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韩沐伯

25万浏览    6440参与
绿绮绵绵

翻hls的vb翻到了……

他们这个相处模式,就很像低配版的vx聊天体(dbq)在语C,虽然他们szd😂


(私心带一个CPtag


翻hls的vb翻到了……

他们这个相处模式,就很像低配版的vx聊天体(dbq)在语C,虽然他们szd😂


(私心带一个CPtag



lue
憨憨(发微博了)使本人小年更圆...

憨憨(发微博了)使本人小年更圆满👌🐷✨

憨憨(发微博了)使本人小年更圆满👌🐷✨

lue

我画韩总裁了:收好老子的爱!
p2原图来自微博ID@ JUST阿言

我画韩总裁了:收好老子的爱!
p2原图来自微博ID@ JUST阿言

爱是纯白的愿意💋

云中Angel 第二部

9

@仙狗💛️@只能旁观

“你们在看啥呢?看这么起劲。”温柔的蜜嗓响起。

“吃瓜。”蹲地的人头也不回,默契的四道声线完美契合。

“哇!我第一次见我姐姐这么……害羞。”宸磊觉得自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开心。

“曦儿好可爱。”金凌佑由衷说到。

“是的是的!”慕容凡忙附和,我姐姐最可爱了。

“所以溪乐哥就这么把我姐给拐走了?”小嘉嘉似乎有点小怨念,啊!我的姐姐。

“好吃吗?”身后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吃!夕茗哥,你没看……等一下!”宸磊兴奋的说,不过说完一半发现有那么一丝不对劲?“这个声音,不是夕茗哥。”

“啊!溪乐……”金陵佑连发惊呼,这个人什么时候过来的,太可怕了。

站在他...

9

@仙狗💛️@只能旁观

“你们在看啥呢?看这么起劲。”温柔的蜜嗓响起。

“吃瓜。”蹲地的人头也不回,默契的四道声线完美契合。

“哇!我第一次见我姐姐这么……害羞。”宸磊觉得自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开心。

“曦儿好可爱。”金凌佑由衷说到。

“是的是的!”慕容凡忙附和,我姐姐最可爱了。

“所以溪乐哥就这么把我姐给拐走了?”小嘉嘉似乎有点小怨念,啊!我的姐姐。

“好吃吗?”身后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吃!夕茗哥,你没看……等一下!”宸磊兴奋的说,不过说完一半发现有那么一丝不对劲?“这个声音,不是夕茗哥。”

“啊!溪乐……”金陵佑连发惊呼,这个人什么时候过来的,太可怕了。

站在他们面前的妖孽美男不是尹溪乐还会是谁。

“嗯~”

“溪乐哥,我,我们,我们……”被当事人抓包,一向沉稳的凡凡说话都有点打结,要怎么解释啊!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一道低音炮随后响起,林熠嘉你怕不是个傻子,完了!三个哥哥瞬间扶额。看到三个哥哥扶额,面前还有一个妖孽似的哥哥微笑地看着自己,小少年嘉嘉有点懵了,我说错了吗???

​中午时分,vipA病房充满了欢声笑语。

三太子围坐在姐姐身边,其他哥哥们则坐在病房一旁的沙发上,一群人有说有笑。

‘咚咚咚’随着一阵敲门声,一身白大褂的韩程冰走了进来,准备为曦儿例行检查。

“再治疗一个星期,曦儿就可以出院了。”细细检查完,韩程冰如是说。

“谢谢韩医师。”嘴里吧唧着嘉嘉递过来的棒棒糖,曦儿第一次对韩程冰道了谢。其实自己一直想谢谢他还有谷释阳,不仅是为这么久以来的照顾,更是因为是他们救回了自己的一条命。

​“小妹妹,其实你可以不用叫我韩医师,我是金凌佑的哥哥,你可以和他们一样直接叫我程冰就好了。”

被这样一个妙人说谢谢,而且被这样看着,韩程冰第一次觉得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我听到了什么?”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嘉嘉歪歪脑袋,看了看韩程冰,又看了看病床上叼着棒棒糖,一脸无辜的自家姐姐,总觉得哪儿不对。

“What?!”磊磊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凌佑哥,你表哥过了而立之年啦!”

