她们见到韩吉连忙上前打招呼。

 

"太好了,你们终于来了。“一位医生上前,“在进入村子检查村民情况前,请先换好PPE(个人防护装备)。”

 

韩吉接过后勤人员递给她的密封防护服等,问:“现在村子里的整体情况如何,是否有虚弱、高烧、呕吐的症状?“

 

“有两个孩子出现高烧,我们和她们的母亲沟通后,让他们暂时和其他家庭成员分开生活,住在别的房间。这个村子没有医院和病房,甚至空余的房间也是挤出来的。人手不够之前我们不敢擅自治疗。”

 

韩吉点头,“最近的医院在城镇,但我之前了解过,那里非常繁忙,人口密集,去那边不一定有床位并且也有可能继续传播。”

 

等到这些无国界医生、护士、检验人员等都穿戴好后,韩吉道:”莫布里特,凯吉,你们和我去检查出现高烧孩子和他们一家人。妮法,你带着检验人员和当地医生护士组织村民们集体检测还有没有出现相似症状的。劳达,请你将我们车上的医疗资源搬一下下来做准备。各位注意防护,我对这次情况不是很乐观。”

 

如韩吉所言,这个村庄和出现第一例埃博拉的地方很近,几乎难以保证从第一例发现到现在两个月没有人在两地之间来往。虽然埃博拉传播条件苛刻,需要通过体液才可能传播。但西非缺少干净的水源,人们无法及时清洗手和身体,这导致埃博拉侵入人体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并且一旦有一个埃博拉病毒进入人体体内,就会导致感染。

 

韩吉带着队员跟着当地医护人员走进村庄时,村民们正怯怯地看着全副武装的她们。相对于全身做好防护的无国界医生,这些村民身上简陋的衣服显得如此单薄,她们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脏污和伤口,这加剧了韩吉心中的不安。在和村民们解释她们的目的后,村民们排着队让妮法她们采血。韩吉则和莫布里特去了第一家已确定有孩子发烧人的家里。

 

发烧的孩子叫山姆,韩吉来到门前,只有山姆的妈妈和山姆的兄弟姐妹在。韩吉见状询问:“山姆现在还好吗?”

 

山姆妈妈摇了摇头说道,他看起来病得很重,这两天一直在发烧。今天听说有医生要来本来想喊他起床,但他实在没有力气。

 

      高呼吸面罩几乎完全遮住了韩吉的脸,她放缓声音说。

 

     “先让我和我的同事为你们采取血液,随后我们会去检查山姆的情况。“

 

莫布里特将收集箱和存放针筒以及消毒用品的盒子放在了一旁干净的木桌子上,山姆妈妈旁边的小姑娘看见要打针,缩在妈妈后面扯着衣角问:“医生,我弟弟会没事吗,我很担心他。”

 

韩吉听闻半蹲着腰直视女孩乌黑的双眼,轻笑:“姐姐可是医生的,会帮助你好好检查弟弟的情况的。来,要不要做第一个勇敢‘打针’的人?“

 

女孩听闻看了妈妈一眼,松开衣角走到韩吉面前将手臂递给韩吉。那是一只怎样的手臂,纤细、黝黑,虽然在极力控制住害怕的情绪,但颤抖的手臂还是出卖了女孩内心的恐惧。

 

韩吉接过莫布里特递给她蘸了碘伏的棉签、采血针、以及止血带。她甚至不用止血带就能看到女孩手臂上清晰的血管。消毒后,针头扎进血管的时候女孩瑟缩了一下又强行忍住,韩吉随后拉动采血针,收集到装满一个红盖的血液后交给了莫布里特,请他转移到写好编号的采血管里。

 

”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韩吉边给女孩贴上创口贴边问,她注意到采血后并没有出现流血不止的情况。

 

女孩没有回答韩吉的话就跑到妈妈身上后,韩吉只好询问了妈妈名字后便进行了同样的步骤。几分钟后便收集到除了山姆之外其他四个人的血液,都未出现流血不止的情况。在一家人担忧的眼神中韩吉和莫布里特走进了屋子,屋子采光并不好,昏暗的光线让韩吉有些看不清山姆的面色,山姆浑浑噩噩地睁开眼,问,是不是天使来了要接他走。韩吉正在给山姆手臂消毒,听到说,是,我是天使,能不能告诉天使你这几天过得怎么样。

 

