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韩国

10.7万浏览    47404参与
静雯说财经
韩国鼓励三胎 ,那人家是怎么鼓励的呢?
韩国鼓励三胎 ,那人家是怎么鼓励的呢?
红茶哥哥

这个糖我嗑死了ε(*・ω・)_/゚:・☆

🐻对🐧的友好(亲密):一起喝咖啡

🐧对🐻的友好(亲密):一直在观察他

就是说觉得🐻长得很帅也正常

主要是因为觉得🐻好看所以一直观察他是个什么情况(八卦脸)

破解了,原来著名爱豆都暻秀因为舍友金钟仁长得太好看一直观察注意他


这个糖我嗑死了ε(*・ω・)_/゚:・☆

🐻对🐧的友好(亲密):一起喝咖啡

🐧对🐻的友好(亲密):一直在观察他

就是说觉得🐻长得很帅也正常

主要是因为觉得🐻好看所以一直观察他是个什么情况(八卦脸)

破解了,原来著名爱豆都暻秀因为舍友金钟仁长得太好看一直观察注意他


地形图看山河
朝鲜半岛的地理位置#朝鲜 #韩国 #立体地图
朝鲜半岛的地理位置#朝鲜 #韩国 #立体地图
红茶哥哥

〖第一章〗闪灵朴灿烈


“你好,我是朴灿烈。”

都暻秀抬起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见这个叫作朴灿烈的少年站在门口,眼睛里带着试探性的礼貌。

都暻秀轻轻起身,移步到朴灿烈的方向,礼貌地伸出手:

“你好。我是都暻秀。”

两人一起走进咖啡馆里边的书角区域,坐在了方才都暻秀所在的位置。

挨着全景窗,摆台上用棕木小栅栏围着一排假草皮,上边零零散散地缀着假花。座位后边靠着的墙上用阶梯凹槽放着书和香薰花。

朴灿烈看向桌子。上面放着一本半合着的书,硬质封面烫着鎏金边纹。

意识流……”朴灿烈自言自语。

都暻秀听到了,知道是朴灿烈自言自语,不过还是接过话,也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地说:

“是啊...

〖第一章〗闪灵朴灿烈


“你好,我是朴灿烈。”

都暻秀抬起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见这个叫作朴灿烈的少年站在门口,眼睛里带着试探性的礼貌。

都暻秀轻轻起身,移步到朴灿烈的方向,礼貌地伸出手:

“你好。我是都暻秀。”

两人一起走进咖啡馆里边的书角区域,坐在了方才都暻秀所在的位置。

挨着全景窗,摆台上用棕木小栅栏围着一排假草皮,上边零零散散地缀着假花。座位后边靠着的墙上用阶梯凹槽放着书和香薰花。

朴灿烈看向桌子。上面放着一本半合着的书,硬质封面烫着鎏金边纹。

意识流……”朴灿烈自言自语。

都暻秀听到了,知道是朴灿烈自言自语,不过还是接过话,也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地说:

“是啊,乔伊斯,《芬尼根的守灵夜》。”

“哦,乔伊斯,我最仰慕的意识流作家之一。”朴灿烈轻轻笑了,笑容很平和,像添了阳光的咖啡。

朴灿烈笑的时候,都暻秀不知道为什么就多注意了那么几眼。

对自己面前的这位朴灿烈,都暻秀看到他之后,脑子里蹦出来的就是两个词:

高。帅。

属实不能说是都暻秀肤浅,只流于表面,只是朴灿烈的外表特征太过于突出过于吸引人了。都暻秀似乎没有见过这样好看的人,至少在他的经过里,这种程度的好看从没有实际存在过。这种长相加上身形,基本上是那种走在大街上被路人疯狂围观议论加偷拍的存在。

带着细边框架眼镜的朴灿烈显得还有几分斯文。单从外表上说,都暻秀对朴灿烈的印象还是存有很高的好感度的。如果非要说一丝并不很斯文的地方,那就只能勉强算得上朴灿烈那一头染成米金色的头发,以及脖子上那条粗得能直接拿去栓狗的项链。