“没!他就比我大两岁。”

凡凡戳了戳身后的金凌佑,两人正轻声耳语。

​“咋啦?叫曦儿小妹妹有啥问题吗?”

“小妹妹?”几道声音齐声响起。

三太子狐疑的眼神看向自家吃棒棒糖吃的香甜的人儿,只见她无辜的眨眨眼,意思很明显我啥都不知道。

“哥,你要不要看看病历本再说话。”金凌佑上前摸了摸自家哥哥的额头,没发烧啊!

“去,我第一天就知道了。”用手拍掉金陵佑的手,你才发烧呢?“难道你们没听过一首歌,它是这样唱的: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林小姐长得那么显小,而且萌的好像糯米团子,软萌易推倒。”

一时间,韩程冰感觉到了许多异样的目光射向自己,说话的声音明显底气不足。

沙发上的谷释阳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表示:兄弟你牛。

“哥,你推一个试试!”金凌佑看热闹不嫌事大。

“啊!我就这么一说,不推,不推”这哪能推,

这三孩子都跟护崽子一样护着他们的姐姐,怎么可能让人推。

​刚从外面回来的尹溪乐、裴夕茗推门而入,就感觉到了一屋子大眼瞪小眼的尴尬,忙问到。

“怎么了?”

“韩医师说我是小妹妹。”软糯的女中音响起。

“小妹妹~”刚把人参鸡汤取出来递给宸磊的尹溪乐狐疑地看着韩程冰:“你不是只比我大两岁?还是说你发烧了? ”

“我没发烧。”表面超镇定,内心却没那么淡定了,曦儿怎么可以说出来呢。

“还说我像个糯米团子软萌易推倒。”调皮的女中音继续响起。

“韩程冰,你想干嘛?”

“我……”

哎!哎!曦儿怎么切开是黑的。

“哈哈哈哈哈”

那边上演追逐打闹,这边曦儿早已迫不及待要吃裴夕茗手中的美食。

“今天又是啥好吃的?”

“今天给你炖了人参鸡汤、七草粥、贝母糖梨。”

“嘿嘿!”

“小心烫。”

时间分割线

“林曦月,别睡,别睡,我们快到了,快,快开车。”看到林曦月快要处于昏迷状态,谷释阳很着急,不能睡,曦姐姐不要睡,我们等等就到医院了。当年林氏夫妇的小儿子满月,小谷释阳在爸爸带领下去参加了林氏的内部宴会,那时候的林曦月很美,长头发,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再看看现在怀里浑身是伤处于昏迷的林曦月。谷释阳有点揪心,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人才会把这个美好的女孩折磨成这样,魔鬼吗?即使是魔鬼我也要为她讨回公道。

“快,让一下。快去通知Brown医师,准备手术。”抓住过道里遇到的小医生,韩程冰赶紧让他通知医院的另一个医生,和他一同担任林曦月的主治医生。

“你好!病人信息需要填写一下。”

“这位小姐的家人还没有过来,等他们过来再填写不迟,赶紧准备手术先救人。”韩程冰和谷释阳一路抱着林曦月跑进了手术室,准备开始手术,

“OK!”

“不用,我来填。”将林曦月放置手术台上,谷释阳用还沾满血渍的手接过护士手中的病例本,在韩程冰不可思议的注目下刷刷行云流水。

林曦月 ,女,1984.3.10

好你个谷释阳,你居然认识林小姐,等我手术结束再和你算账。等等曦儿居然这么大,看上去说18岁都不为过。

在之后的日子里,更加验证了韩程冰这一点,林曦月萌起来三岁不能再多了。

承锦日志
等, 一个大明星。

等,

一个大明星。

等,

一个大明星。

凡人秋
新年里的第一束光

新年里的第一束光

新年里的第一束光

爱是纯白的愿意💋

云中Angel第二部: CL(磊磊生日番外)

  磊磊生日快乐!

………………………………………………

“磊哥,明天就是你的生日啦!有什么愿望不?”

“嗯,我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姐姐能健健康康的,不再受到伤害吧!”​

宸磊望着玻璃屋内​的客厅,眼神里透露的满是温柔。知道曦儿有赤脚的习惯,小伍哥特地为曦儿铺上了雪白的毛毯,一个身穿同样白色系衣服的人儿现在正窝在懒人沙发里看着书,雪白的小脚丫有一下没一下地踩在雪白的毛毯上,尽显俏皮。

嘉嘉不再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姐姐健健康康是所有人的愿望吧!