山姆努力睁着眼看着头戴奇怪面具的“天使”,他慢慢说着,感觉很不好,每天都很热,比以往所有夏天加起来都要热,太阳好像住在我身体里,很累,我无法抬起手臂。我好想睡在河里,但妈妈不允许我这么做。天使,我是不是被热死的,这种死法也会上天堂吗。

 

借着窗户照射进来一束微弱的光,韩吉看见山姆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以及额头被蚊子或者其他虫子咬到的包,她直起身尽量减少防护服对山姆肢体的触碰。

 

每种都可以哦,韩吉说,还记得太阳是什么时候开始住进你的身体里的吗。

 

三天前吧,好像是,我被热糊涂了。抱歉天使,我有点记不清了。山姆的道歉轻飘飘地散落在炎热的空气里,他眼睛有些睁不开,想要睡过去却总是被热醒。韩吉准备采血,她托起山姆的手臂安慰道,没有关系,你已经帮了天使很多了,感谢你,现在能不能帮最后一个忙。

 

很荣幸帮上天使,山姆将手臂递给韩吉。针扎进血管的时候山姆没有任何反应,持续三天的高烧让他意识模糊,莫布里特取了只棉球准备止血时,却发现棉花被血染湿透,血液无法凝结。他低低地叫了一句佐耶医生。

 

韩吉明白了过来,示意莫布里特收好采血管并改用纱布包扎伤口。收好采血管后韩吉说道,再见山姆,我们马上会回来。

 

埃博拉前几天的病状与其他热带病没有任何区别,全身疼痛,发烧,很少有人会因为这些的病症就怀疑自己得了埃博拉。还未落地西非的时候韩吉已经收到无国界医生组织给她的之前埃博拉病患的流动路径,却没想到病例来的这么猝不及防。流血不止是埃博拉一个明显的症状,虽然没有从PCR检测中100%确定山姆就是埃博拉,但韩吉必须先做出准备。门口焦急等待着的山姆一家见到韩吉与莫布里特出来,匆忙上前询问山姆的情况还好吗。

 

“烧得很严重,进一步的问题我们需要得到血检结果才知道。”韩吉不清楚此时此刻一位母亲和这样的家庭能不能接受的了这样的现实,“不过我们需要将山姆转移到治疗所进照顾,治疗所已经搭建好了一半,离这个村子也不远,您有空也可以去看他。”

 

山姆一家边说着感谢的话边要把房间里的山姆抱住来,莫布里特连忙阻止,说一会会让专业的人来转移山姆。

 

将采血箱放回越野车后,莫布里特对韩吉的手套靴子和防护服进行消毒。韩吉看了一眼后备箱里紧闭的采血箱无声地叹了口气,那是刚从山姆家收集到的,活生生的人变成了采血管壁上简单的黑字。

 

“10天是之前组织给我感染埃博拉后大部分病人还能活的时间。我无法确定支撑性治疗对山姆是否有效,在西非这样的医疗条件下,一般人只有20%的存活率。“

 

 

“佐耶医生,我们必须去治疗所才能完全确定。”莫布里特说,“我去看看妮法那边是否还有多余人手,现在便去转移山姆去治疗所,我从妮法拿了消毒的设备消毒一下,房子和山姆曾经接触过的物品。”

 

韩吉听闻反而无奈地笑了笑,“出现第二阶段症状也能确定。”

 

凯吉这边的消息比韩吉预想的情况稍微好些,第二名病人没有出现抽血流血不止的情况,她的家人也没有别的症状。韩吉回来时妮法正在收拾用废的针管,见她来了起身道:“佐耶医生,已全部采集完所有人的血。我已经派了人加急送去从市里的实验室。莫布里特跟我说了那个男孩的情况,他现在被转移走了。”

 

“那个发烧病人应该只是流感,为了保险,我会给他做好防护措施让他跟着医疗车一起走走。记得一会让人把第二个病人的家也消消毒。”


离村子不远的地方,几个村子的交接处无国界医生组织联系了当地的工人正在搭建一个临时的治疗所,专门安放和治疗这次疑似或者已经确诊埃博拉的病人。

 

全村人采集完血液后,韩吉将村民召集起来,嘱咐他们如果亲人朋友有发烧流感之类的症状,不要尝试接触照顾他们,先及时通知当地的医生,由他们初步诊断然后在考虑后续方案。她在留下几名医生和当地医护驻守在村里后,剩下的成员跟着车驶向临时治疗所。