除此之外,都暻秀对朴灿烈的外表就只剩下了近乎完美的感叹、赞美和倾慕。

“你为什么喜欢意识流呢?”朴灿烈问道。

“那么你呢?”都暻秀没有回答,而是也问道。

朴灿烈没有继续答话,只是低下头轻轻笑了。

“所以或许我们可以聊一点意识流?”灿烈笑着,“就像意识流本身那样,是什么都可以的聊天。

没有说同意还是不同意,都暻秀就轻淡地聊起了那本《芬尼根的守灵夜》。

两个人开始了顺其自然的聊天。从书角的典著到意识流文学,从意识流文学到音乐方面……

*我喜欢吉他。*你的声音唱歌一定很好听。*乔伊斯的笔风很不错。*哦天呐,这本书还吸纳了弗洛伊德和荣格的心理理论。*是啊,还有延伸出来的哲学和科学……*比如维科的历史循环论?*还有量子力学的互补原则……

不知道多久。反正是自然而然地忘记时间的那种。

似乎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时空。直到咖啡馆的服务生偶然经过,这才稍稍回到了现实。

“不介意的话,一起喝杯咖啡吗?”都暻秀很柔和地说。

看着都暻秀那双极为温和的眼睛,朴灿烈一时有点发呆。他想着方才都暻秀低着头看书的样子,情不自禁地浮上一丝微笑。

“当然可以。”

服务生呈上了两份清单。

“一份白朗姆火焰咖啡。”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开了口。对视一眼,随即都露出了清浅的微笑

都暻秀看着朴灿烈的眼睛,他那一双大得惊人的眼睛在朴灿烈精致的脸庞上却恰到好处。

“事实上,如果有空的话以后我们可以喝玛莎克兰咖啡的。”都暻秀轻轻笑道。他看出来了朴灿烈心里在想什么。除了白朗姆火焰,朴灿烈也有点想喝玛莎克兰。

话刚出口,都暻秀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里似乎有点亲密,不由得略略红了脸:

“抱歉,我不是有意冒犯……”

灿烈看着他发红的脸,活像一颗桃子,禁不住不由意识地微笑着。

“没关系”,灿烈温和地答道,“所以你也有超感,是吗。”

“我想是这样的”,都暻秀答道,“孚岛伽叶先生是这样认为的,……事实上我觉得也确实如此。

“我也是”,灿烈笑着,一对精灵耳显得尤为明显,“孚岛先生将你推荐介绍给我的时候,就跟我说你的超感很强。”

“哦,是吗”,都暻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胜荣幸。”

“并且是天才。”灿烈继续说道。

都暻秀的脸又一次像桃子一样地发红了。

          夜晚         

朴灿烈一个人躺在卧室,窗帘半合着,幽蓝色的光温柔地顺流而下。

想起了都暻秀。准确地说,应该是一直都没有忘掉而不仅仅是“想起了”。这个人比他想象里的还要让他有好感。

之所以说是“想象里”,是因为其实在这次见面之前,他就已经注意到过都暻秀。

那个时候朴灿烈会偶尔在街上闲逛,很多次都在咖啡馆的窗户旁看到过都暻秀。那个面容温和、有着一双深邃眼睛都少年第一次让朴灿烈驻足留意到。他的留意绝不仅仅是因为都暻秀吸引人的外表,而是一种莫名的、神秘的亲合感。那个看书的少年,朴灿烈总觉得他和都暻秀是熟悉的人一样,一种奇妙的似曾相识和契合就这样吸引了他。

都暻秀身上带着一种独特的感觉,让朴灿烈产生了极为微妙的好感度。尽管这样的好感听起来似乎像是无稽之谈,也似乎有些经不起考量,但是那种感觉就是给朴灿烈一种既强烈又细微的感觉。

他和这个人是挚友。

但是那时朴灿烈并没有选择主动接触,而是每一次偶尔路过咖啡馆的生活,竟都会看到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渐渐的,这个身影在朴灿烈视野里的出现,就由偶然的巧合,变成了略带一丝丝主动的注意……

前些天接到孚岛伽叶的话,孚岛伽叶的描述,朴灿烈就莫名地有一种预感。

果然,当他看到资料卡的时候,那张熟悉的面孔吸走了灿烈的眼珠。

原来是他。都暻秀。

灿烈也是有超感的,所以在这一天和都暻秀初次接触的时候,就是那些都暻秀的脸红的像桃子的时候、那些都暻秀低下头轻轻微笑的时候,朴灿烈看得到都暻秀内心微妙的感知。

“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喝玛莎克兰咖啡。”都暻秀的声音在朴灿烈的脑海回响起来。

或许…… 我们还可以有……

更深的发展……?









