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韩林儿

4617浏览    107参与
专注挖坑的愉悦犯
群宣,只要是乔叔剧里所以的角色...

群宣,只要是乔叔剧里所以的角色都可以皮

群宣,只要是乔叔剧里所以的角色都可以皮

专注挖坑的愉悦犯
一个简短的群宣,群规矩不多,只...

一个简短的群宣,群规矩不多,只要是叔剧中的任意角色都可皮,每皮限3,可对戏 闲聊 开车,欢迎小可爱的加入。

一个简短的群宣,群规矩不多,只要是叔剧中的任意角色都可皮,每皮限3,可对戏 闲聊 开车,欢迎小可爱的加入。

徐风拂海覆杉乔

徐家男团的七夕日常【林阙篇】

秦子阙在无数次翻过院墙又日常脚滑从上面摔了下来的时候,终于被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林儿林儿,快走,”待看清了近在咫尺的面庞之后,秦子阙蓦地跳起来便拉着韩林儿的手飞奔起来,
“我趁我爹喝多了酒打盹才溜出来的,要是让他老人家发现了,我的屁股又要被打开花了!”
调皮的风吹起前面奔跑的少年垂下的两缕发丝,白莲教圣童的嘴角也只为这一人上翘。
相握的手驱散了初秋的凉意,两个奔跑的身影融进街市暖黄的灯光中。
两人靠的很近,衣袖掩住了十指相扣。韩林儿生的本就俊朗,一身蓝黑的劲装更显得少年英气十足,平日里养在深闺的姑娘何时见过这般书里才有的侠肝义胆的人儿,擦身而过却忍不住回头望上几眼。
结果待到二人驻足于灯谜的摊位前,...

秦子阙在无数次翻过院墙又日常脚滑从上面摔了下来的时候,终于被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林儿林儿,快走,”待看清了近在咫尺的面庞之后,秦子阙蓦地跳起来便拉着韩林儿的手飞奔起来,
“我趁我爹喝多了酒打盹才溜出来的,要是让他老人家发现了,我的屁股又要被打开花了!”
调皮的风吹起前面奔跑的少年垂下的两缕发丝,白莲教圣童的嘴角也只为这一人上翘。
相握的手驱散了初秋的凉意,两个奔跑的身影融进街市暖黄的灯光中。
两人靠的很近,衣袖掩住了十指相扣。韩林儿生的本就俊朗,一身蓝黑的劲装更显得少年英气十足,平日里养在深闺的姑娘何时见过这般书里才有的侠肝义胆的人儿,擦身而过却忍不住回头望上几眼。
结果待到二人驻足于灯谜的摊位前,便有热情开朗的女子上来攀谈,有的人吃了味,松开韩林儿的手便挤进了旁边戏台围观的人群中。
乞巧的庙会一年一度,城里的青年男女全都涌上了街头,只是一个瞬间,秦子阙便消失在韩林儿的视线里。
突然有没来由的一阵恐慌,让韩林儿想起那次秦子阙被秦家的的政敌绑走的情形,那种他消失在视野的感觉,比那次剑险险擦过心房还要痛。
他像失去水的鱼,努力的拨开拥挤的人群,却找不到那熟悉的身影,直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从高高的戏台上传来。
“林儿,我在这!”
转身的一瞬,心心念念的人又一次跳进他的怀中,因为惯性那人环住他的脖子转了个圈,发丝扫在脸上痒痒的,距离近到彼此的呼吸交融。
“笨蛋林儿,下次再找不到我,就往最高的高处看,我会站在那里等你。”那样你的目光就会屏蔽所有的人群,你的眸子只有我的身影。
“在那之前,我再也不会让你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既然来自你的阳光照进我曾经黑暗的世界里,我就会紧紧的把它抓牢。
——林阙篇end——
我不会说我昨晚本来是要把好几对的虐狗日常码完结果我睡着了这件事的…所以就算过了七夕我也要发…
先放码完的林阙篇,林阙在我心里就是甜甜甜的初恋的感觉啊,话说我从来没写过林阙是因为我觉得这对视频看起来更带感( '▿ ' )
之后…官配组写了三分之一,乔景,屹羽在计划内,其他的…望天我也不知道有木有时间写…