 

安顿好山姆和另一位患者后韩吉回到了她的集装箱办公室兼休息室,简单洗漱完后她拿出手机,有两条未读短信,分别来自埃尔文和阿尔敏。他们在知道韩吉报名了无国界医生后就一直对埃博拉非常上心。韩吉边单手打着字边翻着桌子上的报告,夜晚西非的温度好似降了些,伴随着虫鸣有微风拂过。在北方待惯了,总是无法习惯热带的物种多样性,认真防护脸上还是被咬了一个包。痒,想抓,抓了又是做无用功,折腾一会后还是任它去了。继续翻着从一月到现在一百多个病例,其中有些因为医护人员缺失还未来得及就诊就已经死亡,她拿着笔偶尔记一些笔记,不知不觉已经凌晨四点了。大概是好久没熬夜的缘故,韩吉少见地觉得眼睛酸,灯一关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山姆的病情是在第二天下午开始恶化的,韩吉正和在另一个村庄的米可通话,米可的情况和韩吉这边很相似,都是五人以内的村民出现发烧流感症状,三人在抽血时血流不止。他正在将流血不止的三人先送到临时治疗所的红色区域。标准埃博拉治疗所实际是由一组白色塑料帐篷构成的,埃博拉患者被收治后会与外界保持严格的生物隔离。患者被安置在帐篷里的小床上,帐篷位于营地中央一个名叫“红色区域”的地方,无数的塑料屏障像网一样围绕着红色区域,将患者与其他人隔离开。

 

米可刚说完那三位马上就要到治疗所后,凯吉突然敲门进来,说山姆开始呕吐,并且他们接到昨天村子的当地医护人员的电话,说村子陆陆续续又开始有人发烧了。

 

韩吉起立匆匆跟米可说病人到了联系莫布里特,她穿好PPE跑向红色区域。妮全副武装地站在山姆旁,见到韩吉来了说,他五分钟前跟我说全身虚弱,并且有些恶心,我让人去准备静脉注射,刚准备注射时他便吐了。我已将他的呕吐物全部清理干净。

 

韩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她上前一步观察观察山姆的脸色,红热而无力。山姆紧闭着双眼,无意识地喃喃,他比昨天的状态更差一些,昨日注射治疗高烧的药对山姆几乎没有效果。

 

”先防止山姆脱水,并且要为他补充营养剂量。米可刚刚和我通话,他那边的情况跟我们差不多,这周围一共五个村庄,今天可以收集到所有人的血样,不出意外剩下村庄情况大体也相似。要做好第一轮有10名及以上埃博拉患者的准备。“韩吉习惯性想要推眼镜,却想起自己戴了面具,”准备好防护用品,药品。已经有出血症状的病人开始进行支撑性治疗,疑似埃博拉的病人先进行流感治疗。下午等米可回合时我会重新安排值班和方案。“

 

走出治疗所回办公室时韩吉打电话给在村子里驻守的医护人员,说明现在的情况,并且希望他们能向山姆母亲仔细询问山姆发热前几天的行动,越细致越好。那边的医护人员动作很快,半个小时韩吉就收到了他们的邮件,关于山姆近一周的活动。韩吉坐下仔细研究这一份路径,山姆妈妈描述地虽然有些笼统,却仍然提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离这个村子不远的地方有个集市叫卡列马,五天前山姆妈妈曾经带一家去那里采购过。然而就在三十多天前,有一名卡列马商贩被自己的兄弟传染得了埃博拉。那名商贩在进货的时候发病呕吐倒在路边,被人加急送往卡列马附近的医院。八天后痛苦死去的商贩在家乡举行了葬礼,而参加这个葬礼又有数十人感染了埃博拉,此后埃博拉在这片区域销声匿迹。埃博拉的毒性在宿主死后反而会增强,韩吉怀疑参加完葬礼后的某个人的血液或者汗液曾经留在物品上被人传播,最终被山姆接触到。


PCR结果要等两天左右,下午刚到的米可在和韩吉商量后打算提前采取措施,把五位疑似埃博拉的病人以及他们的家属都带来。五位病人被收治到红色区域,他们的家属则是另外住在一般性区域等待观察。


        山姆妈妈被通知来治疗所时正在准备晚饭,当地护士敲门时她没有听见,是山姆的兄弟姐妹听到动静开的门。抱歉,需要您和您的一家去治疗中心住一段时间,护士的声音被面罩显得沉闷。山姆妈妈还在愣神,她小心翼翼地问,是山姆出了什么事情吗,说完有些不可置信,可是医生昨天说不会有事的,怎么只过了一天就这样。我们也不清楚,下午刚刚接到的电话,护士只留下模糊的回答。山姆妈妈眼圈泛红,拼命控制自己冷静,匆匆给一家换好防护服后跟着越野车往治疗中心走。

Hange Zoe
在壁外调查的时候遇见了几只奇行...