一个读书人罢
捏了一个韩国甜妹 属于是韩剧女...

捏了一个韩国甜妹

属于是韩剧女主脸了

彩蛋是加妆效前素颜

捏了一个韩国甜妹

属于是韩剧女主脸了

彩蛋是加妆效前素颜

红茶哥哥

〖序言〗异样学生


都暻秀的导员坐在办公室里,时而起身,时而踱步,似乎很是不安。

他在等人。等一个颇有声誉的心理导师。

“砰砰砰”,伴随着低沉的敲门声,一个声音也应声响起:

“您好,我来了。”

都暻秀的导员立马起身,几乎是蹦了起来,忙打开门。

一个挎着制服式剑桥包的中年男人端立在门口。

“您好,孚岛教授。我是都暻秀的导员。”

孚岛伽叶。”对面的男人很简短的说了自己的名字。

这个叫孚岛伽叶的男人是很有名望的心理导师,虽说请场的价格不菲,但是据说能力很强,请过他的人都说此人极为异禀。也就这样越传越神秘,以至于和预言师一样了。

“我听您简单的说过了您的学生都暻秀的情况”,孚岛...

〖序言〗异样学生


都暻秀的导员坐在办公室里,时而起身,时而踱步,似乎很是不安。

他在等人。等一个颇有声誉的心理导师。

“砰砰砰”,伴随着低沉的敲门声,一个声音也应声响起:

“您好,我来了。”

都暻秀的导员立马起身,几乎是蹦了起来,忙打开门。

一个挎着制服式剑桥包的中年男人端立在门口。

“您好,孚岛教授。我是都暻秀的导员。”

孚岛伽叶。”对面的男人很简短的说了自己的名字。

这个叫孚岛伽叶的男人是很有名望的心理导师,虽说请场的价格不菲,但是据说能力很强,请过他的人都说此人极为异禀。也就这样越传越神秘,以至于和预言师一样了。

“我听您简单的说过了您的学生都暻秀的情况”,孚岛伽叶开口道,“他的情况我倒是很有些兴趣了。”

“这个学生很聪明”,导员说,“但是话并不多,虽然人很随和,但是总有些时候显得很不一般,这些我和您都说过的。”

孚岛伽叶笑了,“往往这样的学生都是与众不同出乎常人的。我想我需要和他好好聊聊。”

           书馆          

孚岛伽叶打量着对面这个叫都暻秀的少年。

如果说大略地从外表看,都暻秀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颇为清秀的相貌

除此之外似乎别无他物。

但是细细看去,就不这样简单了。

都暻秀的眼睛很清澈。说不上标致,但却极为清澈,极为干净。孚岛伽叶从业许久,接触过成百上千各形各色的人,但从来没见过像都暻秀这样如此清澈的眼睛。这种清澈与孩童的单纯不同,这是一种让人足以融化其中的清澈,甚至是仿佛并不来自于人类的世界,而是某个超人类的境地或是天空……

“你好。我是孚岛伽叶”,他友好地说,“或许你更愿意被称呼为‘暻秀’或是‘都暻秀先生’,而不是‘都暻秀同学’,是吗?”

“是的,孚岛先生。”都暻秀平平淡淡地答道。声音很好听。

孚岛伽叶看着都暻秀异常清澈的眼睛。这让他联想到了横山秀夫作品《半落》中所塑造的角色梶聪一郎。梶聪一郎同样有着极为清澈的眼睛……

都暻秀很轻地眨了一下眼睛,看起来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但是他忍耐住了

“哦,都暻秀先生”,孚岛伽叶轻轻笑着,“你似乎有话要说。是否介意告诉我你想说什么呢?”