_阿萌萌萌

[湛萨/林阙]无题(15-26)

林儿快出来了!
虽说是慢慢写,结果这篇比乔景那篇还更得快😂
————————————————————————
15.
眼看着秦子阙被人扛上了楼,
萨摩一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去救人吧,
万一打的他毁了容怎么办他可是靠脸吃饭的,
这不去吧,
又感觉良心过不去。
得嘞,豁出去了。

16.
萨摩偷溜到后院捡了根废弃的木柴
然后拎着木柴蹬蹬蹬地就上了楼,
雄赳赳气昂昂,
他四处瞅了瞅发现没人注意到他,
啪啪啪地敲响了木门

17.
“谁啊?”
萨摩躲在一旁不出声等着里面的人开门,
没多久门就开了,
从里面探出来一个脑袋,
“咚”
萨摩一棍下去人晕了
“啪”
这大盗不愧体魄壮实倒下去的声音都很实在,
萨摩连忙把人拖进去关上门,
什么事都没发生,...

林儿快出来了!
虽说是慢慢写,结果这篇比乔景那篇还更得快😂
————————————————————————
15.
眼看着秦子阙被人扛上了楼,
萨摩一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去救人吧,
万一打的他毁了容怎么办他可是靠脸吃饭的,
这不去吧,
又感觉良心过不去。
得嘞,豁出去了。

16.
萨摩偷溜到后院捡了根废弃的木柴
然后拎着木柴蹬蹬蹬地就上了楼,
雄赳赳气昂昂,
他四处瞅了瞅发现没人注意到他,
啪啪啪地敲响了木门

17.
“谁啊?”
萨摩躲在一旁不出声等着里面的人开门,
没多久门就开了,
从里面探出来一个脑袋,
“咚”
萨摩一棍下去人晕了
“啪”
这大盗不愧体魄壮实倒下去的声音都很实在,
萨摩连忙把人拖进去关上门,
什么事都没发生,嗯,没发生。

18.
在角落里目睹了全过程的秦子阙张着嘴一脸目瞪口呆,
“这位少侠,我们素未谋面,感谢你出手相助”
“秦公子您可长点心吧,大街上也能被拐走”
又记起上次大庭广众下争莺姐,
萨摩终于是把心里话说出口了。

19.
“咳咳…”秦子阙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
“是他偷袭本少爷,要是正大光明本少爷才不会…”
“秦少爷您还是会被绑走”
萨摩凑近秦子阙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位少爷,
然后毫不留情地截住了他的话

20.
“你快起来,不然这人又要醒来了”
萨摩回头警惕地看了看躺在地下如死猪一般的人
暂时松了口气
“我…我腿麻了,站不起来”
秦子阙委屈地挣扎着要起来,
结果一屁股坐回了地上

21.
所以说富家公子事真多,
萨摩弯着腰双手架在秦子阙腋下将人勉强的提溜起来,
还没站稳了,
就被秦子阙拉着往一旁倒了
“诶我说…你…???”
萨摩刚想抱怨就感觉背后生风,
有什么东西擦着自己背过去了,
回头一看,
萨摩乌鸦显灵,
那人醒了。

22.
“你谁啊??竟敢偷袭爷爷我?”
绑匪拿着一把大刀,
敢情自己刚从刀下过啊,
萨摩一阵后怕,
偏头对躲在身后的秦子阙说
“看在你刚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我就不要你报酬了”

23.
什么报酬?
秦子阙有点懵,
眼见着绑匪下一刀就要砍下来了,
他捡起萨摩刚拿来敲人的木柴,
就是那么一挡,
没啥用,
木柴断成两截。
秦子阙拿着断了一半的木柴
眨了眨眼愣在原地