在壁外调查的时候遇见了几只奇行种嘿嘿嘿……我们还活捉了两只巨人!嘿嘿索尼……我来了!

在壁外调查的时候遇见了几只奇行种嘿嘿嘿……我们还活捉了两只巨人!嘿嘿索尼……我来了!

优本罗华
预告 · 全新的...

预告 · 全新的利威尔和韩吉

预告 · 全新的利威尔和韩吉

优本罗华
進撃の巨人 动画第三季 Sea...

進撃の巨人 动画第三季 Season3
44话、45话、46话的複製台本
原画 韩吉·佐耶 

進撃の巨人 动画第三季 Season3
44话、45话、46话的複製台本
原画 韩吉·佐耶 

Hange Zoe
各位…(一脸凝重)你们刚刚是在...

各位…(一脸凝重)你们刚刚是在说夏日祭吗?

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啊?!!你们才初中啊,居然就要少男少女组团去逛夏日祭!怎么可以这样!!

这对你们来说太早了!都跟我一起去采集昆虫吧!采集昆虫!(套住)


不行!抗议无效!都得去!


各位…(一脸凝重)你们刚刚是在说夏日祭吗?

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啊?!!你们才初中啊,居然就要少男少女组团去逛夏日祭!怎么可以这样!!

这对你们来说太早了!都跟我一起去采集昆虫吧!采集昆虫!(套住)


不行!抗议无效!都得去!



孜然味海葵

最后是我送给好朋友的画,嘿嘿

会考四科史地化生考完了!!

还有不到一个星期就期末了终于要放假了我快热死了呜呜呜

最后是我送给好朋友的画,嘿嘿

会考四科史地化生考完了!!

还有不到一个星期就期末了终于要放假了我快热死了呜呜呜

游诗

跟老婆大吵一架,现在开始腆着脸哄老婆


跟老婆大吵一架,现在开始腆着脸哄老婆


优本罗华

【巨人周边情报】

TVアニメ『進撃の巨人』Cake.jp 合作商品
施加了艾伦、三笠、利威尔、韩吉的打印冰饼干的装饰蛋糕登场!
准备了清爽的鲜奶油味和使用了比利时产巧克力的巧克力鲜奶油味两种。 带限定支架徽章。
(エレン・ミカサ)艾伦 三笠
(リヴァイ・ハンジ)利威尔 韩吉
¥6,000税込 

【巨人周边情报】

TVアニメ『進撃の巨人』Cake.jp 合作商品
施加了艾伦、三笠、利威尔、韩吉的打印冰饼干的装饰蛋糕登场!
准备了清爽的鲜奶油味和使用了比利时产巧克力的巧克力鲜奶油味两种。 带限定支架徽章。
(エレン・ミカサ)艾伦 三笠
(リヴァイ・ハンジ)利威尔 韩吉
¥6,000税込 

游诗

夏日祭·烟花(二)

  利威尔和韩吉其实吵了一场架,冷战到现在,而原因十分简单。

  韩吉差点把自己炸死了。


 “嘘嘘嘘――请同学保持安静!等氢氧化钠冷却再塞上瓶盖摇动。”

  “认真听讲,四眼。”利威尔扭过头,皱起眉毛,瞪着那个痴迷于实验,早把老师忘到九霄云外的四眼田鸡。

    不过韩吉根本没理他。

  “好了,可以往里倒了”

  “不,不要倒,那是水――”

    嘭―――――劈...

  利威尔和韩吉其实吵了一场架,冷战到现在,而原因十分简单。

  韩吉差点把自己炸死了。

  

 “嘘嘘嘘――请同学保持安静!等氢氧化钠冷却再塞上瓶盖摇动。”

  “认真听讲,四眼。”利威尔扭过头,皱起眉毛,瞪着那个痴迷于实验,早把老师忘到九霄云外的四眼田鸡。

    不过韩吉根本没理他。

  “好了,可以往里倒了”

  “不,不要倒,那是水――”

    嘭―――――劈啪!

