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韩山

1172浏览    16参与
凡悦剪辑
兴国想回家,让韩山想起梓君,忍不住落泪
兴国想回家,让韩山想起梓君,忍不住落泪
小南影视
我的绝密生涯:军阀点破韩山身份,韩山杀曰寇,小全认可哥哥
我的绝密生涯:军阀点破韩山身份,韩山杀曰寇,小全认可哥哥
樛嶱

【山坤】绝密天衣(二)

*最近发生了一点小事情,所以断网了好久www

(现在我回来啦!

*坑是不会弃的!废话少说,正文开始

*注意事项见上篇


“…叶宗辅?你不是在南京吗,怎么会在这儿?”方坤看着面前的人,挑了挑眉毛。

叶宗辅微笑着看了方坤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随口问道:“哥,借个火?”他故意忽略了方坤越来越黑的脸色。

方坤上前几步,一把拽住叶宗辅的衣领,声音压得很低:“我告诉你叶宗辅,现在整个上海都非常危险,你不好好在南京呆着,跑来这玩命吗?!我现在就让人去买火车票,你赶紧给我回去…”

叶宗辅依旧是乐乐呵呵的。他虽然笑着,眼里却是如刀锋般的尖锐:“方主任,我可是来...

*最近发生了一点小事情,所以断网了好久www

(现在我回来啦!

*坑是不会弃的!废话少说,正文开始

*注意事项见上篇





“…叶宗辅?你不是在南京吗,怎么会在这儿?”方坤看着面前的人,挑了挑眉毛。

叶宗辅微笑着看了方坤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随口问道:“哥,借个火?”他故意忽略了方坤越来越黑的脸色。

方坤上前几步,一把拽住叶宗辅的衣领,声音压得很低:“我告诉你叶宗辅,现在整个上海都非常危险,你不好好在南京呆着,跑来这玩命吗?!我现在就让人去买火车票,你赶紧给我回去…”

叶宗辅依旧是乐乐呵呵的。他虽然笑着,眼里却是如刀锋般的尖锐:“方主任,我可是来给您指导工作的呀,别动手嘛,有话好好说。”方坤愣了一下,松开手:“…你…又是怎么…”

叶宗辅接上了他的话:“真的顾文清在来的路上被人暗杀了,上头让我顶着他的名头来上海,替他执行任务。”他看着方坤,笑得很灿烂。

方坤看着叶宗辅背着手走到他办公桌前,大量了一下房间的布局,然后说道:“好了,我在来的路上已经拟出了可能发生的几种情况,过会我整理给你看。至于这次行动中出现的阻力——日本人和共〃党,如有必要,可以杀掉。”他低头研究了一下桌面上的地图,丝毫没有留意到方坤那已经变得煞白的脸。


如有必要,可以杀掉。


方坤站在原地,脑子里都是韩山。

万一,叶宗辅知道了韩山的存在,以韩山的身份和所作所为,肯定会被叶宗辅盯上,那……

岂不是凶多吉少。

怎么办?



另一边的韩山正坐在家里,面前铺着一张上海地图和一个小册子。

叶宗辅把能预见的情况全部列了出来并明其利害,还用笔着重标出了可行性最高的几个方案。韩山要做的,就是选择一个方案并按其行动,还得注意白川李连生这些个老狐狸。

至于方坤那边……

不用担心,有叶宗辅把持呢。

韩山这样想着,心情也好了不少。

他打算晚上约方坤出来喝个酒吃个饭,看看能不能赶早把人追到手。

说干就干,他拿起电话,拨给了方坤。


好巧不巧,方坤的电话响起时,叶宗辅正在他办公桌旁站着,顺手接了起来:“喂?”

可能是两人声音太像,韩山把叶宗辅当成了方坤:“唉,方主任啊,晚上赏脸来吃个饭?老地方。放心,不是鸿门宴。 ”

叶宗辅模模糊糊应了一声,挂了电话,看向方坤的眼神都不对了:“哥,刚才一男的说在老地方请你吃饭,还说什么不是鸿门宴,该不会是情——”情人二字还没说完,方坤黑着脸打断了他的话:

“是合作伙伴!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然后方坤就风风火火的走了。

只留叶宗辅一个在办公室里露出了“我懂了”的笑。


而这边的韩山正在为自己的计划欢呼不已,还挑了一瓶红酒用来庆祝。


今天的方坤依旧没有被攻略呢。





樛嶱

【山坤】绝密天衣(一)

*突发奇想,我的绝密生涯天衣无缝世界观重合

*cp山坤,坤和宗辅兄弟向

*时间线混乱,大概在韩山转移黄金之前

*私设众多,如:没有太多女主的戏份,坤叔没剃头(?)