24.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用,
至少也抵挡了一下,
萨摩拉住秦子阙,
朝绑匪甜甜的笑了笑,
“这位壮士啊,我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然后慢慢地往门口挪动着
“还想有话好好说??”
绑匪一刀砍在木桌上,
吓得两个人都跟受惊了的兔子一样抖了抖,
差点没蹦起来

25.
“3!”
萨摩突然大喊一声这回轮到绑匪被吓了,
秦公子也很不容易啊,
接连被吓了两次,
摸摸胸口安抚一下自己受惊的心
“2!”
绑匪警惕起来,
生怕这俩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伙子还带着什么后援,
“1!”
气氛陷入了迷之沉默
“跑!”
萨摩喊完拉着秦子阙就冲出房门往楼下跑去。

26.
不得不说,
或许是经过多年来躲避四娘的追打的锻炼,
萨摩的走位十分风骚,
哪里有客人往哪里跑,
不过在跑出去之前,
客人就跑光了,
店里只剩下了绑匪的人,
这下玩完了。

_阿萌萌萌

[湛萨/林阙]无题(1-14)

这个…大概就是想到哪写到哪吧,
慢慢想慢慢写,
cp是我很喜欢的两对,
都会慢慢登场,
前面可能会是萨摩和阙儿友情比较多
角色归演员,ooc归我
名字叫无题是因为我真的不会取名字了_(:3 」∠)_
————————————————————————
1.
听说平康坊请了个新厨子,
做烧鸡的手艺是一绝,
这就让伽蓝小王子有些把持不住了,
不对,
是按捺不住。

2.
虽然是个风月场所,
但是美食是不可辜负的。
于是萨摩多罗一脸正直的,
躲过了四娘的烟枪,
翘了班。

3.
萨摩冲进平康坊,
那速度就像听说花魁可卖身的客人一样,
只不过,
在萨摩眼里,
那花魁不是个姑娘是只鸡,
烧熟了的那种。

4.
可怜了被萨摩带进包房的姑娘,
此时还不如一只...

这个…大概就是想到哪写到哪吧,
慢慢想慢慢写,
cp是我很喜欢的两对,
都会慢慢登场,
前面可能会是萨摩和阙儿友情比较多
角色归演员,ooc归我
名字叫无题是因为我真的不会取名字了_(:3 」∠)_
————————————————————————
1.
听说平康坊请了个新厨子,
做烧鸡的手艺是一绝,
这就让伽蓝小王子有些把持不住了,
不对,
是按捺不住。

2.
虽然是个风月场所,
但是美食是不可辜负的。
于是萨摩多罗一脸正直的,
躲过了四娘的烟枪,
翘了班。

3.
萨摩冲进平康坊,
那速度就像听说花魁可卖身的客人一样,
只不过,
在萨摩眼里,
那花魁不是个姑娘是只鸡,
烧熟了的那种。

4.
可怜了被萨摩带进包房的姑娘,
此时还不如一只烧鸡,
其实萨摩也很纳闷,
为什么非得点个姑娘不成,
全然忘了,
这可是平康坊。

5.
萨摩吃得正尽兴,
就听到外头传来瓷器打碎的噼里啪啦声,
似乎还有两个男人的争吵声,
他嘴里咬着烧鸡有点好奇,
便让姑娘去看看,
姑娘回来了用帕子捂着嘴小声地笑着,
“莺姐可真是好福气,秦公子和郑公子又来争她咯”

6.
萨摩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然后继续认真的吃鸡,
这些风花雪月的事,
哪有烧鸡好吃,
更何况还不能吃呢。

7.
吃完鸡后萨摩拍拍肚子一脸满足,
扔下银子便走了,
直接无视了姑娘幽怨的眼神,
那银子只够一只鸡啊!!
我的钱呢!!