   “啊啊啊啊啊啊――”

     老师与学生们的凄惨尖叫响彻整栋大楼,浓浓的、呛人的黑烟在教室里弥漫开来,可怕的火焰还在熊熊燃烧着。利威尔一把抓起被浓烟呛晕了的韩吉,不管不顾地拔腿往外跑……

     每过个十几年,学校都会发生几起这样的事情,加上没有人受到重伤,韩吉又是出了名的奇行种,这事最后不了了之。

      但利威尔一直记挂着这事,整整一个月过去,他依旧把这事挂压嘴边,喋喋不休。

      “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狗屎吗?”

      “我看你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如果有人被炸死了呢?如果你被炸死了呢?”

        “你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件事对你,对学校的影响!”

          ………

         “可以了,利威尔,两个月了,别说了!”

韩吉也怒了,声音沙哑、刺耳,有几分竭斯底里,几分怒火。她猛地扭过头,瞪大眼睛,两条眉毛几乎拧在一起……

         “我救了你的命!”

         “这不是你唠叨我两个月的理由,而我可以自己跑出去!”

          “你的左眼差点瞎掉!”

          “那与你有什么关系!受伤的又不是你!小矮子!闭嘴!”韩吉意识到自己的过分,马上闭了嘴,用一种担心、绝望、恐惧又抱歉的眼神望向利威尔……


          利威尔猛地停住脚步,像根木头愣愣一样戳在那儿,好似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全身麻木不受自己控制,眼眶染上了些许微红,死鱼眼瞪的极大,嘴唇张着不住地抖动,却什么也没说……

           就这样过了窒息的一分钟,韩吉犹豫着想去安慰他,“我…我……对不……”

            但她只听见利威尔的咆哮:“你TM根本不懂我!!!”







    


  



   

常廷桢

社畜变成鬼后靠剧透逆天改命01

1.全员搞笑向。

——————————

调查兵团本部是座古城堡,所以出现鬼也不奇怪——才怪。

这天,利威尔的房间出现了一只疯狂的鬼。

利威尔是第一次见到鬼——为什么说是鬼,因为她是半透明的,散发着绿色的荧光,穿过了椅子,飘在地面上。

她看起来不是最近死的,死状也不凄惨。

穿着非常奇怪,是一个背心和一个篷起来的短裤。一头头发冲天扎着,要不是没有刘海儿,还有点像韩吉的发型。

鬼泪流满面哭喊着:“为什么啊!谏山创!这样的故事不要呀!这个结局不管是哪派粉丝,没有一个人不受伤吧?!诶,好破,啊!这是哪儿啊!不是吧,我是做梦还是穿越啊!不要啊!穿着睡衣的穿越不要啊!你最好是让我准备了十年的分...

1.全员搞笑向。

——————————

调查兵团本部是座古城堡,所以出现鬼也不奇怪——才怪。

这天,利威尔的房间出现了一只疯狂的鬼。

利威尔是第一次见到鬼——为什么说是鬼,因为她是半透明的,散发着绿色的荧光,穿过了椅子,飘在地面上。

她看起来不是最近死的,死状也不凄惨。

穿着非常奇怪,是一个背心和一个篷起来的短裤。一头头发冲天扎着,要不是没有刘海儿,还有点像韩吉的发型。

鬼泪流满面哭喊着:“为什么啊!谏山创!这样的故事不要呀!这个结局不管是哪派粉丝,没有一个人不受伤吧?!诶,好破,啊!这是哪儿啊!不是吧,我是做梦还是穿越啊!不要啊!穿着睡衣的穿越不要啊!你最好是让我准备了十年的分析能派上用场的地方!诶,我怎么是透明的我怎么摸不到东西啊!啊啊啊啊!这里不会闹鬼吧!”

利威尔本来也不怕鬼,更何况是在这个哭哭唧唧的玩意儿说了一堆傻话之后。

所以他不客气地打断道:“你很吵。”

鬼抬眼一看,更狂躁了,“我操啊,这也行?这他妈也行?兵长?兵长!呜呜呜呜呜呜哇!为什么我没带点牛排和红茶!?”

兵长皱眉看着这个鬼飙脏话。

“你认识我?”