​“姐,我们把袜子穿上吧!”凡凡又开启了苦口婆心模式。

“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

“双脚也是需要呼吸的...

  磊磊生日快乐!

………………………………………………

“磊哥,明天就是你的生日啦!有什么愿望不?”

“嗯,我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姐姐能健健康康的,不再受到伤害吧!”​

宸磊望着玻璃屋内​的客厅,眼神里透露的满是温柔。知道曦儿有赤脚的习惯,小伍哥特地为曦儿铺上了雪白的毛毯,一个身穿同样白色系衣服的人儿现在正窝在懒人沙发里看着书,雪白的小脚丫有一下没一下地踩在雪白的毛毯上,尽显俏皮。

嘉嘉不再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姐姐健健康康是所有人的愿望吧!

​“姐,我们把袜子穿上吧!”凡凡又开启了苦口婆心模式。

“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

“双脚也是需要呼吸的。”

“不可以!”

“凡凡,你变了。”

“脚不许再往里缩了,乖,袜子穿好,我们去吃甜点,嘉嘉磊磊回来了。”

曦儿满脸写着不情愿,但为了甜品只好乖乖地把缩进沙发里的小脚丫露了出来,任由凡凡给自己穿好袜子。

“我的凡凡小王子长大了,我老了。”生活不易,曦儿叹气。

“姐,你瞎说什么呢?”

“我没瞎说,你看,你们都开始照顾我穿袜了,就说明我老了。”

“那我们小的时候,也都是你照顾我们穿袜穿鞋的啊!那现在我们照顾你也是应该的,何况我们的姐姐正值青春,而且永远不会老。”

在我们的心里,你永远是最美的、最可爱的那一个女孩,这是别的女孩都替代不了的,因为你是我们最爱的姐姐。

“姐,我们回来了!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慕斯蛋糕。”

“慕容凡!你不要抢我的芒果班戟!”

“磊哥!说好了班戟是我的,你怎么肥四?”

“吃你的草莓小蛋糕去!还有,嘉哥你一个人吃得了那么多班戟吗?”

“姐,你看,他们是哥哥也不知道让着我点儿。”

看到三个崽子斗嘴,曦儿吃吃地笑着,真好!

“这感觉真好!”

“是啊!一家四口团在那真像四喜丸子。”

“哈哈哈,那曦儿肯定是最糯的那一个,不过,我们是不是得赶紧过去了,再不去怕不是…”

“那还等什么?”

下一秒,又有五个少年奔向了客厅。

“小崽子,给我留一点,别都给我吃了。”

“你们再不来,就没你们的份了。”

有了金陵佑,裴夕茗,伍函林,谷释阳,韩程冰几位哥哥的加入,客厅瞬间热闹了起来,几个男孩遇到一起,哪还有好好坐着吃甜品这一说,混战早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好热闹啊!千里之外都听到你们的笑声了!”

“外公,你怎么来了?”

走进玻璃屋的人拄着拐杖,不是叶老又是谁。

“来看看你们。曦丫头恢复得怎么样了?”

“谢谢叶老,我已经好很多了。”

“嗯,那就好。磊儿,你以后可得好好保护好你姐姐,再让你姐姐受这么大的罪,我可不会饶了你啊!”

“知道啦,外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一群人的欢笑中,曦儿低下了头,眼眶里氤氲着淡淡的雾气,原来自己被这么多人爱着,保护着。磊磊和他外公的心结看来已经解除了,他能慢慢地接受叶老,叶老也没再逼迫磊磊做他不愿做的事了。

“磊磊,这次我来,除了看看曦丫头以外,我还要带你去个地方。”

一个小时后,叶老将宸磊带到了洛杉矶的一幢精美小楼前。

“孩子,去打开门看看吧。”

叶老将一串钥匙递到了磊磊手上。

“这是?”