*话不多说,以下正文


“对于你转移黄金这件事,上级很重视。”九叔看着面前的韩山,缓缓说道,“这几日上面会派来一名卧底来协助你进行黄金转移。你要和他做好配合。”

韩山点点头,指尖敲着椅子的扶手:“那请问这位同志…”

“他的真名不方便透露。”九叔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他的掩护身份是西南政务委员会的特派员,顾文清。接头暗号我一会就告诉你…”


韩山坐在酒吧的柜台前,闷闷不乐地喝着酒。

这几天他一直在...

*突发奇想,我的绝密生涯天衣无缝世界观重合

*cp山坤,坤和宗辅兄弟向

*时间线混乱,大概在韩山转移黄金之前

*私设众多,如:没有太多女主的戏份,坤叔没剃头(?)

*话不多说,以下正文





“对于你转移黄金这件事,上级很重视。”九叔看着面前的韩山,缓缓说道,“这几日上面会派来一名卧底来协助你进行黄金转移。你要和他做好配合。”

韩山点点头,指尖敲着椅子的扶手:“那请问这位同志…”

“他的真名不方便透露。”九叔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他的掩护身份是西南政务委员会的特派员,顾文清。接头暗号我一会就告诉你…”



韩山坐在酒吧的柜台前,闷闷不乐地喝着酒。

这几天他一直在苦恼一个问题:他对方坤,到底是什么感情?明明只是竞争对手、不共戴天的敌人,为何他对方坤…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帽子和围巾的男人走进酒吧,四处张望着,然后向韩山的方向走来。走到他身边,男人取下围巾搭在手臂上,掏出一盒烟,在烟盒上敲了几下:“兄弟,借个火。”

韩山立马回神——接头暗号!他来了!

韩山回头,却和一张熟悉的脸四目相对。他惊奇地睁大眼睛,下意识问道:“…方坤?你怎么会来这里?”话说出口又觉得不对,方坤又怎么会知道他的接头暗号?

男人皱了皱眉,拉了椅子在韩山身边坐下,重复到:“借个火。”



方坤平时不怎么抽烟。韩山想着,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了烟。“您就是…顾文清先生吧?幸会幸会。”韩山笑道。“你认识方坤?”男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直直的看着韩山。

“…是这样,顾先生。”韩山长出了口气,“方坤是现在上海的特工部主任,也是这次转移行动最大的阻力之一。”“哦?”顾文清看了他一眼,“你还想说什么?”

“…”韩山沉默了一会,“可是我不想伤害他。我对他…”

又是一阵沉默。

“噗。”是顾文清的笑声打破僵局,“懂了。既然如此,我也就不隐瞒什么了。我的真名叫叶宗辅,现属国民党西南党务部。方坤的亲生弟弟,只不过我随的母姓。”

韩山被酒呛了一下。

“这次组织让我过来帮忙,却没有说我哥在这里当特工部主任…看来组织还是不信任我。”叶宗辅无奈地叹了口气,“废话不多说,我已经拟好了几个转移方案,过一会我会派人送去你的公司。我得先去特工部…报道一下了。”

韩山点点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韩先生,合作愉快。”



方坤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本来就已经够乱了,现在上级还派下来一个什么顾特派来指导他的工作…什么指导,明明就是监视。

现在就算是他想保韩山,也怕是保不住了啊。

朱莉敲了敲门:“主任,顾特派来了。”她的表情有些奇怪。

“让他进来。”方坤没有转身,他还在思考怎么把这堆烂摊子交给这个特派员。

门一开一关。

“方主任。”这声音有些熟悉。方坤转过身,看到了“顾文清”那张微笑的脸。

“叶…宗辅?!”