“不愧是Problem Solvers,好冷静,咳,遇到我这种东西和超自然现象还如此的克制,会先套话!咳,兵长!调查兵团接管艾伦多久了?”

利威尔站了起来,但这个幽灵先狂热冲过来,“兵长你快控制我!但必须让我见埃尔文团长、韩吉!我来告诉你们这个世界的真相!我早就想加入调查兵团了!如果你们刚刚接管艾伦,不剧透就来不及了啊……法兰和伊莎贝尔那种情况又要发生了……”

利威尔此时已经将刀拿在手上,观察着眼前的鬼,“不要动。你知道法兰和伊莎贝尔?”

“其实,我在一千年后看完了你们的所有事迹……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了这里,可能是穿越时空了。啊对了,始祖尤弥尔你在听吗?自由不是意味着被戳瞎眼睛被驱逐,爱不是不断奉献生孩子和被吃掉,你爱王也不代表不能反抗王!你是自由的!不要在路里堆沙人了!!”

“说说看,历史……是如何记载我的?”

这个鬼从头至尾除了抱头痛哭碎碎念外,没有表达出攻击性,或许是为了展示她的价值,她也说出了很多信息。利威尔认为此时有听取情报的必要性。

“利威尔兵长,割喉者凯尼和你母亲库谢尔是兄妹,你舅舅现在是中央宪兵团的人。你能自己生存后,他觉得自己烂人一个教不了你什么当不好父亲,所以离开了。所以你叫利威尔·阿克曼,你来调查兵团后放弃杀埃尔文,因为他眼里有你没有的东西,并认识了第一个向你示好的人韩吉……这些够了吗?兵长。或者你还想问什么?”

她思索着,试着去端茶杯,“兵长是不是这样端茶杯?因为你小时候得到了一套很好的茶具,但杯把掉了对吧?所以你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对吧?”

这个哭了一晚上的玩意儿,终于露出了笑容。

“历史……连这种东西也记录吗。”

也许是因为她刚才击中的伤心事太多,兵长的眼神很悲伤,但是如果她不剧透,兵长只会越来越悲伤,现在好歹战友在手在腿在眼在。

“我想要一个大教室。还要很多笔和纸……啊!现在的我拿不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鬼又陷入崩溃了。

利威尔现在相信了一部分。

这个鬼看起来很不稳定,搞不好随时会消失,于是他打开门,迅速的让下属去叫她要见的人。

韩吉到的很快,埃尔文来还要一点时间。

“为什么是这个时间——我可是在跟艾伦深切交流巨人的实验!……你?鬼魂?”

“韩吉啊!”这个鬼飙着泪抱住了韩吉。

“我来告诉你!巨人是人变的,所有巨人都是人变的。砍后颈肉会死是因为巨人的力量在脊椎中。啊对,104期藏龙卧虎,光智慧巨人就有阿尼、莱纳、贝尔托特、尤弥尔、艾伦,前三个是一个阵营,阿尼是女巨人,莱纳是铠甲巨人,贝尔托特是超大型巨人,尤弥尔是无垢巨人也就是普通巨人,吃了智慧巨人变成了颚巨,他们的弱点我待会说!噢,还有一个阿克曼,兵长和三笠是岛上仅存的两个阿克曼,也就是人型巨人。还有一个王女,希斯特利亚。纯人类的第一,其实是让啊……我又在说什么,韩吉桑你记住了吗?”

韩吉摘掉了眼镜,她非常震惊地看向利威尔。

“鬼说,她来自一千年以后,是我们的后人。”

“一千年!人类那个时候还存活着?!”韩吉的眼睛里是亮光,“我们成功了?我们的牺牲没有白费?!”

“韩吉小姐不要再在没有后路的情况下对兵长说两个人一起生活了,你早点说吧。”

韩吉连连后退,“哈?”

“喂,臭眼镜。”

鬼反应过来,捂住了嘴。

“是我啦,我想和兵长结婚很久了。”

“……”

气氛完全没有好转。

也许是被镇住了,韩吉问题显著变少了,她接下来主要帮助鬼研究如何使用纸笔。

过程中鬼又崩溃地哭了,“我不懂你们的文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拿不了笔啊啊啊啊!”