8.
出了平康坊萨摩看见一堆人围在一起,
以为又有什么表演看了,
“诶让一让让一让”
他凭着多年的观看经验,
从最后一排跻身于第一排,
然后很失望。

9.
不过是两个男人拿着剑指着对方在争一个女人罢了,
大概就是那姑娘口里说的秦公子与郑公子吧。
萨摩看了看那秦公子,
唇红齿白眉清目秀,
倒也想起来坊间流传的秦尚书膝下之子容貌不凡,
也是许多女子倾心的对象,
萨摩再看了看那被争夺的莺姐,
顿时有些无语,
秦公子你可长点心吧。

10.
后来也是无趣,
官兵来了收了剑,
萨摩就当自己看了场差劲的戏台演出,
最后看了眼秦公子便打算离开,
却意外的对上了秦公子的视线,
不过人家正忙着抱不平呢,
没空理伽蓝小王子,
于是小王子吹着小调回了凡舍。

11.
不得不说,
那平康坊的烧鸡确实是十分的入味,
至少比凡舍的是要好吃上好几倍,
当然,这话萨摩可不敢当着四娘的面说。
不过才过了几日,
萨摩的馋劲就上来了,
是怎样都忍不住了。

12.
只是这次可没那么好运了,
当场被抓,
四娘一脸恨铁不成钢,
“居然为了烧鸡跑去平康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不对啊,老板娘你这重点错了啊??
抓着萨摩的不三不四心里吐槽道
“我做的烧鸡会比那差?!”
终于对了,不三不四叹了口气
“嘿嘿嘿四娘,你做的好吃好吃,我不去,我就出去逛逛,逛逛”
萨摩笑的一脸恭敬,一脸真(xu)诚(jia)
“你活还没干完出去逛什么逛!”
“这不是,你看,我们…哪有客人呀?——诶李郅!”
萨摩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突然往四娘身后一指,
趁着四娘回头的瞬间挣脱了不三不四,
一溜烟的就溜了,
大概比上次去吃鸡的速度还快,
萨摩的每一天都是超越自己的每一天。

13.
萨摩刚兴致勃勃的走到平康坊门口,
期待地搓了搓手,
就看见一个说熟悉不熟悉但又还熟悉的身影被拖进了巷子里,
然后不过一会一个胖子背着一个麻袋就走了出来,
此刻萨摩小王子的正义感打败了烧鸡,
他偷摸的跟在了那个胖子身后,
一路到了一个脚店,
看上去就很黑店的脚店。

14.
萨摩装成一个普通客人坐在最角落里,
不过视野不错,
没有被胖子那堆肉挡住视线
当麻袋被打开时,
萨摩皱了皱眉,
果真是礼部尚书之子,
秦子阙秦公子。

伊蒂哈德搬砖工
继续狂暴补剧😝 【徐老师早期...

继续狂暴补剧😝

【徐老师早期资源真虐只有大学生士兵能看别的都是嘛……空政出身演技真是没的说😘😘

继续狂暴补剧😝

【徐老师早期资源真虐只有大学生士兵能看别的都是嘛……空政出身演技真是没的说😘😘

Jan
看不出来虐嘛???有人看懂了嘛...

看不出来虐嘛???有人看懂了嘛?(>﹏<)

看不出来虐嘛???有人看懂了嘛?(>﹏<)

钟于艺声

林阙小短文

我韩林儿正奉师命下山去取石眼,夜幕降临,正打算找个地方落脚之地休息一宿,却看到远处一座小木屋里灯火通明,便走近想借宿一宿,走近却听到里面不对劲的声音,周围也似有人守卫着,悄悄的绕道那些人后面,透过窗户往里看,,
“郑飞龙,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凭什么绑了我”,因为突然被人扔在地上脑袋还磕到了墙,一个富人的小少爷哪儿禁得起这般折磨。
“啧啧啧,都说秦家小少爷长得好看,今日一见,还真是令我这大老粗都手痒痒了,你说要是把你卖到窑子里去,那我得赚多少啊,嘿嘿嘿…”歹徒正拿了一包东西洒进一杯水里,那些就捏住小少爷的嘴巴把水灌了下去e
在窗外的韩林儿看不下去了,解决了护卫,踹开了门在歹徒手上废了好多功夫,两三...