“唉,哥。好久不见。”


惊蛰

【韩山伪抽烟向】

调色跪了,看一下彩虹韩山吧

封面:感谢@吃汤面的驷儿 授权 微博:@昨日恶客

bgm:You should see me in a crown

b站:https://b23.tv/BV1ti4y1b7g6

【韩山伪抽烟向】

调色跪了,看一下彩虹韩山吧

封面:感谢@吃汤面的驷儿 授权 微博:@昨日恶客

bgm:You should see me in a crown

b站:https://b23.tv/BV1ti4y1b7g6

夏日敦盛鉴赏员

新人摸鱼

剪了hls的角色混剪(不完全,纯粹找到啥用啥),有轻度押韵租成分,请小心食用

部分词语实在没有对应画面就凑合了,详情见b站视频,b站画质有点压,希望LOFTER会好点

他真的太可爱了(・᷆ω・᷇)


b站请各位姥爷走这里:AV86727965

【能给个币当然最好啦,疯狂暗示꒪ᗜ꒪ ‧̣̥̇】

新人摸鱼

剪了hls的角色混剪(不完全,纯粹找到啥用啥),有轻度押韵租成分,请小心食用

部分词语实在没有对应画面就凑合了,详情见b站视频,b站画质有点压,希望LOFTER会好点

他真的太可爱了(・᷆ω・᷇)


b站请各位姥爷走这里:AV86727965

【能给个币当然最好啦,疯狂暗示꒪ᗜ꒪ ‧̣̥̇】

叭叭叨叨嘚嘚

韩山x方坤
woc好好吃!!!
他俩蜜汁默契啊!!!蜜汁有爱啊!!!
而且最后他们说继续演戏 是双双神隐了吧!
全剧最后的回忆杀尼玛去了谭梓君就是现成的粮啊!!韩山总在坤叔面前卖萌!!
强强啊强强 现在心头好了
站定黄大爷和小吴角色西皮 耶!
坐等柯探长跟孙局长之间的对手戏!好嗑!

韩山x方坤
woc好好吃!!!
他俩蜜汁默契啊!!!蜜汁有爱啊!!!
而且最后他们说继续演戏 是双双神隐了吧!
全剧最后的回忆杀尼玛去了谭梓君就是现成的粮啊!!韩山总在坤叔面前卖萌!!
强强啊强强 现在心头好了
站定黄大爷和小吴角色西皮 耶!
坐等柯探长跟孙局长之间的对手戏!好嗑!

叭叭叨叨嘚嘚

【韩x方】【呆萌大上】何大上的潘多拉魔盒的妙用10

2/10
潘多拉魔盒的妙用2/10

凌晨五点的小山村已经有了些人迹,山被薄雾笼罩着,迷离的看不清
何大上早早的起了,刷了牙,随意的抹了一把脸,晃晃悠悠的走进厨房挑挑捡捡。从厨房的窗子可以看到外面有一辆款式非常古老的接近电视中那种民国的轿车正缓慢的向村里开,窗子被白布挡上了,看不清,但一看就不是本地的车子,本地的也绝对不会傻到开车走这个崎岖的土路。
何大上的目光一路追随着轿车到了自家门前,看着坐在前排的人毕恭毕敬的打开了后排的车门,看着车上下来了一位穿着灰色中山装有一点点小肚子的光头男人还有一位一身白色礼服头顶白色礼帽的优雅男人,就这么楞楞的瞅着。
白衣服的男人拎着一个小皮箱走到旅店门口,驻足于看着...

2/10
潘多拉魔盒的妙用2/10

凌晨五点的小山村已经有了些人迹,山被薄雾笼罩着,迷离的看不清
何大上早早的起了,刷了牙,随意的抹了一把脸,晃晃悠悠的走进厨房挑挑捡捡。从厨房的窗子可以看到外面有一辆款式非常古老的接近电视中那种民国的轿车正缓慢的向村里开,窗子被白布挡上了,看不清,但一看就不是本地的车子,本地的也绝对不会傻到开车走这个崎岖的土路。
何大上的目光一路追随着轿车到了自家门前,看着坐在前排的人毕恭毕敬的打开了后排的车门,看着车上下来了一位穿着灰色中山装有一点点小肚子的光头男人还有一位一身白色礼服头顶白色礼帽的优雅男人,就这么楞楞的瞅着。
白衣服的男人拎着一个小皮箱走到旅店门口,驻足于看着方坤发呆的邋遢男人身前。
“嘿,老板,还有客房吗?一间就好”
“哦哦 好”何大上最后瞟了一眼拎着个更大的皮箱子,板着脸周围走来走去的光头一眼,带着韩山去前台登记了。
“哎~韩山,我觉得这还不错啊”转悠了一圈的方坤笑着溜达回叫韩山的人身边。何大上觉得他笑的可像自己了,一样露两颗兔子牙,感觉都很傻。
“怎么?终于有一个地方让方主任满意了?!”韩山笑着用手肘怼了怼方坤,怼得他直晃,偏偏方坤也不气,就任由他来烦人。
何大上表示自己有点蒙,看不懂这俩人之间甜腻的气氛和相同的性别为何看起来如此融洽。不过登记也登了,客人也休息了,于是又跑去他那相亲相爱的花房去了。
——待——