“你打开门就知道了。”

钥匙转动,宸磊轻轻推开门,眼前的一切是那么陌生却又那么熟悉:乐器、录音棚、办公桌、电脑设备……

“外公……”

“孩子,这里有份文件给你,你看看。”

这是一家公司的协议书,上面抬头写着:CL音乐工作室。

“你签上字,这家公司就算成立了,它是你名下的。这是你姐姐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她早在两个月前就把你的礼物准备好交到了我的手上。唉…我早应该发现这丫头不对劲的,你说好好的怎么会把送你的礼物提前交给我呢?”

清澈的眼睛里很快蕴满了泪水,星星点点。签好字交给叶老,磊磊转身就狂奔至马路中间拦下一个出租车,往玻璃房的方向开去,等叶老反应过来时大街上哪还有宸磊的影子。

玻璃屋内姐姐还是悠闲地坐在客厅里晒太阳,宸磊进门后也顾不得穿鞋,径直跑向姐姐的方向,一把抱住,她原来什么都知道。

“姐,姐。”

“磊磊,怎么了?”

看到磊磊直接过来抱住自己,似乎还哭了。曦儿眨巴眨巴眼睛,有点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不过联系下叶老带磊磊出门,也就猜到了来龙去脉。

“磊磊,你会唱更多更好听的歌曲给我还有大家听吗?”

“会,会的,姐,我会一直为你唱歌的。”

“我的磊磊小王子,生日快乐,要永远开心啊!”

“谢谢姐姐!”

因为我放弃了你最爱的音乐学院,这是我欠你的一份情,所以我送你的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吹过海的风
有的人啊,永远是少年。 少年啊...

有的人啊,永远是少年。


少年啊他温柔而倔强,

倔强写进骨血

温柔留给世界


少年啊他说自己其实很疯魔,

后来你懂了

是为热爱飞蛾扑火的疯

是为坚持念念不忘的魔


少年啊他诉说着云淡风轻的通透,

如果坦然接受了人来人往,就可以藏起来落寞

如果既知命运之不公,也无需再乞盼虚无的幸运


少年啊他从说不来动听的话语,

他只会,赤脚空手采摘来荨麻,

虔诚地织成羽衣

若你懂他,

少年捧给你的,这世间少有的浪漫和水晶一样的真心。


愿他可以生长地肆意而坚韧,

愿他的灵魂永远柔软和天真,

愿他,永远是少年。


有的人啊,永远是少年。


少年啊他温柔而倔强,

倔强写进骨血

温柔留给世界

 

少年啊他说自己其实很疯魔,

后来你懂了

是为热爱飞蛾扑火的疯

是为坚持念念不忘的魔

 

少年啊他诉说着云淡风轻的通透,

如果坦然接受了人来人往,就可以藏起来落寞

如果既知命运之不公,也无需再乞盼虚无的幸运

 

少年啊他从说不来动听的话语,

他只会,赤脚空手采摘来荨麻,

虔诚地织成羽衣

若你懂他,

少年捧给你的,这世间少有的浪漫和水晶一样的真心。


愿他可以生长地肆意而坚韧,

愿他的灵魂永远柔软和天真,

愿他,永远是少年。



诗酒趁年华
🤪🤪🤪血糖上头了,韩老师...

🤪🤪🤪血糖上头了,韩老师在树苗苗的《关于12228line组合的一点不同看法》中怎么还如此娇羞了呢😂😂😂

🤪🤪🤪血糖上头了,韩老师在树苗苗的《关于12228line组合的一点不同看法》中怎么还如此娇羞了呢😂😂😂

凡人秋

序幕拉开 未有终止
每一场谢幕 都是另一场序幕
不再孤掌难鸣
不再燃烧后陨落

感谢你路过人间

这张图叙述的是一次演唱会/见面会的整个流程,愿这一天早日到来
韩沐伯1228生日快乐!!

序幕拉开 未有终止
每一场谢幕 都是另一场序幕
不再孤掌难鸣
不再燃烧后陨落

感谢你路过人间

这张图叙述的是一次演唱会/见面会的整个流程,愿这一天早日到来
韩沐伯1228生日快乐!!

热带鱼

青春的另一个代号叫搞事 1111~1113

小可爱们晚上好,好久不见

就当是一份迟到的圣诞礼物吧,元旦应该也还会更新一次。说实在的最近情绪问题还是很严重甚至影响到了身体,但也更感受到了能够感知幸福和快乐是很重要也很宝贵的。希望你们能够快乐

依旧请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拜托你们了

本章出场人物;朱星杰,小鬼,Justin,朱正廷,黄新淳,韩沐伯,秦奋,周彦辰,蔡徐坤


1111

  “所以就为了个小测?你就这么哭天喊地?”曾经当过优秀学生代表的韩沐伯表示完全不能理解,“你预估自己能拿多少?空填满了吗?”