我韩林儿正奉师命下山去取石眼,夜幕降临,正打算找个地方落脚之地休息一宿,却看到远处一座小木屋里灯火通明,便走近想借宿一宿,走近却听到里面不对劲的声音,周围也似有人守卫着,悄悄的绕道那些人后面,透过窗户往里看,,
“郑飞龙,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凭什么绑了我”,因为突然被人扔在地上脑袋还磕到了墙,一个富人的小少爷哪儿禁得起这般折磨。
“啧啧啧,都说秦家小少爷长得好看,今日一见,还真是令我这大老粗都手痒痒了,你说要是把你卖到窑子里去,那我得赚多少啊,嘿嘿嘿…”歹徒正拿了一包东西洒进一杯水里,那些就捏住小少爷的嘴巴把水灌了下去e
在窗外的韩林儿看不下去了,解决了护卫,踹开了门在歹徒手上废了好多功夫,两三下救下的这人儿。
可这人儿不只是刚才那包药物所致,还是被吓晕了,走近一看却惊艳于那人的模样,眉目似画,肤色白皙,容貌艳丽却不显女气,通身衣裳也不是凡品,不知是哪家娇惯生养的小公子。

耽摄假相

你听说过,人鱼的传说吗?越过深渊,度过险阻,跨越种族,只为和你相逢。每份爱,都是沧海遗珠。忠犬林儿  傲娇萨摩    520   我爱你~

你听说过,人鱼的传说吗?越过深渊,度过险阻,跨越种族,只为和你相逢。每份爱,都是沧海遗珠。忠犬林儿  傲娇萨摩    520   我爱你~

专注挖坑的愉悦犯

标题什么的不重要~

第十章
百里镇
“林儿今日我们去那儿找人啊?”自上次韩林儿从恶霸手上救得孟玄朗后,孟玄朗便以要报答救命之恩为由留在了韩林儿的身边,可能是因为觉得直呼其名太过于生疏的缘故便称其为林儿,起初韩林儿还会在孟玄朗叫自己林儿的时候纠正他,但因为孟玄朗一直不听,渐渐的也就任由他这样叫自己了“我刚刚已经打听到了百里誉衡在城南的王家做客,我们现在就去王家找他吧”说完便走出了房门,孟玄朗看着韩林儿已经走远了的背影急忙追了上去“林儿,你慢点走”看着从身后追上来的孟玄朗,韩林儿勾了勾嘴角并没有说话,但脚步却真的慢了许多等待着孟玄朗追上自己。“我说,林儿你走的也太快了吧,我都差点追不上了”孟玄朗气喘吁吁的追上韩林儿抱...

第十章
百里镇
“林儿今日我们去那儿找人啊?”自上次韩林儿从恶霸手上救得孟玄朗后,孟玄朗便以要报答救命之恩为由留在了韩林儿的身边,可能是因为觉得直呼其名太过于生疏的缘故便称其为林儿,起初韩林儿还会在孟玄朗叫自己林儿的时候纠正他,但因为孟玄朗一直不听,渐渐的也就任由他这样叫自己了“我刚刚已经打听到了百里誉衡在城南的王家做客,我们现在就去王家找他吧”说完便走出了房门,孟玄朗看着韩林儿已经走远了的背影急忙追了上去“林儿,你慢点走”看着从身后追上来的孟玄朗,韩林儿勾了勾嘴角并没有说话,但脚步却真的慢了许多等待着孟玄朗追上自己。“我说,林儿你走的也太快了吧,我都差点追不上了”孟玄朗气喘吁吁的追上韩林儿抱怨道。“是你走的太慢了”韩林儿扫了一眼孟玄朗继续向前走着“哎,你等等我啊”