东语

【我的绝密生涯 韩山/方坤】暗涌P1

心疼万年备胎坤叔三秒。
女主是谁你不要理她了好不好她一点都不喜欢你QAQ

三无产品,自己写来开心一把。
分级:M(暂时)

他们属于原作者。
——————————

方坤是只狐狸,惯会迷惑人的那种。

偶尔他远远看着一家人笑闹就会想,那只狐狸有什么好,把他的弟弟妻子帮佣,现在还有儿子,哄的团团转。尤其是那两个最小的,恨不得天天拿根绳子把自己捆在方坤的裤腰带上。

方坤无非是嘴上功夫。他吐着烟圈,想起自己曾说,如果你照相的技术能有说话的一半水平……
他自己都忘了当时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

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三年多过去了,两人的相处一直不温不火。他结了婚,而对方一直盯着自己曾经的妻子。

他这样……的确有些不对的吧。
毕竟名义...

心疼万年备胎坤叔三秒。
女主是谁你不要理她了好不好她一点都不喜欢你QAQ

三无产品,自己写来开心一把。
分级:M(暂时)

他们属于原作者。
——————————

方坤是只狐狸,惯会迷惑人的那种。

偶尔他远远看着一家人笑闹就会想,那只狐狸有什么好,把他的弟弟妻子帮佣,现在还有儿子,哄的团团转。尤其是那两个最小的,恨不得天天拿根绳子把自己捆在方坤的裤腰带上。

方坤无非是嘴上功夫。他吐着烟圈,想起自己曾说,如果你照相的技术能有说话的一半水平……
他自己都忘了当时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

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三年多过去了,两人的相处一直不温不火。他结了婚,而对方一直盯着自己曾经的妻子。

他这样……的确有些不对的吧。
毕竟名义上妻子的人了,不能拦着人家不是。反正老狐狸也没什么行动,就是照顾照顾梓君,在店里卖书,帮兴国改改作业,跟郁全谈谈人生理想……

不知不觉已经那么侵入到原本属于自己的生活里去了。
像是代替自己如同正常人一样活着。

“你笑的真恶心。”他半开玩笑地对刚送走客人的照相馆老板指指点点。
老板已经卸下了脸谱,面无表情地收拾光板:“你信不信,当初你刚加入调查本部的时候,笑得比我还恶心。”

“咱俩谁也别说谁……半斤八两。”他抬脚上了二楼寻了位子舒舒服服坐下,“日俄签了协议,我现在闲人一个,连监视我的人都跑了,到你这儿来坐坐不介意吧?”

韩山这孙子不定打什么鬼主意。方坤端着茶盏,小圆眼镜片后头一双眼睛很是警惕地瞥着他。

韩山从没仔仔细细地近距离看过他这位对手。他们俩面对面站着的时候大多像两只发了情的鹿,恨不得拿尖头叉子顶到对方眼珠子里头。好不容易他寻了闲摸过来才得以打量打量。

方坤生的很好,尤其一双手,简直不像是特务。没有一般男子的粗大骨节,反倒莹莹润润,持着画笔应该会让人舒服些。

他在这种时候往往口无遮拦,方坤扫他一眼,若无其事地嘬了一口茶水:“国难当头,哪有那么些闲情逸致。”

他突然笑起来:“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徐悲鸿你知道吗?”

“大画家,怎么了,你……认识?”

“不敢不敢,”他摆摆手,看向楼下走街串巷的小贩,“只是我们不少抗日资金是他提供的。他现在人在印度,就快要回国了。”

方坤垂下目光又念了一遍:“人跟人毕竟不一样。我们是刀口舔血地过日子,人家是名满国际的大画家——不过他……”

“你自己也说,国难当头。”韩山歪着脑袋,“你们有美国人当靠山,当然过得好一些。我们呢就只好广受财源,开源节流嘛。”

楼下肖婶牵着兴国慢慢走过去,太阳在他们身后扯起细细长长的影子。

韩山突然说,有酒吗?