都暻秀忍耐了一下,说:

“孚岛先生,我想我的眼睛和梶聪一郎先生的眼睛还是有所不同的。”

孚岛伽叶略略顿了一下。

都暻秀看出来了他在想什么……?

不过孚岛伽叶并没有急于追问。他想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地来,或许只是都暻秀巧合地这样说呢。

“是啊”,孚岛伽叶笑了,“事物之间的联系本就是细微而又宏观的。同时存在着共向与异向。”

“就像意识流那样”,都暻秀轻描淡写地接过话头。

沉默了几秒,都暻秀继续道:

“好比是,或许伍尔芙自己都说不清究竟是伍尔芙的蜗牛还是伍尔芙的斑点。”

一个有思想的人。孚岛伽叶这样想着都暻秀。

“马塞尔·普鲁斯特的茶水玛德莱娜小蛋糕,乔伊斯的翻滚的海浪,伍尔芙的平原和战争遗迹”,孚岛伽叶轻轻说。

都暻秀笑了。笑得很沉稳很温和。

“翻滚的海浪,青野的平原”,都暻秀清澈的眼睛仿佛游走在了万里之外,“真是美好啊。谁又会不喜欢呢。”

或许你更喜欢几乎没有人的海滩平原,或是书馆?”孚岛伽叶谦和地问。

我想是的,孚岛先生”,都暻秀仍是方才那样的平淡,“或者连我自己也不能确定除去海滩平原,是否会因为同样的意识流经历而添加更多的倾向。

“不确定性的倾向增减,嗯,也属于意识流的感知”,孚岛伽叶笑着,“就像是风的微小方向改变或是日光的强弱。”

都暻秀看向窗外,一片温和的阳光,“是啊,现在外边的阳光就是这样的。”

然后,都暻秀的眼神似乎短暂的注意到了窗外的什么一样,沉默几秒,轻轻自言自语:

“哦,真是个小小的悲剧。”

“什么悲剧?”

都暻秀转过头,看了看窗外刚刚他注意到的两个男生:

“其中一个人正在想办法怎么把他的朋友——也就是另一个人——支开,然后把自己的恋人叫去谈情说爱。”

孚岛伽叶顺着都暻秀示意的眼神看去,外边的街道上果然有两个男生。

果然,没一会儿其中一个男生就离开了。

接着没一会儿,就来了一个女生,跟这个留下来的男生举止亲密,的的确确像是对情侣。

看距离至少有一百米。都暻秀又是怎么知道那两个人在想什么呢……?

孚岛伽叶想到了刚开始聊天的时候,都暻秀看出来他在想梶聪一郎的事情。

一个不一样的猜测闪电一般划过了孚岛伽叶的脑海。

都暻秀先生”,孚岛伽叶称呼道,“或许你了解过斯蒂芬·金的一部小说……?”

愿闻其详。”都暻秀轻轻答道,等着孚岛伽叶继续说。

《闪灵》。”孚岛伽叶轻声说。

“哦,是的。孚岛先生。”

孚岛伽叶那个闪电般的猜测更加涌动了。

“你时常能看得出别人在想什么吗?”

如果我去注意了,是这样的。”都暻秀答道,“那些想法和内心活动就像是代码一样展露在我的意识里。不是我主动去读取的,而是它们自己显示出来的。”

孚岛伽叶沉默着。

“是这样的,都暻秀先生”,孚岛伽叶的声音开始在谦和中带上了几分正式,“我想,你有很大几率有着《闪灵》里所提及的那种异能。”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

“也就是闪灵的异能。我们更习惯于把闪灵叫作——超感。”

“ESP……?超感知觉?”都暻秀问。语气与其说是疑问,倒不如说是补充。

“是的”,孚岛伽叶答道。“你的超感很强,甚至有可能是超时间或超空间的。”

都暻秀毫无波澜,只是平淡地听着。

“不过我并不是很确定,毕竟我不是那个领域的研究者”,孚岛伽叶补充,“不确定的事情,我自然是不会随便和其他人说的,除非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可以和那方面领域的人进行更深层次的讨论。”

说着,孚岛伽叶翻出一张名片递给都暻秀

“这个人是同样具有超感能力的一位先生,也很算是深度研究者了,年龄与你相仿。我想或许可以聊一聊的。”

“有时候还是像意识流一样,充满着神秘的关联和感知。”都暻秀轻轻说。

“哦,是啊”,孚岛伽叶点点头。

短暂的沉默。

“我想我们的聊天可以点到为止了,是吗?”孚岛伽叶开口,“或许还算愉快……?”