专注挖坑的愉悦犯

标题什么的不重要~

第九章
陈府
“谅儿,你终于回来了”陈友谅一进门就被陈母伸手拉向一旁坐下,陈友谅一面不动声色的把手从陈母手中抽出来一面开口问道“母亲,孩儿收到你的家书便赶回来了,不知家中究竟出了何事,母亲这么着急的找我回来?”看着陈母欲言又止的模样陈友谅心中起疑却又不开口询问,只是盯着陈母看,过了一会儿后陈母终于开口“谅儿,其实那封信是你师父拜托我写的,你真的要和那个白莲教的韩林儿在一起吗?为了他你连江山都不要了吗?你这样做,对的起你师傅?对得起陈家?对得起我吗?我现在就命你离开韩林儿,夺取白莲教”陈母越说越激动,最后甚至用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陈友谅看着激动的陈母说道“林儿对于我来说,岂是区区江山可以相提并论...

第九章
陈府
“谅儿,你终于回来了”陈友谅一进门就被陈母伸手拉向一旁坐下,陈友谅一面不动声色的把手从陈母手中抽出来一面开口问道“母亲,孩儿收到你的家书便赶回来了,不知家中究竟出了何事,母亲这么着急的找我回来?”看着陈母欲言又止的模样陈友谅心中起疑却又不开口询问,只是盯着陈母看,过了一会儿后陈母终于开口“谅儿,其实那封信是你师父拜托我写的,你真的要和那个白莲教的韩林儿在一起吗?为了他你连江山都不要了吗?你这样做,对的起你师傅?对得起陈家?对得起我吗?我现在就命你离开韩林儿,夺取白莲教”陈母越说越激动,最后甚至用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陈友谅看着激动的陈母说道“林儿对于我来说,岂是区区江山可以相提并论的,无论如何,我是一定不会放弃林儿的,更加不会做出伤害他的事情”陈母气急“你休想,我们是不会同意的,为了一个韩林儿,值得吗?天下好人儿多的是,又不只有他一个,因为他,你难道要连我和你师傅外公的话都不听了吗?如果你还认我是你母亲的话,你就按我说的做,其实母亲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你就不能听母亲一次吗?”陈友谅闻言起身“你们同意与不同意都无法左右我对林儿的心,刚刚那些话也只是为了告知你们我的决定,如果你们执意反对的话我也没办法。”说完便出门而去。

倾尽一世繁华恋
林儿真的超帅的,画质好了之后有...

林儿真的超帅的,画质好了之后有越来越帅的趋势呢!

林儿真的超帅的,画质好了之后有越来越帅的趋势呢!

专注挖坑的愉悦犯

标题什么的不重要~

第八章
自那日过后陈友谅便发现韩林儿每次遇见自己就会找各种理由溜走,对此陈友谅十分苦恼,于是每日都守在韩林儿的必经之路上等其路过上前搭话好问清原由,久而久之到后来使得韩林儿每次见到陈友谅便会绕道而行,陈友谅虽然气愤但也无计可施,陈友谅费尽心思终于在一日正午把韩林儿堵在了白莲教后花园的池塘边的假山后面“陈友谅,你想干什么?”韩林儿本来想掉头就走,却被陈友谅抢先一步拦住,林儿见后路被堵,无奈只能转头向陈友谅询问,陈友谅因为韩林儿这几日以来对自己的不理不踩有点恼火,口气也变得生疏起来“在下近日不知因何故得罪圣童,圣童才会一直这样避着在下,烦请圣童告知在下,若真的是在下的错,也得让我知道错在那里,好赔...