两人怀着心事喝酒,越喝越闷,越闷越醉,到后来酒瓶丢了一地,抬脚就是叮叮咣咣一阵脆响。吊灯在头顶上摇摇晃晃,气氛好的仿佛两人如同至交好友。

“你说你啊……”韩山趴在桌子上竖起指头,“你有什么好的?我儿子,我弟弟——我的,都……嗝,都那么听你的?”
“我人好呗。”方坤酒量比他好些,却也架不住一瓶接一瓶猛灌,整个人瘫在椅子里眼神儿都在打飘。

“好个屁!”韩山啐他一口,“你压根就是……狐狸转世,把他们哄的团团转是不是?”

方坤摇摇晃晃坐起来:“我是狐狸那你是什么?”

“我?我是……”他说到一半卡住了,视线里只有方坤雾蒙蒙的一双眼睛,没了镜片的遮拦显得有些冷而不近人情。可那形状又漂亮,不由得他不凑近了。

“嗯?你要是猎人……来抓我试试?”

——TBC

陈钟行xzc

【韩山/方坤】细听鸟语,慢赏春光-R

题目挺清新,可惜是车。边写作文边开车感觉真好x

我也不知道在干啥,就是把看剧的脑洞叠在一起233。然后就是用-来表示时间跨度(其实就是懒得写

坤叔真的可口

[图片]
好看!可惜后面秃噜了(秃了也好看不听解释

韩山x方坤,本文好像没什么雷点,不撕乖巧。希望能带入坑。

b站有《我的绝密生涯》方坤cut av号9863329 艾特一下原主 @我只是个辣鸡 截图侵删致歉,辛苦啦。

下面这张图是发生的场景。一看就很she情

[图片]

正文链接走起

我好像打的是成人分级233点那个proceed就好啦。

刚刚突然翻车不知所措


题目挺清新,可惜是车。边写作文边开车感觉真好x

我也不知道在干啥,就是把看剧的脑洞叠在一起233。然后就是用-来表示时间跨度(其实就是懒得写

坤叔真的可口


好看!可惜后面秃噜了(秃了也好看不听解释

韩山x方坤,本文好像没什么雷点,不撕乖巧。希望能带入坑。

b站有《我的绝密生涯》方坤cut av号9863329 艾特一下原主 @我只是个辣鸡 截图侵删致歉,辛苦啦。

下面这张图是发生的场景。一看就很she情



正文链接走起

我好像打的是成人分级233点那个proceed就好啦。

刚刚突然翻车不知所措



品高云

喜报 | 韩山师范学院网络中心品高云平台项目顺利通过验收

2016年11月10日,韩山师范学院的校园云平台基础设施建设及相关服务采购项目公布了中标结果,在经过严格的评审后,由品高云自主研发的基于云操作系统BingoCloudOS的融合式教育云方案成功中标该项目。经过近一个多月的项目实施,在12月顺利通过专家验收。

[图片]
                     品高融合式教育云概览


随着韩山师范学院教育信息化建设的不断深入,数据中心(...

2016年11月10日,韩山师范学院的校园云平台基础设施建设及相关服务采购项目公布了中标结果,在经过严格的评审后,由品高云自主研发的基于云操作系统BingoCloudOS的融合式教育云方案成功中标该项目。经过近一个多月的项目实施,在12月顺利通过专家验收。


                     品高融合式教育云概览


随着韩山师范学院教育信息化建设的不断深入,数据中心(IDC)承载的职能和业务种类数量也越来越多,如何集中管理这些日益增加的IT资源就成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对于高校网络中心来说,往往遇到的情况是:设备异构且分散,难以统一调配和管理;资源不够灵活弹性,无法应对高校周期性的访问波峰;而平时IT资源的利用率又较低,造成资源浪费。

 

品高云的融合式教育云方案便可以帮助韩山师范学院网络中心及其他高校解决类似的问题。通过品高云自主研发的云平台BingoCloud,学校可将分散在不同机房、不同校区的服务器、存储、网络等IT基础资源,以及数据中心承载的业务应用系统资源集中调度起来,形成统一的云资源池,实现资源的集中管理、弹性分配、自助服务、资源使用可计量以及统一监控和自动化运维,从而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充分共享。