反复尝试未果后,她开始破口大骂,诸如“傻逼老天让你爹我穿过来拿不了笔,剧透!剧透!这么庞大世界观我空口怎么说!操!”之类的。

破口大骂到最后,她还真拿起了纸笔,写出了他们看得懂的文字。

韩吉和利威尔:“……”

他们现在骂巨人,巨人会像这样全部消失吗。

凌晨左右,埃尔文终于赶到。

至此,鬼最信任的三人组,齐了。

“团长,要单独和我先谈谈吗?”鬼非常狗腿地拿纸给团长扇风。

“不用了,我已经看了韩吉的报告,幽灵小姐,可以的话请你展开说明吧。”

“好吧,接下来我会简略说明以下几个主题——宇宙地球世界和帕岛、调查兵团编年史、巨人的起源、真相及研究、帕岛政治局势发展的推动因素、对历史推动起作用的主要人员、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社会主义、常见政治体制。这之中应该有很多可以提问的小点,暂时讲完之后你们可以提问,然后这些内容拓展版我都可以反复讲解——如果你们觉得还有人可以听到这些。”

鬼从后世发明的一种速度是马匹数十倍的东西切入,讲到一片无穷大的混沌中有着银河系,银河系中有太阳和围着太阳转的几大球体——其实是叫行星,行星中有一个叫地球。

接下来鬼拿出她刚才绘制的几副比例尺非常标准的地图,她说,这就是把这个球体上的地方绘制到同一平面上的样子,如果明天给她个球,她就可以做个地球仪。接下来她详细讲解了世界地图的国家,包括主要国家的面积和人口以及政治、经济、军事、科技及民生。

“所以墙外真的有人类,还有很多……”埃尔文低垂着目光。他的情绪非常的复杂。这个世界的真相终于解开了,他幼时的猜测是正确的,父亲也是正确的。原来墙外有这么多人类,而他们所在的墙内甚至只是小岛的一部分——如此渺小。

鬼看了他一眼。

埃尔文这个时期,还没有牺牲掉太多的人。

“我们生活在一个球上?这个球还会一直转!哇啊!我也好想坐到那个载人航天飞船上去看看宇宙!”

“韩吉小姐真厉害!全都记住了!”

“为什么飞船可以飞呢?”

鬼折了个纸飞机,纸飞机飞出很远。

“这里面有很复杂的动力原理,我们可以先从飞机开始,长得和这个纸飞机很像,它可以载人在空中飞,和鸟飞得一样高,跨过海洋。下面大家想听调查兵团编年发展史还是巨人的起源、真相及研究呢?”

“巨人的事。”韩吉咬着指甲,“如果……地球这么大,整个世界这么大,而我们根本不是避难的人类,那巨人是哪里来的呢?目的是什么呢?”

“反正你也都会讲的,先听哪个无所谓吧。”

于是鬼从地球上全是水开始,讲到怪诞虫、尤弥尔和巨人的由来,以及艾尔迪亚帝国用巨人血脉奴役世界两千年后退回墙内,签下不战之约的历史,以及马莱和帕岛现任的九大智慧巨人的隐藏能力以及这些能力在未来导致的结果。

“看来兵团在信息上一直处于绝对劣势呢。”埃尔文语气沉静,甚至带着些如释重负的笑意对自己的死下评语。

“无垢巨人是因为想要变回人类才一直吃人的吗……难怪那个时候的报告会说巨人们优先去吃了艾伦变成的巨人。”

“我们杀的一直都是人类吗。”利威尔低语。

鬼摇头。

“难怪世界上其他人说尤弥尔的子民是恶魔……靠代代相食获得能力什么的……”

“大家要先睡一会儿吗?”鬼看大家情绪低落,拼命挥手。

埃尔文则指着104期的名单,“所以这一期的普通人少得可怜。”

果然,团长的注意力更快地回到现实问题的处理。他们现在都知道了马莱战士,也明白了对方视角下做出这些事的理由。

“不能让他们带走艾伦,不然马莱会将艾尔迪亚人变成无垢巨人,然后利用始祖巨人之力去继续给世界带来灾难。”韩吉非常气愤,“他们宣扬艾尔迪亚人是恶魔,又利用艾尔迪亚人去作战,他们不正是艾尔迪亚人恶魔形象的推动者吗?”

“咳咳,那不如接下来听听调查兵团编年史以及对历史推动起作用的主要人员还有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社会主义?”