第八章
自那日过后陈友谅便发现韩林儿每次遇见自己就会找各种理由溜走,对此陈友谅十分苦恼,于是每日都守在韩林儿的必经之路上等其路过上前搭话好问清原由,久而久之到后来使得韩林儿每次见到陈友谅便会绕道而行,陈友谅虽然气愤但也无计可施,陈友谅费尽心思终于在一日正午把韩林儿堵在了白莲教后花园的池塘边的假山后面“陈友谅,你想干什么?”韩林儿本来想掉头就走,却被陈友谅抢先一步拦住,林儿见后路被堵,无奈只能转头向陈友谅询问,陈友谅因为韩林儿这几日以来对自己的不理不踩有点恼火,口气也变得生疏起来“在下近日不知因何故得罪圣童,圣童才会一直这样避着在下,烦请圣童告知在下,若真的是在下的错,也得让我知道错在那里,好赔不是不是?”韩林儿这几日确实是有意避开陈友谅,只因当日从集市回来之后韩林儿便发现自己对陈友谅的感觉变了,这让韩林儿有点慌乱,那是一种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感觉,韩林儿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样的情感更不知道如何处理,所以才一直回避着陈友谅,看着沉默不语的韩林儿陈友谅本想开口追问,偏偏在这个时候听见有人在唤自己,两人从假山后面走出来,原来是韩林儿安排给陈友谅的侍女来找陈友谅,侍女递给陈友谅一卷书信说道“陈公子,这是教中刚刚收到公子的书信,教主吩咐奴婢给公子拿来,这就交给公子了”陈友谅接过书信打开,原来是陈母写来的信,信中写道:“谅儿,今家中有难,速回”信很短,只有寥寥几字而已,并未提及其他,陈友谅深思,自自己顶替陈友谅在陈府安定下来之后便极少见到过这位陈友谅的母亲,而如今陈母却突然写信给自己让自己速回,莫非真的是家中出了大事,不行,看来自己必须回家一趟看看情况了,只是林儿。陈友谅迟疑得看向林儿,罢了,还是等自己回来之后再细问吧。韩林儿看陈友谅望向自己说道“看你的神情,可是有了什么麻烦?”陈友谅回答“是家中出了点事,看来今日我就得回去了,那么在下就在这向圣童告辞吧”说完便转身离开了,韩林儿本来还想如何应对陈友谅的问题,却不想陈友谅突然被家书急招回去,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直到看着陈友谅离开,韩林儿也还是没说一句话,半晌,韩林儿也转身往总坛而去。
来到总坛,韩林儿发现师傅已经在总坛等自己多时了“林儿,你今日怎么来的这么晚,是出什么事了吗?”红艳担心韩林儿的安危向其问道“是路上出了点小事,耽搁了这么久,害师傅担心,对不起,不过师傅不用挂心,徒儿已经全部处理妥当了”韩林儿不想让师傅知道自己和陈友谅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向其明说,红艳听到韩林儿说自己已经处理妥当之后也没有在意,说道“林儿,为师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你去东面的百里镇替为师找到一个人,此人名叫百里誉衡,是个卖酒的,你找到后迅速将其带回,记住,路上要十分小心,多注意自己的安危,快去快回,路上不要耽搁”“好的,师傅,林儿明白了,这就动身去百里镇寻人,师傅,林儿就先行告退了”红艳摆手说道“注意安全,速去速回”韩林儿应到“是,师傅”便出发去往百里镇了。
百里镇
韩林儿从白莲教出发后赶了大约三日的路程终于赶到了百里镇,林儿先在镇中寻了一家普通客栈安定下来之后便立刻出门寻找百里誉衡,经过多方打听后,终于在一位老者口中得知其最后一次出现是在镇中心的聚缘楼中,于是在问清楚去聚缘楼的路线之后便动身前去寻人,但在路过一条偏僻小路的时候听到“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对我如此无礼,还不赶快让开,小心你们的脑袋”脆生生的少年郎的声音,“哟哟哟,要我的脑袋,我好怕怕哦,公子你高抬贵手,就放过小人几个吧,我呸,你当小爷我是吓大的啊?