 


                   品高教育云服务体系示意图

 

在统一资源管理的基础上,品高云平台可对虚拟资源进行能力封装,并能提供多项自动化的云服务,包括基础能力(虚拟机、存储卷等)、应用支撑能力(数据库服务、负载均衡、应用自动化部署等)和高级服务(HPC、大数据处理、3D渲染等),满足学校各类业务应用系统与公共服务平台,甚至云计算、大数据课程教学和科研高性能计算等IT需求。另外,品高云平台还可为高校各部门、学院、师生提供自助服务门户,用户可通过互联网在学校任何地方自助登录到云平台上,并自行对云管理员分配的资源配额进行部署和管理。

 
                  品高数据中心教务云经典架构

 

该项目将为韩山师范学院搭建基于品高云BingoCloudOS的数据中心云,实现IT资源的动态监管和调配,从而构建绿色节能、随需而变的高校数据中心,提升网络中心在学校发展过程中的价值贡献。



相关阅读:

品高云在西北区域打响头炮!西安欧亚学院数据中心云中标

高校IT发展的必经之路:融合式教育云 | 品高云公开课

品高云:教育云的见证者与使能者

教育云落地进行时 | 品高云中标怀化溆浦教育云平台





Ars即是荣耀

[韩山]有情何必在一起。[生日贺文…慎入?]

[私设:成员退役后把卡留了下来] 

韩文清打开浴室门,腰上系着毛巾,头上搓着个毛巾的走了出来,一出门就看见两个少年坐在沙发上一板一眼的聊着天,却因为少年未脱的稚气不太搭调。 

韩文清想了想,张嘴问道:“你就是…” 

“是的。”少年从沙发上起来,欠了欠身,“山逢地裂,也可以叫我郑山。初次见面,打扰了,日后还请多关照。” 

让我们把时间往回调—— 

“叮铃铃……” 

“喂?乘风,有什么事么?” 

“啊,队长。是这样的,我前段时间不是结婚了嘛?要出门旅行…账号卡带在身边不方便…” 

“我已经不是队长了。恩...

[私设:成员退役后把卡留了下来] 

韩文清打开浴室门,腰上系着毛巾,头上搓着个毛巾的走了出来,一出门就看见两个少年坐在沙发上一板一眼的聊着天,却因为少年未脱的稚气不太搭调。 

韩文清想了想,张嘴问道:“你就是…” 

“是的。”少年从沙发上起来,欠了欠身,“山逢地裂,也可以叫我郑山。初次见面,打扰了,日后还请多关照。” 

让我们把时间往回调—— 

“叮铃铃……” 

“喂?乘风,有什么事么?” 

“啊,队长。是这样的,我前段时间不是结婚了嘛?要出门旅行…账号卡带在身边不方便…” 

“我已经不是队长了。恩?卡带在身边不就好了么?” 

“我的卡…退役以后好像会变成人形了…那个…还请多照顾照顾!拜托了!” 

变成人形?韩队默默看了看坐在茶几边插起一块哈密瓜放进嘴里的大漠孤烟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找个时间送过来吧。” 

诶?队长竟然完全不惊讶吗?“好的好的,谢谢韩…前辈!” 

“不客气。” 

“那就这样啦,再见。” 

“再见。”

—————— 

幸好之前把卡放在了沙发上而不是茶几上…韩文清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韩文清坐在沙发上,迟疑了一会,问道:“要吃点什么吗?” 

山逢地裂的眉眼弯了起来:“不用了,谢谢队长。” 

“叫我韩哥吧。”韩文清皱了皱眉,“我平日里要去公司,你可以叫孤烟带你出去走走,周末我会在家。”语气松了松,“也不必过于拘束了,放松一点就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卡都变成这个样子了,得找个时间问问其他人才好…不过万一不是就糟了。 

“哦对了,关于变身…咳,我是说变成人形,原因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几个可以变成人的卡还是可以互相感应到存在的,目前霸图只有我和孤烟,而其他战队的几个[前·核心卡]也都可以。”山逢地裂像是感应到韩文清心中的想法似的开了口,眼睛眨了眨甚是无辜。 

韩文清把眼神瞄向大漠孤烟,看见他点点头,便也点头,“不早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山逢,你的房间在我的隔壁,东西已经整理好了,可以去洗澡了。我先回去了。”

“谢谢韩哥。”山逢地裂点点头,目送韩文清回房,又把目光转向大漠孤烟。 

“你先洗吧,我去热牛奶,你出来可以喝。”大漠孤烟想了想其他,笑了起来,“关于哥哥,别看长得凶了点,其实人很好的。” 

“恩,看出来了。”山逢地裂点点头,也笑了起来。 

洗完澡后,喝着牛奶,山逢地裂突然想到了什么,“我现在那间房…为什么会当客房?按理来说不应该是你住进去吗?” 