于是他们又事无巨细地听到了各种大小事件的经过,以及从心理学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辩证法角度对人物和事件进行的分析。

“韩吉,你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好。”埃尔文听完韩吉作为团长在任期内做的事,表达了高度的赞许。

“感觉还是有些很勉强呢……”韩吉有些不好意思,“埃尔文这次会继续带领我们的,对不对?”

“如今我们就算改变不了一切,但是知道这么多信息,已经可以避免很多无畏的牺牲了。”利威尔喝了口茶,“毕竟埃尔文不是艾伦,对吧。”

“鬼魂小可爱刚才说的那些巨人的能力,都曾被用来扭转战局!我们提前知道,最起码在具体战争中已经可以有所防备了。”韩吉兴奋拍桌。

“我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和共产主义很感兴趣,目前我们也确实如幽灵小姐所说,缺少政委角色。士兵的心理健康也需要关注。”

“艾伦确实需要关注……他失去父母之后精神就在崩溃临界吧,之后又被囚禁和做研究,死了那么多同伴,最后还提前知道繁杂而碎片的信息,他又不是很会逻辑分析和头脑战……”韩吉低头抓头发。

“韩吉,雷枪需要提前造出来。现在也要想办法提前打动尼克神父。我们了解到的世界真相需要分阶段循序渐进告诉民众,如何划分阶段以怎样的方式告知民众需要你的力量。利威尔,兽巨出现的地方需要提前准备,避免村子发生伤亡。另外,需要提前拿到铠甲药剂,跟紧罗德。幽灵小姐不确定巨人之力消失无垢巨人能否变回人类,但我们无论是制造自动斩杀巨人的机器还是围困巨人,都需要硬质化力量,所以需要取得药剂,中央宪兵团我们要提前有所提防,遇到凯尼需要先告诉他始祖巨人和王血的关系,这样一定可以拖延时间。104期停止活动一切活动,幽灵小姐,能拜托你去给他们讲讲马原和思修吗?”

利威尔和韩吉领命,鬼则扭捏地笑着,提出想要斗篷的请求。

决定人类命运的时刻提前到来了!

遇到一个事无巨细剧透的幽灵后,调查兵团能够更改人类的命运吗?

优本罗华
韩吉一脸骄傲的展示自己抓到的虫...

韩吉一脸骄傲的展示自己抓到的虫子:“利威尔,你看!”
拖着早上妈妈给的兔子玩偶的利威尔一脸无语:“这是什么虫子?讨厌!”
当韩吉去找其他小孩子玩,让他们看自己刚抓到的虫子时。利威尔又追了上去,拉着韩吉的衣服说,“你刚才和我说什么?让我看看!”
别别扭扭的利宝太可爱了!

韩吉一脸骄傲的展示自己抓到的虫子:“利威尔,你看!”
拖着早上妈妈给的兔子玩偶的利威尔一脸无语:“这是什么虫子?讨厌!”
当韩吉去找其他小孩子玩,让他们看自己刚抓到的虫子时。利威尔又追了上去,拉着韩吉的衣服说,“你刚才和我说什么?让我看看!”
别别扭扭的利宝太可爱了!

Hange Zoe
哦吼吼吼!艾伦我可以摸一摸吗?...

哦吼吼吼!艾伦我可以摸一摸吗?!就摸一下!你是怎么变出来的?这也太!棒!了!

哦吼吼吼!艾伦我可以摸一摸吗?!就摸一下!你是怎么变出来的?这也太!棒!了!

Hange Zoe
……啧,现在最重要的线索也断了...

……啧,现在最重要的线索也断了(垂眸)

……啧,现在最重要的线索也断了(垂眸)

Hange Zoe
(把人怼到墙角) 你知道我们调...

(把人怼到墙角)

你知道我们调查兵团究竟是为了什么而献出心脏么!你们既然知道真相为什么一直闭口不提!你们对得起那些……(声略显暗淡)牺牲的士兵吗?!

我们调查兵团一直前赴后继,就是为了夺回被巨人夺走的自由啊!

(把人怼到墙角)

你知道我们调查兵团究竟是为了什么而献出心脏么!你们既然知道真相为什么一直闭口不提!你们对得起那些……(声略显暗淡)牺牲的士兵吗?!

我们调查兵团一直前赴后继,就是为了夺回被巨人夺走的自由啊!

Hange Zoe
(猛地凑上去)你 就 是 艾...

(猛地凑上去)你 就 是 艾 伦 了 吧?

(猛地凑上去)你 就 是 艾 伦 了 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