“是的,孚岛先生。非常荣幸。”都暻秀答道,同样谦和地与他握了手。

那个人会来找你聊天,就像我们今天这样”,孚岛伽叶补充,“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走出书馆,孚岛伽叶回头看了看坐在原位平平静静看书的都暻秀。手里拿着一本中世纪典著。

或许是意识流……?孚岛伽叶这样想着,笑了。

都暻秀的导员在书馆门口的小厅等待着。看到孚岛伽叶走出,上前正要开口,孚岛伽叶却主动开口了

“教授,都暻秀这个学生,确实是有些异样的。”

“哦天呐”,导员眼睛圆睁,“这么说,他确实是天才,是这样吗。”

不仅如此”,孚岛伽叶的语气很正式也很神秘

“他有着与他实际生理年龄极为不符的成熟,还有……绝大多数常人所没有的异能。而且,……很强烈。”孚岛伽叶点到为止地说。毕竟他刚刚和都暻秀说过,“不确定的事情,自然是不会随便和其他人说的”。

导员轻轻点点头,但是能看出来,他已经很是惊讶了。

“出于这件事情的稀有性和特殊性,我会联系到相关领域的人,如果都暻秀先生不介意,我想他们很需要深层次地聊一聊。”

“好的,孚岛先生,多谢了。”

孚岛伽叶谦和礼貌地鞠了一个半躬,转身离去。

        书馆        

都暻秀毫无波澜地合上书,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拿起那张孚岛伽叶临走前递给他的名片。上面照片是一个很标致的男人。都暻秀看着那名字:

朴灿烈

















红茶哥哥

〖文集预告〗灿嘟向·异能者

第二波封面奉上QAQ

〖文集预告〗灿嘟向·异能者

第二波封面奉上QAQ

红茶哥哥

〖文集预告〗灿嘟向·异能者

封面图奉上QAQ

〖文集预告〗灿嘟向·异能者

封面图奉上QAQ

0zdpjMb7Km
城市突发猪流感,几小时内就会吐血身亡,韩国灾难《流感》
城市突发猪流感,几小时内就会吐血身亡,韩国灾难《流感》
0zdpjMb7Km
打工人辞职却惨遭追杀,公司员工都是顶级杀手,韩国《公司职员》
打工人辞职却惨遭追杀,公司员工都是顶级杀手,韩国《公司职员》
硬核鱿鱼说
被三星控制的韩国有多惨?看完你会明白,为何不能让资本控制国家
被三星控制的韩国有多惨?看完你会明白,为何不能让资本控制国家
海岛小海星
《寄生虫》韩国奥斯卡电影,一家穷人变骗子,反转让你怀疑人生!
《寄生虫》韩国奥斯卡电影,一家穷人变骗子,反转让你怀疑人生!
电影吐槽汇
韩国最新恐怖片 全程高能!#恐怖 #电影解说
韩国最新恐怖片 全程高能!#恐怖 #电影解说
电影吐槽汇
睡前看 韩国最新恐怖片 全程高能!#恐怖 #电影解说
睡前看 韩国最新恐怖片 全程高能!#恐怖 #电影解说
电影吐槽汇
韩国最新恐怖片 全程高能!#恐怖 #电影解说
韩国最新恐怖片 全程高能!#恐怖 #电影解说
朗晴影视
电影剪辑,搞笑的韩国丧尸片,奇妙的家族
电影剪辑,搞笑的韩国丧尸片,奇妙的家族
高盖伦
败家子如何坑倒韩国首富?
败家子如何坑倒韩国首富?
奶爸探影
韩国萨满女巫为提高法力不惜残害儿童!《韩国都市怪谈》值得一看
韩国萨满女巫为提高法力不惜残害儿童!《韩国都市怪谈》值得一看
奶爸探影
韩国萨满女巫为提高法力不惜残害儿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韩国萨满女巫为提高法力不惜残害儿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