大漠孤烟眯了眯眼:“好像之前有人住吧,哥哥一直没空出来,但是现在你来了总不好叫你睡沙发吧。” 

“恩。”山逢地裂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笑说,“孤烟比韩哥活泼不少呢。” 

“也许是账号卡之间比较放松?在外人面前我还是很严肃的啦,咳咳。”直接说不会暴露本性不就完了……咦?本性? 

“不说啦,早点睡吧,明天石不转还约了我出去,晚安。” 

“恩,晚安。” 

回到房间后,山逢地裂开始思考起来。他还是卡的时候,好像有见过张副队看韩队的眼神不对劲,就好像…自己在镜子面前想到韩队的时候惊见的样子。张副队…也喜欢韩队?!山逢地裂差点惊呼出声,那石不转约孤烟出门,是帮主人套关系还是…像主人喜欢队长一样喜欢着队长的卡?这是一个值得深思到问题。 

整个晚上山逢都没睡好,早上醒来还有点恹恹的。韩文清早上有会议,吃的很快匆匆离开,留下两张卡孤男寡男吃着早饭。 

“早点是韩哥买的?哪家的?挺好吃的。” 

“这个是哥哥自己做的哦,恩,很好吃吧,只此一家,绝无分号。” 

韩队…还会做饭啊。山逢地裂觉得自己的少男心怦怦直跳。 

大漠孤烟看了看表,迟疑得问,“我和不转要去买点书,你要一起吗?” 

“不用了,谢谢。”你们两张卡约会我去打扰什么…。 

“可是你在家也会无聊吧。这样,我把哥公司的地震给你你去找他吧?”说罢就写了下来递给山逢地裂,“手机号记好,我先走啦,拜拜。” 

“谢谢…恩,拜拜。”山逢地裂看着手上那张纸,哭笑不得。 

山逢地裂一个人在家看了会电视,又变成卡当了回死尸…感觉真是无聊。那,就去找队长吧!反正也是无聊!山逢地裂决定着。 

拿着纸又是问路忧伤百度的找了半天才看见那座大厦,不过进去的时候遇到了点问题… 

“您要找总裁?请问有预约吗?”前台小姐礼貌的微笑着,这个小男生长得挺可爱的嘛! 

“抱,抱歉…”山逢地裂尴尬的拿着纸,“不过我认识他…恩…可以帮忙打个电话吗?” 

“好的您稍等。”前台打给韩文清的时候他正在和张新杰谈报表的事情,“喂?郑山啊,放他上来吧。” 

转头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 

张新杰点点头,装作不经意问:“那个郑山?是…” 

“郑乘风家的山逢地裂。”张新杰点点头,又开口了,“还有我…快订婚了。我…”     韩文清皱了皱眉,又轻松道“你自己选的路要走好,祝你们幸福” 

张新杰不再说话,说不后悔是假的,但是父母年事已高,希望早日抱上孙子,他也…无可奈何。黯然的转身离开,出了门又是一副严谨优雅的模样。 

山逢地裂上来的时候恰好看见张新杰从里面出来,忙着躲起来,偷偷瞄到他走远了才走出来。张新杰是公司里的经理,平时和总裁接触也较多,看来自己的未来很渺茫啊…毕竟日久也生情不是!不过兔子不吃窝边草,自己还是有机会的!虽然队长好像不是兔子…山逢地裂脑补了一下队长模样的兔子,赶忙摇了摇头,真是不忍直视啊…… 

“叩叩叩”“进来” 

“今天没和孤烟出去?”韩文清示意他坐下来。 

“恩,他和石不转约会去了。”山逢地裂小心的试探了一下。 

“恩,是不该跟着。”山逢地裂心中一惊,难道真是恋人? 