  经历过高考以后对“预估”二字就有了心理阴影的Justin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打了个哆嗦,立刻得到了眼神敏锐的朱正廷的惊...

小可爱们晚上好,好久不见

就当是一份迟到的圣诞礼物吧,元旦应该也还会更新一次。说实在的最近情绪问题还是很严重甚至影响到了身体,但也更感受到了能够感知幸福和快乐是很重要也很宝贵的。希望你们能够快乐

依旧请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拜托你们了

本章出场人物;朱星杰,小鬼,Justin,朱正廷,黄新淳,韩沐伯,秦奋,周彦辰,蔡徐坤



1111

  “所以就为了个小测?你就这么哭天喊地?”曾经当过优秀学生代表的韩沐伯表示完全不能理解,“你预估自己能拿多少?空填满了吗?”

  经历过高考以后对“预估”二字就有了心理阴影的Justin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打了个哆嗦,立刻得到了眼神敏锐的朱正廷的惊叫:“啊?不会吧,就算不会填满也行啊,你还能空着吗?高考之前不是都教过吗?”

  “我知道我知道,三长一段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两长两短选BD,同长就选A或C。”也就只有小鬼这种连高考的时候都敢蒙一个的人还能把这种口诀记得滚瓜烂熟,并且随时报出来,虽然后果是挨了秦奋的一顿揉头:“好好学习行不行啊,不要搞这种封建小把戏。”

  我就说我们社里根本不可能有聪明孩子,老师也不行。你难得有这种能当你社少数还保留了包子的人的时候,刚摇了摇头,就看Justin扭了个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你:“百分之十的期末总分啊,我感觉我人都要没了!”

  

1112

  你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忍住白眼,但蹲到孩子面前的时候至少没有一巴掌盖他头上:“行了啊,别在这散德行了,你能考几分自己心里没有数吗?没有数我帮你数呗,前几次测验都几分来着,啊?”

  “我感觉有点奇怪。”满脸不适的周彦辰皱了皱眉头,凑在朱星杰耳边小声逼逼。“我也觉得有点。”同样感觉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一起遭到了污染的朱星杰选择不看你,“小师妹居然也有说别人散德行的一天,这感觉太奇怪了,我可能是隔着一个月被《极乐净土》毒傻了。”

  “那既然这样的话,”不知道从哪个角度冒出来的黄新淳手里举着一本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圣经》,“要不要读一读圣经涤荡一下心灵?愿主保佑你们。”

  其实相隔不是很远,能听到他们对话的你扭头看了一眼始终清醒的蔡徐坤社长,后者的表情一如既往地透着绝望,于是你放弃了想打他们的想法,决定做一个好人,尽快把画风拐带到正确的道路上。

  

1113

  你也是第一次担任这种角色,其实感觉还有点新鲜,不禁思考了一下才点了点Justin的鼻尖:“所以既然不是考砸了…”话还没说完就被惊讶的朱正廷打断了,“真的吗,小师妹你确定?你怎么知道?你已经看到分数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你听风就是雨的社员们可能有自动忽略前因的选择性耳聋,当场陷入了恐慌。刚从游戏里抬起头的灵超大着嗓门就喊了起来:“什么,出成绩了吗?”他的好哥哥木子洋相对镇定:“不能吧,这么快?老师都是疯子吗?”

  你偷偷看了一眼无辜被扫射到的秦奋和韩沐伯,前者脸色还算平和,后者…

  哦,后者已经挽着袖子准备去打人了。经过受刺激太大满脸麻木的蔡社长的时候,很难说两个人谁脸色更差一点。

  社长真的好难哦。你在心里蒸腾起了一股对蔡社长的怜爱之心,于是决定速战速决地盘问仍然趴在地上不肯动的Justin:“所以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绝望?”总不至于是涂错答题卡了吧?

  Justin给自己翻了个面,看起来很想把自己埋进土里:“就,考完试以后,我被校花拦住了,她说周末要请我吃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