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什么人,这个镇都归我爹管,你能把我怎么样,还是乖乖从了我吧,我保你一生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如果你要是敢反抗的话,就别怪哥哥我心狠手辣了,来人啊,给我上”本来韩林儿是不想管这种闲事的,但那少年郎又说“我是孟玄朗,你敢对我下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识相的还是赶紧让我过去,免得将来后悔”。孟玄朗,韩林儿想起陈友谅托自己寻找的友人就叫孟玄朗,于是停下来脚步,隐身于暗处静静观察。“孟玄朗?没听过,你今天落入了我的手中,你以为你还能跑的了吗?还是跟小爷我回家吧,小爷我可是很怜香惜玉的,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孟玄朗见其落下自己身上的猥琐的眼神感觉一阵恶心说道“你痴心妄想,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我也是你能碰的吗?当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着还挥了挥拳头想吓唬住渐渐朝自己逼进的众人,但渐渐的随着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孟玄朗也开始慌了“你......你们别过来”可恶,要不是我的法力被封了那还会这样任你们欺负?等我恢复了,一定要让你们好看。那人见孟玄朗的样子笑了说道“终于知道怕了吧,就你还想跟爷斗,还嫩了点,小的们,赶紧把人给我绑了,带回我府上,事成后每个人都重重有赏”“好嘞”众人回道,韩林儿看准机会蒙面闪身来到领头人身后,把刀架在其脖子上开口“统统给我退下,否则......”说完还威胁性的把刀又逼进了一点,领头人颤抖着声音说“退下,都给我退下,没看到爷在他手上吗,还不赶紧退下,你们想要害死爷吗?”众人见此情况只能纷纷退了开来,给韩林儿让出一条路,“这位好汉你看我都按你说的做了,你就高抬贵手放了我吧”“放了你行,但他我也要带走”韩林儿望向孟玄朗,孟玄朗看韩林儿看向自己也很吃惊,指了指自己“我?”韩林儿点头,孟玄朗见状赶紧凑到了林儿身边,众人因为领头人在韩林儿手上都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也没有阻拦孟玄朗的行动,这时候领头人突然叫到“好啊,原来你是想救他,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哎呦~”原来是孟玄朗终于到了韩林儿身边,听到这句话踢了领头人一脚“你自己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大言不惭,还不赶紧让你的手下让开,否则我要了你的狗命”领头人无奈只能让自己手下全部散开,孟玄朗跟着韩林儿身后退出了包围圈,突然韩林儿把领头人用力往前一推,同时一把抓住孟玄朗的手运起轻功就飞远了,领头人被推倒在地,被众人扶起后咬牙看向韩林儿和孟玄朗远去的身影说道“没用的废物,都给我去追,可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两个的”
韩林儿带着孟玄朗终于摆脱了身后的追兵,随即回身看向了孟玄朗,前面情况太混乱没来得及看清其面容,现在仔细一看,却发现孟玄朗的五官居然和自己有九分相像,不禁有些吃惊。孟玄朗见安全了便说道“刚才多谢阁下出手相助,不知应该如何称呼?改日我孟玄朗一定会报答今日的救命之恩”这时韩林儿把脸上面巾取下开口“你也不必对我言谢,我只是受陈友谅所托,才会救你。”孟玄朗不知道宇文泰在凡间已经化名成为陈友谅,疑惑的开口道“陈友谅是谁,我不认识他啊”韩林儿听闻心想,莫非是自己认错了人,眼前这个人并不是陈友谅要寻找的孟玄朗不成?不行,我得再问问他“你真的不认识陈友谅吗?”孟玄朗想了想确定自己没听过陈友谅的名字说道“我确实不认识你口中所说的陈友谅”什么情况,韩林儿懵。
朗哥哥终于出场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