“毕竟是要挑很严肃的书,想你看着也累。”韩文清又说,眉眼染上三分笑意。 “哦哦,也是啦…。韩哥你忙,我旁边玩会儿”山逢地裂拿起一旁的杂志看了起来,财经杂志… 

“这里有隔间,你进去玩玩吧。过半小时带你出去吃饭。下午事不多,出去逛一圈吧。”    “恩。”山逢地裂乖巧的到隔间去看电视了,想到韩文清就在不远处办公感觉每个片都好看了起来。 

时间很快的过去,韩文清进去的时候山逢地裂已经耷拉着眼皮快要睡着了,脑袋一点一点的。韩文清轻轻推了推他,山逢地裂迷糊的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韩哥你来了啊?吃饭了?” 

“恩。”韩文清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帮山逢地裂揉了揉太阳穴。 

“谢谢韩哥。”山逢露出一个笑脸。 

“走吧。”韩文清示意他跟上,到了车上又细心的帮他系上安全带。 

这样的队长还真是温柔呢…山逢地裂晃了神,想着。

这是一家精致大气的中餐厅,气氛很柔和也很安静,就像…情人们约会的地方。韩文清他们坐下,山逢突然眼尖的发现了石不转和大漠孤烟的身影,石不转正在和大漠孤烟的讲些什么,而大漠孤烟却只摇摇头,似是有些尴尬。 

这边山逢地裂出神的看着,那边的石不转他们好像也感觉到了目光,石不转转过头来对上山逢地裂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与大漠孤烟说了些什么,随后抱以歉意笑了一下,离开了这里。 

大漠孤烟朝他们走过来,用眼神望了望韩文清,得到肯定后坐下,“你们也来吃饭啊。”韩文清挑了挑眉,“说吧,他怎么了。”大漠孤烟抚了抚额,“哥你好直白…恩,那个,石不转他向我告白了…”他顿了顿。 

“继续。”韩文清看着菜单,眼神也不给一个的说着。 

“恩,我拒绝了。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大漠孤烟一口气说完,松了一口气。 

韩文清抬起头,看入大漠孤烟坚定的眼神,复又低下头,“自己做的选择,就不能后悔。”大漠孤烟点点头,“恩,不会后悔。”

韩文清看完后把要吃的告诉旁边低头候着的服务生,把菜单递给山逢地裂,“你们喜欢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要吃什么自己看吧。” 

一顿饭吃的还算融洽。 

下午韩文清带着两张卡去了商场打算买点衣服,韩文清看衣服很挑却非常准,选了不少的好衣服,而两张卡也帮韩文清选了一些与平时风格不太一样的衣服,却意外的合适。一个下午下来,忙碌却很充实,恩,也很开心。 

接下来的日子里,山逢地裂不是与大漠孤烟出去玩,就是去公司里陪韩文清,晚上会等他一起下班,也偶尔会在夜晚悄悄躲进韩文清的口袋里早上跟着去上班再吓韩文清一跳。两个星期很快过去,三个人也渐渐过的像一家人一样。 

山逢地裂离开前的晚上,与大漠孤烟来了一次谈话。 

“孤烟…我有话跟你讲。恩…我喜欢队长,我喜欢韩文清。”山逢地裂盯着大漠孤烟一字一顿的说。

“没事。反正他们现在也没什么机会了…不是吗?关于石不转…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不要再多想啦,趁现在你还没有喜欢上他。”山逢地裂偏了偏头,笑道,给了大漠孤烟一个拥抱。 

“谢谢…真的谢谢。”谢谢你的理解,也谢谢你的信任。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山逢地裂的影子。“他已经回家了。”韩文清皱了皱眉,只愣了一会神,便不再关注。 

只是没有人再在隔间看着电视,没有人陪着下班,少了一个人吃饭,少了一个人的陪伴,似乎…感觉不太好? 

一个月后的晚上,回到家的韩文清惊讶的看见沙发上两个聊得开心的少年。 

“山?”韩文清想起在办公时接到的郑乘风的电话还未回,又看到旁边的行李和眼前的少年,大概知道了是什么事,脸色不自觉的柔和下来,“房间还在那里。”

山逢地裂下来,欠了欠身,“谢谢韩哥,主人他们的生活比较甜蜜…就被赶出来啦,为了报答我去学了厨艺,以后的饭可以包在我身上恩。” 

山逢地裂抬头深深地看向韩文清,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日后,还请多关照。”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